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十二(3)---神仙梦  

2015-12-17 10:03:4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较之燕昭王、齐威王、秦始皇等古代帝王,汉武帝更热衷于敬神、求仙,《史记·封禅书》记载了汉代求仙活动。
       战国时代,已形成方士集团,但他们曾遭到秦始皇的打压,元气大伤。到汉武帝时,由于皇帝的笃信与倡导,求仙之风又兴盛起来,规模、声势远超过前代,方士势力则复起,亦远非秦代可比。
        武帝虽然好儒,也受黄老思想熏陶。而黄老尚自然、清净无为的一面似乎对他毫无影响,他独钟情于黄老神奇的一面。他17岁登基,“尤敬鬼神之祀”。第一个对汉武帝产生影响的方士是李少君。武帝有一旧铜器,考问少君。少君回答:这是齐桓公时代的铜器。后来武帝经案验,果桓公时代之遗物,于是他“以少君为神,数百岁人也”。识认出一旧铜器的时代,这有一定的学识经验即可办到,由此推断少君有相当学识,才符合逻辑,但武帝等人却由此判断少君是神仙,是活了“几百年”的人,却有点不可思议。初试小技得逞后,李少君诱使年轻的汉武帝海上求仙,于是汉武帝派遣方士入海求蓬莱安期生之属,而从事于用“丹砂药剂化为黄金”。汉武帝此举的后果是:“海上燕齐怪迂之方士多相效,更言神事矣”。李少君后来生病死了,武帝“以为化去不死也”。
        李少君死后两年,武帝开始对方士少翁、栾大等着迷。少翁因造假被武帝所杀且不说。武帝见了栾大“大悦”,为什么呢?因为他对杀少翁已经非常后悔,“恨其早死,惜其方不尽”。栾大相貌堂堂,又“敢为大言”。   为了安抚栾大,武帝掩饰自己杀少翁的事实说:他是吃马肝中毒死的。此刻的栾大,已经将武帝的心理与智力揣摩透了。武帝拜栾为五利将军,一月后,又让栾大佩四颗金印:天士将军、地士将军、大通将军、天道将军。又封栾大为侯,赐甲第,童仆千人,还有车马帐帏器物等。武帝还将自己的一个女儿许配栾大,这个公主下嫁栾大,光黄金就带去万斤。武帝还亲临栾大府第,他派出慰问、送礼物的使者,络绎不绝。
        当时的栾大贵震天下,看得人人眼馋,惹得燕齐一带的人,都说自己有禁方,能神仙了。那一年,汉武帝44岁,他一心期待着栾大给他招来神仙。然而栾大招不来神仙,在长安无法久居,就治装东行,说是入海找其师傅去了。  栾大东去后不久,另一个方士公孙卿又出现在武帝宫里。那一年汾阴掘出古鼎一只,公孙卿讲了一则黄帝成仙登天的故事。
        虽然吃了少翁、栾大的亏,汉武帝对公孙卿所言仍深信不疑,于是他拜公孙卿为郎,让他去太室山为自己候神。同时,开始有关封禅的准备工作。他后来之去泰山行封禅大典,根本的目的在于求仙。  汉代的方士中,公孙卿大约是对汉武帝急切求仙的心理揣摸得最透彻的。这年冬天,他声称在河南的糇氏城上发现了仙人的踪迹,武帝兴冲冲地赶到那里欲一见“仙人迹”,却是一场空欢喜,失望之余,恨恨地欲问罪公孙卿,谁知公孙卿不慌不忙地回答:“仙人对人主没什么求的,是人主有求于他。若非宽以时日,仙人不会来。”武帝竟心悦诚服,于是下命郡国修路,各名山修造宫观,以求神仙降临。为了候仙,举国行动起来,这种折腾,在公孙卿的蛊惑下,如火如荼,势不可当了。
         武帝46岁那年冬天,先是到桥山黄帝冢祭祀黄帝。第二年的3月,他礼登太室山,据说从官在山下听到有叫“万岁”的。下山后,武帝即直奔东海,今山东一带的百姓似乎都如痴如狂,“上疏言神怪奇方者以万数”。尽管“无验者”,武帝还是不断增加船只,命令自称见到过海上神山的几千人,出海去求所谓的蓬莱仙人。公孙卿则拿着皇帝的符节,带领大批随从,在一些名山候仙,他走到东莱的时候,又声称“夜见大人,长数丈,就之则不见,见其迹甚大,类禽兽云。”武帝又兴冲冲地赶到东莱,亲自观看那巨大的足迹。不知是巧合还是迎合,他手下的大臣们也说:他们见到一老人牵着一条狗,说了声“吾欲见巨公”就不见了人影。武帝断定此人即是仙人,就在那里住下,同时让方士们乘皇家传车四处去找这个“仙人”。这次派出去的人数也在千人以上。
         因为没有结果,汉武帝暂时离开东莱。于四月顺便封禅泰山。然而他念念不忘的还是求仙,在方士们的怂恿下,他“欣然庶几遇之,乃复东至海上望,冀遇蓬莱焉。”两千多年前的这一幅求仙图景今天看来十分荒诞,一个东方最大国家的皇帝,带着他的大臣们,以及无数的百姓,翘首伫立海边,希望看到蓬莱仙山与仙人。那些日子,海市蜃楼正好没有出现,如果正好出现了,我们不知道汉武帝及他的臣民们当时会有怎样的想法,会有怎样的举动。汉武帝的求仙,公孙卿起了最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公孙卿又向54岁的汉武帝发表了一通议论:仙人可见,但皇上您来去太匆忙,所以见不着。接着,公孙卿第一次提出“仙人好楼居”的意见,武帝于是在长安、甘泉山一带大造高楼。这在中国建筑史上是可以写上一笔的。当时在长安造的高楼称“蜚廉桂观”;甘泉的则叫“益延寿观”。后来又在甘泉造了更高的“通天台”,这“通天台”,唐司马贞注《史记》时引《汉书旧仪》云:“高三十丈,去长安二百里,望见长安城也。”他还命人准备了仙人用的房屋用具于那些高楼之下,时刻等待仙人的降临。
        汉武帝还命人扩建建章宫,“度为千门万户”。建章宫是完全可以和秦始皇的阿房宫比肩的一大宫殿建筑群,不仅四面皆建有宫观楼台,还有虎圈、大池,大池名太液池,池中建有“蓬莱、方丈、瀛洲”等神山,建章宫的“神明台”、“井榦楼”高五十余丈,与其他楼观皆车道相属。
         武帝一方面大兴土木,四处造楼候仙。另一方面,又前后三次亲自万里迢迢来到东海边,希望遇见仙人。但都毫无结果,《史记·封禅书》云:“方士之候祠神人,入海求蓬莱,终无有验。而公孙卿之候神者,犹以大人迹为解,无其效。天子益怠厌方士之怪迂语矣,然终羁縻弗绝,冀遇其真。自此之后,方士言祠神者弥众,然其效可睹矣。”这段话有两层意思值得注意:一是尽管方士们始终没有找到仙人,武帝对他们的怪迂之谈也有点厌倦了。但他还是心存希望;明明“其效可睹”,即其事可知,武帝还是“冀遇其真”。二是武帝信方士求神仙造成的社会后果:言祠神者弥众。司马迁的批评非常含蓄,他似乎一点也没有涉及大规模求仙活动对当时经济活动的干扰和对社会风气的败坏,然而,他的批评又是非常大胆与尖锐的。如果我们比较一下司马迁对汉文帝的不同评价,可能会看得更清楚:太史公曰:孔子言:“必世然后仁。善人之治国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诚哉是言!汉兴,至孝文四十有余载,德至盛也。……呜呼,岂不仁哉!
        对汉文帝的揄扬赞美之情,溢于言表。而他对汉武帝敬神求仙之举似乎未作任何褒贬,说自己只是把跟随武帝的所见所闻如实地记载下来,使后人可以观揽而已。然而,此时无声胜有声,司马迁对汉武帝的贬抑尽在不言之中,明眼人一看可知。对武帝求仙及造成的悲惨后果,司马迁实深致不满,这点后人是看得清楚的。《汉书》就说武帝为求神仙长生,广建高楼,导致“竭民财力,奢泰无度”,“天下虚耗,百姓流离,物故(死去)者半”的后果。
         汉武帝的求仙活动是一场为满足私欲的闹剧,它对当时人们的经济与社会生活带来了不小负面影响。在文化上,它使得神仙方术思想蔓延,还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方士集团。后来东汉的道教,吸纳了神仙方术,方士们则逐渐蜕变为道士,而在道士们的主导下,神仙思想与求仙活动仍不绝如缕,如大诗人李白就“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他和武帝一样,也做过一场神仙梦。
       诗曰:武帝爱神仙,烧金得紫烟。厩中皆肉马,不解上青天。 
        汉纪十二(3)---神仙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二(3)---神仙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二(3)---神仙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二(3)---神仙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二(3)---神仙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二(3)---神仙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六月,汾陰巫锦得大鼎于魏后土营旁,河东太守以闻。天子使验问,巫得鼎无奸诈,乃以礼祠,迎鼎至甘泉,从上行,荐之宗庙及上帝,藏于甘泉宫;群臣皆上寿贺。

  秋,立常山宪王子商为泗水王。
  
  初,条侯周亚夫为丞相,赵禹为丞相史,府中皆称其廉平,然亚夫弗任,曰:“极知禹无害,然文深(执法严苛),不可以居大府。”及禹为少府,比九卿为酷急;至晚节,吏务为严峻,而禹更名宽平。(人是会改变的,品性也可移。)

  中尉尹齐素以敢斩伐著名,及为中尉,吏民益凋敝。是岁,齐坐不胜任抵罪。上乃复以王温舒为中尉,赵禹为廷尉。后四年,禹以老,贬为燕相。
 
  是时吏治皆以惨刻相尚,独左内史宽,劝农业,缓刑罚,理狱讼,务在得人心;择用仁厚士,推情与下,不求名声,吏民大信爱之;收租税时,裁阔狭,与民相假贷,以故租多不入。后有军发,左内史以负租课殿,当免;民闻当免,皆恐失之,大家牛车、小家担负输租,襁属不绝(络绎不绝),课更以最。(你把人民放在心里,人民把你举在头上。)上由此愈奇宽。
 
  初,南越文王遣其子婴齐入宿卫,在长安取邯郸氏女,生子兴。文王薨,婴齐立,乃藏其先武帝(赵佗)玺,上书请立氏女为后,兴为嗣。汉数使使者风谕(提醒)婴齐入朝。婴齐尚乐擅杀生自恣,惧入见要,用汉法比内诸侯,固称病,遂不入见。婴齐薨,谥曰明王。太子兴代立,其母为太后。
 
  太后自未为婴齐姬时,尝与霸陵人安国少季通。是岁,上使安国少季往谕王、王太后以入朝,比内诸侯,令辩士谏大夫终军等宣其辞,勇士魏臣等辅其决,卫尉路博德将兵屯桂陽待使者。南越王年少,太后中国人;安国少季往,复与私通。国人颇知之,多不附太后。太后恐乱起,亦欲倚汉威,数劝王及群臣求内属;即因使者上书,请比内诸侯,三岁一朝,除边关。于是天子许之,赐其丞相吕嘉银印及内史、中尉、太傅印,余得自置;除其故黥、劓刑,用汉法,比内诸侯。使者皆留,抚之。

  上行幸雍,且郊,或曰:“五帝,泰一之佐也。宜立泰一,而上亲郊。”上疑未定。齐人公孙卿曰:“今年得宝鼎,其冬辛巳朔旦冬至,与黄帝时等。”卿有札书曰:“黄帝得宝鼎,是岁己酉朔旦冬至,凡三百八十年,黄帝仙登于天。”因嬖人奏之。上大悦,召问,卿对曰:“受此书申公,申公曰:‘汉兴复当黄帝之时,汉之圣者在高祖之孙且曾孙也。宝鼎出而与神通,黄帝接万灵明庭,明庭者甘泉也。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髯下迎黄帝,黄帝上骑龙,与群臣后宫七十余人俱登天。’”于是天子曰:“嗟乎!诚得如黄帝,吾视去妻子如脱屣xi耳!”(有情有义)(人的欲望无止境,平民想当官,当官的想做皇帝,皇帝想成仙,坐了想困,困了想肉当镇。)拜卿为郎,使东候神于太室。
 
  五年(己巳、前112)冬,十月,上祠五于雍,遂逾陇,西登崆峒。陇西守以行往卒,天子从官不得令,惶恐,自杀。于是上北出萧关,从数万骑猎新秦中,以勒边兵而归。新秦中或千里无亭徼(亭障),于是诛北地太守以下。上又幸甘泉,立泰一祠坛,所用祠具如雍一而有加焉。五帝坛环居其下四方地,为食群神从者及北斗云(北斗星)。十一月,辛巳朔,冬至;昧爽(黎明),天子始郊拜泰一,朝朝日,夕夕月则揖。其祠,列火满坛,坛旁亨炊具。有司云:“祠上有光。”又云:“昼有黄气上属天。”太史令谈、祠官宽舒等请三岁天子一郊见,诏从之。(杀人太随意,却又祭天地。与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反。

  [2]南越王、王太后饬治行装,重赍为入朝具。其相吕嘉,年长矣,相三王,宗族仕宦为长吏者七十余人,男尽尚王女,女尽嫁王子弟、宗室,及苍梧秦王有连,其居国中甚重,得众心愈于王。王之上书,数谏止王,王弗听;有畔心,数称病,不见汉使者。使者皆注意嘉,势未能诛。王、王太后亦恐喜等先事发,欲介汉使者权,谋诛嘉等,乃置酒请使者,大臣皆侍坐饮。嘉弟为将,将卒居宫外。酒行,太后谓嘉曰:“南越内属,国之利也;而相君苦不便者,何也?”以激怒使者。使者狐疑相仗,遂莫敢发。嘉见耳目非是,即起而出。太后怒,欲嘉以矛,王止太后。嘉遂出,介其弟兵就舍,称病,不肯见王及使者,陰与大臣谋作乱。王素无意诛嘉,嘉知之,以故数月不发。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