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十七(6)---此朝多栋梁 循吏  

2015-12-26 20:50:1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循理之吏不仅符合当时封建统治阶级稳定其统治的需要,也必然会受到广大下 层人民的拥戴。统治阶级和人民这种需要的‘合拍’,是产生和存在循吏的不可替代的社会条件。“比起昭帝统治时期,宣帝时的统治政策尤以吏治最为突 出。故所谓‘良吏’,在西汉一代以宣帝时为最多”。“循吏兼具‘吏’与‘师’的两重身份。‘吏’的基本职责是维持政治秩序,这是奉行朝廷的法令;‘师’的主要任务则是建立文化秩序,其最后动力来自保存在民间的儒教传统。师型循吏其表述为“教化型”或“儒家型”,汉代循吏有“科学、勤奋、务实的精神,清正廉洁的作风,为民兴利除弊造福一方的胆识,移风 易俗、传播先进文化的热情。 与贪官比较,他们具有清官之“自奉简约,一芥不取”、“执法如山,平反冤狱"、“实事求是,敢说真话"、“刚正守正,不避豪强"、 “不受贿赂,不徇私情"、“关心人民生活,重视人民生产”的六大特点。汉代循吏在治民内容与方式上,“崇尚德治、重视教化”、“廉洁、 正直的品行"、“深得民心”、“富民、为民兴利”四个方面是主要特征征。 德让教化型与法治型。前者如“王成、黄霸、朱邑、龚遂、郑弘、召信臣等,所居民富,所去见思,生有荣号,死见奉祀,此廪廪庶几德让君子之遗风矣”;后者若“赵广汉、 韩延寿、尹翁归、严延年、张敞之属,皆称其位,然任刑罚,或抵罪诛。"

         为何汉世循吏偏偏辈出于昭宣时期呢?1、时势变化的要求 。 汉初,接秦之弊,国家经济极度贫弱,不仅“民亡盖藏",而且“白天子不 能具醇驷,而将相或乘牛车。"因此,摆在汉初统治者面前的当务之急便是尽快恢复和发展社会经济。但是,高帝及其大批功臣多出身行伍,不谙治国之道,汉立之初仍多袭秦旧。在促使高帝治国方略的转变过程中,陆贾与叔孙通是两个关 键人物。前者劝高帝顺应时代发展而以黄老无为思想来治理国家;后者则制定礼义,尊卑有序。以刘邦为首的汉初统治集团最终接受了陆贾的建议,认识到守成离不开杂以儒术,将儒家的仁政思想注入无为的治国方略中。“君臣俱欲无为", “扫除烦苛,与民休息”,于是“约法省禁,轻田租,十五而税一,量吏禄,度官用,以赋于民。”社会经济有了一定的恢复和发展。此时期,从前不为刘邦 赏识的儒生得以有机会参与到治国理民的决策与实践中来,这对汉初统治思想的 转变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和影响。反过来,汉初统治者吸收儒家以德治民的思想又为一批儒吏倡行德政教化提供了思想保障和政策支持,同时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个 实践平台。高帝之后的吕后、文帝和景帝继续坚持无为治国的统治思想,推行与民休息的政策,施以宽政,罕用刑法。孝惠、高后时,“百姓新免毒蠡,人欲长幼养老。 萧、曹为相,填以无为,从民之欲而不扰乱,是以衣食滋殖,刑罚用稀。”及文帝即位,“躬修玄默,劝趣农桑,减省租赋”,“论议务在宽厚,化行天下”。文帝很注重民生疾苦,数次下诏“赐天下民今年田租之半”,将汉初“十五税一" 减为“三十税一",经过这一系列与民休息政策的施行,“吏安其官,民乐其业,畜积岁增,户口浸息。风流笃厚,禁罔疏阔"。文帝特选宽仁廉平的张释之担当廷尉,“罪疑者予民,是以刑罚大省”。文帝从人性的角度,废除了肉刑。文帝还认为“廉吏,民之表也”。对于宽政爱民的廉吏,予以褒奖,“廉吏二百石以上率百旦者三匹”。这很大程度上促使上下官吏务要有为政以德的治民思想。 景帝遵文帝之业,重农桑,减民负,慎刑罚,“令治狱者务在先宽”。经过文、景二帝五六十年的励精图治,与民休息,“至于移风易俗,黎民醇厚”。而一向倡行仁惠宽政的循吏正符合汉初与民休息的时代要求。 孝武之时,随着好黄老之术的窦太后的去世,一直以无为治国的统治思想也渐为儒家思想所替代。武帝“绌黄老刑名百家言,延文学儒者数百人",任命好儒术的窦婴、田蚧为丞相、太尉,提拔名儒申公的弟子赵绾为御史大夫。但是,武帝尊崇儒术的同时,任用了一批酷吏来打击强宗豪右,于是,“张汤、赵禹之属,条定法令,作见知故纵、监临部主之法,缓深故之罪,急纵出之诛。其后奸猾巧法,转相比况,禁罔浸密。律、令凡三百五十九章,大辟四百九条,千八百八十二事,死罪决事比万三千四百七十二事。文书盈于几阁,典者不能遍睹。是以郡国承用者驳,或罪同而论异。奸吏因缘为市,所欲活则傅生议,所欲陷则予 死比,议者咸冤伤之。”武帝治国思想,尊儒而用法,喜用“经术润饰吏事”之吏。武帝任命张汤典廷尉之职,外饰儒术而内多残烈,致酷吏滥兴,持政日益刻深,民望怨之。武帝“虽有攘四夷、广土斥境之功,然多杀士众,竭民财力, 奢泰亡度,天下虚耗,百姓流离,物故者半。”武帝末,“悔征悔征伐之事”,“务田力”,历史上著名的“轮台罪己诏”标志武帝治国方略的全面转变。“巫蛊之祸”以后,武帝更加意识到酷吏政治造成的政治与社会危机,采取了一些扭 转弊政的措施,重处了一批酷吏,临终前以善理财的桑弘羊为辅政大臣兼御史大夫则意味着鼎盛一时的酷吏政治至此衰落。但是,武帝末年治国方略的调整与转变,则在昭、宣二帝时期才得以全面落实,并逐步扭转了武帝时期造成的弊政。惩武帝之失,昭、宣二帝着力整顿吏治,先后采取了一系列拨乱反正的举措, 努力恢复和发展社会经济。昭帝幼立,“承奢侈师旅之后,海内虚耗”,司马大将军霍光秉政,“知时务之要,轻徭薄赋,与民休息”,“举贤良、文学,问民所 疾苦",“议盐、铁而罢榷酤’’,“百姓充实,四夷宾服”。孝昭、孝宣二帝通过一 系列行之有效的改革,政治、经济、社会又进入到了一个相对平稳的发展阶段。

汉纪十七(6)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七(6)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七(6)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初,掖庭令张贺数为弟车骑将军安世称皇曾孙之材美及征怪(奇异征兆);安世辄绝止,以为少主在上,不宜称述曾孙。及帝即位而贺已死,上谓安世曰:“掖庭令平生称(当初无端地称赞)我,将军止之,是也。”上追思贺恩,欲封其冢为恩德侯,置守冢二百家。贺有子早死,子安世小男彭祖。彭祖又小与上同席研书指,欲封之,先赐爵关内侯。安世深辞(坚决辞谢)贺封;又求损守冢户数,稍减至三十户。上曰:“吾自为掖庭令,非为将军也!”安世乃止,不敢复言。(当初,霍光能如此就好了,张汲取教训,无功不受禄。)
 

  上心忌故昌邑王贺,赐山陽太守张敞玺书,令谨备盗贼,察往来过客;毋下所赐书(并命张敞不得将所赐诏书公布出去)。敞于是条奏贺居处,著其废亡之效曰:“故昌邑王为人,青黑色,小目,鼻末锐卑,少须眉,身体长大,疾痿,行步不便。臣敞尝与之言,欲动观其意,即以恶鸟感之曰:‘昌邑多枭(猫头鹰)。’故王应曰:‘然。前贺西至长安,殊无枭;复来,东至济陽,乃复闻枭声。’察故王衣服、言语、跪起,清狂不惠(糊涂的白痴)。臣敞前言:‘哀王歌舞者张等十人无子,留守哀王园,请罢归。’故王闻之曰:‘中人守园,疾者当勿治,相杀伤者当勿法,欲令亟死。太守奈何而欲罢之?’其天资喜由乱亡,终不见仁义如此(天性喜好走乱亡的路)。”上乃知贺不足忌也。(张敞势利,为迎上意,极尽贬低丑化刘贺,白痴一说与前述知孔子、祖先有矛盾。
    

        三年(戊午、前63)春,三月,诏封故昌邑王贺为海昏侯。
 
  乙未,诏曰:“朕微眇时,御史大夫丙吉、中郎将史曾、史玄、长乐卫尉许舜、侍中、光禄大夫许延寿皆与朕有旧恩,及故掖庭令张贺,辅导朕躬,修文学经术,恩惠卓异,厥功茂焉。《诗》不云乎:‘无德不报’,封贺所子弟子侍中、中郎将彭祖为陽都侯,追赐贺谥曰陽都哀侯,吉为博陽侯,曾为将陵侯,玄为平台侯,舜为博望侯,延寿为乐成侯。”贺有孤孙霸,年七岁,拜为散骑、中郎将,赐爵关内侯。故人下至郡邸狱复作尝有阿保(当初在郡邸狱中按刑律服劳役的妇女中)之功者,皆受官禄、田宅、财物,各以恩深浅报之。
  

  吉临当封,病;上忧其不起,将使人就加印绋而封之,及其生存也。太子太傅夏侯胜曰:“此未死也!臣闻有陰德者必飨其乐(必然能在生前受到回报),以及子孙。今吉未获报而疾甚,非其死疾也。”后病果愈。
  
  张安世自以父子封侯,在位太盛,乃辞禄,诏都内别藏张氏无名钱(命大司农所属都内衙门单独为张安世收藏这笔无名钱)以百万数。安世谨慎周密,每定大政,已决,辄移病出。闻有诏令,乃惊,使吏之丞相府问焉。自朝廷大臣,莫知其与议也。尝有所荐,其人来谢,安世大恨,以为“举贤达能,岂有私谢邪!”绝弗复为通。(哎,现在有些共产党的官员,买官卖官,如若不谢以重礼,必将报复,甚至明码实价出租,权力寻租,当世跑官要官盛行,那些冠冕堂皇的官员很多用钱、裙带、色换来,毫无威望,呜呼,不改则亡党亡国啊。)有郎功高不调,自言安世,安世应曰:“君之功高,明主所知,人臣执事何长短,而自言乎!”绝不许。已而郎果迁。安世自见父子尊显,怀不自安,为子延寿求出补吏,上以为北地太守;岁余,上闵安世年老,复征延寿为左曹、太仆。(汉宣帝吏治取得成效,良吏很多了。)
 
  夏,四月,丙子,立皇子钦为淮陽王。皇太子年十二,通《论语》、《孝经》。太傅疏广谓少傅受曰:“吾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今仕宦室二千石,官成名立,如此不去,惧有后悔。”即日,父子俱移病,上疏乞骸骨。上皆许之,加赐黄金二十斤,皇太子赠以五十斤。公卿故人设祖道供张东都门外,送者车数百两。道路观者皆曰:“贤哉二大夫!”或叹息为之下泣。(霍光事件教育了很多人。)
  

  广、受归乡里,日令其家卖金共具,请族人、故旧、宾客,与相娱乐。或劝广以其金为子孙颇立产业者,广曰:“吾岂老悖不念子孙哉!顾自有旧田庐,令子孙勤力其中,足以共衣食,与凡人齐。今复增益之以为赢余,但教子孙怠堕耳。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且夫富者众之怨也,吾既无以教化子孙,不欲益其过而生怨。又此金者,圣主所以惠养老臣也,故乐与乡党、宗族共飨其赐,以尽吾余日,不亦可乎!”于是族人悦服。(真知灼见,为子孙计其长远,不愧为帝师。)
  

     颍川太守黄霸使邮亭、乡官皆畜鸡、豚,以赡鳏、寡、穷者;然后为条教(规章制度),置父老、师帅、伍长,班行之于民间,劝以为善防奸之意,及务耕桑、节用、殖财、种树、畜养,去浮婬之费。其治,米盐靡密,初若烦碎,然霸精力能推行之。吏民见者,语次寻绎(从交谈中寻找线索),问他陰伏(询问其潜伏的问题)以相参考,聪明识事,吏民不知所出,咸称神明,豪厘不敢有所欺。奸人去入他郡,盗贼日少。霸力行教化而后诛罚,务在成就全安长吏。许丞老,病聋,督邮白欲逐之。霸曰:“许丞廉吏,虽老,尚能拜起送迎,正颇重听何伤!且善助之,毋失贤者意!”或问其故,霸曰:“数易长吏,送故迎新之费,及奸吏因缘,绝簿书(藏匿档案记载),盗财物,公私费耗甚多,皆当出于民。所易新吏又未必贤,或不如其故,徒相益为乱。凡治道,去其泰甚者耳。”霸以外宽内明,得吏民心,户口岁增,治为天下第一(评价极高,是一个务实的官员。),征守京兆尹。顷之,坐法,连贬秩(连续受到降级处分);有诏复归颍川为太守,以八百石居。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