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十八(4)--给点面子 盖宽饶未得宽饶  

2015-12-27 23:24:42|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盖宽饶数冒犯汉宣帝,犯颜直谏,最后少人认同,皇帝不饶,被逼自杀。窃以为完全不值,近乎愚蠢。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旨在教育人们要勇于接受批评。然而,良药大多苦口难咽,为此人类研究使用糖衣把药包起来,这样药效不减,吃药的人却便于服用。同理,忠言也不一定非得逆耳。如果言者讲究艺术,把忠言说得顺耳些,听者就不易反感,反而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现实生活中,能够接受他人批评的人并不少,但是由于批评或建议者的方式方法不对,导致批评建议不被接受、甚至反目成仇的例子也并不鲜见。中国古代讲究“文死谏、武死战”,为了辩论一件事的是非曲直,往往会导致一批人身首异处。这些忠臣良将的精神是可嘉的,但是他们的方法却未必可取,因为劝谏的目的是让对方听从我们的意见,而不是丢掉我们的性命,而且,文臣死谏后,皇帝往往不会改弦更张,那活生生的性命就丢得太可惜了。

其实,并非所有的忠言都逆耳的,只有当批评与被批评者的情绪产生相抵触时,才会发生逆耳现象。一个人的情绪,左右着能否接受批评的心理。尽管是忠言,但在讲的时候还得考虑到对方的情绪状态,采用对方能接受的方式,这样才能达到预期效果。这种批评方式,或耐心细致,摆事实讲道理;或直截了当,推心置腹;或观点鲜明,说理透彻;或仅给暗示,无言胜有声。要因人而异、因时而变,视各人不同情况,进行“对号入座”,切忌千篇一律的大道理。这样,才能使忠言不逆耳。被批评者如果一时难以接受,可取转移注意的方法,转忧为乐,化怒为喜,寓理于笑谈之中,使之触类旁通,自己顿悟,接受批评。

说话如用兵,要想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劝人也要讲技巧,“含蓄不露,便是好处。”“用意十分,下语二分,可见风雅;下语六分,可追李杜;下语十分,晚唐之作也。”有的话明明是为了对方着想,可是因为讲时不注意技巧,就会被人当成是恶言,让人避之不及。如何把劝导别人的话说得容易让人接受,是为人处世的一门学问。

因此,我们必须学习各种说话的方法和技巧,以达到“劝善归过”的目的。一句平常的话,倘若加上对对方的尊重,委婉措辞,掌握分寸,就会成为既顺耳又优美的忠言。

古代有这样一个故事:古人乐羊子外出学艺7年未归。乐羊子家境贫寒,妻子与婆婆相依为命。一天,婆婆饥饿难忍,便偷杀了邻家一只鸡。乐妻得知后虽生气,却没有责怪婆婆。当婆婆将煮熟的鸡端上饭桌时,乐妻却不动筷子。婆婆问其故,乐妻哭着说:“媳妇不孝,没能侍候好婆婆,竟让你吃不上自家的鸡。”婆婆闻言,羞愧不已,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发生类似的事儿。可见,忠言未必都逆耳,善意应体现于善言,这才能收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效果。

许多时候,我们劝阻对方,除了避免即将出现的损失和破坏外,还希望能够加深两个人之间的友情。所以,当我们决定给他人进“忠言”的时候,一定要把握好对方的情绪和心理状态,并针对对方当时的心境,采用切实可行的方法,这样才会使良药不苦口、忠言不逆耳。(冰 洁)

        营养和美味都很重要。夫君子直而不挺,曲而不诎。《大雅》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狂夫之言,圣人择焉。唯裁省览。”
后人念宽饶曰:

秋夕文宴得遥字]
作者:皮日休
啼螀衰叶共萧萧,文宴无喧夜转遥。
高韵最宜题雪赞,逸才偏称和云谣。
风吹翠蜡应难刻,月照清香太易消。
无限玄言一杯酒,可能容得盖宽饶。

酬杨八庶子喜韩吴兴与余同迁见赠
作者:刘禹锡
早遇圣明朝,雁行登九霄。文轻傅武仲,酒逼盖宽饶。
舍矢同瞻鹄,当筵共赛枭。琢磨三益重,唱和五音调。
台柏烟常起,池荷香暗飘。星文辞北极,旗影度东辽。
直道由来黜,浮名岂敢要。三湘与百越,雨散又云摇。
远守惭侯籍,征还荷诏条。悴容唯舌在,别恨几魂销。
满眼悲陈事,逢人少旧僚。烟霞为老伴,蒲柳任先凋。
虎绶悬新印,龙舼理去桡。断肠天北郡,携手洛阳桥。
幢盖今虽贵,弓旌会见招。其如草玄客,空宇久寥寥。

汉纪十八(4)--盖宽饶未得宽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八(4)--盖宽饶未得宽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充国复奏曰:“臣闻兵以计为本,故多算胜少算。先零羌精兵,今余不过七八千人,失地远客分散,饥冻畔还者不绝。臣愚以为虏破坏可日月冀,远在来春,故曰兵决可期月而望(于一年中结束战事)。窃见北边自敦煌至辽东万一千五百余里,乘塞列地有吏卒数千人,虏数以大众攻之而不能害。今骑兵虽罢,虏见屯田之士精兵万人,从今尽三月,虏马羸瘦,必不敢捐其妻子于他种中,远涉河山而来为寇;亦不敢将其累重,还归故地。是臣之愚计所以度虏且必瓦解其处,不战而自破之册也。至于虏小寇盗,时杀人民,其原未可卒禁。臣闻战不必胜,不苟接刃;攻不必取,不苟劳众。诚令兵出,虽不能灭先零,但能令虏绝不为小寇,则出兵可也。即今同是,而释坐胜之道,从乘危之势,往终不见利,空内自罢敝,贬重以自损,非所以示蛮夷也。又大兵一出,还不可复留,湟中亦未可空,如是,徭役复更发也。臣愚以为不便。臣窃自惟念:奉诏出塞,引军远击,穷天子之精兵,散车甲于山野,虽亡尺寸之功,偷得避嫌之便,而亡后咎余责,此人臣不忠之利,非明主社稷之福也!”
  
  充国奏每上,辄下公卿议臣。初是充国计者什三;中什五;最后什八。有诏诘前言不便者,皆顿首服。魏相曰:“臣愚不习兵事利害。后将军数画军册,其言常是,臣任其计必可用也。”上于是报充国,嘉纳之;亦以破羌、强弩将军数言当击,以是两从其计,诏两将军与中郎将出击。强弩出,降四千余人;破羌斩首二千级;中郎将斩首降者亦二千余级;而充国所降复得五千余人。诏罢兵,独充国留屯田。
  
  大司农朱邑卒。上以其循吏,闵惜之,诏赐其子黄金百斤,以奉其祭祀。
 
  是岁,前将军、龙侯韩增为大司马、车骑将军。
 
  丁令比三岁钞盗匈奴,杀略数千人。匈奴遣万余骑往击之,无所得。
  

  二年(辛酉、前60)春,正月,以凤皇、甘露降集京师,赦天下。
 
  夏,五月,赵充国奏言:“羌本可五万人军,凡斩首七千六百级,降者三万一千二百人,溺河湟、饿死者五六千人,定计遗脱与煎巩、黄羝俱亡者不过四千人。羌靡忘等自诡必得,请罢屯兵!”奏可。充国振旅而还。
 
  所善浩星赐迎说充国曰:“众人皆以破羌、强弩出击,多斩首、生降,虏以破坏。然有识者以为虏势穷困,兵虽不出,即自服矣。将军即见,宜归功于二将军出击,非愚臣所及。如此,将军计未失也。(这样做对你并无什么损失)”充国曰:“吾年老矣,爵位已极,岂嫌伐一时事以欺明主哉!兵势,国之大事,当为后法。老臣不以余命壹为陛下明言兵之利害,卒死,谁当复言之者!”卒以其意对。上然其计,罢遣辛武贤归酒泉太守,官充国复为后将军。
  
  秋,羌若零、离留、且种、库共斩先零大豪犹非、杨玉首,及诸豪弟泽、陽雕、良、靡忘皆帅煎巩、黄羝之属四千余人降。汉封若零、弟泽二人为帅众王,余皆为侯、为君。初置金城属国以处降羌。
  
  诏举可护羌校尉者。时充国病,四府举辛武贤小弟汤。充国遽起,奏:“汤使酒,不可典蛮夷。不如汤兄临众。”时汤已拜受节,有诏更用临众。后临众病免,五府复举汤。汤数醉酗羌人,羌人反畔,卒如充国之言。辛武贤深恨充国,上书告中郎泄省中语,下吏,自杀。
  
  司隶校尉魏郡盖宽饶,刚直公清,数干犯上意。时上方用刑法,任中书官,宽饶奏封事曰:“方今圣道浸微,儒术不行,以刑余为周、召(把宦官当作周公、召公),以法律为《诗》、《书》。”又引《易传》言:“五帝官天下,三王家天下。家以传子孙,官以传贤圣。”书奏,上以为宽饶怨谤,下其书中二千石。时执金吾((yù),西汉末年时率禁兵保卫京城和宫城的官员。本名中尉。其所属兵卒也称为北军)议,以为“宽饶旨意欲求禅(想让皇上将皇位禅让),大逆不道!”谏大夫郑昌伤宽饶忠直忧国,以言事不当意而为文吏所诋挫,上书讼宽饶曰:“臣闻山有猛兽,藜藿为之不采;国有忠臣,奸邪为之不起。司隶校尉宽饶,居不求安,食不求饱;进有忧国之心,退有死节之义;上无许、史之属,下无金、张之托;职在司察,直道而行,多仇少与。上书陈国事,有司劾以大辟。臣幸得从大夫之后,官以谏为名,不敢不言!”上不听。九月,下宽饶吏;宽饶引佩刀自刭北阙下,众莫不怜之。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