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十八(6)--匈奴的官兵建制  

2015-12-28 19:39:0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制
        单于:
        匈奴单于姓挛鞮氏,匈奴人称之为“撑犁狐凃单于”,单于为其简称,与汉朝天子同义,匈奴语“撑犁”为“天”,“狐涂”为“子”,单于就是像天那样宽广无垠的意思。
        单于庭直属贵族如下:
        太子【尊号屠耆,贤能之意;一般充任左贤王,或左谷蠡王、左大都尉】
       左右贤王【左贤王部属及王庭居匈奴左地,右贤王部属及王庭据匈奴右地】
       左右谷蠡王【均由单于子弟充任,部属及其王庭不同时期多有变化】
       左右大都尉【直属军队长官,由单于子弟出任】
       左右大当户【异姓重要辅臣,世代由兰氏名族出任】
       左右骨都侯【异姓辅政大臣。一说属文职官员,无兵权,此说不能成立】
       左右大且渠【左且渠主掌政务,右且渠主掌战事,世代由须卜氏名族出任】
       郝宿王【掌单于庭卫戍,有权召集贵人议会传达单于遗诏;由单于最为宠信的人出任】
       左右丞相【类似丞相,掌国政】
      贵人【掌王族及单于继承议事,类似议会】
      左右贤王属下也有贵人议会,乌孙长老议会类似。
      日逐王【狐鹿姑单于时期设置】权位在左贤王之下,右贤王之上。
      僮仆都尉【直属单于庭,掌管西域各国税赋、征兵】日逐王设立后归属日逐王。
     
        左右贤王帐下大臣:
        左右大将、左右奥犍王、左右呼知王、左右相、左右骨都侯、左右伊秩訾王、当户、都尉、裨小王【大小不等部落酋长】。 

         西汉时期匈奴增设新王号简介:
         左右呼知王、于鞮王【狐鹿姑单于时期设置】
         左右奥犍王、卢屠王【壶衍鞮单于时期设置】
         左右部都尉【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麾下均有数量不一的都尉官职,官号之前冠以名号,握衍朐鞮单于时期设置,如乌藉都尉】
        题王【虚闾权渠单于时期设置,单于授权与汉朝洽谈和亲事宜】
       伊酋若王【握衍朐鞮单于时期设置,单于授权与汉朝洽谈和亲事宜】
       伊秩訾王【呼韩邪单于时期设置,单于谋臣】
       右致卢儿王【名醯谐屠奴侯,呼韩邪单于时期设置,呼韩邪孙子,复株累单于之子,入质汉朝侍奉汉成帝】
        右皋林王【名伊邪莫演,呼韩邪单于时期设置,复株累单于在位时派他到长安朝贺,曾执意投降汉朝,汉朝没有接受】
        左祝都韩王【名朐留斯侯。前19年,搜谐单于即位后,派儿子左祝都韩王入质侍奉汉成帝】
        右於涂仇掸王【名乌夷当。前12年,车牙若鞮单于时设置,车牙单于之子,入朝侍奉汉成帝】
       左於駼仇掸王【名稽留昆,乌珠留单于之子,因车牙单于之子右於涂仇掸王病故归葬匈奴,乌珠留单于派儿子入朝侍奉汉哀帝】
        右股奴王【汉成帝绥和元年【前8年】,乌珠留单于即位后,派他入质汉成帝。名乌鞮牙斯,囊知牙斯之子】
       右大且方【汉哀帝元寿二年[前1年],囊知牙斯单于来朝,汉朝派遣稽留昆随同单于回国;单于回国后,再派遣儿子稽留昆同自己的娘舅右大且方和妻子一同入朝侍奉天子。这次朝拜回去后,再派遣右大且方同母哥哥左日逐王和妻子一同入朝侍奉天子】
        右犁汗王【王莽曾派翻译招降右犁汗王咸,以及咸的儿子子登、助等人。乌珠留若鞮单于在位时为右犁汗王王莽建立新朝第五年,即公元13年即位,号为乌累若鞮单于,单名咸。】
        右厨唯姑夕王【王莽派和亲侯王昭君哥哥的儿子王歙,以及五威将军王咸等六人护送右厨唯姑夕王回匈奴】
        醯椟王【王昭君小女儿之子。公元18年,呼都而尸道皋舆单于新即位,醯椟王受命与云、须卜当、奢等亲眷一同到长安向王莽朝贡。】 

        王昭君女儿入乡随俗,封号和名字都随匈奴。大女儿起初封号为“须卜居次”,“须卜”|是她丈夫的家族姓,“居次”就是公主的意思。后来封号改为“伊墨居次”,据《汉书.匈奴转下》记载,昭君大女儿后来改为“伊墨居次”,并多处使用“云” 字替代其名,可见她的名字里有个云字。小女儿封号当于居次,“当于”应是其丈夫的姓,其名不详,“当于居次”也不是她的名字,可见汉廷没有赐名,足以证明她的丈夫不是名族。
        王昭君大女儿伊墨居次云的丈夫是须卜当,为右骨都侯,须卜当之子奢为大且渠,公元15年被王莽封为后安公,娶王莽庶出的女儿陆逯为妻;公元23年,又被王莽立为“须卜单于”。
        王昭君小女儿当于居次,天凤五年公元18年,乌累若鞮单于咸病故,呼都而尸道皋若鞮单于舆即位,醯椟王受命与姨姨云,姨夫须卜当等亲眷一同进京,向王莽朝贡。这是王昭君小女儿及其后代唯一的记载。 

附注:
         1. 呼韩邪单于时期,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下,增设左右日逐王、左右温禺鞮王、左右渐将王六人,可谓“六角”。《前汉书》尚无“四角”、“六角”之说。
         2.王莽时期,由汉朝做主为匈奴增设许多王号,并非匈奴单于封号。王莽甚至把匈奴居地分为15部,强立呼韩邪子孙为十五个单于。

相关问题附注:
        1. 新王号增设     自冒顿单于到且鞮侯单于时期,单于庭以外,分别设有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隶属左右贤王麾下。   狐鹿姑单于时期增设一个日逐王,在左贤王之下、右贤王之上。壶衍鞮单于时期增设左右奥犍王,左右呼知王。虚闾权渠单于时期增设题王,单于授权与汉朝洽谈和亲事宜。握衍朐鞮单于时期增设伊酋若王、左右部都尉。呼韩邪单于时期增设伊秩訾王,并在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下,增设左右日逐王、左右温禺鞮王、左右渐将王六人,可谓“六角”。《前汉书》尚无“四角”、“六角”之说。左祝都韩王以下,至左大且方,究竟是呼韩邪单于时期增设,还是呼韩邪后继单于增设,难以分辨。王莽时期,由汉朝做主为匈奴增设许多王号,并非匈奴单于封号。
         2. 一说左右骨都侯属文官,无兵权,此说不能成立。据《汉书.匈奴传》记载,郅支单于自立为郅支骨都侯单于,之前官职为左贤王,前56年,车犁单于东迁投靠呼韩邪单于,其官职不明,此时又发生了左大将乌厉屈与父亲呼速累乌厉温敦率部众数万人南迁降汉,以为稽侯珊哥哥呼屠吾斯自立单于前因王庭内讧曾被降至为骨都侯,但自从稽侯珊把他从民间找到后,一年之内连升两级,从左谷蠡王升为左贤王,并且能真善战,其麾下兵马为数相当,这是他兄弟反目成仇自立单于的资本。倘若他没有兵权,绝无可能另立门户。另据《汉书.匈奴转下》记载,王莽建国三年【公元10年】,乌珠留单于囊知牙斯派左骨都侯、右伊秩訾王呼庐訾以及左贤王乐率兵入侵云中郡的益寿塞。公元9年,乌珠留单于囊知牙斯因向乌桓征收税赋与汉朝发生抵触,单于派右大且渠蒲呼庐訾等十多人率领一万骑兵,驻守在朔方边塞下。这两个实例足以证实左右骨都侯,左右大且渠都拥有兵权。
         3.异姓大臣和三大名族的关系
         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左右大都尉是重要的异姓辅弼大臣,由地位尊贵的呼延氏、须卜氏、兰氏三个家族成员组成。呼衍氏、须卜氏、兰氏为匈奴望族,常与单于家族联姻。丘林氏、乔氏两大名族,在《史记》《前汉书》中均未出现,当为东汉时期后起望族。
 《有道》词典且渠姓氏渊源称:冒顿单于设大且渠之官管辖,“且渠”即为且人的首领,“渠”有首领之意。所以,后来的匈奴族沮渠部,世世为部落酋豪。有呼延氏、卜氏、兰氏、乔氏。而呼延氏最贵,则有左日逐、右日逐,世为辅相;卜氏则有左沮渠、右沮渠;兰氏则有左当户、右当户;乔氏则有左都侯、右都侯。 

       据史籍《史记》记载,“匈奴部族四大姓之一有须卜氏,其后改为卜氏。”属于匈奴单于旁支子弟贵族后裔。左沮渠、右沮渠都是匈奴屠各部卜氏家族的官员称谓,自先秦时期就已有之,是部族中最重要的官员,相当于汉、唐时期的左、右宰相。左沮渠偏重于政令的执行与生产管理,右沮渠偏重于军事管理与战役指挥。其后人渐次以“沮渠”为姓氏,统称沮渠氏。
         此说存疑有二:一是所谓《史记》记载须卜氏改为卜氏并无依据,且与《汉书》记载不符,应属误导谬说。“卜氏”出现在《后汉书》记载的东汉,而不是西汉时期。二是所谓左且渠偏重于政令执行和生产管理,与《汉书.匈奴传》记载不符。左大且渠拥有兵权实例很多,甚至丞相也有兵权。
        4. 单于赐封的王号
        据史料记载,除上述固定的王号之外,还有单于册封的子弟王号,如狐鹿姑单于弟弟于鞮王,握衍朐鞮单于弟弟伊酋若王,以及被单于赐封王号的汉朝叛臣降将。如东胡卢王卢绾【燕王】,谋臣中行说、天王【雁门都尉】、自次王赵信【翕候、前将军】、丁零王卫律、坚昆王李陵、李广利【封号不详,尊宠在卫律之上】。这些叛臣降将被单于赐封的王号都不具世袭特性。 

         兵制
        匈奴自左贤王以下,到当户,都拥兵权,多则一万余骑兵,少则数千骑兵。凡二十四长,号称“万骑”。 “万骑”的长官是万骑长,属下还有千(骑)长、百(骑)长、什(骑)长,此所谓“十进制”。
       “四角”“六角”
        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王庭分别占据国境四方战略要地。此为“四角”。
        呼韩邪单于时期,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下,增设左右日逐王、左右温禺鞮王、左右渐将王六人,可谓“六角”。
         匈奴的“四角”、“六角”之说,出现在《后汉书.南匈奴传》,而《史记.匈奴列传》、《汉书.匈奴传》中未见。实际上,匈奴帝国初建时“四角”就应客观存在。呼韩邪单于统一匈奴后,增设左右日逐王、左右温禺鞮王、左右渐将王六人,各自封地不明,且无“六角”之说。东汉公元48年以后,匈奴分裂为南北匈奴,“四角”和“六角”仅限于南匈奴,并不适用于北匈奴。
        《汉书.匈奴传》有关单于和权贵兵权实例摘录:前97年,李广利、路博德二路大军14万人在此与匈奴单于10万精骑大战十余日,未能取胜,可为佐证。史载:“赵破奴……将二万骑击匈奴左贤王,左贤王与战,兵八万骑围破奴,破奴生为虏所得。”可见左贤王麾下至少有八万骑兵。前56年,呼速累单于父子率领部众五万余人降汉,呼速累之子乌厉屈为呼韩邪单于左大将。【除去呼速累单于部众,左大将属下不少于两万人马】前177年夏,右贤王进入黄河以南骚扰侵害,汉文帝派发八万车兵和骑兵攻击右贤王,右贤王被赶跑。【右贤王兵马不少于五万人】前125年,卫青率领六将军十万大军进攻匈奴,右贤王轻敌醉酒,被汉军连夜包围,右贤王仓惶逃走,除去右贤王带走的精锐骑兵,汉军俘获一万五千余人。【又为右贤王兵马不少于五万人实例】前119年,昆邪王和休屠王二王部众降汉,除去被杀的叛逃者,归降汉朝的有四万余人。前99年,开陵侯成娩率领楼兰国兵进攻车师。右贤王率领数万骑兵驰援车师营救,汉军不利,只好退兵。【“数万”,应在三万以上,再次佐证右贤王兵马在五万以上】前90年燕然山之战,单于派大将和李陵率领三万骑兵追击汉军。李广利快出边塞的时候,狐鹿姑单于派右大都尉和卫律率领五千骑兵在夫羊句山的关隘处拦截袭击汉军。重合侯莽通进兵天山,单于派大将偃渠与左右呼知王率领两万骑兵拦截汉军。李广利派护军率领两万汉军渡过郅居水【色楞格河】,遭遇左贤王和左大将率领的两万骑兵,激战一天。前78年,右贤王和犁汙王率领四千骑兵入侵汉朝边地,张掖太守和属国都尉出兵反击,大败匈奴,犁汙王被杀,逃脱的仅有几百人。【这是一次偷袭,犁汙王事先偷偷查看了张掖边界,误以为酒泉、张掖汉朝军队十分薄弱,因而出兵很少。此次出兵主力应是犁汙王的兵马。】前65年,壶衍鞮单于派左右奥犍王各率六千骑兵攻打车师交河城的汉军。前59年,握衍朐鞮单于乘左奥犍王病故之际,改立自己儿子出任奥犍王,奥犍王的贵人共同拥立已故奥犍王之子为王,和他一起向东迁徙。单于派右丞相率领一万骑兵前往追击拦截。前57年,屠耆单于派先贤禅两个兄弟右奥犍王和乌藉都尉各率二万骑兵,屯驻东方防备呼韩邪单于。另有实例,屠耆单于派左大将和都尉率领四万骑兵分兵屯驻在东方,防备呼韩邪单于。前56年,屠耆单于堂弟休旬王率领所部五六百骑兵,袭杀左大且渠,吞并了他的军队自立为闰振单于。前51年,郅支单于挺进西域,打算攻定右地。屠耆单于小弟叛离呼韩邪单于,返回右地,收集两位已故哥哥【一位是被屠耆单于错杀的右贤王,另一位是伊酋若王胜之】的残兵败将,得数千人,自立为伊利目单于。后与郅支单于发生遭遇战,被郅支单于杀死,部众五万余人被郅支单于吞并。
        依据以上实例推算,左贤王兵马在八万左右,右贤王兵马在五万以上,加上所属大将兵马,应在七万左右,匈奴大将兵权在两万左右,奥犍王兵权在六千左右,最多时可达两万。左右呼知王兵权在一万左右,左右大都尉兵权在五千以上,万人以下。丞相领兵出战比较罕见,临时授权统兵也不少于一万。休旬王等小王兵权在六百以下,算不得“万骑”长。
         匈奴共有24个“万骑”,单于最大,直辖5个“万骑”,左贤王次之,给他4个,右贤王3个,左谷蠡王2个,右谷蠡王2个,左大将2个,右大将2个,左大都尉1个,右大都尉1个,左大当户下1个,右大当户1个。
        这个推算可作单于和显贵宗王兵权参考值,其中单于和左右谷蠡王兵权可视为下线数,左右大将至左右大当户兵权基本符合。单于统领兵马不受限制,如且鞮侯单于率领八万步兵和骑兵围攻李陵,壶衍鞮单于羞愤于“本始之战”大败,亲自率领一万骑兵攻打乌孙国,虚闾权渠单于以打猎为名,亲自率领十万骑兵伺机入侵汉朝边塞,都可为实例。因此,所谓单于直辖五个“万骑”,并无依据。再次,百度百科二十四长未将左右奥犍王、左右呼知王列入。 

         二十四长
        《史记·匈奴列传》谓匈奴“置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自如左右贤王以下至当户,大者万骑,小者数千,凡二十四长,立号曰‘万骑’。” 《汉书·匈奴传》同。
        两书所列封号,至大当户仅十长,连骨都侯亦仅十二人。
        东汉时期匈奴分裂后,“四大国”改称“四角”,分裂前的一些名王被确定在“六角”的范围内,六角也都为单于子弟。随着时间的推移,单于家族有资格分封为王的子弟越来越多。于是,除了原来的左右贤王和左右谷蠡王外,又增加了专属于单于子弟的名王名分。《后汉书·南匈奴列传》于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下,多出左右日逐王、左右温禺鞮王、左右渐将王六人,亦不足二十四长之数。
         “二十四长”官制是冒顿单于创立,史书记载不详并非虚言。
         总体来看西汉时期的二十四长,可分为两类:一是左右贤王至左右骨都侯这类历代固有的高级权贵,二是不同时期单于根据不同情况变更或增设新的王号替补二十四长空缺。如狐鹿姑单于时期增设一个日逐王,权位在左贤王之下,右贤王之上。呼韩邪单于时期日逐王权位在右谷蠡王之下,并且分为左右日逐王。
       冒顿单于时期的二十四长,可作参考的有直属中央单于王庭的十二大权贵,即;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加上异姓望族名王和外围藩属国国王,共计十二部,即:呼延王、兰氏王、须卜王、昆邪王、休屠王、东胡王、楼烦王、白羊王、丁零王、坚昆王、呼揭王、乌孙或折兰王,合计二十四个。
        伊稚斜单于以后,随着汉朝的攻势逐步扩展,东胡王、楼烦王、白羊王、折兰王、昆邪王、休屠王诸国不复存在,匈奴必然有新王替补“万骑”之二十四长。因而自狐鹿姑单于开始,到呼韩邪单于统一匈奴之前,历代单于都变更或增设新王号,一来处于战事需要或权力制衡,二来填补二十四长空缺。
        年代推移,繁衍倍增,单于子弟逐渐增多,不知名的单于子弟替补二十四长空缺,也很正常。名不见记载的单于子弟无非是因其生母地位卑微,以及他们庸碌无为。拟或也与宗王之间的争斗有关。自前102年句黎湖单于以降,到前60年握衍朐鞮单于篡位,历代单于都是句黎湖单于的后裔,乌维单于的后裔一直冷落,可为实证。
        书.匈奴传》记载,握衍朐鞮单于是乌维单于的八世孙,其后裔必在宗王之列,由此可见,“二十四长”除左贤王至左右大当户之外,不同时期的单于增设王号替补空缺,顺理成章。
        邪单于及其后裔所属的西汉晚期,匈奴新增不少官号,东汉时期南北匈奴新增官号更为纷繁,二十四长之下线官号很难梳理出来。一个看似简单的加减法数字运算,却令史家困惑至今。
         还有两个王号值得留意。一是多次救助苏武的于鞮王,史料明确记载他是狐鹿姑单于弟弟,曾率领部众在北海游牧五年之多,直至病死,其部众才迁离。二是壶衍鞮单于在位时期,前83年左右,单于弟弟匈奴左贤王【即虚闾权渠单于】和叔叔【右谷蠡王】曾与卢屠王合谋西降乌孙。这个卢屠王将西降乌孙之事告发,后来在查办此案时却当了替死鬼。能参与左贤王和右谷蠡王合谋反叛单于,其官职不高,也不会太低。
         点可以确定:一是冒顿单于时期到军臣单于时期,匈奴的二十四长应该包括藩属国国王。二是乌维单于以降,匈奴藩属国的国王都不在二十四长之列,如东胡王、丁零王、坚昆王、呼揭王。取而代之的是历代单于行使特权封赐的增设新王。三是汉朝的叛臣降将被匈奴单于封王的后裔没有世袭特权,虽然他们一度曾经统领过上万兵马,都应不在二十四长之列。

汉纪十八(6)--匈奴的官兵建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八(6)--匈奴的官兵建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八(6)--匈奴的官兵建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八(6)--匈奴的官兵建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八(6)--匈奴的官兵建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十八(6)--匈奴的官兵建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延寿出行县至高陵,民有昆弟相与讼田,自言(分别向韩延寿申诉)。延寿太伤之,曰:“幸得备位,为郡表率,不能宣明教化,至令民有骨肉争讼,既伤风化,重使贤长吏、啬夫、三老、孝弟受其耻,咎在冯翊,当先退!”是日,移病不听事,因入卧传舍,闭阁思过。一县莫知所为,令、丞、啬夫、三老亦皆自系待罪。于是讼者宗族传相责让;此两昆弟深自悔,皆自髡,肉袒谢,愿以田相移,终死不敢复争。郡中歙xī,然,莫不传相敕厉,不敢犯。延寿恩信周遍二十四县,莫敢以辞讼自言者。推其至诚,吏民不忍欺绐。
  
  匈奴单于又杀先贤掸两弟;乌禅幕请之,不听,心恚。其后左奥王死,单于自立其小子为奥王,留庭。奥贵人共立故奥王子为王,与俱东徙。单于右丞相将万骑往击之。失亡数千人,不胜。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