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二十(2)--贾捐之论弃珠崖  

2015-12-30 23:20:5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在秦始皇建立封建主义中央集权统治后,秦始皇为了“利越之犀角、象齿、翡翠、珠玑”,发动了对岭南地区的统一战争,而后设置南海、桂林、象郡,“以谪徙民,与越杂处”,开始了中原王朝对北部湾一带区域的统治。此时,海南则属于象郡的外徼。

在汉朝大一统的局面下,加强了对边疆各地区的统治,尤其是汉武帝时期,出于对岭南地区奇珍异宝的需求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保护,在岭南地区进行大规模的郡县设置,珠崖郡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设立的。而西汉王朝经营65 年之后,汉元帝采纳贾捐之议,罢弃珠崖郡。那么,汉元帝为什么要罢弃珠崖郡呢? 秦、汉都城位于关中,因“瘴疠盛行”和南岭阻隔,与南越及海外联系十分不便,这不利于中央政权对珠崖郡的管理,而武帝时期珠崖郡的设置,不属于内郡而属于外郡。这就是说,珠崖郡的设立,治理地方事务不是其基本职能,其主要是为了满足王朝对该地奇珍异宝的需求。珠崖郡治“琼山东谭”,位于海南岛北部南渡江下流冲积平原右岸的珠崖岭上,该地虽然偏离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航线,但它同位于珠三角的番禺郡一样,属于汉代重要的地方特产供应地。由此可见,汉代在岭南地区广置州郡的最直接缘由是这些地区奇珍异宝的吸引,以及确保海上丝绸之路顺利畅通的客观需要。

汉元帝罢弃珠崖郡与秦汉时期狭隘的民族偏见也有一定的关系。在汉朝官僚士大夫眼里,岭南是荒蛮落后的“无用之地”,当地的人更是“暴恶”的难治之民。这也为汉元帝罢弃珠崖郡提供了认识上的可能性。

汉武帝对于新纳入王朝体系的周边民族地区,政治上“以其故俗治”,经济上“毋赋税”的治理政策,是通过委派地方官员的方式加以实现的。委派官员使得民族治理政策难以实现,也是新纳入民族地区不断“反叛”的根源所在。但是,它的实际行使范围应该是指内郡,外郡被排除于该制度之外。海南新开郡县属于外郡,珠崖郡属于中央政权宫廷奢侈品的主要供应地之一。故而,在此谈不上治理,历史典籍也为人们提供了帝国在此强制征收奇珍异宝的种种手段:武帝末年,珠崖郡太守孙幸贪婪民财,广征贡品向皇帝进献,引发了黎族人的反乱。孙幸“调广幅布献之,蛮不堪役,遂攻郡杀幸。”孙幸之子孙豹自领郡事,率善人讨击余党; 遣使“封还印绶”,向中央政府“上书言状”。中央政府诏命豹为太守,加大了武力统治的力度,使得“威政大行”,

孙豹“讨击余党,连年乃平”。此外,“吏卒皆中国人,多侵陵之”;“中国贪其珍赂”; “珠崖之废,起于长吏睹其好发,髡取为髲”; “朱崖人多长发,汉时郡守贪残,缚妇女割头取发,由是叛乱,不复宾伏”。在这种掠夺型治理理念之下,“数岁一反”成为珠崖郡的生活常态,海南的政治生态进入了恶性循环的怪圈。无休无止的地方反叛,汉政府“兴兵击之连年,护军都尉、校尉及丞凡十一人,还者二人,卒士及转输死者万人以上,费用三万万余,尚未能尽降”。持续的战争进一步加大了汉朝在此经略的行政成本。海南地方对于中央财政的贡献仅在于“土贡”,即地方特产——广幅布、珍珠、犀牛、玳瑁等而已。而是时,“关东大困,仓库空虚,无以相赡,又以动兵,非特劳民,凶年随之”,汉元帝在“万民之饥饿”与“远蛮之不讨”之间权衡,珠崖罢郡也就成为历史的必然。

不过,根据《汉书》贾捐之传的记载,将汉昭帝把儋耳并入珠崖归结为“自初为郡至昭帝始元元年二十余年间,凡六反叛。至其五年,罢儋耳郡并属珠崖”。这一结论,影响深远。仅将撤郡原因归结于黎民反叛是不够的。儋耳郡是否正常发挥其在丝绸航线上的作用,是事关儋耳郡废弃的一个重要因素。遗憾的是,史籍并没有相关的记载。

西汉时期,航海技术并不发达,但充分依赖季风条件进行远洋航行的条件已经具备。北部湾海域在大气环流和季风的影响下,秋冬盛行东北季风,春末至夏盛行西南季风。东北季风期间,西风漂流明显,且水域西部海岸线( 今越南海岸线) 的流速要高于东部水域( 海南西部海岸线) ,主航线西移明显。在春末至夏季,西南季风盛行之际,此海域内在东北方向漂流影响之下并形成环流。海南西部沿海水域的流速最低。回合浦、徐闻两港船只,选择远离海南西部地区近海航道,是可行的。如此,儋耳郡及其所属各县,在航行的实践过程中,日益淡出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航线,无法发挥其应有的职能,从而使得汉武帝的最初设计成为一种摆设,撤郡也就顺理成章。

两汉时期,匈奴始终是汉朝最大的外来威胁,而汉朝的统治中心居于西北东部,因而汉朝的战略重点始终在北方和西北。因此,汉元帝罢弃珠崖郡也可以说是中央政权统治的一种规划需要,是统治阶级权衡利弊下的一种无奈之举,是长期以来重西北而轻东南的边疆政策的产物。

汉元帝罢珠崖诏书颁布之后,所见者“莫不欣欣,人自以将见太平也”,之所以如此,实出于人们对“介鳞易我冠裳”的恐惧。至于宫廷对于奇珍异宝的寻求,贾捐之“又非独珠崖有珠、犀、玳瑁也”,可谓一语中的。珠崖之弃,是否解决了“万民之饥饿”,不得而知。东汉、三国时期试图在岛内进行一定范围的行政建制,终究西汉辉煌难以再现。罢郡后,从区域层面上,延缓了海南地区封建化历史进程;就国家层面,对西汉以后的历代王朝处理边疆事务也产生了严重影响。我们从上面的论述中,不难看出汉元帝罢弃珠崖郡之举是多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实为一种政治利弊权衡的产物。

汉纪二十(2)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二十(2)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二十(2)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海南古代十字路汉纪二十(2)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二十(2)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恭、显令二人告望之等谋欲罢车骑将军,疏退许、史状,候望之出休日,令朋、龙上之。事下弘恭问状,望之对曰:“外戚在位多奢淫,欲以匡正国家,非为邪也。”恭、显奏:“望之、堪、更生朋党相称举,数谮诉大臣,毁离亲戚,欲以专擅权势。为臣不忠,诬上不道,请谒者召致廷尉。”时上初即位,不省召致廷尉为下狱也(一白痴。),可其奏。后上召堪、更生,曰:“系狱。”上大惊曰:“非但廷尉问邪!”以责恭、显,皆叩头谢。上曰:“令出视事。”恭、显因使史高言:“上新即位,未以德化闻于天下,而先验师傅。即下九卿、大夫狱,宜因决免。”于是制诏丞相、御史:“前将军望之,傅朕八年,无它罪过。今事久远,识忘难明,其赦望之罪,收前将军、光禄勋印绶;及堪、更生皆免为庶人。”(汉宣帝的遗嘱忘到九霄云外。)

  二月,丁巳,立弟竟为清河王。

  戊午,陇西地震,败城郭、屋室,压杀人众。

  三月,立广陵厉王子霸为王。

  诏罢黄门乘舆狗马,水衡禁囿、宜春下苑、少府佽飞外池、严籞yù池田假与贫民。又诏赦天下,举茂材异等、直言极谏之士。(老套

  夏,四月,丁巳,立子骜为皇太子。待诏郑朋荐太原太守张敞,先帝名臣,宜傅辅皇太子。上以问萧望之,望之以为敞能吏,任治烦乱,材轻,非师傅之器。天子使使者征敞,欲以为左冯翊,会病卒。
  
       诏赐萧望之爵关内侯,给事中,朝朔望。

  关东饥,齐地人相食。

  秋,七月,己酉,地复震。

  上复征周堪、刘更生,欲以为谏大夫;弘恭、石显白,皆以为中郎。

  上器重萧望之不已,欲倚以为相;恭、显及许、史子弟、侍中、诸曹皆侧目于望之等。更生乃使其外亲上变事,言“地震殆为恭等,不为三独夫(望之、堪、刘向)动。臣愚以为宜退恭、显以章蔽善之罚,进望之等以通贤者之路。如此,则太平之门开,灾异之愿塞矣。”书奏,恭、显疑其更生所为,白请考奸诈,辞果服;遂逮更生系狱,免为庶人。

  会望之子散骑、中郎亻及亦上书讼望之前事,事下有司,复奏:“望之前所坐明白,无谮诉者,而教子上书,称引亡辜之诗,失大臣体,不敬,请逮捕。”弘恭、石显等知望之素高节,不诎辱,建白:“望之前幸得不坐,复赐爵邑,不悔过服罪,深怀怨望,教子上书,归非于上,自以托师傅,终必不坐,非颇屈望之于牢狱,塞其怏怏心,则圣朝无以施恩厚。”上曰:“萧太傅素刚,安肯就吏!”显等曰:“人命至重,望之所坐,语言薄罪,必无所忧。”上乃可其奏。冬,十二月,显等封诏以付谒者,敕令召望之手付。因令太常急发执金吾车骑驰围其第。使都至,召望之。望之以问门下生鲁国硃云,云者,好节士,劝望之自裁。于是望之仰天叹曰:“吾尝备位将相,年逾六十矣,老入牢狱,苟求生活,不亦鄙乎!”字谓云曰:“游,趣和药来,无久留我死!”竟饮鸠自杀。天子闻之惊,拊手曰:“曩固疑其不就牢狱,果然杀吾贤傅!”是时,太官方上昼食,上乃却食,为之涕泣,哀动左右。于是召显等责问以议不详,皆免冠谢,良久然后已。上追念望之不忘,每岁时遣使者祠祭望之冢,终帝之世。(优柔寡断·,妇人之仁汉宣帝明知太子无能,还传大位,是对汉家天下不负责任。)

  臣光曰:甚矣孝元之为君,易欺而难寤也!夫恭、显之谮诉望之,其邪说诡计,诚有所不能辨也。至于始疑望之不肯就狱,恭、显以为必无忧。已而果自杀,则恭、显之欺亦明矣。在中智之君,孰不感动奋发以厎邪臣之罚!孝元则不然。虽涕泣不食以伤望之,而终不能诛恭、显,才得其免冠谢而已。如此,则奸臣安所惩乎!是使恭、显得肆其邪心而无复忌惮者也。

  是岁,弘恭病死,石显为中书令。

  初,武帝灰(吞并)南越,开置珠厓(琼山县)、儋dàn耳(儋县)郡,在海中洲上,吏卒皆中国人,多侵陵之。其民亦暴恶,自以阻绝,数犯吏禁,率数年壹反,杀吏;汉辄发兵击定之。二十馀年间,凡六反。至宣帝时,又再反。上即位之明年,珠厓(海南岛)山南县反,发兵击之。诸县更叛,连年不定。上博谋于群臣,欲大发军。待诏(候补官)贾捐之曰:“臣闻尧、舜、禹之圣德,地方不过数千里,西被流沙,东渐于海,朔南(朔方以南,河套地区)暨声教(中国文化普及的地方),言欲与声教则治之,不欲与者不强治也。故君臣歌德,含气之物(有生命的)各得其宜。武丁、成王、殷、周之大仁也,然地东不过江、黄,西不过氐、羌,南不过蛮荆,北不过朔方,是以颂声并作,视听之类咸乐其生,越裳氏(越南)重九译而献,此非兵革之所能致也。以至于秦,兴兵远攻,贪外虚内而天下溃畔。孝文皇帝偃武行文,当此之时,断狱数百,赋役轻简。孝武皇帝厉兵马以攘四夷,天下断狱万数,赋烦役重,寇贼并起,军旅数发,父战死于前,子斗伤于后,女子乘亭障,孤儿号于道,老母、寡妇饮泣巷哭,是皆廓地泰大,征伐不休之故也。今关东民众久困,流离道路。人情莫亲父母,莫乐夫妇;至嫁妻卖子,法不能禁,义不能止,此社稷之忧也。今陛下不忍悁悁之忿,欲驱士众挤之大海之中,快心幽冥之地,非所以救助饥馑,保全元元也。诗云:‘蠢尔蛮荆,大邦为雠。’言圣人起则后服,中国衰则先畔,自古而患之,何况乃复其南方万里之蛮乎!骆越(海南岛)之人,父子同川而浴,相习以鼻饮,与禽兽无异,本不足郡县置也。颛颛独居一海之中,雾露气湿,多毒草、虫蛇、水土之害;人未见虏,战士自死。又非独珠厓有珠、犀、玳瑁也。弃之不足惜,不击不损威。其民譬犹鱼鳖,何足贪也!臣窃以往者羌军言之,暴师曾未一年,兵出不逾千里,费四十馀万万;大司农钱尽,乃以少府禁钱续之。夫一隅为不善,费尚如此,况于劳师远攻,亡士毋功乎!求之往古则不合,施之当今又不便,臣愚以为非冠带(穿衣戴帽)之国,《禹贡》(论述了夏朝各类土地的区别,贡赋的等级,进贡物品的名称,以及进贡的路线等)所及,《春秋》所治,皆可且无以为。愿遂弃珠厓,专用恤关东为忧。”上以问丞相、御史。御史大夫陈万年以为当击,丞相于定国以为:“前日兴兵击之连年,护军都尉、校尉及丞凡十一人,还者二人,卒士及转输死者万人以上,费用三万万馀,尚未能尽降。今关东困乏,民难摇动,捐之议是,”上从之。捐之,贾谊曾孙也。(这是完全愚蠢的政策,国家利益,寸土必争,怎么能抛弃,这算什么仁义?这种政策后,是越南、朝鲜的脱离,台湾、海南的丢弃,真乃历史罪人。讲的那些老生常谈的道理,把战争的牺牲和痛苦归咎于国家统一,非常的荒谬。尤其以版图大小与王道霸道联系之,更是腐臭。)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