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二十六(5)--匈奴一拜 汉帝就死  

2016-01-14 21:12:00|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匈奴这个骁勇剽悍的民族,仍是西汉末朝的夙敌。从汉高祖白登山被围困,到吕后无端被调戏,从汉文帝远嫁宗室之女,到汉景帝照例委曲求全,匈奴带给西汉人民的是战争,是灾难,是挑衅,是屈辱。汉武帝即位后,拉开架式和匈奴打了几十年,虽然一度扬我大汉威名,但同时也把西汉推到了满目疮痍之艰难处境。汉宣帝时,匈奴内部发生分裂混战,最后一分为二,实力大为削减。南匈奴单于呼韩邪为了寻求外部支援,率先归附汉朝,并由此拉开了匈奴单于向西汉皇帝俯首称臣的历史序幕。

匈奴单于朝汉,是西汉人民感到最舒心、最过瘾、最欢欣雀跃、最扬眉吐气的事情。毕竟,化敌为友、化干戈为玉帛,对两国都有好处。再者,匈奴单于一旦弯下腰去,无形中就矮了半截。汉宣帝、汉元帝、汉成帝,对于匈奴单于的诚意无不从容笑纳,并居高临下地慷慨馈赠。然而,到了汉哀帝时,情形却出现了重大转折。据《汉书·匈奴传》记载:“建平四年,单于上书愿朝五年。”意思是说,建平四年(前3年)冬,匈奴单于派使者上呈国书,表示想于第二年正月入汉朝拜。对此,汉哀帝却以“虚费府帑”为由“勿许”。

汉朝皇帝一反常态,匈奴使者一头雾水。那么,汉哀帝为何不肯让匈奴单于入汉朝拜呢,这并非西汉王朝拿不出赏钱,而是汉哀帝本人不敢接受单于朝拜。匈奴单于来朝,总会“引发”一些不详的变故。如,汉宣帝“黄龙元年春正月,匈奴呼韩邪单于来朝,礼赐如初。……冬十二月甲戌,帝崩于未央宫”;汉元帝“竟宁元年春正月,匈奴呼韩邪单于来朝。……五月壬辰,帝崩于未央宫”;汉成帝,河平四年春正月,匈奴单于来朝。……三月壬申,长陵临泾岸崩,雍泾水。夏六月庚戌,楚王嚣薨。”

匈奴单于朝拜之后,不是汉朝皇帝崩,就是亲王薨,甚至还会弄出自然灾害。对于这种现象,有人说这是“匈奴从上游来厌人”。厌人,是古代一种迷信的说法,即以迷信的方法,镇服或驱避可能出现的灾祸,或致灾祸于他人。关于厌,《史记·高祖本纪》中也有记载,如秦始皇常说“东南有天子气”,于是“因东游以厌之”。在科学知识落后的汉代,这一连串惊人巧合,确实让人感到害怕。除此之外,汉哀帝的身体也一直不太好,匈奴单于上书时,恰逢汉哀帝“被疾”,一听说匈奴单于要来,“由是难之”。

一方等着回话,一方感到为难,气氛不算融洽,时间也迈进了建平五年(前2年)。西汉辞赋家扬雄闻讯后上书劝谏,力陈“今单于上书求朝,国家不许而辞之”,就会造成“汉与匈奴从此隙矣”,不利于民族友好,更不利于国家安定,希望皇上以大局为重。汉哀帝看了谏书后,被迫“醒悟”过来,硬着头皮准许单于推迟一年来朝,即《汉书·匈奴传》中记载的“书奏,天子寤焉,召还匈奴使者,更报单于书而许之。”虽然答应了人家,但汉哀帝却很不自在?。正月十五日出现日食,汉哀帝把年号改成“元寿”,好为自己消灾祈福。

元寿二年(前1年)春,匈奴单于乌珠留如期来朝,“上以太岁厌胜所在,舍之上林苑蒲陶宫”。太岁,是古代天文学中假设的星名,按照迷信说法,太岁所在即为凶方;厌胜,是古代的一种巫术,压服人或物。《汉书·匈奴传》中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汉哀帝因为当时的太岁正好压服南方,便安排从北方而来的匈奴单于,住在了长安城西上林苑诸宫中最靠西的蒲陶宫。汉哀帝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使匈奴单于处所与皇宫在同一纬度,避免“太岁厌胜”的大凶;二是让匈奴单于尽量住得远离皇宫,以减少匈奴单于带来的晦气。

这种刻意的安排,与以前大相径庭。为了防止匈奴人生疑,汉哀帝派人向匈奴单于解释,这样做是为了“加敬于单于”,是一种格外的款待。为了安抚匈奴单于,更是为了花钱消灾,汉哀帝不顾“虚费府帑”,毅然“加赐衣三百七十袭,锦绣缯帛三万匹,絮三万斤”,其他赏赐依照前例。朝拜结束后,汉哀帝还专门派人“送瘟神”,即《汉书·匈奴传》中记载的“既罢,遣中郎将韩况送单于。”为了防止重蹈汉宣帝、汉元帝离奇死亡之覆辙,汉哀帝可谓殚精竭虑,煞费苦心。匈奴朝拜团归国后,知道了内情,“单于不说(悦)”。

不想要的,往往会不请自来。匈奴单于走后四个月,也就是元寿二年(前1年)六月,汉哀帝崩于未央宫。“单于朝中国辄有大故”的怪圈,又一次在汉哀帝身上得到了“应验”。当然,这纯粹是历史的巧合。汉哀帝的真正死因,是缘于他的堕落和荒淫。目睹西汉经济的日渐衰退,面对西汉皇权的摇摇欲坠,汉哀帝既无治国之术,又无回天之力,整日在声色犬马之中寻求刺激,身体被酒色掏空。汉哀帝执政6年,活了25岁,谥号“哀”。这一谥号,既是对他英年早逝的同情?也是对他荒唐昏聩的哀叹。

汉纪二十六(5)--匈奴一拜  汉帝就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11]匈奴单于上书愿朝五年。时帝被疾,或言:“匈奴从上游来厌人;自黄龙、竟宁时,单于朝中国,辄有大故。”上由是难之,以问公卿,亦以为虚费府帑,可且勿许。单于使辞去,未发,黄门郎(给事于宫门之内的郎官)扬雄上书谏曰:“臣闻《六经》之治,贵于未乱;兵家之胜,贵于未战;二者皆微,然而大事之本,不可不察也。今单于上书求朝,国家不许而辞之,臣愚以为汉与匈奴从此隙矣。匈奴本五帝所不能臣,三王所不能制,其不可使隙明甚。臣不敢远称,请引秦以来明之:
 
  以秦始皇之强,蒙恬之威,然不敢窥西河,乃筑长城以界之。会汉初兴,以高祖之威灵,三十万众困于平城,时奇谲之士、石画之臣甚众,卒其所以脱者,世莫得而言也。又高后时,匈奴悖慢,大臣权书遗之,然后得解。及孝文时,匈奴侵暴北边,候骑至雍甘泉,京师大骇,发三将军屯棘门、细柳、霸上以备之,数月乃罢。孝武即位,设马邑之权,欲诱匈奴,徒费财劳师,一虏不可得见,况单于之面乎!其后深惟社稷之计,规恢万载之策,乃大兴师数十万,使卫青、霍去病操兵,前后十余年,于是浮西河,绝大幕,破颜,袭王庭,穷极其地,追奔逐北,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以临瀚海,虏名王、贵人百数;自是之后,匈奴震怖,益求和亲,然而未肯称臣也。
 
     且夫前世岂乐倾无量之费,役无罪之人,快心狼望之北哉?以为不壹劳者不久逸,不暂费者不永宁,是以忍百万之师以摧饿虎之喙,运府库之财填卢山之壑而不悔也。至本始之初,匈奴有桀心,欲掠乌孙,侵公主,乃发五将之师十五万骑以击之,时鲜有所获,徒奋扬威武,明汉兵若雷风耳!虽空行空反,尚诛两将军,故北狄不服,中国未得高枕安寝也。逮至元康、神爵之间,大化神明,鸿恩溥洽,而匈奴内乱,五单于争立,日逐、呼韩邪携国归死,扶伏称臣,然尚羁縻之,计不颛制。自此之后,欲朝者不距,不欲者不强。何者?外国天性忿鸷,形容魁健,负力怙气,难化以善,易肄以恶,其强难诎,其和难得。故未服之时,劳师远攻,倾国殚货,伏尸流血,破坚拔敌,如彼之难也;既服之后,慰荐抚循,交接赂遗,威仪俯仰,如此之备也。往时尝屠大宛之城,蹈乌桓之垒,探姑缯之壁,藉荡姐之场,艾朝鲜之旃,拔两越之旗,近不过旬月之役,远不离二时之劳,固已犁其庭,扫其闾,郡县而置之,云彻席卷,后无余灾。唯北狄为不然,真中国之坚敌也,三垂比之悬矣;前世重之兹甚,未易可轻也。
  
  今单于归义,怀款诚之心,欲离其庭,陈见于前,此乃上世之遗策,神灵之所想望,国家虽费,不得已者也。奈何距以来厌之辞,疏以无日之期,消往昔之恩,开将来之隙!夫疑而隙之,使有恨心,负前言,缘往辞,归怨于汉,因以自绝,终无北面之心,威之不可,谕之不能,焉得不为大忧乎!夫明者视于无形,聪者听于无声,诚先于未然,即兵革不用而忧患不生。不然,一有隙之后,虽智者劳心于内,辩者毂击于外,犹不若未然之时也。且往者图西域,制车师,置城郭都护三十六国,岂为康居、乌孙能逾白龙堆而寇西边哉?乃以制匈奴也。夫百年劳之,一日失之,费十而爱一,臣窃为国不安也。唯陛下少留意于未乱、未战,以遏边萌之祸!”书奏,天子寤焉。召还匈奴使者,更报单于书而许之。赐雄帛五十匹,黄金十斤。单于未发,会病,复遣使愿朝明年;上许之。
  
     [12]董贤贵幸日盛,丁、傅害其宠,孔乡侯晏与息夫躬谋欲求居位辅政。会单于以病未朝,躬因是而上奏,以为:“单于当以十一月入塞,后以病为解,疑有他变。乌孙两昆弥弱,卑爰强盛,东结单于,遣子往侍,恐其合势以并乌孙;乌孙并,则匈奴盛而西域危矣。可令降胡诈为卑爰使者来上书,欲因天子威告单于归臣侍子,因下其章,令匈奴客闻焉;则是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者也。”
 
  书奏,上引见躬,召公卿、将军大议。左将军公孙禄以为:“中国常以威信怀伏夷狄,躬欲逆诈,进不信之谋,不可许。且匈奴赖先帝之德,保塞称藩;今单于以疾病不任奉朝贺,遣使自陈,不失臣子之礼。臣禄自保没身不见匈奴为边竟忧也!(直到我死,也不会看到匈奴成为边境的忧患.)”躬掎禄曰:“臣为国家计,冀先谋将然,豫图未形,为万世虑。而禄欲以其犬马齿(有生之年)保目所见(保证看不见事变)。臣与禄异议,未可同日语也!”上曰:“善!”乃罢群臣,独与躬议。
  
  躬因建言:“灾异屡见,恐必有非常之变,可遣大将军行边兵,敕武备,斩一郡守以立威(无故杀人简直狗屁廖燕。),震四夷,因以厌应变异。”上然之,以问丞相嘉,对曰:“臣闻动民以行不以言,应天以实不以文,下民微细,犹不可诈,况于上天神明而可欺哉!天之见异,所以敕戒人君,欲令觉悟反正,推诚行善,民心说而天意得矣!辩士见一端,或妄以意傅著星历,虚造匈奴、西羌之难,谋动干戈,设为权变,非应天之道也。守相有罪,车驰诣阙,交臂就死,恐惧如此,而谈说者欲动安之危,辩口快耳,其实未可从。夫议政者,苦其谄谀、倾险、辩惠、深刻也。昔秦缪公不从百里奚、蹇叔之言,以败其师,其悔过自责,疾诖误之臣,思黄发(白发老人)之言,(作《秦誓》以悔过。)名垂于后世。愿陛下观览古戒,反复参考,无以先入之语为主!”上不听。(匈奴的事还在困扰西汉。)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