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二十七(4)--生荣死哀  

2016-01-16 12:29:1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条成语出自元?金仁杰《追韩信》第三折:“咱王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本义指封建王朝最高权力更替之下人事随之发生较大变化甚至整体性变化的情况。中国的封建时代,实行高度的中央集权,权力集中于朝廷、集中于皇帝。历朝历代,从三公六卿到七品知县,人事任免都是中央统管。人事的较大变化,多发生在一个王朝内新老皇帝交替之时。
     能够在时局巨变中保持不败这凤毛麟角,孔光便是其一。汉元始五年,即公元五年,也就是离王莽建立新朝还有三年的时间,孔光病故。太皇太后王政君下诏,为孔光举行国葬。当时前去吊唁的官员光车辆就有一万多辆。
        孔光是个著名学者,也是个政治品德不错的官员,在王政君和众官员的心目中,享有很高的威信。王莽认为,孔光为旧相名儒,天下所信,备礼事之。他要处置哪位政敌,就先罗织罪名,写好奏折交给孔光的女婿甄邯,再由甄邯交给孔光。然后王莽就到太后面前说是孔光的意见,使太后深信不疑。王莽翻云覆雨,左右其手,利用孔光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使孔光感到恐惧,他给太后上书,请求退休。王莽是不肯放弃这位傀儡的,就对太后说:皇帝年幼,需要一位德高望重的人做老师,就让他给陛下做师傅吧。太后以“帝幼少,宜置师傅”为由,迁徙孔光为太傅,位四辅,给事中,领宿卫供养,行内署门户,省御食物。第二年,又徙为太师。与此同时,王莽也加快了篡汉的步伐,其自领太傅,称宰衡,位在诸侯王之上。孔光更加恐惧,再三上书称疾求归。但孔光的请求一直没被批准,太后还在诏书中褒扬孔光“德行纯淑,道术通明”,“今年耆有疾,俊艾大臣,惟国之重,其犹不可以阙焉”,特令孔光不用上朝,“十日一赐餐,赐太师灵寿杖……然后归老于第,官属按职如故”。
        孔光,字子夏,孔子十四代孙。在历史的大变局中,孔光明哲保身、胆小如鼠,一方面为当权者所利用,另一方面又怕大厦将倾砸到自己,实在不足立身立世,只不过一既助纣为虐又保全名声的投机分子。而史书多为儒生所撰,他们在否定王莽的同时,却对孔光大加赞赏,其许多史实并不可信。

汉纪二十七(4)--生荣死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二十七(4)--生荣死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太皇太后闻帝崩,即日驾之未央宫,收取玺绶。太后召大司马贤,引见东箱,问以丧事调度;贤内忧,不能对,免冠谢。太后曰:“新都侯莽,前以大司马奉送先帝大行,晓习故事,吾令莽佐君。”(无人可用。)贤顿首:“幸甚!”太后遣使者驰召莽,诏尚书,诸发兵符节、百官奏事、中黄门、期门兵皆属莽。莽以太后指,使尚书劾贤,帝病不亲医药,禁止贤不得入宫殿司马中;贤不知所为,诣阙免冠徒跣谢。己未,莽使谒者以太后诏即阙下册贤曰:“贤年少,未更事理,为大司马,不合众心,其收大司马印绶,罢归第!”即日,贤与妻皆自杀(无德无才,依附皇族,是祸不是福。);家惶恐,夜葬。莽疑其诈死;有司奏请发贤棺,至狱诊视,因埋狱中。太皇太后诏“公卿举可大司马者。”莽故大司马,辞位避丁、傅,众庶称以为贤,又太皇太后近亲,自大司徒孔光以下,举朝皆举莽。独前将军何武、左将军公孙禄二人相与谋,以为“往时惠、昭之世,外戚吕、霍、上官持权,几危社稷;今孝成、孝哀比世无嗣,方当选立近亲幼主,不宜令外戚大臣持权;亲疏相错,为国计便。”于是武举公孙禄可大司马,而禄亦举武。庚申,太皇太后自用莽为大司马、领尚书事。(两代比世无嗣,是天灭西汉。)

 
  太皇太后与莽议立嗣。安阳侯王舜,莽之从弟,其人修饬,太皇太后所信爱也,莽白以舜为车骑将军。秋,七月,遣舜与大鸿胪左咸使持节迎中山王箕子以为嗣。(还是排上队,但非幸事。)
  
  莽又白太皇太后,诏有司以皇太后与女弟昭仪专宠锢寝,残灭继嗣,贬为孝成皇后,徙居北宫;又以定陶共王太后与孔乡侯晏同心合谋,背恩忘本,专恣不轨,徙孝哀皇后退就桂宫,傅氏、丁氏皆免官爵归故郡,傅晏将妻子徙合浦。独下诏褒扬傅喜曰:”高武侯喜,姿性端悫què,论识忠直,虽与故定陶太后有属,终不顺指从邪,介然守节,以故斥逐就国。《传》不云乎:‘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其还喜长安,位特进,奉朝请。’喜虽外见褒赏,孤立忧惧;后复遣就国,以寿终。莽又贬傅太后号为定陶共王母,丁太后号曰丁姬。莽又奏董贤父子骄恣奢僭,请收没入财物县官,诸以贤为官者皆免;父恭、弟宽信与家属徙合浦,母别归故郡钜鹿。(均为昙花一现,来得快去的也快,攀得越高,跌的越惨。)长安中小民欢哗,乡其第哭,几获盗之。县官斥卖董氏财,凡四十三万万。贤所厚吏沛朱诩自劾去大司马府,买棺衣,收贤尸葬之;莽闻之,以他罪击杀诩。莽以大司徒孔光名儒,相三主,太后所敬,天下信之,于是盛尊事光,引光女婿甄邯为侍中、奉车都尉。诸素所不说者,莽皆傅致其罪,为请奏草,令邯持与光,以太后指风光,光素畏慎,不敢不上之;莽白太后,辄可其奏。于是劾奏何武、公孙禄互相称举,皆免官,武就国。又奏董宏子高昌侯武父为佞邪,夺爵。又奏南郡太守毋将隆前为冀州牧,治中山冯太后狱,冤陷无辜,关内侯张由诬告骨肉,中太仆史立、泰山太守丁玄陷人入大辟,河内太守赵昌谮害郑崇,幸逢赦令,皆不宜处位在中士,免为庶人,徒合浦。中山之狱,本立、玄自典考之,但与隆连名奏事;莽少时慕与隆交,隆不甚附,故因事挤之。(罪恶的政治,不分青红皂白,找个借口来一番大洗牌。)
  
         红阳侯立,太后亲弟,虽不居位,莽以诸父内敬惮之,畏立从容言太后,令已不得肆意,复令光奏立罪恶:“前知定陵侯长犯大逆罪,为言误朝;后白以官婢杨寄私子为皇子,众言曰:‘吕氏少帝复出’,纷纷为天下所疑,难以示来世,成襁褓(辅立幼主)之功;请遣立就国。”太后不听。莽曰:“今汉家衰,比世无嗣,太后独代幼主统政,诚可畏惧。力用公正先天下,尚恐不从;今以私恩逆大臣议,如此,群下倾邪,乱从此起。宜可且遣就国,安后复征召之。”太后不得已,遣立就国。莽之所以胁持上下,皆此类也。
  
  于是附顺莽者拔擢,忤恨者诛灭,以王舜、王邑为腹心,甄丰、甄邯主击断,平晏领机事,刘秀典文章,孙建为爪牙。丰子寻、秀子、涿郡崔发、南阳陈崇皆以材能幸于莽。莽色厉而言方,欲有所为,微见风采(略微做出一点暗示),党与承其指意而显奏之;莽稽首涕泣,固推让,上以惑太后,下用示信于众庶焉。(一辈子心计很深,极其阴险的人物,这种人常常得手,但不得善终。)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