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三十三(5)--王命论  

2016-01-27 23:06:0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昔在帝尧之禅 ,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 。”舜亦以命禹 。暨于翟、契气咸佐唐、虞 ,光济四海,弈世载德 。至于汤、武 ,而有天下。虽其遭遇异时,禅代不同,至于应天顺人,其摇一焉 。是故刘氏承尧之作,氏族之世著于《 春秋》 。唐据火德,而汉绍之。始起沛泽 ,则神母夜号,以彰赤帝之符。由是言之,帝王之柞,必有明圣显鳃之德,丰功厚利积累之业,然后精诚通于神明,流泽加于生民。故能为鬼神所福飨,天下所归往。未见运世无本、功德不纪 ,而得倔起在此位者也!
    【 译文】
    当初帝尧让位于舜时,说:“喂!你这位舜,上天的大任己经落在你身上了。”舜让位时也对禹说了这番话。及至樱、契,辅佐唐尧、虞舜,光照四海,世代行德。传至商汤、周武王,拥有天下。虽然他们遭遇异时,禅让、更代不同,至于上应天命下顺人心,这一原则都是一样的。所以刘氏远承尧的福柞,氏族的世系著于《 春秋》 。唐尧据火德而王天下,汉接续之。刘邦初起兵于沛泽,则神母夜哭,以显明刘邦是赤帝子的符瑞。由此说来,帝王之位,必有明显圣美的德行,丰功厚利积累的世业,然后精诚通于神明,流泽福荫百姓,因此能被鬼神所赐福,天下人所归往。没见过运世无根本、功德不为人所记,而能突兀崛起登上这王位的人啊。
    【 原文】
    世俗见高祖兴于布衣,不达其故,以为适遭暴乱,得奋其剑。游说之士,至比天下于逐鹿 ,幸捷而得之。不知神器有命,不可以智力求。悲夫,此世之所以多乱臣贼子者也。若然者,岂徒暗于天道哉?又不睹之于人事矣!夫饿谨流隶 ,饥寒道路,思有短褐之袭 ,担石之蓄,所愿不过一金 ,终于转死沟壑,何则?贫穷亦有命也。况乎天子之贵,四海之富,神明之柞,可得而妄处哉?故虽遭催厄会,窃其权柄,勇如信、布,强如梁、籍,成如王莽,然卒润镬伏领 ,烹酿分裂 !又况么么不及数子 ,而欲暗干天位者也 ?
    【 译文】
    世俗之人见汉高祖兴起于平民百姓而得王位,不通达那缘故,以为只是恰巧遭遇暴乱之世,得以举兵得势。游说之士,甚至把争天下比作追逐糜鹿,侥幸捷足的人就能得到。不知王位自有天命,不可凭借智谋和力量去求取。可悲啊,这就是世上乱臣贼子太多的原因啊。那些人,哪里只是不明天道,就连人事也未看清。那些饿俘徒隶,饥寒失所,想有一套粗布短衣,一担一石粟米,所希冀的不过一金而己,但仍得不到,终于抛尸荒野,为什么呢?贫穷也是命中注定的啊。更何况天子的尊贵,四海的财富,神明的福佑,怎么能够随便得到呢?因此,即使遭逢乱世,窃得权柄,勇猛如韩信、英布,势强如项梁、项籍,成功如王莽,然而终致遭刑伏诛!更何况那些微末之徒,才力不如以上诸人,而昏昏然竟然想求取天位呢!
    【 原文】
    是故鸳赛之乘气不骋千里之途;燕雀之畴,不奋六翩之用 ;寞税之材 ,不荷栋梁之任;斗答之子 ,不秉帝王之重。《 易》 曰:“鼎折足,覆公谏 。”不胜其任也。当秦之末,豪杰共推陈婴而王之,婴母止之曰:“自吾为子家妇,而世贫贱,今卒富贵,不祥。不如以兵属人,事成,少受其利;不成,祸有所归。”婴从其言,而陈氏以宁 。王陵之母,亦见项氏之必亡,而刘氏之将兴也。是时,陵为汉将,而母获于楚。有汉使来,陵母见之,谓曰:“愿告吾子,汉王长者,必得天下,子谨事之,无有二心!”遂对汉使伏剑而死,以固勉陵。其后果定于汉,陵为宰相,封侯 石夫以匹妇之明,犹能推事理之致,探祸福之机,全宗祀于无穷,垂策书于春秋,而况大丈夫之事乎!是故穷达有命,吉凶由人,婴母知废,陵母知兴。审此二者,帝王之分决矣。
    【 译文】
    所以,跋足劣马之车,不能驰骋千里的道路;燕雀之类,不能飞到鸿鹊的里程;章税小材,不作栋梁之用;凡夫俗子,不任帝王之位。《 易经》 说:“鼎断足,倾覆了食物。”就是因为不胜其任啊。在秦末世,豪杰共同推举陈婴为王,陈婴的母亲阻止说:“自从我做你们陈家的媳妇,看你家世代贫贱,今乍富贵,不祥。不如把兵交给别人,事情成功,可以稍受好处;不成,也不受其祸。”陈婴听从母亲的话,而陈氏因此得以安宁。王陵的母亲,也预见项羽必败亡,刘邦将兴盛。那时,王陵为汉将,母亲被楚捉住。有汉使者至楚,王陵母亲见使者,对他说:“请转告我儿子:‘汉王是有德长者,一定能得天下,你努力事奉汉王,别有二心!" ,于是,在汉使面前自杀,以勉励王陵。后来汉王果然平定天下,王陵作了宰相,封安国侯。以平民老妇的眼光,尚且能够推衍事物道理之极致,探求祸福之机微,保全宗庙祭祀于无穷,为史书记载而垂千古,更何况大丈夫作事呢!所以穷困显达皆有天命,得吉获凶却由人为,陈婴母亲知道王位将废,王陵母亲知道汉室将兴,审察这两点,就明白帝王的名分了。
    【 原文】
    盖在高祖,其兴也有五:一曰帝尧之苗裔,二曰体貌多奇异 ,三曰神武有征应,四曰宽明而仁恕,五曰知人善任使。加之以信诚好谋,达于听受,见善如不及,用人如由己,从谏如顺流,趣时如响赴。当食吐哺,纳子房之策 ;拔足挥洗,揖哪生之说 。悟戍卒之言,断怀土之情 ;高四皓之名,割肌肤之爱 。举韩信于行阵 ,收陈平于亡命 。英雄陈力,群策毕举,此高祖之大略,所以成帝业也。若乃灵瑞符应,又可略闻矣:初,刘温妊高祖,而梦与神遇,震电晦冥,有龙蛇之怪 ;及长而多灵,有异于众。是以王武感物而折契乳吕公睹形而进女 ,秦皇东游以压其气 ,吕后望云而知所处 ,始受命则白蛇分,西入关则五星聚 。故淮阴、留侯谓之“天授,非人力也 。”
    【 译文】
    高祖兴盛之由,大概有五点:一是帝尧的后裔,二是身体形貌多奇异,三是神武而有征兆应验,四是宽厚明察而仁德忠恕,五是知人善任。再加上诚信和喜好谋虑,通达于听取意见接受劝谏,见人有善处,唯恐自己赶不上,任用别人如同用自己,听从谏言像顺流水,趋从时势如响应声。吃饭时吐出口中食物,以急于采纳张良的谋策;拔出脚来挥去洗脚女子,赶快拜谢邮生的谏说;感悟于戍卒的话,断却自己怀恋故土的情怀;仰慕四皓的名节,割舍宠妃爱子。从行伍中举任韩信为大将,收用的陈平是楚亡命降将,英雄用力,策士效谋,这是高祖的大略,成就帝业的原因。至于灵瑞符应,也可以略举一二:当初,刘娠怀高祖时,梦中与神交遇,当时雷电交作,天空昏暗,有龙蛇的怪异;到其长大,多有灵怪之处,与众不同。因此,王、武两老妇有感于高祖怪异而折弃债券,吕公相高祖形貌而进嫁女儿,秦始皇东游以压天子之气,吕后远望云气就知高祖所在之处,始受天命则白蛇被斩断,西入函谷关则五星聚会。所以韩信、张良说“天授命于高祖,而不是人力所为啊”。
    【 原文】
    历古今之得失,验行事之成败,稽帝王之世运 ,考五者之所谓。取舍不厌斯位 ,符瑞不同斯度,而苟昧权利,越次妄据,外不量力,内不知命,则必丧保家之主 ,失天年之寿 ,遇折足之凶,伏斧铺之诛。英雄诚知觉痞,畏若祸戒,超然远览,渊然深识,收陵、婴之明分,绝信、布之凯觑 ,距逐鹿之替说 ,审神器之有授,毋贪不可冀,为二母之所笑,则福柞流于子孙,天禄其永终矣。
    【 译文】
    历数古今的得失,检验事情的成败,稽考帝王的世运,考察高祖兴起那五点。取舍不合其位,符瑞不同其度,而苟且贪昧于权利,超越等次妄居高位,外不量其力,内不知天命,则必会丧家亡族,失去天然之寿,遇到“鼎折足”的凶兆,伏受于斧诚之刑。英雄应知觉悟,谨慎避祸,目光超远,见识深刻,学习王陵、陈婴那样的明于天分,杜绝韩信、英布那种非分之念,不听那“逐鹿”的瞎说,明白王位是天所授予,不贪不可求而被二位母亲所耻笑的东西,那么就会福分延及子孙,天所赐的福禄就能永远终其身了。

汉纪三十三(5)--王命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三十三(5)--王命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三十三(5)--王命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三十三(5)--王命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11]夏,四月,旱,蝗。
 
  [12]隗嚣问于班彪曰:“往者周亡,战国并争,数世然后定。意者从横之事将复起于今乎,将承运迭兴,在于一人也?”彪曰:“周之废兴,与汉殊异。昔周爵五等,诸侯从政,本根既微,枝叶强大,故其末流有从横之事,势数然也(是形势发展的必然结果)。汉承秦制,改立郡县,主有专己之威,臣无百年之柄。至于成帝,假借外家,哀、平短祚,国嗣三绝,故王氏擅朝,能窃号位,危自上起,伤不及下,是以即真之后,天下莫不引领而叹。十余年间,中外騷扰,远近俱发,假号云合,咸称刘氏,不谋同辞(不谋而合)。方今雄杰带州域者,皆无六国世业之资(当今拥有州郡的英雄豪杰,都没有六国那种世代积累的资本),而百姓讴吟思仰,汉必复兴,已可知矣。”(历史不会倒退和重复,奴隶社会不可能再现,分析很到位。)
  
  嚣曰:“生言周、汉之势可也,至于但见愚人习识刘氏姓号之故,(认为再兴刘氏是习惯,也是愚昧)。谓汉复兴,疏矣(看法就不周密了)!昔秦失其鹿,刘季逐而掎jǐ之,时民复知汉乎?”彪乃为之著《王命论》以风切(用深刻的话进行讽喻,劝告)之曰:“昔尧之禅舜曰:‘天之历数在尔躬。’舜亦以命禹。洎于稷、契,咸佐唐、虞,至汤、武而有天下。刘氏承尧之祚,尧据火德而汉绍之,有赤帝子之符,故为鬼神所福飨,天下所归往(此言神且虚,故无说服力。)。由是言之,未见连世无本,功德不纪,而得屈起在此位者也!俗见高祖兴于布衣,不达其故,至比天下于逐鹿,幸捷而得之。不知神器有命,不可以智力求也。(宿命论。)悲夫,此世所以多乱臣贼子者也!夫饿馑流隶,饥寒道路,所愿不过一金,然终转死沟壑,何则?贫穷亦有命也。况乎天子之贵。四海之富,神明之祚,可得而妄处哉(能够随便处置吗)!故虽遭罹lí厄会(忧患和战乱),窃其权柄,勇如信、布,强如梁、籍,成如王莽,然卒润镬huò伏质,亨醢分裂;又况幺麽(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尚不及数子,而欲暗奸天位者呼!昔陈婴之母以婴家世贫贱,卒富贵不祥,止婴勿王;王陵之母知汉王必得天下,伏剑而死,以固勉陵。夫以匹妇之明,犹能推事理之致,探祸福之机,而全宗祀于无穷,垂策书于春秋,而况大丈夫之事呼!是故穷达有命,吉凶由人,婴母知废,陵母知兴,审此二者,帝王之分决矣。加之高祖宽明而仁恕,知人善任使,当食吐哺,纳子房之策;拔足挥洗,揖郦生之说;举韩信于行陈,收陈平于亡命;英雄陈力,群策毕举,此高祖之大略所以成帝业也。若乃灵瑞符应,其事甚众,故淮陰、留侯谓之天授、非人力也。英雄诚知觉寤,超然远览,渊然深识,收陵、婴之明分,绝信、布之觊觎,距逐鹿之瞽说,审神器之有授,毋贪不可冀,为二母之所笑,则福祚流于子孙,天禄其永终矣!”嚣不听。彪遂避地河西;窦融以为从事,甚礼重之。彪遂为融画策,使之专意事汉焉。  

  [13]初,窦融等闻帝威德,心欲东向,以河西隔远,未能自通,乃从隗嚣受建武正朔;嚣皆假其将军印绶。嚣外顺人望,内怀异心,使辩士张玄说融等曰:“更始事已成,寻复亡灭,此一姓不再兴之效也!今即所有主,便相系属,一旦拘制,自令失柄,后有危败,虽悔无及。方今豪杰竞逐,雌雄未决,当各据土宇,与陇、蜀合从,高可为六国,下不失尉佗。”(还是对兴汉不够信服,想自己打天下。)融等召豪杰议之,其中识者皆曰:“今皇帝姓名见于图书,自前世博物道术之士谷子云、夏贺良等皆言汉有再受命之符,故刘子骏改易名字,冀应其占。及莽末,西门君惠谋立子骏,事觉被杀,出谓观者曰:‘谶文不误,刘秀真汝主也!’此皆近事暴著,众所共见者也。况今称帝者数人,而雒陽土地最广,甲兵最强,号令最明,观符命而察人事,他姓殆未能当也!”(还是说的神话,故将信将疑。)众议或同或异。

  融遂决策东向,遣长史刘钧等奉书诣雒陽。先是,帝亦发使遗融书以招之,遇钧于道,即与俱还。帝见钧欢甚,礼飨毕,乃遣令还,赐融玺书曰:“今益州有公孙子陽,天水有隗将军。方蜀、汉相攻,权在将军,举足左右,便有轻重。以此言之,欲相厚岂有量哉!欲遂立桓、文,辅微国,当勉卒功业;欲三分鼎足,连衡合从,亦宜以时定。天下未并,吾与尔绝域,非相吞之国。今之议者,必有任嚣教尉佗制七郡之计。王者有分土,无分民,自适己事而已。”因授融为凉州牧。玺书至河西,河西皆惊,以为天子明见万里之外。(刘秀并不强求,说的很客观。中国因其皇帝有大志,故成其大,文化流传广远绵长。)
  
  [14]朱祜急攻黎丘,六月,秦丰穷困出降;槛车送雒陽。吴汉劾祜废诏命,受丰降;上诛丰,不罪祜。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