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三十五(7)--刘秀的匈奴政策  

2016-02-01 22:57:5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政权之后,在对匈奴的政策上,一方面,刘秀坚决镇压打击北方的匈奴傀儡政权及叛乱;另一方面,又多次遣使匈奴,试图建立一种友好关系,能不打仗就不打仗。后来,当匈奴分裂为南匈奴与北匈奴并且南匈奴归汉后,刘秀还是避免与北匈奴发生正面战争,主要利用南匈奴去对付北匈奴。这在当时,引起朝廷一些大臣及将军的不满。但是综合各方面因素,刘秀对匈奴的这种政策有其合理性:

首先,从客观因素来说,当时天下初定,政权还不稳固,民生凋敝,国力疲乏,东汉政府没有能力进行外战,主要精力应该放在稳固内部方面。其次,从主观方面来说,刘秀并不想对外发起战争,尤其是大规模的战争。这可以从他对其他少数民族发动的战争规模较小可以看出。再次,刘秀把西域和匈奴当做一个整体来看待,西域在汉朝和匈奴之间本身就是一个敏感话题,汉朝如果在建国初年就在西域设置西域都护府,那就有可能会引起匈奴的战争。

刘秀考虑于此,可能不想引起与匈奴的冲突,故对匈奴采取不动武的策略。当然,刘秀对于匈奴和西域的策略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在他的内心深处,也十分想拿下匈奴和西域。这从马武等人要求出兵匈奴时,他的回答里就能得到体现。他说如果用国家三分之一的力量就能消灭匈奴,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可关键问题是,匈奴当时力量十分强大,与匈奴进行大规模的战争将使国家背负沉重的负担,这对于新生的东汉政权不利,故刘秀决定不打匈奴。不打并不意味着对匈奴不管,一旦时机成熟,他就会改变这个政策。历史证明,他把这个使命留给了后代。汉明帝时期,东汉对匈奴重新采取了强硬政策,这就有了窦固出击北匈奴,班超出使西域并在西域设置都护府等一系列历史事件,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东汉终于彻底消除了匈奴的威胁,全面控制了西域。

汉纪三十五(7)--刘秀的匈奴政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三十五(7)--刘秀的匈奴政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4]冬,匈奴寇上谷、中山。 

  [5]莎车王贤浸以骄横,欲兼并西域,数攻诸国,重求赋税,诸国愁惧。车师前王、鄯善、焉耆等十八国俱遣子入侍,献其珍宝;及得见,皆流涕稽首,愿得都护。帝以中国初定,北边未服,皆还其侍子,厚赏赐之。诸国闻都护不出,而侍子皆还,大忧恐,乃与敦煌太守檄,“愿留侍子以示莎车,言侍子见留,都护寻出,冀且息其兵。”裴遵以状闻,帝许之。  

  二十二年(丙午、46)[1]春,闰正月,丙戌,上幸长安;二月,己巳,还雒陽。 

  [2]夏,五月,乙未晦,日有食之。 

  [3]秋,九月,戊辰,地震。 

  [4]冬,十月,壬子,大司空朱浮免;癸丑,以光禄勋杜林为大司空。

  初,陈留刘昆为江陵令,县有火灾,昆向火叩头,火寻灭;后为弘农太守,虎皆负子渡河。帝闻而异之,徵昆代林为光禄勋。帝问昆曰:“前在江陵,反风灭火,后守弘农,虎北渡河,行何德政而致是事?”对曰:“偶然耳。”左右皆笑,帝叹曰:“此乃长者之事言也!”顾命书诸策。(刘昆实事求是。)  

  [5]是岁,青州蝗。

  [6]匈奴单于舆死,子左贤王乌达侯立;复死,弟左贤王蒲奴立。匈奴中连年旱蝗,赤地数千里,人畜饥疫,死耗太半。单于畏汉乘春敝,乃遣使诣渔陽求和亲;帝遣中郎将李茂报命。 

  [7]乌桓乘匈奴之弱,击破之,匈奴北徙数千里,幕南地空。诏罢诸边郡亭候、吏卒、以币帛招降乌桓。
 
  [8]西域诸国侍子久留敦煌,皆愁思亡归。莎车王贤知都护不至,击破鄯善,攻杀龟兹王。鄯善王安上书:“愿复遣子入侍,更请都护;都护不出,诚迫于匈奴。”帝报曰:“今使者大兵未能得出,如诸国力不从心,东西南北自在也。”于是鄯善、车师复附匈奴。(无大国担当。)
  

  班固论曰:孝武之世,图制匈奴,患其兼从西国,结党南羌,乃表河曲列四郡,开玉门,通西域,以断匈奴右臂,隔绝南羌、月氏;单于失援,由是远遁,而幕南无王庭。遭值文、景玄默,养民五世,财力有余,士马强盛,故能睹犀布、瑁,则建珠崖七郡;感酱、竹杖,则开柯、越;闻天马、蒲陶,则通大宛、安息;自是殊方异物,四面而至。于是开苑囿,广宫室,盛帷帐,美服玩,设酒池肉林以飨四夷之客,作鱼龙角抵之戏以观视之;及赂遗赠送,万里相奉,师旅之费,不可胜计。至于用度不足,乃榷酒酤,管盐铁,铸白金,造皮币,算至车船,租及六畜。民力屈,财用竭,因之以凶年,寇盗并起,道路不通,直指之使始出,衣绣杖斧,断斩于郡国,然后胜之。是以末年遂弃轮台之地而下哀痛之诏。岂非仁圣之所悔哉!       

         且通西域,近有龙堆,远则葱岭,身热、头痛、悬度之厄,淮南、杜钦、杨雄之论,皆以为此天地所以界别区域,绝外内也。西域诸国,各有君长,兵众分弱,无所统一,虽属匈奴,不相亲附;匈奴能得其马畜、旃zhān(毛织品)而不能统率,与之进退。与汉隔绝,道里又远,得之不为益,弃之不为损,盛德在我,无取于彼。故自建武以来,西域思汉威德,咸乐内属,数遣使置质于汉,愿请都护。圣上远览古今,因时之宜,辞而未许;虽大禹之序西戎,周公之让白雉,太宗之却走马,义兼之矣!(刘秀的匈奴政策。班固评价很高。)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