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五十七(一)---八司马  

2016-11-12 23:34:15|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代著名的“八司马”事件,早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关于这8位名士的为人品格、政治主张等,由于涉及不同的价值取向、道德标准、政治观念,今天再去评判取舍,褒贬扬弃,那就属于见仁见智的范畴了。

       唐永贞元年8月,活跃了短短146天的“永贞革新”流产,除领袖人物“二王”(王叔文、王伓)之外的8位核心人士,均被谪贬到了当时中国长江以南的边远地区。韦执谊被贬为崖州司马,韩泰被贬为虔州司马,陈谏被贬为台州司马,柳宗元被贬为永州司马,刘禹锡被贬为郎州司马,韩晔被贬为饶州刺史,凌准被贬为连州司马,程异被贬为郴州司马,因这一事件而同被贬为司马故称“八司马”。

唐八司马及其谪贬、亡故之地

人物

生卒时间

贬谪州名

现地名

现属省

亡故地

柳宗元

773-819

永州

永州市

湖南省

柳州

(今广西)

刘禹锡

772-842

朗州

常德市

湖南省

长安

韦执宜

不详

崖州

崖城镇

海南省

崖州

752-808

连州

连州市

广东省

连州

不详

虔州

赣州市

江西省

不详

不详

饶州

鄱阳县

江西省

不详

不详

台州

台州市

浙江省

通州

(今江苏)

不详

郴州

郴州市

湖南省

长安

       对他们的生卒年份,我仅仅查到了柳宗元、刘禹锡和凌准3个人的,其余5位都模糊不清,从一定角度不能不说是历史的悲哀——为了国家社稷,为了民众安乐,为了不负良心,为了伸张正义,他们毅然举起了政治革新的旗帜,不曾想风云变幻,命运多舛,踌躇大志旋即化作泡影,鲲鹏抱负瞬间沦为乌有,连生死年份都没有清晰的记载。

       古代被贬谪的官员,都是发配到经济落后、世风彪悍、交通阻隔、民俗野蛮的地方,目的就是要让你遭受到精神、皮肉双重之苦。柳宗元等这次到的4个省、8个州——广东(海南那时在其辖内)、浙江、江西、湖南,当时还十分蛮荒僻远,即使1200多年后的今天,除了广东、浙江改革开放后经济有了腾飞,江西、湖南仍还处于全国的中下水平,可见8个人吃尽了何等的苦头。

       唐代开创了中国政区史上道和府的建制,到开元年间形成了15道的格局。道下设州、府,开元末年,全国共有州、府328个(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有资料显示我国现有地级市333个)。8人中有3位(占百分之四十)被贬到了湖南,可见这里的穷僻与荒野,朗州即今天的常德,永州和郴州的名称至今仍在沿用。

       当然,他们谪贬到地方所任司马之职——州、府武官的副职头衔,大约相当于从六品的级别,但我们可以想象,他们戴罪在身,绝无实权可言,遇到宽容大度的上司和同僚还好,否则够你受的,如当年白居易被贬江州、刘禹锡后被贬和州、苏轼最后被贬儋州一样,所遭之罪可谓一言难尽。

        韦执宜,被贬时间最迟,地域却最远,为崖州(今海南省三亚市崖城镇)司马,这是他生平最厌恶最不愿去的地方(其政敌们正是为了触其痛处),这“最迟”、“最远”,概因他为“永贞革新”的首脑人物之一(做过宰相,王党中他的官最大),所以判之更严、更重,后也没有得到任何赦免,死于贬所。40多年后有位宰相李德裕,也被贬来此地,感慨与之遭遇的相似,写了一首诗《祭韦相执宜文》,对他的一生作了客观而情真意切的评价,开首一句“废逐人所弃,遂为鬼神欺”,就十分鲜明地表达了对时事的愤然不平。

        凌准,虽然为唐顺宗的即位立下过大功,仍然先被贬为和州刺史,不久被贬为连州司马,仅过了3年,八司马中他最先去世,寂寞地死在任所连州的一个佛寺里,他的好友柳宗元写了《哭连州凌员外司马》哀悼他的亡故,并为他撰写了墓志铭,表达了古代文人惺惺相惜的至纯情感。

        韩晔,从司封郎中被贬为饶州刺史,公元815年外放为汀州刺史,后又转为永州刺史。因为韩氏一族累世公卿,他本人又和王叔文的政敌韩皋是表亲关系,因此朝中为其斡旋的人很多,故“八司马”为虚称,其实贬司马职者仅7人;他为刺史(州府武官正职),职级要稍高些,后来的境遇也慢慢有所改善。

      韩泰,从神策行军司马被贬为抚州刺史,后又贬为虔州司马,因为他在王党中算得罪人较少的一个,又是韩姓人氏,所以到公元820年,与王党政见不和的韩愈推荐他作袁州刺史,821年又从漳州刺史改任郴州刺史,后又任吴兴郡守,827年又拜为睦州刺史,不久迁湖州,常州刺史。与他最为要好且有些亲戚关系的刘禹锡对他的境况常流露出羡慕之意。

        程异,先被贬为岳州司马,后被贬为郴州司马。他是八司马中唯一又被重用的人,806年(即被贬的第二年)就被拜为侍御史,后来一直从事财赋事务。因为在财政事务上有精明独到之处,得受唐宪宗的特别赏识,816年破格起用为宰相,无奈一年后病逝于任上。

        陈谏,先为河南少尹,后被贬为台州司马,公元815年与柳宗元、刘禹锡一同被召入京,又一同被逐出长安,先后为封州司马、通州刺史,命丧于通州。

       再看柳宗元、刘禹锡这两位于后人心中名声最为显赫的司马。柳宗元,从礼部员外郎先是被贬为邵州刺史,途中改贬为永州司马,在永州一待就是10年,其间他一直忧郁悲凉,不堪煎熬,写有“微霜众所践,谁念岁寒心”的诗句,表明自己节操高尚却遭致打击的沉郁心迹。在给亲朋好友的信中他反复陈述事件原委,客观剖析事件真相,为自己的无辜辩白。815年,柳宗元和刘禹锡、韩泰、韩晔、陈谏一起,被起用回京,旋即几人又相继被排挤出长安。后来外放为柳州刺史,4年后就去世了,年仅47岁。

       刘禹锡,从屯田员外郎被贬为连州刺史,后被贬为朗州司马。在朗州的近十年中,写下了不少寓意深刻的政治讽喻诗。815年奉召回京,又以诗歌讥讽朝政(就是那首《元和十九年自朗州承召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故而又被外放连州刺史,826年从和州回洛阳,才结束了22年的贬谪生涯。此后15年中,他先后在洛阳、长安、苏州、汝州任职。836年改任闲职,841年加“检校礼部尚书衔”。刘禹锡生性乐观,这也许是他得能高寿,成为王党中最后一个去世者的重要原因。他革新之志从未泯灭,晚年豪情不减,写下了“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的诗句。直到临终前,也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毅然著有《子刘子自传》,还在为早年的行为辩护。

        公元842年,也就是“王叔文革新”的37年后,刘禹锡病故于洛阳,为唐帝国这场辉煌而短暂的革命划上了一个句号。刘禹锡的《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有赠》七律的诗: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历史是一面镜子。到了二十世纪50年代末,中国掀起反右风云,中办秘书室有一帮年轻人如戚本禹等,四处张贴大字报,抨击他们当时的一些领导,一度受到了处理,这帮人被弄得灰头灰脑,郁郁不欢。这事不知怎么就传到了毛泽东主席那里,向来支持青年人,擅借群众运动之力的他,出面干预了此事。由于事件牵涉到了8名科级干部,而支持8人的领导又恰恰是2个人(王刚等),毛泽东就把他们比喻为“二王、八司马”,说:“想不到我的身边也发生了新的‘八司马事件’。”当然,这次事件曾经反复颠倒过,并没有如唐时的“八司马事件”一样而长期以来能得到后人的普遍认同和颂扬。

唐纪五十七(一)---八司马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五十七(一)---八司马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屠维大渊献(己亥)二月,尽重光赤奋若(辛丑)六月,凡二年在奇。
    

    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十四年(己亥、八一九年)
    

     二月,李听袭海州,克东海、朐山、怀仁等县。李愬败平卢兵于沂州,拔丞县。
    

     李师道闻官军侵逼,发民治郓州城堑,修守备,役及妇人,民益惧且怨。
  

      都知兵马使刘悟,正臣之孙也,师道使之将兵万余人屯阳谷以拒官军。悟务为宽惠,使士卒人人自便,军中号曰刘父。及田弘正渡河,悟军无备,战又数败。或谓师道曰:“刘悟不修军法,专收众心,恐有他志,宜早图之。”师道召悟计事,欲杀之。或谏曰:“今官军四合,悟无逆状,用一人言杀之,诸将谁肯为用!是自脱其爪牙也。”师道留悟旬日,复遣之,厚赠金帛以安其意。悟知之,还营,阴为之备。师道以悟将兵在外,署悟子从谏门下别奏。从谏与师道诸奴日游戏,颇得其阴谋,密疏以白父。
    

       又有谓师道者曰:“刘悟终为患,不如早除之。”丙辰,师道潜遣二使赍帖授行营兵马副使张暹xiān,令斩悟首献之,勒暹权领行营。时悟方据高丘张幕置酒,去营二三里。二使至营,密以贴授暹。暹素与悟善,阳与使者谋曰:“悟自使府还,颇为备,不可怱怱,暹请先往白之,云"司空遣使存问将士,兼有赐物,请都头速归,同受传语。"如此,则彼不疑,乃可图也。”使者然之。暹怀帖走诣悟,屏人示之。悟潜遣人先执二使,杀之。
   

       时已向暮,悟按辔徐行还营,坐帐下,严兵自卫。召诸将,厉色谓之曰:“悟与公等不顾死亡以抗官军,诚无负于司空。今司空信谗言,来取悟首。悟死,诸公其次矣。且天子所欲诛者独司空一人,今军势日蹙,吾曹何为随之族灭!欲与诸公卷旗束甲,还入郓州,奉行天子之命,岂徒免危亡,富贵可图也。诸公以为何如?”兵马使赵垂棘立于众首,良久,对曰:“事果济否?”悟应声骂曰:“汝与司空合谋邪!”立斩之。徧问其次,有迟疑未言者,悉斩之,幷斩军中素为众所恶者,凡三十余,尸于帐前。余皆股栗,曰:“惟都头命,愿尽死!”
    

        乃令士卒曰:“入郓,人赏钱百缗,惟不得近军帑。其使宅及逆党家财,任自掠取;有仇者报之。”使士皆饱食执兵,夜半听鼓三声绝卽行,人衔枚,马缚口,遇行人,执留之,人无知者。距城数里,天未明,悟驻军,使听城上柝声绝,使十人前行,宣言“刘都头奉帖追入城。”门者请俟写简白使,十人拔刃拟之,皆窜匿;悟引大军继至,城中噪哗动地。比至,子城已洞开,惟牙城拒守,寻纵火斧其门而入。牙中兵不过数百,始犹有发弓矢者,俄知力不支,皆投于地。
    

      悟勒兵升听事,使捕索师道。师道与二子伏厕床下,索得之,悟命置牙门外隙地,使人谓曰:“悟奉密诏送司空归阙,然司空亦何颜复见天子!”师道犹有幸生之意,其子弘方仰曰:“事已至此,速死为幸!”寻皆斩之。(李师道(?-819年),唐朝地方割据军阀,高丽人。平卢淄青节度使李纳子。元和元年(806年),继兄李师古为帅拥有十二州之地。十年,与成德王承宗要求朝廷停止讨伐淮西吴元济,被拒,遂遣人烧河阴仓,又遣刺客刺死宰相武元衡,刺伤裴度。淮西平后,惧而表示愿听命朝廷,十三年,请献沂、密、海三州,旋又反悔。后在诸镇大军围攻下,被所部都知兵马使刘悟所杀。李师道是当时藩镇之一的平卢淄青节度使,又冠以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头衔,其势炙手可热。)自卯至午,悟乃命两都虞候巡坊市,禁掠者,卽时皆定。大集兵民于球场,亲乘马巡绕,慰安之。斩赞师道逆谋者二十余家,文武将吏且惧且喜。悟见李公度,执手歔欷;出贾直言于狱,置之幕府。(又是奇袭
    

       悟之自阳谷还兵趋郓也,潜使人以其谋告田弘正:“事成,当举烽相白;万一城中有备不能入,愿公引兵为助。功成之日,皆归于公,悟何敢有之。”且使弘正进据己营。弘正见烽,知得城,遣使往贺。悟函师道父子三首遣使送弘正营,弘正大喜,露布以闻。淄、青等十二州皆平。
    

       弘正初得师道首,疑其非真,召夏侯澄使识之。澄熟视其面,长号陨绝者久之,乃抱其首,舐其目中尘垢,复恸哭。弘正为之改容,义而不责。
   

        壬戌,田弘正捷奏至。乙丑,命户部侍郎杨于陵为淄青宣抚使。己巳,李师道首函至。自广德以来,垂六十年,藩镇跋扈河南、北三十余州,自除官吏,不供贡赋,至是尽遵朝廷约束。(藩镇割据60年告一段落,也算漫长
   

        上命杨于陵分李师道地,于陵按图籍,视土地远迩,计士马众寡,校仓库虚实,分为三道,使之适均:以郓、曹、濮为一道,淄、青、齐、登、莱为一道,兖、海、沂、密为一道;上从之。
    

       刘悟以初讨李师道诏云:“部将有能杀师道以众降者,师道官爵悉以与之。”意谓尽得十二州之地,遂补署文武将佐,更易州县长吏;谓其下曰:“军府之政,一切循旧。自今但与诸公抱子弄孙,夫复何忧!”
    

       上欲移悟他镇,恐悟不受代,复须用兵,密诏田弘正察之。弘正日遣使者诣悟,托言修好,实观其所为。悟多力,好手搏,得郓州三日,则敎军中壮士手搏,与魏博使者庭观之,自摇肩攘臂,离坐以助其势。弘正闻之,笑曰:“是闻除改,登卽行矣,何能为哉!”庚午,以悟为义成节度使。悟闻制下,手足失坠;明日,遂行。弘正已将数道,比至城西二里,与悟相见于客亭,卽受旌节,驰诣滑州,辟李公度、李存、郭昈、贾直言以自随。
    

      悟素与李文会善,旣得郓州(隋开皇十年(590年)置郓州,隋大业二年(606年)改郓州为东平郡。唐武德五年(622年),置郓州为总管府,统、濮、兖、戴、曹5州,共30县。唐武德七年总管府改为都督府。唐贞观元年(627年)撤府。唐乾元元年(758年)复为郓州。北宋宣和元年(1119年),改郓州为东平府。至此不复置郓州。 故址在今山东东平县。),使召之,未至。闻将移镇,昈、存谋曰:“文会佞人,败乱淄青一道,灭李司空之族,万人所共雠也!不乘此际诛之,田相公至,务施宽大,将何以雪三齐之愤怨乎!”乃诈为悟帖,遣使卽文会所至,取其首以来。使者遇文会于丰齐驿,斩之。比还,悟及昈、存已去,无所复命矣。文会二子,一亡去,一死于狱,家赀悉为人所掠,田宅没官。
    

      诏以淄青行营副使张暹为戎州刺史。
    

        癸酉,加田弘正检校司徒、同平章事。
    

        先是,李师道将败数月,闻风动鸟飞,皆疑有变,禁郓人亲识宴聚及道路偶语,犯者有刑。弘正旣入郓,悉除苛禁,纵人游乐,寒食七昼夜不禁行人。或谏曰:“郓人久为寇敌,今虽平,人心未安,不可不备。”弘正曰:“今为暴者旣除,宜施以宽惠,若复为严察,是以桀易桀也,庸何愈焉!”
    

       先是,贼数遣人入关,截陵戟,焚仓场,流矢飞书,以震骇京师,沮挠官军。有司督察甚严,潼关吏至发人囊箧以索之,然终不能绝。及田弘正入郓,阅李师道簿书,有赏杀武元衡人王士元等及赏潼关、蒲津吏卒案,乃知向者皆吏卒赂于贼,容其奸也。(暗鬼皆是奸吏从中做鬼,一个地方老是不得安宁,怪像频生,都是官吏腐败、官匪一家所致。
    

       裴度纂述蔡、郓用兵以来上之忧勤机略,因侍宴献之,请内印出付史官。上曰:“如此,似出朕志,非所欲也。”弗许。(拍马屁拍歪。)
    

       三月,戊子,以华州刺史马总为郓、曹、濮等州节度使。己丑,以义成节度使薛平为平卢节度、淄‖青‖齐‖登‖莱等州观察使。以淄青四面行营供军使王遂为沂、海、兖、密等州观察使。
    

      横海节度使乌重胤奏:“河朔藩镇所以能旅拒朝命六十余年者,由诸州县各置镇将领事,收刺史、县令之权,自作威福。向使刺史各得行其职,则虽有奸雄如安、史,必不能以一州独反也。臣所领德、棣、景三州,已举牒各还刺史职事,应在州兵并令刺史领之。”夏,四月,丙寅,诏诸道节度、都团练、都防御、经略等使所统支郡兵马,并令刺史领之。自至德以来,节度使权重,所统诸州各置镇兵,以大将主之,暴横为患,故重胤论之。其后河北诸镇,惟横海最为顺命,由重胤处之得宜故也。(道出节度使制度的病根在于军政不分,以军代政
    

     辛未,工部侍郎、同平章事程异薨。(程异,字师举,京兆长唐代安(今属陕西)人。出身官僚世家,以孝顺著称。考明经及第,补郑县尉。精通吏治,被权臣王叔文提拔,升盐铁扬子院留后。后王叔文变法失败,受到牵连,贬为郴州司马,为著名的“八司马”之一。大臣李巽主管盐铁事务后,大力推荐程异,朝廷便授给程异侍御史,重新担任盐铁扬子院留后,不久又迁任淮南等道两税司。在任期间,程异厉己竭节,革除积弊,政绩卓著,后被召回朝廷,任卫尉卿、盐铁转运副使等职。)
   

     裴度在相位,知无不言,皇甫镈之党阴挤之。丙子,诏度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充河东节度使。
    

       皇甫镈专以掊克取媚,人无敢言者,独谏议大夫武儒衡上疏言之。镈自诉于上,上曰:“卿以儒衡上疏,将报怨邪!”镈乃不敢言。儒衡,元衡之从父弟也。
    

       史馆修撰李翱上言,以为:“定祸乱者,武功也;兴太平者,文德也。今陛下旣以武功定海内,若遂革弊事,复高祖、太宗旧制;用忠正而不疑,屏邪佞而不迩;改税法,不督钱而纳布帛;(对货币认识的历史局限性)绝进献,宽百姓租赋;厚边兵,以制戎狄侵盗;数访问待制官,以通塞蔽;此六者,政之根本,太平之所以兴也。陛下旣已能行其难,若何不为其易乎!以陛下天资上圣,如不惑近习容悦之辞,任骨鲠正直之士,与之兴大化,可不劳而成也。若不有此为事,臣恐大功之后,逸欲易生。进言者必曰:"天下旣平矣,陛下可以高枕自安逸,"如是,则太平未可期矣!”(正如毛泽东观点:万里长征才走完第一步,牢记两个务必
   

        秋,七月,丁丑朔,田弘正送杀武元衡贼王士元等十六人,诏使内京兆府、御史台徧鞫之;皆款服。京兆尹崔元略以元衡物色询之,则多异同。元略问其故,对曰:“恒、郓同谋遣客刺元衡,而士元等后期,闻恒人事已成,遂窃以为己功,还报受赏耳。今自度为罪均,终不免死,故承之。”上亦不欲复辨正,悉杀之。(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