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五十七(二)--黄峒蛮  

2016-11-13 21:56:2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古代史上最闻名的少数民族黄氏莫过黄洞蛮,它兴于南北朝,盛于唐中期。据许多权威的民族史专家的研究,六朝隋唐时期的黄洞蛮是由汉魏时期南方蛮越黄氏族姓发展演变而成。
“黄洞蛮”之史最早出现于陈朝,《陈书·淳量传》记载:“天嘉五年(公元564年),世祖使湘州刺史华皎征衡州黄洞。”又《陈书·孙踢传》:“仍迁衡州平南府司马,破黄洞蛮贼有功。”可见陈朝时黄洞蛮便已经形成,而且势力颇大。按“黄洞蛮”也写作“黄峒蛮”,顾名思义,就是指黄姓的溪峒蛮夷,但随着黄姓蛮夷的强大,势必有他姓溪蛮族人前来依附,因此后期的黄洞蛮也就是包括依附者的广义的黄洞蛮了。六朝以后,蛮越巴濮民族被封建政权赶入山区,居住在深山石洞,因此叫溪人或峒人。从史书的记载看,南朝时期,最著名的黄洞蛮仍分布、栖息于湘南衡阳至五岭之间的深山老林,“黄洞”一地也应在此。
        随着汉族封建政权的不断征伐和拓展区域,生活于岭北湘南的一部分黄洞蛮也随着其他蛮越民族一起被迫不断向南迁徙。至隋唐时期,他们已广泛分布于岭南两广地区,成为隋唐时期岭南少数民族西原蛮、乌浒夷等蛮族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唐人李绰在《尚书故实》中说:“黄本溪洞豪姓”,这是对唐代黄姓蛮夷的真实记载。《新唐书·西原蛮》载:“西原蛮,居广、容之南,邕桂之西。又有黄氏,居黄橙洞,其隶也。其地西接南诏。”其实,居黄橙洞的黄氏,只是黄洞蛮中最大著名的一支,所以元人胡三省有更准确的说法:“黄洞蛮即西原蛮,其属黄氏者,谓之黄洞蛮。”又唐代大诗人柳宗元在《邕州刺史李公墓志铭》中提到“乌浒夷”,注文说:“黄洞蛮即是乌浒夷。”黄洞蛮所居之地也叫黄家洞,唐代大诗人李贺就写有一首著名的《黄家洞诗》,诗中描写了唐朝官兵对黄洞蛮激烈,紧张的征伐场面,也描绘了黄洞蛮的原始文化习俗,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黄洞蛮正是我国古代南方的铜鼓民族。
       据《新唐书·西原蛮传》记载,唐代黄洞蛮不断强盛,唐玄宗天宝年间(公元742-755年),西原蛮中的黄氏家族强大,与韦氏、侬氏两姓共同控制了十余州。后有韦氏、周氏不肯依附,遭到黄氏的攻击。黄氏一直把这两个家族势力驱赶到海边。
唐王朝在岭南地区不断加重赋役剥削,并设立买卖僚蛮人为奴,以输于内地的“僚市”,使民族矛盾激化,至德元年(公元756年),黄洞蛮首领黄乾曜在黄峒(今广西大新县西)聚众反抗起义,得到了陆州(今钦州)、武阳(今罗城北),朱兰(今东兰)等一百余洞西原蛮僚的积极响应,拥众20万,先后攻陷桂管十八州,席卷广西数千里地,声势浩大。黄乾曜又建立起强大的政权机构,以武承斐、韦敬简为帅,自号中越王,又封梁奉为镇南王、廖殿为桂南王、莫淳为拓南王、相支为南越王、罗诚为戎城王、莫浔为南海王,公然与唐王朝分庭抗礼。坚持起义斗争达四年之久,乾元二年(公元759),唐王朝派遣大军镇压,同时采取分化瓦解政策,经过大小二百余战,才将起义镇压,黄乾曜等首领被斩首,余部归顺唐朝。
        当黄洞蛮与唐朝关系缓和后,一些黄氏峒僚子弟走出山洞,参加唐政府的科举考试,有的因此加人读书做官的行列。《尚书·故实》上记载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有一个叫黄金生的黄洞蛮子弟参加科举考试,考中进士及第。在参加考试时有人跟他开玩笑:“你跟我同房吗?”这黄金生为人诚实,虽明知别人是在取笑,也只好照实回道:“别洞。”因为当时的蛮惊民族,一个小支往往属于一个洞也叫房,种族以房洞相区分,所以别人才会开上面一语双关的玩笑。
       黄乾曜失败之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到公元8世纪末9世纪初,岭南的蛮洞黄姓势力又急剧强盛,唐代宗贞元十年(公元794年),黄洞蛮首领黄少卿、黄少高兄弟在广西黄洞聚众起义反唐,率部围攻邕管经略使所在地(今广西南宁市),相继攻陷钦、横.浔、贵四州。黄少卿有子名叫黄昌漹,最惊悍勇猛,又前后攻占十三州地。但不久,唐王朝任原唐州刺史阳旻为统帅,调派大军镇压。
        起义军失利,同时有一名黄氏宗族重要将领黄承庆被俘,在这种形势下,黄氏宗族只得暂时退让,被迫接受招安。元和二年(公元807年),唐王朝特任命黄少卿为归顺州(今广西靖西县)刺史,其弟黄少高为有州刺史。但不久,黄少卿兄弟再次率部起义。与此同时,又有两位黄姓宗族成员,黄洞蛮别部首领黄昌罐、黄少度二人也率部起兵响应,攻占宾、峦二州(今广西宾阳、横县一带)。接着黄氏军队又攻掠严州,队伍不断扩大,势如被竹,接连攻占十八州之地,席卷广西南部和广东西南部广大地区。到长庆三年(公兀823年),义军攻破左江镇,直接威胁到了唐王朝对广西的统治。当此时蛮洞黄氏控制蛮僚诸洞,纵横岭南两广,声威远振宇内,公开与唐朝分庭抗礼,其势力发展之强盛,赫赫如日中天。
        黄洞蛮的强大引起了朝廷不安。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后,至唐文宗李昂太和年间(公元827-835年),唐王朝以经略使董昌龄、董兰父子为帅,统领大军强攻山寨,同时不断分化瓦解上层洞蛮。在董氏父子剿抚齐下的政策下,唐王朝终于讨平了反叛的各洞势力,收复黄氏所占的十八州,给黄洞蛮以沉重的打击。从此,黄洞蛮一蹶不振,黄氏势力被大大削弱,族姓成员大多奔散:有的走出山寨,融入汉族;一部分南逃至越南,成为今日越南京族中的大姓;一部分逃散至贵州、湖南,成为后世当地布依族、侗族大姓;留居广西的黄洞余部,则多归太州刺史黄伯管辖,其后裔演变成今日广西壮族黄氏。
        历史上的黄洞蛮曾拥有一段辉煌灿烂的历史,后来陨落于封建王朝的拓土开疆浪潮中,此乃历史发展之必然。但百足之虫,死而勿僵,历史上的黄洞蛮虽然已经陨落,而这种陨落又是一种裂变,今日中国南方各少数民族中的黄氏子孙,可以说绝大多数甚至全部都是这一巨族裂变的结果。           

唐纪五十七(二)--黄峒蛮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戊寅,宣武节度使韩弘始入朝,上待之甚厚。弘献马三千,绢五千,杂缯三万,金银器千,而汴之库廐尚有钱百余万缗,绢百余万匹,马七千匹,粮三百万斛。
    

     己丑,羣臣上尊号曰元和圣文神武法天应道皇帝;赦天下。
    

        兖、海、沂、密观察使王遂(王遂,宰相王方庆之孙也。以吏能闻于时。尤长于兴利,锐于操下,法颇严酷。累迁至邓州刺史。以晓达钱谷,入为太府卿。潘孟阳判度支,与遂私憾,互有争论。遂为西北供军使,言营田非便,与孟阳会议相非,各求请对。上怒,俱不见,出遂为柳州刺史。),本钱谷吏,性狷急,无远识。时军府草创,人情未安,遂专以严酷为治,所用杖绝大于常行者;每詈将卒,辄曰“反虏”;又盛夏役士卒营府舍,督责峻急;将卒愤怨。
    

        辛卯,役卒王弁与其徒四人浴于沂水,密谋作乱,曰:“今服役触罪亦死,奋命立事亦死,死于立事,不犹愈乎!明日,常侍与监军、副使有宴,军将皆在告,直兵多休息,吾属乘此际出其不意取之,可以万全。”四人皆以为然,约事成推弁为留后。
   

        壬辰,遂方宴饮,日过中,弁等五人突入,于直房前取弓刀,径前射副使张敦实,杀之。遂与监军狼狈起走,弁执遂,数之以盛暑兴役,用刑刻暴,立斩之。传声勿惊监军,弁卽自称留后,升厅号令,与监军抗礼,召集将吏参贺,众莫敢不从。监军具以状闻。
    

       甲午,韩弘又献绢二十五万匹,絁三万匹,银器二百七十;左右军中尉各献钱万缗。自淮西用兵以来,度支、盐铁及四方争进奉,谓之“助军”;贼平又进奉,谓之“贺礼”;后又进奉,谓之“助赏”;上加尊号又进奉,亦谓之“贺礼”。
    

        丁酉,以河阳节度使令狐楚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楚与皇甫镈同年进士,故镈引以为相。
   

        朝廷闻沂州军乱,甲辰,以棣州刺史曹华为沂、海、兖、密观察使。
  

         韩弘累表请留京师,八月,己酉,以弘守司徒,兼中书令。癸丑,以吏部尚书张弘靖同平章事,充宣武节度使。弘靖,宰相子,少有令闻,立朝简默;河东、宣武阙帅,朝廷以其位望素重,使镇之。弘靖承王锷聚敛之余,韩弘严猛之后,两镇喜其廉谨宽大,故上下安之。
    

       己未,田弘正入朝,上待之尤厚。
    

        戊辰,陈许节度使郗士美薨,(郗士美(756-819),字和夫,高平金乡人也。唐朝名臣。父郗纯,字高卿,以文才闻名,与颜真卿、萧颖士、李华等人为好友。郗士美:唐代节度使。性聪敏,12岁时,能背诵《五经》、《史记》、《汉书》。他父亲的好友萧颖士、颜真卿等人都赞为奇才。20岁任阳翟丞,累官工部、刑部尚书,后升昭义,忠武等军节度使。为官廉洁,尤重然诺。)以库部员外郎李渤为吊祭使。渤上言:“臣过渭南,闻长源乡旧四百户,今纔百余户,闅乡县旧三千户,今纔千户,其他州县大率相似。迹其所以然,皆由以逃户税摊于比邻,致驱迫俱逃,此皆聚敛之臣剥下媚上,惟思竭泽,不虑无鱼。乞降诏书,绝摊逃之弊;尽逃户之产偿税,不足者乞免之。计不数年,人皆复于农矣。”执政见而恶之,渤遂谢病,归东都。
    

         癸酉,吐蕃寇庆州,营于方渠。
    

       朝廷议兴兵讨王弁,恐青、郓相扇继变,乃除弁开州刺史,遣中使赐以告身。中使绐之曰:“开州计已有人迎候道路,留后宜速发。”弁卽日发沂州,导从尚百余人,入徐州境,所在减之,其众亦稍逃散。遂加以杻械,乘驴入关。九月,戊寅,腰斩东市。
    

       先是,三分郓兵以隶三镇,及王遂死,朝廷以为师道余党凶态未除,命曹华引棣州兵赴镇以讨之。沂州将士迎候者,华皆以好言抚之,使先入城,慰安其余,众皆不疑。华视事三日,大飨将士,伏甲士千人于幕下,乃集众而谕之曰:“天子以郓人有迁徙之劳,特加优给,宜令郓人处左,沂人处右。”旣定,令沂人皆出,因阖门,谓郓人曰:“王常侍以天子之命为帅于此,将士何得辄害之!”语未毕,伏者出,围而杀之,死者千二百人,无一得脱者。门屏间赤雾高丈余,久之方散。(政府罪恶。)
    

        臣光曰:春秋书楚子虔诱蔡侯般杀之于申。(十有一年春王二月,叔弓如宋。葬宋平公。夏四月丁巳,楚子虔诱蔡侯般杀之于申。楚公子弃疾帅师围蔡。五月甲申,夫人归氏薨。大蒐于比蒲。仲孙玃会邾子,盟于祲祥。秋,季孙意如会晋韩起、齐国弱、宋华亥、卫北宫佗、郑罕虎、曹人、杞人于厥憖。九月己亥,葬我小君齐归。冬十有一月丁酉,楚师灭蔡,执蔡世子有以归,用之。 )彼列国也,孔子犹深贬之,恶其诱讨也,况为天子而诱匹夫乎!
   

       王遂以聚敛之才,殿新造之邦,用苛虐致乱。王弁庸夫,乘衅窃发,苟沂帅得人,戮之易于犬豕耳,何必以天子诏书为诱人之饵乎!且作乱者五人耳,乃使曹华设诈,屠千余人,不亦滥乎!然则自今士卒孰不猜其将帅,将帅何以令其士卒!上下北,如寇雠聚处,得间则更相鱼肉,惟先发者为雄耳,祸乱何时而弭哉!
   

       惜夫!宪宗削平僭乱,几致升平,其美业所以不终,由苟徇近功不敦大信故也。
   

        甲辰,以田弘正兼侍中,魏博节度使如故。弘正三表请留,上不许。弘正常恐一旦物故,魏人犹以故事继袭,故兄弟子侄皆仕诸朝,上皆擢居显列,朱紫盈庭,时人荣之。
    

        乙巳,上问宰相:“玄宗之政,先理而后乱,何也?”崔羣对曰:“玄宗用姚崇、宋璟、卢怀慎、苏颋、韩休、张九龄则理,用宇文融、李林甫、杨国忠则乱。故用人得失,所系非轻。人皆以天宝十四年安禄山反为乱之始,臣独以为开元二十四年罢张九龄相,专任李林甫,此理乱之所分也。愿陛下以开元初为法,以天宝末为戒,乃社稷无疆之福!”皇甫镈深恨之。
    

       冬,十月,壬戊,容管奏安南贼杨清陷都护府,杀都护李象古及妻子、官属、部曲千余人。象古,道古之兄也,以贪纵苛刻失众心。清世为蛮酋,象古召为牙将,清郁郁不得志。象古命清将兵三千讨黄洞蛮,清因人心怨怒,引兵夜还,袭府城,陷之。
   

       初,蛮贼黄少卿,自贞元以来数反复,桂管观察使裴行立、容管经略使阳旻欲徼幸立功,争请讨之;上从之。岭南节度使孔戣屡谏曰:“此禽兽耳,但可自计利害,不足与论是非。”上不听,大发江、湖兵会容、桂二管入讨,士卒被瘴疠,死者不可胜计。安南乘之,遂杀都护。行立、旻竟无功,二管雕弊,惟戣所部晏然。
    

        丙寅,以唐州刺史桂仲武为安南都护;赦杨清,以为琼州刺史。
    

       是岁,吐蕃节度论三摩等将十五万众围盐州,党项亦发兵助之。刺史李文悦竭力拒守,凡二十七日,吐蕃不能克。灵武牙将史奉敬言于朔方节度使杜叔良,请兵三千,赍三十日粮,深入吐蕃以解盐州之围。叔良以二千五百人与之。奉敬行旬余,无声问,朔方人以为俱没矣。无何,奉敬自他道出吐蕃背,吐蕃大惊,溃去。奉敬奋击,大破,不可胜计。奉敬与凤翔将野诗良辅、泾原将郝玼以勇著名于边,吐蕃惮之。
    

       柳泌至台州,驱吏民采药,岁余,无所得而惧,举家逃入山中;浙东观察使捕送京师。皇甫镈、李道古保护之,上复使待诏翰林;服其药,日加躁渴。(皇帝自寻死路
   

        起居舍人裴潾上言,以为:“除天下之害者受天下之利,同天下之乐者飨天下之福,自黄帝至于文、武,享国寿考,皆用此道也。自去岁以来,所在多荐方士,转相汲引,其数浸繁。借令天下真有神仙,彼必深潜岩壑,惟畏人知。凡候伺权贵之门,以大言自衒奇技惊众者,皆不轨徇利之人,岂可信其说而饵其药邪!夫药以愈疾,非朝夕常饵之物;况金石酷烈有毒,又益以火气,殆非人五藏之所能胜也。古者君饮药,臣先尝之,乞令献药者先自饵一年,则真伪自可辨矣。”上怒,十一月,己亥,贬潾江陵令。(狗咬吕洞宾
   

        初,羣臣议上尊号,皇甫镈欲增“孝德”字,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崔羣曰:“言圣则孝在其中矣。”镈谮羣于上曰:“羣于陛下惜"孝德"二字。”上怒。时镈给边军赐与,多不时得,又所给多陈败,不可服用,军士怨怒,流言欲为乱。李光颜忧惧,欲自杀;遣人诉于上,上不信。京师恟惧,羣具以中外人上闻。镈密言于上曰:“边赐皆如旧制,而人情忽如此者,由羣鼓扇,将以卖直,归怨于上也。”上以为然。十二月,乙卯,以羣为湖南观察使,于是中外切齿于镈矣。
    

        中书舍人武儒衡,有气节,好直言,上器之,顾待甚渥,人皆言且入相。令狐楚忌之,思有以沮之者,乃荐山南东道节度推官狄兼謩才行。癸亥,擢兼謩左拾遗内供奉。兼謩,仁杰之族曾孙也。楚自草制辞,盛言“天后窃位,奸臣擅权,赖仁杰保佑中宗,克复明辟。”儒衡泣诉于上,且言:“臣曾祖平一,在天后朝,辞荣终老。”上由是薄楚之为人。
   

         宪宗元和十五年(庚子,八二〇年)
    

       春,正月,沂、海、兖、密观察使曹华请徙理兖州;许之。
    

        义成节度使刘悟入朝。
    

       初,左军中尉吐突承璀谋立澧王恽为太子,上不许。及上寝疾,承璀谋尚未息;太子闻而忧之,密遣人问计于司农卿郭钊。钊曰:“殿下但尽孝谨以俟之,勿恤其他。”钊,太子之舅也。
    

        上服金丹,多躁怒,左右宦官往往获罪,有死者,人人自危;庚子,暴崩于中和殿。时人皆言内常侍陈弘志弒逆,其党类讳之,不敢讨贼,但云药发,外人莫能明也。(唐宪宗李纯(778年―820年),初名李淳,唐德宗李适之孙、唐顺宗李诵长子,唐代第十二位皇帝(805年―820年在位)。贞元四年(788年),封广陵郡王。贞元二十一年(805年),立为太子,改名李纯。同年八月即位。李纯即位后,励精图治,重用贤良,改革弊政。李纯在位时,勤勉政事,力图中兴,从而取得元和削藩的巨大成果,并重振中央政府的威望,史称"元和中兴"。李纯的政绩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政治上有所改革,二是暂时平定一些藩镇。经过削藩,藩镇势力暂时有所削弱。元和十五年(820年),为宦官陈弘志(一作弘庆)等谋杀。享年四十三岁,在位十五年,谥号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庙号宪宗,葬景陵。)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