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五十九(二)--张韶之乱  

2016-11-16 11:25:5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末年,民变蜂起。这些民变,基本上都是被压迫得没有活路所致,目的要么是夺取政权,要么是讨个说法。有一起民变却什么都不为,让后世人研究来研究去,都无法解释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是唐敬宗时期。在首都长安,有一个叫苏玄明的算命先生,跟染坊工人张韶关系不错。一天晚上,两人喝酒,苏玄明跟张韶说:“我给你算了一卦。我算定你会坐在皇帝宝座上,跟我共进晚餐。现在,皇上日夜不停地打猎玩球,很少在皇宫,正是你的机会。”
  张韶立刻召集了100多名染坊工人和街头无赖,把兵器藏在制作染料用的紫草里,装上车,朝皇宫进发。
  一干人还没到达目的地,就被巡逻的禁卫军发现了破绽。有个士兵发现车子有异,就拦下来询问。张韶心虚了,抽出刀杀了那个士兵,让部众拿起武器,大声喊叫着向皇宫冲去。
  这一冲,竟然就冲了进去。当时,“体育爱好者”皇帝李湛正在宫里与一群太监打球,眼看着变民砍开宫门闯进来,吓得魂不附体,被一个太监背到神策军大营里躲了起来。
  一群人进了大殿,张韶坐上皇帝的宝座,请苏玄明一起吃东西,兴高采烈地说:“你小子算得真准!”然后继续吃,没下文了。苏玄明没想到张韶就这样结束了,大惊:“难道你只为了这个?”
  张韶和苏玄明面面相觑,终于发现两人的沟通出了问题——苏玄明是鼓励张韶成就一番事业的,张韶却只当他要自己来皇宫吃饭!事已至此,赶忙跑吧。正遇上政府军队赶来,张韶、苏玄明和一干追随者全都被砍死。
  这就是著名的苏玄明张韶谋反事件,如插曲花絮一样记载在史书当中。从这段记录来看,他们称得上是国内最早的无厘头实践者,最有游戏精神的人。张韶为了验证朋友的一个预测,可以赔上身家性命,实乃玩家之最高境界。遗憾的是,他们的对手太不配合了,本来挺好的一件事,最后演化成血腥的结局。
唐纪五十九(二)--张韶之乱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庚午,赐内敎坊钱万缗,以备行幸。

        夏,四月,甲午,淮南节度使王播罢盐铁转运使。

       乙未,以布衣姜洽为补阙(唐武则天垂拱元年(公元685年)置,秩从七品上,职责为对皇帝进行规谏及举荐人才,与拾遗同掌供奉讽谏。分左右补阙,左补阙属门下省,右补阙属中书省。北宋时改为左右司谏。南宋一度沿设,旋罢。明初又设左右司谏,不久即罢,建文帝设补阙,成祖即位后罢。低一级者为左右拾遗,合称"遗补"。《新唐书.百官志二》:"门下省有......左补阙六人,从七品上;左拾遗六人,从八品上。掌供奉讽谏,大事廷议,小则上封事。"又[中书省有]右补阙六人,右拾遗六人,掌如门下省。),试大理评事陆洿wū、布衣李虞、刘坚为拾遗(唐代谏官名。唐武则天时,置左右拾遗分属门下、中书两省,职掌与左右补阙相同。北宋改为左右正言。后随设随罢。唐代诗人陈子昂、杜甫均曾担任拾遗,后人因称为陈拾遗、杜拾遗。)。时李逢吉用事,所亲厚者张又新、李仲言、李续之、李虞、刘栖楚、姜洽及拾遗张权舆、程昔范,又有从而附丽之者,时人恶逢吉者,目之为八关、十六子。

       卜者苏玄明与染坊供人张韶善,玄明谓韶曰:“我为子卜,当升殿坐,与我共食。今主上昼夜球猎,多不在宫中,大事可图也。”韶以为然,乃与玄明谋结染工无赖者百余人,丙申,匿兵于紫草,车载以入银台门,伺夜作乱。未达所诣,有疑其重载而诘之者,韶急,卽杀诘者,与其徒易服挥兵,大呼趣禁庭。

       上时在清思殿击球,诸宦者见之,惊骇,急入闭门,走白上;盗寻斩关而入。先是右神策中尉梁守谦有宠于上,每两军角伎艺,上常佑右军。至是,上狼狈欲幸右军,左右曰:“右军远,恐遇盗,不若幸左军近。”上从之。左神策中尉河中马存亮闻上至,走出迎,捧上足涕泣,自负上入军中,遣大将康艺全将骑卒入宫讨贼。上忧二太后隔绝,存亮复以五百骑迎二太后至军。

       张韶升清思殿,坐御榻,与苏玄明同食,曰:“果如子言!”玄明惊曰:“事止此邪!”韶惧而走。会康艺全与右军兵马使尚国忠引兵至,合击之,杀韶、玄明及其党,死者狼藉。逮夜始定,余党犹散匿禁苑中;明日,悉擒获之。

       时宫门皆闭,上宿于左军,中外不知上所在,人情恇骇。丁酉,上还宫,宰相帅百官诣延英门贺,来者不过数十人。盗所历诸门,监门宦者三十五人法当死;己亥,诏并杖之,仍不改职任。壬寅,厚赏两军立功将士。(四月逆流

       五月,乙卯,以吏部侍郎李程、户部侍郎‖判度支窦易直并同平章事。上问相于李逢吉,逢吉列上当时大臣有资望者,程为之首,故用之。上好治宫室,欲营别殿,制度甚广,李程谏,请以所具木石回奉山陵,上卽从之。

        六月,己卯朔,以左神策大将军康艺全为鄜坊节度使。
    
       上闻王庭凑屠牛元翼家,叹宰辅非才,使凶贼纵暴。翰林学士韦处厚因上疏言:“裴度勋高中夏,声播外夷,若置之岩廊,委其参决,河北、山东必禀朝算。管仲曰:"人离而听之则愚,合而听之则圣。"理乱之本,非有他术,顺人则理,违人则乱。伏承陛下当食叹息,恨无萧、曹,今有裴度尚不能留,此冯唐所以谓汉文得廉颇、李牧不能用也。夫御宰相,当委之,信之,亲之,礼之,于事不效,于国无劳,则置之散寮,黜之远郡,如此,则在位者不敢不厉,将进者不敢苟求。臣与逢吉素无私嫌,尝为裴度无辜贬官。今之所陈,上答圣明,下达羣议耳。”上见度奏状无平章事,以问处厚。处厚具言李逢吉排沮之状。上曰:“何至是邪!”李程亦劝上加礼于度。丙申,加度同平章事。(最糟糕皇帝不识人才,专近小人

        张韶之乱,马存亮功为多,存亮不自矜,委权求出;秋,七月,以存亮为淮南监军使。

        夏绥节度使李佑入为左金吾大将军,壬申,进马百五十匹,上却之。甲戌,侍御史温造于合内奏弹佑违敕进奉,请论如法,诏释之。佑谓人曰:“吾夜半入蔡州城取吴元济,未尝心动,今日胆落于温御史矣!”

       八月,丁卯朔,安南奏黄蛮入寇。

       龙州刺史尉迟锐上言:“牛心山素称神异,有掘断处,请加补塞。”从之。役数万人于绝险之地,东川为之疲弊。

        九月,丁未,波斯李苏沙献沈香亭子材。左拾遗李汉上言:“此何异瑶台、琼室!”上虽怒,亦优容之。汉,道明之六世孙也。

        冬,十月,戊戌,翰林学士韦处厚谏上宴游曰:“先帝以酒色致疾损寿,臣是时不死谏者,以陛下年已十五故也。今皇子纔一岁,臣安敢畏死而不谏乎!”上感其言,赐锦彩百匹、银器四。

        十一月,戊午,安南奏:黄蛮与环王合兵攻陷陆州,杀刺史葛维。

       庚申,葬睿圣文惠孝皇帝于光陵;庙号穆宗。

       王播以钱十万缗赂王守澄,求复领利权,十二月,癸未,谏议大夫独孤朗、张仲方、起居郎柳公权、起居舍人宋申锡、拾遗李景让、薛廷老请开延英论其奸邪。上问:“前廷争者不在中邪?”卽日,除刘栖楚谏议大夫。景让,憕之曾孙;廷老,河中人也。

        十二月,庚寅,加天平节度使乌重胤同平章事。

        乙未,徐泗观察使王智兴以上生日,请于泗州置戒坛,度僧尼以资福;许之。自元和以来,敕禁此弊,智兴欲聚货,首请置之,于是四方辐凑,江、淮尤甚,智兴家赀由此累巨万。浙西观察使李德裕上言:“若不钤制,至降诞日方停,计两浙、福建当失六十万丁。”奏至,卽日罢之。(首恶

       是岁,回鹘崇德可汗卒,弟曷萨特勒立。

       敬宗睿武昭愍孝皇帝宝历元年(乙巳、八二五年)

       春,正月,辛亥,上祀南郊;还,御丹凤楼,赦天下,改元。

        先是鄠令崔发闻外喧嚣,问之,曰:“五坊人殴百姓。”发怒,命擒以入,曳之于庭。时已昏黑,良久,诘之,乃中使也。上怒,收发,系御史台。是日,发与诸囚立金鸡下,忽有品官数十人执梃乱捶发,破面折齿,绝气乃去;数刻而苏,复有继来求击之者,台吏以席蔽之,仅免。上命复系发于台狱而释诸囚。(无是非,如城管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牛僧孺以上荒淫,嬖幸用事,又畏罪不敢言,但累表求出。乙卯,升鄂岳为武昌军,以僧孺同平章事、充武昌节度使。

       中旨复以王播兼盐铁转运使,谏官屡争之;上皆不纳

       牛僧孺过襄阳,山南东道节度使柳公绰服櫜鞬候于馆舍,将佐谏曰:“襄阳地高于夏口,此礼太过!”公绰曰:“奇章公甫离台席,方镇重宰相,所以尊朝廷也。”竟行之。

       上游幸无常,昵比羣小,视朝月不再三,大臣罕得进见。二月,壬午,浙西观察使李德裕献丹扆yǐ六箴:一曰宵衣,以讽视朝希晚;二曰正服,以讽服御乖异;三曰罢献,以讽征求玩好;四曰纳诲,以讽侮弃谠言;五曰辨邪,以讽信任羣小;六曰防微,以讽轻出游幸。其纳诲箴略曰:“汉骜流湎,举白浮钟;魏叡侈汰,陵霄作宫。忠虽不忤,善亦不从。以规为瑱,是谓塞聪。”防微箴曰:“乱臣猖獗,非可遽数。玄服莫辨,触瑟始仆。柏谷微行,豺豕塞路。覩貌献餐,斯可戒惧!”上优诏答之。(用心良苦

        上旣复系崔发于狱,给事中李渤上言:“县令不应曳中人,中人不应殴御囚,其罪一也。然县令所犯在赦前,中人所犯在赦后。中人横暴,一至于此。若不早正刑书,臣恐四方藩镇闻之,则慢易之心生矣。”谏议大夫张仲方上言,略曰:“鸿恩将布于天下而不行御前,霈泽徧被于昆虫而独遗崔发。”自余谏官论奏甚众,上皆不听。戊子,李逢吉等从容言于上曰:“崔发辄曳中人,诚大不敬,然其母,故相韦贯之之姊也,年垂八十,自发下狱,积忧成疾。陛下方以孝理天下,此所宜矜念。”上乃愍然曰:“比谏官但言发冤,未尝言其不敬,亦不言有老母。如卿所言,朕何为不赦之!”卽命中使释其罪,送归家,仍慰劳其母。母对中使杖发四十。(崔发有何错?

      三月,辛酉,遣司门郎中于人文册回鹘曷萨特勒为爱登里啰汩没密于合毗伽昭礼可汗。

        夏,四月,癸巳,羣臣上尊号曰文武大圣广孝皇帝;赦天下。赦文但云:“左降官已经量移者,宜与量移,”不言未量移者。翰林学士韦处厚上言:“逢吉恐李绅量移,故有此处置。如此,则应近年流贬官,因李绅一人皆不得量移也。”上卽追赦文改之。绅由是得移江州长史。

        秋,七月,甲辰,盐铁使王播进羡余绢百万匹。播领盐铁,诛求严急,正入不充而羡余相继。

       己未,诏王播造竞渡船二十艘,运材于京师造之,计用转运半年之费。谏议大夫张仲方等力谏,乃减其半。

       谏官言京兆尹崔元略以诸父事内常侍崔潭峻;丁卯,元略迁户部侍郎。

      昭义节度使刘悟之去郓州也,以郓兵二千自随为亲兵。八月,庚戌,悟暴疾薨,(刘悟(?-825),祖父刘正臣,原名刘客奴,范阳(今北京)人,唐朝藩镇割据时期为平卢节度使李师道部将,后斩杀李师道归附朝廷,转任昭义节度使,初期尚听朝命,后期也割据称雄。)子将作监主簿从谏匿其丧,与大将刘武德及亲兵谋,以悟遗表求知留后。司马贾直言入责从谏曰:“尔父提十二州地归朝廷,其功非细,祗以张汶之故,自谓不洁淋头,竟至羞死。尔孺子,何敢如此!父死不哭,何以为人!”从谏恐悚不能对,乃发丧。

       初,陈留人武昭罢石州刺史,为袁王府长史,郁郁怨执政。李逢吉与李程不相悦,水部郎中李仍叔,程之族人,激怒之云,程欲与昭官,为逢吉所沮。昭因酒酣,对左金吾兵曹茅汇言欲刺逢吉,为人所告。九月,庚辰,诏三司鞫之。前河阳掌书记李仲言谓汇曰:“君言李程与昭谋则生,不然必死。”汇曰:“冤死甘心!诬人自全,汇不为也!”狱成。冬,十月,甲子,武昭杖死,李仍叔贬道州司马,李仲言流象州,茅汇流崖州。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