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五十八(二)---再失河朔  

2016-11-14 23:27:48|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北三镇,又称河朔三镇,是范阳节度使、成德节度使、魏博节度使三个节度使的合称,是指唐朝末年藩镇割据时位于河朔地区的三个藩镇势力,即范阳(又称幽州或卢龙,今日河北省北部,北京、保定及长城附近一带)、成德(幽州以南和山西接壤的地区,今日河北省中部)、魏博(后改称天雄,渤海湾至黄河以北,今河北省南部、山东省北部)。唐代的河北已经高度开发,“河北贡篚征税,半乎九州”,再加上“河北气俗浑厚,果于战耕”,“冀州产健马,下者日驰二百里,所以兵常当天下。” 
       唐朝后期出现在河北地区的卢龙、成德、魏博三个藩镇。安史之乱后期,史朝义部将张忠志、田承嗣、李怀仙于宝应元年(762)、广德元年(763)相继投降,史朝义自杀,安史之乱结束。唐朝为了笼络河北降将,先后任命张忠志为成德军节度使,赐姓名李宝臣,统恒、赵、深、定、易五州(今河北省中部),不久增领冀州,驻恒州(今河北正定);田承嗣为魏(今河北大名北)、博、德、沧、瀛五州(今河北南部、山东北部)都防御使(不久升为节度使);李怀仙为幽州卢龙节度使,统幽、营、平、蓟、妫、檀、莫七州(今北京及河北东北部),驻幽州。这些原属安史的叛将名义上归顺朝廷,实际上并不服从中央,自己署置将吏官员,各握强兵数万,租赋不上供,形成地方割据势力。朝廷无力过问,只是采取姑息政策。由于这三镇都在唐朝的河北道,所以被称为河北三镇,又称河朔三镇 。
节度使/河朔三镇 。
       河北三镇节度使的继任不由朝廷委派,而是自传子侄,或由部下悍将夺位。 
        代宗大历三年(768),李怀仙为其部下朱希彩、朱泚、朱滔等所杀,三朱相继为节度使。十四年,田承嗣死,侄田悦承袭,代宗即予承认。德宗建中二年(781)正月,李宝臣死,其子惟岳求继。德宗新即位,很想改变这种状况,拒绝了这一要求,于是李惟岳、田悦与占据今山东地区的淄青节度使李正己、据今湖北西北部的山南东道节度使梁崇义等联兵抗命。唐朝派淮西节度使李希烈等率兵讨伐。八月,梁崇义兵败自杀。次年闰正月,李惟岳部将王武俊杀惟岳降朝廷,但因不满朝廷的报赏,田悦、王武俊和参加征讨的幽州节度使朱滔又相互勾结,联兵反叛。朱、王引兵救田至魏州,十一月筑坛同盟,相约称王:朱滔称冀王,田悦称魏王,王武俊称赵王,又约淄青李纳(正己子,正己已死)称齐王,于是乱事进一步扩大。直到兴元元年(784)正月德宗下诏罪己,重申待河北三镇如初,才逐渐平息。此后,河北三镇自立节帅成了惯例。宪宗时平定淮西吴元济后,河北虽曾一度表面归服,但到穆宗朝又恢复故态。
      以后河北三镇由于骄兵悍将的杀帅夺印,节度使各自换了几个家族,但基本上不服从中央,朝廷也把这些地区看作例外,一般不去触动他们。直到五代的后梁、后唐时,才比较彻底地解决了这些地区的割据问题。  
      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指出,唐代自安史之乱后,“虽号称一朝,实成为二国”,“除拥护李氏皇室之区域,即以东南财富及汉化文化维持长安为中心之集团外,尚别有一河北藩镇独立之团体,其政治、军事、财政等与长安中央政府实际上固无隶属之关系,其民间社会亦未深受汉族文化之影响,即不以长安、洛阳之周孔名教及科举仕进为其安身立命之归宿。故论唐代河北藩镇问题必于民族及文化二端注意,方能得其真相所在也”。
       河北的军事割据反映在唐朝的文学作品中。马戴、贾岛都是河北人,要绕道渤海、东海海路才回到唐朝故土,河东(今山西)或河南(今河南)是不能随便入境的,马戴的《寄贾岛》诗云:“海上不同来,关中俱久住。”
      长庆元年(821)卢龙发生兵乱﹐将士囚禁朝廷派去的新节度使张弘靖﹐尽杀其幕僚。接着﹐成德军将又杀自魏博移镇成德的节度使田弘正(即田兴)﹐朝廷命裴度统兵讨伐﹐又命魏博节度使田布(田弘正之子)出兵助讨成德﹐但将士不肯出力﹐要求田布行河朔故事(即恢复独立状态)﹐田布自杀。于是“河北三镇”又脱离了中央控制﹐被裁的士卒﹐纷纷投奔其下。裴度的讨伐军无功而还,朝廷因为军费浩大﹐无法支撑长期作战﹐只好承认现实。经此﹐唐朝中央再也没有恢复河北的打算。会昌四年(844)﹐在李德裕主持下﹐平定了泽潞。这次被称为“会昌伐叛”的胜利﹐对于稳定中央直接控制地区起了积极作用。这个阶段可以看做是第一阶段的余绪。河北三镇,又称河朔三镇,是范阳节度使、成德节度使、魏博节度使三个节度使的合称,是指唐朝末年藩镇割据时位于河朔地区的三个藩镇势力,即范阳(又称幽州或卢龙,今日河北省北部,北京、保定及长城附近一带)、成德(幽州以南和山西接壤的地区,今日河北省中部)、魏博(后改称天雄,渤海湾至黄河以北,今河北省南部、山东省北部)。
  广明元年十二月(881年1月)﹐黄巢军攻入长安后﹐唐朝中央政权实际已经瓦解﹐这时在全国逐渐出现了许多割据势力﹐有的原是唐朝的节度使(如高骈)﹔有的则是自己形成一个武装集团之后﹐被唐朝授予节度使(如杨行密董昌﹑钱镠)。这样﹐割据的藩镇空前增多,其中最强大的就是朱温和李克用。这些藩镇立即转入互相兼并的战争中﹐数十年战争不断﹐几乎遍及全国。天佑四年(907)﹐名义上的中央朝廷也被藩镇之一朱温消灭﹐历史进入五代十国时代﹐可以看作是唐代藩镇割据的延续。
         唐穆宗用的都是些神马宰相啊,当初朝廷调换魏博、成德节度使和僚佐时,左金吾将军杨元卿曾上言,认为这样做很不适宜,他又面见宰相,反复陈述利害得失。可惜,可惜。
        田弘正对朝廷那算比较忠心的,终田弘正之世,魏博镇始终是唐朝中央的最得力助手。宪宗能制服何北诸藩,田弘正的作用非常大。
       可怜老田因为被朝廷调换到成德去当节度使,那可是个巨坑,活活的给坑死了,田弘正被任命为成德节度使,自认为以往长期与成德人打仗,有父兄之仇,于是,率魏博兵二千人随行赴任,然后留在成德用来自卫,奏请朝廷度支供给这二千人的军饷。户部侍郎、判度支崔倰性情刚愎,气量狭小,缺乏深思熟虑,认为魏博、成德各自有兵,恐怕此事开一先例,因而,不肯供给。田弘正四次上表朝廷,崔倰不加理会。田弘正不得已,把魏博兵遣返回镇。结果老田及僚佐、元从将吏并家属三百余人死在王廷凑手里。
        崔植、杜元颖都是庸才,有这些人当宰相何愁河北藩镇不绝而复苏。
        说起来那都是泪啊,顶替老田成为魏博节度使的李朔病死,面对王廷凑的叛乱,朝廷任命老田的儿子田布为魏博节度使,田布知道魏人难用,号泣固辞,但是没用,只有与妻子宾客诀别而去。因为史宪诚这王八的捣乱,将士果然不肯为朝廷出力,田布只能自杀。魏博镇也落入史宪诚这王八之手。
        唉,北方割据藩镇中好不容易现一些忠心的,穆宗君臣使劲折腾,不折腾完蛋不算完。他穆宗以为是玩游戏搞个大换防,那些地方就都归他指挥了。河朔三镇中只要有一镇听命,则三镇皆稳;只要三镇联手,则非但河北背反,其他各镇亦都愈加蠢蠢。昏君庸臣自以为得计,实坏天下大事。宪宗好不容易取得的削藩成果就毁在这昏君庸臣手里。
         为被朝廷给活活坑死的老田父子不值。

唐纪五十八(二)---再失河朔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五十八(二)---再失河朔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五十八(二)---再失河朔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丁丑,义武节度使陈楚奏败朱克融兵于望都及北平,斩获万余人。

       戊寅,以凤翔节度使李光颜为忠武节度使、兼深州行营节度使,代杜叔良。

       自宪宗征伐四方,国用已虚,上卽位,赏赐左右及宿卫诸军无节,及幽、镇用兵久无功,府藏空竭,势不能支。执政乃议:“王庭凑杀田弘正而朱克融全张弘靖,罪有重轻,请赦克融,专讨庭凑。”上从之。乙酉,以朱克融为平卢节度使。

        戊子,义武奏破莫州清源等三栅,斩获千余人。

        穆宗长庆二年(壬寅、八二二年)

       春,正月,丁酉,幽州兵陷弓高。先是,弓高守备甚严,有中使夜至,守将不内,旦,乃得入,中使大诟怒。贼谍知之,他日,伪遣人为中使,投夜至城下,守将遽内之;贼众随之,遂陷弓高。又围下博。中书舍人白居易上言,以为:“自幽、镇逆命,朝廷征诸道兵,计十七八万,四面攻围,已踰半年,王师无功,贼势犹盛。弓高旣陷,粮道不通,下博、深州,饥穷日急。盖由节将太众,其心不齐,莫肯率先,递相顾望。又,朝廷赏罚,近日不行,未立功者或已拜官,已败衂者不闻得罪;旣无惩劝,以至迁延,若不改张,必无所望。请令李光颜将诸道劲兵约三四万人从东速进,开弓高粮路,解深、邢重围,与元翼合势。令裴度将太原全军兼招讨旧职,西面压境,观衅而动。若乘虚得便,卽令同力翦除;若战胜贼穷,亦许受降纳款。如此,则夹攻以分其力,招谕以动其心,必未及诛夷,自生变故。又请诏光颜选诸道兵精锐者留之,其余不可用者悉遣归本道,自守土疆。盖兵多而不精,岂唯虚费衣粮,兼恐挠败军陈故也。今旣祗留东、西二帅,请各置都监一人,诸道监军,一时停罢。如此,则众齐令一,必有成功。又,朝廷本用田布,令报父雠,今领全师出界,供给度支,数月已来,都不进讨,非田布固欲如此,抑有其由。闻魏博一军,屡经优赏,兵骄将富,莫肯为用。况其军一月之费,计实钱二十八万缗,若更迁延,将何供给?此尤宜早令退军者也。若两道止共留兵六万,所费无多,旣易支持,自然丰足。今事宜日急,其间变故远不可知。苟兵数不抽,军费不减,食旣不足,众何以安!不安之中,何事不有!况有司迫于供军,百端敛率,不许卽用度交阙,尽许则人心无憀。自古安危皆系于此,伏乞圣虑察而念之。”疏奏,不省。(白说

       己亥,度支馈沧州粮车六百乘,至下博,尽为成德军所掠。时诸军匮乏,供军院所运衣粮,往往不得至院,在涂为诸军邀夺,其悬军深入者,皆冻馁无所得。

       初,田布从其父弘正在魏,善视牙将史宪诚,屡称荐,至右职;及为节度使,遂寄以腹心,以为先锋兵马使,军中精锐,悉以委之。宪诚之先,奚人也,世为魏将;魏与幽、镇本相表里,及幽、镇叛,魏人固摇心。布以魏兵讨镇,军于南宫,上屡遣中使督战,而将士骄惰,无鬬志,又属大雪,度支馈运不继。布发六州租赋以供军,将士不悦,曰:“故事,军出境,皆给朝廷。今尚书刮六州肌肉以奉军,虽尚书瘠己肥国,六州之人何罪乎!”宪诚阴蓄异志,因众心不悦,离间鼓扇之。会有诏分魏博军与李光颜,使救深州。庚子,布军大溃,多归宪诚;布独与中军八千人还魏,壬寅,至魏州。

        癸卯,布复召诸将议出兵,诸将益偃蹇(yǎn jiǎn骄横;傲慢;盛气凌人。),曰:“尚书能行河朔旧事,则死生以之;若使复战,则不能也!”布无如之何,叹曰:“功不成矣!”卽日,作遗表具其状,略曰:“臣观众意,终负国恩;臣旣无功,敢忘卽死。伏愿陛下速救光颜、元翼,不然者,忠臣义士皆为河朔屠害矣!”奉表号哭,拜授幕僚李石,乃入启父灵,抽刀而言曰:“上以谢君父,下以示三军。”遂刺心而死。(田布(785--822)唐平州卢龙(今属河北)人,字敦礼。田弘正(兴)子。弘正为魏博节度使,使总亲兵。朝廷讨淮西,他率部助战有功,入朝为左金吾卫将军。旋任河阳节度使,又徙泾原节度使。长庆元年(821),弘正在成德节度使任上被叛将王廷凑所杀,魏博节度使李朔又病死,朝廷乃以布为魏博节度使,使讨王廷凑。他知魏人难用,与妻子宾客诀别而去。至镇,将士果不肯为朝廷出力,乃引刀自杀。)宪诚闻布已死,乃谕其众,遵河北故事。众悦,拥宪诚还魏,奉为留后。戊申,魏州奏布自杀。己酉,以宪诚为魏博节度使。宪诚虽喜得旄钺,外奉朝廷,然内实与幽、镇连结。(无法指挥自己的军队

        庚戌,以德州刺史王日简为横海节度使。日简,本成德牙将也。壬子,贬杜叔良为归州刺史。

         王庭凑围牛元翼于深州,官军三面救之,皆以乏粮不能进,虽李光颜亦闭壁自守而已。军士自采薪刍,日给不过陈米一勺。深州围益急,朝廷不得已,二月,甲子,以庭凑为成德节度使,军中将士官爵皆复其旧;以兵部侍郎韩愈为宣慰使。

        上之初卽位也,两河略定,萧俛、段文昌以为“天下已太平,渐宜消兵,请密诏天下,军镇有兵处,每岁百人之中限八人逃、死。”上方荒宴,不以国事为意,遂可其奏。军士落籍者众,皆聚山泽为盗。及朱克融、王庭凑作乱,一呼而亡卒皆集。诏征诸道兵讨之,诸道兵旣少,皆临时召募,乌合之众;又,诸节度旣有监军,其领偏师者亦置中使监陈,主将不得专号令,战小胜则飞驿奏捷,自以为功,不胜则迫胁主将,以罪归之;悉择军中骁勇以自卫,遣羸懦者就战,故每战多败。又凡用兵,举动皆自禁中授以方略,朝令夕改,不知所从;不度可否,惟督令速战。中使道路如织,驿马不足,掠行人马以继之,人不敢由驿路行。故虽以诸道十五万之众,裴度元臣宿望,乌重胤、李光颜皆当时名将,讨幽、镇万余之众,屯守踰年,竟无成功,财竭力尽。(朝廷失道寡助

        崔植、杜元颖为相,皆庸才,无远略。史宪诚旣逼杀田布,朝廷不能讨,遂幷朱克融、王庭凑以节钺授之。由是再失河朔,讫于唐亡,不能复取。

       朱克融旣得旌节,乃出张弘靖及卢士玫。

        丙寅,以牛元翼为山南东道节度使,以左神策行营乐寿镇兵马使清河傅良弼为沂州刺史,以瀛州博野镇遏使李寰为忻州刺史。良弼、寰所戍在幽、镇之间,朱克融、王庭凑互加诱胁,良弼、寰不从,各以其众坚壁,贼竟不能取,故赏之。

       丙子,赐横海节度使王日简姓名为李全略。

       辛巳,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崔植罢为刑部尚书,以工部侍郎元稹同平章事。

        癸未,加李光颜横海节度、沧景观察使,其忠武、深州行营节度如故。以横海节度使李全略为德棣节度使。时朝廷以光颜悬军深入,馈运难通,故割沧景以隶之。

        王庭凑虽受旌节,不解深州之围。丙戌,以知制诰东阳冯宿为山南东道节度副使,权知留后,仍遣中使入深州督牛元翼赴镇。裴度亦与幽、镇书,责以大义。朱克融卽解围去,王庭凑虽引兵少退,犹守之不去。

        元稹怨裴度,欲解其兵柄,故劝上雪延凑而罢兵。丁亥,以度为司空、东都留守,平章事如故。谏官争上言:“时未偃兵,度有将相全才,不宜置之散地。”上乃命度入朝,然后赴东都。

        以灵武节度使李听为河东节度使。初,听为羽林将军,有良马,上为太子,遣左右讽求之,听以职总亲军,不敢献。及河东缺帅,上曰:“李听不与朕马,是必可任。”遂用之。

         昭义监军刘承偕恃恩,陵轹节度使刘悟,数众辱之,又纵其下乱法。阴与磁州刺史张汶谋缚悟送阙下,以汶代之;悟知之,讽其军士作乱,杀汶。围承偕,欲杀之,幕僚贾直言入,责悟曰:“公所为如是,欲效李司空邪!此军中安知无如公者,使李司空有知,得无笑公于地下乎!”悟遂谢直言,救免承偕,囚之府舍。

         初,上在东宫,闻天下厌苦宪宗用兵,故卽位,务优假将卒以求姑息。三月,壬辰,诏:“神策六军使及南牙常参武官具由历、功绩,牒送中书,量加奖擢。其诸道大将久次及有功者,悉奏闻,与除官。应天下诸军,各委本道据守旧额,不得辄有减省。”于是商贾、胥吏争赂藩镇,牒补列将而荐之,卽升朝籍。奏章委箦,士大夫皆扼腕叹息。

         武宁节度副使王智兴将军中精兵三千讨幽、镇,节度使崔羣忌之,奏请卽用智兴为节度使,不则召诣阙,除以他官。事未报,智兴亦自疑;会有诏赦王庭凑,诸道皆罢兵,智兴引兵先期入境。羣惧,遣使迎劳,且使军士释甲而入;智兴不从。乙巳,引兵直进,徐人开门待之,智兴杀不同己者十余人,乃入府牙,见羣及监军,拜伏曰:“军众之情,不可如何!”为羣及判官、从吏具人马及治装,皆素所办也,遣兵卫送羣,至埇桥而返。遂掠盐铁院钱帛,及诸道进奉在汴中者,幷商旅之物,皆三分取二。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