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五十九(一)--栖楚血谏  

2016-11-15 23:33:45|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栖楚出身贫贱。当镇州小官时,王承宗认为他是奇才,推荐给李逢吉,从邓州司仓参军升任右拾遗。李逢吉罢免裴度的宰相,赶走李绅,都指使他干坏事。敬宗即位,上朝常较晚,多次游玩打猎不合君德。刘栖楚进谏说“:前代皇帝刚即位,都亲自管理朝政,早起坐着等待早朝。皇上刚登基,安稳地睡在宫里,很晚才起来。先帝的灵柩就在附近,奏乐的声音在朝廷每天都听得到。宪宗皇帝和先帝都是年长当皇帝,成天谨慎勤勉,各地还有叛乱的。皇上年轻当皇帝,刚刚登基,坏名声传出去了,我担心帝位不能长久。我靠进谏当官,让皇上被全国人非议,请求撞碎脑袋来表歉意。”于是就用前额在皇帝殿前叩击,血流满面。

  李逢吉传诏令说:“不要叩头了,等候诏令。”他捧着头站着,皇帝被感动了,挥手要他下殿。他说:“您不听取我的话,我就请求死在这里。”皇帝下诏安慰开导他,他才出殿去了。后升任起居郎,因病辞官回到洛阳。后来谏官在延英殿被皇帝召见,皇帝问道:“以前在朝廷上和我争执的那个人还在吗?”召他去任谏议大夫。不久,宣诏任命他为刑部侍郎。按惯例,侍郎没有宣诏任命的,李逢吉喜欢他帮助自己,因此不按惯例任命他。

  几个月后,他调任京兆尹。执法严厉,不怕权贵。此前,一些无赖青年在北军中挂名,欺负士人,犯了罪就逃到军队里,没有人敢去抓。他穷究惩办所有人,不到一个月,惯犯老滑头都不敢犯法了。

  有一天,兵将们乘着喝醉酒在欺负人,一些年青人在旁边喊道:“蠢汉子们,不怕上司京兆尹了吗?”

  但他性格古怪偏激,敢做奇异的举动,在危险的情况下钻营,好像无所畏惧,内心实际是仗着权势和受宠想升官。

  他到宰相那里去,容貌傲慢言语不恭敬,韦处厚讨厌他,把他调出朝廷任桂管观察使。后去世了,赠官为左散骑常侍。
贾岛诗曰
趋走与偃卧,去就自殊分。当窗一重树,上有万里云。
离披不相顾,仿佛类人群。友生去更远,来书绝如焚。
蝉吟我为听,我歌蝉岂闻。岁暮傥旋归,晤言桂氛氲。
宋 石介曰:
此节甯甘刚则折,平生不肯曲如鉤。
革囊裹血将何用,一汙龙墀死即休。
唐纪五十九(一)--栖楚血谏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昭阳单阏(癸卯),尽着雍涒滩(戊申),凡六年。

        穆宗睿圣文惠孝皇帝长庆三年(癸卯、八二三年)

        春,正月,癸未,赐两军中尉以下钱。二月,辛卯,赐统军、军使等绵彩、银器各有差。

        户部侍郎牛僧孺,素为上所厚。初,韩弘之子右骁卫将军公武为其父谋,以财结中外。及公武卒,弘继薨,穉zhì孙绍宗嗣,主藏奴与吏讼于御史府。上怜之,尽取弘财簿自阅视,凡中外主权,多纳弘货,独朱句细字曰:“某年月日,送户部牛侍郎钱千万,不纳。”上大喜,以示左右曰:“果然,吾不缪知人!”三月,壬戌,以僧孺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时僧孺与李德裕皆有入相之望;德裕出为浙西观察使,八年不迁,以为李逢吉排己,引僧孺为相。由是牛、李之怨愈深。

      夏,四月,甲午,安南奏陆州獠攻掠州县。

       丙申,赐宣徽院供奉官钱,紫衣者百二十缗,下至承旨各有差。

        初,翼城人郑注,眇小,目下视,而巧谲倾谄,善揣人意,以医游四方,羇jī贫甚。尝以药术干徐州牙将,牙将悦之,荐于节度使李愬。愬饵其药颇验,遂有宠,署为牙推,浸预军政,妄作威福,军府患之。监军王守澄以众情白愬,请去之,愬曰:“注虽如是,然奇才也,将军试与之语,苟无可取,去之未晚。”乃使注往谒守澄,守澄初有难色,不得已见之,坐语未久,守澄大喜,延之中堂,促膝笑语,恨相见之晚。明日,谓愬曰:“郑生诚如公言。”自是又有宠于守澄,权势益张,愬署为巡官,列于宾席。注旣用事,恐牙将荐己者泄其本末,密以他罪谮之于愬,愬杀之。及守澄入知枢密,挈注以西,为立居宅,赡给之;遂荐于上,上亦厚遇之。(一个奸人进入上层。)

       自上有疾,守澄专制国事,势倾中外;注日夜出入其家,与之谋议,语必通夕,关通赂遗,人莫能窥其迹。始则有微贱巧宦之士,或因以求进,数年之后,达官车马满其门矣。工部尚书郑权,家多姬妾,禄薄不能赡,因注通于守澄以求节镇;己酉,以权为岭南节度使。(地方官比京官有钱

       五月,壬申,以尚书左丞柳公绰为山南东道节度使。公绰过邓县,有二吏,一犯赃,一舞文,众谓公绰必杀犯赃者。公绰判曰:“赃吏犯法,法在;奸吏乱法,法亡。”竟诛舞文者。

      丙子,以晋、慈二州为保义军,以观察使李寰为节度使。

       六月,己丑,以吏部侍郎韩愈为京兆尹;六军不敢犯法,私相谓曰:“是尚欲烧佛骨,何可犯也!”

       秋,七月,癸亥,岭南奏黄洞蛮寇邕州,破左江镇。丙寅,邕州奏黄洞蛮破钦州千金镇,刺史杨屿奔石南砦。

      南诏劝利卒,国人请立其弟丰佑。丰佑勇敢,善用其众,始慕中国,不与父连名

       八月,癸巳,邕管奏破黄洞蛮。

       丙申,上自复道幸兴庆宫,至通化门楼,投绢二百匹施山僧。上之滥赐皆此类,不可悉纪。

       癸卯,以左仆射裴度为司空、山南西道节度使,不兼平章事。李逢吉恶度,右补阙张又新等附逢吉,竞流谤毁伤度,竟出之。又新,荐之子也。

       九月,丙辰,加昭义节度使刘悟同平章事。

        李逢吉为相,内结知枢密王守澄,势倾朝野。惟翰林学士李绅每承顾问,常排抑之,拟状至内庭,绅多所臧否;逢吉患之,而上待遇方厚,不能远也。会御史中丞缺,逢吉荐绅清直,宜居风宪之地;上以中丞亦次对官,不疑而可之。会绅与京兆尹、御史大夫韩愈争台参及他职事,文移往来,辞语不逊;逢吉奏二人不协,冬,十月,丙戌,以愈为兵部侍郎,绅为江西观察使。

       己丑,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杜元颖同平章事、充西川节度使。

      辛卯,安南奏黄洞蛮为寇。

       韩愈、李绅入谢,上各令自叙其事,乃深寤。壬辰,复以愈为吏部侍郎,绅为户部侍郎。

       穆宗长庆四年(甲辰、八二四年)

        春,正月,辛亥朔,上始御含元殿朝会。

       初,柳泌等旣诛,方士稍复因左右以进,上饵其金石之药。有处士张皋者上疏,以为:“神虑澹则血气和,嗜欲胜则疾疢chèn作。药以攻疾,无疾不可饵也。昔孙思邈有言:"药势有所偏助,令人藏气不平,借使有疾用药,犹须重慎。"庶人尚尔,况于天子!先帝信方士妄言,饵药致疾,此陛下所详知也,岂得复循其覆辙乎!今朝野之人纷纭窃议,但畏忤旨,莫敢进言。臣生长蓬艾,麋鹿与游,无所邀求,但粗知忠义,欲裨万一耳!”上甚善其言,使求之,不获。
  
      丁卯,岭南奏黄洞蛮寇钦州,杀将吏。

       庚午,上疾复作;壬申,大渐,命太子监国。宦官欲请郭太后临朝称制。太后曰:“昔武后称制,几危社稷。我家世守忠义,非武氏之比也。太子虽少,但得贤宰相辅之,卿辈勿预朝政,何患国家不安!自古岂有女子为天下主而能致唐、虞之理乎!”取制书手裂之。太后兄太常卿钊闻有是议,密上曰笺:“若果徇其请,臣请先帅诸子纳官爵归田里。”太后泣曰:“祖考之庆,钟于吾兄。”是夕,上崩于寝殿。(唐穆宗(795—824) 即李恒,初名宥。唐代皇帝。公元820—824年在位。宪宗第三子。封建安郡王,进封遂王。元和七年(812),立为太子。后为王守澄等拥立。即位后,耽于宴游,不以国事为意。亲信佞庸,疏远忠臣,削弱军力,法制无章。又加征两税与榷茶,增加百姓负担。朝中牛李党争日炽,朝外幽州、相州、镇州兵变继起,朱克融、王庭凑扰乱定、蔚、贝等州。河朔再失,藩镇割据加剧,府藏尽竭。长庆元年(821),与吐蕃议和,立《长庆会盟碑》。次年,击毬致病,不理朝政。宦官王守澄与宰相李逢吉相勾结,专制国事,势倾朝野,政治更加腐败。后服金丹致死。葬光陵(今陕西蒲城北),谥文惠皇帝。)癸酉,以李逢吉摄冢宰。丙子,敬宗卽位于太极东序。

       初,穆宗之立,神策军士人赐钱五十千,宰相议以太厚难继,乃下诏称:“宿卫之勒,诚宜厚赏,属频年旱歉,御府空虚,边兵尚未给衣,沾恤期于均济。神策军士人赐绢十匹、钱十千,畿内诸镇又减五千。仍出内库绫二百万匹付度支,充边军春衣。”时人善之。

       自戊寅至庚辰,上赐宦官服色及锦彩金银甚众,或今日赐绿,明日赐绯。

        初,穆宗旣留李绅,李逢吉愈忌之。绅族子虞颇以文学知名,自言不乐仕进,隐居华阳川,及从父耆为左拾遗,虞与耆书求荐,误达于绅;绅以书诮之,且以语于众人。虞深怨之,乃诣逢吉,悉以绅平日密论逢吉之语告之。逢吉益怒,使虞与补阙张又新及从子前河阳掌书记仲言等伺求绅短,扬之于士大夫间。且言“绅潜察士大夫有羣居议论者,辄指为朋党,白之于上。”由是士大夫多忌之。

       及敬宗卽位,逢吉与其党快绅失势,又恐上复用之,日夜谋议,思所以害绅者。楚州刺史苏遇谓逢吉之党曰:“主上初听政,必开延英,有次对官,惟此可防。”其党以为然,亟白逢吉曰:“事迫矣,若俟听政,悔不可追!”逢吉乃令王守澄言于上曰:“陛下所以为储贰,臣备知之,皆逢吉之力也。如杜元颖、李绅辈,皆欲立深王。”度支员外郎李续之等继上章言之。上时年十六,疑未信。会逢吉亦有奏,言“绅不利于上,请加贬谪。”上犹再三覆问,然后从之。二月,癸未,贬绅为端州司马。逢吉仍帅百官表贺,旣退,百官复诣中书贺,逢吉方与张又新语,门者弗内;良久,又新挥汗而出,旅揖百官曰:“端溪之事,又新不敢多让。”众骇愕辟易,惮之。右拾遗内供奉吴思独不贺,逢吉怒,以思为吐蕃告哀使。丙戌,贬翰林学士庞严为信州刺史,蒋防为汀州刺史。严,寿州人,与防皆绅所引也。给事中于敖,素与严善,封还敕书;人为之惧,曰:“于给事为庞、蒋直冤,犯宰相怒,诚所难也!”及奏下,乃言贬之太轻,逢吉由是奖之。(又是豺狼当道

       张又新等犹忌绅,日上书言贬绅太轻,上许为杀之;朝臣莫敢言,独翰林侍读学士韦处厚上疏,指述“绅为逢吉之党所谗,人情叹骇。绅蒙先朝奖用,借使有罪,犹宜容假,以成三年无改之孝,况无罪乎!”于是上稍开寤,会阅禁中文书,有穆宗所封一箧,发之,得裴度、杜元颖、李绅疏请立上为太子,上乃嗟叹,悉焚人所上谮绅书,虽未卽召还,后有言者,不复听矣。(也出于私心

        己亥,尊郭太后为太皇太后。

       乙巳,尊上母王妃为皇太后。太后,越州人也。

      丁未,上幸中和殿击球,自是数游宴、击球、奏乐,赏赐宦官、乐人,不可悉纪。(又一废物

        三月,壬子,赦天下;诸道常贡之外,毋得进奉。

        甲寅,上始对宰相于延英殿。

        初,牛元翼在襄阳,数赂王庭凑以请其家,庭凑不与;闻元翼薨,甲子,尽杀之。

        上视朝每晏,戊辰,日绝高尚未坐,百官班于紫宸门外,老病者几至僵踣。谏议大夫李渤白宰相曰:“昨日疏论坐晚,今晨愈甚,请出合待罪于金吾仗。”旣坐班退,左拾遗刘栖楚独留,进言曰:“宪宗及先帝皆长君,四方犹多叛乱。陛下富于春秋,嗣位之初,当宵衣求理;而嗜寝乐色,日晏方起,梓宫在殡,鼓吹日喧,令闻未彰,恶声遐布。臣恐福祚之不长,请碎首玉阶以谢谏职之旷。”遂以额叩龙墀,见血不已,响闻合外。李逢吉宣曰:“刘栖楚休叩头,俟进止!”栖楚捧首而起,更论宦官事,上连挥令出。栖楚曰:“不用臣言,请继以死。”牛僧孺宣曰:“所奏知,门外俟进止!”栖楚乃出,待罪于金吾仗,于是宰相赞成其言。上命中使就仗,幷李渤宣慰令归。寻擢栖楚为起居舍人,仍赐绯。栖楚辞疾不拜,归东都。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