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六十(一)--乱臣贼将  

2016-11-16 17:56:1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柏耆有纵横家的本领,他的父亲柏良器,是当时有声威的将领。柏耆有志向抱负,急着想建立功名。当时,王承宗占据常山郡反叛,朝中大臣不想动武,柏耆骑着马到淮西军营中去拜访裴度,并说希望得到皇上一个任命赶赴镇州,可以凭口才招降他。裴度为他转达后,皇帝就任命他以左拾遗身份出使。他去后,用仁义打动了王承宗,以至于流下了眼泪。王承宗于是请求献出两个州,派两个儿子到京城做抵押。皇帝正式任命柏耆为左拾遗,他因为这一时很有名气。
  后升任起居舍人。
  王承元调任义成军统领,朝廷派谏议大夫郑覃去慰问成德军,并赏赐一百万贯钱。赏钱没送去,全军都议论纷纷,唐穆宗派柏耆去宣布皇帝的旨意,大家才信服高兴了。他后来调任兵部郎中、谏议大夫。
  大和初年,李同捷反叛了,皇帝下诏命河北、河南各镇派兵征讨,长期没能平定。于是任命柏耆为德州大营诸军计会使,和判官沈亚之同去宣布皇帝旨意。
  遇上横海节度使李佑攻占了德州,李同捷兵败,请求投降。李佑派大将万洪代替他驻守沧州,李同捷没有出城,柏耆率三百名骑兵进入沧州,找借口杀死了万洪,和李同捷一起去京城朝拜。上路后,有探子报告说王廷凑想出其不意派兵劫持李同捷,柏耆就杀死李同捷献上他的头。众将妒忌柏耆的功劳,都上奏章攻击他,唐文宗不得已,贬柏耆为循州司户参军、沈亚之为南康县县尉。宦官马国亮诬蔑柏耆接受了李同捷以前得到的王稷的女儿和奴仆婢女、珍宝。当初,李佑听说柏耆杀死了万洪,很吃惊,病就加重了。皇帝说:“李佑如果去世,就等于是柏耆杀死了他。”到这时,加上先前的怒气,下诏又贬为爱州长流参军,后杀死了他。
        唐太和元年(827年)至三年,唐廷讨平横海节度副大使李同捷、魏博将领亓志绍叛乱的作战。
        唐敬宗宝历二年(826年)三月,横海节度使李全略去世,其子李同捷擅自为留后,并重贿邻近藩镇,以求继任为节度使。文宗李昂继位后,李同捷希望得到朝廷承认,于元年三月初一遣掌书记崔从长和其弟李同志、李同巽入朝,请求归附。五月十五日,唐文宗施调虎离山计,任命天平节度使乌重胤为横海节度使,李同捷为兖海节度使。李同捷借口将士强留,拒不奉诏。七月二十五日,武宁节度使王智兴奏请率本军3万人,自备5个月粮饷,讨伐李同捷,文宗准奏。八月十一日,文宗下诏削夺李同捷官爵,命乌重胤、王智兴、平卢节度使康志睦、魏博节度使史宪诚、卢龙节度使李载义、义成节度使李听、义武节度使张璠各率本镇兵马讨伐李同捷。成德节度使王庭凑上奏朝廷,请授李同捷横海节度使,未得批准。王庭凑乃援助李同捷,出兵阻挠魏博军。十月,乌重胤多次率军击破李同捷军,但却于十一月初八因病去世。二十二日,朝廷任命保义节度使李寰为横海节度使。二年三月二十三日,王智兴率兵进攻横海所辖的棣州(治厌次,今山东惠民东南),焚毁3个城门。由于各镇节度使均拥兵自重,并不积极进讨,直至九月初四才有王智兴奏报攻取棣州的战绩。而李寰到达前线后,也拥兵不进,只是不停向朝廷索取粮饷。初七,朝廷改任李寰为夏绥节度使,命前夏绥节度使傅良弼为横海节度使。十一日,唐文宗下诏削夺王庭凑官爵,令诸镇兵马四面进讨。十月,魏博兵在平原(今属山东)击败李同捷军,乘胜攻占平原城。十一月初一,易定节度使柳公济奏称攻占李同捷在沧州西部的坚固寨,继而又在坚固寨东击败同捷军。傅良弼在赴任途中去世,唐廷再命左金吾大将军李祐为横海节度使。李同捷在诸镇军围攻下,军势日渐紧迫。王庭凑已无力救援,乃遣人游说魏博大将军亓志绍,劝其杀史宪诚父子,割据魏博。亓志绍遂起兵叛乱,率所部2万余人回逼魏州(治贵乡,今河北大名东北)。十二月二十六日,诏发义成、河阳两道兵马讨伐亓志绍。三十日,又命正在围攻李同捷的义成节度使李听率沧州行营诸军增援魏博。三年正月,李听和史宪诚之子史唐联兵进攻亓志绍,大败其众,亓志绍率5000人逃往镇州(治真定,今河北正定)后自杀。二十三日,昭义军(唐方镇名,治潞州,今山西长治)奏报,亓志绍余众1.5万人来本道请降,已将其安置。同月,李载义奏称攻占长芦(今河北沧州)。二月,李祜率诸道行营兵击败李同捷,进攻德州(治安德,今山东陵县)。四月十九日,李载义奏报已攻破横海治所沧州的外城。时李祐也已攻拔德州。李同捷向李祐请降,李祐把李同捷的请降书一并上奏朝廷。谏议大夫柏耆正在军中安抚将士,为抢得头功,将李同捷及其家属一起带往京师。二十六日,行至将陵县(今山东宁津西南),柏耆因担心王庭凑截击,将李同捷斩杀,传首京城,叛乱遂平。
唐纪六十(一)--乱臣贼将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屠维作噩(己酉),尽昭阳赤奋若(癸丑),凡五年。

          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太和三年(己酉、八二九年)

         春,正月,亓qí志绍与成德合兵掠贝州。

        义成行营兵三千人先屯齐州,使之禹城,中道溃叛;横海节度使李佑讨诛之。

         李听、史唐合兵击亓志绍,破之;志绍将其众五千奔镇州。

         李载义奏攻沧州长芦,拔之。

         甲辰,昭义奏亓志绍余众万五千人诣本道降,置之洛州。

         二月,横海节度使李佑帅诸道行营兵击李同捷,破之,进攻德州。

        武宁捉生兵马使石雄,勇敢,爱士卒;王智兴残虐,军中欲逐智兴而立雄。智兴知之,因雄立功,奏请除刺史。丙辰,以雄为壁州剌史。

       史宪诚闻沧景将平而惧,其子唐劝之入朝。丙寅,宪诚使唐奉表请入朝,且请以所管听命。

       石雄旣去武宁,王智兴悉杀军中与雄善者百余人。夏,四月,戊午,智兴奏雄摇动军情,请诛之。上知雄无罪,免死,长流白州。

       戊辰,李载义奏攻沧州,破其罗城。李佑拔德州,城中将卒三千余人奔镇州。李同捷与佑书请降,佑幷奏其书,谏议大夫柏耆受诏宣慰行营,好张大声势以威制诸将,诸将已恶之矣;及李同捷请降于佑,佑遣大将万洪代守沧州;耆疑同捷之诈,自将数百骑驰入沧州,以事诛洪,取同捷及其家属诣京师。乙亥,至将陵,或言王庭凑欲以奇兵篡同捷,乃斩同捷,(李同捷,唐藩镇,横海节度使李全略之子。 唐敬宗宝历二年(826年)三月,横海节度使李全略去世,其子李同捷擅自为留后,并重贿邻近藩镇,以求继任为节度使。唐文宗李昂继位后,李同捷希望得到朝廷承认,于元年三月初一遣掌书记崔从长和其弟李同志、李同巽入朝,请求归附。)传首,沧景悉平。

        五月,庚寅,加李载义同平章事。诸道兵攻李同捷,三年,仅能下之。而柏耆径入城,取为己功。诸将疾之,争上表论列。辛卯,贬耆为循州司户。李佑寻薨。(李佑,本蔡州牙将。事吴元济,骁勇善战。自王师讨淮西,佑为行营将,每抗官军,皆惮之。元和十二年,为李愬所擒。愬知佑有胆略,释其死,厚遇之。推诚定分,与同寝食,往往帐中密语,达曙不寐。人有耳属于外者,但屡闻佑感泣声。

        壬寅,摄魏博副使史唐奏改名孝章。

        六月,丙辰,诏:“镇州四面行营各归本道休息,但务保境,勿相往来;惟庭凑效顺,为达章表,余皆勿受。”

        辛酉,以史宪诚为兼侍中、河中节度使;以李听兼魏博节度使。分相、卫、澶三州,以史孝章为节度使。

        初,李佑闻柏耆杀万洪,大惊,疾遂剧。上曰:“佑若死,是耆杀之也!”癸酉,赐耆自尽。(柏耆,唐代将军柏良器之子。素负志略,学纵横家流。会王承宗以常山叛,朝廷厌兵,欲以恩泽抚之。耆于蔡州行营以画干裴度,请以朝旨奉使镇州,乃自处士授左拾遗。既见承宗,以大义陈说。承宗泣下,请质二男,献两郡,由是知名。元和十年,王承宗归国,移镇滑州,朝廷赐成德军赏钱一百万贯,令谏议大夫郑覃宣慰军人,赏钱未至,浩浩然腾口。穆宗诏耆往谕旨。耆至,令承宗集三军,宣导上旨,众心乃安。转兵部郎中。

       河东节度使李程奏得王庭凑书,请纳景州;又奏亓志绍自缢。

       上遣中使赐史宪诚旌节,癸酉,至魏州。时李听自贝州还军馆陶,迁延未进,宪诚竭府库以治行,甲戌,军乱,杀宪诚,(史宪诚(?-829年),建康军(今甘肃高台东南)人,奚族,中唐军阀。长庆二年(822年),任魏博镇中军兵马使,鼓动军士骚动逼死节度使田布,自称留后。朝廷无奈,授之节度使。大和三年(829年),魏博军乱,士兵夜闯军府,将其斩杀,另推都知兵马使何进滔为留后。)奉牙内都知兵马使灵武何进滔知留后。李听进至魏州,进滔拒之,不得入。秋,七月,进滔出兵击李听;听不为备,大败,溃走,昼夜兼行,趣浅口,失亡过半,辎重兵械尽弃之。昭义兵救之,听仅而得免,归于滑台。

        河北久用兵,馈运不给,朝廷厌苦之。八月,壬子,以进滔为魏博节度使,复以相、卫、澶三州归之。

       沧州承丧乱之余,骸骨蔽地,城空野旷,户口存者什无三四,癸丑,以卫尉卿殷侑为齐、德、沧、景节度使。侑至镇,与士卒同甘苦,招抚百姓,劝之耕桑,流散者稍稍复业。先是,本军三万人皆仰给度支,侑至一年,租税自能赡其半;二年,请悉罢度支给赐;三年之后,户口滋殖,仓廪充盈。

        王庭凑因邻道微露请服之意;壬申,赦庭凑及将士,复其官爵。

        征浙西观察使李德裕为兵部侍郎,裴度荐以为相。会吏部侍郎李宗闵有宦官之助,甲戌,以宗闵同平章事。

        上性俭素,九月,辛巳,命中尉以下毋得衣纱縠绫罗;听朝之暇,惟以书史自娱,声乐游畋未尝留意。驸马韦处仁尝着夹罗巾,上谓曰:“朕慕卿门地清素,故有选尚。如此巾服,听其他贵戚为之,卿不须尔。”

        壬辰,以李德裕为义成节度使。李宗闵恶其逼己,故出之。

       冬,十月,丙辰,以李听为太子少师。

        路隋言于上曰:“宰相任重,不宜兼金谷琐碎之务,如杨国忠、元载、皇甫镈皆奸臣,所为不足法也。”上以为然。于是裴度辞度支;上许之。

       十一月,甲午,上祀圜丘;赦天下。四方毋得献奇巧之物,其纤丽布帛皆禁之,焚其机杼。

        丙申,西川节度使杜元颖奏南诏入寇。元颖以旧相,文雅自高,不晓军事,专务蓄积,减削士卒衣粮。西南戍边之卒,衣食不足,皆入蛮境钞盗以自给,蛮人反以衣食资之;由是蜀中虚实动静,蛮皆知之。南诏自嵯颠谋大举入寇,边州屡以告,元颖不之信;嵯颠兵至,边城一无备御。蛮以蜀卒为乡导,袭陷巂、戎二州。甲辰,元颖遣兵与战于邛州南,蜀兵大败;蛮遂陷邛州。

        武宁节度使王智兴入朝。

        诏发东川、兴元、荆南兵以救西川;十二月,丁未朔,又发鄂岳、襄邓、陈许等兵继之。

        以王智兴为忠武节度使。

        己酉,以东川节度使郭钊为西川节度使,兼权东川节度事。

        嵯颠自邛州引兵径抵成都。庚戌,陷其外郭。杜元颖帅众保牙城以拒之,欲遁者数四。壬子,贬元颖为邵州刺史。

       己未,以右领军大将军董重质为神策、诸道西川行营节度使,又发太原、凤翔兵赴西川。南诏寇东川,入梓州西川。钊兵寡弱不能战,以书责嵯颠。嵯颠复书曰:“杜元颖侵扰我,故兴兵报之耳。”与钊修好而退。

       蛮留成都西郭十日,其始慰抚蜀人,市肆安堵;将行,乃大掠子女、百工数万人及珍货而去。蜀人恐惧,往往赴江,流尸塞江而下。嵯颠自为军殿,及大度水,嵯颠谓蜀人曰:“此南吾境也,听汝哭别乡国。”众皆恸哭,赴水死者以千计。自是南诏工巧埒liè于蜀中。

        嵯颠遣使上表,称:“蛮比修职贡,岂敢犯边,正以杜元颖不恤军士,怨苦元颖,竞为乡导,祈我此行以诛虐帅。诛之不遂,无以慰蜀士之心,愿陛下诛之。”丁卯,再贬元颖循州司马。诏董重质及诸道兵皆引还。郭钊至成都,与南诏立约,不相侵扰。诏遣中使以国信赐嵯颠。

        文宗太和四年(庚戌、八三〇年)

       春,正月,辛巳,武昌节度使牛僧孺入朝。

       戊子,立子永为鲁王。

        李宗闵引荐牛僧孺;辛卯,以僧孺为兵部尚书、同平章事。于是二人相与排摈李德裕之党,稍稍逐之。

        南诏之寇成都也,诏山南西道发兵救之,兴元兵少,节度使李绛募兵千人赴之,未至,蛮退而还。

        兴元兵有常额,诏新募兵悉罢之。二月,乙卯,绛悉召新军,谕以诏旨而遣之,仍赐以廪麦,皆怏怏而退。往辞监军,监军杨叔元素恶绛不奉己,以赐物薄激之。众怒,大噪,掠库兵,趋使牙。绛方与僚佐宴,不为备,走登北城。或劝缒而出,绛曰:“吾为元帅,岂可逃去!”麾推官赵存约令去。存约曰:“存约受明公知,何可苟免!”牙将王景延与贼力战死,绛、存约及观察判官薛齐皆为乱兵所害,贼遂屠绛家。(李绛,字深之,系本赞皇。擢进士、宏辞,补渭南尉,拜监察御史。元和二年,授翰林学士,俄知制诰。会李锜诛,宪宗将辇取其赀,绛与裴垍谏曰:"锜僭侈诛求,六州之人怨入骨髓。今元恶传首,若因取其财,恐非遏乱略、惠绥困穷者。愿赐本道,代贫民租赋。"制可。枢密使刘光琦议遣中人持赦令赐诸道,以裒馈饷,绛请付度支盐铁急递以遣,息取求之弊。光琦引故事以对,帝曰:"故事是耶,当守之;不然,当改。可循旧哉!"

        戊午,叔元奏绛收新军募直以致乱。庚申,以尚书右丞温造为山南西道节度使。是时,三省官上疏共论李绛之冤;谏议大夫孔敏行具呈叔元激怒乱兵,上始悟。

        三月,乙亥朔,以刑部尚书柳公绰为河东节度使。先是,回鹘入贡及互市,所过恐其为变,常严兵迎送防卫之。公绰至镇,回鹘遣梅录李畅以马万匹互市,公绰但遣牙将单骑迎劳于境,至则大辟牙门,受其礼谒。畅感泣,戒其下,在路不敢驰猎,无所侵扰。

       陉北沙陀素骁勇,为九姓、六州胡所畏伏。公绰奏以其酋长朱邪执宜为阴山都督、代北行营招抚使,使居云、朔塞下,捍御北边。执宜与诸酋长入谒,公绰与之宴。执宜神彩严整,进退有礼,公绰谓僚佐曰:“执宜外严而内宽,言徐而理当,福禄人也。”执宜母妻入见,公绰使夫人与之饮酒,馈遗之。执宜感恩,为之尽力。塞下旧有废府十一,执宜修之,使其部落三千人分守之,自是杂虏不敢犯塞。

       温造行至褒城,遇兴元都将卫志忠征蛮归,造密与之谋诛乱者,以其兵八百人为牙队,五百人为前军,入府,分守诸门。己卯,造视事,飨将士于牙门,造曰:“吾欲问新军去留之意,宜悉使来前。”旣劳问,命坐,行酒。志忠密以牙兵围之,旣合,唱“杀!”新军八百余人皆死。杨叔元起,拥造靴求生,造命囚之。其手杀绛者,斩之百段,余皆斩首,投尸汉水,以百首祭李绛,三十首祭死事者,具事以闻。己丑,流杨叔元于康州。

        癸卯,加淮南节度使段文昌同平章事、为荆南节度使。

        奚寇幽州,夏,四月,丁未,卢龙节度使李载义击破之;辛酉,擒其王茹羯以献。

        裴度以高年多疾,恳辞机政。六月,丁未,以度为司徒、平章军国重事,俟疾损,三五日一入中书。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