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六十四(一)--泽潞之战  

2016-11-24 17:05:5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费了很多笔墨描写泽潞之战,可见其意义,也是一段精彩的记载,是一次特殊的战争,足见宰相李德裕之给力。?唐会昌三年(843年)至四年,唐平定昭义节度使(泽潞节度使)刘从谏侄子刘稹割据作乱的作战。

        三月,刘从谏病重,因其长期与朝廷对抗,担心死后被诛灭九族,乃与幕僚张谷、陈扬庭密谋效法河北诸镇,以其侄刘稹为牙内都知兵马使,从子刘匡周为中军兵马使,孔目王协为押牙亲事兵马使,家奴李士贵为使宅十将兵马使,亲信刘守义、刘守忠、董可武、崔玄度分别统辖亲兵,企图割据一方与唐对抗。

四月,刘从谏死后,刘稹秘不发丧,逼监军崔士康奏称刘从谏病重,请求朝廷任命其为留后。唐武宗李炎召集众宰相商议,李德裕认为昭义邻近京城,处于国家心脏位置,不能割据一方,沿袭河北诸镇惯例。武宗从其议,下诏给成德节度使王元逵、魏博节度使何弘敬维持二镇现状,令其不得和刘稹相勾结。刘稹见朝廷不准奏,遂公开对抗朝廷。

 五月十三日,武宗制令削夺刘从谏及刘稹官爵,命王元逵为泽潞北面招讨使,何弘敬为南面诏讨使,与河中节度使陈夷行、河东节度使刘沔、河阳节度使王茂元合力攻讨刘稹。六月,王茂元命兵马使马继等率步骑兵2000进屯天井关南的科斗店(今山西晋城南),刘稹遣衙内十将薛茂卿将亲军2000抵抗。

七月,以山南东道节度使卢钧为昭义节度招抚使。晋绛行营节度使李彦佐行动迟缓,十八日,诏命天德防御使石雄为晋绛行营节度副使,命李彦佐迅速进屯翼城(今属山西)。同月,王元逵奏称攻拔宣务栅(在今河北隆尧西北),并在尧山(今河北完县西北)击败刘稹增援部队。武宗下诏称赞王元逵,严厉指责李彦佐、刘沔、王茂元,命其迅速进兵。八月十八日,薛茂卿率军攻破科斗店,擒获马继等人,焚掠小寨17座,河阳人慌马惊,准备退保怀州(治野王,今河南—沁阳),朝廷乃令忠武节度使王宰率兵救援。

时王茂元率兵屯驻万善城(今河南沁阳东北),刘稹命牙将张巨、刘公直等人会同薛茂卿合力进攻,原定九月初一包围万善城。张巨探知城内防守薄弱,欲独抢战功,于二十九日即发兵攻城。王茂元人孤势单,准备弃城逃跑,恰义成援兵赶到,张巨只好率兵撤退,登太行山时士卒自相惊扰,人马互相践踏,许多士卒坠崖摔死。九月二十四日,以石雄为晋绛行营节度使,命其进攻潞州。石雄于次日即率兵从翼城出发,越过乌岭(在翼城县境),攻破昭义军5个营寨,杀获千人。薛茂卿战功显赫,刘稹却既无加官又不封赏,薛茂卿非常不满,乃暗中与王宰通谋。

二月初三,王宰率兵进攻天井关(一名太行关,在今山西晋城南太行山上),薛茂卿佯战即退,王宰遂占据天井关,其东西两翼的昭义营寨也都退走。刘稹把薛茂卿诱骗到潞州后杀害,命刘公直代替薛茂卿。十四日,王宰率兵进攻泽州(治晋城,今属山西),与刘公直交战失利,刘公直乘胜收复天井关。二十日,王宰引兵进击刘公直,大破其众,并趁势攻克陵川(今属山西)。二十八日,河东都将杨弁发动兵变,占据太原(今太原西南),派人与刘稹联络,共抗朝廷。

四年正月二十八日,河东兵攻克太原,生擒杨弁,尽诛乱卒。二月初六,石雄攻拔昭义的良马(在今山西安泽东北)等三寨一堡。河东行营都知兵马使王逢击败昭义将康良伶,康放弃石会关,退守腰鼓岭(在今山西武乡西北)。刘稹年少无知,又性情懦弱,军政大权实握在王协、李士贵手中。此二人贪婪好财,对下有功不赏,导致军心涣散。

七月,刘稹心腹高文端归降,为官军提供了机要情报。二十五日,邢州(治龙冈,今河北邢台)刺史崔嘏举州归降。洺州(治永年,今河北永年东南)、磁州(治滏阳,今河北磁县)亦相继归降。潞州人闻知邢、洺、磁三州降,大为恐慌。郭谊、王协乃于八月杀死刘稹及其亲信,向朝廷请降。石雄率7000人进入潞州,又将郭谊、王协等人囚送长安,持续一年之久的泽潞之乱终于平定。

唐纪六十四(一)--泽潞之战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阏逢困敦(甲子)闰月,尽屠维大荒落(己巳),凡五年有奇。
    

        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会昌四年(甲子、八四四年)
    

        闰月,壬戌,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李绅同平章事,充淮南节度使。
    

        李德裕奏:“镇州奏事官高迪密陈意见二事:其一,以为:"贼中好为偷兵术,潜抽诸处兵聚于一处,官军多就迫逐,以致失利;经一两月,又偷兵诣他处。官军须知此情,自非来攻城栅,慎勿与战。彼淹留不过三日,须散归旧屯,如此数四空归,自然丧气。官军密遣谍者诇其抽兵之处,乘虚袭之,无不捷矣。"其二,"镇、魏屯兵虽多,终不能分贼势。何则?下营不离故处,每三两月一深入,烧掠而去。贼但固守城栅,城外百姓,贼亦不惜。宜令进营据其要害,以渐逼之。若止如今日,贼中殊不以为惧。"望诏诸将各使知之!”(两点:官军不知敌军调动,营地不紧逼敌军,一句话,官军官僚主义严重。)
    

        刘稹腹心将高文端降,言贼中乏食,令妇人挼穗舂之以给军。德裕访文端破贼之策,文端以为:“官军今直攻泽州,恐多杀士卒,城未易得。泽州兵约万五千人,贼常分兵太半,潜伏山谷,伺官军攻城疲弊,则四集救之,官军必失利。今请令陈许军过干河立寨,自寨城连延筑为夹城,环绕泽州,日遣大军布陈于外以扞救兵。贼见围城将合,必出大战;待其败北,然后乘势可取。”德裕奏请诏示王宰。(有大将叛,必泄密,军队应加调整。)
    

        文端又言:“固镇寨四崖悬绝,势不可攻。然寨中无水,皆饮涧水,在寨东约一里许。宜令王逢进兵逼之,绝其水道,不过三日,贼必弃寨遁去,官军卽可追蹑。前十五里至青龙寨,亦四崖悬绝,水在寨外,可以前法取也。其东十五里则沁州城。”德裕奏请诏示王逢。(环境熟悉致胜。打仗一定要弄清敌情、地情、民情等
    

       文端又言:“都头王钊将万兵戍洺州,刘稹旣族薛茂卿,又诛刑洺救援兵马使谈朝义兄弟三人,钊自是疑惧;稹遣使召之,钊不肯入,士卒皆哗噪,钊必不为稹用。但钊及士卒家属皆在潞州,又士卒恐已降为官军所杀,招之必不肯来。惟有谕意于钊,使引兵入潞州取稹。事成之日,许除别道节度使,仍厚有赐与,庶几肯从。”德裕奏请诏何弘敬潜遣人谕以此意。(冷静分析,找到突破口
    

        刘稹年少懦弱,押牙王协、宅内兵马使李士贵用事,专聚货财,府库充溢,而将士有功无赏,由是人心离怨。刘从谏妻裴氏,冕之支孙也,忧稹将败,其弟问,典兵在山东,欲召之使掌军政。士贵恐问至夺己权,且泄其奸状,乃曰:“山东之事仰成于五舅,若召之,是无三州也。”乃上。(知将领为人秉性
    

       王协荐王钊为洺州都知兵马使;钊得众心,而多不遵使府约束,同列高元武、安玉言其有贰心。稹召之,钊辞以“到洺州未立少功,实所惭恨,乞留数月,然后诣府。”许之。
   

       王协请税商人,每州遣军将一人主之,名为税商,实籍编户家赀,至于什器无所遗,皆估为绢匹,十分取其二,率高其估。民竭浮财及糗粮输之,不能充,皆忷忷不安。(此为民情
    

       军将刘溪尤贪残,刘从谏弃不用。溪厚赂王协,协以刑州富商最多,命溪主之。裴问所将兵号“夜飞”,多富商子弟,溪至,悉拘其父兄;军士诉于问,问为之请,溪不许,以不逊语答之。问怒,密与麾下谋杀溪归国,幷告刺史崔嘏,嘏从之。丙子,嘏、问闭城,斩城中大将四人,请降于王元逵。时高元武在党山,闻之,亦降。(政治总在军事之上之先
    

       先是使府赐洺州军士布,人一端,寻有帖以折冬赐。会税商军将至洺州,王钊因人不安,谓军士曰:“留后年少,政非己出。今仓库充实,足支十年,岂可不少散之以慰劳苦之士!使帖不可用也。”乃擅开仓库,给士卒人绢一匹,谷十二石,士卒大喜。钊遂闭城请降于何弘敬。安玉在磁州,闻二州降,亦降于弘敬。尧山都知失马使魏元谈等降于王元逵,元逵以其久不下,皆杀之。(众叛亲离,土崩瓦解
    

        八月,辛卯,镇、魏奏邢、洺、磁三州降,宰相入贺。李德裕曰:“昭义根本尽在山东,三州降,则上党不日有变矣。”上曰:“郭谊必枭刘稹以自赎。”德裕曰:“诚如圣料。”上曰:“于今所宜先处者何事?”德裕请以卢弘止为三州留后,曰:“万一镇、魏请占三州,朝廷难于可否。”上从之。诏山南东道兼昭义节度使卢钧乘驿赴镇。
    

        潞人闻三州降,大惧。郭谊、王协谋杀刘稹以自赎;稹再从兄中军使匡周兼押牙(亦称“ 押衙 ”。 唐 宋 官名。管领仪仗侍卫。牙,后讹变为“衙”。唐 李匡乂 《资暇集》卷中:“武职令有押衙之名。衙宜作‘牙’,此职名,非押其衙府也,盖押牙旗者。”《旧唐书·崔慎由传》:“既离 泗口 , 彦曾 令押牙 田厚简 慰諭,又令都虞候 元密 伏兵 任山馆 。”《旧五代史·外国传二·吐蕃》:“明年, 晋高祖 遣 涇州 押牙 陈延暉 齎詔书安抚 凉州 。” 宋 程大昌 《演繁露·旗鼓》:“ 魏博 特置驍鋭可倚仗者,使为护卫,名为牙兵。而典总此兵者其结衔名为押衙。”《古今小说·裴晋公义还原配》:“只见外面一个人,约莫半老年纪,头带软翅纱帽,身穿紫袴衫,挺带皂靴,好似押牙官模样,踱进店来。”),谊患之,言于稹曰:“十三郎在牙院,诸将皆莫敢言事,恐为十三郎所疑而获罪,以此失山东。今诚得十三郎不入,则诸将始敢尽言,采于众人,必获长策。”稹召匡周谕之,使称疾不入。匡周怒曰:“我在院中,故诸将不敢有异图;我出院,家必灭矣!”稹固请之,匡周不得已,弹指而出。
    

       谊令稹所亲董可武说稹曰:“山东之叛,事由五舅,城中人人谁敢相保!留后今欲何如?”稹曰:“今城中尚有五万人,且当闭门坚守耳。”可武曰:“非良策也。留后不若束身归朝,如张元益,不失作刺史。且以郭谊为留后,俟得节之日,徐奉太夫人及室家金帛归之东都,不亦善乎!”稹曰:“谊安肯如是?”可武曰:“可武已与之重誓,必不负也。”及引谊入。稹与之密约旣定,乃白其母,母曰:“归朝诚为佳事,但恨已晚。吾有弟不能保,安能保郭谊!汝自图之!”稹乃素服出门,以母命署谊都知兵马使。王协已戒诸将列于外厅,谊拜谢稹已,出见诸将,稹治装于内厅。李士贵闻之,帅后院兵数千攻谊。谊叱之曰:“何不自取赏物,乃欲与李士贵同死乎!”军士乃退,共杀士贵。谊易置将吏,部署军士,一夕俱定。(何必当初?对自己能力估计太草率
    

        明日,使董可武入谒稹曰:“请议公事。”稹曰:“何不言之!”可武曰:“恐惊太夫人。”乃引稹步出牙门,至北宅,置酒作乐。酒酣,乃言:“今日之事欲全太尉一家,须留后自图去就,则朝廷必垂矜闵。”稹曰:“如所言,稹之心也。”可武遂前执其手,崔玄度自后斩之,(刘稹(?-844年),范阳(今北京)人。昭义节度使(又称泽潞节度使)刘从谏之侄。右骁卫将军刘从素之子,早期为牙内都知兵马使。会昌三年(843年)四月,刘从谏病卒,刘稹用昭义兵马使郭谊的建议,秘不发丧,自领军务。并且上书言宦官仇士良之恶,不敢归朝。朝廷不听。武宗会昌四年(844年),李德裕用成德、魏博、河中等镇兵力进攻昭义,由刘沔、王茂元一起攻讨刘稹,史称「唐平刘稹泽潞之战」,石雄入泽、潞二州,有七千人随行,过乌岭(在沁水与翼城县境),破昭义军五寨。刘稹军心渐怠,将士愈觉离心,邢州、洺州、磁州相继倒戈。董可武将刘稹骗至别院,被郭谊、王协杀死,屠其族,出降,泽潞平。传首京师。是时李德裕上奏刘稹之叛乃牛僧孺、李宗闵二人之罪,结果牛僧孺被贬汀州刺史,十一月又贬循州(今广东惠州市东)员外长史,李宗闵同时被贬。)因收稹宗族,匡周以下至襁褓中子皆杀之。又杀刘从谏父子所厚善者张谷、陈扬庭、李仲京、郭台、王羽、韩茂章、茂实、王渥、贾庠等凡十二家,幷其子侄甥壻无遗。仲京,训之兄;台,行余之子;羽,涯之从孙;茂章、茂实,约之子;渥,璠之子。庠,餗之子也。甘露之乱,仲京等亡归从谏,从谏抚养之。凡军中有小嫌者,谊日有所诛,流血成泥。乃函稹首,遣使奉表及书,降于王宰。首过泽州,刘公直举营恸哭,亦降于宰。(高压之下,多毁于内乱。因为大家并无共同信仰
    

          乙未,宰以状闻。丙申,宰相入贺。李德裕奏:“今不须复置邢、洺、磁留后,但遣卢弘止宣慰三州及成德、魏博两道。”上曰:“郭谊宜如何处之?”德裕曰:“刘稹騃dāi孺子耳,阻兵拒命,皆谊为之谋主;及势孤力屈,又卖稹以求赏。此而不诛,何以惩恶!宜及诸军在境,幷谊等诛之!”上曰:“朕意亦以为然。”乃诏石雄将七千人入潞州,以应谣言。杜悰以馈运不给,谓谊等可赦,上熟视不应。德裕曰:“今春泽潞未平,太原复扰,自非圣断坚定,二寇何由可平!外议以为若在先朝,赦之久矣。”上曰:“卿不知文宗心地不与卿合,安能议乎!”罢卢钧山南东道,专为昭义节度使。
    

        戊戌,刘稹传首至京师。诏:“昭义五州给复一年,军行所过州县免今年秋税。昭义自刘从谏以来,横增赋敛,悉从蠲免。所籍土团并纵遣归农。诸道将士有功者,等级加赏。”
    

        郭谊旣杀刘稹,日望旌节;旣久不闻问,乃曰:“必移他镇。”于是阅鞍马,治行装;及闻石雄将至,惧失色。雄至,谊等参贺毕,敕使张仲清曰:“郭都知告身(古代授官的凭信,类似后世的任命状。 北周时已有此称。 宋亦名 "官告"。《通典》卷十五载唐代选补官员之制云:先简仆射,乃上门下省,给事中读之,黄门侍郎省之,侍中审之,不审者皆得驳下,既审然后上闻,主者受旨而奉行焉。各给以符而印其上,谓之告身,其文曰尚书吏部告身之印,自出身之人至于公卿皆给之。武官则受于兵部。)来日当至;诸高班告身在此,晚牙来受之!”(都知兵马使郭谊的委任状过几天就会到来,其他诸将领的委任状在我这里,晚上牙院参拜时来受命!)乃以河中兵环球场,晚牙,谊等至,唱名引入,凡诸将桀黠拒官军者,悉执送京师。加何弘敬同平章事。丁未,诏发刘从谏尸,暴于潞州市三日,石雄取其尸置球场斩剉之。
    

       戊申,加李德裕太尉、赵国公,德裕固辞。上曰:“恨无官赏卿耳!卿若不应得,朕必不与卿。”
   

        初,李德裕以“韩全义以来,将帅出征屡败,其弊有三:一者,诏令下军前,日有三四,宰相多不预闻。二者,监军各以意见指挥军事,将帅不得专进退。三者,每军各有宦者为监使,悉选军中骁勇数百为牙队,其在陈战鬬者,皆怯弱之士;每战,监使自有信旗,乘高立马,以牙队自卫,视军势小却,辄引旗先走,陈从而溃。”(一句话,军事官僚)德裕乃与枢密使杨钦义、刘行深议,约敕监军不得预军政,每兵千人听监使取十人自卫,有功随例沾赏。二枢密皆以为然,白上行之。自御回鹘至泽潞罢兵,皆守此制。自非中书进诏意,更无他诏自中出者。号令旣简,将帅得以施其谋略,故所向有功。(一次成功的改革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