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六十四(二)--唐军事领导体制  

2016-11-24 23:00:3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朝(618—907)全国境一,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以汉族为主体的各民族广泛融合,与亚洲各国友好交流频繁进行,农业、手工业蓬勃 发展,商品交换空前活跃,先后出现过贞观、开元盛世。安史之乱后,国家由盛转衰,集中统一的政治局面遭到破坏,中央与藩镇、朗官与宦官的矛盾斗争长期困扰.国力严重削弱。这种盛衰反差也反映到军制上,从各项军事制度的制定到施行,从军权的集中到各类军队的消长,都经历了一个由盛而衰的演变过程。军队的消长,都经历了一个由盛而衰的演变过程。

唐建国后,沿袭隋朝三省六部制,实行统一的中央专制主义集权统治。尚书省厂设兵部为中央最高军事行政领导机关。置尚书一人为长,侍郎二人为副,下领兵部、职方、驾部、库部四司,各置郎中、员外郎一或二人。兵部统掌全国军政事务,凡各军事单位的编制定额及其审定,征召或增减兵员,调遣兵马,选拔武官,以及全国地图、甲仗、监牧的管理,皆由兵部负责,或会同有关机构共办。

中央统率全国府兵的机构是十二卫和太子东宫六率。卫各置大将军和将军、率各置串和副率为正副长官,以其僚属分掌具体事务。府兵以外直隶于皇帝的左右羽林、左右龙武、左右神武等北衙禁军,置大将军和将军统领。战时则临时任命行军元帅、行军总管和招讨使、都统等为帅,统军征战,战毕即回原任。 在地方,于各州和边镇设大总管府或总管府(后分别改称大都督府和都督府),出地方高级军政机构,分别置大总管、总管为长。 中唐以后,又于边镇和军事冲要置节度使或经略使,为统辖各地区军、政、民、财的最高长官。同时、边境要镇还设有军、守捉、坡、镇、 戊等军事机构,负责戊守事宜。

唐朝还实行监军制度,以加强对军队的控制。自唐初至武后时期,主要派遣御史监军。玄宗开始,改派宦官监军,一方面派宦官担任出征军队的都监或都都监,一方面在各藩镇设置监军使,以监护将帅,控制军队。 唐朝军事统领机构和将帅:一般直隶于皇帝,由皇帝决定建裁和任免。安史乱前,中央尚能有效地控制军权,安史乱后,中央集权大为削弱,出现了港镇拥兵割据日趋严重的局面。正是这种割据,最终导致唐朝灭亡。

唐纪六十四(二)--唐军事领导体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六十四(二)--唐军事领导体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六十四(二)--唐军事领导体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自用兵以来,河北三镇每遣使者至京师,李德裕常面谕之曰:“河朔兵力虽强,不能自立,须藉朝廷官爵威命以安军情。归语汝使;与其使大将邀宣慰敕使以求官爵,何如自奋忠义,立功立事,结知明主,使恩出朝廷,不亦荣乎!且以耳目所及者言之,李载义在幽州,为国家尽忠平沧景,及为军中所逐,不失作节度使,后镇太原,位至宰相。杨志诚遣大将遮敕使马求官,及为军中所逐,朝廷竟不赦其罪。此二人祸福足以观矣。”德裕复以其言白上,上曰:“要当如此明告之。”由是三镇不敢有异志。(对比说法
    

        九月,诏以泽州隶河阳节度。
    

        丁巳,卢钧入潞州。钧素宽厚爱人,刘稹未平,钧已领昭义节度,襄州士卒在行营者,与潞人战,常对陈扬钧之美。及赴镇,入天井关,昭义散卒归之道,钧皆厚抚之,人情大洽,昭义遂安。
    

        刘稹将郭谊、王协、刘公直、安全庆、李道德、李佐尧、刘开德、董可武等至京师,皆斩之。
   

        臣光曰:董重质之在淮西,郭谊之在昭义,吴元济、刘稹,如木偶人在伎儿之手耳。彼二人,始则劝人为乱,终则卖主规利,其死固有余罪。然宪宗用之于前,武宗诛之于后,臣愚以为皆失之。何则?赏奸,非义也;杀降,非信也。(恐怕后人戒之)失义与信,何以为国!昔汉光武待王郎、刘盆子止于不死,知其非力竭则不降故也。樊崇、徐宣、王元、牛邯之徒,岂非助乱之人乎?而光武不杀;盖以旣受其降,则不可复诛故也。若旣赦而复逃亡叛乱,则其死固无辞矣!如谊等,免死流之远方,没齿不还,可矣;杀之,非也!(司马光始终抱定仁义礼智信
    

        王羽、贾庠等已为谊所杀,李德裕复下诏称“逆贼王涯、贾餗等已就昭义诛其子孙”,宣告中外,识者非之。刘从谏妻裴氏亦赐死;又令昭义降将李丕、高文端、王钊等疏昭义将士与刘稹同恶者,悉诛之,死者甚众。卢钧疑其枉滥,奏请宽之,不从。(泄愤,如报私仇
    

        昭义属城有尝无礼于王元逵者,元逵推求得二十余人,斩之;余众惧,复闭城自守。戊辰,李德裕等奏:“寇孼旣平,尽为国家城镇,岂可令元逵穷兵攻讨!望遣中使赐城内将士敕,招安之,仍诏元逵引兵归镇,幷诏卢钧自遣使安抚。”从之。
    

         乙亥,李德裕等请上尊号,且言:“自古帝王,成大功必告天地;又,宣懿太后祔庙,陛下未尝亲谒。”上瞿然曰:“郊庙之礼,诚宜亟行,至于徽称,非所敢当!”凡五上表,乃许之。
    

        李德裕奏:“据幽州奏事官言:诇知回鹘上下离心,可汗欲之安西,其部落言亲戚皆在唐,不如归唐;又与室韦已相失,计其不日来降,或自相残灭。望遣识事中使赐仲武诏,谕以镇、魏已平昭义,惟回鹘未灭,仲武犹带北面招讨使,宜早思立功。”
    

        李德裕怨太子太傅‖东都留守牛僧孺、湖州刺史李宗闵,言于上曰:“刘从谏据上党十年,太和中入朝,僧孺、宗闵执政,不留之,加宰相纵去,以成今日之患,竭天下力乃能取之,皆二人之罪也。”德裕又使人于潞州求僧孺、宗闵与从谏交通书疏,无所得,乃令孔目官郑庆言从谏每得僧孺、宗闵书疏,皆自焚毁。诏追庆下御史台按问,中丞李回、知杂郑亚以为信然。河南少尹吕述与德裕书,言稹破报至,僧孺出声叹恨。德裕奏述书,上大怒,以僧孺为太子少保、分司,宗闵为漳州刺史;戊子,再贬僧孺汀州刺史,宗闵漳州长史。(贬到海边去了,泄愤
    

       上幸鄠校猎。
    

        十一月,复贬牛僧儒循州(包括今天的惠州市,河源市,梅州市的大部分地区)长史,宗闵长流封州(隋文帝开皇十年 (590年),撤新会郡,把新夷、初宾二县并入义宁县;把始康县并入封平县;把原盆允、永昌、宋元、 新熙、始成、招集6县合并为新会县。置封州。南海一带)。
    

        十二月,以忠武节度使王宰为河东节度使,河中节度使石雄为河阳节度使。
    

        上幸云阳校猎。
    

        武宗会昌五年(乙丑、八四五年)
   

       春,正月,己酉朔,羣臣上尊号曰仁圣文武章天成功神德明道大孝皇帝,尊号始无“道”字,中旨令加之。庚戌,上谒太庙;辛亥,祀昊天上帝,赦天下。
   

         筑望仙台于南郊。
    

        庚申,义安太后王氏崩。
  

         以秘书监卢弘宣为义武节度使。弘宣性宽厚而难犯,为政简易,其下便之。河北之法,军中偶语者斩;弘宣至,除其法。诏赐粟三十万斛,在飞狐西,计运致之费踰于粟价,弘宣遣吏守之。会春旱,弘宣命军民随意自往取之,粟皆入境,约秋稔偿之。时成德、魏博皆饥,独易定之境无害。
   

        淮南节度使李绅按江都令吴湘盗用程粮钱,强娶所部百姓颜悦女,估其资装为赃,罪当死。湘,武陵之兄子也,李德裕素恶武陵,议者多言其冤,谏官请覆按,诏遣监察御史崔元藻、李稠覆之。还言:“湘盗程粮钱有实;颜悦本衢州人,尝为青州牙推,妻亦士族,与前狱异。”德裕以为无与夺,二月,贬元藻端州司户,稠汀州司户。不复更推,亦不付法司详断,卽如绅奏,处湘死。谏议大夫柳仲郢、敬晦皆上疏争之,不纳。稠,晋江人;晦,昕之弟也。
    

        李德裕以柳仲郢为京兆尹;素与牛僧孺善,谢德裕曰:“不意太尉恩奖及此,仰报厚德,敢不如奇章公门馆!”德裕不以为嫌。
    

        夏,四月,壬寅,以陕虢观察使李拭为册黠戛斯可汗使。
    

        五月,壬戌,葬恭僖皇后于光陵柏城之外。
    

         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杜悰罢为右仆射,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崔铉罢为户部尚书。乙丑,以户部侍郎李回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判户部如故。
   

        祠部奏括天下寺四千六百,兰若四万,僧尼二十六万五百。
    

        诏册黠戛斯可汗为宗英雄武诚明可汗。
   

          秋,七月,丙午朔,日有食之。
    

        上恶僧尼耗蠹天下,欲去之,道士赵归真等复劝之;乃先毁山野招提、兰若,敕上都、东都两街各留二寺,每寺留僧三十人;天下节度、观察使治所及同、华、商、汝州各留一寺,分为三等:上等留僧二十人,中等留十人,下等五人。余僧及尼幷大秦穆护(唐代称祆教传教士。《旧唐书·武宗纪》:“勒大穆护、祆三千餘人还俗,不杂中华之风。” 清 纪昀 《阅微草堂笔记·槐西杂志二》:“ 贞观五年,有传法穆护何禄 ,将祆教诣闕奏闻,敕令长安 崇化坊 立祆寺,号大秦 寺。”)、祅僧皆勒归俗。寺非应留者,立期今所在毁撤,仍遣御史分道督之。财货田产并没官,寺材以葺公廨驿舍,铜像、钟盘以铸钱。(宗教兴衰离不开皇帝的喜好与否
    

       以山南东道节度使郑肃检校右仆射、同平章事。
    

        诏发昭义骑兵五百、步兵千五百戍振武,节度使卢钧出至裴村饯之;潞卒素骄,惮于远戍,乘醉,回旗入城,闭门大噪,均奔潞城以避之。监军王惟直自出晓谕,乱兵击之,伤,旬日而卒。李德裕奏:“请诏河东节度使王宰以步骑一千守石会关,三千自仪州路据武安,以断邢、洺之路;又令河阳节度使石雄引兵守泽州,河中节度使韦恭甫发步骑千人戍晋州。如此,贼必无能为。”皆从之。(监军类似政委
    

        八月,李德裕等奏:“东都九庙神主二十六,今贮于太微宫小屋,请以废寺材复修太庙。”
    

        壬午,诏陈释敎之弊,宣告中外。凡天下所毁寺四千六百余区,归俗僧尼二十六万五百人,大秦穆护、祅僧二千余人,毁招提、兰若四万余区。收良田数千万顷,奴婢十五万人。所留僧皆隶主客,不隶祠部。百官奉表称贺。寻又诏东都止留僧二十人,诸道留二十人者减其半,留十人者减三人,留五人者更不留。(宗教占用大量土地和人力资源
    

        五台僧多亡奔幽州。李德裕召进奏官谓曰:“汝趣白本使,五台僧为将必不如幽州将,为卒必不如幽州卒,何为虚取容纳之名,染于人口!独不见近日刘从谏招聚无算闲人,竟有何益!”张仲武乃封二刀付居庸关曰:“有游僧入境则斩之!”
   

         主客郎中韦博以为事不宜太过,李德裕恶之,出为灵武节度副使。
    

        昭义乱兵奉都将李文矩为帅;文矩不从,乱兵亦不敢害。文矩稍以祸福谕之,乱兵渐听命,乃遣人谢卢钧于潞城。均还入上党,复遣之戍振武;行一驿,乃潜选兵追之;明日,及于太平驿,尽杀之。具以状闻,且请罢河东、河阳兵在境上者,从之。
    

          九月,诏修东都太庙。
    

        李德裕请置备边库,令户部岁入钱帛十二万缗匹,度支盐铁岁入钱帛十二万缗匹,明年减其三之一,凡诸道所进助军财货者皆入焉,以度支郎中判之。
    

        王才人宠冠后庭,上欲立以为后;李德裕以才人寒族,且无子,恐不厌天下之望,乃止。
    

       上饵方士金丹,性加躁急,喜怒不常。冬,十月,上问李德裕以外事,对曰:“陛下威断不测,外人颇惊惧。向者寇逆暴横,固宜以威制之;今天下旣平,愿陛下以宽理之,但使得罪者无怨,为善者不惊,则为宽矣。”
    

        以衡山道士刘玄静为银青光禄大夫、崇玄馆学士,赐号广成先生,为之治崇玄馆,置吏铸印。玄静固辞,乞还山,许之。
    

        李德裕秉政日久,好徇爱憎,人多怨之。自杜悰、崔铉罢相,宦官左右言其太专,上亦不悦。给事中韦弘质上疏,言宰相权重,不应更领三司钱谷。德裕奏称:“制置职业,人主之柄。弘质受人敎导,所谓贱人图柄臣,非所宜言。”十二月,弘质坐贬官,由是众怒愈甚。(不知急流勇退,权无久恋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