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六十五(一)--史上四次灭佛  

2016-11-26 21:11:39|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教从两汉时期传入我国,到现在已经两千多年了。在这期间,佛教在生存和发展过程中,曾和儒家、道教以及诸多宗教进行过多次激烈的斗争,历经无数风险,四次面临灭顶之灾,但最终确立了自己的地位。这就是中国佛教史上所称的“三武一宗事件”( “三武”是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一宗”是后周世宗),又称“灭佛事件”。

一、北魏太武帝灭佛

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公元424~452年在位)出身于鲜卑拓跋部,继北魏道武帝、北魏明元帝之后,进兵中原,统一了黄河流域。作为明元帝拓跋嗣之子,他十六岁即位,年少气盛,“锐志武功”。起初他对佛教也很敬重,常引高僧论法。后来,道士寇谦之(后被民间称为寇天师)来到洛阳,大力宣扬道教“清静无为,入道成仙”的道理,深得太五帝信任;加之他手下重臣崔浩也是一位道教信徒,他二人不遗余力的诋毁佛教,于是太武帝转而信奉道教。太武帝为充实兵源,接受二人建议,于北魏太平真君五年(公元444年)开始,北魏太武帝下诏限制佛教,指责佛教“假西戎虚诞,生致妖孽,非所以壹齐政化,布淳德于天下”,禁止王公以至百姓私养沙门。

北魏太平真君六年(公元445年),北魏太武帝出兵经过长安,在一寺院中发现兵器、造酒器具、财物和窟藏妇女,于是北魏太武帝大怒,下诏大规模灭佛,诛杀沙门,焚烧寺院经像。后来虽由太子拓跋晃监国秉政,缓宣诏书,使很多沙门僧侣闻讯远逃,一部分经像得到隐藏,但在北魏政权所辖境内还是发生了大量僧尼被杀,寺院佛经毁灭殆尽的情况,尤其是境内的寺塔被尽毁无遗。

 太武帝是在中国历史上有作为的皇帝,曾完成了统一北方的大业。他一开始并不讨厌和排斥佛教,相反当时他还个信佛者,后来由于他的近臣出现了一个官至司徒的崔浩,才慢慢使他从信佛走向灭佛道路。崔浩信道教,师从修炼有成的道士寇谦之,崔浩请来师父来后,就利用太武帝有一统北方中原的理想,以寇谦之携带来的《录图真经》为据,说其师是来辅助统一北方的太平真君,从此慢慢其师徒就得到太武帝的信任和宠幸。公元426年,太武帝起兵攻打北方大夏国,召见寇问凶吉,寇言:太武帝必能兵定九州,以成太平真君。太武帝大喜起兵,并于公元439年统一北方,此期间寇、崔二人随驾征战,并占卦问卜为太武帝出谋献策,也确实对太武帝很有帮助,从此太武帝对寇、崔二人和道教越来越崇敬,并自号太平真君,年号也改为太平真君。
        崔浩此时野心膨胀,为独尊道教,怂恿太武帝灭佛,太平真君五年(公元444),太武帝开始禁佛,二年后又下诏书毁佛像、寺院、经书,对僧人不论大小一律坑杀。为此,寇谦之对徒儿崔浩的疯狂行为也大为震惊,毕竟他还是有道行之人,知道因果报应,并警告崔浩说,你这样毁佛必减寿命,受到刑杀而同样毁灭!然后与崔分道扬镳。果然,太平真君十一年,崔浩被太武帝诛杀,太平真君十三年(公元452年)太武帝死,同年文成帝上台,马上恢复了佛教。
       从表面看,太武帝灭佛是由于崔浩扇风点火,但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佛门出现了败类,门风堕落,才导致佛门劫难!太武帝开始禁佛时,并没有毁佛、毁寺、烧经、坑僧。但二年后,有一次他带兵征战,来到长安休整,发现随从们都与寺院的僧人吃肉喝酒,太武帝觉得不妥,马上派兵检查,不但发现寺院内有大量兵器和贮酒,而且有酿酒用具、藏匿有官员达贵的财物,甚至设有与贵室女人私行淫乱的密室!这才使太武帝暴怒,下达失去理智的灭佛诏书!如是因就如是果,当时寺院如此荒唐淫乱,才造下佛门浩劫的果呀!如果崔浩是魔界下来灭佛的魔,那也要通过佛门自身的腐败才会招此浩劫!太上感应篇第一句就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这正是此道理,这应该引起我们末法时代同修的借鉴呀

二、北周武帝灭佛

西魏恭帝三年(北周孝闵帝元年,公元557年),鲜卑族大将军宇文泰之子宇文觉取代西魏称帝,国号周,建都长安,史称北周。到北周武帝宇文邕(公元561~578年在位),他在思想上崇尚儒家,重用儒者,按照《周礼》来改革官制,并经常召集群臣研究何探讨富国强兵之道。

据史籍《魏书·释老志》记载,当时,佛教在北周辖境内急速发展,北方僧尼达二百万人,佛寺多达三万余所。由于僧尼享受免税赋徭役的待遇,寺院占有大量的土地。北周武帝要统一北方,所采取的重要措施之一就是“求兵于僧众之间,取地于塔庙之下”。因此,他首先是削减僧尼和寺院,此后多次召集名儒、众僧、道士讨论三教优劣,规定以儒教为先,道教为次,佛教第三。

北周建德三年(公元574年),北周武帝命僧人、道十辩沧二教的优劣,不久便即下令禁断佛教与道教,展开了大规模的灭佛运动。这次灭佛与北魏太武帝的灭佛不同:一是佛、道二教皆被禁止;二是虽毁坏寺院,焚毁经像,但并不屠杀沙门,而是迫使他们还俗为民;三是设立“通道观”,提倡“会通三教”,但强调以儒家为正统。北周建德六年(公元577年),北周武帝率大军灭了北齐政权,又下令在原来北齐境内禁断佛、道二教。于是,约有三百万僧人被迫还俗,境内八州四万余所寺庙全部改作宅第,所有佛迹统统焚毁,财产由官府没收。不过在此期间,有很多僧人隐匿于民间暗中奉佛,或逃到南方去了。这一次,中国北方的佛教几乎灭迹。

 公元556年,两魏时代由于西魏的实权人物宇文觉接受了魏恭帝禅让,建立北周政权。公元565年,武帝宇文邕上台,开始他也是崇佛的,但相对而言他更崇儒。天和二年,由于还俗的僧人卫元嵩上书北周武帝,大爆当时全国各地寺院的丑闻,渲染僧侣滋事生非,从此给武帝埋下灭佛的种子。为了崇儒,他在皇宫八次召集百官、僧道、儒生进行三教辩论会,目的是要把儒教推到最高地位。在第六次辩论中,他亲自登座评定三教位置,儒教为先,道教为次,最后为佛教。到了最后一次辩论(公元573年),道士张宾与僧人智炫对论,外道当然不是佛法的对手,张宾言屈词穷,难以应对,不禁汗流满面,武帝却以皇帝之尊,出面斥责佛教不是,智炫嗔心大起,当场顶撞武帝,据理力争,武帝恼羞成怒,第二天便发下禁佛令,公元577年又大规模毁佛。从此佛门又经历了一次法难。
       史学家认为,北周武帝灭佛是因为当时他正准备进攻北齐,需要大量军人,禁佛毁佛既可以把寺院财产充公,又可以征用数以百万计的还俗僧侣当兵,所以有此政治目的。对此我是不以为然,这不免太过于政治化了。其实,究其原因,也是当时辩僧们种下的恶果。在第五次辩论时,有一个叫甄鸾的辩僧上书了三卷《笑道论》,言词偏激,大有辱骂中伤道家之语,已犯了佛家恶口之戒,佛在《法句经》中说“击人得击,行怨得怨,骂人得骂,施怒得怒。”作为僧人更应“常守慎言,以护嗔恚”(法句经)。此辩僧却种下又一灭佛恶因。结果本身就对佛教没有好感的武帝当场训斥辩僧,焚烧《笑道论》。第六次武帝已亲定三教次位,此时作为出家僧人,应该如宣化上人所说一样:不争、不贪、不攀缘,修忍辱波罗蜜,可是辩僧智炫在第八次时,明知佛法已被排斥,还起嗔怪争胜之心,当场顶撞武帝,结果武帝大怒,原来积怨一下子爆发了,为此才有灭佛浩劫。佛说:“忿怒不见法,忿怒不知道,能除忿怒者,福喜常随身”。如此忿怒,岂能不带来恶报?福喜自然离之而去。为此,我们末法时代的同修尤其要除口恶言,慎守口舌,留存厚道,此不仅是积福之道,也是避祸之法呀!

三、唐武宗灭佛

唐武宗李炎,生于唐元和九年(公元814年)农历6月11日,本名李瀍,临死前十几天改名李炎。在位时间从公元840~846年为期七年,终年三十三岁。唐武宗身在藩邸之时就喜好道术,即位后更是崇尚道术,他将道教太上玄元皇帝老子李耳的降诞日(农历2月25日)定为降圣节,全国休假一天;又在宫中设道场,在大明宫修筑望仙台,拜道士赵归真为师,对他们的长生不老之术和仙丹妙药十分迷信。

从唐会昌二年(公元842年)农历10月起,唐武宗下令凡违反佛教戒律的僧侣必须还俗,并没收其财产。这期间有个僧人自称能够做“剑轮”并能打败敌军,唐武宗准许他试做,结果僧人不能做成,就把他杀了。此后,唐武宗陆续下令限制佛寺的僧侣人数,不得私自剃度,限制僧侣蓄养奴婢的数量,很多寺院被拆毁,大量的僧侣被强迫还俗。唐会昌四年(公元844年)农历2月,唐武宗降旨“不许供养佛牙”,同时规定:代州五台山及泗州普光寺、终南山五台寺、凤翔府法门寺等有佛指骨之处,严禁供养和瞻仰,如有一人送一钱者,背杖二十;若是僧尼在这些地方受一钱施舍者,背杖二十。

到唐会昌五年(公元845年),唐武宗又开始了更大规模的灭佛。他下令僧侣四十岁以下者全部还俗,不久又规定为五十岁以下,很快连五十岁以上的如果没有祠部的度牒也要还俗,就连天竺和日本来的求法僧人也被强迫还俗。日本圆仁和尚在他写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详细记录了这次“法难”的情况。

根据唐武宗的旨意,唐会昌五年(公元845年)农历7月裁并天下佛寺。天下各地上州留寺一所,若是寺院破落不堪,便一律废毁;下州寺院全部拆废。长安和洛阳开始允许保留十寺,每寺僧十人。后来又规定各留两寺,每寺留僧三十人。京师左街留慈恩寺和荐福寺,右街留西明寺和庄严寺。天下各地拆废寺院和铜像、钟磬,所得金、银、铜一律交付盐铁使铸钱,铁则交付本州铸为农器,还俗僧侣各自放归本籍充作国家的纳税户。如是外国人,送还本处收管。

唐武宗的大规模灭佛举措,天下一共拆除寺庙四千六百余所,拆招提、兰若四万余所,僧尼二十六万余人还俗成为国家的两税户,没收寺院所拥有的膏腴上田六千万顷,没收奴婢为两税户十五万人,另外还强制大秦穆护、祆三千余人还俗。

这对以后佛教的影响很大。当时佛教典籍的湮灭散失情况也极严重,特别是《华严经》、《法华经》等的章疏大半都在此时散失,以致影响到天台、贤首等宗派日趋衰落。

唐朝是佛教最兴旺时期,几乎每一代君主都崇佛,到了中唐末期,佛教的势力和影响力已经非常大了,但由于当时佛门戒律日渐松弛,佛门的僧侣也鱼龙混杂,各地寺院已日渐世俗化,本来佛门胜地是出家人的修行场所,已慢慢变成了世俗的娱乐场所,一些寺院为了招引平民信众,结交达官权贵,媚俗世间潮流,往往把佛门清净地方弄得象现在的酒吧、歌厅和卡拉OK一样,上至天子达官,下至刁民荡妇都争相涌入寺院,而寺院也常常日夜有唱歌、说词、弹评、演戏,甚至还假托经论,大讲黄色粗俗的故事、段子和笑话。如此污垢不堪,从客观上埋下了佛门劫难的厄运。
         唐武宗是晚唐的第一个皇帝,武宗本人是偏好道术而排斥佛教的,他上台第二年(公元841年),亦即会昌元年,在生日那天,皇宫内宴请僧道大德,并让僧道之间谈经对论,结果自然是道士得了赏赐,僧侣却一无所获。当时南天竺僧人宝月,对此极为不满,竟擅入皇宫,直接找到武宗,掏出表书,嚷嚷要回归天竺,如此狂妄骄横,自然被武宗打出皇宫。从此武宗对僧人深恶痛绝。会昌二年,由于寺院经济极端膨胀,相当部分寺院僧人又不守戒律,甚至出现抢劫妇女,犯淫养妻,流氓成性的恶行。武宗开始实行禁佛。开始禁佛时,只是诏令僧尼有钱谷田地的收归官府,如贪惜钱财而不愿者,还可以还俗;犯淫戒的、养妻的、不守戒的勒令还俗;寺院蓄养奴婢的,比丘可留一奴,比丘尼可留二婢服待;老实说如此禁佛,对佛教处理是够宽大、客气的,也许对佛门清理门户还有好处。可是,当时大部分骄横着魔的“僧尼”并不买帐,依靠与达官贵人的势力和关系,以为这样的禁令只是说说而已。所以,各大寺院不是对抗就是蒙混,全然不当回事!结果会昌四年,由于昭仪节度使刘从的侄儿作乱,被平叛后逃到寺院避难。唐武宗知道后,新恨旧帐一起算,开始“焚烧经教、毁拆佛像、起出僧众”等一系列灭佛行动,这就是历史有名的“会昌法难”。据史料记载,当时有4600座寺院被毁,有关佛教建筑4万多座被拆除毁坏,26万僧尼被迫还俗,无数寺院经像被毁,财产被没收。
       这次法难如果说是武宗偏道,倒不如说是当时混入佛门的阴魔和败类种下恶因,才有此浩劫的恶果。佛在楞严经早就预见了:有些贼人竟穿出家人的衣服,假借佛的名义,利用佛教的招牌,造种种恶业,还反说真正出家受具足戒的僧人是小乘道!在楞严经中的五十种阴魔的经教中同样预见道:一些阴魔以鬼力诱惑人,赞叹行淫,沉浸于声色,不抵制犯戒行为,竟以卑鄙肮脏的东西来传法,结果“多陷王难。”末法时代,邪魔多如恒沙,都是“裨贩如来”,迷惑众生,我们要有择师择法之法眼呀,读一读楞严经是有好处的。

四、后周世宗灭佛

后周世宗柴荣显德二年(公元955年),后周世宗为了贯彻以儒教为主的统治政策,以佛教寺院僧尼乃构成国家财政上的负荷为理由,下诏禁止私自出家;订立严苛的出家条件,并规定必须在国家公认的戒坛受戒,否则无效;不许创建寺院或兰若,违反的僧尼,课以严刑;未受敕额的寺院,一律废毁;民间的佛像、铜器,限五十日内交由官司铸钱,如果私藏五斤以上的,一律处死。

当时周世宗禁毁佛教的原因,主要是当时僧尼功令渐弛,以致寺僧浮滥,直接影响到国家赋税、兵役。另外汉地崇佛,大量铜用於制造佛像,致使铜钱出现短缺,这也是促使禁佛的一个重要原因。后周世宗这次废毁寺院三万三百三十六所,大量的佛像及钟、磬等法器被铸成通钱,世称“一宗法难”。

周世宗的灭佛和前三次有所不同,带有整顿的性质。

这四次灭佛事件,是中国历史上最高统治者亲自发动的破坏佛教和整顿佛教的活动。但佛教每次经历“法难”后都能在中华大地上顽强复苏。可见佛教文化已在中国文化的土壤之中扎下深深的根,成为中国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唐朝灭亡后,进入五代十国时期,军阀混战,世间处于战乱、饥荒、逃难、灾害,佛法同样暗微不昌,处于历史的低潮,进入后周朝代,佛门不幸又遭一次浩劫。这次佛门劫难与往次不同,过去几次灭佛事件多少都带有一些宗教的争执和迫害,这次似乎纯粹是为了经济。周世宗此人没有宗教的爱好和偏执,拿现在的话说就是没有什么意识形态的东西,可能还是个无神论者!他上台第二年,公元955年就开始禁佛,不许私度僧尼,不许无侍者的出家,出家必须考试和国家批准,禁止烧身焚指等修行方式,收缴不经官府核准的寺院和财产,收缴民间的铜金佛菩萨像。一些历史学家分析,周世宗禁毁佛教的原因主要是要增加赋税、兵役,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金银铜的佛菩萨像可以用于铸钱,以弥补连年战争的铜钱的短缺。这次禁佛,全国毁寺三千三百所,寺院僧人减少一半多,一些经本、疏论、历代高僧名作散失殆尽,许多经论也被湮灭,给佛教又一次沉重的打击。
        这次禁佛也许是标志着佛教的末法时代的来临,如果按中国史书记载,佛陀入灭是在周穆王五十三年,那应该在公元前1025年左右, 那么,进入末法时代刚好就是在公元975年左右,正是周世宗禁佛时期。从此佛法进入式微时代,而这位周世宗的果报也是惨烈的,公元960年,周世宗突然暴死,宋太祖赵匡胤以一位殿前点检的身份,导演了“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好戏,周家皇朝从此灭亡,周世宗一脉再也不能君临天下了,禁佛毁佛的后果不言而喻。
宋太祖赵匡胤上台后几个月就马上停止灭佛行动,而且在登基后一年就颁布许多护佛弘佛的诏书,上台那一年就剃度八千多僧人,并派达157人这一庞大的取经僧团到印度求取佛法! 可以说宋朝一朝都是崇佛的(除历史著名昏君宋徽宗外)。以后元、明、清、民国等各个朝代都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灭佛禁佛的劫难。

唐纪六十五(一)--史上四次灭佛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六十五(一)--史上四次灭佛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六十五(一)--史上四次灭佛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上章敦牂(庚午),尽屠维单阏(己卯),凡十年。
    

         宣宗元圣至明成武献文睿智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大中四年(庚午、八五〇年)
   

        春,正月,庚辰朔,赦天下。
    

        二月,以秦州隶凤翔。
    

        夏,四月,庚戌,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马植为天平节度使。上之立也,左军中尉马元贽有力焉,由是恩遇冠诸宦者,植与之叙宗姓。上赐元贽宝带,元贽以遗植,植服之以朝,上见而识之。植变色,不敢隐。明日,罢相,收植亲吏董侔,下御史台鞫之,尽得植与元贽交通之状,再贬常州刺史。(腰带之贬
   

         六月,戊申,兵部侍郎、同平章事魏扶薨。(魏扶(?-850年7月14日),字相之,唐朝官员,唐宣宗年间任宰相。)以户部尚书、判度支崔龟从同平章事。
   

        秋,八月,以白敏中判延资库。
    

        卢龙节度使周綝薨,军中表请以押牙兼马步都知兵马使张允伸为留后。九月,丁酉,从之。
    

       党项为边患,发诸道兵讨之,连年无功,戍馈不已;右补阙孔温裕上疏切谏,上怒,贬柳州司马。温裕,戣之兄子也。
    

        吐蕃论恐热遣僧莽罗蔺真将兵于鸡项关南造桥,以击尚婢婢,军于白土岭。婢婢遣其将尚铎罗榻藏将兵据临蕃军以拒之,不利,复遣磨离罴子、烛卢巩力将兵据牦牛峡以拒之。巩力请“按兵拒险,勿与战,以奇兵绝其粮道,使进不得战,退不得还,不过旬月,其众必溃。”罴子不从。巩力曰:“吾宁为不用之人,不为败军之将。”称疾,归鄯州。罴子逆战,败死。婢婢粮乏,留拓跋怀光守鄯州,帅部落三千余人就水草于甘州西。恐热闻婢婢弃鄯州,自将轻骑五千追之,至瓜州,闻怀光守鄯州,遂大掠河西鄯、廓等八州,杀其丁壮,劓刖其羸老及妇人,以槊贯婴儿为戏,焚其室庐,五千里间,赤地殆尽。
    

        冬,十月,辛未,以翰林学士承旨、兵部侍郎令狐绹táo同平章事。
    

        十一月,壬寅,以翰林学士刘瑑为京西招讨党项行营宣慰使。
    

       以卢龙留后张允伸为节度使。
    

        十二月,以凤翔节度使李业、河东节度使李拭并兼招讨党项使。
    

        吏部侍郎孔温业白执政求外官,白敏中谓同列曰:“我辈须自点检,孔吏部不肯居朝廷矣。”温业,戣kuí之弟子也。
    

        宣宗大中五年(辛未、八五一年)
    

        春,正月,壬戌,天德军奏摄沙州刺史张义潮遣使来降。义潮,沙州人也,时吐蕃大乱,义潮阴结豪杰,谋自拔归唐;一旦,帅众被噪于州门,唐人皆应之,吐番守将惊走,义潮遂摄州事,奉表来降。以义潮为沙州防御使。
  

        以兵部侍郎裴休为盐铁转运使。休,肃之子也。自太和以来,岁运江、淮米不过四十万斛,吏卒侵盗、沉没,舟达渭仓者什不三四,大堕(遭到极大的破坏)刘晏之法。休穷究其弊,立漕法十条,岁运米至渭仓者百二十万斛。
    

        上颇知党项之反由边帅利其羊马,数欺夺之,或妄诛杀,党项不胜愤怨,故反,乃以右谏议大夫李福为夏绥节度使。自是继选儒臣以代边帅之贪暴者,行日复面加戒励,党项由是遂安。福,石之弟也。(颇知实情
    

       上以南山、平夏党项久未平,颇厌用兵。崔铉建议,宜遣大臣镇抚。三月,以白敏中为司空、同平章事,充招讨党项行营都统、制置等使,南北两路供军使兼邠宁节度使。敏中请用裴度故事,择廷臣为将佐,许之。夏,四月,以左谏议大夫孙景商为左庶子,充邠宁行军司马,知制诰蒋伸为右庶子,充节度副使。伸,系之弟也。
    

       初,上令白敏中为万寿公主选佳壻,敏中荐郑颢hào;时颢已婚卢氏,行至郑州,堂帖追还,颢甚衔之,由是数毁敏中于上。敏中将赴镇,言于上曰:“郑颢不乐尚主,怨臣入骨髓。臣在政府,无如臣何;今臣出外,颢必中伤,臣死无日矣!”上曰:“朕知之久矣,卿何言之晚邪!”命左右于禁中取小柽chēng函(红柳木盒子)以授敏中曰:“此皆郑郎谮卿之书也。朕若信之,岂任卿以至今日!”敏中归,置柽函于佛前,焚香事之。
   

        敏中军于宁州,壬子,定远城使史元破党项九千余帐于三交谷,敏中奏党项平。辛未,诏:“平夏党项,已就安帖。南山党项,闻出山者迫于饥寒,犹行钞掠,平夏不容,穷无所归;宜委李福存谕,于银、夏境内授以闲田。如能革心向化,则抚如赤子,从前为恶,一切不问,或有抑屈,听于本镇投牒自诉。若再犯疆埸,或复入山林,不受敎令,则诛讨无赦。将吏有功者甄奖,死伤者优恤。灵、夏、邠、鄜fū四道百姓,给复三年,邻道量免租税。向由边将贪鄙,致其怨叛,自今当更择廉良抚之。若复致侵叛,当先罪边将,后讨寇虏。”(标本兼治
    

         吐蕃论恐热残虐,所部多叛;拓跋怀光使人说诱之,其众或散居部落,或降于怀光。恐热势孤,乃扬言于众曰:“吾今入朝于唐,借兵五十万来诛不服者,然后以渭州(因渭水得名。治所在襄武(今甘肃陇西东南)。唐辖境相当今甘肃陇西、定西、漳县、渭源、武山等县地。)为国城,请唐册我为赞普,谁敢不从!”五月,恐热入朝,上遣左丞李景让就礼宾院问所欲。恐热气色骄倨,语言荒诞,求为河渭节度使;上不许,召对三殿,如常日胡客,劳赐遣还。恐热怏怏而去,复归落门川,聚其旧众,欲为边患。会久雨,乏食,众稍散,纔有三百余人,奔于廓州(中国古地名,今在原平县崞阳镇。历史文化?一、东魏于石城县置廓州,领广安、永定、建安三郡)。
    

        六月,立皇子润为鄂王。
    

        进士孙樵上言:“百姓男耕女织,不自温饱,而羣僧安坐华屋,美衣精馔,率以十户不能养一僧。武宗愤其然,发十七万僧,是天下一百七十万户始得苏息也。陛下卽位以来,修复废寺,天下斧斤之声至今不绝,度僧几复其旧矣。陛下纵不能如武宗除积弊,柰何兴之于已废乎!日者陛下欲修国东门,谏官上言,遽为罢役。今所复之寺,岂若东门之急乎?所役之功,岂若东门之劳乎?愿早降明诏,僧未复者勿复,寺未修者勿修,庶几百姓犹得以息肩也。”秋,七月,中书门下奏:“陛下崇奉释氏,羣下莫不奔走,恐财力有所不逮,因之生事扰人,望委所在长吏量加撙节(抑制;节制。《礼记·曲礼上》:“是以君子恭敬、撙节、退让以明礼。” 孙希旦 集解:“有所抑而不敢肆谓之撙,有所制而不敢过谓之节。”《南史·颜延之传》:“恭敬撙节,福之基也。骄佷傲慢,祸之始也。”《资治通鉴·唐太宗贞观十年》:“临满盈则思挹损,遇逸乐则思撙节。”节省;节约《新唐书·柳公绰传》:“遭岁恶,撙节用度,輟宴饮,衣食与士卒钧。”《明史·周经传》:“滥费无纪,至帑藏殫虚,宜大为撙节。”调节;料理。《醒世姻缘传》第九二回:“老人心性渐渐的没了正经,饮食不知飢饱,都是别人与他撙节。”《儿女英雄传》第三十回:“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须先生出个方儿,把这几桩事,撙节得长远些,享用着安稳些便好。”)。所度僧亦委选择有行业者,若容凶粗之人,则更非敬道也。乡村佛舍,请罢兵日修。”从之。
   

        八月,白敏中奏南山党项亦请降。时用兵岁久,国用颇乏,诏幷赦南山党项,使之安业。
    

       冬,十月,乙卯,中书门下奏:“今边事已息,而州府诸寺尚未毕功,望且令成之。其大县远于州府者,听置一寺,其乡村毋得更置佛舍。”从之。
    

       戊辰,以户部侍郎魏謩同平章事,仍判户部。时上春秋已高,未立太子,羣臣莫敢言。謩入谢,因言:“今海内无事,惟未建储副,使正人辅导,臣窃以为忧。”且泣。时人重之。
    

       蓬、果羣盗依阻鸡山,寇掠三川;以果州刺史王贽弘充三川行营都知兵马使以讨之。
   

       制以党项旣平,罢白敏中都统,但以司空、平章事充邠宁节度使。
   

       张义潮发兵略定其旁瓜、伊、西、甘、肃、兰、鄯、河、岷、廓十州,遣其兄义泽奉十一州图籍入见,于是河、湟之地尽入于唐。十一月,置归义军于沙州,以义潮为节度使、十一州观察使;又以义潮判官曹义金为归义军长史。
    

        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崔龟从同平章事,充宣武节度使。
    

       右羽林统军张直方坐出猎累日不还宿卫,贬左骁卫将军。
   

        宣宗大中六年(壬申、八五二年)
    

        春,二月,王贽弘讨鸡山贼,平之。
    

       是时,山南西道节度使封敖奏巴南妖贼言辞悖慢,上怒甚。崔铉曰:“此皆陛下赤子,迫于饥寒,盗弄陛下兵于溪谷间,不足辱大军,但遣一使者可平矣。”乃遣京兆少尹刘潼诣果州招谕之。潼上言请不发兵攻讨,且曰:“今以日月之明烛愚迷之众,使之稽颡归命,其势甚易。所虑者,武臣耻不战之功,议者责欲速之效耳。”潼至山中,盗弯弓待之,潼屏左右直前曰:“我面受诏赦汝罪,使汝复为平人。闻汝木弓射二百步,今我去汝十步,汝真欲反者,可射我!”贼皆投弓列拜,请降。潼归馆,而王贽弘与中使似先义逸引兵已至山下,竟击灭之。(文武官持相反态度,使朝廷无信
    

       三月,敕先赐右卫大将军郑光鄠县及云阳庄并免税役。中书门下奏,以为:“税役之法,天下皆同。陛下屡发德音,欲使中外画一,今独免郑光,似稍乖前意。事虽至细,系体则多。”敕曰:“朕以郑光元舅之尊贵,欲优异令免征税,初不细思。况亲戚之间,人所难议,卿等苟非爱我,岂进嘉言!庶事能尽如斯,天下何忧不理!有始有卒,当共守之,并依所奏。”
    

        夏,四月,甲辰,以邠宁节度使白敏中为西川节度使。
   

        湖南奏,团练副使冯少端讨衡州贼帅邓裴,平之。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