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六十五(二)---中兴之主 千古一帝  

2016-11-26 23:03:4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古代皇帝中,再没有比唐宣宗更富有传奇色彩的了。他的经历,可以说几乎秒杀一切电视连续剧的胡编乱造。其励志与坚韧,更实在是我们当今青年人努力学习的好榜样。唐宣宗为什么传奇?因为他在当天子前的36年里,一直被人认为是傻子。但当了天子以后,却一下变得睿智气魄,雷厉风行,创造了晚唐历史上著名的“小贞观”,给晚唐打上了一抹绝无仅有的辉煌亮彩!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唐宣宗李忱 一傻36年的人 却成了千古一帝

唐宣宗李忱原名叫李怡,他虽然是宪宗的亲儿子,被封为光王,不过却是庶出。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小宫女,因此他的出生和成长都不被人注意。后来长着长着,大家才发现他有些呆傻。大家回想了一下,都觉得好像之前他并不是傻的,他变傻,应该是在那一次刺杀案发生之后。那次他入宫谒见懿安太后,刚好碰上有官人行刺,虽说这次事件有惊无险,但好像从那时候开始,这个光王就变傻了。大家于是认定,这个光王一定是被吓傻的。从此以后,这个李怡不管在什么场合,都会被人嘲笑。

唐宪宗死后,中间还有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其中穆宗是李怡的哥哥,敬宗、文宗、武宗都是李怡的侄子。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李怡一直是人们取笑找乐子的好材料。有一次,文宗宴请诸王。席间,所有的人都欢声笑语,只有李怡坐在那里,默默不语。文宗便拿李怡开玩笑,说:“你们谁要能把光王叔逗笑,朕便重重地赏他!”于是诸王各展才能,百般戏谑。但是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都不能让木头一样的李怡掀一掀嘴唇。众人见他那模样,越发开心。

唐宣宗李忱 一傻36年的人 却成了千古一帝

不过,有一个人笑着笑着,突然不笑了。不但不笑,还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这人是谁呢?他就是后来成为武宗的李炎。李炎为什么不笑了呢?因为他忽然产生了一个疑惑。一个人被众人如此戏谑逗笑,如果是一个平常人,他早就生气了;如果不是平常人是傻子,他肯定也会跟着笑的。这个人既不生气又不笑,惟有一种可能,他不是真傻子,也异于平常人,他是装的。那么,他为什么要装呢?难道是有所图?

后来文宗去世武宗继位以后,每次看到李怡,他的疑心和忧虑又起来了,于是,武宗开始处心积虑地害李怡,或者让他骑马的时候突然从马背上跌下来,或者在台阶上走着的时候让他突然绊一跤,顺着台阶往下滚。有一次,武宗与诸王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午后出去游玩,结果李怡掉到雪坑里,被雪埋住,众人遍寻不得。正当众人以为他就要死了的时候,他却突然满身风雪鼻青脸肿一瘸一拐地从雪地里了跑回来。

唐宣宗李忱 一傻36年的人 却成了千古一帝

当然,所有这些“意外情况”,都是武宗有意制造的,目的是要让李怡“意外”地死去。但是这个李怡生命力太强大了,怎么整也整不死,于是武宗不搞意外了,干脆直接把他整死。随后的一天,李怡突然被四名内侍宦官绑架,不由分说把他关起来,几天后又把他捆起来丢尽茅厕里。

过了一天,内侍宦官仇公武对武宗说,这个傻子命很硬,恐怕丢在茅厕里也整不死他,干脆给他一刀杀死算了。武宗点点头,让仇公武去办理。可是仇公武去后,却把李怡捞起来,偷偷地用粪车运出宫外,让他出家当了和尚。

唐宣宗李忱 一傻36年的人 却成了千古一帝

仇公武为什么要救李怡?不是他有多好的心,是因为在晚唐有这样一个事实,所有的皇帝几乎都是宦官议立的。宦官的权力非常大,想废谁就废谁,想立谁为太子就立谁为太子。文宗之后,本来应该文宗的儿子继位。但是宦官仇士良等人矫诏废了皇太子,立文宗的弟弟李炎为帝,是为武宗。那么武宗之后,立谁为帝呢?

这也不由武宗说了算,而是宦官说了算。而如果能把一个傻子立为皇帝,那对宦官来说,简直差不多相当于自己当皇帝了!果然,不久武宗病危,有宦官认为应该立武宗的儿子为太子,但是宦官仇公武、马元贽说武宗的儿子都很年幼,武宗还有一个皇太叔光王,立光王最合适。并且两宦官还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个傻子和尚带了回来。大家看着这个傻子流着口涎,傻傻憨笑的样子,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李怡改名为李忱,当了皇储。

唐宣宗李忱 一傻36年的人 却成了千古一帝

然而武帝病逝,宣宗李忱继位后,看到这个新皇帝处理政务,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面前这个神色威严,谈吐不凡,处理事情有条不紊的皇帝,难道就是那个傻子吗?所有的人这时候才恍然大悟,这个人傻了36年,原来只不过是装疯卖傻!而仇公武终于明白,当年武宗为什么要一心把光王处死。

原来所有的人都没看出来,只有武宗看出来了,这个光王不是真傻,而是装傻。但现在明白有什么用呢?生米煮成熟饭了,改不过来了。这个新皇,想要随便控制,简直是不可能的。不但不能随便控制,而且这个新皇一上台就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动作快得让人瞠目结舌。

唐宣宗李忱 一傻36年的人 却成了千古一帝

第一件事,就是第二天就把宰相李德裕及他的一班人马全部拿下。李德裕是中晚唐著名的大臣党争“牛李之争”的主将,为祸朝廷很多年。唐朝之所以衰败,肇始于安史之乱、发展于藩镇割据,加深于大臣党争,腐烂于宦官专政,灭亡于农民起义。

唐宣宗把这些看得非常清楚,所以要想实现中兴,第一件事就是驱除大臣党争。而把李德裕驱逐出朝,也意味着结束了长达半个时机的“牛李之争”。接着,宣宗再治理宦官专政。除了凡事自己亲自上手,绝不交给宦官外,还对宦官进行了一次严厉的敲打。

唐宣宗李忱 一傻36年的人 却成了千古一帝

宣宗亲自上手熟悉处理业务,最显著的表现是,吏部对多如牛毛的官员都分不清楚,尤其是六品一下的官员。但是宣宗要求宰相把百官编制一套五卷本的《具员御览》,放在案头通读强记,力争了解官员的所有情况,从而明察秋毫。此外,他还经常借游猎为名,出去微服私访,查探民情。天下之大,他不可能都走遍,于是命令翰林学士韦澳将天下各州的风土人情以及民生利弊编为一册,命名为《处分语》,专门供他阅览。

对宦官的敲打有这样一件事,有一天,宣宗突然宣布把宰相马植驱逐出朝,众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才了解道原来是马植腰上系着的一根腰带惹的祸。为什么呢?因为这根腰带是宣宗赏赐给宦官马元贽的,显然是马元贽把腰带又转赠给了马植。宣宗没有处理马元贽,因为马元贽是宣宗上台的功臣,但是处理马植,其实是在敲打马元贽。而且告诉他们,大臣不可与宦官结党,否则,一定会受到处罚。

唐宣宗李忱 一傻36年的人 却成了千古一帝

宣宗便是用如此强硬的手段打击大臣党争,压制宦官专政,一度让腐朽没落的唐王朝重新出现了清明廉洁的政治局面。宣宗的巨大的历史功绩还体现在他对河湟的收复。自从安史之乱以来,河湟地区已经被吐蕃占据了将近百年之久。玄宗之后的历任天子,尤其是宪宗李纯,虽然大都怀有收复河湟的志向,但始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为藩镇之乱连年不绝,朝廷不得不屡屡用兵,而且朝政又被党争和宦祸搞得乌烟瘴气,使得李唐王朝自顾尚且不暇,更不用说腾出手来对付吐蕃人。不过在宣宗的时候,却出现了利好,因为吐蕃国内出现大规模内战,国内政局紊乱,人心离散。宣宗于是充分利用这个机会,打了个大胜仗,收复“三州七关”,对巩固唐版图,做出重大贡献,后人称他为“小太宗”。

唐宣宗李忱 一傻36年的人 却成了千古一帝

从这些举措我们完全可以断定,宣宗当年一定是在装疯卖傻。那么这就出现一个问题,宣宗为什么要装疯卖傻呢?很简单,因为他要避祸。要知道,那时的朝廷被权臣和宦官把持,权力斗争、宫廷斗争诡谲凶险,整个朝堂充满厮杀和阴谋。作为一个王子,如果他过早地把他的聪明睿智表现出来了,那他可能很早就被杀死了。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正因为他是傻子,他才最后活了过来,最后竟然被推为天子。

有人不同意,说,你不是说这个孩子从小就表现出傻吗?难道他那么小的时候就有那么大的政治智慧?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在那次刺杀案中受惊被吓,肯定是真的。但肯定没有被吓傻(谁会被吓一下就变傻呀),不过后来,由于他反复遭遇嘲弄,加上无权无势。

唐宣宗李忱 一傻36年的人 却成了千古一帝

所以就忍着,忍成了习惯。到了最后,当他长大蒙事,看到朝廷斗争和凶险的时候,他这时候就故意装了。能够被武宗看出来而要拼命置他于死地,也可以说明,他虽然在忍,终究是人不是神,身上是有破绽的。最终因为那仇公武觉得奇货可居,才救了他一命。

 

 

        党项复扰边,上欲择可为邠宁帅者而难其人,从容与翰林学士、中书舍人须昌毕諴xián论边事,諴援古据今,具陈方略。上悦曰:“吾方择帅,不意颇、牧(廉颇、李牧)近在禁廷。卿其为朕行乎!”諴欣然奉命。上欲重其资履,六月,壬申,先以諴为刑部侍郎,癸酉,乃除邠宁节度使。
    

        雍王渼薨,追谥靖怀太子。
   

         河东节度使李业纵吏民侵掠杂虏,又妄杀降者,由是北边扰动。闰月,庚子,以太子少师卢钧为河东节度使。业内有所恃,人莫敢言,魏謩独请贬黜。上不许,但徙义成节度使。
   

         卢钧奏度支郎中韦宙为副使。宙徧诣塞下,悉召酋长,谕以祸福,禁唐民毋得入虏境侵掠,犯者必死,杂虏由是遂安。
    

        掌书记李璋杖一牙职,明日,牙将百余人诉于钧,钧杖其为首者,谪戍外镇,余皆罚之,曰:“边镇百余人,无故横诉,不可不抑。”璋,绛之子也。
    

        八月,甲子,以礼部尚书裴休同平章事。
    

          獠寇昌、资二州。
   

        冬,十月,邠宁节度使毕諴奏招谕党项皆降。
    

        骁卫将军张直方坐以小过屡杀奴婢,贬恩州司户。
   

         十一月,立宪宗子惴为棣王。
    

        十二月,中书门下奏:“度僧不精,则戒法堕坏;造寺无节,则损费过多,请自今诸州准元敕许置寺外,有胜地灵迹许修复,繁会之县许置一院。严禁私度僧、尼。若官度僧、尼有阙,则择人补之,仍申祠部给牒。其欲远游寻师者,须有本州岛公验。”从之。(如果政府不支持,岂能活乎?)
    

        宣宗大中七年(癸酉、八五三年)
    

         春,正月,戊申,上祀圜丘;赦天下。
   

         夏,四月,丙寅,敕:“自今法司处罪,用常行杖。杖脊一,折法杖十;杖臀一,折笞五。使吏用法有常准。”
    

        冬,十二月,左补阙赵璘请罢来年元会,止御宣政。上以问宰相,对曰:“元会大礼,不可罢。况天下无事。”上曰:“近华州奏有贼光火劫下邽,关中少雪,皆朕之忧,何谓无事!虽宣政亦不可御也。”
    

       上事郑太后甚谨,不居别宫,朝夕奉养。舅郑光历平卢、河中节度使,上与之论为政,光应对鄙浅,上不悦,留为右羽林统军,使奉朝请。太后数言其贫,上辄厚赐金帛,终不复任以民宫。(清醒
    

        度支奏:“自河、湟平,每岁天下所纳钱九百二十五万余缗,内五百五十万余缗租税,八十二万余缗榷酤,二百七十八万余缗盐利。”(酒和盐乃支柱产业
    

        宣宗大中八年(甲戌、八五四年)
    

       春,正月,丙戌朔,日有食之。罢元会。
    

       上自卽位以来,治弒宪宗之党,宦官、外戚乃至东宫官属,诛窜甚众。虑人情不安,丙申,诏:“长庆之初,乱臣贼子,顷搜擿余党,流窜已尽,其余族从疏远者,一切不问。”
    

        二月,中书门下奏,拾遗、补阙缺员,请更增补。上曰:“谏官要在举职,不必人多,如张道符、牛丛、赵璘辈数人,使朕日闻所不闻足矣。”丛,僧孺之子也。
    

        久之,丛自司勋员外郎出为睦州刺史,入谢,上赐之紫。丛旣谢,前言曰:“臣所服绯,刺史所借也。”上遽曰:“且赐绯。”上重惜服章,有司常具绯、紫衣数袭从行,以备赏赐,或半岁不用其一,故当时以绯、紫为荣。上重翰林学士,至于迁官,必校岁月,以为不可以官爵私近臣也。
   

         秋,九月,丙戌,以右散骑常侍高少逸为陕虢观察使。有敕使过硖石,怒饼黑,鞭驿吏见血,少逸封其饼以进。敕使还,上责之曰:“深山中如此食岂易得!”谪配恭陵。
    

        立皇子洽为怀王,汭为昭王,汶为康王。
    

        上猎于苑北,遇樵夫,问其县,曰:“泾阳人也。”“令为谁?”曰:“李行言。”“为政何如?”曰:“性执。有强盗数人,军家索之,竟不与,尽杀之。”(有几个强盗关押在县监狱,宦官领掌的北司禁军来县府要人,李行言就是不放人,硬是将这几个强盗全部处死了。)上归,帖其名于寝殿之柱。冬,十月,行言除海州刺史,入谢。上赐之金紫,问曰:“卿知所以衣紫乎?”对曰:“不知。”上命取殿柱之帖示之。(用心考察地方官员
    

        上以甘露之变,惟李训、郑注当死,自余王涯、贾餗等无罪,诏皆雪其冤。
    

       南衙朝官与北司宦官上召翰林学士韦澳,托以论诗,屏左右与之语曰:“近日外间谓内侍权势何如?”对曰:“陛下威断,非前朝之比。”上闭目摇首曰:“全未,全未!尚畏之在。卿谓策将安出?”对曰:“若与外廷议之,恐有太和之变,不若就其中择有才识者与之谋。”上曰:“此乃末策。自衣黄、衣绿至衣绯,皆感恩,纔衣紫则相与为一矣!”上又尝与令狐绹谋尽诛宦官,恐滥及无辜,密奏曰:“但有罪勿舍,有阙勿补,自然渐耗,至于尽矣。”宦者窃见其奏,由是益与朝士相恶,南北司(南衙朝官与北司宦官)如水火矣。
    

        宣宗大中九年(乙亥、八五五年)
   

        春,正月,甲申,成德军奏节度使王元逵薨,(王元逵唐代回纥阿布思人,成德节度使王廷凑之子,后继任。幼读诗书,文宗太和八年(834年)王庭凑病逝,军中拥立元逵为成德节度使,元逵一改其父骄横跋扈,奉行书,对朝廷十分恭敬,贡赋不绝。)军中立其子节度副使绍鼎。癸卯,以绍鼎为成德留后。
    

        二月,以醴泉令李君奭为怀州刺史。初,上校猎渭上,有父老以十数,聚于佛祠。上问之,对曰:“醴泉百姓也。县令李君奭有异政,考满当罢,诣府乞留,故此祈佛,冀谐所愿耳。”及怀州刺史阙,上手笔除君奭,宰相莫之测。君奭入谢,上以此奖厉,众始知之。
    

        三月,诏邠宁节度使毕諴还邠州。先是,以河、湟初附,党项未平,移邠宁军于宁州,至是,南山、平夏皆安,威、盐、武三州军食足,故令还理所。
    

        夏,闰四月,诏以“州县差役不均,自今每县据人贫富及役轻重作差科簿(唐代地方机构为征发徭役而制定的簿册。由县令亲自注定﹐作为向管内百姓差派徭役的依据。敦煌﹑吐鲁番所发现的文书中有这种差科簿的残卷。从天宝十载(751)敦煌郡敦煌县六个乡的差科簿来看﹐它的内容是以乡为单位﹐首先总计当乡破除(包括死亡﹑逃走﹑没落﹑废疾﹑单身)的人数与现在的人数。然后在现在人数中按户登记该户所有丁男﹑中男的姓名﹑年龄﹑身份(如职官﹑散官﹑勋官﹑品子﹑三卫﹑卫士﹑白丁等)﹐并在人名下注明其现在情况﹐如正在作官﹑服兵役﹑服色役﹑上番或已纳资课﹑正在服丧﹑作侍丁及本身患病等﹐则应该免役或缓役﹔其余不注明的人﹐应当是下次徭役的承担者。制定这种簿籍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差科不平﹐所以还要区分户等。但各地官吏并非都认真制定﹐也常有胥吏作弊﹐所以差科不平经常使百姓怨声载道。),送刺史检署讫,鏁suǒ于令厅,每有役事委令,据簿定差。”
    

       五月,丙寅,以王绍鼎为成德节度使。
    

       上聪察强记,宫中厮役给洒扫者,皆能识其姓名,才性所任,呼召使令,无差误者。天下奏狱吏卒姓名,一览皆记之。度支奏渍污帛,误书渍为清,枢密承旨孙隐中谓上不之见,辄足成之,及中书覆入,上怒,推按擅改章奏者罚谪之。(皇帝老成
    

       上密令翰林学士韦澳纂次诸州境土风物及诸利害为一书,自写而上之,虽子弟不知也,号曰处分语。他日,邓州刺史薛弘宗入谢,出,谓澳曰:“上处分本州岛事惊人。”澳询之,皆处分语中事也。澳在翰林,上或遣中使宣旨草诏;事有不可者,澳辄曰:“兹事须降御札,方敢施行。”淹留至旦,上疏论之;上多从之。
    

        秋,七月,浙东军乱,逐观察使李讷。讷,逊之弟子也,性卞急,遇将士不以礼,故乱作。
   

        淮南饥,民多流亡,节度使杜悰荒于游宴,政事不治。上闻之,甲午,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崔铉同平章事,充淮南节度使;丁酉,以悰为太子太傅、分司。
    

       九月,乙亥;贬李讷为朗州刺史,监军王宗景杖四十,配恭陵。仍诏“自今戎臣失律,幷坐监军。”以礼部侍郎沈询为浙东观察使。询,传师之子也。
    

        冬,十一月,以吏部侍郎柳仲郢为兵部侍郎,充盐铁转运使。有闾阎医工刘集因缘交通禁中,上敕盐铁补场官。仲郢上言:“医工术精,宜补医官;若委务铜盐,何以课其殿最(古代考核政绩或军功,下等称为“殿”,上等称为“最”。2.泛指等级的高低上下。3.考课;评比。)!且场官贱品,非特敕所宜亲,臣未敢奉诏。”上遽批:“刘集宜赐绢百匹,遣之。”他日,见仲郢,劳之曰:“卿论刘集事甚佳。”
    

        上尝若不能食,召医工梁新诊脉,治之数日,良已(病情好转)。新因自陈求官,上不许,但敕盐铁使月给钱三千缗而已。
    

       右威卫大将军康季荣前为泾原节度使,擅用官钱二百万缗,事觉,季荣请以家财偿之。上以季荣有开河、湟功,许之。给事中封还敕书,谏官亦上言,十二月,庚辰,贬季荣夔州长史。
    

        江西观察使郑祗德以其子颢尚主通显,固求散地,甲午,以祗德为宾客、分司。
    

         宣宗大中十年(丙子、八五六年)
    

       春,正月,丁巳,以御史大夫郑朗为工部尚书、同平章事。
    

        上命裴休极言时事,休请早建太子,上曰:“若建太子,则朕遂为闲人。”休不敢复言。二月,丙戌,休以疾辞位;不许。
    

        三月,辛亥,诏以:“回鹘有功于国,世为婚姻,称臣奉贡,北边无警。会昌中虏廷丧乱,可汗奔亡,属奸臣当轴,遽加殄灭。近有降者云,已厖历今为可汗,尚寓安西,俟其归复牙帐,当加册命。”
    

        上以京兆久不理,夏,五月,丁卯,以翰林学士、工部侍郎韦澳为京兆尹。澳为人公直,旣视事,豪贵敛手。郑光庄吏恣横,积年租税不入,澳执而械之。上于延英问澳,澳具奏其状。上曰:“卿何以处之?”澳曰:“欲置于法。”上曰:“郑光甚爱之,何如?”对曰:“陛下自内庭用臣为京兆,欲以清畿甸之积弊;若郑光庄吏积年为蠹,得宽重辟,是陛下之法独行于贫户耳,臣未敢奉诏。”上曰:“诚如此。但郑光殢tì我不置,卿与痛杖,贷其死,可乎?”对曰:“臣不敢不奉诏,愿听臣且系之,俟征足乃释之。”上曰:“灼然可。朕为郑光故挠卿法,殊以为愧。”澳归府,卽杖之;督租数百斛足,乃以吏归光。(韦澳做官灵活性与原则性相结合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