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五十五(一)--魏博节度使  

2016-11-06 21:22:4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博节度使,又称天雄节度使,是唐朝设置的节度使,管辖着魏州、博州、相州贝州卫州、澶州六州,位于今河北大名一带,属唐河北道。唐末到五代割据河北,为河北三镇之一。在8世纪末是河北三镇的首领,9世纪衰落。

        田氏割据

首任节度使田承嗣原为史朝义旧将。广德元年(763年)投降唐朝,唐朝为了笼络河北安史旧部,任命田承嗣为魏博德沧瀛五州都防御使(同年六月改为魏博节度使),驻魏州(今河北大名),拥兵十万,形同割据,与成德、范阳(卢龙)称"河朔三镇"。

大历十年(775年),攻陷相州卫州,田承嗣暗中勾结淄青节度使李正己,挑拨李宝臣与幽州节度使朱滔,使朝廷只得承认田氏割据。大历十四年(779年),田承嗣去世。田承嗣临终时,见自己的儿子孱弱,便让侄子田悦袭任节度使。不久,朝廷任命田悦为魏博节度留后,随即升任检校工部尚书、魏博节度使。开了藩镇世袭先例。

唐德宗建中年间,田悦先与成德李惟岳、淄青李纳、山南东道梁崇义起兵叛乱,后与成德王武俊、淄青李纳、幽州朱滔淮西节度使李希烈起兵叛乱,朱滔称冀王、田悦称魏王、王武俊称赵王、李纳称齐王、李希烈称楚帝、朱泚称秦帝。史称二帝四王之乱

贞元元年(784年),田承嗣的儿子田绪杀死田悦,归附朝廷,被授为魏博节度使。德宗以嘉诚公主(代宗第十女)下嫁田绪,魏博依然享有割据的实权。贞元十二年因为暴疾而死,年仅三十三岁。少子田季安袭位。

        田弘正归附

元和七年(812年),田季安暴死,妻子,召集诸将册立其幼子田怀谏,田怀谏才十一岁,大权落入家僮蒋士则之手,蒋士则处事不公,经常随便更换诸将职位,引起三军愤怒的,拥立田承嗣的堂侄田兴留后

田弘正归顺朝廷,放弃割据,为唐宪宗平定淄青成德淮西立下大功,是元和中兴的关键人物。元和十五年(820年),田弘正调为成德军节度使,李愬为魏博节度使。

长庆元年七月(821年),田弘正被成德军都知兵马使王廷凑杀害,终年五十八岁。家属、将吏三百余口一同遇害。 魏博节度使李愬听说后,身着素服对全军发令说:"魏博人民之所以富裕人多而且能服从皇帝管辖,是田公治理得好。皇帝因为他仁德又爱护人民,派他去治理镇州。田公是从魏博去的,治军七年,镇州军人胡来,敢于这样残忍,他们认为魏博没有勇士了吗?你们的父亲哥哥儿子们受到田公恩惠的,应怎样报答呢?"全军都痛哭。他又将玉带、宝剑交给牛元翼,并派使者对他说:"我父亲曾用这把宝剑立下大功,我又用这把宝剑讨平了蔡州叛贼,现镇州人叛乱,希望您也用这把宝剑讨平他们。"牛元翼接受命令后感情激动,就用这宝剑和玉带在军中动员,并禀报他说:"愿率军听令,决一死战。"正准备出兵,碰上李愬疾病发作,不能处理军务。

穆宗以田弘正之子田布为魏博节度使,全军三万人讨王廷凑,同时命令横海军、昭义军、河东军、义武军协同作战。魏军骄横,怯于战斗,又加上大雪缤纷,粮草供应不足,更加没有斗志,军不得进,田布被牙将史宪诚逼死,魏博重新割据。布以因为史宪诚离间,估计军队终不为自己所用,叹曰:"事情不能成功了!"第二天,秘密上书陈述军情,称为遗书,写道:"臣看众人的意思,最终会辜负国恩,臣没有能成功,不敢苟活。只希望陛下速救李光颜、牛元翼。不然的话,那么义士忠臣,都要被河朔藩镇杀害了。"写完后,把信交给了从事李石。进屋打开父亲的灵柩,抽刀自刺,说道:"上谢君父,下示三军。"说完就死了。穆宗闻之,废朝三日。

史宪诚鼓动军士骚动逼死节度使田布后,自称留后。朝廷无奈,授之节度使。大和三年(829年),调史宪诚为河中节度使,史宪诚急于离任,准备将府库中的钱粮全部带走。军心大怒,六月二十六日夜,魏博军乱,士兵夜闯军府斩杀史宪诚,拥立牙内都知兵马使何进滔留后,朝廷无法,只好以何进滔为魏博节度使

         何氏、韩氏、罗氏割据

唐文宗太和三年(829年),何进滔杀死史宪诚,开始何氏割据。任内民心安定,大得民情。开成五年(840年),卒于任上。 何进滔死,子何弘敬袭父位为魏博节度使。866年,何弘敬去世,士兵推举其子何全皞接任。唐懿宗认可了,任他为留后867年又任命为节度使。何全皞年轻,处罚很严,尤其喜欢判死刑,经常因为小错误而鞭笞下属,士兵因此畏惧他。870年,传言他要削减士兵在粮食和衣物上的补贴,士兵哗变。何全皞骑马想逃,被士兵追上杀死。士兵推举将领韩君雄继任,朝廷同意了。统治魏镇长达42年之久的何氏从此被韩君雄取代。

韩君雄后被赐名韩允中,于874年去世后,士兵推举其子韩简继任,唐僖宗同意了,任韩简为留后875年任为全权节度使。883年,韩简攻打河阳节度使诸葛爽失败。被部将乐彦祯取代。

部将乐彦祯趁韩简战败,抢先占领了魏州。魏博士兵支持他取代韩简,韩简也被部下所杀。唐僖宗认可乐行达为留后,同年稍迟的时候又任他为节度使。884年,前宰相王铎出任义昌节度使,途径魏博,乐彦祯的儿子乐从训伏杀了王铎与三百名幕僚,夺取了他的侍妾和财物。乐彦祯报告朝廷,称王铎被盗匪所杀。魏博百姓素知王铎名望,因此痛恨乐从训

885年,昭义大将马爽反叛节度使孟方立,想迫使后者杀死与自己不合的另一大将奚忠信,兵败逃往魏博,奚忠信向乐彦祯行贿杀了马爽。

乐从训聚集五百士兵作为心腹,称之为"子将",引起魏博牙军的怨恨。888年,乐从训察觉后,感到不安,逃离魏州。乐彦祯便任他为相州刺史。乐从训又时常来信索取军器和钱帛,越发激怒了魏博牙军。乐彦祯因害怕牙军兵变,而出家为僧。

魏博牙兵支持都将赵文弁为留后。乐从训得知父亲被迫隐退,率军三万进军魏州。赵文弁拒绝和乐从训交战。魏博士兵因为不知赵文弁意欲何为而杀了他,另推将领罗弘信为节度使。 光化元年(898年)九月,罗弘信去世,年六十三岁。魏博军推其子节度副使罗绍威为留后,得到唐昭宗认可并任命为节度使。

天佑二年(905年),牙军李公佺作乱。 天佑三年(906年)罗绍威派亲信杨利言向宣武节度使朱温求救。罗绍威在朱温的援助下,诛杀魏博牙兵。 根除了延续二百年的牙兵之患。这使整个魏博的军队都恐惧起来,六州皆反。历时半年,叛乱才得以平息。 虽然罗绍威借助朱温除去了自己的心腹大患,但魏博从此元气大伤,逐渐衰弱,只得依附朱温。逐渐沦为小藩镇。

魏博不稳定,是牙军随意废立节度使的结果。当时人称"长安天子,魏博牙兵"。


唐纪五十五(一)--魏博节度使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五十五(一)--魏博节度使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五十五(一)--魏博节度使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玄黓执徐(壬辰)十月,尽柔兆涒滩(丙申),凡四年有奇。

    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七年(壬辰、八一二年)

    冬,十月,乙未,魏博监军以状闻,上亟召宰相,谓李绛曰:“卿揣魏博若符契。”李吉甫请遣中使宣慰以观其变,李绛曰:“不可。今田兴奉其土地兵众,坐待诏命,不乘此际推心抚纳,结以大恩,必待敕使至彼,持将士表来为请节钺,然后与之,则是恩出于下,非出于上,将士为重,朝廷为轻,其感戴之心亦非今日之比也。机会一失,悔之无及!”吉甫素与枢密使梁守谦相结,守谦亦为之言于上曰:“故事,皆遣中使宣劳,今此镇独无,恐更不谕。”上竟遣中使张忠顺如魏博宣慰,欲俟其还而议之。癸卯,李绛复上言:“朝廷恩威得失,在此一举,时机可惜,柰何弃之!利害甚明,愿圣心勿疑。计忠顺之行,甫应过陕,乞明旦卽降白麻除兴节度使,犹可及也。”上且欲除留后,绛曰:“兴恭顺如此,自非恩出不次,则无以使之感激殊常。”上从之。甲辰,以兴为魏博节度使。忠顺未还,制命已至魏州。兴感恩流涕,士众无不鼓舞。(宰相的坚持与放弃

    庚戌,更名皇子宽曰恽,察曰悰,寰曰忻,寮曰悟,审曰恪。

    李绛又言:“魏博五十余年不沾皇化,一旦举六州之地来归,刳河朔之腹心,倾叛乱之巢穴,不有重赏过其所望,则无以慰士卒之心,使四邻劝慕。请发内库钱百五十万缗以赐之。”左右宦官以为“所与太多,后有此比,将何以给之?”上以语绛,绛曰:“田兴不贪专地之利,不顾四邻之患,归命圣朝,陛下柰何爱小费而遗大计,不以收一道人心!钱用尽更来,机事一失不可复追。借使国家发十五万兵以取六州,期年而克之,其费岂止百五十万缗而已乎!”上悦,曰:“朕所以恶衣菲食,蓄聚货财,正为欲平定四方;不然,徒贮之府库何为!”十一月,辛酉,遣知制诰裴度至魏博宣慰,以钱百五十万缗赏军士,六州百姓给复一年。军士受赐,欢声如雷。成德、兖郓使者数辈见之,相顾失色,叹曰:“倔强者果何益乎!”

    度为兴陈君臣上下之义,兴听之,终夕不倦,待度礼极厚,请度徧至所部州县,宣布朝命。奏乞除节度副使于朝廷,诏以户部郎中河东胡证为之。兴又奏所部缺官九十员,请有司注拟,行朝廷法令,输赋税。田承嗣以来室屋僭侈者,皆避不居。

    郓、蔡、恒遣游客间说百方,兴终不听。李师道使人谓宣武节度使韩弘曰:“我世与田氏约相保援,今兴非田氏族,又首变两河事,亦公之所恶也!我将与成德合军讨之!”弘曰:“我不知利害,知奉诏行事耳。若兵北渡河,我则以兵东取曹州!”师道惧,不敢动。

    田兴旣葬田季安,送田怀谏于京师。辛巳,以怀谏为右监门卫将军。

    李绛奏振武、天德左右良田可万顷,请择能吏开置营田,可以省费足食,上从之。绛命度支使卢坦经度用度,四年之间,开田四千八百顷,收谷四千余万斛,岁省度支钱二十余万缗,边防赖之。

    上尝于延英谓宰相曰:“卿辈当为朕惜官,勿用之私亲故。”李吉甫、权德舆皆谢不敢。李绛曰:“崔佑甫有言,"非亲非故,不谙其才。"谙者尚不与官,不谙者何敢复与!但问其才器与官相称否耳。若避亲故之嫌,使圣朝亏多士之美,此乃偷安之臣,非至公之道也。苟所用非其人,则朝廷自有典刑,谁敢逃之!”上曰:“诚如卿言。”

    是岁,吐蕃寇泾州,及西门之外,驱掠人畜而去。上患之,李绛上言:“京西、京北皆有神策镇兵,始,置之欲以备御吐蕃,使与节度使掎角相应也。今则鲜衣美食,坐耗县官,每有寇至,节度使邀与俱进,则云申取中尉处分;比得其报,虏去远矣。纵有果锐之将,闻命奔赴,节度使无刑戮以制之,相视如平交,左右前却,莫肯用命,何所益乎!请据所在之地士马及衣粮、器械皆割隶当道节度使,使号令齐壹,如臂之使指,则军威大振,虏不敢入寇矣。”上曰:“朕不知旧事如此,当亟行之。”旣而神策军骄恣日久,不乐隶节度使,竟为宦者所沮而止。

    宪宗元和八年(癸巳、八一三年)

    春,正月,癸亥,以博州刺史田融为相州刺史。融,兴之兄也。融、兴幼孤;融长,养而敎之。兴尝于军中角射,一军莫及。融退而抶之曰:“尔不自晦,祸将及矣!”故兴能自全于猜暴之时。

    勃海定王元瑜卒,弟言义权知国务。庚午,以言义为勃海王。

    李吉甫、李绛数争论于上前,礼部尚书、同平章事权德舆居中无所可否;上鄙之。辛未,德舆罢守本官。

    辛卯,赐魏博节度使田兴名弘正。

    司空、同平章事于頔久留长安,郁郁不得志。有梁正言者,自言与枢密使梁守谦同宗,能为人属请,頔使其子太常丞敏重赂正言,求出镇。久之,正言诈渐露,敏索其赂不得,诱其奴,支解之,弃溷中。事觉,頔帅其子殿中少监季友等素服诣建福门请罪,门者不内;退,负南墙而立,遣人上表,合门以无印引不受;日暮方归,明日,复至。丁酉,頔左授恩王傅,仍绝朝谒;敏流雷州,季友等皆贬官,僮奴死者数人;敏至秦岭而死。

    事连僧鉴虚。鉴虚自贞元以来,以财交权幸,受方镇赂遗,厚自奉养,吏不敢诘。至是,权幸争为之言,上欲释之,中丞薛存诚不可。上遣中使诣台宣旨曰:“朕欲面诘此僧,非释之也。”存诚对曰:“陛下必欲面释此僧,请先杀臣,然后取之,不然,臣期不奉诏。”上嘉而从之。三月,丙辰,杖杀鉴虚,没其所有之财。

    甲子,征前西川节度使、同平章事武元衡入知政事。

    夏,六月,大水。上以为阴盈之象,辛丑,出宫人二百车。

    秋,七月,振武节度使李光进请修受降城,兼理河防。时受降城为河所毁,李吉甫请徙其徒于天德故城,李绛及户部侍郎卢坦以为:“受降城,张仁愿所筑,当碛口,据虏要冲,美水草,守边之利地。今避河患,退二三里可矣,柰何舍万代永安之策,徇一时省费之便乎!况天德故城僻处确瘠,去河绝远,烽候警急不相应接,虏忽唐突,势无由知,是无故而蹙国二百里也。”及城使周怀义奏利害,与绛、坦同。上卒用吉甫策,以受降城骑士隶天德军。(两相意见相左为常态,皇帝玩平衡。)

    李绛言于上曰:“边军徒有其数而无其实,虚费衣粮,将帅但缘私役使,聚货财以结权幸而已,未尝训练以备不虞,此不可不于无事之时豫留圣意也。”时受降城兵籍旧四百人,及天德军交兵,止有五十人,器械止有一弓,自余称是。故绛言及之。上惊曰:“边兵乃如是其虚邪!卿曹当加按阅。”会绛罢相而止。

    乙巳,废天威军,以其众隶神策军。

    丁未,辰、潊贼帅张伯靖请降。辛亥,以伯靖为归州司马,委荆南军前驱使。

    初,吐蕃欲作乌兰桥,先贮材于河侧,朔方常潜遣人投之于河,终不能成。虏知朔方、灵盐节度使王佖贪,先厚赂之,然后并力成桥,仍筑月城守之。自是朔方御寇不暇。

    冬,十月,回鹘发兵度碛南,自柳谷西击吐蕃。壬寅,振武、天德军奏回鹘数千骑至鸊鹈泉,边军戒严。

    振武节度使李进贤,不恤士卒;判官严澈,绶之子也,以刻核得幸于进贤。进贤使牙将杨遵宪将五百骑趣东受降城以备回鹘,所给资装多虚估;至鸣沙,遵宪屋处而士卒暴露;众发怒,夜,聚薪环其屋而焚之,卷甲而还。庚寅夜,焚门,攻进贤,进贤踰城走,军士屠其家,幷杀严澈。进贤奔静边军。

    羣臣累表请立德妃郭氏为皇后。上以妃门宗强盛,恐正位之后,后宫莫得进,托以岁时禁忌,竟不许。

    丁酉,振武监军骆朝宽奏乱兵已定,请给将士衣。上怒,以夏绥节度使张煦为振武节度使,将夏州兵二千赴镇,仍命河东节度使王锷以兵二千纳之,听以便宜从事。骆朝宽归罪于其将苏若方而杀之。

    发郑滑、魏博卒凿黎阳古河十四里,以纾滑州水患。

    上问宰相:“人言外间朋党大盛,何也?”李绛对曰:“自古人君所甚恶者,莫若人臣为朋党,故小人谮君子者必曰朋党。何则?朋党言之则可恶,寻之则无迹故也。东汉之末,凡天下贤人君子,宦官皆谓之党人而禁锢之,遂以亡国。此皆羣小欲害善人之言,愿陛下深察之!夫君子固与君子合,岂可必使之与小人合,然后谓之非党邪!”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