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五十五(三)--李师道暗杀  

2016-11-06 23:03:19|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上有二件比较大的刺客案,一件是汉景帝时候,梁王刺杀袁盎,袁的级别不算丞相,但也算高官,这个案件比较大,但当时刺客和幕后主使都很快查清。不算谜案。还有一件就是唐宪宗时候的刺杀武元衡的案件,武是丞相,是中国历史上,至少是中国历史上,被刺杀的最大高官,而且这个案件非常复杂,一波三折,到最后,刺客和主使都没确定,成了谜案。

案发情形:武元衡上朝,天还没亮,古人工作很辛苦,叫点卯,卯时就是今天早上五点到七点,要去上朝的,皇帝开会,然后天明后你去你的部门上班。六月的天,长安,今天西安附近早上五点多还没天明,元衡在静安坊住,唐朝没有门面房,街道两边都是墙,为了安全,划成住宅区,一个方框一个方框的,名曰坊,今天还有个词叫坊间。就是从这来的,他出了自己住的坊,小区,遭到突袭,随从都跑了,可见突袭多么激烈可怕,然后刺客牵着他的马走了十来步杀了他,为什么这么做,这应该是和他谈判,估计要他听他们的,不要支持攻打吴元济政策,武元衡宁死不屈,就被杀了,然后刺客还取走了他的颅骨,非常残忍。取走当杀人的证据交差。这说明这不是随机的刺杀,也不是刺客自己的什么个人行为,是有主使的一个行动。

然后他们又入通化坊,直接进小区了,袭击裴度,这也是一个高官,类似丞相,唐朝丞相比较多,一般有三个左右,裴的随从比较忠心,抱住了刺客,刺客砍断了随从的胳膊,裴度这时候已经被打头了,掉沟里了,但因为帽子厚,没有死,因为随从抱住了刺客大呼,刺客也没来得及补刀。裴度没有死。

这个事情在整个中国古代历史来说都是非常巨大的。其影响到,官员都不敢上朝。让禁卫军保护丞相。而且刺客威胁官府,你要急着抓我,我先杀你。

有官员上言,说,自古未有宰相横尸路隅而盗不获者,此朝廷之辱也!

于是皇帝下诏,中外大索,奖励到,赏钱万缗,官五品。奖励非常大,而敢藏匿的族诛。搜查严格到公卿家的夹层都搜索。公卿都是高官,明显,皇帝怀疑是官员之间的报复。

这个案件发生在公元八百一十五年。

唐宪宗之所以叫宪宗,宪宗是后人称呼的,他活着时候不这么叫的,是庙号,就是因为他执政时候,平定了很多藩镇,立下了宪法一般。他要平定吴元济,一个藩镇,军阀。吴就求救于其他军阀。一个叫王承宗。一个叫李师道。其中李师道养很多刺客。有刺客说,扰乱京城,也是个间接救援吴元济的方法。他就出钱让他们去做了。

后来发展到,刺杀武元衡。从这个描述看,这也应该是写资治通鉴的人根据一些真实历史资料,有他的证据记述的。根据这些看,刺杀武元衡是李师道主使的。

总之,有两个被怀疑主使的,一个是王承宗。一个是李师道。王承宗是和武元衡矛盾大,李师道是明显有证据,虽然这个证据应该是平定他后得到的。

第一阶段追查

朝廷先怀疑的是王承宗。王承宗是恒州军阀,有个京城里恒州人的兵,叫张晏,被人告发,行为上可能有疑点。结果一个将军告发,王承宗派张晏杀武元衡,而且皇帝出示了王承宗毁灭武元衡的表。

从这个行为看,明显皇帝认为是王承宗干的,赶快安定人心。

张晏等人一被审问,也都招供了。有一个大臣怀疑有问题,虽然历史上没说什么问题,但可以想象,这里面有很明显的问题,但皇帝不听,杀了这些人。历史这时候说了一句,李师道客竟潜匿亡去。

到这里你会说很清晰啊,李师道派人杀的。是这里,写资治通鉴的人认为是李师道主使的。

真凶显露。李师道还有个大行动,要造成京城混乱,类似恐怖袭击,结果在事发的当晚,第二天就要干了,被人告发了,抓这些人,这些人挺厉害,官军抓不住,跑了。跑到山里了,这里比较有戏剧性,这个山里的人比较彪悍,这些恐怖分子抢了人家个鹿没给钱,结果这个山民就找了一帮人带着官军把这群人给抓住了。很类似一些恐怖片,坏人遇见更狠的普通人了。然后为首的是个和尚,悍匪,是当年史思明的部将,八十多岁了,非常强壮。这也是个大事,几千人死了,党羽很多。

然后审问他们,才知道杀武元衡的是李师道。这个认为也没证据,是李师道手下这帮人内部估计知道这么个命令。皇帝已经结案了,也只是把这事放心里。到这里你觉得案件很清晰了。至少主使是李师道。

谁是真凶。等李师道被灭了。这是公元八百一十九年的事情了,距离案发已经四年了。

发现一个资料,原来为什么查那么严都查不到,有官吏受贿故意放纵。田弘正,这是平定李师道的将领,虽然李是内部动乱被部将杀的。他接管的,发现李有个文书,有赏杀武元衡的王士元等人的一个文书。

现在,似乎清楚了。主使是李师道,凶手是,主要凶手是王士元。

田弘正就把这些人抓到了,送到京城。审问,都认罪了。但有个人怀疑,怀疑的原因历史记的很清楚,问这些罪犯,当时武元衡穿的什么衣服啊,虽然过去五年了,如果是他们干的,他们不可能忘的,这是大案,杀了丞相,这也算他们一生刺客生涯的辉煌。结果这些人说的不统一,而且多有异同。出入比较大,穿什么衣服你都没印象了?不可能的,你怎么认人的,怎么知道是他的,提前肯定有踩点的。

继续审问,这帮人说,当年,王承宗和李师道,都派刺客杀武元衡,他们到的时候,听说王承宗那边已经成功了,就说自己干的,领赏去了。

皇帝也不辨别都杀了,因为这事对大臣很重要,人人自危,皇帝看来就是小事了。

谜案的谜。回头看整个历史的记录,可以知道,李师道确实派刺客去了,但他的刺客到的时候武元衡已经被杀了。他们当自己杀的领赏去了。他们后来认为是王承宗派人杀的。

而皇帝开始怀疑是王承宗,也抓了人,审问也是疑点很多。那帮人可能也没干。最明显的是如果是那个叫张晏的和他们一伙人干的,他们早跑了。领赏去了。而且他是个士兵,他们不是刺客,有正当职业和身份的,行为是容易被追查的。他们应该也没干。

也就是李师道和王承宗的人都没干。那么是谁杀的武元衡。而且手法明显是刺客手法,杀人取证据,头骨,去交差,而且当裴度的仆人抱住他们,他们砍断了那个仆人的胳膊,但没杀他。这是典型的刺客,不乱杀人的,拿钱杀人的人。不是目标人,他们不杀的。

那么,这些人是谁派的?

我们只知道不是谁,但不知道是谁。

首先肯定不是李师道。其次也不是王承宗。最明显的是,不仅是上面历史记载的诸多事实。而且有个容易被忽视的关键的,就是他们连裴度也要杀,这是李师道没有提到的。

从历史事实看,裴度是个厉害人物,最后平定吴元济和他有很大关系。那么另外最容易被猜到主使者的就是吴元济,但吴元济这个人,没这个才干。而派遣刺客这个人,非常清晰局势,如果当时裴度也被杀,则可能真很难平定吴元济。

这个人应该是非常亲近吴元济,非常支持他,可能是他前辈的老臣,非常有才干的人。他的刺客也很厉害。

这是我觉得历史上最大的刺客谜案,这个刺客是谁,这些人是谁,永远无法得知。主使的人是谁,也无法得知,甚至没有一点信息。而看似很清晰的诸多,又加重了它的谜。

唐纪五十五(三)--李师道暗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师道素养刺客奸人数十人,厚资给之,其人说师道曰:“用兵所急,莫先粮储。今河阴院积江、淮租赋,请潜往焚之。募东都恶少年数百,劫都市,焚宫阙,则朝廷未暇讨蔡,先自救腹心。此亦救蔡一奇也。”师道从之。自是所在盗贼窃发。辛亥暮,盗数十人攻河阴转运院,杀伤十余人,烧钱帛三十余万缗匹、谷三万余斛,于是人情恇惧。羣臣多请罢兵,上不许。

    诸军讨淮西久未有功,五月,上遣中丞裴度诣行营宣慰,察用兵形势。度还,言淮西必可取之状,且曰:“观诸将,惟李光颜勇而知义,必能立功。”上悦。

    考功郎中、知制诰韩愈上言,以为:“淮西三小州,残弊困剧之余,而当天下之全力,其破败可立而待。然所未可知者,在陛下断与不断耳。”因条陈用兵利害,以为:“今诸道发兵各二三千人,势力单弱,羁旅异乡,与贼不相谙委,望风慑惧。将帅以其客兵,待之旣薄,使之又苦,或分割队伍,兵将相失,心孤意怯,难以有功。又其本军各须资遣,道路辽远,劳费倍多。闻陈、许、安、唐、汝、寿等州与贼连接处,村落百姓悉有兵器,习于战鬬,识贼深浅,比来未有处分,犹愿自备衣粮,保护乡里。若令召募,立可成军。贼平之后,易使归农。乞悉罢诸道军,募土人以代之。”又言:“蔡州士卒皆国家百姓,若势力穷不能为恶者,不须过有杀戮。”

    丙申,李光颜奏败淮西兵于时曲。淮西兵晨压其垒而陈,光颜不得出,乃自毁其栅之左右,出骑以击之。光颜自将数骑冲其陈,出入数四,贼皆识之,矢集其身如猬毛;其子揽辔止之,光颜举刃叱去。于是人争致死,淮西兵大溃,杀数千人。上以裴度为知人。

    上自李吉甫薨,悉以用兵事委武元衡。李师道所养客说李师道曰:“天子所以锐意诛蔡者,元衡赞之也,请密往刺之。元衡死,则他相不敢主其谋,争劝天子罢兵矣。”师道以为然,卽资给遣之。

    王承宗遣牙将尹少卿奏事,为吴元济游说。少卿至中书,辞指不逊,元衡叱出之;承宗又上书诋毁元衡。

    六月,癸卯,天未明,元衡入朝,出所居靖安坊东门;有贼自暗中突出射之,从者皆散走,贼执元衡马行十余步而杀之,取其颅骨而去。(武元衡(公元758年―公元815年),唐代诗人、政治家,字伯苍。缑氏(今河南偃师东南)人。武则天曾侄孙。建中四年,登进士第,累辟使府,至监察御史,后改华原县令。德宗知其才,召授比部员外郎。岁内,三迁至右司郎中,寻擢御史中丞。顺宗立,罢为右庶子。宪宗即位,复前官,进户部侍郎。元和二年,拜门下侍郎平章事,寻出为剑南节度使。元和八年,征还秉政,早朝被平卢节度使李师道遣刺客刺死。赠司徒,谥忠愍。《临淮集》十卷,今编诗二卷。)又入通化坊击裴度,伤其首,坠沟中,度毡帽厚,得不死;傔人王义自后抱贼大呼,贼断义臂而去。京城大骇,于是诏宰相出入,加金吾骑士张弦露刃以卫之,所过坊门呵索甚严。朝士未晓不敢出门。上或御殿久之,班犹未齐。

    贼遗纸于金吾及府、县,曰:“毋急捕我,我先杀汝。”故捕贼者不敢甚急。兵部侍郎许孟容见上言:“自古未有宰相横尸路隅而盗不获者,此朝廷之辱也!”因涕泣。又诣中书挥涕言:“请奏起裴中丞为相,大索贼党,穷其奸源。”戊申,诏中外所在搜捕,获贼者赏钱万缗,官五品;敢庇匿者,举族诛之。于是京城大索,公卿家有复壁、重橑者皆索之。

    成德军进奏院有恒州卒张晏等数人,行止无状,众多疑之。庚戌,神策将军王士则等告王承宗遣晏等杀元衡。吏捕得晏等八人,命京兆尹裴武、监察御史陈中师鞫之。癸亥,诏以王承宗前后三表出示百僚,议其罪。

    裴度病疮,卧二旬,诏以卫兵宿其第,中使问讯不绝。或请罢度官以安恒、郓之心,上怒曰:“若罢度官,是奸谋得成,朝廷无复纲纪。吾用度一人,足破二贼。”甲子,上召度入对。乙丑,以度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度上言:“淮西,腹心之疾,不得不除;且朝廷业已讨之,两河藩镇跋扈者,将视此为高下,不可中止。”上以为然,悉以用兵事委度,讨贼愈急。初,德宗多猜忌,朝士有相过从者,金吾皆伺察以闻,宰相不敢私第见客。度奏:“今寇盗未平,宰相宜招延四方贤才与参谋议,”始请于私第见客,许之。

    陈中师按张晏等,具服杀武元衡;张弘靖疑其不实,屡言于上,上不听。戊辰,斩晏等五人,杀其党十四人,李师道客竟潜匿亡去。(错杀,为敌人笑话

    秋,七月,庚午朔,灵武节度使李光进薨。(李光进(751年―815年),突厥(一说稽胡)阿跌部人,原姓阿跌氏,因功赐姓李。鸡田州刺史阿跌良臣之子,河东节度使李光颜之兄,唐朝著名将领。李光进勇敢坚毅,沉着果断。初从军于河东军,担任副将。安史之乱时,跟随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击败叛军,收复两京;后随马燧援救临洺,征战洹水,屡立战功。历任前后军牙门将、御史大夫、代州刺史、渭北节度使、检校户部尚书等,先后受封范阳郡公、武威郡王。元和元年(806年),率军攻打叛将杨惠琳。元和四年(809年),击败叛将王承宗。元和六年(811年),升任单于大都护、振武节度使等,并受到朝廷下诏褒奖,赐姓李氏。元和八年(813年),调任灵武节度使。元和十年(815年),李光进去世,时年六十五岁,追赠尚书左仆射。)光进与弟光颜友善,光颜先娶,其母委以家事。母卒,光进后娶,光颜使其妻奉管钥,籍财物,归于其姒。光进反之曰:“新妇逮事先姑,先姑命主家事,不可易也。”因相持而泣。

    甲戌,诏数王承宗罪恶,绝其朝贡,曰:“冀其翻然改过,束身自归。攻讨之期,更俟后命。”

    八月,己亥朔,日有食之。

    李师道置留后院于东都,本道人杂沓往来,吏不敢诘。时淮西兵犯东畿,防御兵悉屯伊阙;师道潜内兵于院中,至数十百人,谋焚宫阙,纵兵杀掠,已烹牛飨士。明日,将发。其小卒诣留守吕元膺告变,元膺亟追伊阙兵围之;贼众突出,防御兵踵其后,不敢迫,贼出长夏门,望山而遁。是时都城震骇,留守兵寡弱;元膺坐皇城门,指使部分,意气自若,都人赖以安。

    东都西南接邓、虢,皆高山深林,民不耕种,专以射猎为生,人皆趫勇,谓之山棚。元膺设重购以捕贼。数日,有山棚鬻鹿,贼遇而夺之,山棚走召其侪类,且引官军共围之谷中,尽获之。按验,得其魁,乃中岳寺僧圆净;故尝为史思明将,勇悍过人,为师道谋,多买田于伊阙、陆浑之间,以舍山棚而衣食之。有訾嘉珍、门察者,潜部分以属圆净,圆净以师道钱千万,阳为治佛光寺,结党定谋,约令嘉珍等窃发城中,圆净举火于山中,集二县山棚入城助之。圆净时年八十余,捕者旣得之,奋锤击其胫,不能折。圆净骂曰:“鼠子,折人胫且不能,敢称健儿!”乃自置其胫,敎使折之。临刑,叹曰:“误我事,不得使洛城流血!”党与死者凡数千人。留守、防御将二人及驿卒八人皆受其职名,为之耳目。

    元膺鞫訾嘉珍、门察,始知杀武元衡者乃师道也,元膺密以闻;以槛车送二人诣京师。上业已讨王承宗,不复穷治。元膺上言:“近日藩镇跋扈不臣,有可容贷者。至于师道谋屠都城,烧宫阙,悖逆尤甚,不可不诛。”上以为然;而方讨吴元济,绝王承宗,故未暇治师道也。

    乙丑,李光颜败于时曲。

    初,上以严绶在河东,所遣裨将多立功,故使镇襄阳,且督诸军讨吴元济。绶无他材能,到军之日,倾府库,赉士卒,累年之积,一朝而尽;又厚赂宦官以结声援,拥八州之众万余人屯境上,闭壁经年,无尺寸功。裴度屡言其军无政。(一群废物

    九月,癸酉,以韩弘为淮西诸军都统。弘乐于自擅,欲倚贼以自重,不愿淮西速平。李光颜在诸将中战最力,弘欲结其欢心,举大梁城索得一美妇人,敎之歌舞丝竹,饰以珠玉金翠,直数百万钱,遣使遗之。使者先致书。光颜大飨将士,使者进妓,容色绝世,一座尽惊。光颜谓使者曰:“相公愍光颜羁旅,赐以美妓,荷德诚深。然战士数万,皆弃家远来,冒犯白刃,光颜何忍独以声色自娱悦乎!”因流涕,座者皆泣;卽于席上厚以缯帛赠使者,幷妓返之,曰:“为光颜多谢相公,光颜以身许国,誓不与逆贼同戴日月,死无贰矣!”

    冬,十月,庚子,始分山南东道为两节度,以户部侍郎李逊为襄、复、郢、均、房节度使;以右羽林大将军高霞寓为唐、随、邓节度使。朝议以唐与蔡接,故使霞寓专事攻战,而逊调五州之赋以饷之。

    辛丑,刑部侍郎权德舆奏:“自开元二十五年修格式律令事类后,至今长行敕,近删定为三十卷,请施行。”从之。

    上虽绝王承宗朝贡,未有诏讨之。魏博节度使田弘正屯兵于其境,承宗屡败之,弘正忿,表请击之,上不许。表十上,乃听至贝州。丙午,弘正军于贝州。

    庚戌,东都奏盗焚柏崖仓。

    十一月,寿州刺史李文通奏败淮西兵。

    壬申,韩弘请命众军合攻淮西;从之。

    李光颜、乌重胤败淮西兵于小溵水,拔其城。

    乙亥,以严绶为太子少保。

    盗焚襄州佛寺军储。尽徙京城积草于四郊以备火。

    丁丑,李文通败淮西兵于固始。

    戊寅,盗焚献陵寝宫、永巷。

    诏发振武兵二千,会义武军以讨王承宗。

    己丑,吐蕃款陇州塞,请互市,许之。

    初,吴少阳闻信州人吴武陵名,邀以为宾友,武陵不答。及元济反,武陵以书谕之曰:“足下勿谓部曲不我欺,人情与足下一也。足下反天子,人亦欲反足下。易地而论,则其情可知矣。”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