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三十六(5)---“图谶”逼命  

2016-02-02 22:49:03|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秀是个政治阴谋家,他迷信《河雒谶文》不过是为自己称帝找神的依据,巩固自己的统治,《河图会昌符》还为封禅找到根据,骨子里还是想为自己歌功颂德。一些大臣仅从学术出发反对刘秀推崇图谶,几至丧命,是不懂政治。在重大政治问题上,他还是重用近亲,在玩命的军事上,重用外臣,在治国大臣上也迫害了不少人。对图谶的批评,后来又很多优势之士发表高见:

        欧阳修(易童子问):

童子问曰:“《系辞》非圣人之作乎?”曰:“何独〈系辞〉焉!〈文言〉、〈说卦〉而下,皆非圣人之作。而众说淆乱,亦非一人之言也。昔之学易者,杂取以资其讲说,而说非人家,是以或同或异,或是或非,其泽而不精,至使害经而惑世也。然有附托圣经,其传已久,莫得究其所从来而核其真伪,故虽有明智之士,或贪其杂驳之辩,溺其富丽之辞,或以为辩疑是正,君子所慎,是以未始措意如其间。若余者,可谓不量力矣。邈然远出诸儒之后,而学无师授之传,其勇于敢为而决于不疑者,以圣人之经尚在,可以质也。”

童子曰:“敢问其略。”曰:“乾之初九曰‘潜龙勿用’,圣人于其象曰‘阳在下也’,岂不曰其文已显而其义已足乎?而为《文言》者又曰‘龙德而隐者也’,又曰‘阳在下也’又曰‘阳气潜藏’,又曰‘潜之为言,隐而未见‘。《系辞》曰:‘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者易知简者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其言天地之道,乾、坤之用,圣人之所以成其德业者,可谓详而备矣。故曰‘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者,是其义尽于此矣。俄而又曰:‘广大配天地,变通配四时,阴阳之义配日月,易简之善配至德’。又曰:夫乾,确然示人易矣;夫坤,聩然示人简矣。又曰‘夫潜,天下之至健也,其德行常易以之险;夫坤,天下之至顺也,其德行常简以知阻。’《系辞》曰‘六爻之动,三极之道也’者,谓六爻而兼三才之道也。其言虽约,其义无不包矣。又曰,‘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他也,三才之道也。’而《说卦》》又曰:‘立天之道,曰阴曰阳。立地之道,曰柔曰刚,立人之道,曰仁曰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刚柔,故易六位而成章。’《系辞》曰:‘圣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又曰,‘辩吉凶者存乎辞。’又曰,驿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系辞职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爻。又曰,易有四象,所以示也。系辞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断也。‘又曰,设卦以尽情伪,系辞焉以尽其言。’其说虽多,要其旨归,止于系辞明吉凶尔,可一言而足矣。凡此数说者,其略也。其余辞其小异而大旨则同者,不可以胜举也。谓其说出于诸家,而昔之人杂取以释经,故择之不精,则不足怪也。谓其妄自尊大出于一人,则是繁衍丛脞之言也。其遂以为驿人之作,则又大谬矣。孔子之文章,《易》、《春秋》是已。其言愈简,其义愈深。吾不知圣人之作,繁衍丛脞之如此也。虽然,辩其非圣之言而已,其于易义,尚有未害也。而又有害经而惑世者也。《文言》曰:‘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是谓乾之四德。又曰,‘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贞者,性情也。’则又非四德矣。谓此二说出于一人乎?则殆非人情情也。《系辞》曰,‘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所诬蔑胃图者,八卦之文也。神马负之,自河而出,以授予伏牺者也。盖八卦者,非人之所为也,是天之所降也。又曰‘包牺芪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然则八卦者,是人之所为也,《河图》不与焉。斯二说者,已不能相容矣;而《说卦》又曰,‘昔者圣人作易也,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参天两地而倚数,观变于阴阳而立情也。人情常患自是其偏见,而立言之士莫不自信,其欲以垂乎后世,惟恐异说之攻之自相乖戾,尚不可以为一人之说,其可以为圣人之作乎?

童子曰:“于此五说,亦有所取乎?”曰:“乾无四德,河洛不出图、书,吾昔已言知矣。若元、亨、利、贞,则圣人于彖言之矣。吾知自尧舜以来用卜筮尔,而孔子不道其初也,吾敢妄意之乎?”

童子曰:“是五说,皆无取矣。然则繁衍丛脞之言,与夫自相乖戾之说,其书皆楞废乎?”曰:‘不必废也。古之学经者,皆有大传。今《书》、《礼》之传尚存。此所谓《系辞》者,汉初谓之《易大传》也,至后汉已为《系辞》矣。语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滕、薛大夫也”。《系辞》者,谓之《易大传》,则优于《书》、《礼》之传远矣;谓之圣人之作,则伪之书也。’盖夫始学者知大传为诸儒之作,而敢取其是而舍其非,则三代之未,去圣未远,老师名家之世学,长者先生之余论,杂于其门者在焉,未必无益于学也。使以为圣人之作,不敢有所择而信之,则害经惑世者多矣。此不楞以不辩也。吾岂好辩者哉……

童子曰:“敢问八卦之说,或谓伏羲已受《河图》,又俯仰于天地,观取于人物,然后画为八卦尔。二说虽异,会其义则一也。然乎?”曰,“不然,此曲学之士牵合附会以苟通其说,而遂一家之学尔。其失由于妄以《系辞》为圣人之言而不敢非,故不得不曲为之说也。《河图》之出也,八卦之文已具乎,则伏羲受之而已,复何所为也?八卦之文不具,必须人力为之,则不足为〈河图〉也。其曰观天地,观鸟兽,取于身,取于物,然后始作八卦。盖‘始作’者,前未有之言也。考其文义其创意造始,其劳如此,而后八卦得以成文,则所谓〈河图〉者,何与于其间哉!若曰已授《河图》,又须有为立卦,则观于天地鸟兽、取于人物者,皆备言之矣,而独遗其本始受于天者,不曰取法于《河图》,此岂近于人情乎》?考今《系辞》,二说离绝,各自为言,义不相通。而曲学之士牵合以通其说,而误惑学者,其为患岂小哉!古之言伪而辩、顺非而择者,杀无赦。呜呼!为斯说者,王制之所宜诛也。

汉纪三十六(5)---“图谶”逼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三十六(5)---“图谶”逼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三十六(5)---“图谶”逼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三十六(5)---“图谶”逼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6]胶东刚侯贾复薨。复从征伐,未尝丧败,数与诸将溃围解急,身被十二创。帝以复敢深入,希令远征,而壮其勇节,常自从之,故复少方面之勋。诸将每论功伐,复未尝有言。帝辄曰:“贾君之功,我自知之。”
  
  三十一年,(乙卯、55)[1]夏,五月,大水。
  
  [2]癸酉晦,日有食之。

  [3]蝗。
  

  [4]京兆掾第五伦领长安市,公平廉介,市无奸枉。每读诏书,常叹息曰:“此圣主也,一见决矣。”等辈笑之曰:“尔说将尚不能下,安能动万乘乎!”伦曰:“未遇知己,道不同故耳。”后举孝廉,补淮陽王医工长。
 
  中元元年(丙辰、56)[1]春,正月,淮陽王入朝,伦随官属得会见。帝问以政事,伦因此酬对,帝大悦;明日,复特召入,与语至夕。帝谓伦曰:“闻卿为吏篣(拷打过)妇公,不过从兄饭(拜访堂兄家而不肯留下吃饭。),宁有之邪?”对曰:“臣三娶妻,皆无父。少遭饥乱,实不敢妄过人食。众人以臣愚蔽,故生是语耳。”帝大笑。以伦为扶夷长,未到官,追拜会稽太守;为政清而有惠,百姓爱之。 

  [2]上读《河图会昌符》(该书至今犹存。)曰:“赤刘之九,会命岱宗。”上感此文,乃诏虎贲中郎将梁松等按察《河雒谶文》,言九世当封禅者凡三十六事。于是张纯等复奏请封禅,上乃许焉。诏有司求元封故事,当用方石再累,玉检、金泥。上以石功难就,欲因孝武故封石,置玉牒其中;梁松等争以为不可,乃命石工取完青石,无必五色。
  
  丁卯,车驾东巡,二月己卯,幸鲁,进幸泰山。辛卯,晨,燎,祭天于泰山下南方,群神皆从,用乐如南郊。事毕,至食时,天子御辇登山,日中后,到山上,更衣。晡时,升坛北面,尚书令奉玉牒检,天子以寸二分玺亲封之,讫,太常命驺骑二千余人发坛上方石,尚书令藏玉牒已,复石覆讫,尚书令以五寸印封石检。事毕,天子再拜。群臣称万岁,乃复道下。夜半后,上乃到山下,百官明旦乃讫。甲午,禅祭地于梁陰,以高后配,山川群神从,如元始中北郊故事。(还是封禅。先前拒绝乃是一种虚伪。)
  
  [3]三月,戊辰,司空张纯薨。
 

  [4]夏,四月,癸酉,车驾还宫;己卯,赦天下,改元。
 

  [5]上行幸长安;五月,乙丑,还宫。
 

  [6]六月,辛卯,以太仆冯鲂为司空。
 

  [7]乙未,司徒冯勤薨。

  [8]京师醴泉涌出,又有赤草生于水崖,郡国频上甘露。群臣奏言:“灵物仍降,宜令太史撰集,以传来世。”帝不纳。帝自谦无德,于郡国所上,辄抑而不当,故史官罕得记焉。
  

  [9]秋,郡国三蝗。
 

  [10]冬,十月,辛未,以司隶校尉东莱李为司徒。
 

  [11]甲申,使司空告祠高庙,上薄太后尊号曰高皇后,配食地祗。迁吕太后庙主于园,四时上祭。
 

  [12]十一月,甲子晦,日有食之。
 

  [13]是岁,起明堂、灵台、辟雍,宣布图谶于天下。
 

  初,上以《赤伏符》即帝位,由是信用谶文,多以决定嫌疑。给事中桓谭上疏谏曰:“凡人情忽于见事而贵于异闻。观先王之所记述,咸以仁义正道为本,非有奇怪虚诞之事。盖天道性命,圣人所难言也,自子贡以下,不得而闻,况后世浅儒,能通之乎!今诸巧慧小才、伎数之人,增益图书,矫称谶记,以欺惑贪邪,诖误人主,焉可不抑远之哉!臣谭伏闻陛下穷折方士黄白之术(烧炼丹药点化金银之术),甚为明矣;而乃欲听纳谶记,又何误也!其事虽有时合,譬犹卜数只偶(单双)之类。陛下宜垂明听,发圣意,屏群小之曲说,述《五经》(《诗经》、《书经》、《礼记》、《易经》、《春秋》)之正义。”疏奏,帝不悦。会议灵台所处,帝谓谭曰:“吾欲以谶决之,何如?”谭默然,良久曰:“臣不读谶。”帝问其故,谭复极言谶之非经。帝大怒曰:“桓谭非圣无法(诽谤圣圣,目无国法),将下,斩之!”谭叩头流血,良久,乃得解。出为六安郡丞,道病卒。
  
  范晔论曰:桓谭以不善谶流亡,郑兴以逊辞仅免;贾逵能傅会文致,最差(最为)贵显;世主以此论学,悲哉!
  
  逵,扶风人也。

  [14]南单于比死,弟左贤王莫立,为丘浮尤单于。帝遣使赍玺书拜授玺绶,赐以衣冠及缯彩,是后遂以为常。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