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六十八(二)--《叹百年曲》及其它  

2016-12-01 22:46:3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诗,亦称百年歌,属乐府诗的一种。属于镶嵌类。

百年诗的创始有释家与俗家两大源流。俗家渊源最早,以陆机《百年歌》为源头,采用顺述之法以抒发死生之慨;佛家以《百岁篇》、《九想观》为始,前代已佚失,近代又重出于敦煌藏经洞,主旨张扬佛法,引导俗众由乐入苦,进而破除对人生的执着和贪恋,实为诱导俗众皈依佛教的工具。

 陈释智匠《古今乐录》云:“百年歌,晋王道冲、陆机并作。”唐吴兢《乐府古题要解》谓:“(百年诗)起总角,至百年,历述其幼小、丁壮、耆耄之状,十岁为一首。陆士衡至百二十时。”郑樵《通志》卷49谓:“百年歌,陆机作,十年为一章,共十章;言语泛滥,无可采。”王道冲辞未见,今传陆机辞,以十年为一章,共十章。至晚唐,百年歌已化为舞曲。苏鸦《杜阳杂编》载:“咸通中,同昌公主死,上晨夕注心挂惫。李可及进《叹百年曲》,声辞哀怨,听之莫不泪下。更教数十人,作叹百年对,每一舞,而珠翠满地。”  《旧唐书"曹确传》所述犹详:“同昌公主丧毕,帝与郭淑妃悼念不已。可及为帝造曲,曰《叹百年》。”《五代史"唐庄宗本纪》云:“克用破孟方立于邢州,还军上党,置酒三垂冈。伶人奏百年歌,至于衰老之际,声辞甚悲,座上皆凄怆。” 

百年歌十首  陆机

一十时。颜如蕣华晔有晖。

体如飘风行如飞。娈彼孺子相追随。终朝出游薄暮归。六情逸豫心无违。

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二十时。肤体彩泽人理成。

美目淑貌灼有荣。被服冠带丽且清。光车骏马游都城。高谈雅步何盈盈。

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三十时。行成名立有令闻。

力可扛鼎志干云。食如漏巵气如熏。辞家观国综典文。高冠素带焕翩纷。

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四十时。体力克壮志方刚。

跨州越郡还帝乡。出入承明拥大珰。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五十时。荷旄仗节镇邦家。

鼓钟嘈囋赵女歌。罗衣綷粲金翠华。言笑雅舞相经过。清酒将炙奈乐何。

清酒将炙奈乐何。

六十时。年亦耆艾业亦隆。

骖驾四牡入紫宫。轩冕婀那翠云中。子孙昌盛家道丰。清酒将炙奈乐何。

清酒将炙奈乐何。

七十时。精爽颇损膂力愆。

清水明镜不欲观。临乐对酒转无欢。揽形修发独长叹。

八十时。明已损目聪去耳。

前言往行不复纪。辞官致禄归桑梓。安车驷马入旧里。乐事告终忧事始。

九十时。日告耽瘁月告衰。

形体虽是志意非。言多谬误心多悲。子孙朝拜或问谁。指景玩日虑安危。

感念平生泪交挥。

百岁时。盈数已登肌内单。

四支百节还相患。目若浊镜口垂涎。呼吸嚬蹙反侧难。茵褥滋味不复安。

 

佛家《百岁篇》传为晋人所作,通篇极言无常之虞,今属敦煌曲子中的定格联章调,共有三篇(见下)。因缘于佛家唱导,为适唱叹之需,被后人当作了佛曲的曲词,间接说明了古代佛曲在很大程度上都是通俗化、大众化的民间音乐。全篇共分六套:《丈夫》、《女人》、《垅上苗》、《池上荷》、《一生身》、《细》。尽言人生“百岁”无常,最早见于六朝时佛家之唱导。《高僧传"唱导篇》语云:“(释遗照)披览群典以宜唱为业,音吐赛亮,洗悟尘心,指事适时,言不孤发,独步于宋代之初。”宋武帝尝于内股斋,照初夜略叙:“百年迅速,迁灭俄项,苦乐参差,必由因果。如来慈应六连,陛下抚矜一切。”《高僧传"释昙宗传》载:“宋孝武帝因殷淑仪之丧,请昙宗为之设会,宗始叹世道浮伪,恩爱必离,磋殷氏淑德,荣幸未杨,而灭实当年,收芳今日,发言凄至!”以上史实说明了人生百岁尽存千古伤心事,也是无可奈何之恸,据此也可知前人之言已是尝尽滋味。

 

敦煌卷子《淄门百岁篇》

一十辞亲愿出家,手携经盍学煎茶,驱鸟未解从师教,往往抛经摘草花。

二十空门艺卓奇,沾恩剃发整威仪,应法以师堪羯磨,五年勤学尽毗尼。

三十精通法论全,四时无暇复无眠,有心直拟翻龙藏,岂肯因循过百年。

四十幽玄总揽知,游巡天下入王畿,经论一言分辩尽,五乘八藏更无疑。

五十恩延入帝宫,紫衣新赐意初浓,谈经御殿倾雷雨,震齿潜波卧窟龙。

六十人间置法船,广开慈谕示因缘,三车已立门前路,念念无常劝福田。

七十连宵坐结跏,观空何处有荣华,匡心直乐求清净,永离妆衣染着花。

八十虽存力已残,梦中时复到天关,还遇道人邀说法,请师端坐上金坛。

九十之身朽不坚,犹蒙圣力助轻便,残灯未灭光辉薄,时见迎云在目前。

百岁归愿逐魄风,松楸叶落几春冬,平生意气今朝尽,聚土如山总是空。

《敦煌佛学"佛事篇》一书把本篇编入“文学篇”中的“佛曲”类,可知它是能在僧俗中吟唱的。全篇十章,每章四句,每句七字,独立地看,正是一首七言绝句;每章各押一韵,为典型的定格联章体。即为“联章”体,其内容是相连贯的。每章从“一十”至“百岁”,便是出家修行者一生人道、弘法的岁月;以十年为期,每一十年内各有自己的事业要做。貌似人人可为,实则非出类拔萃者而不能为!

 

敦煌卷子  女人百岁篇

一十花枝两斯兼。优柔婀娜复厌厌。父娘怜似瑶台月。寻常不许出朱帘

二十笄年花蕊春。父娘娉许事功勋。香车暮逐随夫婿。如同萧史晓从云。

三十朱颜美少年。纱窗揽镜整花钿。牡丹时节邀歌伴。拨棹乘船采碧莲。

四十当家主计深。三男五女恼人心。秦筝不理贪机织。只恐阳乌昏复沉。

五十连夫怕被嫌。强相迎接事嬮纤。寻思二八多轻薄。不愁姑嫂阿家严。

六十面皱发如丝。行步龙钟少语词。愁儿未得婚新妇。忧女随夫别异居。

七十衰羸争奈何。纵晓闻法岂能多。明晨若有微风至。筋骨相牵似打罗。

八十眼暗耳偏聋。出门唤北却呼东。梦中常见亲情鬼。劝妾归来逐逝风。

九十余光似电流。人间万事一时休。寂然卧枕高床上。残叶凋零待暮秋。

百岁山崖风似颓。如今身化作尘埃。四时祭拜儿孙在。明月长年照土堆。

 

敦煌卷子    丈夫百岁篇

一十香风绽藕花。弟兄如玉父娘夸。平明趁伴争球子。直到黄昏不忆家。

二十容颜似玉珪。出门骑马乱东西。终日不解忧衣食。锦帛看如脚下泥。

三十堂堂六艺全。纵非亲友亦相恋。紫藤花下倾杯处。醉引笙歌美少年。

四十看看欲下坡。近来朋友半消磨。无人解到思量处。只道时光没有多。

五十强谋几事成。一身何足料前程。红颜已向愁中改。白发那堪镜里生。

六十驱驱未肯休。几时应得暂优游。儿孙稍似堪分付。不用闲忧且自愁。

七十三更夜不交。只忧闲事未能抛。无端老去令人笑。衰病相牵似拔茅。

八十谁能料此身。忘前失后少精神。门前借问非时鬼。梦里相逢是故人。

九十残年实可悲。欲将言语泪先垂。三魂六魄今何在。霹雳头边□不知。

百岁归原起不来。暮风扫雪石松哀。人生不作非虚计。万古空留一土堆。

 

敦煌卷子  百岁篇"池上荷

一十一,池上新荷行花出。珠弹近追黄雀年,玉襁初青春日。I

二十二,专为英侠交豪贵。箜篌筚篥杨柳花,青丝玉镫浮云骑。

三十三,武略文章陌上谈。十月角弓鸣塞北,五花骏马猎城南。

四十四,草木山川动杀气。风光渐渐不依依,物色那堪太憔悴。

五十五,前王后帝何堪数。寂寂春光愁不明,凛凛寒风来入户。

六十六,日月迅走如奔蝮。鬓边白发竞相催,手中柱杖仍嫌曲。

七十七、呤撸偻沸蓖魃饺铡皇王纵有金马迎,伛偻那堪玉堂出。

八十八,筋疲力尽如枯札。毡褥从君坐万重,还如独卧寒江雪。

九十九,临崖垂藤挂枯柳。百年之事俄尔间,金玉满堂非我有。

一百终,坟前几树凌霜松。千秋不见蛾眉态,万岁空留狐兔踪。

 

百岁诗

人生一十正娇媚,不知爹娘养育时,贫富生来都爱惜,待时不知谁高低;

人生二十正风流,整日街头闹处游,风花岁月般般有,亦无烦恼亦无忧;

人生三十正当时,勇猛高强不负人,可比太阳当头照,可比猛虎赶下阳;

人生四十受奔波,喜笑从无烦恼多,英雄落在其中处,男做公公女做婆;

人生五十半百间,气力退去胆也寒,一束好花被两打,半枝落叶半枝干;

人生六十不肯休,须叟经过几千秋,别到一日有难事,临时挖井水难求;

人生七十古来稀,头上白发无药医,一口牙齿都落去,山珍海味吃不来;

人生八十眼朦胧,脚酸手软步步休,可比南山空腹树,须防不测火与风;

人生九十退容颜,骨瘦如柴血也干,好比夜间风中烛,五更灯火不多时;

人生满百最可庆,世人难得百年时,浮世独为一局棋,再回年少世间无。

唐纪六十八(二)--《叹百年曲》及其它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六十八(二)--《叹百年曲》及其它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懿宗咸通十二年(辛卯、八七一年)
   

        春,正月,辛酉,葬文懿公主。韦氏之人争取庭祭之灰,汰其金银。凡服玩,每物皆百二十舆,以锦绣、珠玉为仪卫、明器,辉焕三十余里;赐酒百斛、饼餤四十橐驼,以饲体夫。上与郭淑妃思公主不已,乐工李可及作叹百年曲,其声凄惋,舞者数百人,发内库杂宝为其首饰,以絁八百匹为地衣,舞罢,珠玑覆地。
    

        以魏博留后韩君雄为节度使。
  

         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路岩与韦保衡素相表里,势倾天下。旣而争权,浸有隙,保衡遂短岩于上。夏,四月,癸卯,以岩同平章事,充西川节度使。岩出城,路人以瓦砾掷之。权京兆尹薛能,岩所擢也,岩谓能曰:“临行,烦以瓦砾相饯!”能徐举笏对曰:“向来宰相出,府司无例发人防卫。”岩甚惭。能,汾州人也。(毕竟小人
    

       五月,上幸安国寺,赠僧重谦、僧澈沈檀讲座二,各高二丈。设万人斋。
   

       秋,七月,以兵部尚书卢耽同平章事,充山南东道节度使。
    

       冬,十月,以兵部侍郎、盐铁转运使刘邺为礼部尚书、同平章事。
   

        懿宗咸通十三年(壬辰、八七二年)
    

       春,正月,幽州节度使张允伸得风疾,请委军政就医;许之,以其子简会知留后。疾甚,遣使上表纳旌节;丙申,薨。(张允伸(785年-872年3月8日),范阳(今北京西南)人。唐朝中晚期藩镇。其家族世代仕于幽州军门。曾祖张秀,官至檀州刺史。张允伸初任马步都知兵马使。大中四年(850年),卢龙节度使周綝去世,张允伸被军中推举为卢龙节度留后,并获朝廷准许,加职右散骑常侍。同年,张允伸获授卢龙节度使,迁检校工部尚书。其后累加至光禄大夫、检校司徒、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燕国公。庞勋起义后,加特进,兼侍中。咸通十三年(872年),张允伸病逝,年八十八。追赠太尉,赐谥"忠烈"。张允伸任卢龙节度使二十三年,勤于军政、处事恭谨。他治镇有方,使卢龙军连年丰收,边境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允伸镇幽州二十三年,勤俭恭谨,边鄙无警,上下安之。
   

         二月,丁巳,以兵部侍郎、同平章事于琮为山南东道节度使,以刑部侍郎、判户部奉天赵隐为户部侍郎、同平章事。
   

        平州刺史张公素,素有威望,为幽人所服。张允伸薨,公素帅州兵来奔丧。张简会惧,三月,奔京师,以为诸卫将军。
    

        夏,四月,立皇子保为吉王,杰为寿王,倚为睦王。
    

        以张公素为平卢留后。
   

        五月,国子司业韦殷裕诣合门告郭淑妃弟内作坊使敬述阴事;上大怒,杖杀殷裕,籍没其家。乙亥,合门使田献铦夺紫,改桥陵使,以其受殷裕状故也。殷裕妻父太府少卿崔元应、妻从兄中书舍人崔沆、季父君卿皆贬岭南官;给事中杜裔休坐与殷裕善,亦贬端州司户。沆,铉之子也。裔休,悰之子也。
    

        丙子,贬山南东道节度使于琮为普王傅、分司,韦保衡谮之也。辛巳,贬尚书左承李当、吏部侍郎王沨、左散骑常侍李都、翰林学士承旨兵部侍郎张裼、前中书舍人封彦卿、左谏议大夫杨塾,癸未,贬工部尚书严祁、给事中李贶、给事中张铎、左金吾大将军李敬仲、起居舍人萧遘、李渎、郑彦特、李藻,皆处之湖、岭之南,坐与琮厚善故也,贶,汉之子;遘,寘之子也。甲申,贬前平卢节度使于琄为凉王府长史、分司,前湖南观察使于瓌袁州刺史。瓌、琄,皆琮之兄也。寻再贬琮韶州刺史。
    

        琮妻广德公主,上之妹也,与琮偕之韶州,行则肩舆门相对,坐则执琮之带,琮由是获全。时诸公主多骄纵,惟广德动遵法度,事于氏宗亲尊卑无不如礼,内外称之。(难得贤惠公主
    

        六月,以卢龙(卢龙县地处河北省东北部,隶属于秦皇岛市)留后张公素为节度使。
    

       韦保衡欲以其党裴条为郎官,惮左丞李璋方严,恐其不放上,先遣人达意。璋曰:“朝廷迁除,不应见问。”秋,七月,乙未,以璋为宣歙观察使。
    

        八月,归义节度使张义潮薨,(张议潮(799年一872年),汉族沙州敦煌(今属甘肃)人。唐朝节度使,民族英雄。张氏世为州将,父张谦逸官至工部尚书。张议潮率领沙州各族人民起义,驱逐了盘踞河西地区上百年的吐蕃,以大唐节帅之名克复瓜、沙等十一州。)沙州长史曹义金代领军府;制以义金为归义节度使。是后中原多故,朝命不及,回鹘陷甘州,自余诸州隶归义者多为羌、胡所据。
    

        冬,十二月,追上宣宗谥曰元圣至明成武献文睿智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
    

        振武节度使李国昌,恃功恣横,专杀长吏。朝廷不能平,徙国昌为大同军防御使,国昌称疾不赴。
    

         懿宗咸通十四年(癸巳、八七三年)
    

        春,三月,癸巳,上遣敕使诣法门寺迎佛骨,羣臣谏者甚众,至有言宪宗迎佛骨寻晏驾者。上曰:“朕生得见之,死亦无恨!”广造浮图、宝帐、香轝、幡花、幢盖以迎之,皆饰以金玉、锦绣、珠翠。自厩至寺三百里间,道路车马,昼夜不绝。夏,四月,壬寅,佛骨至京师,导以禁军兵仗、公私音乐,沸天烛地,绵亘数十里;仪卫之盛,过于郊祀,元和之时不及远矣。富室夹道为彩楼及无遮会,竞为侈靡。上御安福门,降楼膜拜,流涕沾臆,赐僧及厩耆老尝见元和事者金帛。迎佛骨入禁中,三日,出置安国崇化寺。宰相已下竞施金帛,不可胜纪。因下德音,降中外系囚。(若把唐朝看做一人,已进入老年,故而迷信佛。
    

        五月,丁亥,以西川节度使路岩兼中书令。
   

        南诏寇西川,又寇黔南,黔中经略使秦匡谋兵少不敌,弃城奔荆南;荆南节度使杜悰囚而奏之。六月,乙未,敕斩匡谋,籍没其家赀,亲族应缘坐者,令有司搜捕以闻。匡谋,凤翔人也。(逃兵
    

         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王铎同平章事,充宣武节度使。时韦保衡挟恩弄权,以刘瞻、于琮先在相位,不礼于己,谮而逐之。王铎,保衡及第时主文也,萧遘,同年进士也,二人素薄保衡之为人,保衡皆摈斥之。
    

        秋,七月,戊寅,上疾大渐,(谓病危。《书·顾命》:“王曰:呜呼!疾大渐,惟几。”《列子·力命》:“ 季梁 得病,七日大渐。” 张湛 注:“渐,剧也。” 南朝 齐 王俭 《褚渊碑文》:“景命不永,大渐弥留。” 宋 苏轼 《东坡志林·单骧孙兆》:“ 仁宗 皇帝不豫,詔 孙兆 与 驤 入侍,有间,赏賚不貲,已而大渐。” 清 蒲松龄 《聊斋志异·仇大娘》:“自姜之讼也, 邵氏始知福不肖状,一号几絶,冥然大渐。”)左军中尉刘行深、右军中尉韩文约立少子普王俨。庚辰,制:“立俨为皇太子,权句当军国政事。”辛巳,上崩于咸宁殿。(唐懿宗李漼("漼",拼音:cuǐ)(833年-873年)大和七年农历十一月十四日,生于籓邸 ,唐朝第十七位皇帝(除去武则天和殇帝李重茂)懿宗昭圣恭惠孝皇帝漼,宣宗长子,母曰元昭皇后晁氏。唐宪宗李纯之孙,唐宣宗李忱长子。本名李温,初封郓王,母元昭皇太后晁氏。宣宗病死后,被宦官迎立为帝,是为唐懿宗。在位14年,终年41岁。死后葬简陵,谥号昭圣恭惠孝皇帝。唐懿宗是唐朝倒数第四个皇帝,其即位后,唐朝政局更加风雨飘摇。他是唐朝最后一个以长子即位而且是最后一个在长安平安度过帝王生涯的皇帝。)遗诏书韦保衡摄冢宰。僖宗卽位。八月,丁未,追尊母王贵妃为皇太后,刘行深、韩文约皆封国公。
    

         关东、河南大水。
    

        九月,有司上先太后谥曰惠安。
    

        司徒、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韦保衡,怨家告其阴事,贬保衡贺州刺史。
   

       乐工李可及流岭南。可及有宠于懿宗,尝为子娶妇,懿宗赐之酒二银壶,启之无酒而中实。右军中尉西门季玄屡以为言,懿宗不听。可及尝大受赐物,载以官车;季玄谓曰:“汝他日破家,此物复应以官车载还;非为受赐,徒烦牛足耳!”(说话损)及流岭南,籍没其家,果如季玄言。
    

        以西川节度使路岩兼侍中,加成德节度使王景崇中书令,魏博节度使韩君雄、卢龙节度使张公素、天平节度使高骈并同平章事。君雄仍赐名允中。
    

        冬,十月,乙未,以左仆射萧仿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韦保衡再贬崖州澄迈令,寻赐自尽。(韦保衡,字蕴用,京兆人。祖元贞,父悫,皆进士登第。咸通五年登进士第,累拜起居郎。十年正月,尚懿宗女同昌公主。保衡恃恩权,素所不悦者,必加排斥。王铎贡举之师,萧遘同门生,以素薄其为人,皆摈斥之。以杨收、路岩在中书不加礼接,媒孽逐之。自起居郎至宰相,二年之间,阶至特进、扶风县开国侯、食邑二千户、集贤殿大学士。十一年八月,公主薨,自后恩礼渐薄。咸通末,淮、徐盗起,素所怨者发其阴事,保衡竟得罪赐死。)又贬其弟翰林学士、兵部侍郎保乂为宾州司户,所亲翰林学士、户部侍郎刘承雍为涪州司马。承雍,禹锡之子也。
    

          癸卯,赦天下。
    

        西川节度使路岩,喜声色游宴,委军府政事于亲吏边咸、郭筹,皆先行后申,上下畏之。尝大阅,二人议事,默书纸相示而焚之,军中以为有异图,惊惧不安。朝廷闻之,十一月,戊辰,徙岩荆南节度使。咸、筹潜知其故,遂亡命。(故弄玄虚
    

         以右仆射萧邺同平章事,充河东节度使。
    

        十二月,己亥,诏送佛骨还法门寺。
   

         再贬路岩为新州刺史。
    

          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干符元年(甲午、八七四年)
  

        春,正月,丁亥,翰林学士卢携上言,以为:“陛下初临大宝,宜深念黎元。国家之有百姓,如草木之有根柢,若秋冬培溉,则春夏滋荣。臣窃见关东去年旱灾,自虢至海,麦纔半收,秋稼几无,冬菜至少,贫者硙蓬实为面,(将草籽捣碎当面粉)蓄槐叶为齑;或更衰羸,亦难收拾。常年不稔,则散之邻境;今所在皆饥,无所依投,坐守乡闾,待尽沟壑。其蠲免余税,实无可征;而州县以有上供及三司钱,督趣甚急,动如捶挞,虽撤屋伐木,雇妻鬻子,止可供所由酒食之费,未得至于府库也。或租税之外,更有他傜;朝廷傥不抚存,百姓实无生计。乞敕州县,应所欠残税,并一切停征,以俟蚕麦;仍发所在义仓,亟加赈给。至深春之后,有菜叶木牙,继以桑椹,渐有可食;在今数月之间,尤为窘急,行之不可稽缓。”敕从其言,而有司竟不能行,徒为空文而已。(民不聊生,官逼民反,大起义前兆
    

        路岩行至江陵,敕削官爵,长流儋州。岩美姿仪,囚于江陵狱再宿,须发皆白,寻赐自尽,(路岩,字鲁瞻,路群之子,魏州冠氏(今冠县)人,唐代大中间进士,曾任屯田员外郎、翰林学士、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尚书左仆射等职。 36岁居相位,国家权力落入他与韦保衡手中,"二人势动天下"。后因权位之争与韦保衡交恶,被贬出京城,出任剑南节度使,之后再入京,升迁为中书令,封魏国公,重掌大权。 后被视为有"异图"坐罪。先移任荆南节度使,赴任途中被贬为新州刺史,后又被免官、流放、抄家。至新州,皇帝下诏赐死,并割取喉管验证。)籍没其家。岩之为相也,密奏,“三品以上赐死,皆令使者剔取结喉三寸以进,验其必死。”至是,自罹其祸,所死之处乃杨收赐死之榻也。边咸、郭筹捕得,皆伏诛。(报应
    

      初,岩佐崔铉于淮南,为支使,铉知其必贵,曰:“路十终须作彼一官。”旣而入为监察御史,不出长安城,十年至宰相。其自监察入翰林也,铉犹在淮南,闻之,曰:“路十今已入翰林,如何得老!”皆如铉言。
    

         以太子少傅于琮同平章事,充山南东道节度使。
    

         二月,甲午,葬昭圣恭惠孝皇帝于简陵,庙号懿宗。
   

        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赵隐同平章事,充镇海节度使;以华州刺史裴坦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以虢州刺史刘瞻为刑部尚书。瞻之贬也,人无贤愚,莫不痛惜。及其还也,长安两市人率钱雇百戏迎之。瞻闻之,改期,由他道而入。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