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六十八(三)-- 刚正廉洁话刘瞻  

2016-12-02 11:07:49|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瞻,字几之,唐代连州人。父亲刘景曾就教于诗人刘禹锡。刘景进士及第,开了连州学子进士之先例。刘禹锡欣然写诗以赠:湘中才子是刘郎,望在长沙住桂阳。昨日鸿都新上第,五陵年少让青光。 刘瞻则是于唐大中年间登进士第的。因"貌奇伟,有文学,才思丰敏",大得当时宰相刘琢的赏识,荐为翰林大学士,拜中书舍人,户部侍郎承旨,出太原尹,兼刑部尚书,集贤殿大学士,即为宰相。时为唐懿宗九年(公元869年)。
        刘瞻,唐桂阳人,祖籍彭城,字几之。宣宗大中进士,又登博学宏词科。累拜中书舍人,出为河东节度使。懿宗咸通十一年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同昌公主卒,杀医官二十余人,瞻力谏,懿宗怒,贬驩州司户。僖宗立,召瞻还朝为相,未几卒。
       旧唐书:刘瞻,字几之,彭城人。祖升,父景。瞻,太和初进士擢第。四年,又登博学 宏词科,历佐使府。咸通初升朝,累迁太常博士。刘彖作相,以宗人遇之,荐为 翰林学士。转员外郎中,正拜中书舍人、户部侍郎,承旨。出为太原尹、河东节度 使。入拜京兆尹,复为户部侍郎、翰林学士。十年,以本官同平章事,加中书侍郎, 兼刑部尚书、集贤殿大学士。
        十一年八月,同昌公主薨,懿宗尤嗟惜之。以翰林医官韩宗召、康仲殷等用药 无效,收之下狱。两家宗族,枝蔓尽捕三百余人,狴牢皆满。瞻召谏官令上疏,无 敢极言。瞻自上疏曰:
       臣闻修短之期,人之定分。贤愚共一,今古攸同。乔松蕣花,禀气各异。至如 篯铿寿考,不因有智而延龄;颜子早亡,不为不贤而促寿。此皆含灵禀气,修短自 然之理也。一昨同昌公主久婴危疾,深轸圣慈。医药无征,幽明遽隔。陛下过钟宸 爱,痛切追思,爰责医工,令从严宪。然韩宗召等因缘艺术,备荷宠荣,想于诊候 之时,无不尽其方术。亦欲病如沃雪,药暂通神,其奈祸福难移,竟成差跌。原其 情状,亦可哀矜。而差误之愆,死未塞责。
        自陛下雷霆一怒,朝野震惊,囚九族于狴牢,因两人之药误。老幼械系三百余 人,咸云:"宗召荷恩之日,寸禄不沾,进药之时,又不同议。此乃祸从天降,罪 匪己为。"物议沸腾,道路嗟叹。
        陛下以宽仁厚德,御宇十年,四海万邦,咸歌圣政。何事遽移前志,顿易初心。 以达理知命之君,涉肆暴不明之谤。且殉宫女而违道,囚平人而结冤,此皆陛下安 不思危,忿不顾难者也。
       陛下信崇释典,留意生天,大要不过喜舍慈悲,方便布施,不生恶念,所谓福 田。则业累尽消,往生忉利,比居浊恶,未可同年。伏望陛下尽释系囚,易怒为喜, 虔奉空王之教,以资爱主之灵。中外臣僚,同深恳激。
       帝阅疏大怒,即日罢瞻相位,检校刑部尚书、同平章事、江陵尹,充荆南节度 等使。再贬康州刺史,量移虢州刺史。入朝为太子宾客分司。翰林学士户部侍郎郑 畋、右谏议大夫高湘、比部郎中知制诰杨知至、礼部郎中魏纻、兵部员外张颜、刑 部员外崔彦融、御史中丞孙瑝等,皆坐瞻亲善贬逐。京兆尹温璋仰药而卒。
       新唐书:刘瞻,字几之,其先出彭城,后徙桂阳。举进士、博学宏词,皆中。徐商辟署 盐铁府,累迁太常博士。刘彖执政,荐为翰林学士,拜中书舍人,进承旨。出为 河东节度使。
        咸通十一年,以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同昌公主薨,懿宗捕太医韩绍宗 等送诏狱,逮系宗族数百人。瞻喻谏官,皆依违无敢言,即自上疏固争:"绍宗穷 其术不能效,情有可矜。陛下徇爱女,囚平民,忿不顾难,取肆暴不明之谤。"帝 大怒,即日赐罢,以检校刑部尚书、同平章事为荆南节度使。路岩、韦保衡从为恶 言闻帝,俄斥廉州刺史。于是,翰林学士郑畋以责诏不深切,御史中丞孙瑝、谏议 大夫高湘等坐与瞻善,分贬岭南。岩等殊未慊,按图视驩州道万里,即贬驩州司户 参军事,命李庾作诏极诋,将遂杀之。天下谓瞻鲠正,特为谗挤,举以为冤。幽州 节度使张公素上疏申解,岩等不敢害。僖宗立,徙康、虢二州刺史,以刑部尚书召, 复以中书侍郎平章事,居位三月卒。
        瞻为人廉约,所得俸以余济亲旧之窭困者,家不留储。无第舍,四方献馈不及门,行己终始完洁。
       轶事典故:刘瞻为宰相时间不长,但有两件事却足以让他名垂青史。
        一件是同昌公主事件。咸通十一年八月,同昌公主因病而亡,唐懿宗悲痛不已,认为是御医医治不力。把为同昌公主医病的翰林医官韩宗劭等二十多人杀了,还不肯罢休,又把这些医官的家属亲人三百多人逮捕,关进死牢,准备斩首。一时整个长安闹得沸沸扬扬。
        作为宰相的刘瞻闻讯后,立即召集谏官,准备劝阻懿宗这一暴行,但谏官们都畏惧懿宗,不敢说话。刘瞻只得亲自上疏谏阻,他说:"修短之期,人之定分……纵劭等诊疗之时,惟求疾愈,非不尽心,而祸福难移……今械系老幼三百余人,物议沸腾,道路嗟叹……伏愿少回圣虑,宽释系者。"(《资治通鉴·唐纪六十八》)
        然而懿宗哪里听得进去,立时便拉下脸来,刘瞻不顾,仍据理力争。懿宗大怒,把刘瞻贬到了离京都万里之遥的驩州(今越南义安一带)为司户参军。
        刘瞻为救三百多无辜性命而冒死直谏,虽然获罪被贬,但他刚正不阿,不畏强暴,坚持正义的行为却永远留在了人们的心中,并光照后人。
       再一件就是刘瞻的清正廉洁,为世人所景仰。据史书载,刘瞻正是因为"素有清名"才入阁为相的,在他为救无辜而获罪于皇帝时,皇帝命翰林学士郑畂草罢瞻宰相制诏。什么罪呢?郑畂列不出,反而在制诏中表荐了他:"安数亩之居,仍非己有,却四方之赂,惟畏人知。"(《资治通鉴》)
       历史评价:一个位极人臣的宰相数亩之居还不是自己的私房,而且还能拒绝四方只贿赂,真是难得的清廉之官。我想,正是因了他的无私,才有了敢于冒犯皇帝的无畏。
       在荣誉面前,刘瞻却是躬谦之至。懿宗死后僖宗即位,为刘瞻平反,官复原职。长安的百姓听说这位贤相又要回长安了,无不欢欣鼓舞,加额以庆。他们还准备在刘瞻到京城之时凑钱请百戏来迎接这位贤相。这本来是件多么荣耀风光的事呀。但刘瞻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立即改变了回京城的日期和路线,回避了这一别人求之不得的殊荣。
       刘瞻,就是这样一位清正廉洁,刚正不阿,不慕虚荣的贤相。他与曲江张九龄相比,毫不逊色。不幸的是他第二次入相不到三个月,却不明不白地去世了,有的说是暴病身亡,也有的说是奸妄所害,史书没有定论,反正死因不明。
      刘瞻死后,家乡的族人为他在连州巾峰山麓堆了一座衣冠冢,并立有墓碑。墓、碑均在文革中被毁。
附: 高中进士仍需救济
  刘瞻父亲刘景是连州第一位进士。刘瞻中进士后开始并未受重用,新作文章偶得政客赏识并荐之,升河中少尹,从此走上仕途。
  连州地处五岭南北交通要冲,自唐以后,很多朝廷贬官都被贬此地。唐元和十年,被赞誉“有宰相之才”的唐代“诗豪”刘禹锡被贬到连州任刺史。刘禹锡到连州后兴文重教,广开文风,推动了连州文化的发展。
  话说当时在连州从商的刘升,闻刘禹锡之大名,便带儿子刘景拜刘禹锡为师,成为其得意弟子。元和末年,刘景在刘禹锡的悉心教导下,成为连州历史上第一个进士。刘禹锡非常高兴,写了一首《赠刘景擢第》的诗以示祝贺。诗曰:“湘中才子是刘郎,望在长沙住桂阳;昨日鸿都新上第,五陵年少让青光”。
  刘景便是刘瞻的父亲。他虽然中了进士,但并没有什么大作为,只是在汉南郑司徒府做一个小小的“掌牍案”,相当于现在为长官整理文字资料的“秘书”。
  刘瞻幼年时,父亲刘景就去世了,其“掌牍案”之职也没有为他留下什么家产。清贫的生活,磨炼出他坚强的性格和刻苦奋发的意志。刘瞻在浓厚的求学氛围里悉心研习,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于大中初年一举进士及第。
  刘瞻中进士后,仅在京城做了个小小的大理评事。因为甘于清贫,他连一天三餐都难以为继,因与安国寺的和尚相熟,便时常去安国寺“蹭”饭吃。
  一天,刘瞻又去安国寺吃饭,临走时把新做的几篇文章遗留在案几上。这天刚好有个观军容(退休政客)刘玄翼到寺中闲游,发现了刘瞻的文章。刘玄冀一读文章不禁拍案称道:“好文章!好文章!”
  寺里的和尚闻言,便告诉刘玄翼文章是刘瞻写的,但他家中贫寒,又是偏远的岭南连州人,朝中没有后台,虽然才高志大,却没有出头之日。刘玄翼知悉后,大为惋惜,表示有机会一定向朝廷推荐、重用他。
  果不其然,不久就有圣旨下,升刘瞻为河中少尹。临赴任之时,有一个和刘瞻同为平事的同事讽讥他说:“今日你下去为府尹,以后回朝廷来做什么官呢?”刘瞻答曰:“得路即作宰相!”于此可见刘瞻的远大抱负。
  官至宰相租用旧房
  唐懿宗十年,刘瞻官至宰相。虽位高权重,但清廉的刘瞻却是租用旧房,家无积蓄。《新唐书》载:瞻所得俸,以余济亲旧之窭困者,四方献馈不及门。
  刘瞻在河中为官,勤政爱民,政绩显著。加上他“貌奇伟,有文学,才思丰敏”,很快就被当时的宰相刘龚赏识,把他推荐为翰林学士,户部侍郎。唐懿宗十年五月,刘瞻以本官同平章事,加中书侍郎,集贤殿大学士。他果然成了朝廷首辅,登上了宰相之位。
  别人封相,荣华富贵接踵而来,有豪宅有厚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接受百姓出于感激而贡献的礼物,合情也合理。可刘瞻并不这样想,他对四方百姓的献馈一一婉拒,其节俭清廉的美德,朝野称颂。
  刘瞻封相后保持着一贯的清廉,所居住的通义坊旧宅也是租用的。一名商人看到位居朝廷相位的刘瞻仍然过着清苦的日子,就表示要送两套房屋给他,当是替京城的百姓感激刘瞻的为民之心,然而刘瞻还是笑着婉拒了这名商人的好意。
  而对于穷困的老百姓,刘瞻一家却是无私地接济,以致家里没有积储,一家老少竟然靠咸菜稀饭过日子。《新唐书》载:瞻为人廉约,所得俸,以余济亲旧之窭困者;家不留储,无第舍,四方献馈不及门。
  后来当刘瞻被罢去宰相时,翰林学士郑畋奉旨起草“罢相制”,说刘瞻:“安数亩之居,仍非已有,却四方之赂,惟畏人知……”这一制书却成了对刘瞻的褒扬和肯定,以致当时“都下传写,为之纸贵”。刘瞻之清廉可见一斑。
  冒死进谏救300无辜
  为使刘瞻永不翻身,奸臣污蔑其害死公主,因此冒死向皇帝进谏的刘瞻遭一贬再贬,到了远离京城万里的欢州(今越南一带)任刺史。
  刘瞻做了宰相,照说该是平步青云、仕途顺利了。可是不到3个月,一件突发事件使刘瞻被罢了相位。唐懿宗十年八月,刚正立朝、梗直为相的刘瞻在昏庸的唐懿宗面前,为无故受牵连的300余名百姓喊冤,主演了令世人敬佩不已的“刘瞻上疏”。
  事情由懿宗的爱女同昌公主病逝而起。同昌公主系懿宗和爱妃郭淑妃所生,不但貌美而且乖巧,被懿宗视为掌上明珠。唐懿宗十年八月(也就是刘瞻当宰相不足3个月之时)同昌公主因病不治身亡。
  唐懿宗突闻爱女的死讯,哀痛不已。这位荒淫残暴的昏君听信附马韦保衡的话,认为公主的死是医官们不用心所至,下令将韩宗劭等20多名皇家医官全部诛杀,并将医官的父族、母族、妻族、老老少少300余人打入死牢,准备斩首。
  唐懿宗的这一暴行,引起了朝廷内外的纷纷议论,举国上下为之震动。作为宰相的刘瞻闻讯后,立即召集谏官,准备劝阻懿宗这一暴行,但谏官们都畏惧懿宗,不敢说话。
  刘瞻视荣华富贵如浮云,置个人生死于度外,决意为民请命,因此亲自上疏谏阻,请懿宗赦免死牢中三百无辜。起草疏文前,他给儿子刘赞写了一封信,说如果遭到不幸,就将他的骸骨运回连州安葬。
  《资治通鉴·唐纪六十八》记载刘瞻上疏曰:“修短之期,人之定分……纵劭等诊疗之时,惟求疾愈,非不尽心,而祸福难移……今械系老幼三百余人,物议沸腾,道路嗟叹……伏愿少回圣虑,宽释系者。”
  唐懿宗对刘瞻的进谏大为恼火,但碍于刘瞻首辅的身份,虽然没有立即发作,却根本不予理会。第二天,刘瞻又联合了京兆尹温璋再次犯颜直谏,措辞更加激烈。这下可惹怒了唐懿宗,当即降旨把刘瞻贬为荆南节度使,温璋贬为崖州司马,责令二人三日内离京赴任。
  300多名无辜者得救了,刘瞻却被罢了相位,远贬荆南。刘瞻离开长安赴任以后,附马韦保衡又与另一个奸臣路岩串通一气,罗织了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把刘瞻的门生故旧30多人,全部贬谪偏远荒僻的岭南。
  为了使刘瞻永不翻身,韦保衡又与路岩合谋,硬说是刘瞻与御医同谋,乱投药物害死同昌公主。昏庸的懿宗竟信以为真,又把刘瞻从荆南节度使再贬为远离京城万里的欢州(今越南一带)为刺史。
  《新唐书》载,刘瞻被罢相出荆南时,“朝野无不惋惜,都城士庶,以少及长,闻之俱为涕泣”。
  再度入相百姓“雇百戏迎之”
  《资治通鉴》记载“……瞻之贬也,人无贤愚,莫不痛惜。及其还也,长安两市人率钱雇百戏迎之。瞻闻之,改期,由他道而入。”
  刘瞻被远贬到欢州后,朝廷以韦保衡、路岩为宰相,这两人狼狈为奸,为同昌公主大办丧事,又唆使懿宗大办佛事,搞得国库空虚,以致全国上下劳民伤财乌烟瘴气。
  咸通十四年(公元874年)7月,懿宗死了,他的儿子李儇即位,是为僖宗。素来以刚正清廉立言立身的刘瞻,在被贬之地以出色的执政能力和务实为民态度,赢得了百姓的爱戴。僖宗钦佩他的才华和胸怀,决定罢免韦保衡和路岩两个奸臣,重新起用刘瞻为宰相。
  “刘瞻要回京城了!”这一喜讯在京城的老百姓中传开,一片欢欣鼓舞。《资治通鉴》记载:“……瞻之贬也,人无贤愚,莫不痛惜。及其还也,长安两市人率钱雇百戏迎之。瞻闻之,改期,由他道而入。”
  原来,大批群众闻知刘瞻回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筹钱聘请戏班、狮舞、龙舞等,要在他回京途上载歌载舞迎接。这样的荣耀在官场中实属罕见,然而刘瞻得悉后,却避开这份荣耀,“改期”“由他道而还”,悄悄地进入了京城长安。
  刘瞻再度入相还不到3个月,另一宰相刘邺在他的官邸设酒席宴请刘瞻。刘邺其实原来就与韦保衡、路岩是一党,曾同谋陷害瞻;现刘瞻重回长安掌相位,让他从心里感到害怕、心虚,于是宴请刘瞻。对于这一宴席,刘瞻本来完全可以置之不理的,但为团结同事、以大局为重,刘瞻没有把个人恩怨放在心里,应允赴宴。
  宴会情况如何,史书并无记载,但却留下了“瞻归而遇疾,辛未,薨。时人皆以为邺鸩之也”的记载。刘瞻的死,给后人一个谜,有的说是暴病身亡,也有的说是奸妄所害,史书没有定论,一代贤良、两朝宰相竟这样不明不白去世,让人扼腕痛惜。
  ■遗址探究
       刘瞻遗址连州尚存一处
  刘瞻死后葬于何处,史书对此没有记载,但连州的巾峰山麓却真实地存在过刘瞻的坟墓。
  据连州市文联主席曹春生介绍,连州当地有的说刘瞻死后,家乡族人为他建了衣冠冢;也有的说是刘瞻去世后,身后凄清无钱安葬,宫人将其灵柩扶归故里安葬。而明朝弘治年间(约公元1496年)的连州知州曹镐,确曾重修刘瞻墓,并立碑记:乾符六年秋八月也,朝廷归其(刘瞻)柩于连州,葬于朝天门外半里许……曹春生介绍,按此说法刘瞻墓系在南津尾附近。
  曹春生介绍,刘瞻墓的前面还建有一寺,称为翠峰寺,这是连州人为悼念追思这位唐代贤相、家乡骄子的地方。刘瞻墓在清代又重修了一次,还另建了纪念祠。
  时至今日,上述的刘瞻墓和翠峰寺均已了无痕迹了。而建于20世纪40年代,位于燕喜山的“唐相刘公几之堂”,也在数年前被拆,仅留下相片为证。曹春生介绍,目前存于连州的刘瞻遗址,就仅剩位于爱民路政府大楼内的一块石碑了。石碑高近2米,系康熙六十一年,时任广东按察使楼俨在连州视察,重建“唐贤刘相祠”时写的碑记。
  ■研究者说
       清廉刚正流芳千古
  晚唐政治腐败,为官者贪污受贿、中饱私囊比比皆是。而刘瞻长期官居要职,先后两度入相,一生清风俭德,刚正立朝,不慕虚荣,为民请命,赢得了世人的景仰而流芳千古,值得连州人乃至广东人引以为豪。
  刘瞻以高尚的道德操守、清白的为官之道,常常为连州官员所推崇,故有宋、明、清3朝连州官员重修其墓之举。而在当前开展“反腐倡廉”活动之际,刘瞻所具有的清廉操守,更是成为为官者榜样。
  同时,刘瞻中进士并高居相位,加上其父刘景开连州中进士之先河、其子刘赞905年又中进士,“一门三进士”之荣耀更是催化了连州的兴文重教之风。就连州千年文脉,刘禹锡有开创之功,刘瞻则系传承之翘楚。
唐纪六十八(三)-- 刚正廉洁话刘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六十八(三)-- 刚正廉洁话刘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六十八(三)-- 刚正廉洁话刘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六十八(三)-- 刚正廉洁话刘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夏,五月,乙未,裴坦薨。(裴坦,字知进,隋营州都督世节裔孙。父乂,福建观察使。坦及进士第,沈传师表置宣州观察府,召拜左拾遗、史馆修撰。历楚州刺史。令狐綯当国,荐为职方郎中,知制诰,而裴休持不可,不能夺。故事,舍人初诣省视事,四丞相送之,施一榻堂上,压角而坐。坦见休,重愧谢,休勃然曰:“此令狐丞相之举,休何力?”顾左右索肩舆亟出,省吏眙骇,以为唐兴无有此辱,人为坦羞之。再进礼部侍郎,拜江西观察使、华州刺史。召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不数月卒。坦性简俭,子取杨收女,赍具多饰金玉,坦命撤去,曰:“乱我家法。”世清其概。)以刘瞻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初,瞻南迁,刘邺附于韦、路,共短之。及瞻还为相,邺内惧。秋,八月,丁巳朔,邺延瞻,置酒于盐铁院。瞻归而遇疾,辛未,薨;(刘瞻,字几之,唐代连州人。父亲刘景曾就教于诗人刘禹锡。刘景进士及第,开了连州学子进士之先例。刘禹锡欣然写诗以赠:湘中才子是刘郎,望在长沙住桂阳。昨日鸿都新上第,五陵年少让青光。 刘瞻则是于唐大中年间登进士第的。因"貌奇伟,有文学,才思丰敏",大得当时宰相刘琢的赏识,荐为翰林大学士,拜中书舍人,户部侍郎承旨,出太原尹,兼刑部尚书,集贤殿大学士,即为宰相。时为唐懿宗九年(公元869年)。)时人皆以为邺鸩之也。
    
       以兵部侍郎、判度支崔彦昭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彦昭,羣之从子也。兵部侍郎王凝,正雅之从孙也,其母,彦昭之从母。凝、彦昭同举进士,凝先及第,尝衩衣见彦昭,且戏之曰:“君不若举明经。(明经,汉朝出现之选举官员的科目,始于汉武帝时期,至宋神宗时期废除。被推举者须明习经学,故以"明经"为名。龚遂、翟方进等皆以明经入仕。明经由郡国或公卿推举,被举出后须通过射策以确定等第而得官,如:西汉时期的召信臣、王嘉等,皆是因射策中甲科而为郎。汉代设置这一科,为儒生进入仕途提供了渠道。)”(你还不如去参加明经科的考试呢!)彦昭怒,遂为深仇。及彦昭为相,其母谓侍婢曰:“为我多作袜履,王侍郎母子必将窜逐,吾当与妹偕行。”彦昭拜且泣,谢曰:“必不敢。”凝由是获免。(母一言救子。绝勿嘴巴伤人
    
       冬,十月,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刘邺同平章事,充淮南节度使。以吏部侍郎郑畋为兵部侍郎,翰林学士承旨、户部侍郎卢携守本官,并同平章事。
        
        十一月,庚寅,日南至,羣臣上尊号曰圣神聪睿仁哲孝皇帝;改元。
    
       魏博节度使韩允中薨,(本名韩君雄,唐朝将领,在一次兵变中控制了魏博镇并成为其节度使,实质独立于朝廷。韩君雄生于唐宪宗年间的814年,是魏博镇首府魏州人氏。父韩国昌长期在魏博节度使何弘敬手下为将,韩君雄也因而在年轻时就得以在军中效力,在唐武宗年间的833年~834年间和父亲一同参与了何弘敬协助朝廷军队讨伐不经朝廷许可就割据昭义镇的叛将刘稹的战斗。)军中立其子节度副使简为留后。
    
       南诏寇西川,作浮梁,济大渡河。防河都知兵马使、黎州刺史黄景复俟其半济,击之,蛮败走,断其浮梁。蛮以中军多张旗帜当其前,而分兵潜出上、下流各二十里,夜,作浮梁,诘朝,俱济,袭破诸城栅,夹攻景复。力战三日,景复阳败走,蛮尽锐追之。景复设三伏以待之,蛮过三分之二,乃发伏击之,蛮兵大败,杀二千余人,追至大渡河南而还。复修完城栅而守之。蛮归,至之罗谷,遇国中发兵继至,新旧相合,钲鼓声闻数十里。复寇大渡河,与唐夹水而军,诈云求和,又自上下流潜济,与景复战连日。西川援军不至,而蛮众日益,景复不能支,军遂溃。
    
        十二月,党项、回鹘寇天德军。
    
        感化军奏羣盗寇掠,州县不能禁;敕兖、郓等道出兵讨之。
    
       南诏乘胜陷黎州,入邛峡关,攻雅州。大渡河溃兵奔入邛州,成都惊扰,民争入城,或北奔他州。城中大为守备,而堑垒比向时严固。骠信使其坦绰遗节度使牛丛书云:“非敢为寇也,欲入见天子,面诉数十年为谗人离间冤抑之事。傥蒙圣恩矜恤,当还与尚书永敦邻好。今假道贵府,欲借蜀王厅留止数日,卽东上。”丛素懦怯,欲许之,杨庆复以为不可;斩其使者,留二人,授以书,遣还,书辞极数其罪,詈辱之。蛮兵及新津而还,丛恐蛮至,豫焚城外,民居荡尽,蜀人尤之。诏发河东、山南西道、东川兵援之,仍命天平节度使高骈诣西川制置蛮事。(骠信借蜀王厅,癫狂)
    
        以韩简为魏博留后。
    
       商州刺史王枢以军州空窘,减折籴钱,(下令减少唐德宗以来形成的以税物折钱,使输米粟的折钱,让民户交已升值的钱纳税,引起民变。)民相帅以白梃(亦作“ 白挺 ”。大木棍。《吕氏春秋·简选》:“鉏櫌白挺,可以胜人之长銚利兵,此不通乎兵者之论。”《汉书·诸侯王表》:“ 陈 吴 奋其白梃。” 颜师古 注引 应劭 曰:“白梃,大杖也。”《警世通言·拗相公饮恨半山堂》:“老卒笑道:‘仇怨之人,何拜謁之有!众百姓持白梃,候他到时,打杀了他,分而啖之耳。’” 清 赵翼 《阅邸抄》诗:“白梃不须矛戟鋭,丹枫都变帜旗新。” 章炳麟 《訄书·儒兵》:“夫治兵之道,莫径治气,以白梃遇刃,十不当二。”)殴之,又殴杀官吏二人。朝廷更除刺史李诰到官,收捕民李叔汶等三十余人,斩之。(税收、费率调整之事历来敏感,于今需听证
    
       初,回鹘屡求册命,诏遣册立使郗宗莒诣其国。会回鹘为吐谷浑、嗢末所破,逃遁不知所之;诏宗莒以玉册、国信授灵盐节度使唐弘夫掌之,还京师。
    
       上年少,政在臣下,南牙(即南衙。指宰相。《资治通鉴·唐中宗神龙元年》:“北门、南牙,同心协力,以诛凶竖,复 李氏 社稷。” 胡三省 注:“南牙谓宰相,北门谓羽林诸将。”详“ 南衙 ”。)、北司(唐称内侍省为北司。唐宫城在皇城之北。
中书、门下、尚书三省及所属各官署都设在皇城之中;内侍省则设在宫城之中,位于各官署之北,故称。)互相矛楯。自懿宗以来,奢侈日甚,用兵不息,赋敛愈急。关东连年水旱,州县不以实闻,上下相蒙,百姓流殍,无所控诉,相聚为盗,所在蜂起。州县兵少,加以承平日久,人不习战,每与盗遇,官军多败。是岁,濮州人王仙芝始聚众数千,起于长垣(长垣县是河南省直管县,县境位于河南省东北部,东隔黄河与山东省东明县相望,南与封丘县、兰考县毗连,北与滑县、濮阳县接壤,因"县有防垣"而得名。)。(简述起义的原因
    
      宗干符二年(乙未、八七五年)
     
      春,正月,丙戌,以高骈为西川节度使。  
    
       高骈至剑州,先遣使走马开成都门。或曰:“蛮寇逼近成都,相公尚远,万一豨突(像野猪受惊而乱奔。比喻人之横冲直撞,流窜侵扰。《旧唐书·肃宗纪论》:“当其 戎羯 负恩,奄为豨突,豺豕遽兴於轂下, 胡 越 寧虑於舟中,借人之戈,持之反刺,变生於不意也。”《 清 魏源 《苗疆敕建傅巡抚祠碑铭》:“王师则班而西, 苗 谓利可屡邀,蜮出豨突,弗变。”),柰何?”骈曰:“吾在交趾破蛮二十万众,蛮闻我来,逃窜不暇,何敢辄犯成都!今春气向暖,数十万人蕴积城中,生死共处,污秽郁蒸,将成疠疫,不可缓也!”使者至成都,开城纵民出,各复常业,乘城者皆下城解甲;民大悦。蛮方攻雅州,闻之,遣使请和,引兵去。骈又奏:“南蛮小丑,易以枝梧(斜而相抵的支柱。引申为对抗,抵挡。《史记·项羽本纪》:“当是时,诸将皆慴服,莫敢枝梧。” 裴駰 集解:“ 如淳 曰:‘梧音悟。枝梧犹枝捍也。’ 瓚 曰:‘小柱为枝,邪柱为梧,今屋梧邪柱是也。’” 唐 杜甫 《夜听许十一诵诗爱而有作》诗:“ 陶 谢 不枝梧,风骚共相激。” 清 毛世楷 《武昌》诗:“枝梧 蜀 汉 争持角,控制东南欲建瓴。”支撑,支持。北魏 郦道元 《水经注·漯水》:“其庙阶三成,四周栏槛上阶之上,以木为圆基,令互相枝梧,以版砌其上。” 宋 陆游 《村居书事》诗:“药物枝梧病渐苏,门前野老笑相呼。” 元 詹本 《春日携客游武夷》诗:“山脚健枝梧,百里插苍峭。”犹支吾。说话含混躲闪。清 钱泳 《履园丛话·臆论·水利》:“中丞问两宰云:‘贵县城周围几里?有几门?’两宰枝梧,茫然不能对。” 清 和邦额 《夜谭随录·棘闱志异》:“同舍 俞生 , 江阴 诸生也。甫毕头场,即治任,众怪而问之,言语枝梧,而颜色悽楚。” 范文澜 《中国近代史》第四章第五节:“但 俄国 并未按照原数送给,且‘枝梧不肯教演施放’, 奕訢 空拟了一个‘训练八旗兵丁’的计划。”)。今西川新旧兵已多,所发长武、鄜坊、河东兵,徒有劳费,并乞勒还。”敕止河东兵而已。
    
       上之为普王也,小马坊使田令孜有宠,及卽位,使知枢密,遂擢为中尉。上时年十四,专事游戏,政事一委令孜,呼为“阿父”。令孜颇读书,多巧数,招权纳贿,除官及赐绯紫(指红色和紫色官服。古时高官所服。《新唐书·车服志》:“ 开元 初……百官赏緋紫,必兼鱼袋。” 明 王世贞 《哭李于鳞一百二十韵》:“交游尽緋紫,岁月耗丹铅。”)皆不关白于上。每见,常自备果食两盘,与上相对饮啖,从容良久而退。上与内园小儿狎昵,赏赐乐工、伎儿,所费动以万计,府藏空竭。令孜说上籍两市商旅宝货悉输内库,有陈诉者,付京兆杖杀之;宰相以下,钳口莫敢言。
    
        高骈至成都,明日,发步骑五千追南诏,至大渡河,杀获甚众,擒其酋长数十人,至成都,斩之。修复邛崃关、大渡河诸城栅,又筑城于戎州马湖镇,号平夷军,又筑城于沐源川,皆蛮入蜀之要路也,各置兵数千戍之。自是蛮不复入寇。骈召黄景复,责以大渡河失守,腰斩之。骈又奏请自将本管及天平、昭义、义成等军共六万人击南诏,诏不许。
    
       先是,南诏督爽屡牒中书,辞语怨望,中书不答。卢携奏称:“如此,则蛮益骄,谓唐无以答,宜数其十代受恩以责之。然自中书发牒,则嫌于体敌,(又有将南蛮置与朝廷平起平坐的地位的嫌疑,)请赐高骈及岭南西道节度使辛谠诏,使录诏白,牒与之。”从之。
    
       三月,以魏博留后韩简为节度使。
    
       去岁,感化军发兵诣灵武防秋,会南诏寇西川,敕往救援。蛮退,遣还;至凤翔,不肯诣灵武,欲擅归徐州。内养王裕本、都将刘逢搜擒唱帅者胡雄等八人,斩之,众然后定。
    
       初,南诏围成都,杨庆复以右职(重要的职位。《汉书·循吏传·文翁》:“数岁, 蜀 生皆成就还归, 文翁 以为右职,用次察举,官有至郡守刺史者。” 颜师古 注:“郡中高职也。”《后汉书·蔡邕传》:“宜擢 文 右职,以劝忠謇。” 李贤 注:“右,用事之便,谓枢要之官。” 宋 洪迈 《容斋三笔·神宗待文武臣》:“右职若效朝士养名,而奬进之,则将习以为高,非便也。” 清 刘献廷 《广阳杂记》卷五:“ 汉 制以右为尊,以贬秩为左迁,居高位曰右职。”)优给募突将以御之,成都由是获全。及高骈至,悉令纳牒,又托以蜀中屡遭蛮寇,人未复业,停其禀给,突将皆忿怨。骈好妖术,每发兵追蛮,皆夜张旗立队,对将士焚纸画人马,散小豆,曰:“蜀兵懦怯,今遣玄女神兵前行。”军中壮士皆耻之。又索阖境官有出于胥吏("胥"指的是一种基层的办事人员,即政府将平民按户口加以控制,并从中选拔出"有才智者"加以管理。"吏"本是指替天子管理臣民、处理政务的人,即"官"。一般认为,汉代以后"吏"逐渐专指小吏和差役,即没有官位的官府工作人员。有人这样形容它与"官"的区别:"官如大鱼吏小鱼,完粮之民且沮洳,官如虎,吏如猫,具体而微舐人膏" 。由于两者都是指代官府的各类办事人员和差役,后世遂有人将胥、吏并称。)者,皆停之。令民间皆用足陌钱,陌不足者皆执之,劾以行赂,取与皆死。刑罚严酷,由是蜀人皆不悦。
    
       夏,四月,突将(冲锋突阵的勇将,突击队。敢死队)作乱,大噪突入府廷;骈走匿于厕间,突将索之,不获。天平都将张杰帅所部数百人被甲入府击突将,突将撤牙前仪注兵仗,无者奋梃挥拳,乘怒气力鬬,天平军不能敌,走归营。突将追之,营门闭,不得入。监军使人招谕,许以复职名禀给,久之,乃肯还营。天平军复开门出,为追逐之势;至城北,时方修球场,役者数百人,天平军悉取其首,还,诣府,云“巳诛乱者”。(滥杀无辜)骈出见之,厚以金帛赏之。明日,牓谢突将,悉还其职名、衣粮。自是日令诸道将士从己来者更直府中,严兵自卫。(做减法历来需要谨慎
    
       加成德节度使王景崇兼侍中。
    
       浙西狼山镇遏使王郢等六十九人有战功,节度使赵隐赏以职名而不给衣粮,郢等论诉不获,遂劫库兵作乱,行收党众近万人,攻陷苏、常,乘舟往来,泛江入海,转掠二浙,南及福建,大为人患。(又是不公正,剥夺合法利益引起
    
        五月,以太傅、分司令狐绹同平章事,充凤翔节度使。
    
        司空、同平章事萧仿薨。(萧仿,唐懿宗时宰相。大和中,擢进士第。除累给事中。宣宗力治,喜直言,尝以李璲为岭南节度使,遣优工趋出追之,未及璲所而还。后以封敕脱误,法当罚,侍讲学士孔德裕曰:“给事中驳奏,为朝廷论得失,与有事奏事不类,不应罚。诏可。”萧仿工于诗赋,如有 《享太庙乐章·懿宗舞》:"金枝繁茂,玉叶延长。"
    
        六月,以御史大夫李蔚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辛未,高骈阴籍突将之名,使人夜掩捕之,围其家,挑墙坏户而入,老幼孕病,悉驱去杀之,婴儿或扑于阶,或击于柱,流血成渠,号哭震天,死者数千人,夜,以车载尸投之于江。有一妇人,临刑,戟手大骂曰:“高骈!汝无故夺有功将士职名、衣粮,激成众怒。幸而得免,不省己自咎,乃更以诈杀无辜近万人,天地鬼神,岂容汝如此!我必诉汝于上帝,使汝他日举家屠灭如我今日,冤抑污辱如我今日,惊忧惴恐如我今日!”言毕,拜天,怫然就戮。久之,突将有自戍役归者,骈复欲尽族之,有元从亲吏王殷谏曰:“相公奉道,宜好生恶杀,此属在外,初不同谋,若复诛之,则自危者多矣!”骈乃止。
    
       王仙芝及其党尚君长攻陷濮州、曹州,众至数万;天平节度使薛崇出兵击之,为仙芝所败。
    
       冤句(古县名。一作 宛胊 或 宛句 ,故城在今 山东 菏泽市 西南。金 时因城为 黄河 所冲毁,县废。 唐 乾符 二年(公元875年) 王仙芝 起义军攻克 曹州 ,县人 黄巢 起而响应,爆发了全国性的农民起义。)人黄巢亦聚众数千人应仙芝。巢少与仙芝皆以贩私盐为事,巢善骑射,喜任侠,粗涉书传,屡举进士不第,遂为盗,与仙芝攻剽州县,横行山东,民之困于重敛者争归之,数月之间,众至数万。
    
       卢龙节度使张公素,性暴戾,不为军士所附。大将李茂勋,本回鹘阿布思之族,回鹘败,降于张仲武;仲武使戍边,屡有功,赐姓名。纳降军使陈贡言者,幽之宿将,为军士所信服,茂勋潜杀贡言,声云贡言,举兵向蓟;公素出战而败,奔京师。茂勋入城,众乃知非贡言也,不得已,推而立之,朝廷因以为留后。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