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四十一(3)--一呼破羌胆,百变太守谋  

2016-02-13 10:47:1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虞诩(?-137年),字升卿,小字定安。陈国武平县(今鹿邑武平)人。东汉时期名将。最初被太尉张禹召为郎中,历任朝歌县长、怀县令、司隶校尉、尚书仆射、尚书令等职,兼具孙膑、孟尝君、诸葛亮的风采,一生亮点纷呈,可用力阻弃凉、安定朝歌、增灶破敌、刚直不屈、议论朝政来总结,如建议解散二十万步兵来装备一万骑兵,解了西北的困局;增灶急行军、强弩后发、军队化妆游行迷惑敌人,三千军巧破数万羌兵;自缚入狱勇斗宦竖;治理武都郡不到二三年时间,使得武都郡盐米丰贱,十倍于前,文治武功都很了得。他为官清正廉明,刚正不阿,多次得罪权贵,一生九次遭到斥责,三次被依法惩处,但他刚正的性格,一直到老都不改变,悔疚离世。呜呼,文武能臣、国之栋梁,为何总愤世嫉俗,救世济贫,却为权贵不容,死于愧疚哉?!。

    真乃:不经盘错不成材,功业都从患难来,试读升卿虞氏传,一回叹赏一惊猜。

汉纪四十一(3)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一(3)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又奉朝请故事:来源《周礼.大宗伯》: 大宗伯之职,掌建邦之天神人鬼地示之礼,以佐王建保邦国:以吉礼事邦国之鬼神示,以禋祀祀昊天上帝,以实柴祀日月星辰,以槱燎祀司中司命飌师雨师,以血祭祭社稷五祀五岳,以貍沈祭山林川泽,以辜祭四方百物。以肆献裸(音灌)享先王,以馈食享先王,以祠春享先王,以禴夏享先王,以尝秋享先王,以烝冬享先王。以凶礼哀邦国之忧,以丧礼哀死亡,以荒礼哀凶札,以吊礼哀祸,以禬礼哀围败,以恤礼哀寇乱。以宾礼亲邦国:春见曰朝,夏见曰宗,秋见曰觐,冬见曰遇,时见曰会,殷见曰同,时聘曰问,殷覜曰视。以军礼同邦国:大师之礼,用众也。大均之礼,恤众也。大田之礼,简众也。大役之礼,任众也。大封之礼,合众也。以嘉礼:亲万民。以饮食之礼,亲宗族兄弟。以昏冠之礼,亲成男女。以宾射之礼,亲故旧朋友。以飨燕之礼,亲四方之宾客。以脤膰之礼,亲兄弟之国。以贺庆之礼,亲异姓之国。以九仪之命,正邦国之位:壹命受职,再命受服,三命受位,四命受器,五命赐则,六命赐官,七命赐国,八命作牧,九命作伯。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国: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子执谷璧,男执蒲璧。以禽作六挚,以等诸臣:孤执皮帛,卿执羔,大夫执鴈,士执雉,庶人执鹜,工商执鸡,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皆有牲币,各放(音仿)其器之色。以天产作阴德,以中礼防之。以地产作阳德,以和乐防之。以礼乐合天地之化,百物之产,以事鬼神,以谐万民,以致百物。凡祀大神,享大鬼,祭大示,帅执事而卜日宿,眡涤濯,涖玉鬯,省牲鑊,奉玉齍,诏大号,治其大礼,诏相王之大礼,若王不与祭祀,则摄位。凡大祭祀,王后不与,则摄而荐豆籩彻。大宾客,则摄而载果。朝觐会同,则为上相,大丧亦如之,王哭诸侯亦如之。王命诸侯,则傧。国有大故,则旅上帝及四望。王大封,则先告后土,乃颁祀于邦国都家乡邑。

汉纪四十一(3)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邓骘由是恶诩,欲以吏法中伤之。会朝歌贼宁季等数千人攻杀长吏,屯聚连年,州郡不能禁,乃以诩[xǔ]为朝歌长。故旧皆吊之,诩笑曰:“事不避难,臣之职也。不遇根错节,无以别利器,此乃吾立功之秋也!”(想借刀杀人,却助其成名。事与愿违是也。)始到,谒河内太守马棱。棱曰:“君儒者,当谋谟庙堂,乃在朝歌,甚为君忧之!”诩曰:“此贼犬羊相聚,以求温饱耳,愿明府不以为忧!”棱曰:“何以言之?”诩曰:“朝歌者,韩、魏之郊,背太行,临黄河,去敖仓不过百里,而青、冀之民流亡万数,贼不知开仓招众,劫库兵,守成皋,断天下右臂,此不足忧也。(无政治企图,生活所迫聚众造反而已。)今其众新盛,难与争锋;兵不厌权,愿宽假辔pèi策,勿令有所拘阂hé而已。”及到官,设三科以募求壮士,自掾史以下各举所知,其攻劫者为上,伤人偷盗者次之,不事家业者为下,收得百余人。诩为飨会,悉贳其罪,使入贼中诱令劫掠,乃伏兵以待之,遂杀贼数百人。又潜遣贫人能缝者佣作贼衣,以采线缝其裙,有出市里者,吏辄禽之。贼由是骇散,咸称神明,县境皆平。(视艰难为快乐,为立功之机,善动脑,智勇双全,此为神明。)
  

  [8]三月,何熙军到五原曼柏,暴疾,不能进;遣庞雄与梁、耿种将步骑万六千人攻虎泽,连营稍前。单于见诸军并进,大恐怖,顾让韩琮曰:“汝言汉人死尽,今是何等人也!”乃遣使乞降,许之。单于脱帽徒跣,对庞雄等拜陈,道死罪。于是赦之,遇待如初,乃还所钞汉民男女及羌所略转卖入匈奴中者合万余人。会熙卒,即拜梁为度辽将军。庞雄还,为大鸿胪。
 

  [9]先零羌复寇褒中,郑勤欲击之,主簿段崇谏,以为“虏乘胜,锋不可当,宜坚守待之。”勤不从,出战,大败,死者三千余人,段崇及门下史王宗、原展以身捍刃,与勤俱死。徙金城郡居襄武(古代为陇西郡下的一个县,陇西郡先治狄道(今临洮),后迁治于襄武(今陇西)。)。
  

  [10]戊子,杜陵园火。
 

  [11]癸巳,郡国九地震。
 

  [12]夏,四月,六州蝗。
 

  [13]四月丁丑(二十三日),大赦天下。


  [14]王宗、法雄与张伯路连战,破走之。会赦到,贼以军未解甲,不敢归降。王宗召刺史太守共议,皆以为当遂击之,法雄曰:“不然。兵凶器,战危事,勇不可恃,胜不可必。贼若乘船浮海,深入远岛,攻之未易也。及有赦令,可且罢兵以慰诱其心,势必解散,然后图之,可不战而定也。”宗善其言,即罢兵。贼闻,大喜,乃还所略人;而东莱郡兵独未解甲,贼复惊恐,遁走辽东,止海岛上。
 

  [15]秋,七月,乙酉,三郡大水。

  [16]骑都尉任仁与羌战累败,而兵士放纵,槛车征诣廷尉,死。护羌校尉段禧卒,复以前校尉侯霸代之,移居张掖。
 

  [17]九月,甲申,益州郡地震。
 

  [18]皇太后母新野君病,太后幸其第,连日宿止;三公上表固争,乃还宫。冬,十月,甲戌,新野君薨,使司空护丧事,仪比东海恭王。邓骘等乞身行服,太后欲不许,以问曹大家,大家上疏曰:“妾闻谦让之风,德莫大焉。今四舅深执忠孝,引身自退,而以方垂(边境)未静,拒而不许,如后有毫毛加于今日,诚恐推让之名不可再得。”太后乃许之。及服除,诏骘复还辅朝政,更授前封,骘等叩头固让,乃止。于是并奉朝请(给予闲散大官的优惠待遇。古称春季的朝见为“朝”,秋季的朝见为“请”。奉朝请者,即有以加朝会的资格。东汉对罢省三公外戚宗室、诸侯,给以此名。使得岁时朝见,以示优待。),位次三公下,特进、侯上,其有大议,乃诣朝堂,与公卿参谋。
 

  [19]太后诏陰后家属皆归故郡,还其资财五百余万。

  五年(辛亥、111)[1]春,正月,庚辰朔,日有食之。
 

  [2]丙戌,郡国十地震。

  [3]已丑,太尉张禹免。甲申,以光禄勋颍川李修为太尉。

  [4]先零羌寇河东,至河内,百姓相惊,多南奔渡河,使北军中候朱宠将五营士屯孟津,诏魏郡、赵国、常山、中山缮作坞候六百一十六所。羌既转盛,而缘边二千石、令、长多内郡人,并无守战意,皆争上徙郡县以避寇难。三月,诏陇西徙襄武,安定徙美陽(陕西武功西北),北地徙池陽(今三原县),上郡治衙。百姓恋土,不乐去旧,遂乃刈其禾稼,发彻室屋,夷营壁,破积聚。时连旱蝗饥荒,而驱劫掠,流离分散,随道死亡,或弃捐老弱,或为人仆妾,丧其太半。复以任尚为侍御史,击羌于上党羊头山,破之;乃罢孟津屯。(自然灾害、战乱加上决策用人错误,导致大面积溃退。)
 

  [5]夫馀王寇乐浪。高句骊王宫与秽貊寇玄菟。(朝鲜境内乱。)
 

  [6]夏,闰四月,丁酉,赦凉州、河西四郡。

  [7]海贼张伯路复寇东莱,青州刺史法雄击破之;贼逃还辽东,辽东人李久等共斩之,于是州界清静。
 

  [8]秋,九月,汉陽人杜琦及弟季贡、同郡王信等与羌通谋,聚众据上城。冬,十二月,汉陽太守赵博遣客杜习刺杀琦;封习讨奸侯。杜季贡、王信等将其众据樗chū泉营。
  

  [9]是岁,九州蝗,郡国八雨水。

  六年(壬子、112)[1]春,正月,甲寅,诏曰:“凡供荐新味,多非其节,或郁养强孰(用火熏暖,强使成熟),或穿掘萌芽,味无所至而夭折生长,岂所以顺时育物乎!《传》曰:‘非其时不食。’自今当奉祠陵庙及给御者,皆须时乃上。”凡所省二十三种。
  

  [2]三月,十州蝗。
 

  [3]夏,四月,乙丑,司空张敏罢。已卯,以太常刘恺为司空。

  [4]诏建武元功二十八将皆绍封。
 

  [5]五月,旱。

 

     [6]丙寅,诏令中二千石下至黄绶,一切复秩。
  

  [7]六月,壬辰,豫章员溪原山崩。
  

  [8]辛巳,赦天下。
 

  [9]侍御史唐喜讨汉陽贼王信,破斩之。杜季贡亡,从滇零。是岁,滇零死,子零昌立,年尚少,同种狼莫为其计策,以季贡为将军,别居丁奚城。
  

  七年(癸丑、113)[1]春,二月,丙午,郡国十八地震。
 

  [2]夏,四月,乙未,平原怀王胜薨,无子;太后立乐安夷王宠子得为平原王。
 

  [3]丙申晦,日有食之。
 

  [4]秋,护羌校尉侯霸、骑都尉马贤击先零别部牢羌于安定(定西市),获首虏千人。
 

  [5]蝗。
 

  元初元年(甲寅、114)[1]春,正月,甲子,改元。
 

  [2]二月,乙卯,日南地坼,长百余里。
  

  [3]三月,癸亥,日有食之。
 

        [4]诏遣兵屯河内通谷冲要三十六所,皆作坞壁,设鸣鼓,以备羌寇。
 

  [5]夏,四月,丁酉,赦天下。

  [6]京师及郡国五旱,蝗。
 

  [7]五月,先零羌寇雍城(陕西省凤翔县南,雍水以北)。

  [8]蜀郡夷寇蚕陵(今四川茂汶西北),杀县令。

  [9]九月,乙丑,太尉李罢。
  

  [10]羌豪号多与诸种钞掠武都、汉中,巴郡板蛮救之,汉中五官掾程信率郡兵与蛮共击破之。号多走还,断陇道,与零昌合,侯霸、马贤与战于罕,破之。
 

  [11]辛未,以大司农山陽司马苞为太尉。
 

  [12]冬,十月,戊子朔,日有食之。

  [13]凉州刺史皮杨击羌于狄道,大败,死者八百余人。

  [14]是岁,郡国十五地震。
 

  二年(乙卯、115)[1]春,护羌校尉庞参以恩信招诱诸羌,号多等帅众降;参遣诣阙,赐号多侯印,遣之。参始还治令居(今甘肃永登西北),通河西道。
 

  [2]零昌分兵寇益州,遣中郎将尹就讨之。
 

  [3]夏,四月,丙午,立贵人荥陽阎氏为皇后。后性妒忌,后宫李氏生皇子保,后鸩杀李氏。
 

  [4]五月,京师旱,河南及郡国十九蝗。
 

  [5]六月,丙戌,太尉司马苞薨。
 

  [6]秋,七月,辛巳,以太仆泰山马英为太尉。
 

  [7]八月,辽东鲜卑围无虑;九月,又攻夫犁营,杀县令。
 

  [8]壬午晦,日有食之。

  [9]尹就击羌党吕叔都等,蜀人陈省、罗横应募刺杀叔都,皆封侯,赐钱。
 

  [10]诏屯骑校尉班雄屯三辅。雄,超之子也。以左冯翊司马钧行征西将军,督关中诸郡兵八千余人。庞参将羌、胡兵七千余人,与钧分道并击零昌。参兵至勇士东,为杜季贡所败,引退。钧等独进,攻拔丁奚城,杜季贡率众伪逃。钧令右扶风仲光等收羌禾稼,光等违钧节度,散兵深入,羌乃设伏要击之,钧在城中,怒而不救。(将领情绪化、部下无纪律非常危险。)冬十月,乙未,光等兵败,并没,死者三千余人,钧乃遁还。庞参既失期,称病引还。皆坐征,下狱,钧自杀。时度辽将军梁亦坐事抵罪。校书郎中扶风马融上书称参、智能,宜宥过责效。诏赦参等,以马贤代参领护羌校尉,复以任尚为中郎将,代班雄屯三辅。
  
  怀令虞诩说尚曰:“兵法:弱不攻强,走不逐飞,自然之势也。今虏皆马骑,日行数百里,来如风雨,去如绝弦,以步追之,势不相及,所以虽屯兵二十余万,旷日而无功也。为使君计,莫如罢诸郡兵,各令出钱数千,二十人共市一马,以万骑之众,逐数千之虏,追尾掩截,其道自穷。便民利事,大功立矣!”尚即上言,用其计,遣轻骑击杜季贡于丁奚城破之。(打仗一定要有把握,要击其要害,虞诩的建议就在如此,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太后闻虞诩有将帅之略,以为武都太守。羌众数千遮诩于陈仓崤谷,诩即停军不进,而宣言“上书请兵,须到当发”。羌闻之,乃分钞傍县。诩因其兵散,日夜进道,兼行百余里,令吏士各作两灶,日增倍之,羌不敢逼。或问曰:“孙膑减灶而君增之;兵法日行不过三十里,以戒不虞,而今日且二百里:何也?”诩曰:“虏众多,吾兵少,徐行则易为所及,速进则彼所不测。虏见吾灶日增,必谓郡兵来迎,众多行速,必惮追我。孙膑见弱,吾今示强,势有不同故也。”(减灶增灶故事本质上一样,迷惑敌人。)既到郡,兵不满三千,而羌众万余,攻围赤亭数十日。诩乃令军中,强弩勿发,而潜发小弩;羌以为矢力弱,不能至,并兵急攻。诩于是使二十强弩共射一人,发无不中,羌大震,退。诩因出城奋击,多所伤杀。明日,悉陈其兵众,令从东郭门出,北郭门入,贸易衣服(改换服装),回转数周;羌不知其数,更相恐动。(避敌力强,用敌智穷,可谓知彼。)诩计贼当退,乃潜遣五百余人于浅水设伏,候其走路;虏果大奔,因掩击,大破之,斩获甚众,贼由是败散。诩乃占相地势,筑营壁百八十所,招还流亡,假赈贫民,开通水运。诩始到郡,谷石千,盐石八千,见户万三千;视事三年,米石八十,盐石四百,民增至四万余户,人足家给,一郡遂安。(文武双全,治国栋梁,太后善用人。)
 

  [11]十一月,庚申,郡国十地震。

  [12]十二月,武陵澧中蛮反,州郡讨平之。
 

  [13]已酉,司徒夏勤罢。
 

  [14]庚戌,以司空刘恺为司徒,光禄勋袁敞为司空。敞,安之子也。
 

  [15]前虎贲中郎将邓弘卒。弘性俭素,治欧陽《尚书》,授帝禁中。有司奏赠弘骠骑将军,位特进,封西平侯。太后追弘雅意,不加赠位、衣服,但赐钱千万,布万匹;兄骘等复辞不受。诏封弘子广德为西平侯。将葬,有司复奏发五营轻车骑士,礼仪如霍光故事。太后皆不听,但白盖双骑,门生挽送。后以帝师之重,分西平之都乡,封广德弟甫德为都乡侯。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