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2016-12-15 21:07:5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一)--五代十国列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强圉单阏(丁卯),尽着雍执徐(戊辰)七月,凡一年有奇。

     〔朱氏本砀山人。砀山,战国时属地。太祖以宣武节度使创业,宣武军治汴州,古大梁也;寖益强盛,进封梁王,国遂号曰梁。通鉴以前纪已有萧梁,故称曰后梁。

     太祖神武元圣孝皇帝上〔姓朱氏,名温,宋州砀山午沟里人。背黄巢归唐,赐名全忠。即位,改名晃。

     开平元年〔(丁卯、九〇七)是年四月即位,始改元。〕

     春,正月,辛巳,梁王休兵于贝州。〔自沧州,还休兵贝州,且因魏博粮饷也。

     淮南节度使兼侍中、东面诸道行营都统弘农邵王杨渥既得江西,〔谓并锺匡时也。事见上卷天佑三年。〕骄侈益甚,谓节度判官周隐曰:「君卖人国家,何面复相见!」遂杀之。〔以隐言其不克负荷,欲属国于刘威也。事见上卷天佑二年。〕由是将佐皆不自安。(既逐王茂章,又杀周隐,宜余人之不自安也。

     黑云都指挥使吕师周与副指挥使綦章将兵屯上高,〔上高在洪州高安县界,宋置上高县,属筠州,在州西南九十五里。宋白曰:上高县本高安县之上镇,以地形高上,故曰上高。南唐升元中立上高场,保大十年升为县。〕师周与湖南战,屡有功,渥忌之。师周惧,谋于綦章曰:「马公宽厚,〔谓马殷也。〕吾欲逃死焉,可乎﹖」章曰:「兹事君自图之,吾舌可断,不敢泄!」师周遂奔湖南,章纵其孥使逸去。〔路振九国志:吕师周父珂以勇敢事杨行密,累有功,拜黑云都指挥使。珂卒,师周代之,自言「三代将家不可保富贵」,每恣为杯的,醉必起舞,或击节狂歌,慷慨泣下。行密闻而疑之,密使人侦其动静。师周不自安,乃谋于綦章而奔湖南。据此则为渥所疑,非行密也。孥,音奴,子也。〕师周,扬州人也。

     渥居丧,〔居其父行密之丧也。〕昼夜酣饮〔乐饮也,湛嗜也,应劭曰:洽也,张晏曰:中酒也。〕作乐,然十围之烛以击球,一烛费钱数万。或单骑出游,从者奔走道路,不知所之。左、右牙指挥使张颢、徐温泣谏,〔蜀注曰:牙者,旗名,执牙者因以名之。分左、右队,故称左、右牙。余谓牙兵以卫府牙。〕浔怒曰:「汝谓我不才,何杀我自为之!」二人惧。渥选壮士,号「东院马军」,广署亲信为将吏;所署者恃势骄横,陵蔑勋旧。颢、温潜谋作乱。渥父行密之世,有亲军数千营于牙城之内,〔蜀注曰:古者军行有牙,尊者所在。后人因以所治为衙,曰牙城,即衙城也。〕渥迁出于外,以其地为射场,颢、温由是无所惮。〔史言杨渥自去其爪牙。

     渥之镇宣州也,〔天佑元年,杨渥镇宜州,二年召为嗣。〕命指挥使朱思勍、范思从陈璠将亲兵三千;及嗣位,召归广陵。颢、温使三将从秦裴击江西,因戍洪州,诬以谋叛,命别将陈佑往诛之。〔史言张颢、徐温又翦去渥之爪牙。〕佑间道兼行,六日至洪州,微服怀短兵径入秦裴帐中.裴大惊,佑告之故,乃召思勍等饮酒,佑数思勍等罪,执而斩之。渥闻三将死,益忌颢、温,欲诛之。丙戍,渥晨视事,颢、温帅牙兵二百,露刃直入庭中,渥曰:「尔困欲杀我邪﹖」对曰:「非敢然也,欲诛王左右乱政者耳!」因子渥亲信十余人之罪,曳下,以铁檛击杀之。谓之「兵谏」。〔左传:鬻拳强谏楚子,不从;临之以兵,惧而从之,遂自刖也。张颢、徐温以兵谏自文,鬻拳之罪人也。〕诸将不与之同者,颢、温稍以法诛之,于是军政悉归二人,渥不能制。〔为颢、温弒渥张本。

     初,梁王以河北诸镇皆服,唯幽、沧未下,故大举伐之,欲以坚诸镇之心。既而潞州内叛,王烧营而还,威望大沮。死中外因此离心,欲速受禅以镇之。丁亥,王入馆于魏,有疾,卧府中;罗绍威死王袭之,入见王曰:「今四方称兵为王患者,皆以翼戴唐室为名,王不如早灭唐以绝人望。」王虽不许而心德之,乃亟归。壬寅,至大梁。

     甲辰,唐昭宣帝遣御史大夫薜贻矩至大梁劳王,贻矩諘以臣礼见,王揖之升阶,贻矩曰:「殿下功德在人,三灵改卜,〔三灵,天、地、人之灵也。言天、地、人之心皆已去唐室,改卜君而命之。)皇帝方行舜、禹之事,臣穴敢违!」乃北面拜舞于庭。王侧身避之。贻矩还,言于帝曰:「元帅有受禅之意矣!」帝乃下诏,〔帝,皆谓唐昭宣帝。元帅,谓梁王。〕以二月禅位于梁。又遣宰相以书谕王;王辞。

     河东兵犹屯长子,欲窥泽州。〔九域志:长子,西南至泽州一百四十里。〕王命保平节度使康怀贞悉发京兆、同华之兵屯晋州以备之。

     二月,唐大臣共奏请昭宣帝逊位。壬子,诏宰相帅百官诣元帅府劝进;〔梁王建元帅府于大梁。〕王遣使郄之。于是朝臣、藩镇乃至湖南、岭南上笺劝进者相继。

     三月,癸未,王以亳州刺史李思安为北路行军都统,将兵击幽州。〔击刘仁恭也。

     庚寅,唐昭宣帝诏薜贻矩再诣大梁谕禅位之意,又诏礼部尚书苏循赍百官笺诣大梁。

     镇海、镇东节度使吴王钱镠遣其子传褄、传瓘讨卢佶于温州。

     甲辰,唐昭宣帝降御札禅位于梁。以摄中书令张文蔚为册礼使,礼部尚书苏循副之;〔册礼使,奉传禅册宝,押金吾使卫、太常卤蒪等。〕摄侍中杨涉为押传国宝使,〔唐有传国八宝。武后恶玺字,改为宝,其受命传国八宝并改雕宝字。〕翰林学士张策副之;御史大夫薜贻矩为押金宝使,〔唐六典曰:天子八宝,其用以玉,其封以泥。皇后及太子之信曰宝,其用以金。〕尚书左丞赵光逄副之;帅百官备法驾诣大梁。〔唐六典:大驾备五辂,五辂皆有副车;又有指南车、记里鼓车、白鹭车、鸶旗车、辟恶车、皮轩车、耕根车、安车、四望车、羊车、黄钺车、豹尾车,属车一十有二。若法驾则减五副辂,白鹭、辟恶、安车、四望车,四分属车之一。

     杨涉子宜史馆凝式〔贞观三年,置史馆于门下省,以他官兼领,或卑位有才者亦以直馆称,以宰相麘修撰。天宝后,怹官兼史职者曰史馆修撰,初入为直馆。元和元年,宰臣裴垍建议,登朝领史职者为修撰,以官高人判馆事,未登朝者为直馆。〕言于涉曰:「大人为唐宰相,而国家至此,不可谓之无过。况手持天子玺绶与人,虽保富贵,柰千载何!盍辞之!」涉大骇曰:「汝灭吾族!」神色为之不宁者数日。〔杨涉之相也,知必为凝式之累;今乃骇凝式之言,何邪﹖

     策,敦煌人。光逄,隐之子也。

     卢龙节度使刘仁恭,骄侈贪暴,常虑幽州城不固,筑馆于大安山,〔薜史:幽州西有名山曰大安山。〕曰:「此山四面悬绝,可以少制众。」其楝宇壮丽,拟于帝者。选美女实其中。与方士炼丹药,求不死。悉敛境内钱,瘗于山颠;令民间用菫jǐn泥为钱。〔菫泥,黏土也。〕又禁江南茶商无得入境,自采山中草木为茶,鬻之。

     仁恭有爱妾罗氏,其子守光通焉。仁恭杖守光而斥之,不以为子数。〔不齿之于诸子之列。〕李思安引兵入其境,所过焚荡无余。夏,四月,己酉,直抵幽州城下。仁恭犹在大安山,城中无备,几至不守。守光自外引兵入,登城拒守;又出兵与思安战,思安败退。守光遂自称节度使,令部将李小喜、元行钦将兵攻大安山。仁恭遣兵拒战,为小喜所败。虏仁恭以归,囚于别室。仁恭将佐及左右,凡守光素所恶者皆杀之。

     银胡踺都指挥使王思同帅部兵三千,〔胡踺,箭室也。〕山后八军巡检使李承约帅部兵二千〔卢龙以妫、檀、新、武四州为山后。〕奔河东;守光弟守奇奔契丹,未几,亦奔河东。〔为刘守奇引河东兵伐燕张本。〕河东节度使晋王克用以承约为匡霸指挥使,思同为飞腾指挥使。思同母,仁恭之女也。〔匡霸、飞腾,皆晋王所置军都之号。

     梁王始御金祥殿,〔王溥五代会要:梁受禅都大梁,改正衙殿为崇元殿,东殿为玄德殿,内殿为金祥殿,万岁堂为万岁殿,门如殿名。薜史曰:梁自谓以金德王,又以福建上献鹦鹉,诸州相继上白乌、白兔洎白莲之合蒂者,以为金行应运之兆,故名殿曰金祥。〕受百官称臣,〔此梁所自置百官也。〕下书称教令,自称曰寡人。辛亥,令诸笺、表、簿、籍皆去唐年号,但称月、日。丙辰,张文蔚等至大梁。

     卢售闻钱传褄等将至,将水军拒之于青澳。〔青澳在温州东北海中,俗谓之青澳门。由青澳门而进舟则入温州,其外则大洋也。海之隈箧曰澳。〕钱传瓘曰:「售之精兵尽在于此,不可与战。」乃自安固舍舟,间道袭温州。〔安固,后汉之章安也。〕戊午,温州溃,擒售斩之。〔天佑二年,卢售陷温州,至是败亡。〕吴王镠以都监使吴璋为温州制置使,命传褄等移兵讨卢约于处州。

     壬戍,梁王更名晃。〔薜史曰:时将受禅,下教以本名二字异帝王之称,故改名。〕王兄全昱闻王将即帝位,谓王曰:「朱三,尔可作天子乎!」

     甲子,张文蔚、杨涉乘辂自上源驿从册宝,诸司各备仪卫卤簿前导,百官从其后,〔此唐之百官。〕至金祥殿前陈之。王被衮冕,即皇帝位。张文蔚、苏循奉册升殿进读,杨涉、张策、薜贻矩、赵光逄以次奉宝升殿,读已,〔已者,毕也。〕降,帅百官舞蹈称贺。帝遂舆文蔚等宴于玄德殿。帝举酒曰:「朕辅政未久,此皆诸公推戴之力。」文蔚等惭惧,府伏不能对,独苏循、薜贻矩及刑部尚书张祎盛称帝功德宜应天顺人。

     帝复与宗戚饮博于宫中,〔宗,同姓也;戚,异姓之亲也。〕酒酣,朱全昱忽以投琼击盆中迸散,〔鲍太博经曰:楚辞琨蔽象碁有六博。琨蔽,玉着也,各投六着,行六镧,故云六博。用十二镧,六镧白,六镧黑,所掷头谓之琼。琼有五采,刻为一画者谓之塞,刻为两画者谓之白,刻为三画者谓之黑。不刻者,五塞之间,谓之五塞。据欧史,此所谓投琼,即骰子也。迸,北孟翻。考异曰:王仁裕玉堂闲话曰:「骰子数匝,广王全昱忽驻不掷,顾而白梁祖,再呼『朱三』,梁祖动容。广王曰:『你爱他尔许大官职,久远家族得安否﹖』于是大怒,掷戏具于阶下,抵其盆而碎之,暗鸣鈪睚,数日不止。」今从王禹偁五代史阙文。〕睨帝曰:「朱三,汝本砀山一民也,从黄巢为盗,天子用汝为四镇节度使,〔梁王始兼四镇,见二百六十二卷唐昭宗天复元年。〕富贵极矣,柰何一旦灭唐家三百年社稷,〔唐武德元年受禅,岁在着雍摄提格,禅位于梁,岁在强圉单阙,享国二百九十年。〕自称帝王!行当族灭,奚以博为!」帝不怿而罢。

     乙丑,命有司告天地、宗庙、社稷。丁卯,遣使宣谕州、镇。〔皆言受禅于唐也。〕戊辰,大赦,改元,〔改元开平。〕国号大梁。奉唐昭宣帝为济阴王,〔曹州济阴郡。〕皆如前代故事;唐中外旧臣官爵并如故。以汴州为开封府,命曰东都;以故东都为西都;癈故西京,以京兆府为大安府,置佑国军于大安府。〔唐以长安为西京,洛阳为东京。今梁都大梁,在洛阳之东,故以洛阳为西都,大梁为东都,而以长安为大安府。〕更名魏博曰天雄军。迁济阴王于曹州,栫jiàn,zùn之以棘,〔用左传语。栫,围也。〕使甲士守之。

     辛未,以武安节度使马殷为楚王。〔马殷不由郡王,径封国王,即位之初特恩也。

     以宣武掌书记、太府卿敬翔知崇政院事,〔梁崇政院即唐枢密院之职,后遂癈区密院入崇政院。〕似备顾问,参谋议,于禁中承上旨,宣于宰相而行之。宰相非进对时有所奏请及已受旨应复请者,皆具记事因崇政院以闻,得旨则复宣于宰相。翔为人沈深,有智略,在幕府三十余年,〔僖宗光启间,敬翔入汴幕,至此时二十年,史误。〕军谋、民政,帝一以委以之。翔尽心勤劳,昼夜不寐,自言惟马上乃得休息。帝性暴戾难近,人莫能测,惟翔能识其意趣。或有所不可,翔未尝显言,但微示持疑;帝意已悟,多为之改易。禅代之际,翔谋居多。

     追尊皇高祖考、妣以来皆为帝、后;〔五代会要:梁以舜臣朱虎为始祖,四十二代至黯,追尊肃祖宣元皇帝,妃范氏谥宣僖皇后;黯子茂琳谥敬祖光献皇帝,妃杨氏谥孝皇后;茂琳子信谥宪祖昭武皇帝,妃刘氏谥昭懿皇后,信子诚。〕皇考诚为烈祖文穆皇帝,妣王氏为文惠皇后。

     初,帝为四镇节度使,凡仓库之籍,置建昌院以领之;至是,以养子宣武节度副使友文为开封尹、判院事,掌凡国之金榖。友文本康氏子也。

     乙亥,下制削夺李克用官爵。〔李克用称唐官,用唐年号,岂梁得而削夺之哉!史姑书梁之初政耳。〕是时惟河东、凤翔、淮南称「天佑」,西川称「天复」年号;〔天复四年,梁王劫唐昭宗迁洛,改元曰天佑。河东、西川黯劫天子迁都者梁也,天佑非唐号,不可称,乃称天复五年。是岁梁灭唐,河东称天佑四年,西;川仍称天复。〕余皆禀梁正朔,称臣奉贡。

     蜀王与弘农王移檄诸道,〔淮南杨渥爵弘农王。〕云欲与岐王、晋王会兵兴复唐室,卒无应者。蜀王乃谋称帝,下教谕统内吏民;又遗晋王书云:「请各帝一方,俟朱温既平,乃访唐宗室立之,退归藩服。」晋王复书不许,曰:「誓于此生靡敢失节。」〔史言李克用虽出于夷狄而终身为唐臣,亦天性之忠纯也。

     唐末之诛宦官也,讱书至河东,晋王匿监军张承业于斛律寺,斩罪人以应讱。〔见二百六十四卷唐昭宗天复三年。斛律寺,盖高齐建霸府于晋阳,斛律氏贵监时所立。〕至是,复以为监军,待之加厚,承业亦为之竭力。

     岐王治军甚宽,待士卒简易。有告部将符昭反者,岐王直诣其家,悉去左右,熟寝经宿而还;由是众心悦服;然御军无纪律。及闻唐亡,以兵羸地蹙,不敢称帝,但开岐王府,置百官,名其所居为宫殿,妻称皇后,〔李茂贞自为岐王,而妻称皇后,妻之贵踰于其夫矣。卒伍之雄,乘时窃号,私立名字以相署置,岂可与之言礼乎哉!〕将吏上书称笺表,鞭、扇、号俴多拟帝者。〔鞭,鸣鞭;扇,雉尾扇也。唐制:天子视朝,从禁中出则鸣鞭传警;既出西序门索扇,扇合,天子升御座;扇开,百官毕朝。

     镇海节度判官罗隐说吴王镠举兵讨梁,曰:「纵无成功,犹可退保杭、越,自为东帝;柰何交臂事贼,为终古之羞乎!」镠始以隐为不遇于唐,必有怨心,及闻其言,虽不能用,心甚义之。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