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梁纪一(二)--监军 张承业  

2016-12-15 22:46:0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承业字继元,唐僖宗时的宦官。本姓康,幼年被阉,当内常侍张泰的养子。晋王军进攻王行瑜,承业数次来往军中,晋王喜欢他的为人。到昭宗被李茂贞所迫,准备出奔太原,就先派承业到晋说明原因,派他当河东监军。后来,崔胤诛宦官,宦官在外者都下诏叫所在各军镇杀掉。晋王可怜承业不肯杀,把他藏在斛律寺。昭宗死,才让承业回来再当监军。

  晋王病重,把庄宗托付承业说:“把亚子托付你们!”庄宗常把承业做兄长对待,年节升堂拜母,特别亲信重用他。庄宗在魏州,与梁军在河上交战十多年,军国大事都交给承业主管,承业也尽心不懈。蓄积钱粮,收集兵马,劝课农桑,对于庄宗事业的成功立功最多。自从贞简太后、韩德妃、伊淑妃及各位公子在晋阳居住者,承业一律以法办事,权贵们都害怕承业不敢违法。

  庄宗从魏回来探亲,需要钱赌博和赏赐伶人,然而承业保管钱财拿不到钱。庄宗就把酒宴设在仓库里,酒喝得高兴时,叫儿子继岌为承业跳舞,舞罢,承业拿出宝带、币、马作为赠送,庄宗指着钱堆喊继岌小名对承业说:“和哥缺钱,你给钱一堆,不用给带、马行吧?”承业谢绝说“:国家的钱,不是臣私人随便给的。”庄宗说了些不满的话,承业发怒说:“臣,王家的老奴才,不为子孙着想,爱惜这些库钱,帮助王成功霸业呀!要想用,何必问臣?财尽兵散,难道只有臣受害吗?”庄宗对元行钦说:“取剑来!”承业站起来,拉着庄宗的衣服哭着说:“臣受先王顾命托付,发誓要报家国之仇。今天为王爱惜库钱而死,死得无愧于先王了!”阎宝从旁解承业手令去,承业一拳把阎宝打倒,骂道:“阎宝,朱温的贼,受晋厚恩,没有一句忠言,反而阿谀奉迎,自己讨好啊!”太后听说了,派人召庄宗。庄宗很孝心,听太后召唤心里很害怕,就斟两杯酒对承业赔礼说:“我喝醉了有失误,这会得罪太后,请公饮杯酒,替我解释!”承业不肯饮。庄宗入内,太后派人向承业赔礼说:“小儿对不起你,已鞭打他了。”次日,太后与庄宗都到承业家里问候安慰他。

  卢质每次酒后忘乎所以,从庄宗到诸公子他都轻侮慢待,庄宗非常恨他。承业乘机故意说:“卢质吃酒无礼,臣帮助王杀了他。”庄宗说“:我为事业成功正在招贤纳士,你为啥说得这样过分呢?”承业站起贺喜说:“王能这样,一定能夺取天下了!”质因此得免。

  天..十八年(921),庄宗已经答应诸将即帝位。承业正在卧病,听说后,从太原坐轿到魏谏阻说“:大王父子与梁血战三十年,本来是为了雪家国之仇,恢复唐的社稷。现在梁还未灭,就急于当皇帝,不是王父子的本意,而且会使天下失望,不好呀!”庄宗说“:这是众将的要求呀!”承业说:“不对,梁是唐、晋的仇敌,天下共愤啊,现在王真能为天下去大恶,为唐朝报仇,然后找唐的后代立为皇帝。假使唐的子孙在,谁敢阻挡呢?若唐已无后代,天下之士谁能和王争位呢?臣是唐家一个老奴才,真诚希望大王能成功,然后回归故里,使百官送出洛阳东门,让路上的人指着叹息说‘:这是本朝传达皇帝诏令的人,先王时候的监军。’那不是君臣都光荣吗?”庄宗不听。承业知道不能再劝。就仰面大哭说“:我王自取!误了老奴呀!”坐轿回太原,不吃饭而死,年七十七岁。同光元年(923),赠左武卫上将军,谥曰正宪。
 
后梁纪一(二)--监军 张承业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一(二)--监军 张承业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月,丁丑朔,以御史大夫薜贻矩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加武顺节度使赵王王镕守太师,天雄节度使邺王罗绍威守太傅,义武节度使王处直兼侍中。

     契丹遣其臣袍笏梅老来通好,帝遣太府少卿高颀报之。

     初,契丹有八部,〔欧阳修曰:契丹君长曰大贺氏,后分为八部:一曰但利皆部,二曰乙室活部,三曰实活部,四日纳尾部,五曰频没部,六曰内会鸡部,七曰集解部,八曰奚嗢部。部之长号大人。路振九国志:契丹,古匈奴之种也。代居辽泽之中,潢水南岸,南距愉关一千一百里,榆关南距幽州七百里。〕部各有大人,相与约,推一人为,建旗鼓以号令诸部,每三年则以次相代。咸通末,有习尔者为王,土宇始大。其后钦德为王,乘中原多故,时入盗边。及阿保机为王,尤雄勇,五姓奚〔五姓奚,一阿会部,二处和部,三奥失部,四度稽部,五元俟折部,各有辱纥主为之酋领。欧阳修曰:奚当唐末居阴凉川,在营府之西,幽州之西北,皆数百里,分居阴凉川,东去营府五百里,西南去幽州九百里,东南接海,山川三千里。后徙居琵琶川。〕及七姓室韦、〔室韦本有二十余部,其近契丹者七姓。〕达靼咸役属之。阿保机姓邪律氏,〔欧史四夷附录曰:阿保机以其所居棋帐地名为姓,曰世里。世里,译者谓之邪律。〕恃其强,不肯受代。久之,阿保机击黄头室韦还,七部劫之于境上,求如约。〔如三年一代之约。〕阿保机不得已,传旗鼓,且曰:「我为王九年,得汉人多,请帅种落居古汉城,与汉人守之,别自为一部。」七部许之。汉城,故后魏滑盐县也。〔汉志,滑盐县属渔阳郡。后汉明帝改曰盐田。水经注:大榆河自密云城南东南流,径后魏安州旧渔阳邵之滑盐县南。滑盐,世谓之斛盐城,西北去御夷镇二百里。欧阳修曰:汉城城在炭山东南栾河上。宋白曰:契丹居辽泽之中,潢水南岸。辽泽去汽关一千一百三十里,汽关去幽州一百七十四里。其地东南接海,东际辽河,西包冷陉,北界松陉山。东西三千里,地多松柳,泽多蒲苇。阿保机居汉城,在檀州西北五百五十里。城北有龙门山,山北有炭山,炭山西是契丹、室韦二界相连之地。其地泺河上源,西有盐泊之利,则后魏滑盐县也。〕地宜五縠,有盐池之利。其后阿保机稍以兵击灭七部,复并为一国。又北侵室韦、女真,〔女真,肃慎氏之遗种,黑水靺鞨即其地也。入辽东着籍者号熟女真,界外野处者号生女真,极边远者号黄头女真。〕西取突厥故地,击奚,灭之,复立奚王而使契丹监其兵。东北诸夷皆畏服之。

     是岁,阿保机帅众三十万寇云州,晋王与之连和,面会东城,约为兄弟,延之帐中,纵酒,渥手尽欢,约以今冬共击梁。或劝晋王:「因其来,可擒也,」王曰:「雠敌未灭而失信夷狄,自亡之道也。」阿保机留旨日乃去,晋王赠以金缯数万。阿保机留马三千匹,杂畜万计以酬之。阿保机归而背盟,更附于梁,晋王由是恨之。

     己卯,以河南尹兼河阳节度仗张全义为魏王;镇海、镇东节度使吴王钱镠为吴越王;加清海节度使刘隐、威武节度王审知兼侍中,〔「威武节度」之下当有「使」字。〕仍以隐为大彭王。〔自宋武帝以彭城之裔兴于江南,后多以彭城之刘为名族。刘隐封大彭王,意盖取此。

     癸未,以权知荆南留后高季昌为节度使。荆南旧统八州,〔荆、归、硖、夔、忠、万、沣、朗,共八州。〕干符以来,寇乱相继,诸州皆为邻道所据,独余江陵。季昌到官,城邑残毁,户口雕耗。季昌安集流散,民皆复业。

     乙酉,立兄全昱为广王,子友文为博王,友珪为郢王,友璋为福王,友贞为均王,友雍为贺王,友徽为建王。〔友文以养子居诸子之上,友珪弒逆,祸胎于此。

     辛卯,以东都旧第为建昌宫,改判建昌院事为建昌宫使。〔薜史曰:初,帝创业之时,以四镇兵马仓库籍繁总,因置建昌院以领之,至是改为宫,盖重其事也。宋白曰:是年中书门下奏改判建昌院事为建昌宫使,仍请在京上旧邸为建昌宫。

     甲午,诏废枢密院,其职事皆入于崇政院,以知院事敬翔为院使。

     礼部尚书苏循及其子起居郎楷自谓有功于梁,〔唐昭宣帝天佑二年苏循鼓成禅代代之事,故自以为有功。〕当不次擢用;循朝夕望为相。帝薄其为人,〔旧唐书帝纪:昭宣帝天佑二年,苏楷上议驳昭宗谥。全忠雄猜鉴物,自楷驳谥后深鄙之,既传代之后,父子皆斥逐,不令在朝。〕敬翔及殿中监李振亦鄙之。翔言于帝曰:「苏循,唐之鸱枭,卖国求利,不可以立于惟新之朝。」戊戍,诏循及刑部尚书张祎等十五人并勒致仕,楷斥归田里。循父子乃之河中依朱友谦。〔为同光之初苏循诏唐庄宗张本。

     卢约以处州降吴越。〔僖宗中和元年,卢约据处州,至是而亡。

     弘农王以鄂岳观察使刘存为西南面都招讨使,岳州刺史陈知新为岳州团练使,庐州观察使刘威为应援使,别将许玄应为监军,将水军三万以击楚。楚王马殷甚惧,静江军使杨定真贺曰:「我军胜矣!」殷问其故,定真曰:「夫战惧则胜,骄则败。今淮南兵直趋吾城,是骄而轻敌也;而王有惧色,吾是以知其必胜也。」

     殷命在城都指挥使秦彦晖〔在城都指挥使,尽统潭州在城之兵。〕将水军三万浮江而下,水军副指挥使黄璠帅战舰三百屯浏阳口。〔吴分长沙置浏阳县隋废;景龙二于故城复置,属潭州。九域志:县在州东北一百六十里。水经注:湘水北过汉临湘县西,浏水从县西北流注之,有浏口戍。〕六月,存等遇大雨,引兵还至越堤北,彦晖夹水而陈,存遥呼曰:「杀降不祥,公独不为子孙计耶!」彦晖曰:「贼入吾境而不击,奚顾子孙!」鼓噪而进。存等走,黄璠自浏阳绝江,与彦晖合击,大破之,执存及知新,殷释存、知新之缚,忍谕之。二人皆骂曰:丈夫以死报主,肯事贼乎!」遂斩之。〔史言刘存、陈知新忠壮。〕敨玄应,弘农王之腹心也,常预政事,张颢、徐温因其败,收斩之。

     楚王殷遣兵会吉州刺史彭玕攻洪州,不克。

     康怀贞至潞州,晋昭义节度使李嗣昭、副使李嗣弼闭城拒守。怀贞昼夜攻之,半月不克,乃筑垒穿蚰蜒堑而守之,内外断绝。晋王以蕃、汉都指挥使周德威为行营都指挥使,〔周德威尽统蕃、汉之兵,河东大将也。〕帅马军都指挥使李嗣本、马步都虞候李存璋、先锋指挥使史建瑭、铁林都指挥使安元信、〔五季之世,诣镇各有都指挥使,而命官之职分有不同者,如周德威蕃、汉都指挥使,则蕃、汉之兵皆受指挥也;行营都指挥使,则行营兵皆受指挥也;铁林都指挥使安元信,则铁林军一都之指挥使耳。读史者宜各以义类求之。〕棋冲指挥使李嗣源、骑将安女全救潞州。〔史言晋倾国救潞州。〕嗣弼,克修之子;〔克修,晋王之弟,见唐僖、昭纪。〕嗣本,本姓张;建瑭,敬思之子;金全,代北人也。

     晋兵攻泽州,〔攻泽州以拟康怀贞之后。〕帝遣左神勇军使范居实将兵救之。

     甲寅,以平卢节度使韩建守司徒、同平章事。

     武贞节度使雷彦恭会楚兵攻江陵,荆南节度使高季昌引兵屯公安,〔公安,汉孱陵县。汉末,刘备屯于此,改名公安。唐属江陵府。九域志:在府南九十里。〕绝其粮道;彦恭败,楚兵亦走。

     刘守光既囚其父,〔事见上四月。〕自称卢龙留后,遣使请命。秋,七月,甲午,以守光为卢龙节度使、同平章事。

     静海节度使曲裕卒,〔曲裕即曲承裕。〕丙申,以其子权知留后颢为节度使。

     雷彦恭攻岳州,克。〔雷彦恭既与楚攻荆南,寻又攻楚岳州,可以见其反复矣。

     丙午,赐河南尹张全义名宗爽。〔帝旧名全忠,故更全义名宗爽。

     辛亥,以吴越王镠兼淮南节度使,楚于殷兼武昌节度使,各充本道招讨制置使。〔欲使两浙、湖南攻弘农王杨渥,先分授以杨氏所统二镇。

     晋周德威壁于高河,〔高河在潞州屯留县东南。〕康怀贞遣亲骑都头秦武将兵击之,武败。〔亲骑,梁之亲兵,马军也。

     丁巳,帝以亳州刺史李思安代怀贞为潞州行营都统,黜怀贞为行营都虞候。思安将河北兵西上,〔上党地高,在河北诸镇之西,故曰西上。〕至潞州城下,更筑重城,内以防奔突,外以拒援兵,谓之夹寨。调山东民馈军粮,德威日以轻骑抄之,思安乃自东南山口筑甬道,属于夹寨。德威与诸将互往攻之,排墙填堑,一昼夜间数十发,梁兵疲于奔命。夹寨中出刍牧者,德威辄抄之,于是梁兵闭壁不出。

     九月,雷彦恭攻涔阳、公安,〔九域志:江陵府公安县有涔阳镇。〕高季昌击败之。彦恭贪残类其父,〔雷彦恭,满之子也。〕专以焚掠为事,荆、湖间常被其患;又附于淮南。丙申,诏削彦恭官爵,命季昌与楚王殷讨之。

     蜀王会将佐议称帝,皆曰:「大王虽忠于唐,唐已亡矣,此所谓『天与不取』者也!「冯涓独献议请以蜀王称制,曰:「朝兴则未爽称臣,〔爽,乖也。言若唐朝复兴,则为臣之节未乖也。)则不同为恶。」王不从,涓杜门不出。〔冯涓,冯宿之孙,于唐室既亡之后,义存故主,视韦庄、张格辈有间矣。〕王用安抚副使、掌书记韦庄之谋,帅吏民哭三日;己亥,即皇帝位,〔王建字光图,许州舞阳人。)国号大蜀。辛丑,以前东川节度使兼侍中王宗售为中书令,韦庄为左散骑常侍、判中书门下事,阆州防御使唐道袭为内枢密使。庄,见素之孙也。〔韦见素,天宝之末为相。

     蜀主虽目不知书,好与书生谈论,粗晓其理。是时唐衣冠之族多避乱在,蜀主礼而用之,使修举故事,故其典章文物有唐之遗风。〔史言蜀主起于卒伍而能亲用儒生。

     蜀主长子校书郎宗仁幼以疾废,立其次子秘书少监宗懿为遂王。

     冬,十月,高季昌遣其将倪可福会楚将秦彦晖攻朗州,雷彦恭遣使乞降于淮南,且告急,弘农王遣将泠业将水军屯平江,〔泠,姓也。平江县本汉罗县地,后汉分立汉昌县,孙吴立汉昌郡,后又为吴昌县,隋省。唐神龙元年分湘阴置昌江县,属岳州,五代改曰平江。盖后唐既灭梁,楚人为之避庙讳昌字也。九域志:平江县在岳州东南二百五十七里。〕李饶将步骑屯浏阳以救之,楚王殷遣岳州刺史许德勋将兵拒之。泠业进屯朗口,〔朗水西南自辰、锦州入朗州界,经州城入大江,谓之朗口。〕德勋使善游者五十人,以木枝叶覆其首,持长刀浮江而下,夜犯其营,且举火,业军中惊扰。德勋以大军进击,大破之,追至鹿角镇,擒业;又破浏阳寨,擒李饶;掠上高、唐年而归。〔唐天宝二年开山洞,置唐年县,属鄂州。〕斩业、饶于长沙市。

     十一月,甲申,夹马指挥使尹皓攻晋江潜岭寨,拔之。〔梁西都有夹马营。江潜岭在潞州长子县西,由北路达鵰窠岭。

     义昌节度使钊守文闻其弟守光幽其父,集将吏大哭曰:「不意吾家生此枭獍!吾生不如死,誓与诸君讨之!「乃发兵击守光,互有胜负。

     天雄节度使王邺王绍威谓其下曰:「守光以窘急归国,〔谓上七月刘守光遣使请命也。〕守文孤立无援,沧州可不战服也。」乃遗守文书,谕以祸福。守文亦恐梁乘虚袭其后,戊子,遣使请降,以子延佑为质。帝拊手曰:「绍威折简,胜十万兵!」加守文中书令,抚纳之。

     初,帝在藩镇,用法严,将校有战没者,所部兵悉斩之,谓之跋队斩,士卒失主将者,多亡逸不敢归。帝乃命凡军士皆文其面以记军号。军士或思乡里逃去,关津辄执之〔关,往来必由之要处;津,济度必由之要处。〕送所属,无不死者,其乡里亦不敢容。由是亡者皆聚山泽为盗,大为州县之患。壬寅,诏赦其罪,自今虽文面亦听还乡里。盗减什七八。

     淮南右都押牙米志诚等将兵渡淮袭颖州,克其外郭。刺史张实据子城拒守。

     晋王命李存璋攻晋州,以分上党兵势。十二月,壬戍,诏河中、陕州发兵救之。

     丁卯,晋兵寇洺州。

     淮南兵攻信州,刺史危仔倡求救于吴越。

     二年〔(戊辰、九〇八)〕

     春,正月,癸酉朔,蜀主登兴义楼。有僧抉一目以献,蜀主命饭僧万人以报之。翰林学士张格曰:「小人无故自残,赦其罪已幸矣,不宜复崇奖以败风俗。」蜀主乃止。

     丁丑,蜀以韦庄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辛已,蜀主祀南郊;壬午,大赦,改元武成。

     晋王疽发于首,病笃。周德威等退屯乱柳。〔乱柳在潞州屯留县界。〕晋王命其弟内外蕃汉都知兵马使.振武节度使克宁、监军张承业、大将李存璋、吴琪、掌书记卢质立其子晋州刺史存勖为嗣,曰:「此子志气远大,必能成吾事,尔曹善教导之!」辛卯,晋王谓存勖曰:「嗣昭厄于重围,〔谓李嗣昭为梁兵围于潞州也。〕吾不及见矣。俟葬毕,汝与德威辈速竭力救之!」又谓克宁等曰:「以亚子累汝!」亚子,存勖小名也。言终而卒。〔年五十三。〕克宁纲纪军府,中外无敢諠哗。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