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梁纪二(一)--小智慧 大用场  

2016-12-18 10:06:0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朝人韩滉(字太冲,封晋国公)在指挥管辖三吴(一说吴兴、吴郡、会稽)的时候,所任用的部署都很恰当,各依其人的才干安排职务。有一次,一个老朋友的儿子来投靠他,没有任何专长。韩滉曾经请此人参加酒宴,只见此人从头到尾端坐无语,不曾与邻座的人交谈,韩滉就派他随军看守库门。此人每天早晨进入帷帐,就端坐到黄昏,士兵都不敢随便进出。吴越王(即钱镠,五代十国的始祖,自称吴越国王)常常游赏府中的花园,看见园丁陆仁章很有种树的才艺,心里暗自记得他。后来淮南人围攻苏州的时候,钱镠派遣陆仁章进入苏州城传话,果然达成任务,安全回来。钱镠把他当做自己的孙子般善待。
       用人如果都和韩滉、钱镠一样人尽其才,天底下就没有被遗弃的人才,也没有荒废的事务了。据史书记载,淮南人围攻苏州城时,以攻城器械洞屋(攻城的器具,用木头撑着柱子,上面覆盖牛皮,形状如洞而得名)攻城,苏州守将孙琰(五代,吴越人,骁勇多智,世称孙百计)用轮子系在竹竿顶端,慢慢松开绳索垂下,揭开洞屋,攻城的敌兵都暴露出来,无法藏身。火炮射到就张开网来抵抗,使淮南人无法攻城。吴越王派兵来援救,苏州城外有一水道通到城中。淮南人在水里撒下挂满铃铛的网,连鱼鳖通过都能知道。有都虞侯司马福想偷偷入城,故意用竿去触网,敌兵一听到铃声,就举起网来看,司马福因而趁机潜水入城。他每出一次任务要在水里足足待上三天。从此城里的军队和援兵里应外合,使敌兵觉得很神奇。

后梁纪二(一)--小智慧  大用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着雍执徐(戊辰)八月,尽重光协洽(辛未)二月,凡二年有奇。〕

《太祖神武元圣孝皇帝中》

开平二年〔(戊辰、九〇八)〕

1八月,吴越王镠遣宁国节度使王景仁奉表诣大梁,〔王茂章奔两浙,见二百六十五卷唐昭宣帝天佑三年。〕陈取淮南之策。景仁即茂章也,避梁讳改焉。〔帝曾祖讳茂琳。按薛史梁纪,元年六月,司天监上言,请改月辰内「戊」字为「武」,避讳也。讳祖宗八代

淮南遣步军都指挥使周本、南面统军使吕师造击吴越,九月,围苏州。吴越将张仁保攻常州之东洲,拔之。〔宋白曰:通州海门县东南,隔水二百余里,本东洲镇。〕淮南兵死者万余人。淮南以池州团练使陈璋为水陆行营都招讨使,帅柴再用等诸将救东洲,大破仁保于鱼荡,复取东洲。柴再用方战舟坏,长抬浮之,仅而得济,家人为之饭僧千人,再用悉取其食以犒部兵,曰:「士卒济我,僧何力焉!」〔史言柴再用善养士卒而不惑于异端。〕

2丙子,蜀立皇后周氏。后,许州人也。〔周氏盖蜀主建糟糠之妻也。〕

3晋周德威、李嗣昭将兵三万出阴地关,攻晋州,刺史徐怀玉拒守;帝自将救之,丁丑,发大梁,乙酉,至陕州。戊子,岐王所署延州节度使胡敬璋寇上平关,〔金人疆域图:隰州石楼县有上平关。按延州东至隰州百三十里耳,胡敬璋盖渡河来寇也。〕刘知俊击破之。周德威等闻帝将至,乙未,退保隰州。〔九域志,晋州西北至隰州二百五十五里。〕

4荆南节度使高季昌遣兵屯汉口,〔汉口,汉水入江之口,其地在鄂州汉阳县东大别山下。〕绝楚朝贡之路;楚王殷遣其将许德勋将水军击之,至沙头,〔沙头即今江陵城南沙头市。〕季昌惧而请和。殷又遣步军都指挥使吕师周将兵击岭南,〔吕师周降马殷,见上卷元年。〕与清海节度使刘隐十余战,取昭、贺、梧、蒙、龚、富六州。〔蒙州,隋始安郡之隋化县,唐武德四年置南恭州,贞观二年更名蒙州。龚州,本汉猛陵县地,隋为永平郡武林县,唐贞观三年置燕州,七年移燕州于今州东,仍于燕州旧所置龚州。又武德四年以始安郡之龙平、豪静及苍梧郡之苍梧置富州。九域志,昭州东至贺州三百二十五里,南至梧州四百九十里,南稍斜至龚州五百五十里。宋开宝废富州,以龙平县隶昭州,在州东南百六十二里。熙宁五年废蒙州,以立山县隶昭州,在州南二百十二里。〕殷土宇既广,乃养士息民,湖南遂安。

5冬,十月,蜀主立后宫张氏为贵妃,徐氏为贤妃,其妹为德妃。张氏,郪人,宗懿之母也。〔郪,汉县,唐带梓州。〕二徐,耕之女也。〔徐耕见二百五十八卷唐昭宗大顺二年。为徐妃亡蜀张本。〕

6华原贼帅温韬聚众嵯峨山,暴掠雍州诸县,唐帝诸陵发之殆徧。(温韬传:韬在华原七年,唐诸陵在其境内者悉发掘之,取其所藏金宝。而昭陵最固,韬从埏道下,见宫室制度闳丽,不异人间。中为正寝,东西厢列石床,床上石函中为铁匣,悉藏前代图书,锺、王笔迹,纸墨如新,韬悉取之,遂传人间。惟干陵,风雨不可发。〕

7庚戍,蜀主讲武于星宿山,步骑三十万。〔宿,音秀。〕

8丁巳,帝还大梁。

9辛酉,以刘隐为清海、静海节度使,〔兼交、广二镇也。然刘氏终不能有安南。〕以膳部郎中赵光裔、右补阙李殷衡充官告使,隐皆留之。〔史言群雄割据,各收拾衣冠之冑以为用。〕光裔,光逢之弟;殷衡,德裕之孙也。

10依政进士梁震,〔依政,秦蒲阳县,汉临邛县,后魏置蒲阳郡及依政县,唐属邛州。九域志,在州东南五十里。〕唐末登第,至是归蜀;过江陵,高季昌爱其才识,留之,欲奏为判官。震耻之,〔高季昌出于奴仆,故梁震耻为之僚属。〕欲去,恐及祸,乃曰:「震素不慕荣宦,明公不以震为愚,必欲使之参谋议,但以白衣侍樽俎可也,何必在幕府!」季昌许之。震终身止称前进士,不受高氏辟署。季昌甚重之,以为谋主,呼曰先辈。〔唐人呼进士为先辈,至今犹然。〕

11帝从吴越王镠之请,以亳州团练使寇彦卿为东南面行营都指挥使,击淮南。十一月,彦卿帅众二千袭霍丘,为土豪朱景所败;又攻庐、寿二州,皆不胜。淮南遣滁州刺史史俨拒之,彦卿引归。〔寇彦卿兵势已挫,而史俨河东健将,汴兵所畏也,故闻其至而退。

12定难节度使李思谏卒;甲戍,其子彝昌自为留后。

13刘守文举沧德兵攻幽州,刘守光求救于晋,晋王遣兵五千助之。丁亥,守文兵至卢〔卢〔芦〕台军,宋为干宁军地。九域志:干宁军在沧州西北九十里。〕为守光所败;又战玉田,亦败。〔玉田,汉无终县,唐万岁通天元年更名玉田,属蓟州,在蓟州东南八十里,又东北至平州二百里,西至幽州三百里。〕守文乃还。

14癸巳,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张策以刑部尚书致任;以左仆射杨涉同平章事。

15保塞节度使胡敬璋卒,静难节度使李继徽以其将刘万子代镇延州。〔保塞、静难二镇时皆属岐。〕

16是岁,弘农王遣军将万全感赍书间道诣晋及岐,告以嗣位。〔岐、晋,淮南之与国。〕

17帝将迁都洛阳。

三年〔(己巳、九〇九)〕

1春,正月,己巳,迁太庙神主于洛阳。甲戍,帝发大梁。壬申,以博王友文为东都留守。〔梁以大梁为东都。〕己卯,帝至洛阳;庚寅,飨太庙;辛巳,祀圜丘,大赦。

2丙申,以用度稍充,初给百官全俸。〔唐自广明丧乱以来,百官俸料额存而已,至是复全给。〕

3二月,丁酉朔,日有食之。

4保塞节度使刘万子暴虐,失众心,且谋贰于梁,李继徽使延州牙将李延实图之。延实因万子葬胡敬璋,攻而杀之,遂据延州。马军都指挥使河西高万兴与其弟万金闻变,以其众数千人诣刘知俊降。〔为高万兴兄弟取鄜、延张本。〕岐王置翟州于鄜城,〔后魏置敷城郡及敷城县,隋改曰鄜城,唐属坊州。九域志,县在鄜州东一百二十里。〕其守将亦降。

5三月,甲戍,帝发洛阳。以山南东道节度使杨师厚兼潞州四面行营招讨使。

6庚辰,帝至河中,发步骑会高万兴兵取丹、延。〔宋白曰:丹州,秦上郡地,苻、姚时为三堡镇,后魏大统三年割鄜、延二州地置汾州,理三堡镇;废帝以河东汾州同名,改为丹州,因丹杨川以为名。延州,项羽以董翳为翟王,都高奴,即其地。魏灭赫连,以为统万镇,后为东夏州,后改延州。〕

7丙戍,以朔方节度使兼中书令韩逊为颍川王。逊本灵州牙校,唐末据本镇,朝廷因而授以节钺。

8辛卯,丹州刺史崔公实请降。〔丹州,保塞军巡属。〕

9徐温以金陵形胜,战舰所聚,乃自以淮南行军副使领升州刺史,留广陵,以其假子元从指挥使知诰为升州防遏兼楼船副使,往治之。〔为徐知诰完理升州、徐温遂居之张本。〕

10夏,四月,丙申朔,刘知俊移军攻延州,李延实婴城自守;知俊遣白水镇使刘儒分兵围坊州。〔后魏太和二年,分澄城置白水郡及县,隋废郡,以县属冯翊,唐属同州。九域志:在州西北一百二十里。

11庚子,以王审知为闽王,刘隐为南平王。

12刘知俊克延州,李延实降。

13淮南兵围苏州,推洞屋攻城,〔洞屋,以木16拄为之,冒以牛皮,其状如洞。〕吴越将临海孙琰置轮于竿首,垂焴投锥以揭之,攻者尽露,禄至则张网以拒之,淮南人不能克。吴越王镠遣牙内指挥使钱镖、行军副使杜建徽等将兵救之。

苏州有水通城中,淮南张网缀铃悬水中,鱼狍过皆知之。吴越游弈都虞候司马福欲潜行入城,故以竿触网;敌闻铃声举网,福因得过,凡居水中三日,乃得入城。由是城中号令与援兵相应,敌以为神。(延迟之计

吴越王镠尝游府园,见园卒陆仁章树艺有智而志之;〔志者,记之于心。〕及苏州被围,使仁章通信入城,果得报而返。镠以诸孙畜之,累迁两府军粮都监使,〔两府,镇海,镇东两节度府。〕卒获其用。仁章,睦州人也。(古代园艺师

辛亥,吴越兵内外合击淮南兵,大破之,擒其将何朗等三十余人,夺战舰二百艘。周本夜遁,又追败之于皇天荡。〔此皇天荡非真州大江中之皇天荡。按宋熙宁三年平江府昆山县人郏亶上奏言水利,长洲县界有长荡、皇天荡,此则是也。〕锺泰章将精兵二百为殿,多树旗帜于菰蒋([gū jiǎng]菰,茭白。唐 李白 《新林浦阻风寄友人》诗:“海月破圆景,菰蒋生緑池。”《资治通鉴·后梁太祖开平三年》:“ 钟泰章 将精兵三百为殿,多树旗帜於菰蒋中,追兵不敢进而还。” 清 方文 《自题采药图用谈长益韵》:“苗分薇蕨春烟冷,米聚菰蒋秋水澄。”指菰叶。北魏 贾思勰 《齐民要术·种枣》:“作乾枣法:新菰蒋,露於庭,以枣著上,厚二寸;復以新蒋覆之。” 石声汉 注:“菰蒋是‘茭瓜’(茭白)的叶子。” 唐 陆龟蒙 《田舍赋》:“屋以菰蒋,扉以籧篨。”)中,追兵不敢进而还。

14岐王所署保大节度使李彦博、坊州刺史李彦昱皆弃城奔凤翔,鄜州都将严弘倚举城降。己未,以高万兴为保塞节度使,以绛州刺史牛存节为保大节度使。〔梁遂取鄜坊、丹延两镇。〕

15淮南初置选举,以骆知祥掌之。〔丧乱以来,选举之法废,杨氏能复置之,故书。〕

16五月,丁卯,帝命刘知俊乘胜取邠州;知俊难之,〔李继徽据邠州,有凤翔之援,故刘知俊以取之为难。〕辞以阙食,乃召还。

17佑国节度使王重师镇长安数年,帝在河中,怒其贡奉不时;己巳,召重师入朝,以左龙虎统军刘捍为佑国留后。

18癸酉,帝发河中;己卯,至洛阳。

刘捍至长安,王重师不为礼,捍谮之于帝,云重师潜与邠、岐通。甲申,贬重师溪州刺史,寻赐自尽,夷其族。〔为刘知俊杀刘捍以叛张本。

19刘守文频年攻刘守光不克,〔刘守文自元年攻守光,事始见上卷。〕乃大发兵,以重赂招契丹,吐谷浑之众,合四万屯蓟州。守光逆战于鸡苏,〔按薛史梁纪,是年刘守光上言,于蓟州西与兄守文战,生禽守文。盖即鸡苏也。〕为守文所败。守文单马立于陈前,泣谓其众曰:「勿杀吾弟。」守光将元行钦识之,直前擒之,〔刘守光以子囚父,天下之贼也。刘守文既声其罪而讨之,有诛无赦。小不忍以败大事,身为俘囚,自取之也。〕沧德兵皆溃。守光囚之别室,栫以藂棘([cóng jí]丛生的荆棘。古代拘留犯人之地。《易·坎》:“係用徽纆,寘于丛棘。” 孔颖达 疏:“丛棘谓囚执之处,以棘丛而禁之也。”《北史·高道穆传》:“如此则肺石之傍,怨讼可息,藂棘之下,受罪吞声者矣。” 宋 苏辙 《祭亡嫂王氏文》:“兄坐语言收畀藂棘,窜逐 邾城 ,无以自食。”),乘胜进攻沧州。沧州节度判官吕兖、孙鹤推守文子延祚为帅,乘城拒守。兖,安次人也。〔安次,汉县,唐属幽州,在州东南一百三十里。

20忠武节度使兼侍中刘知俊,〔去年更同州匡国军为忠武军,事见上卷。〕功名浸盛,以帝猜忍日甚,内不自安;及王重师诛,知俊益惧。帝将伐河东,〔河东,谓晋。〕急征知俊入朝,欲以为河东西面行营都统;且以知俊有丹、延之功,厚赐之。知俊弟右保胜指挥使知浣从帝在洛阳,密使人语知俊云:「入必死。」又白帝,请帅弟侄往迎知俊,帝许之。六月,乙未朔,知俊奏「为军民所留」,遂以同州附于岐。执监军及将佐之不从者,皆械送于岐。遣兵袭华州,逐刺史蔡敬思,〔九域志:同州南至华州七十里。〕以兵守潼关。潜遣人以重利啖长安诸将,执刘捍,送于岐,杀之。知俊遣使请兵于岐,亦遣使请晋人出兵攻晋、绛,遗晋王书曰:「不过旬日,可取两京,复唐社稷。」〔长安可以言取;梁都洛阳未易取也。〕

21丁未,朔方节度使韩逊奏克盐州,斩岐所署刺史李继直。〔唐末,盐州奏事专达朝廷,不隶灵夏。至是灵、盐遂复合为一镇。

22帝遣近臣谕刘知俊曰:「朕待卿甚厚,何忽相负﹖」对曰:「臣不背德,但畏族灭如王重师耳。」帝复使谓之曰:「刘捍言重师阴结邠、岐,朕今悔之无及,捍死不足塞责。」知俊不报。庚戍,诏削知俊官爵,以山南东道节度使杨师厚为西路行营招讨使,帅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刘鄩等讨之。

23丹州马军都头王行思等作乱,刺史宋知诲逃归。

辛亥,帝发洛阳。

刘鄩至潼关东,获刘知俊伏路兵蔺如海等三十人,释之使为前导。〔刘知俊既得潼关,于关外沿路伏兵以候望,刘鄩反得而用之以为乡导。史照曰:蔺,姓也,其先韩献子玄孙曰康,食采于蔺,因氏焉。〕刘知浣迷失道,盘桓数日,乃至关下,关吏纳之。如海等继至,关吏不知其已被擒,亦纳之。鄩兵乘门开直进,遂克潼关,追及知浣,擒之。癸丑,帝至陕。

24帝遣刘知俊侄嗣业持诏诣同州招谕知俊;知俊欲轻骑诣行在谢罪,弟知偃止之。杨师厚等至华州,知俊将聂赏开门降。〔史照曰:楚大夫食采于聂,因以为氏。〕知俊闻潼关不守,官军继至,苍黄失图,乙卯,举族奔岐。杨师厚至长安,岐兵已据城,师厚以奇兵并南山急趋,自西门入,遂克之。〔按唐长安城十门,西南三门惟延平门近南山耳。长安既丘墟之余,且城大难守,使杨师厚不以奇兵入西门,岐兵亦不能久也。〕庚申,以刘鄩权佑国留后。岐王厚礼刘知俊,以为中书令。地狭,无藩镇处之,但厚给俸禄而已。〔蹄涔不容尺鲤。为刘知俊奔蜀张本。〕

25刘守光遣使上表告捷,且言「俟沧德事毕,为陛下扫平并寇。」〔河东,并州之地,时与梁为敌,故言并寇。〕亦致书晋王,云欲与之同破伪梁。〔刘守光反复梁、晋之间,自以为得计,不知乃所以速亡也。〕

26抚州刺史危全讽自称镇南节度使,帅抚、信、袁、吉之兵号十万攻洪州。〔唐置镇南军于洪州,抚、袁、吉皆巡属也。危全讽自称节度,举兵以攻洪州,欲兼而有之。九域志:抚州西北至洪州二百九里。〕淮南守兵纔千人,将吏皆惧,节度使刘威密遣使告急于广陵,日召僚佐宴饮。全讽闻之,屯象牙潭,不敢进,〔象牙潭在抚州金溪县东北。〕请兵于楚;楚王殷遣指挥使苑玫〔苑,姓也。左传,齐有大夫苑何忌。〕会袁州刺史彭彦章围高安以助全讽。玫,蔡州人;彦章,玕之兄也。〔彭玕见二百六十有五卷唐昭宣帝天佑三年。〕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