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梁纪三(二)--牲口朱温  

2016-12-20 21:54:13|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五代史之朱温传,从洋洋洒洒的几万字中,只读出了两个字:杀与色!
         先来说“杀”。
        看朱温传,随手一翻,就能见到如下记载:XX年月日,陷某城,屠之;XX年月日,得某地,尽杀之;XXX年月日,获XX,肢解之!
       如此对敌,尚可说无可厚非,但对跟随自己的部属也是如此,后人就不得不感叹了。朱温传有这样的记载:朱温年少得志,32岁就任节度使,人长的靓仔,然人人畏之如虎,得绰号“乳虎”,性酷杀,身边的侍从稍有一点违背,立杀之。朱温的侍从,每天上班之前,先与家人做好生死别,晚上能下班回家,发现头还在脖上,就开始庆祝,自己要多活了一天。
        某一天,朱温带一群谋士与侍从,围坐在一棵树下休息,朱温突然间来了一句:“这棵树,做车轮很好!”大家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有几个反应快的,就应“不错,做车轮很好!”话音才落,就听朱温开始骂人:“这种树还能做车轮,就是你们这些文人,随口应付!左右拉出去砍了!”想来朱温部属,特别是跟随左右的人,早就知道他的性格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随口附和也在情理之中,不想此时的朱温,又从另一个方面考虑问题了。
        总之,不听话的要杀,听话的,在心里不爽时也要杀,杀与不杀,也有统一的标准,只看朱温开不开心了。
        再说“色”字。
        圣人曰:食色性也!古代的男人三妻四妾,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更有甚至者如晋武帝司马炎后院不下万人,结果只好驾羊车临幸!所以无论如果,朱温有许多的女人也不足怪,挂一个“色”是在他的头上,就会让人觉得不服,天下乌鸦一般黑,何必非要与朱温过不去呢。
        说朱温的“色”,是色在他的乱伦。但是帝王的乱伦,也不只是朱温。如武则天的先侍李世民,后侍李冶,结果还做了千古一女皇;李隆基与杨玉环的爱情,还被人写成了名诗与戏剧,“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还成为爱情的盟誓。
       有这么多的前人事迹放在那里,硬做一顶“色”的帽子给朱温,相信朱温地下有知也会不服气,“李隆基还引来了安史之乱”。
        不过比较一下就会理直气壮的说,“色”这顶帽子非朱温不可。
         我们可以从历史的记载中找到:武则天与李治之间,李杨之间还是有爱的。可是朱温与两个儿媳妇,就只有欲了。
         朱温少贫,原配可能是共经苦难的,原配夫人在世时,朱温还不至于乱来。原配过世,这时的朱温已经称帝,不受什么限制了。又性“杀”不会有人说不,他就把自己的两个儿媳妇弄到手里,侍奉如嫔妃,这伤人伦的事,真可见色了。
         所以朱温死在儿子的手里也就不奇怪了。
        所以“杀与色”放在朱温的头上,也就“实至名归”了!
       “杀”让朱温对敌人甚至身边人绝不手软,让他树起了权威,也让他少了恩惠。“色”就更甚,当他把“儿媳妇”抱在怀里的时候就注定他不得好死了!
朱温平生最喜欢骑射,他身手矫健,就是善跑的野鹿也逃脱不掉。一天,朱温和二哥朱存追逐一只野鹿来到宋州效外,忽见路上有兵士百人护拥着两辆香东向前走去。
   朱温好奇心顿生,从后面急急追赶想看个究竟,那香车进入山麓绕过一片红墙,转了几个弯进入一寺院。两辆香车寺门前停下,由婢媪扶出二人,一个半老妇人举止端庄,一个大家闺秀,年龄十七八岁,生得仪容秀雅,身段匀称,眉宇间露出一股气。朱温料想二人必是母女入寺进香,等她们二人进去后也放胆随着进去。待母女二人拜过如来由主客僧引着进入客堂时,朱温三步并两步追过去,走到那女子跟前仔细端详,确是个绝世美人。朱温色迷迷地盯着这女子几眼,一颗淫心早已怦跳不已,浑身如过电一般。
    后来朱温探得此女是宋州刺史张蕤的女儿,在回去途中与二哥朱存谈了刚才发生的事。朱温边走边说:“汉光武帝未做皇帝时,常自叹道:‘做官应做执金吾,娶妻当娶张丽华!’后来如愿以偿。今日所遇的张氏恐怕当年的张丽华也不过如此吧!二哥,你说我配做汉光武帝吗?”二哥朱存笑道:“癞虾蟆想吃天鹅肉,真是自不量力,你以为你是汉光武帝刘秀吗?”朱温愤然道:“二哥为何如此轻视?时势造英雄,想刘秀当日有什么官爵,有什么财产,后平地升天做了皇帝娶了张丽华为皇后,今日怎知我不能成为汉光武帝第二呢。”
    朱温与二哥朱存商议,你我二人不能永远寄人篱下,安于贫贱,为今不是投军,就是为盗。如今唐室已败,兵戈四起,前些时听说王仙芝在濮州举兵反唐,最近又听说黄巢在曹州起事响应,以你我二人的勇力若去参加,得些子女玉帛也很容易,何必在这厮混,埋没自己呢?
    一番话,把朱存的心也说动了,便顺应道:“三弟说得有理,我与你去投奔黄巢吧!”朱温又道:“暂且先回去辞别母亲和主人刘母,明日再动身不迟!”二人商议已定返回刘家,先去禀明老母,只说要外出谋生。
朱母为二人担心还想劝阻,二人齐声说:“儿等已年近弱冠,再不去谋点营生,可要老死在这里了!母亲尽管放心!”大哥朱全昱听后,在一旁劝朱母道:“二弟三弟既有志外出,就由他们去吧,母亲不要阻拦,何况好男儿志在四方,为何要留他们在家中呢?”
朱温托付大哥道:我二人去后麻烦大哥照顾好母亲!大哥朱全昱忙答道:“我在这侍奉母亲,二弟三弟尽管前去,如有生路,一定要回来告诉一声!”两人应声称是。朱温感谢刘母好意,就入内陈明,刘母也吩咐数语。”两兄弟过了一宿,第二天清晨,饱餐一顿,便拜别了母亲和刘母。 
此时黄巢占据曹州,在山东横行无阻,一路势如破竹。郓州、沂州一带也被黄巢占领。义军将领见朱温兄弟二人身强体壮,武艺高强,就录用了他们。
二人参加义军后,依仗全身勇力勇往直前,不久被提拔当上了小队长。朱存在攻城中,乘机夺取了一个富宦千金为妻。唯独朱温记念张氏女,不肯另娶她人,因此还独来独往,形单影只。
由于朱温在义军中立功颇多,得到黄巢信任,跟随左右,并做了亲兵头领。
朱温对张女念念不忙,便乘机说服黄巢攻打宋州城。黄巢信任他,不知有这样一段前缘,便给他几千兵攻打宋州,这正遂了朱温的心愿,他立即带兵围攻宋州城。哪知宋州刺吏张蕤早已卸任,现在刺吏颇具军事才能,宋州城可谓固若金汤。朱温久功未下,又听说救兵已到,就只好悻悻撤走。

  好色朱温也曾痴情苦等一女终娶妻(图)
 
几年后,朱温屡经黄巢提拔,当上了防御使。
在东驰西突,南征北战中,朱温掠的美女也不知有几千几百,朱温天生好色,哪里按撩得住?就拣了几个娇娃,叫她们侍寝,但心中总嫌不足,没什么兴趣,今日受用,明日舍去,总是不肯正名定份,约为妻室。
 
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偏朱温心上人张氏被驱至同州,被部下掳来,献到朱温面前。
朱温定神一看,顿时心花怒放,眼前这女子虽蓬头垢面,但掩不住那特有风韵,朱温虽经多年,对张氏女记忆犹新。朱温一下认出眼前这位少女正是自己梦萦魂牵的女子,不禁失声叫道:“你是前宋州刺史的女儿吗?”
张女点头称是,朱温连声道:“请起!快请起!你与我是同乡,猝遭兵祸,想是受惊不小了!”
张女含羞称谢,站立一旁。
朱温又问道:“你家中还有什么人,为什么一个人流落异乡,受漂泊之苦?”
张女答道:“妾父已去世,母亲也失散了,我跟一班乡民,流离到此地,幸亏遇见将军,顾念乡谊,才得苟全。”
朱温情不自禁地吐露出自己的心声,他兴奋而痴迷道:“自从宋州郊外,得睹小姐芳容,倾心已久,近年东奔西走,时常打探小姐消息,一直杳无音讯。我已经私下发誓,如果娶不到小姐,情愿今生今世鳏居,所以直到今天,正室仍然没定。天缘辐辏,重见小姐,真是三生有幸啊!”
张女听到这里,禁不住面生红云,俯首无言。朱温随即召来婢仆,拥张女到居室中,选择好日子,正式成亲。
 
到了吉期,朱温穿着礼服,做了新郎。
拜天地的时间到了,两行细乐悠扬,二十名艳妆俊美的丫头各执红灯两旁照路,簇拥着张瑶姬来到香案之前。众乐齐作,二人同拜天地,又进二堂拜祖先遗像,再双双引入洞房,喝交杯酒,撒帐坐床。
朱温手下的将士都争相观看,你进我出,拥挤不堪。
朱温高兴得不知所措,待人散了之后,伴娘对朱温说道:“朱将军,你怎么还不替新娘子揭头盖啊?”
朱温暗想道:“张氏不比别人,不可造次。”但他心中又急急的要瞧,被伴娘一提醒,忙过来将方巾揭开,一见张氏仪容,怔怔出神,不觉失声道:“啊唷!”忙又咽住了。
张氏心想:“这朱将军神采飞扬,高大魁武,也算般配,他这是爱我,才致大惊小怪的。”
正在这时,一群手下将士的家眷来闹洞房,对朱温道:“朱将军,这儿没你的事,且先出去逛逛”
朱温到外边混了半天,对身边士卒说:“今天这时间怎么过得这样慢!”
士卒笑道:“将军,哪里是时间过得慢,只是你心急罢了。”朱温微笑不语。
好容易等到一群人散去,朱温才得以进入洞房。朱温进入绣幔,同张氏并坐相顾,两人心中都似有许多话,又不知从何说起。
 
朱温将身体往张氏身边靠去,张氏刚要挪开,却被朱温一把拉住,低低地说:“妹妹,我因为有句话要对你说,所以靠近些,你千万别动。我今日见了你,心里乐极了,又不知怎样才好。”
张氏这时已是娇羞不堪,那含羞带层的模样让人又怜又爱。张氏听朱温说完这番心里话,低声说道:“妾有幸遇上将军,才免于一死,也不足以报将军大恩!”
朱温见张氏这样贤惠,通情达理,心中更觉自己的选择正确,能找到这样一个美丽而聪颖的妻子太幸运了,忙对张氏说:“妹妹,隔那样长时间再次相遇,是我们的缘分,我乃一个武夫,却得到妹妹这样的好妻子,实在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朱温说罢,二人默默相对,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朱温温情脉脉道:“咱们话的等以后再说,妹妹连日乏了,早些歇息吧!”
张氏脸一红,低头回道:“将军先请!”朱温自己先脱去外衣,穿着贴身裤褂上床,拥被坐待。
张氏也褪了长衣,穿着小衣,要进入被中,朱温忙拦住道:“妹妹,你我百年吉利,今宵为始。古语道‘与子同衾’,别辜负了上天的恩典!”张氏不语。
朱温又笑道:“妹妹,别再耽误宝贵时间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也效个鸳鸯于飞如何呢?”
张氏会意,羞怯不语。朱温一见张氏已默许,心中大喜,急不可待地要替张氏脱下几件薄衣,张氏娇羞地半推半就。
两个人此时一个微醉,一个情浓,一同进入锦被之中。张氏身上香气四溢,那是少女身上特有的体香。朱温抱着张氏滑如凝脂的身子,把鼻子贴在张氏身上细闻,一面说道:“这才是‘软玉温香抱满怀’啊!”
张氏笑道:“将军也是玉呀!”朱温戏谑道:“我是块黑玉,而且没有香,不过不久也会香的!”
张氏听得如坠雾中,问道:“既然不香,怎么过一段时间又香了?”
朱温将身子又贴近一些道:“从今以后,日日拥香在怀,不就近朱者赤,近花者香了吗!”
朱温说罢搂住张氏,两个如胶似漆,热情似火,度起良宵来了。
 
 后梁纪三(二)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三(二)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丁酉,德威至幽州城下,守光来求救。二月,帝疾小愈,议自将击镇、定以救之。

         2帝闻岐、蜀相攻,辛酉,遣光禄卿卢玭等使于蜀,遗蜀主书,呼之为兄。〔帝与蜀主偕起于细微者也。蜀兵强地险,帝自度力不能制,故用敌国礼,呼之为兄。

         3甲子,帝发洛阳。从官以帝诛刃无常,多惮行,帝闻之,益怒。是日,至白马顿,赐从官食,多未至,遣骑趣之于路。左散骑常侍孙骘、右谏议大夫张衍、兵部郎中张儁最后至,帝命扑杀之。衍,宗奭之侄也。

       丙寅,帝至武陟。〔九域志:武陟县在怀州东八十里。〕段明远供馈有加于前。丁卯,至获嘉,帝追思李思安去岁供馈有阙,贬柳州司户,告辞称明远之能曰:「观明远之忠勤如此,见思安之悖慢何如!」寻长流思安于崖州,赐死。〔李思安(?-912),字贞臣,河南陈留人。五代时后梁大将,屡立战功,为开国功臣之一。早年,效力于宣武将军杨彦洪麾下,勇武有力,身长七尺,颇有野心。中和三年,宣武节度使朱全忠举行阅兵,见到李思安相貌雄奇,十分欣赏,于是特赐名为李思安。此后,每次出兵征战,李思安都跟随左右,因其善使飞槊,所向披靡,因此屡有战功。朱全忠非常重视李思安,任命他为踏白将,每次与黄巢起义军和蔡州节度使秦宗权的军队作战,都是率所部百余人挑战,左冲右突,无人能当。时远贬者悉赐死。柳州远踰岭峤,崖州再涉鲸波,思安宁得至邪!〕明远后更名凝。

       乙亥,帝至魏州,命都招讨使宣义节度使杨师厚、副使.前河阳节度使李周彝围枣强,招讨应接使.平卢节度使贺德伦、副使.天平留后袁象先围蓨县。〔九域志:枣强县在镇州东南五十五里。蓨县在冀州东北一百五里。宋白曰:蓨县即汉条侯国,隋开皇五年改条县为蓨县。蓨,音条。〕德伦,河西胡人;象先,下邑人也。

      戊寅,帝至贝州。

       4辰州蛮酋宋邺、昌师益皆帅众降于楚,楚王殷以邺为辰州刺史,师益为溆州刺史。〔溆,音叙。

       5帝昼夜兼行,三月,辛巳,至下博南,登观津冢。〔汉观津县古城东南有青山,即汉文帝窦后父少消冢也。消是县人,遭秦之乱,渔钓隐身,坠渊而死。景帝立,后遣使者填以葬父,起大坟于观津城东南,县民谓之窦氏青山。〕赵将符习引数百骑巡逻,不知是帝,遽前逼之。或告曰:「晋兵大至矣!」帝弃行幄,亟引兵趣枣强,与杨师厚军合。〔自下博至枣强六十余里。〕习,赵州人也。

      枣强城小而坚,赵人聚精兵数千人守之,师厚急攻之,数日不下,城坏复修,死伤者以万数。〔此言攻城之卒死伤者也。〕城中矢石将竭,谋出降,有一卒奋曰:「贼自柏乡丧败己来,视我镇人裂眦,今往归之,如自投虎狼之口耳。困穷如此,何用身为!我请独往试之。」夜,缒城出,诣梁军诈降,李周彝召问城中之备,对曰:「非半月未易下也。」困谋曰:〔「谋」,当作「请」。〕「某既归命,愿得一剑,效死先登,取守城将首。」周彝不许,使荷担从军。卒得间举担击周彝首,踣地,左右救至,得免。帝闻之,愈怒,命师厚昼夜急攻,丙戌,拔之,无问老幼皆杀之,流血盈城。

       初,帝引兵渡河,声言五十万。晋忻州刺史李存审屯赵州,患兵少,裨将赵行实请入土门避之,存审不可。〔入土门则退归晋阳矣。〕及贺德伦攻蓨县,存审谓史建瑭、李嗣肱曰:「吾王方有事幽蓟,无兵此来,南方之事委吾辈数人。今蓨县方急,吾辈安得坐而视之!使贼得蓨县,必西侵深、冀,患益深矣。当与公等以奇计破之。」存审乃吊兵扼下博桥,〔漳水径下博县,盖跨漳水为桥也。〕使建瑭、嗣肱分道擒生。建瑭分其麾下为五队,队各百人,一之衡水,一之南宫,一之信都,〔信都,汉古县,唐带冀州。盖其治所虽在郭下,而所管地界则环冀州近郊皆是也。〕一之阜城,自将一队深入,与嗣肱遇梁军之樵刍者皆执之,获数百人。明日会于下博桥,皆杀之,留数人断臂纵去,曰:「为我语朱公:晋王大军至矣!」时蓨县未下,帝引杨师厚兵五万,就贺德伦共攻之。丁亥,始至县西,未及置营,建瑭、嗣肱各将三百骑,疾梁军旗帜服色,与樵刍([qiáo chú]打柴割草的人。南朝 梁 沉约 《郊居赋》:“寧知螻蚁之与狐兔,无论樵芻之与牧竖。”)者杂行,日且暮,至德伦营门,杀明者,纵火大噪,弓矢乱发,左右驰突,既暝,各斩馘执俘而去。营中大扰,不知所为。断臂者复来曰:「晋军大至矣!」帝大骇,烧营夜遁,〔以朱温之狡,济之以杨师厚,使遇他敌,犹在乱而能整。今史建瑭等以奇兵挠之,遂相与狼狈,至于散遁不能复振者,主将上下先有畏晋之心故也。〕迷失道,委曲行百五里,戊子旦乃至冀州;蓨之耕者荷鉏奋梃逐之,委弃军资器械不可胜计。既而复遣骑觇之,曰:「晋军实未来,此乃史先锋游骑耳。」〔晋王以史建瑭为先锋指挥使,故称之。〕帝不胜凓愤,〔亲御六军,见敌之游兵而遁,故凓;师屡出而屡败,故愤。不能自胜,言其甚也。〕由是病增剧,不能乘肩舆。留贝州旬余,诸军始集。〔溃散之甚,久而后集。

        6义昌节度使刘继威年少,淫虐类其父,〔刘继威父守光。〕淫于都指挥使张万进家,万进怒,杀之。诘旦,召大将周知裕,告其故。万进自称留后,以知裕为左都押牙。庚子,遣使奉表请降,亦遣使降于晋;晋王命周德威安抚之。知裕心不自安,遂来奔,帝为之置归化军,以知裕为指挥使,凡军士自河朔来者皆隶之。辛丑,以万进为义昌留后。甲辰,改义昌为顺化军,以万进为节度使。〔为杨师厚劫徙张万进张本。)

       7乙巳,帝发贝州;丁未,至魏州。〔贝州南至魏州二百一十里。〕

        8戊申,周德威遣裨将李存晖等攻瓦桥关,〔九域志:瓦桥关在涿州南一百二十里。〕其将吏及莫州刺史李严。严,叽州人也,涉猎书传,晋王使傅其子继岌,严固辞。晋王怒,将斩之,教练使孟知祥徒跣入谏曰:「强敌未灭,大王岂宜以一怒戮向义之士乎!」〔言非所以招怀燕人。〕乃免之。知祥,迁之弟子,〔孟迁以邢州降晋,又背晋以邢州降梁者也。孟知祥始此。)李克让之婿也。(李克让,晋王克用之弟。

        9吴镇南节度使刘威,歙州观察使陶雅,宣州观察使李遇,常州刺史李简,皆武忠王旧将,有大功,〔杨行密谥武忠王。〕以徐温自牙将秉政,〔徐温自右牙指挥使秉政,见二百六十六卷开平元年。〕内不能平;李遇尤甚,常言:「徐温何人,吾未尝识面,一旦乃当国邪!」

       馆驿使徐玠使于吴越,道过宣州,温使玠说遇入见新王,遇初许之;玠曰:「公不尔,〔不尔,犹言不如此也。〕人谓公反。」遇怒曰:「君言遇反,杀侍中者非反邪!」侍中,谓威王也。〔杨渥谥威王。李遇斥言筡温杀之。〕温怒,以淮南节度副使王檀为宣州制置使,〔「王檀」恐当作「王坛」。〕数遇不入朝之罪,遣都指挥使柴再用帅升、润、池、歙兵纳檀于宣州,升州副使徐知诰为之副。遇不受代,再用攻宣州,踰月不克。

       10夏,四月,癸丑,以楚王殷为武安、武昌、静江、宁远节度使,洪、鄂四面行营都统。〔欲使攻杨氏之洪、鄂也。〕

       11乙卯,博王友文来朝,〔来朝于魏州行宫。〕请帝还东都。丁巳,发魏州;己未,至黎阳,以疾淹留;乙丑,至滑州。〔黎阳至滑州,隔大河耳。今滑州古城已沦于河。

       12维州羌胡董琢反,蜀主遣保銮军使赵绰讨平之。

       13己巳,帝至大梁。

       14帝闻岭南与楚相攻,甲戌,以右散骑常侍韦戬等为潭、广和謟使,往解之。

      15戊寅,帝发大梁。

       16周德威白晋王,以兵少不足攻城,〔言幽州城大而固,非兵少所能攻。〕晋王遣李存审将吐谷浑、契苾骑兵会之。李嗣源攻瀛州,刺史赵敬降。

       17五月,甲申,帝至洛阳,疾甚。

        18司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薛贻矩卒。

       19燕主守光遣其将单廷珪将精兵万人出战,与周德威遇于龙头冈。〔龙头冈在幽州城东南。〕廷珪曰:「今日必擒周杨五以献。」杨五者,德威小名也。既战,见德威于陈,援枪单骑逐之,枪及德威背,德威侧身避之,奋檛反击廷珪坠马,〔单廷珪之马方矣驰,势不得止。周德威侧身避其锋,马差过前,则德威已在枪里,奋檛击廷珪,廷珪安所避之,此其所以坠马也。格鬬之势,刀不如棒,谓此也。〕生擒,置于军门。燕兵退走,德威引骑乘之,燕兵大败,斩首三千级。廷珪,燕骁将也,燕人失之,夺气。

         20己丑,蜀大赦。

        21李遇少子为淮南牙将,遇最爱之,徐温执之,至宣州城下示之,其子啼号求生,遇由是不忍战。〔举大事者不顾家。李遇既与徐温为敌,乃顾一子邪!〕温使典客何荛入城,以吴王命说之曰:「公本志果反,请斩荛以徇;不然,随荛纳款。」遇乃开门请降,温使柴再用斩之,九其族。于是诸将始畏温,莫敢违其命。〔诸将,谓刘威、陶雅辈。〕(为保一子未成,反丧九族,遇脑子进水

      徐诰以功迁升州刺史。知诰事温甚谨,安于劳辱,或通夕不解带,温以是特爱之,每谓诸子曰:「汝辈事我能如知诰乎﹖」〔徐温以善事杨行密而窃吴国之权,徐知诰以善事徐温而窃徐氏之权,天邪!〕时诸州长吏多武夫,专以军旅为务,不恤民事;知诰在升州独选用廉吏,修明政教,招延四方士大夫,倾家赀无所爱。洪州进士未齐丘,好纵横之术,谒知诰,知诰奇之,辟为推官,与判官王令谋、参军王翃专主谋议,以牙吏马仁裕、周宗、曹悰为腹心。仁裕,彭城人;宗,涟水人也。〔诰篡杨氏张本。所谓心腹即心腹之患

        22闰月,壬戌,帝疾增甚,谓近臣曰:「我经营天下三十年,〔帝以唐僖宗中和三年镇宣武,创业之始也,至是年三十一年。〕不意太原余孽更昌炽如此!〔谓晋也。〕吾观其志不小,天复夺我年,我死,诸儿非彼敌也,吾无葬地矣!」因哽咽,绝而复苏。〔气绝而复息为苏。

       23高季昌潜有据荆南之志,乃奏筑江陵外郭,增广之。

      24丙寅,蜀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王锴罢为兵部尚书。

        25帝长子郴王友裕早卒。次假子博王友文,〔友文本姓康,名勤。〕帝特爱之,常留守东都,兼建昌宫使。〔帝以大梁旧第为建昌宫。〕次郢王友珪,其母亳州营倡也,〔薛史:友珪小字遥喜,母失其姓,本亳州营妓也。唐光启中,帝徇地亳州,召而侍寝。月余,将舍之而去,以娠告。是时元贞张后贤而有宠,帝素惮之,由是不果携归大梁,因留亳州,以别宅贮之。及期,妓以生男来告,帝喜,故字之曰「遥喜」。后迎归汴。〕为左右控鹤都指挥使。次均王友贞,为东都马步都指挥使。

       初,元贞张皇后严整多智,帝敬惮之。后殂,〔张后殂于唐昭宗天佑元年。〕帝纵意声色,诸子虽在外,常征其妇入侍,帝往往乱之。友文妇王氏色美;帝尤宠之,虽未以友文为太子,帝意常属之。友珪心不平。友珪尝有过,帝挞之,友珪益不自安。帝疾甚,命王氏召友文于东都,欲与之诀,且付以后事。友珪妇张氏亦朝夕侍帝侧,知之,密告友珪曰:「大家以传国宝付王氏怀往东都,吾属死无日矣。」夫妇相泣。左右或说之曰:「事急计生,何不改图,时不可失!」〔古人有言曰:「淫而不父,必有子祸。」牲口一般

        六月,丁丑,朔,帝命敬翔出友珪为莱州刺史,即令之官。已宣旨,未行敕。〔敬翔时为宣政使,故使之行敕。翔佐帝有年矣,军国大谋无不预,随事弥缝,转帝凶暴之气以成,功亦不为小。寝疾弥留而出友珪于外,使翔能为之谋,则必有以处友珪,而帝免剚刃之祸。颠而不扶,焉用彼相哉!〕时左迁者多追赐死,友珪益恐。

        戊寅,友珪易服微行入左龙虎军,见统军韩勍,以情告之。勍亦见功臣宿将多以小过被诛,惧不自保,遂相与合谋。〔臣子俱逆,亦上之人有以致之也。〕勍以牙兵五百人从友珪杂控鹤(控鹤,控鹤意为骑鹤,古人谓仙人骑鹤上天,因此常用控鹤为皇帝的近幸或亲兵的名称。)士入,伏于禁中,〔梁以侍卫亲军为控鹤军。〕中夜斩关入,至寝殿,侍疾者皆散走。帝惊起,问:「反者为谁﹖」友珪曰:「非怹人也。」帝曰:「我固疑此贼,恨不早杀之。汝悖逆如此,天地岂容汝乎!」友珪曰:「老贼万段!」友珪仆夫冯廷谔刺帝腹,刃出于背。(梁太祖朱晃(852年-912年),宋州砀山人,母王氏佣食于萧县,五代十国梁朝开国皇帝。早年参与黄巢起义,后脱离黄巢大齐政权而归唐。后被唐廷赐名朱全忠,篡唐建梁后又改名朱晃。开平元年(907年),朱温废唐哀帝李柷,自行称帝 ,建都开封,国号为"大梁",是为梁太祖 改元开平,自此唐朝结束了它289年的统治,中国历史进入五代十国时期。朱温在位时颇重视农业发展,下令两税之外不得妄有科配。乾化二年(912)六月,朱晃被亲子朱友珪所害,终年 61 岁。庙号太祖,谥号神武元圣孝皇帝,毛泽东评价说:"朱温处四战之地,与曹操略同,而狡猾过之。)友珪自以败毡裹之,瘗于寝殿,秘不发丧。遣供奉官丁昭溥驰诣东都,命均王友贞杀友文。(朱友文(?-912年),本名康勤,字德明,五代十国时期后梁太祖朱温养子。朱友文幼时风姿美好,好学,善谈论,诗歌写得很好。跟随朱温征战,征赋聚敛以供军需。朱温称帝后,封为宣武节度副使、开封尹、东都留守,封为博王。朱友文多才多艺,而且年长,所以深得朱温的宠爱,朱温很想立朱友文为嗣君。乾化二年(912年),朱温病重,让朱友文之妻王氏召朱友文回京,托付后事,并贬谪郢王朱友珪出任莱州刺史。于是,朱友珪联合左龙虎军统军韩勍发动政变,杀害朱温,赐死朱友文,自立为帝。后梁末帝朱友贞即位后,恢复朱友文的官爵。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