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梁纪三(一)---勇冠天下周德威  

2016-12-20 16:02:11|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德威字镇远,朔州马邑人,为人勇敢智谋多,能够望见尘土判断敌人的多少。他长得相貌雄壮威武,笑不改容,人们看见就感觉到他威风凛凛,自觉不如。做晋王的骑将,升为铁林军使,跟随晋王攻破王行瑜军,因功升为衙内指挥使。他的小名叫阳五,在梁晋之交,周阳五的勇敢是天下闻名的。

  梁军包围太原,向军队下令说:“能够活捉周阳五的人可封为刺史。”有个骁将陈章,号陈野义,常常乘坐白马,披上征甲,自以为很特别,出入阵中,寻找周阳五,一定要活捉他。晋王警诫德威说:“陈野义想活捉你得个刺史当,你见骑白马披红甲的人要注意防备啊!”德威笑着说“:陈章喜欢说大话,哪里知道刺史不是我当呢?”就对部下说“:见到白马朱甲者就假装败走。”两军对阵,德威穿便服混杂在士卒队伍中。陈章出阵挑战,开始交兵,德威部下见到白马朱甲的人立即败退,陈章果然挺起长矛急急追赶,德威等陈章走过,举起铁锤就打,把陈章打下马来,活捉而去。

  梁军攻燕,晋派德威统率五万人援燕攻梁,攻取潞州,升为代州刺史、内外蕃汉马步军都指挥使。梁军放弃攻燕转而进攻潞州,筑夹城进行保卫,潞州守将李嗣昭闭城拒守,德威军与梁军在潞州城外对峙一年多。嗣昭与德威平常有矛盾,晋王病重,对庄宗说:“梁军保卫潞州,德威与嗣昭有矛盾,我对此很担忧!”晋王死后尚未殡葬,庄宗刚即位,杀掉叔父克宁,国内不安定,但是晋国大军都在德威统率下在外作战,晋国官民都很恐慌。庄宗派人报丧以及把杀克宁之事告诉德威,并且召回德威统领下的军队。德威接到命令,当日回军太原,留兵城外,徒步进城,伏在晋王灵柩安放的宫殿前面痛哭得几次昏倒过去,晋国官民才安下心来。于是,跟随庄宗又一次率军进击梁军,攻破夹城,与李嗣昭和好如初。因为破夹城的大功,被提升为振武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天..七年(910),梁遣王景仁统率魏、滑、汴、宋诸州大军七万人攻赵。赵王王..乞援于晋国,晋派遣周德威屯兵赵州。冬天,梁军到达柏乡,赵王派人告急,庄宗自己率军从赞皇出发,到石桥会合德威军,进军到离柏乡只有五里之地的野河以北扎营。晋军兵少,而且梁将景仁所率神威、龙骧、拱宸等军,都是梁的精兵,人马铠甲都装饰有织绣金银,光耀红日,晋军看到都有害怕之色。德威鼓舞他的部下说:“这是汴州、宋州一带的市井小贩组成的军队,表面上装饰得好看,其实并没有什么大本事,用不着害怕,他们的一副铠甲能值数十千,俘虏过来正好为我们提供军费,不要只是徒劳无益地看着羡慕,应当勇敢地去夺取。”私下对庄宗说:“梁兵都是精兵,锐气很盛,现在不能和他们打仗,应当略微退远一点,等待时机再战。”庄宗说:“我们统率孤军远行千里,速战才对我们有利。如果现在不乘势发动紧急攻击,倘若敌人知道我们的军队不多,那我们就无所作为了!”德威说:“不是这样,赵军善于守城而不善于野战。我们要取胜,优势在于骑兵,野外的广大平川,正好发挥我们骑兵的长处。现在我军屯驻河边,迫近敌人的营门,不是发挥我骑兵长处的地方啊!”庄宗听了不高兴,回到帐中睡觉,将军们不敢进去见他。德威对监军张承业说:“晋王对我的话很生气,我不主张速战,不是胆怯,是因为我们的兵少而又离敌人营门太近,所能依仗的就是一水之隔。梁军若能得到舟筏渡河,我们就会失败,甚至被消灭,不如退军到高阝邑,诱敌出营,扰乱敌人,使其疲劳,就可以取胜了。”承业进见庄宗说“:德威是老将,很懂得兵法,希望不要轻视他的话!”庄宗立即坐起说:“我正在思考他的话啊。”不久,德威捉住梁的游兵,问景仁在干什么。梁兵说:“制造船只数百条,想用来做浮桥。”德威引梁兵同见庄宗,庄宗笑着说:“果然和你料想的一样。”于是,退兵高阝邑。德威早晨派三百骑兵到梁营挑战,自己率三千精兵随后赶来。景仁大怒,全军出营,与德威转战数十里,到达高阝南。两军摆开阵势,梁军横亘六七里,汴、宋军在西,魏、滑军在东。庄宗骑马登高望见大喜说:“平原草地,可进可退,这真是我们取胜的地方!”于是,派人对德威说:“我先进攻,你跟着赶来。”德威进谏说“:梁军轻装出来远距离作战,必然不带干粮,即使带了,也顾不得吃,不到中午人马都饿了,等到他们要退兵之时我们出击必然取胜。”将军们都认为说得很对。到中午过后,梁军东边尘土飞扬起来,德威擂鼓进军,指着西边说“:魏、滑军走了!”又指着东边说“:梁军走了!”梁军阵地一移动就不能恢复,士兵都逃跑,大败而去。从高阝邑到柏乡,横尸数十里,景仁只有十数骑人马跟他逃走了。梁晋交战数十年,梁军从来没有大败到如此严重的地步。

  刘守光自称大燕皇帝,晋派德威统率三万大军从飞狐出兵去讨伐。晋军攻下燕几乎所有的州县,只有幽州没有攻占,围了一年多才破城而入,德威因功被提升为卢龙军节度使。德威虽然当了大将,但常常和士卒一起冲锋战斗在矢石之间。守光骁将单廷皀,看见德威在阵里,说:“这就是周阳五!”于是,挺枪驰骑追来。德威假装退去,估计廷皀快要追上,侧身避过,廷皀马跑得快停止不下来,德威放他过去,拿起铁锤打来,廷皀坠落马下,被捉住。

  庄宗与刘寻阝在魏地相持,寻阝乘夜秘密率军出黄泽关去袭击太原,德威从幽州率千骑进入土门跟踪他。寻阝军到达乐平,遇到天下大雨不得进而退兵。德威跟踪刘寻阝都向东边争先进军临清。临清储存大批粮食,又是晋军粮道,德威军先到,占据了临清,所以庄宗能够围困并打败刘寻阝的大军。

  庄宗勇敢而好战,尤其喜欢与敌将对面交锋。德威是老将,常常主张持重以挫敌人的锋芒,所以他用兵,常常等待敌人失误以取胜。天皊十五年(918),德威统率燕兵三万人,和镇、定军跟随庄宗在黄河上从麻家渡进军临濮,以进军汴州。驻军胡柳坡,黎明,探子报告说“:梁军到了!”庄宗问德威如何作战,德威说:“从这里到汴,一夜之间可到,梁军父母妻子都在汴州城中,梁军的国与家都要在一战中决定命运。我军深入,梁军又决死战斗,只能以计谋取胜,不能以力相拼啊。况且我军先到此地,粮炊具备营栅完善,真可算得上是以逸待劳的军队。大王正好按兵不动,臣请求用骑兵去扰乱梁军,使他们营栅不能完成,樵炊无法供给,待他们疲劳不堪时去进攻,就一定能取胜了。”庄宗说:“我们在黄河边上,终日等待敌人,现在见到敌人不出击,这又是为什么呢?”回头对李存审说“:你保护辎重先行,我随后跟进。”迅速督促军队出战。德威对儿子说“:我不知会死在哪里啊?”前面遇见梁军摆开阵势:王居中,镇、定军居右,德威军居左,辎重在德威军西边。两军接战,庄宗率银枪军驰入梁阵,梁军小败,却进攻晋的辎重,守辎重的军士见梁军红旗,吓得逃入德威军阵,德威军被冲乱,梁军乘势杀来,德威父子都战死了。庄宗与将军们相对痛哭说“:我不听老将军的话,使他们父子战死了!”庄宗即皇帝位,赐德威太师,明宗时,又加赐太尉,配享庄宗庙。晋高祖追封德威为燕王。其子光辅,官至刺史。
后梁纪三(一)---勇冠天下周德威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重光协洽(辛未)三月,尽昭阳作噩(癸酉)十一月,凡二年有奇。〕

     《太祖神武元圣孝皇帝下》

      干化元年〔(辛未、九一一)〕

        1三月,乙酉朔,以天雄留后罗周翰为节度使。

        2清海、静海节度使兼中书令南平襄王刘隐病亟,表其弟节度副使岩权知留后;丁亥卒。〔刘隐(873年―911年),上蔡(今河南上蔡)人,封州刺史刘谦长子,唐末、五代十国时期岭南藩镇,南汉政权奠基人。刘谦死后代任封州刺史。天佑元年(904年),授任清海节度使,据有田林(今广西田林)、彬县(今湖南彬县)至濒南海大片地区。刘隐好贤士,当时天下已乱,中原士人多来避乱,唐时大臣得罪流放岭南者之后裔多寓而不返,地方官吏遭乱不得归中原者都客居岭南,得此三类人士辅佐,使岭南地区得以稍安。乾化元年(911年),进封其为南海王,同年刘隐病逝,时年三十八岁,其弟刘?继任其位。贞明三年(917年),刘?称帝,建立大越(南汉)政权,追谥刘隐为襄皇帝。〕岩袭位。(岭南一代带

       3岐王聚兵临蜀东鄙,蜀主谓群臣曰:「自茂贞为朱温所困,吾常振其乏绝,今乃负恩为寇,谁为吾击之﹖」兼中书令王宗侃请行。蜀主以宗侃为北路行营都统。司天少监赵温珪谏曰:「茂贞未犯边,诸将贪功深入,粮道阻远,恐非国家之利。蜀主不听,以兼侍中王宗佑、太子少师王宗贺、山南节度使唐道袭为三招讨使,〔三路进兵以伐岐,各路置一招讨使,王宗侃都统三招讨之兵。〕左金吾大将军王宗绍为宗佑之副,帅步骑十二万伐岐。壬辰,宗侃等发成都,旌旗数百里。

        4岐王募华原贼帅温韬以为假子,以华原为耀州,美原为鼎州。〔宋废鼎州,复为美原县,属耀州。宋白曰:华原县本汉祋祤县地,曹魏以来置北地郡,元魏废帝三年置通川郡泥阳县,隋开皇六年改泥阳为华原。美原县本秦、汉频阳县,苻秦置士门护军,后周置土门县,唐咸亨二年改为美原。九域志:耀州在长安北一百六十里。〕置义胜军,以韬为节度使,使帅邠、岐兵寇长安。诏感化节度使康怀贞、忠武节度使牛存节以同华、河中兵讨之。己酉,怀贞等奏击韬于车度,走之。〔车度,地名,在长安北同州界。

       5夏,四月,乙卯朔,岐兵寇蜀兴元,唐道袭击却之。

       6上以久疾,五月,甲申朔,大赦。

        7甲辰,以清海留后刘岩为节度使。岩多延中国士人置于幕府,出为刺史,刺史无武人。

       8蜀主如利州,命太子监国;六月,癸丑朔,至利州。〔欲亲总兵以继伐岐之师。

        9燕王守光尝衣赭袍,〔赭袍,唐世天子之服。〕顾谓将吏曰:「今天下大乱,英雄角逐,吾兵强地险,亦欲自帝,何如﹖」孙鹤曰:「今内难新,〔谓新平沧、德。斯言不当发于孙鹤。〕公私困竭,太原窥吾西,契丹伺吾北,遽谋自帝,未见其可。大王但养士爱民,训兵积谷,德政既修,四方自服矣。」守光不悦。

        又使人讽镇、定,求尊己为尚父,赵王镕以告晋王。晋王怒,欲伐之,诸将皆曰:「是为恶极矣,行当族灭,不若阳为推尊以稔之。」〔稔其恶也。〕乃与镕及义武王处直、昭义李嗣昭、振武周德威、天德宋瑶六节度使〔五镇并河东为六;然自昭义以下皆属河东。〕共奉册推守光为尚书令、尚父。

         守光不寤,以为六镇实畏己,益骄,乃具表其状曰:「晋王等推臣,臣荷陛下厚恩,未之敢受。窃思其宜,不若陛下授臣河北都统,则并、镇不足平矣。」〔并,谓晋王,镇,谓赵王镕。〕上亦知其狂愚,乃以守光为河北道采访使,〔唐之盛时,置十道采访使,河北其一也;自安、史乱后不复除授。〕遣合门使王瞳、受旨史彦群册命之。〔受旨,盖崇政院官属,犹枢密院承旨也。梁避庙讳,改「承」为「受」。

         守光命僚属草尚父、采访使受册仪。乙卯,僚属取唐册太尉仪献之,守光视之,问何得无郊天、改元之事,对曰:「尚父虽贵,人臣也,安有郊天、改元者乎﹖」守光怒,投之于地,曰:「我地方二千里,带甲三十万,直作河北天子,谁能禁我!尚父何足为哉!」命趣具即帝位之仪,械系瞳、彦群及诸道使者于狱,既而皆释之。

         10帝命杨师厚将兵三万屯邢州。〔欲攻赵也。〕

         11蜀诸将击岐兵,屡破之。秋,七月,蜀主西还,留御营使昌王宗鐬屯利州。

        12辛丑,帝避暑于张宗奭第,〔开平元年张全义赐名宗奭见上卷。按薛史,张宗奭私第在洛阳会节坊。〕乱其妇女殆遍。宗奭子继祚不胜愤耻,欲弒之。宗奭止之曰:「吾家顷在河阳,为李罕之所围,〔见二百五十七卷唐僖宗文德元年。〕陷木屑以度朝夕,赖其救我,得有今日,此恩不可忘也。」乃止。甲辰,还宫。

        13赵王镕以杨师厚在邢州,甚惧,〔九域志:邢州北至赵州一百四十四里耳。兵临其境,故甚惧。〕会晋王于承天军。晋王谓镕父友也,事之甚恭。〔镕先与晋王克用比肩事唐,且通好。〕镕以梁寇为忧,晋王曰:「朱温之恶极矣,天将诛之,虽有师厚辈不能救也。脱有侵轶,仆自帅众当之,叔父勿以为忧。」镕捧飜fān为寿,谓晋王为四十六舅。〔晋王第四十六。〕镕幼子昭诲从行,晋王断衿为盟,许妻以女。由是晋、赵之交遂固。

       14八月,庚申,蜀主至成都。〔自利州还。〕

       15燕王守光将称帝,将佐多窃议以为不可,守光乃置斧质于庭,曰:「敢谏者斩!」孙鹤曰:「沧州之破,鹤分当死,蒙王生全,〔事见上卷开平四年。刘守光囚父杀兄,幽、沧之人义不与共戴天可也。孙鹤受刘守文委任,不能以死殉之,乃衔守光生全之恩,忠谏而死,是可以死而不能死,可以无死而死也。〕以至今日,今日敢爱死而忘恩乎!窃以为今日之帝未可也。」守光怒,伏诸质上,令军士寛而噉之。鹤呼曰:「不出百日,大兵当至!」守光命以土窒其口,寸斩之。

       甲子,守光即皇帝位,国号大燕,改元应天。以梁使王瞳为左相,卢龙判官齐涉为右相,史彦群为御史大夫。受册之日,契丹陷平州,燕人惊扰。〔宋白曰:平州,舜十二州为营州之境。周官职方在幽州之地,春秋为山戎孤竹、白狄肥子二国地,汉为肥如、石城之地。唐武德袑置平州于卢龙。

        16岐王使刘知俊、李继崇将兵击蜀,乙亥,王宗侃、王宗贺、唐道袭、王宗绍与之战于青泥岭,〔青泥岭在兴州长举县西北五十里,悬崖万仞,上多云雨,行者多逄泥淖。〕蜀兵大败,马步使王宗浩奔兴州,溺死于江,〔此江,嘉陵江也。〕道袭奔兴元。先是,步军都指挥使王宗绾城西县,号安远军,〔九域志:西县在兴元府西一百里。〕宗侃、宗贺等收散兵走保之,知俊、继崇追围之。众议欲弃兴元,道袭曰:「无兴元则无安远,利州遂为敌境矣。〔九域志:兴元西至西县百里,西县抵利州界四十五里,自界首至利州二百六十四里。〕吾必以死守之。」蜀主以昌王宗鐬为应援招讨使,定戎团练使王宗播为四招讨马步都指挥使,〔蜀主先已遣三招讨使伐岐,今又以王宗鐬为应援招讨使,是为四招讨。〕将兵救安远军,壁于廉、让之间,〔廉水出大巴山北谷中。让水,其源起于廉水,溉田之余,东南流至古廉水城之侧。二水在南郑县东南。杜佑曰:绵州昌明县有廉水、让水。宋白续通典:县有清廉乡、让水乡。〕与唐道袭合击岐兵,大破之于明珠曲。明日又战于凫口,斩其成州刺史李彦琛。

        17九月,帝疾稍愈,闻晋、赵谋入寇,自将拒之。戊戌,以张宗奭为西都留守。庚子,帝发洛阳。甲辰,至卫州,方食,军前奏晋军已出井陉。帝遽命辇北趣邢洺,昼夜倍道兼行。丙午,至相州,〔九域志:卫州北至相州一百二十五里,自相州又北则趣邢洺。〕闻晋兵不出,乃止。相州刺史李思安不意帝猝至,落然无具,坐削官爵。

       18湖州刺史钱镖酗酒杀人,恐吴越王镠罪之,冬,十月,辛亥朔,杀都监潘长、推官锺安德,奔于吴。

        19晋王闻燕主守光称帝,大笑曰:「俟彼卜年,吾当问其鼎矣。」〔以周成王卜年、楚子问鼎之事戏笑守光。〕张承业请遣使致贺以骄之,晋王遣太原少尹李承勋往。承动至幽州,用邻藩通使之礼。燕之典客者曰:「吾王帝矣,公当称臣庭见。」承勋曰:「吾受命于唐朝为太原少尹,燕王自可臣其境内,岂可臣他国之使乎!」守光怒,囚之数日,出而问之曰:「臣我乎﹖」承勋曰:「燕王能臣我王,则我请为臣;不然,有死而已!」守光竟不能屈。

        20蜀主如利州,〔闻王宗侃为岐所败,故复如利州,以为继援。〕命太子监国。决云军虞候王琮败岐兵,执其将李彦太,俘斩三千五百级。乙卯,捉生将彭君集破岐二寨,俘斩三千级。王宗侃遣裨将林思谔自中巴间行至泥溪,〔巴州在三巴之中,谓之中巴。兴元之南有大行路,径孤云两角,过米仓山则至巴州。按后唐伐蜀还,魏王继岌与李绍琛军行次舍泥溪,当在剑州北利州界。〕见蜀主告急,蜀主命开道都指挥使王宗弼将兵救安远,及刘知俊战于斜谷,破之。

         21甲寅夜,帝发相州,乙卯,至洹水。是夜,边吏言晋、赵兵南下,帝实时进军,丙辰,至魏县。〔洹水在魏州之西成安县界。九域志:魏州成安县有洹水镇。成安县在州西三十五里。魏县在魏州西三十五里。〕或告云:「沙陀至矣!」士卒恟惧,多逃亡,严刑不能禁。既而复告云无寇,上下始定。〔败兵之气,没世不复,此之谓也。〕戊午,贝州奏晋兵寇东武,寻引去。帝以夹寨、柏乡屡失利,〔夹寨之败见二百六十六卷开平二年,柏乡之败见上卷本年。〕故力疾北巡,思一雪其耻,意郁郁,多躁忿,功臣宿将往往以小过被诛,众心益惧。〔薛史本纪:帝至相州,左龙骧都教练使邓季筠、魏博马军都指挥使何令稠、右厢马军都指挥使陈令勋,以部下燛瘦,并腰斩于军门;次魏县,先锋指挥使黄文靖伏诛。〕既而晋、赵兵竟不出。〔帝以忿兵轻行,求雪再败之耻,使其果与晋、赵遇,亦必败矣。〕十一月,壬午,帝南还。

         22燕主守光集将吏谋攻易定,幽州参军景城冯道以为未可;〔景城县属瀛州,汉旧县名。〕守光怒,系狱,或救之,得免。道亡奔晋,张承业荐于晋王,以为掌书记。〔冯道自此历事唐、晋、汉、周,位极人臣,不闻谏争,岂惩谏守光之祸邪。〕丁亥,王处直告难于晋。

          23怀州刺史开封段明远妹为美人。戊子,帝至获嘉,〔九域志:获嘉县在怀州东北一百五十里。〕明远馈献丰备,帝悦。〔段明远后改名凝,阶此宠任,位为上将,梁遂以亡。

        24庚寅,保塞节度使高万兴奏遣都指挥使高万金将兵攻盐州,刺史高行存降。

         25壬辰,帝至洛阳,疾复作。

        26蜀王宗弼败岐兵于金牛,拔十六寨,俘斩六千余级,擒其将郭存等。丙甲,王宗鐬、王宗播败岐兵于黄牛川,擒其将苏厚等。丁酉,蜀主自利州如兴元。援军既集,安远军望其旗,〔旗,谓蜀主之旗也。〕王宗侃等鼓噪而出,兴援军夹攻岐兵,大破之,拔二十一寨,斩其将李廷志等。己亥,岐兵解围遁去。〔解安远之围而遁。〕唐道袭先伏兵于谷邀击,又破之。庚子,蜀主西还。〔岐兵既败走,遂还。

         岐王左右石简颙谗刘佑俊于岐王,王夺其兵。李继崇言于王曰:「知俊壮士,穷来归我,不宜以谗废之。」王为之诛简颙以安之。继崇召知俊举族居于秦州。〔李继崇时镇秦州。继崇寻不能守秦州,刘知俊申此亦降于蜀。

         28十二月,乙卯,以朗州留后马賨为永顺节度使、同平章事。〔马殷之弟也。〕

         29镇南留后卢延昌游猎无度,百胜军指挥使黎球杀之,自立;将杀谭全播,全播称疾请老,乃免。丙辰,以球为虔州防御使。未几,球卒,牙将李彦图代知州事,全播愈称疾笃。刘岩闻全播病,发兵攻韶州,破之,刺史瘳爽奔楚,〔唐天复二年,虔人取韶州,至是复为刘氏。〕楚王殷表为永州刺史。

        30丁巳,蜀主至成都。〔自兴元还至成都。〕

         31戊午,以静海留后曲美为节度使。

        32癸亥,以静江行军司马姚彦章为宁远节度副使,权知容州,从楚王殷之请也。刘岩遣兵攻容州,殷遣都指挥使许德勋以桂州兵救之;彦章不能守,乃迁容州士民及其府藏奔长沙,岩遂取容管及高州。〔开平四年,楚取容管及高州,至是弃之。

         33甲子,晋王遣蕃汉马步总管周德威将兵三万攻燕,以救易定。

        34是岁,蜀主以内枢密使潘炕为武泰节度使,〔唐置武泰军于黔州。〕炕从弟宣徽南院使峭为内枢密使。

          二年〔(壬申、九一二)〕

        1春,正月,德威东出飞狐,〔自代州出飞狐。宋白曰:飞狐县,汉代郡地。曹魏封乐进于广昌昌侯国,后周于五龙城置广昌县;隋改飞狐县,因县北飞狐口为名。〕与赵王将王德明、义武将程岩会于易水。〔赵王,王镕。义武,王处直。〕丙戌,三镇兵进攻燕祁沟关,下之;〔三镇,并、槙、定。祁沟关在涿州南,易州拒马河之北。自关而西至易州六十里。拒马河东至新城县四十里。〕戊子,围涿州。〔宋白曰:涿州,古涿鹿地。汉高帝置涿郡,魏改范阳郡,取汉涿县在范水之阳为名。唐大历四年立涿州。南至莫州百百六十里,东北至幽州一百二十里。〕刺史刘知温城守,刘守奇之客刘去非大呼于城下,谓知温曰:「河东小刘郎来为父讨贼,何豫汝事而坚守邪﹖」守奇免冑劳之,〔刘守奇奔晋,见二百六十六卷开平元年。〕知温拜于城上,遂降。周德威疾守奇之功,谮诸晋王,〔此周德威之褊也。〕王召之;守奇恐获罪,与去非及进士赵凤来奔,上以守奇为博州刺史。去非、凤,皆幽州人也。先是,燕主守光籍境内丁壮,悉文面为兵,虽士人不免,凤诈为僧奔晋,守奇客之。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