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梁纪四(四)--耶律阿保机  

2016-12-22 23:00:22|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辽太祖耶律阿保机 (872-926)姓耶律,名亿,字阿保机,辽开国君主,勇善射骑,明达世务。并契丹余七部。任用汉人韩延徽等,制定法律,改革习俗,创造契丹文化,发展农业、商业。后梁贞明二年(916),群臣及诸属国上尊号曰大圣大明天皇帝。建元神册。在位二十年,即帝位十一年,庙号太祖。
后梁纪四(四)--耶律阿保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四(四)--耶律阿保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登基始末
后梁纪四(四)--耶律阿保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 契丹王朝的缔造者耶律阿保机
        耶律阿保机出生于契丹贵族家庭。父耶律撒剌的曾任夷离堇(官名军事首领)。他自幼聪敏,才智过人。稍长,值伯父释鲁掌权,深得喜爱与信任,出任被称为“挞马”的侍卫亲军的首领。
  轶事传说
后梁纪四(四)--耶律阿保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 勇猛契丹族为何集体失踪?
        在中国波澜壮阔的历史长卷中,曾有一个搏击长空的鹰之族扶摇而起,又神秘消失,这就是契丹。契丹的本意是“镔铁”,也就是坚固的意思。这个剽悍勇猛、好战凶狠的民族,在二百多年的时间里确实曾经挥斥长城内外,辉煌一时。但令人惊异的是,这样一个不可一世的民族,自明代以来就集体失踪了,人们再也听不到关于他们的消息。
        契丹人究竟去了那里?他们还有没有后裔?
       寻找这个失踪的民族,成为一个诱人的历史之谜。据说,辽国灭亡的时候拥有数百万之众。那么,人们不免要追问:百万契丹人哪里去了?
       史学界只能推测几百万契丹人的命运大致有三种:第一,居住在契丹祖地的契丹人渐渐忘记了自己的族源,与其他民族融合在一起。第二,西辽灭亡后,大部分漠北契丹人向西迁移到了伊朗克尔曼地区,被完全伊斯兰化。第三,金、蒙战争爆发后,部分“誓不食金粟”的契丹人投靠了蒙古,并在随蒙古军队东征西讨,扩散到了全国各地。
       也就是说,契丹民族如同扔在大海中的冰一样融化了。那么,这些已融化了的冰还能找回来吗?
      就在专家们寻找蛛丝马迹的时候,一个叫达斡尔的少数民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达斡尔的传说
      茫茫大兴安岭,清澈的嫩江。辽阔的呼伦贝尔草原。达斡尔人就繁衍生息在这三道风景交汇的地方。
      达斡尔的意思是“原来的地方”,也就是故乡。几百年来,达斡尔人就在这里游牧,但究竟哪里才是他们的故乡?达斡尔人自己不知道,因为他们自己没有文字,只能靠口述来传承历史,清朝以前的事就没有人知道了。
       当地的一个传说引起了民族史学家们的兴趣:几百年前,一支契丹军队来到这里修边堡(边堡是达斡尔特有的词汇,是指一种类似长城的建筑。),从此便在此定居下来。这支军队的首领叫萨吉尔迪汉,就是达斡尔的祖先。
       这个传说把达斡尔与契丹联系在一起,但传说中的故事会是历史的真相吗?
        早在清代就有人提出达斡尔源于契丹,也有现代学者通过比较研究契丹族和达斡尔族的生产、生活、习俗、宗教、语言、历史,找到了大量证据表明,达斡尔人是继承契丹人传统最多的民族。
        但他们找到的都是间接证据,在没有足够的科学证据之前,是不能给出定论的。
         云南“本人”是契丹后裔吗?
        就在达斡尔人的寻根工作山穷水尽的时候,寻找契丹后裔的另一条战线在云南拉开。
       施甸,一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山区小县,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吸引了民族学家的注意。人们在这里发现了一个仍在自己祖先的坟墓上使用契丹小字的特殊族群,统称“本人”。
       在施甸县由旺乡的一座“本人”宗祠里,人们发现了一块牌匾,上面篆刻着“耶律”二字。“本人”说,这是为了纪念他们的先祖阿苏鲁,并表明他们的契丹后裔身份。
         历史上确有记载,阿苏鲁是投靠蒙古的契丹后裔,他的先祖曾参加西南平叛战争。但如何证明这些“本人”就是阿苏鲁的后代呢?毕竟漠北云南相隔万里,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学术界始终未能给这个自称契丹后裔的族群“正名”。
        DNA技术揭开千古之谜
       一门新兴的技术为解开这个千古悬案带来了希望。纵然历史已被遗忘,文字已经失传,语言已经改变,在契丹后裔的血液中,总还会有一种记忆在流淌———基因。现在,考古学家们要用新兴的DNA技术来唤醒这份最后的记忆。
        专家们先在四川乐山取到了契丹女尸的腕骨;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取到了有墓志为证的契丹人牙齿、头骨;在云南保山、施甸等地采集到“本人”的血样;从内蒙古自治区莫力达瓦旗和其他几个旗和县提取到了达斡尔、鄂温克、蒙古族和汉族等人群的血样。在完成古标本的牙髓和骨髓中用硅法提取的线粒体DNA可变区比较后,他们终于得出了准确的结论:契丹与达斡尔族有最近的遗传关系,为契丹人后裔;而云南“本人”与达斡尔族有相似的父系起源,很可能是蒙古军队中契丹官兵的后裔。
        根据这次测定结果,结合史料,历史学家们终于找到了契丹族的下落:元代蒙古人建立横跨欧亚大陆的蒙古大帝国时,连年征战,频繁征兵,能征善战的契丹族人被征招殆尽,分散到各地,有的保持较大的族群,如达斡尔族,作为民族续存保留下来,有的则被当地人同化了,作为“分子意义上的后裔”零星分布在各地。
        契丹大字与契丹小字
       契丹族是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民族,据史书记载,契丹原先没有文字。公元920年春正月,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下令创制契丹大字,秋9月制成,诏令颁发。这种大字是采用汉字加以简化或增添笔划而成的。解放前辽庆陵出土的“哀册”上所写的文字,都是大字。后来在庆陵壁画上和许多辽代陶器上,也发现这种契丹大字。
        但除了契丹大字之外,还有一种契丹小字,据史载是皇子迭刺创制的。解放后,辽宁锦西县狐山辽萧孝忠墓所出土的墓志和义县、建平县所出土的铜器、银器上的契丹文字,就是这种契丹小字。
        契丹文字使用了好几百年,但因通读不易,所以并没有深入民间,可是,它极大地影响了西夏和女真文字,是契丹族对文化的一大贡献。
        契丹历史知多少
       916年,耶律阿保机称帝,年号神册,建国号契丹。947年,改国号为大辽;
      1124年,中京决战失败,耶律大石率部西迁。1125年,辽国灭亡;
      1132年,耶律大石称帝,史称“西辽”;1218年,西辽政权为蒙古所灭。


      晋王如魏州。

     吴光州将王言杀刺史载肇,〔「载」,恐当作「戴」。〕吴王遣楚州团练使李厚权讨之。庐州观察使张崇不俟命,引兵趣光州,言弃城走。以李厚权知光州。崇,慎县人也。

     庚申,蜀新宫成,在旧宫之北。

     天平节度使兼中书令琅邪忠毅王王檀,多募群盗,置巾长下为亲兵,己卯,盗乘檀无备,突入府杀檀。节度副使裴彦帅府兵讨诛之,军府由是获安。(瓦罐不离井上破

     冬,十月,甲申,蜀王宗绾等出大散关,大破岐兵,俘斩万计,遂取宝鸡。己丑,王宗播等出故关,至陇州。〔故关,大震故关。〕丙寅,保胜节度使兼侍中李继岌畏岐王猜忌,〔岐置保胜军于陇州。〕帅其众二万,弃陇州奔于蜀军。蜀兵进攻陇州,以继岌为西北面行营第四招讨。刘知俊会王宗绾等围凤翔,岐兵不出。会大雪,蜀主召军还。复李继岌姓名曰桑弘志。弘志,黎阳人也。

     丁酉,以礼部侍郎郑珏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珏,綮之侄孙也。〔郑綮见二百五十九卷唐昭宗干宁元年。)

     己亥,蜀大赦。

     晋王遣使如吴,会兵以击梁。十一月,吴以行军副使徐知训为淮北行营都招讨使,及朱瑾等将兵趣宋、亳与晋相应。既渡淮,移檄州县,进围颍州。

     十二月,戊申,蜀大赦,改明年元曰天汉,国号大汉。

     楚王殷闻晋王平河北,遣使通好;晋王亦遣使报之。

     是岁,庆州叛附于岐,〔庆州本岐地也,盖因去年李保衡以邠宁附梁,遂为梁有。〕岐将李继陟据之。诏以左龙虎统军贺緕为西面行营马步都指挥使,将兵讨之,破岐兵,下宁、衍二州。〔衍州,岐李茂贞置,在宁、庆之间。宋废衍州为定平镇,属邠州。

     河东监军张承业既贵用事,其侄瓘等五人自同州往依之,晋王以承业故,皆擢用之。承业治家甚严,有侄为盗,杀贩牛者,承业立斩之;王亟使救之,已不及。王以瓘为麟州刺史,承业谓瓘曰:「汝本车度一民,与刘开道为贼,〔刘开道必指刘知俊也,知俊为梁开道指挥使,又尝镇同州。〕惯为不法;今若不悛,死无日矣!」由此瓘所至不敢贪暴。

     吴越牙内先锋都指挥使钱传簔suō逆妇于闽,自是闽与吴越通好。

     闽铸铅钱,与铜钱并行。(一种创新)

     初,燕人苦刘守光残虐,军士多归于契丹;及守光被围于幽州,其北边士民多为契丹所掠;契丹日益强大。契丹王阿保机自称皇帝,国人谓之天皇王,以妻述律氏为皇后,置百官;至是,改元神册。〔考异曰:纪年通谱云:「旧史不记保机建云事。今契丹中有历日,通纪百二十年臣景佑三年冬北使幽蓟,得其历,因阅年次,以乙亥为首,次年始着神策之元,其后复有天赞。按五代契丹传,自耶律德光乃记天显之名,疑当时未得其传,不然虏人耻保机无号,追为之耳。保机,虏中又号天皇王。」虏庭杂记曰:「太祖一举并吞奚国,仍立奚人依旧为奚王,命契丹监督兵甲。又灭勃海,虏其王大諲譔,立长子为勃海东丹王,号人皇王。自号天皇王,始立年号曰天赞,又曰神册,国称大辽。于所居大部落置楼,谓之西楼,今谓之上京;又于其南木叶山置楼,谓之南楼;又于其东千里置楼,谓之东楼;又于其北三百里置楼,谓之北楼;太祖四季常游猎于四楼之间。」又曰:「阿保基变家为国之后,始以王族号为横帐,姓世里没里,以汉语译之谓之耶律氏。赐后族姓曰萧氏。王族惟与后族通婚;其诸部若不奉北主之命,不得与二部落通婚。」欧阳史曰:「阿保机用其妻述律策,使人告诸部大人曰:『我有盐池,诸部所食。然诸部知食盐之利而不知盐有主人,可乎﹖当来犒我。』诸部以为然,共以酒会盐池。阿保机伏兵其旁,酒酣伏发,尽杀诸部大人,遂立,不复代。」阿保机称皇帝,前史不见年月,庄宗列传契丹传在庄宗即帝位、李存审守范阳后;汉高祖实录、唐余录皆云阿保机设策并诸族,遂称帝,在干宁中刘仁恭镇幽州前,薛史在庄宗天佑末。按纪年通谱,阿保机神策元年岁在丙子,乃庄宗天佑十二年,梁贞明二年,似不在天佑末及庄宗即位后。编遗录开平二年五月太祖赐阿保机记事犹呼之之卿,及言「臣事我朝,望国家降使册立」,必未称帝,安得在刘仁恭镇幽州前!唐余录全取汉高祖实录契丹事作传,最为差错。不知其称帝实在何年,今因其改年号,置于此。

     述律后勇决多权变,阿保机行兵御众,述律后常预其谋。阿保机尝度碛击党项,〔党项在碛西。〕留述律后守其帐,黄头、臭泊二室韦乘虚合兵掠之;〔黄头,室韦强部也;臭泊,室韦以所居地名其部。〕述律后知之,勒兵以待其至,奋击,大破之,由是名震诸夷。述律后有母有姑,皆踞榻受其拜,曰:「吾惟拜天,不拜人也。」晋王方经营河北,欲结契丹为援,常以叔父事阿保机,以叔母事述律后。〔以晋王克用与阿保机结为兄弟也。

     刘守光末年衰困,遣参军韩延徽求援于契丹,契丹主怒其不拜,使牧马于野。延徽,幽州人,有智略,颇知属文。述律后言于契丹主曰:「延徽能守节不屈,此今之贤者,柰何辱以牧圉!宜礼而用之。」契丹主召延徽与语,悦之,遂以为谋主,举动访焉。延徽始教契丹建牙开府,筑城郭,立市里,以处汉人,使各有配偶,垦艺荒田。由是汉人各安生业,逃亡者益少。契丹威服诸国,延徽有助焉。

     顷之,延徽逃奔晋阳。晋王欲置之幕府,掌书记王缄疾之;延徽不自安,求东归省母,〔自晋阳归幽州,自西徂东也。〕过真定,止于乡人王德明家,〔王德明为赵王镕养子,即燕人张文礼也。〕德明问所之,延徽曰:「今河北皆为晋有,当复诣契丹耳。」德明曰:「叛而复往,得无取死乎﹖」〔言既叛契丹归中国,今复往诣契丹,恐为所杀也。〕延徽曰:「彼自吾来,如丧手目;今往诣之,彼手目复完,安肯害我!」既省母,遂复入契丹。契丹主闻其至,大喜,如自天而下,拊其背曰:「向者何往﹖」延徽曰:「思母,欲告归,恐不听,故私归耳。」契丹主待之益厚。及称帝,以延徽为相,累迁至中书令。〔欧史四夷附录曰:阿保机以延徽为相,号政事令,契丹谓之「崇文相公」。

     晋王遣使至契丹,延徽寓书于晋王,叙所以北去之意,且曰:「非不恋英主,非不思故乡,所以不留,正惧王缄之谗耳。」因以老母为托,且曰:「延徽在此,契丹必不南牧。」〔贾谊过秦论: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故终同光之世,契丹不深入为寇,延徽之力也。〔按庄宗之世,契丹围周德威,救张文礼,曷尝不欲深入为寇哉!晋之兵力方强,能折其锋耳,岂延徽之力邪!

     三年〔丁丑、九一七)〕

     春,正月,诏宣武节度使袁象先救颍州,既至,吴军引还。〔去年十一月吴围颍州。

     二月,甲申,晋王攻黎阳,刘鄩拒之,数日,不克而去。

     晋王庂弟威塞军防御使存矩在新州,〔晋置威塞军于新州,后遂为节镇。新州领永兴一县。薛居正曰:唐庄宗同光二年七月,升新州为威塞军节度使,以妫、儒、武二州隶之。〕骄惰不治,侍婢顶政。晋王使募山北部落骁勇者及刘守光亡卒以益南讨之军;又率其民出马,民或鬻十牛易一战马,期会迫促,边人嗟怨。存矩得五百骑,自部送之,以寿州刺史卢文进为裨将。〔寿州属吴,卢文进遥领刺史耳。〕行者皆惮远役,存矩复不存恤。甲午,至祁沟关,小校宫彦璋与士卒谋曰:「闻晋王与梁入确鬬,〔确,坚也。凡战者,随兵势而为进退离合;至于确鬬则两敌相当,用实力而鬬,惟坚耐而用长技乃胜耳。〕骑兵死伤不少。吾侪捐父母妻子,为人客战,〔千里行役,战于异乡,是为客战。类似雇佣军〕千里送死,而使长复不矜恤,柰何﹖」众曰:「杀使长,〔防御使为一州之长,故曰使长。〕拥卢将军还新州,据城自守,其如我何!」因执兵大噪,趣传舍,诘朝,存矩寝未起,就杀之。文进不能制,抚膺哭其尸曰:「奴辈既害郎君,使我何面复见晋王!」因为众所拥,还新州,守将杨全章拒之;又攻武州,鴈门以襹shī都知防御兵马使李嗣肱击败之。周德威亦遣兵追讨,文进帅其众奔契丹。晋王闻存矩不道以致乱,杀侍婢及幕僚数人。

     初,幽州北七百里有渝关,〔渝关入营州界及平州石城县界。〕下有渝水通海。自关东北循海有道,道狭处纔数尺,旁皆乱山,高峻不可越。比至进牛口,旧置八防御军,募土兵守之,〔欧史曰:渝关东临海,北有兔耳、覆舟山,山皆斗绝。并海东北有路,狭仅通车,其旁地可耕植。唐时置东硖石、西硖石、渌畴、米砖、长杨、黄花、紫蒙、白狼城以扼之。宋白曰:渝关关城下有渝水入大海。其关东临海,北有兔耳山、覆舟山,山皆斗峻,山下寻海岸东北行,狭处纔通一轨。三面皆海,北连陆关,西乱山至进牛栅凡六口,栅戍相接,此所以天限戎狄者也。〕田租皆供军食,不入于蓟,〔蓟,音计。〕幽州岁致缯纩([zēng kuàng]缯帛与丝绵的并称。《列子·汤问》:“不待五穀而食,不待繒纊而衣。”《南齐书·武帝纪》:“金粟繒纊,弊民已多,珠玉玩好,伤工尤重。”指用缯帛丝绵制作的寒衣。唐 李华 《吊古战场文》:“繒纊无温,堕指裂肤。” 金 元好问 《学东坡移居》诗之四:“一冬不製衣,繒纊如纸薄。”)以供战士衣。每岁早获,清野坚壁以待契丹,契丹至,辄闭壁不战,俟其去,选骁勇据隘邀之,〔幽州卢龙节度治蓟县。〕契丹常失利走。土兵皆自为田园,力战有功则赐勋加赏,〔勋,勋级也。〕由是契丹不敢轻入寇。及周德威为卢龙节度使,恃勇不修边备,遂失渝关之险,契丹每刍牧于营、平之间。〔金虏节要曰:燕山之地,易州西北乃金坡关,昌平县之西乃居庸关,顺州之地乃古北口,景州之东北乃松亭关,平州之东乃渝关,渝关之东即金人来路也。此数关皆天造地设以分蕃、汉之限,一夫守之可以当百。本朝复燕之役,若得诸关,则燕山之境可保。然关内之地,平、滦、营三州,自后唐陷于阿保机,改平州为辽兴府,以营、滦二州隶之,号为平州路。至石晋之初,耶律德光又得燕山、檀、顺、景、蓟、涿、易诸州,建燕山为燕京,以辖六郡,号燕京路,而与平州自成两路。海上议割地,但云燕、云两路而已,初谓燕山路尽得关内之地,殊不知燕山、平州尽在关内而异路也。破辽之后,金人复得平州路据之,故阿离不后由平州入寇,乃当时议燕、云不明地里之故。又金虏行程云:滦州,古无之。唐末阿保机攻陷平、营,刘守光据幽州,暴虐,民多亡入虏中,乃筑此城。营州古柳城郡,舜所筑也,乃殷之孤竹国,汉、唐辽西地。其城外多大山,高下皆石,不产草木,地当营室,故以为名。自营州东至渝关,并无保障,沃野千里,北限大山,重冈复岭,中有五关,唯渝关、居庸可以通饷馈,松亭、金坡、古北口止通人马,不可行车。其山之南,则五谷百果、良材美木,无所不有,出关未数里则地皆瘠卤,岂天设此以限华、夷乎﹖〕德威又忌幽州旧将有名者,往往杀之。

     吴王遣使遗契丹主以猛火油([měng huǒ yóu]石油《宋史·外国传五·占城国》:“ 周显德 中,其王 释利因德漫 遣其臣 莆訶散 贡方物……猛火油得水愈炽,皆贮以瑠璃瓶。”),曰:「攻城,以此油然火焚楼橹,敌以水沃之,火愈炽。」〔南蕃志:猛火油出占城国,蛮人水战,用之以焚敌舟。〕契丹主大喜,即选骑三万欲攻幽州,述律后哂shěn之曰:「岂有试油而攻一国乎!」因指帐前树谓契丹主曰:「此树无皮,可以生乎﹖」契丹主曰:「不可。」述律后曰:「幽州城亦犹是矣。吾但以三千骑伏其旁,掠其四野,使城中无食,不过数年,城自困矣,何必如此躁动轻举!万一不胜,为中国笑,吾部落亦解体矣。」契丹主乃止。〔妇人智识若此,丈夫愧之多矣。此特阿保机因其能胜室韦,从而张大之以威邻敌耳。就使能尔,曷为不能止德光之南牧,既内虚其国,又不能为根本之计,而终有木叶山之囚乎﹖〕(室韦,中国古族名。公元5~10世纪主要活动在嫩江﹑绰尔河﹑额尔古纳河﹑黑龙江流域。又作“失韦”﹐或“失围”。中唐以后﹐文献上又把室韦称作 “达怛”。室韦-达怛人是东胡后裔﹐是蒙古族的先民。 室韦族见于汉文文献,始于5世纪(北魏),进入11世纪后(金前期),史书上才无室韦活动记事,凡历6个世纪左右。其间,约从9世纪末起,因累遭契丹袭击等原因,一些部落西迁南徙,采用了新的称号,走上新的发展道路,中世纪后期名震亚欧大陆的蒙古族,即是他的蒙兀部西迁后发展形成的。10世纪初被契丹人征服后,他开始了与其它民族融合以及消失的过程。

     三月,卢文进引契丹兵急攻新州,刺史安金全不能守,弃城走;文进以其部将刘殷为刺史,使守之。晋王使周德威合河东、镇、定之兵攻之,旬日不克。契丹主帅众三十万救之,德威众寡不敌,大为契丹所败,奔归。

     契丹乘胜进围幽州,声言有众百万,毡车毳幕([cuì mù]亦作“ 毳幕 ”。游牧民族居住的毡帐。《文选·李陵<答苏武书>》:“韦韝毳幙,以御风雨。” 李善 注:“毳幙,毡帐也。” 唐 王维 《兵部起请露布文》:“毡裘之长,思嚮风以无阶;毳幙之人,惟涂地而可获。”《资治通鉴·唐高宗麟德二年》:“东自 高丽 ,西至 波斯 、 乌长 诸国,朝会者各帅其属扈从,穹庐毳幕,牛羊驼马,填咽道路。” 清 顾炎武 《感事》诗之六:“毳幕诸陵下,狼烟六郡间。”)弥漫山泽。〔兽毛缛细者为毳。〕卢文进教之攻城,为地道,昼夜四面俱进,城中穴地然膏以邀之;又为土山以临城,城中镕铜以洒之,日杀千计,而攻之不止。周德威遣间使诣晋王告急,王方与梁相持河上,欲分兵则兵少,欲勿救恐失之,谋于诸将,独李嗣源、李存审、阎宝劝王救之。王喜曰:「昔太宗得一李靖犹擒颉利,〔事见一百九十三卷贞观四年。〕今吾有猛将三人,复何忧哉!」〔褒而期之,以作三臣之气。〕存审、宝以为虏无辎重,势不能久,俟其野无所掠,食尽自还,然后踵而击之。李嗣源曰:「周德威社稷之臣,今幽州朝夕不保,恐变生于中,何暇待虏之衰!臣请身为前锋以赴之。」王曰:「公言是也。」即日,命治兵。夏,四月,晋王命嗣烫将兵先进,军于涞水,〔涞水县属易州。涞,音来。宋白曰:李嗣源时屯涞水,扼祁沟诸关以伺贼势。〕阎宝以镇、定之兵继之。

     吴升州刺史徐知诰治城市府舍甚盛。五月,徐温行部至升州,〔吴以升、常、宣、歙、池为徐温巡属。〕爱其繁富。润州司马陈彦谦劝温徙镇海军治所于升州,〔镇海军本治润州。〕温从之,徙知诰为润州团练使。知诰求宣州,温不许,知诰不乐。宋齐丘密言于知诰曰:「三郎骄纵,败在朝夕。润州去广陵隔一水耳,此天授也。」知诰悦,即之官。三郎,谓温长子知训也。〔为知训死、知诰得权张本。知训第三。〕温以陈彦谦为镇海节度判官。温但举大纲,细务悉委彦谦,江、淮称治。〔称治者,时人称之耳。〕彦谦,常州人也。〔为陈彦谦垂死请于徐温立己子张本。

     高季昌与孔勍修好,复通页献。〔高季昌为孔勍所败,事见上卷太祖干化二年。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