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梁纪五(一)--朝三暮四刘知俊  

2016-12-23 17:07:0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平三年六月,大梁国同州节度使刘知俊竟然造反了。
        消息传出,一片哗然,因为前两个月他刚刚被封为大彭郡王。要知道,后梁的开国异姓王可是寥若晨星。
        刘知俊,字希贤。人如其名,长相俊朗,形体魁梧,志向高远,雄阔潇洒,胸有韬略,勇冠诸将,是个出色的帅才。
         刘知俊出道时跟着徐州镇帅时溥混,但因为能力太强被猜忌,于唐昭宗大顺二年带着两千亲军投靠了朱温,做了一名军校。
       是金子总会闪光,刘知俊将通身能耐发挥得淋漓尽致,被甲上马,所向无敌,立即赢得了朱温的青睐,封其为左开道指挥使,专打攻坚战,攻蔡州,打徐州,平怀州,收青州……所向披蘼,军功卓著,人送大号“刘开道”。
        巅峰之战是天祐三年的美原战役,刘知俊以区区五千兵马大破岐王李茂贞六万大军,而后又连续攻下五个州。开平二年,他再次在幕谷大破岐军,岐王李茂贞差不多是单枪匹马逃走的。
        于是,刘知俊“战神”地位得以确立,一时间人气爆棚。与此同时,皇帝朱温对他的猜疑越来越重,而刘知俊闻到的血腥腻味也越来越浓。特别是老邻居雍州节度使王重师遭谗无罪被杀后,刘知俊立即生起兔死狐悲之想。可他毕竟不是兔子,而是一只猛虎。
        当断即断,说反就反,刘知俊毫不迟疑。当朱温质问为什么要反时,他说了一句很实在也很耐人寻味的话:“臣非背德,但畏死耳!”
        于是,刘知俊在丢了同州之后,举家投奔了自己的手下败将岐王李茂贞。
        刘知俊知道用实力证明自己的价值,而李茂贞最了解他的实力。果不其然,刘知俊受到厚待,他也不辜负新主家,接连打了几个漂亮仗。
        但刘知俊过于强悍,风头又太盛,于是岐王的近臣们感到了压力,接连不断地挑拨,李茂贞终于动摇了,罢兔了他的军权。刘知俊只好赋闲岐下,潦倒度日。
        如果就此终老,倒也可能是好事,但刘知俊的名头实在太大,几间茅屋是遮不住的。李茂贞的侄子李继崇就是他的粉丝,面见岐王为他打抱不平,又把他的家属接到了秦州城妥善安置。
        岐王幡然悔悟,立即杀了当初的离间者,向刘知俊表示了重用的决心。刘知俊再度披挂,带兵去解救被梁军围困的邠州城,一打就是半年之久。
        造化弄人,正在刘知俊打持久战的时候,后院着火了——李继崇竟然连同秦州一道投降蜀国王建了,他的家人自然就跟了过去。
        是继续废私为公地浴血奋战,还是儿女情长地全家团聚?刘知俊选择了后者,他也不是不能壮士断腕,问题是不管你断什么,岐人也会怀疑你的忠诚度。
        刘知俊被“怀疑”吓怕了,再次斩关奔蜀,投奔了蜀王。
       王建知道刘知俊能力非凡,格外优待,立即给了他一个节度使当,并命其带兵伐岐。
       但自此后,刘知俊再也没打过一个像样的仗。不是他能力下降了,而是王建的老部下根本不听他的,他吃够了谗言的亏,哪还敢得罪人。
      主帅令不能行,禁不能止,仗还怎么打?刘知俊只有灰溜溜地靠边站。于是,蜀人纷纷诋毁刘知俊根本就不懂打仗。当然,也有人编造迷信谣言中伤他。
        王建知道刘知俊的厉害,处处提防,顾虑重重,曾对近臣说道:“如果我不在了,根本就没人能驾驭刘知俊,不如早点安顿了他吧!”
       前蜀的天汉元年,即公元917年的十二月,王建派人逮捕了刘知俊,斩于成都府的碳市。
      一代战神,人头落地,滚翻在黑漆漆的尘埃中。

         刘知俊,字希贤,徐州沛县人。身材高大相貌英俊,潇洒无拘胸有大志。开始时事奉徐州统帅时溥,担任列校,时溥很器重他,后来因为勇敢和才略而被嫉妒。唐朝大顺二年(891)冬天,率领部下两千人投降梁太祖,即暂任军校。刘知俊披上铠甲跨上战马,抡起刀剑杀敌陷阵,勇敢胆略比其他将领都强。太祖命令左义胜军和右义胜军都归隶刘知俊指挥,不久又任用他为左开道指挥使,所以当时人都叫他“刘开道”。跟随太祖讨伐秦宗权以及进攻徐州都立有战功,接着补任徐州马步军都指挥使。刘知俊进攻海州并夺取了它,太祖奏请皇上授刘知俊为海州刺史。天复初年,历任怀州、郑州主管,跟从太祖平定青州,因为战功奏请皇上授以同州节度使。天..三年冬天,率领五千士兵在美原击败岐下六万士兵。从此接连攻克..、延等五州,于是加封为检校太傅、平章事。开平二年(908)春三月,任命为潞州行营招讨使。刘知俊还没有到达潞州时,两边的营寨已经陷落,晋人领着军队正在进攻泽州,听说刘知俊来了,才撤退。不久就改任西路招讨使。六月,在幕谷大破岐下军队,被俘和被杀的敌军数以千计,李茂贞仅仅只身一人逃脱。三年五月,加封为检校太尉,兼任侍中,被封为大彭郡王。

  这时刘知俊的威望日益高涨,太祖的猜疑之心也日益强烈,恰遇上佑国军节度使王重师无罪而被太祖诛杀,刘知俊坐卧不安,于是凭据同州反叛太祖,并对李茂贞表达诚意。刘知俊又分兵进攻雍州、华州,雍州节度使刘捍被擒获,送到凤翔李茂贞处被杀害了,华州蔡敬思受伤而得免于一死。太祖听到刘知俊反叛,派遣身边的亲信告诉他说:“我对待你非常优厚,为什么要背叛我呢?”刘知俊回话说:“我并不是背叛你对我的恩德,我只是怕死罢了!王重师没有对不起陛下的地方,然而招致了灭族的灾祸。”太祖又派遣使者对刘知俊说“:我没有料到你会这样做。以前王重师获罪被诛,是因为刘捍说他私下勾结..州、凤州,终将不被国家所用。我现在虽然已经知道是冤枉滥杀,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致使你变成这样,我内心非常遗憾悔恨,是因为刘捍误了我的大事呀,刘捍一死仍然不能解脱他的罪责。”刘知俊不做回答,而是分兵据守潼关。太祖命令刘寻阝领兵进攻讨伐,攻击潼关,占领了它。当时刘知俊的弟弟刘知浣是太祖亲卫指挥使,听到刘知俊反叛,从洛阳奔到潼关,被刘寻阝抓获,杀死了他。不久皇室大军接着开来,刘知俊于是带着全家逃奔到凤翔府,李茂贞优厚地接待他,任为伪检校太尉、兼任中书令,因为李茂贞盘踞的疆土不广,没有藩镇可用来安置他,因此只是供给他优厚的俸禄而已。接着命令他领兵攻击围困灵武,想得到牧圉一带地方。灵武节度使韩逊派使者来向太祖告急,太祖命令康怀英带领军队救援他,部队驻扎在..州长城岭,被刘知俊半路拦截袭击,康怀英被打败逃回。李茂贞大喜,命刘知俊暂任泾州节度使。又命令他带领部队攻打兴元府,进军围住蜀国西县,恰逢蜀军援兵来到,刘知俊才撤退。

  不久刘知俊被李茂贞身边的人如石简..等人挑拨离间,李茂贞罢免了他的军政大权。刘知俊寓居于岐下,闭门不出有好几年。李茂贞的侄子李继崇镇守秦州,趁来问候拜见李茂贞的机会,诉说刘知俊的困顿,说不该因谗言嫉妒而被怀疑,李茂贞于是诛杀石简..等人来抚慰刘知俊的心。李继崇又请求让刘知俊携带家眷住到秦州,以接受丰厚的俸给,李茂贞答应了他。不久,..州动乱,李茂贞命令刘知俊讨伐..州。这时..州都校李保衡效忠于朝廷,梁末帝派遣霍彦威率领部队先进入..城,刘知俊于是围住..城,半年都不能攻下。逢上李继崇将秦州投降了蜀国,刘知俊的妻子儿女都被带去了成都,于是刘知俊解除..州的围兵回到岐阳。因为自己的一家人都去了蜀地,到底担心被猜疑顾忌,因而与亲信一百多人夜晚杀出城门投奔蜀国。

  蜀主王建对待刘知俊非常优厚周到,马上授予他伪武信军节度使。接着命令他领兵攻伐岐下,不能攻下,回师,顺便包围了陇州,俘虏了陇州统帅桑弘志归来。很久以后,又任命他为都统,再次领兵攻伐岐下。这时部下将领都是王建旧日手下人,多次违抗刘知俊的调度指挥,所以没有成功就回来了,蜀国人因此诋毁他。在这以前,王建虽然宠爱厚待他,但也有所疑忌,曾经对身旁侍臣说“:我渐渐衰弱羸老了,经常考虑身后的事情。刘知俊不是你们这班人能驾驭得了的,不如早点给他一个处置。”又有嫉妒他声誉的人在街头巷尾传播谣言说“:黑牛出圈棕绳断。”刘知俊颜色黑而且生在属牛的丑年,所谓棕绳,王建的子孙都以“宗”、“承”作为名字,所以把这些牵合在一起而构成谣言。伪蜀国天汉元年(917)冬天十二月,王建派人逮捕了刘知俊,杀死在成都府的炭市。
后梁纪五(一)--朝三暮四刘知俊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强圉赤奋若(丁丑)七月,尽屠维单阏(己卯九月,凡二年有奇。)

        均王中贞明三年〔(丁丑、九一七)〕

     秋,七月,庚戌,蜀主以桑弘志为西北面第一招讨,王宗宏为东北面第二招讨,己未,以兼中书令王宗侃为东北面都招讨,武信节度使刘知俊为西北面都招讨。〔以伐岐也。

     晋王以李嗣源、阎宝兵少,未足以敌契丹,辛未,更命李存审将兵益之。

     蜀飞龙使唐文扆居中用事,张格附之,与司徒、判枢密院事毛文锡争权。文锡将以女适左仆射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庾传素之子,会亲族于枢密院用乐,不先表闻,蜀主闻乐声,怪之,文扆从而谮之。八月,庚寅,贬文锡茂州司马,其子司封员外郎询流维州,籍没其家;贬文锡弟翰林学士文晏为荣经尉。〔荣经,汉严道县地,唐武德四年置荣经县,属雅州。九域志:在州南一百一十里。〕传素罢为工部尚书,以翰林学士承旨庾凝绩权判内枢密院事。凝绩,传素之再从弟也。〔同曾祖之弟为再从弟。

     清海、建武节度使刘岩即皇帝位于番禺,国号大越,大赦,改元干亨。以梁使赵光裔为兵部尚书,节度副使杨洞潜为兵部侍郎,节度判官李殷衡为礼部侍郎,并同平章事。建三庙,追尊祖安仁曰太祖文皇帝,父谦曰代祖圣武皇帝,兄隐曰烈宗襄皇帝;以广州为兴王府。

     契丹围幽州且二百日,〔是年三月,契丹围幽州,事始见上卷。〕城中危困。李嗣源、阎宝、李存审步骑七万会于易州,〔阎宝班在李存审之下,而先书宝者,嗣源与宝先进屯涞水,而存审继之也。匈奴须知:涞水西至易州四十里,易州东北至幽州二百二十里。〕存审曰:「虏众吾寡,虏多骑,吾多步,若平原相遇,虏以万骑蹂吾陈,吾无遗类矣。」嗣源曰:「虏无辎重,吾行必载粮食自随,若平原相遇,虏抄吾粮,吾不战自溃矣。不若自山中潜行趣幽州,与城中合势,若中道遇虏,则据险拒之。」甲午,自易州北行,庚子,踰大房岭,〔水经注:圣水出上谷郡西南谷,东南流径大防岭。又曰:良乡县西北有大防山,防水出其南。按易州即汉上谷郡地。范成大北使录:自良乡六十五里至幽州城外。此又驿路也。〕循涧而东。嗣源与养子从珂将三千骑为前锋,距幽州六十里,与契丹遇,契丹惊却,晋兵翼而随之。〔张左右翼而踵其后。〕契丹行山上,晋兵行涧下,每至谷口,契丹辄邀之,嗣源父子力战,乃得进。至山口,契丹以万余骑遮其前,将士失色;嗣源以百余骑先进,免冑扬鞭,胡语谓契丹曰:「汝无故犯我疆埸,晋王命我将百万众宜抵西楼,灭汝种族!〔此史家以华言译胡语而笔之于史也。胡峤入辽记曰:自幽州西北入居庸关,行几一月乃至上京,所谓西楼也。西楼有邑屋市肆。欧史四夷附录曰:契丹好鬼而贵日,每月朔旦东向而拜日;其大会聚、视国事,皆以东向为尊,西楼门屋皆东向。薛史曰:西楼距幽州三千里。埸,音亦。〕因跃马奋檛,三入其陈,斩契丹酋长一人。后军齐进,契丹兵却,晋兵始得出。李存审命步兵伐木为鹿角,人持一枝,止则成寨。契丹骑环寨而过,寨中发寓弩射之,流矢蔽日,契丹人马死伤塞路。将至幽州,契丹列陈待之。存审命步兵陈于其后,〔陈于契丹陈后,将夹击之也。一曰以骑兵前进,令步兵陈于其后。〕戒勿动,先令羸兵曳柴然草而进,烟尘蔽天,契丹莫测其多少;因鼓噪合战,孝审乃趣后陈起乘之,契丹大败,席卷其众自北山去,委弃车帐铠仗羊马满野,晋兵追之,俘斩万计。辛丑,嗣源等入幽州,周德威见之,握手流涕。〔为虏所困,得救而解,喜极涕流。晋兵很团结

     契丹以卢文进为幽州留后,其后又以为卢龙节度使,文进常居平州,帅奚骑岁入北边,杀掠吏民。晋入自瓦桥运粮输蓟城,〔九域志:瓦桥北至涿州一百二十里,涿州北至蓟城一百二十里。〕虽以兵援之,不免抄掠。契丹每入寇,则文进帅汉率为乡导,卢龙巡属诸州为之残弊。〔卢龙诸州,自唐中世以来自为一域,外而捍御两蕃,内而连兵河朔,其力常有余。及并于晋,则岁遣粮援继之而不足,此其故何也﹖保有一隅者其心力专,广土众民其心力有所不及也。诗云:无田甫田,维莠骄骄。信矣!

     刘鄩自滑州入朝,朝议以河朔失守责之,〔河朔失守事见上卷。〕九月,落鄩平章事,左迁亳州团练使。〔当其时不能治也,待其入朝而后责之,失政刑矣。

     冬,十月,己亥,加吴王镠天下兵马元帅。

     晋王还晋阳。〔自魏州还晋阳。〕王连岁出征,凡军府政事一委监军使张承业,承业劝课农桑,畜积金谷,收市兵马,征租行法不宽贵戚,由是军城肃清,〔军城,谓晋阳军城也。〕馈饷不乏。王或时须钱蒱博([pú bó]摴蒱。古代的一种博戏。后亦泛指赌博。《晋书·刘琰传》:“以蒱博验之,其不必得,则不为也。”《旧唐书·文苑传下·崔颢》:“ 崔顥 者,登进士第,有俊才,无士行,好蒱博饮酒。” 清 吴伟业 《吴门遇刘雪舫》诗:“倾囊纵蒱博,剧饮甘沉沦。”)及给赐伶人,而承业靳之,〔吝惜也。〕钱不可得。王乃置酒钱库,令其子继岌为承业舞,承业以宝带及币马赠之。王指钱积呼继岌小名谓承业曰:「和哥乏钱,七哥宜以钱一积与之,带马未为厚也。」〔张承业第七。晋王以兄事承业,呼之为七哥。〕承业曰:「郎君缠硕皆出承业俸禄,(唐人凡为人舞,人则以钱彩宝货谢之,谓之缠头。〕此钱,大王所以养战士也,承业不敢以公物为私礼。」王不悦,凭酒以语侵之,承业怒曰:「仆老敕使耳!非为子孙计惜此库钱,所以佐王成霸业也,不然,王自取用之,何问仆为!不过财尽民散,一无所成耳。」〔晋王他日率如张承业之言。〕王怒,顾李绍荣索剑,承业起,挽王衣,泣曰:「仆受先王顾托之命,誓为国家诛汴贼,〔朱氏居汴,李氏名其为贼。〕若以惜库物死于王手,仆下见先王无愧矣。〔先王,谓晋王克用。〕今日就王请死!」阎宝从旁解承业手令退,承业奋拳殴宝踣地,骂曰:「阎宝,朱温之党,受晋大恩,〔言阎宝北梁降晋,晋不杀而宠贵之。〕曾不尽忠为报,顾欲以谄媚自容邪!」曹太夫人闻之,遽令召王,〔史书曹太夫人者,以见嫡母刘夫人不可得而令其子。〕王惶恐叩头,谢承业曰:「吾以酒失忤七哥,必且得罪于太夫人,七哥为吾痛饮以分其过。」王连饮四卮zhī,承业竟不肯饮。王入宫,太夫人使人谢承业曰:「小儿忤特进,〔张承业于时官特进,意亦晋王承制授之也。〕适已笞之矣。」明日,太夫人与王俱至承业第谢之。〔史言晋王之在魏,皆张承业足馈饷以辅之;亦内有曹夫人,故承业得行其志。〕未几,承制授承业开府仪同三司、左卫上将军、燕国公。承业固辞不受,但称唐官以至终身。(精彩故事,坚持原则犯上需要代价

     掌书记卢质,嗜酒轻傲,尝呼王诸弟为豚犬,王衔之;承业恐其及祸,乘间言曰:「卢质数无礼,请为大王杀之。」王曰:「吾方招纳贤才以就功业,七哥何言之过也!」承业起立贺曰:「王能如此,何忧不得天下!」质由是获免。〔史言张承业惟能足兵,且能保护士君子。

     晋王元妃卫国韩夫人,次燕国伊夫人,次魏国刘夫人。刘夫人最有宠,〔书晋宫之次者,以见其宫中贯鱼失序。〕其父成安人,〔成安,汉斥丘县,北齐置成安县,唐属相州,时属魏州。九域志:成安在魏州西一百里。〕以医卜为业。夫人幼时,晋将袁建丰掠得之,入于王宫,性狡悍淫勡piāo,从王在魏;父闻其贵,诣魏宫上谒,王召袁建丰示之。建丰曰:「始得夫人时,有黄须丈人护之,此是也。」王以语夫人,夫人方与诸夫人争宠,以门地相高,耻其家寒微,大怒曰:「妾去乡时略可记忆,妾父不幸死乱兵,妾守尸哭之而去,今何物田舍翁敢至此!」命笞刘叟于宫门。〔父且笞之,而何有于君!异日李存渥之事,无足怪也。

     越主岩遣客使刘瑭使于吴,告即位,〔是年八月,刘岩称帝。〕且劝吴王称帝。

     闰月,戊申,蜀主以判内枢密院庾凝绩为史部尚书、内枢密使。

     十一月,丙子朔,日南至,蜀主祀圜丘。

     晋王闻河冰合,曰:「用兵数岁,限一水不得渡,贞明元年,晋得魏博兵,始窥河上;若以破夹寨为用兵之始,则已十年矣。〕今冰自合,天赞我也。」亟如魏州。

     蜀主以刘知俊为都招讨使,〔见是年七月。〕诸将皆旧功臣,多不用其命,且疾之,故无成功。〔伐岐无功也。〕唐文扆数毁之;蜀主亦忌其才,尝谓所亲曰:「吾老矣,知俊非尔辈所能驭也。」十二月,辛亥,收知俊,称其谋粄,斩于炭市。(刘知俊(?-917),字希贤,徐州沛县人,唐末五代割据军阀,绰号"刘开道"。原为感化节度使时溥部下小校,后投奔宣武节度使朱温,被任命为军校。历任宣武军左开道指挥使、徐州马步军都指挥使、匡国军节度使、检校太傅、平章事、潞州行营招讨使。909年,投降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加封检校太尉、中书令,旋拜彰义军节度使。后降前蜀王建,但为其所忌。917年,被斩于成都炭市。)〔刘知俊惧不见容于梁而奔岐,惧不见容于岐而奔蜀,率亦不为蜀所容。挟虎狼之性而附入,人必虞其搏噬,其能容之乎!

     癸丑,蜀大赦,改明年元曰光天。

     壬戌,以张宗奭为天下兵马副元帅。

     帝论平庆州功,〔贺緕平庆州,见上卷上年。〕丁卯,以天龙虎统军贺緕为宣义节度使、同平章事,寻以为北面行营招讨使。〔为贺緕不能拒晋张本。

     戊辰,晋王畋于朝城。〔朝城,本汉东武阳县,后周曰武阳,唐改曰朝城。九域志:朝城县在魏州东南八十里,又三十里至河。〕是日,大寒,晋王视河冰已坚,引步骑稍渡。梁甲士三千戍杨刘城,缘河数十里,列栅相望,晋王急攻,皆陷之。进攻杨刘城,使步兵斩其鹿角,负葭苇塞堑,〔陆佃埤雅曰:苇即今之芦,一名葭。葭,苇之未秀者也。雈,即今之荻,一名蒹。蒹,萑之未秀者也。至秋坚成,谓之萑苇;萑小而苇大。字说曰:芦谓之葭,其小曰萑;荻谓之蒹,其小曰苇。荻强而葭弱,荻高而葭下。〕四面进攻,即日拔之,获其守将安彦之。

     先是,租庸使、户部尚书赵岩言于帝曰:「陛下践阼以来,尚未南郊,议者以为无异藩侯,为四方所轻。请幸西都行郊礼,遂谒宣陵。」〔宜陵在河南伊阙县,故请帝因郊而谒陵。〕敬翔谏曰:「自刘鄩失利以来,公私困竭,人心惴恐;今展礼圜丘,必行赏赉,是慕虚名而受实弊也。且勍敌近上,乘舆岂宜轻动!俟北方既平,报本未晚。」〔晋书曰:祀者帝王之重事,所以报本反始也。〕帝不听。己巳,如洛阳,阅车服,饰宫阙。郊祀有日,闻杨刘失守,道路讹言晋军已至大梁,扼汜水矣。(扼汜水,谓扼虎牢之险也。〕从官皆忧其家,相顾涕泣;帝惶骇失图,遂罢郊祀,奔归大梁。

     甲戌,以河南尹张宗奭为西都留守。

     是岁,闽王审知为其子牙内都指挥使延钧娶越主岩之女。

     四年〔(戊寅、九一八)〕

     春,正月,乙亥朔,蜀大赦,复国号曰蜀。

     帝至大梁。〔自洛阳还至大梁。〕晋兵侵掠至郓、濮而还。〔晋拔杨刘,杨刘属郓州界,又西则濮州界。〕敬翔上疏曰:「国家连年丧师,疆土日蹙。陛下居深宫之中,所与计事者皆左右近习,岂能量敌国之胜负乎!先帝之时,奄有河北,〔开平之间,幽、沧镇、定、魏皆附于梁,故云然。〕亲御豪杰之将,犹不得志。〔谓夹寨、柏乡、蓨县之师皆不得志于晋。〕今敌至郓州,陛下不能留意。臣闻李亚子继位以来,于今十年,〔开平元年,晋王存勖嗣位,于今十一年。〕攻城野战,无不亲当矢石,近者攻杨刘,身负束薪为士卒先,一鼓拔之。陛下儒雅守文,晏安自若,使贺緕辈敌之,而望攘逐寇雠,非臣所知也。陛下宜诣访黎老,〔黎,众也。〕别求异策;不然忧未艾也。臣虽驽怯([nú qiè]驽下怯弱。《汉书·苏武传》:“ 陵 虽駑怯,令 汉 且貰 陵 罪,全其老母,使得奋大辱之积志,庶几乎 曹 柯 之盟,此 陵 宿昔之所不忘也。” 唐 张鷟 《朝野佥载》卷四:“ 周 春官尚书 阎知微 庸琐駑怯,使入蕃,受 默啜 封为 汉 可汗。” 清 姚鼐 《晴雪楼记》:“余駑怯无状,又方以疾退,浮览山川景物,以消其沉忧。”),受国重恩,陛下必若乏才,乞于边垂自效。」疏奏,赵、张之徒言翔怨望,帝遂不用。

     吴以右都押牙王祺为虔州行营都指挥使,将洪、抚、袁、吉之兵击谭全播。严可求以厚利募赣石(赣石三百里,沿洄千嶂间。沸声常浩浩,洊势亦潺潺。跳沫鱼龙沸,垂藤猿狖攀。榜人苦奔峭,而我忘险艰。放溜情弥远,登舻目自闲。暝帆何处泊?遥指落星湾。)水工,故吴兵奄至虔州城下,虔人始知之。〔虔州水行至吉州,有赣石之险。吴先募水工习于水道,故舟行无碍。

     蜀太子衍好酒色,乐游戏。蜀主尝自夹城过,闻太子与诸王鬬鸡击球喧呼之声,〔蜀盖仿长安之制,附夹城为诸王宅。〕叹曰:「吾百战以立基业,此辈其能守之乎!」由是恶张格,而徐贤妃为之内主,竟不能去也。〔张格赞立宗衍,见二百六十八卷干化二年。〕信王宗杰有才略,屡陈时政,蜀主贤之,有废立意;二月,癸亥,宗杰暴卒,蜀主深疑之。

     河阳节度使、北面行营排陈使谢彦章将兵数万攻杨刘城。甲子,晋王自魏州轻骑河上;彦章筑垒自固,决河水,弥浸数里,以限晋兵,晋兵不得进。〔谢彦章,梁之骑将也,惧晋兵之冲突,决河水以限之。幽、并之突骑非南兵之所能敌,自古然也。〕彦章,许州人也。安彦之散卒多聚于兖、郓山谷为群盗,以观二国成败,晋王招募之,多降于晋。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