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梁纪五(二)---徐知训之死  

2016-12-23 19:48:39|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次,徐知训召李昪宴饮,在两旁暗藏甲士准备将其刺杀。李昪对此并未防备,多亏徐知训手下的亲信刁彦能看出李昪日后肯定不是常人,便趁为其斟酒的时候,偷偷掐了他一下。李昪顿时明白过来,起身便走,这才逃过一劫。又有一次,李昪来广陵觐见杨隆演,徐知训便趁机在山光寺宴请他,又想趁机将其加害,多亏徐知训的弟弟徐知谏与李昪相处得还算不错,又通知其赶紧逃走。徐知训知道李昪逃走后急忙派刁彦能骑马去追,但刁彦能追上李昪之后,只是对他晃了下兵器,就自动返回,又让李昪逃过一劫。

  李昪虽然连续几次化险为夷,但还是被徐知训搞得非常被动。因为徐知训毕竟是徐温的亲生儿子,而李昪只不过是徐温的养子。徐知训如果把李昪干掉,顶多会招来徐温的一顿责骂。反过来要是李昪干掉了徐知训,徐温又岂能容他?所以李昪要想干掉徐知训的话,就必须连徐温一起干掉。可吴国的精兵猛将都握在徐温手里,单凭李昪的实力,是无论如何也干不掉徐温的。所以不用脑袋去想,也能看得出来,他和徐知训这场争斗,是根本就就不可能取得胜利的。

  然而正所谓吉人自有天相,李昪既然长了个四方大脸,那就绝对不是短命之人。正在他为不知道该怎么去对付徐知训而发愁时,事情突然起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徐知训竟然很意外地被别人给抢先干掉了。
  徐知训之死纯属是他咎由自取。前面说过,徐知训自从被调回广陵今扬州后,愈发骄横。每逢节庆良日,王府欢宴。徐知训就要搭台唱戏,亲自演出,还要拉上吴王杨隆演一起,由自己扮演主人,让杨隆演穿上破衣烂衫扮演他的奴仆。有时外出游乐。也要拉上吴王作陪,并且动不动就要对其辱骂一番。试想一下,徐知训对杨隆演都是这种态度,对国中的大臣们还能好到哪儿去?所以吴国君臣上下,无不对他痛恨不已。

  杨隆演为人生性懦弱,在徐知训那里受完气后,回家哭哭就算过去了,根本不敢反抗,但不是每个人都肯像他一样忍气吞声。吴国有一员大将叫做朱瑾,这也是晚唐著名军阀之一。曾任大唐的泰宁节度使,称雄一方,只是后来败于朱温之手,才逃来淮南投靠了杨行密。
  朱瑾善使一杆长槊,以勇武闻名天下,所以投往淮南之后,杨行密对他非常器重,曾亲自出城百里相迎,并赐以玉带、名马。而朱瑾也为淮南立过大功,当年朱温派庞师古率大军攻打淮南。屯兵于清河口,正是朱瑾率兵雪夜奔袭,将庞师古一槊刺死,随后又大败汴军。为淮南立下了汗马功劳详见屠唐枭雄卷。
  朱瑾和徐温的关系也不错,徐知训小的时候,还跟朱瑾学过武艺,算是有师生之谊了。但是到徐知训掌权以后,变得目中无人,对杨隆演都不放在眼里。也就不再对朱瑾那么恭敬了。再加上朱瑾当时是吴国的平卢节度使空衔、同平章事、诸道副都统,在名位上要比徐知训高,所以徐知训非常忌恨他。而朱瑾多年以前就是名满天下的大人物,所以也受不了徐知训的气,两个人的矛盾也就越来越深。

  朱瑾有一匹马非常名贵,据说能日行千里,踏雪无痕。朱瑾视其为珍宝。冬天怕它冷,给它造了暖室,夏天又怕它被蚊虫叮咬,便用名贵的薄沙罩住。徐知训听说之后,就管朱瑾讨要,朱瑾当然不肯给。这一下,徐知训大怒,便暗中派遣刺客去刺杀朱瑾。只不过他派出的那几个刺客武功跟朱瑾相比,还差得太远,刚摸到朱瑾家里,就被朱瑾全部落片儿。这件事情,朱瑾明知道是徐知训派人做的,但也没有声张,徐知训当然也不可能主动承认,就暂时先这么过去了。

  不久之后,朱瑾派自己的婢女去给徐知训请安,结果刚到徐知训家,就被他给强bao了。这件事情,让朱瑾愤恨不已,认为这是徐知训对自己的侮辱,不过也没有马上发作。但这件事情还没过去几天,徐知训又搞出个小动作,在泗州今江苏省盱眙县淮河北岸设了一个静淮军,将朱瑾任命为节度使。用意不言而谕,就是想把朱瑾赶出朝中。这一来,顿时让朱瑾觉得忍无可忍。
  朱瑾出镇泗州的表状下来之后,徐知训在家中设宴给朱瑾饯行,朱瑾表面上十分恭谨,徐知训也不觉得跟朱瑾有什么深仇,很为能把这么一个大人物赶出朝中而自鸣得意,两个人把酒言欢,气氛非常融洽。第二天一早,朱瑾来徐知训家中辞行,但徐知训当时没在家,其家人对朱瑾说:“政事相公指徐知训在白牡丹Ji院,望公能稍等一时。”
  朱瑾便说:“我不奈朝饥,且归。”于是就回去了。等徐知训回家之后,听人说起朱瑾来过,心内歉疚,说道:“晚当过回拜瑾。”
  到了晚上,徐知训来到朱瑾家,朱瑾迎了出来,开口就说:“公为我谋得大镇,无以为报,愿以马谢之。”就是说他要将自己那匹名马送给徐知训。

  徐知训听罢大喜,便说道:“相公出镇,与我暂别,离恨可知,愿在此尽欢。”也就是要在朱瑾家喝点儿。
  朱瑾也正有此意,便将徐知训请进内室,徐知训也想不到朱瑾竟敢对他下毒手,就把随从都留在了外面,只身随朱瑾进去了。
  朱瑾有两件宝贝,一件是那匹宝马,还有一宝是他的爱姬桃氏,长得姿色绝美,又能歌善舞。徐知训刚入内室,朱瑾就将桃氏喊出来拜见。徐知训对这桃氏也是垂涎已久,见面之后欣喜若狂,急忙叩头回拜。正在此时,朱瑾便在他身后,抡起笏板,猛砸在他的脑上,当场就将其砸倒在地,又随后将其首级割下,骑马去见吴王。
  当时朱瑾家外尚有徐知训的卫士数百人,但是谁也想不到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对此毫无准备。朱瑾出来时,坐骑名马,手提人头,显得威风凛凛,竟然把这群卫士吓得一哄而散。朱瑾也不理会他们,飞马跑到王府,将徐知训的首级呈给杨隆演,说道:“我已为王,除一大害。”
  杨隆演一见是徐知训的人头,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掩面向内逃窜,边跑边喊道:“舅父杨行密之妻与朱瑾同姓自己担当,我什么也不知道。”朱瑾大怒,骂道:“奴婢之子,不足以成大事。”说着便将徐知训的人头摔在柱子上,拔剑闯出王府。
  这个时候,徐知训的手下已经反应过来了,将城门紧闭,开始全城搜捕朱瑾。朱瑾一出门就看见大批赶来抓捕他的士兵,只好又折返回来,从王府后院翻墙而出,但落地时不小心扭伤了脚踝。这时追兵已近,朱瑾自知无处可逃,便回头对那些追兵喊道:“我为万人除害,后果一身担之。”言罢挥剑自刎,壮烈身亡。

  这个事情,发生的很意外,因为徐知训虽然蛮横,但并没有把朱瑾逼上绝路,他要是老老实实去泗州上任,也就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了。而他这次发动的政变,事先也没有经过什么准备,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可能放到任何人身上都不可能这么去做。不过朱瑾是个要面子的人,很有古时侠士那股可杀不可辱的气概,真就不计后果地将徐知训给杀了,这样也就彻底把李昪给成全了。
后梁纪五(二)---徐知训之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梁纪五(二)---徐知训之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己亥,蜀主以东面招讨使王宗侃为东、西两路诸军都统。〔此伐岐东、西两路之兵也;东路出宝鸡,西路出秦陇。

     三月,吴越王镠初立元帅府,置官属。〔前年梁加钱镠诸道兵马元帅,去年又加天下余马元帅。

     夏,四月,卯朔,蜀主立子宗平为忠王,宗特为资王。

     岐王复遣使求好于蜀。〔岐与蜀绝,见二百六十七卷干化元年。

     己酉,以吏部侍郎萧顷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保大节度使高万金卒。癸亥,以忠义节度使高万兴兼保大节度使,并镇鄜、延。〔太祖改保塞军为忠义军。高万兴,万金之兄也;兄弟并镇,今并为一。

     司空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赵光逢告老,己巳,以司徒致仕。

     蜀主自永平末〔梁干化元年,蜀改元永平;梁贞明二年,蜀改元通正。〕得疾,昏瞀,至是增剧;以北面行营招讨使兼中书令王宗弼沉静有谋,五月,召还,以为马步都指挥使。乙亥,召大臣入寝殿,告之曰:「太子仁弱,朕不能违诸公之请,踰次而立之;〔即谓张格令诸公署表时事。〕若其不堪大业,可置诸别宫,幸勿杀之。但王氏子弟,诸公择而辅之。徐妃兄弟,止可懮其禄位,慎勿使之掌兵预政,以全其宗族。」

     内飞龙使唐文扆久典禁兵,参预机密,欲去诸大臣,遣人守宫门;王宗弼等三十余人日至朝堂,不得入见,文扆屡以蜀主之命慰抚之,伺蜀主殂,即作难。遣其党内皇城使潘在迎傎察外事,在迎以其谋告宗弼等;宗弼等排闼入,言文扆之罪,以天册府掌书记进延昌权判六军事,〔蜀置天策府,见上卷干化四年。将罪唐文扆,先夺其判六军事。〕召太子入侍疾。丙子,贬唐文扆为眉州刺史。翰林学士承旨王保晦坐附会文扆,削官爵,流泸州。在迎,炕之子也。〔潘炕亦蜀主所亲任者也,入筦枢密,出居方镇。处事果断。

     丙申,蜀主诏中外财赋、中书除授、诸司刑狱案牍专委庾凝绩,都城及行营军旅之事委宣徽南院使未光嗣。

     丁酉,削唐文扆官爵,流雅州。辛丑,以宋光嗣为内枢密使,与兼中书令王宗弼、宗瑶、宗绾、宗夔并受遗诏辅政。初,蜀主虽因唐制置枢密使,专用士人,〔唐制,枢密使本用宦者。〕及唐文扆得罪,蜀主以诸将多许州故人,〔蜀主本许州舞阳人,其诸将亦多许人。〕恐其不为幼主用,故以光嗣代之。自是宦者始用事。〔为蜀以宦者亡张本。过犹不及,都是走向灭亡的原因。

     六月,壬寅,蜀主殂。〔王建(847年-918年),字光图,许州舞阳(今河南舞阳)人,五代时期前蜀开国皇帝。王建于唐末加入忠武军,成为忠武八都的都将之一。因救护唐僖宗有功,成为神策军将领。后被排挤出朝,任利州刺史,此后不断发展势力,逐渐壮大。文德元年(888年),王建投奔成都,为陈敬瑄所阻,于是开始攻打西川。历经三年苦战,王建夺下西川,被封为西川节度使。此后,王建接连击败黔南节度使王建肇、东川节度使顾彦晖、武定节度使拓拔思敬,占有两川、三峡,取得山南西道,被封为蜀王,成为当时最大的割据势力。天复七年(907年),唐朝灭亡,王建因不服后梁而自立为帝,国号蜀,史称"前蜀"。王建在位时期,励精图治,注重农桑,兴修水利,扩张疆土,实行"与民休息"的政策,蜀中得以大治。在位十二年,庙号高祖,谥号神武圣文孝德明惠皇帝,葬于永陵。〕癸卯,太子即皇帝位。〔名衍,字化源,建幼子也。〕尊徐贤妃为太后,〔衍母也。〕徐淑妃为太妃。以宋光嗣判六军诸卫事。

     乙卯,杀唐文扆、王保晦。命西面招讨副使王全昱杀天雄节度使唐文裔于秦州,〔贞明二年,蜀主遣唐文裔伐岐,遂镇秦州。〕免左保胜军使领右街使唐道崇官。

     吴内外马步都军使、昌化节度使、同平章事徐知训,骄倨淫暴。威武节度使、知抚州李德诚〔欧史职方考曰:五代之际外属之州,扬州曰淮南,宣州曰宁国,鄂州曰武昌,洪州曰镇南,复州曰武威,杭州曰镇海,越州曰镇东,江陵府曰南,益州、梓州曰剑南东、西川,遂州曰武信,兴元府曰山南西道,洋州曰武定,黔州曰黔南,潭州曰武安,桂州曰静江,容州曰宁远,邕州曰建武,广州曰清海,皆唐故号,更五代无所易,而今因之者也。其余憯伪改置之名不可悉考而不足道,其因着于今者略注于谱。按欧公之时去五代未远,十国憯伪自相署置,其当时节镇之名已无所考,况欲考之于二三百年之后乎!今台州有鲁洵作杜雄墓碑云,唐僖宗光吞三年升台州为德化军。洵乃雄史,时为德化军判官者也。又嘉定中黄岩县永宁江有泅于水者,拾一铜印,其文曰「台州德化军行营朱记」。宋太祖干德元年,钱昱以德化军节度使、本路安抚使兼知台州。台州小郡犹置节度,其化州郡从可知矣。吴之昌化、威武盖亦置之境内属城,但不可得而考其地耳。〕有家妓数十,知训求之,德诚遣使谢曰:「家之所有皆长年,或有子,不足以侍贵人,当更为公求少而美者。」知训怒谓使者曰:「会当杀德诚,并其妻取之!」

     知训狎侮([xiá wǔ]轻慢侮弄。《书·旅獒》:“德盛不狎侮。狎侮君子,罔以尽人心;狎侮小人,罔以尽其力。” 孔 传:“盛德必自敬,何狎易侮慢之有。”《史记·高祖本纪》:“ 高祖 因狎侮诸客,遂坐上坐,无所詘。”《三国演义》第四十回:“ 融 ( 孔融 )平日每每狎侮丞相。” 独立苍茫子 《东京学界公愤始末告乡人父老兴学书》:“﹝ 陈天华 ﹞内愴怀于祖国之孱弱,外不堪 日 人之狎侮。”)吴王,无复君臣之礼。尝与王为懮,自为参军,使王为苍鹘([cāng gǔ]唐 宋 参军戏脚色名。唐 李商隐 《骄儿》诗:“忽復学参军,按声唤苍鶻。” 明 陶宗仪 《辍耕录·院本名目》:“院本则五人,一曰副浄,古谓之参军,一曰副末,古谓之苍鶻,鶻能击禽鸟,末可打副浄,故云。” 刘大杰 《中国文学发展史》第二十一章下篇一:“所谓参军,便是戏中的正角,苍鹘便是丑角一类的配角,两者相互问答,其作用则调谑讽刺,兼而有之。”),总角弊衣执帽以从。〔优人为优,以一人揺头衣绿,谓之参军;以一人髽角弊衣,如僮如之状,谓之苍鹘。〕又尝泛舟浊河,王先起,知训以弹弹之。又尝赏花于禅智寺,〔宋白曰:禅智寺在扬州城东,寺前有桥,跨旧官河。〕知训乘轻舟逐之,不及,以铁挝(铁檛(鐵檛)[tiě zhuā]
亦作“ 铁挝 ”。铁杖。古代用作兵器。《资治通鉴·后梁太祖开平元年》:“因数 渥 亲信十餘人之罪,曳下,以铁檛击杀之。” 宋 无名氏 《张协状元》戏文第九出:“汝生得貌如秀士,料想不是客家。我且饶你一下铁挝,留金珠买路。”《宋史·王继勋传》:“ 继勋 有武勇,在军阵,常有铁鞭、铁槊、铁檛,军中目为‘王三铁’。”)杀王亲吏。将佐无敢言者,父温皆不之知。

     知训及弟知询皆不礼于徐知诰,〔以知诰养子也。〕独季弟知谏以兄礼事之。〔为徐知谏附于诰以夺知询金陵张本。〕知训尝召兄弟饮,知诰不至,知训怒曰:「乞子不欲酒,欲剑乎!」又尝与知诰饮,伏甲欲杀之,知谏蹑知诰足,诰阳起如厕,遁去,知训以剑授左右刁彦能使追杀之;彦能驰骑及于中涂,举剑示知诰而还,以不及告。〔还告知训以追之不及也。余谓杨渥、徐知训之于知诰,皆知所恶者也。

     平卢节度使,同平章事、诸道副都统朱瑾遣家妓通候问于知训,知训强欲私,瑾已不平。知训恶瑾位加己上,置静淮军于泗州,出瑾为静淮节度使,瑾益恨之,然外事知训愈瑾。瑾有所爱马,冬贮于幄,夏贮于帱;〔今之葛罩、纱罩是也。唐韵曰:单帐也。冬贮于幄,欲其暖也;夏贮于帱,既欲其凉,且隔蚊。以养人者养畜,可谓爱之过矣。〕宠妓有绝色;知训过别瑾,〔过瑾而言别。〕瑾置酒,自捧觞,出宠妓使歌,以所爱马为寿,知训大喜。瑾因延之中堂,伏壮士于户内,出妻陶氏拜之,〔路振九国志:瑾妻陶氏,雅之女也。〕知训答拜,瑾以笏自后击之踣地,呼壮士出斩之。(徐知训(?-918年),五代十国人物,杨吴执政徐温长子。徐知训骄横恣肆,常侮弄杨隆演,宿卫将李球、马谦劫持杨隆演,发库兵讨伐徐知训。徐知训打算逃走,被严可求劝止曰:"军城有变公先弃众自去,众将何依!"平卢军节度使、同平章事、诸道副都统朱瑾果然率兵来救。
徐知训向朱瑾学习兵法,朱瑾悉心教授。朱瑾派家妓去问候徐知训,徐知训打算强行占为己有,对此朱瑾很愤愤不平。天佑十五年(918年),徐知训忌朱瑾的地位太高,遂在泗州(今安徽宣城)设置了静淮军(镇泗州,今江苏省盱眙县淮河北岸),外放朱瑾出任静淮军。朱瑾暗中仇恨徐知训,徐知训为朱瑾饯行,朱瑾以好马美妓赠之。朱瑾领着徐知训进了中堂,让勇士们埋伏在户内,然后叫妻子陶氏出来拜见徐知训,朱瑾用笏板从后面把徐知训打倒在地,"呼壮士出斩之"。)瑾先系二悍马于庑下,将图知训,密令人解纵之,马相蹄啮,声甚厉,以是外人莫之闻。瑾提知训首出,知训从者数百人皆散走。瑾驰入府,以首示吴王曰:「仆已为大王除害。」王惧,以衣障面,走入内,曰:「舅自为之,我不敢知!」〔吴王行密先娶朱氏,与瑾同姓,因呼之为舅。〕瑾曰:「婢子不足与成大事!」以知训首击柱,挺剑将出,子城使翟虔等已阖府门勒兵讨之,乃自后踰城,坠而折足,〔翟虔,徐温亲将也,使之防卫吴王。〕顾追者曰:「吾为万人除害,以一身任患。」遂自刭。

     徐知诰在润州闻难,〔扬、润夹江,相去五十余里。〕用未齐丘策,即日引兵济江。瑾已死,因抚定军府。时徐温诸子皆弱,温乃以知诰代知训执吴政,沈朱瑾尸于雷塘而灭其族。

     瑾之杀知训也,泰宁节度使米志诚从十余问瑾所向,闻其已死,乃归;宣谕使李俨贫而困,寓居海陵;〔李俨宣谕淮南,见二百六十三卷唐昭宗天复二年。〕温疑其与瑾通谋,皆杀之。严可求恐志诚不受命,诈称袁州大破楚兵,将吏皆入贺,伏壮士于戟门,擒志诚,斩之,并其诸子。

     壬戌,晋王自魏州劳军于杨刘,自泛舟测河水,其深没枪。王谓诸将曰:「梁军非有战意,但欲阻水以老我师,当涉水攻之。」甲子,王引亲军先涉,诸军随之,褰qiān甲横枪,结陈而进。是日水落,深纔及膝。匡国节度使、北面行营排陈使谢彦章帅众临岸拒之,〔前书河阳节度使谢彦章,此书匡国节度使,盖自河阳徙匡国也。〕晋兵不得进,乃稍引却,梁兵从之。及中流,鼓噪复进,彦章不能支,稍退登岸;晋兵因而乘之,梁兵大败,死伤不可胜纪,〔临岸与涉水者战,则据高者得其利;俱战于水中,则勇者胜。此谢彦章之所以败也。〕河水为之赤,彦章仅以身免。是日,晋人遂陷滨河四寨。

     蜀唐文扆既死,太傅、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张格内不自安,或劝格称疾俟命,礼部尚书杨玢自恐失势,谓格曰:「公有援立大功,〔谓草表使诸公请立宗衍。〕不足忧也。」庚午,贬格为茂州刺史,玢为荣经尉;吏部侍郎许寂、户部侍郎潘峤皆坐格党贬官。格寻再贬维州司户,庾凝绩奏徙格于合水镇,〔九域志:邛州蒲江县有合水镇。〕令茂州刺史顾承郾伺格阴事。王宗况妻以格同姓,欲全之,谓承郾母曰:「戒汝子,勿为人报仇,他日将归罪于汝。」承郾从之。凝绩怒,因公事抵承郾罪。

     秋,七月,壬申朔,蜀主以兼中书令王宗弼为巨鹿王,宗瑶为临淄王,宗绾为临洮王,宗播为临颍王,宗裔、宗夔及兼侍中,宗黯皆为琅邪邵王。〔自典午渡江以来,江左以琅邪之王为衣冠甲族,故三人皆封琅邪。〕甲戌,以王宗侃为乐安王。丙子,以兵部尚书庾传素为太子少保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蜀立不亲政事,内外迁除皆出于王宗弼。宗弼维贿多私,上下咨怨。宋光嗣通敏善希合,〔希指迎合也。〕蜀主宠任之,蜀由是遂衰。〔有政事则国强,无政事则国衰。衰者亡之渐也,可不戒哉!

     吴徐温入朝于广陵,〔自升州入朝。〕疑诸将皆预朱瑾之谋,欲大行诛戮。徐知诰严可求具陈徐知训过恶,所以致祸之由,温怒稍解,乃命网瑾骨于雷塘而葬之,〔徐温审知罪在其子,故葬朱瑾。〕责知训将佐不能匡救,皆抵罪;独刁彦能屡有谏书,温赏之。戊戌,以知诰为淮南节度行军副使、内外马步都军副使、通判府事,兼江州团练使。以徐知谏权润州团练事。〔代知诰也。〕温还镇金陵,总吴朝大纲,自余庶政,皆决于知诰。

     知诰悉反知训所为,事吴王尽恭,接士大夫以谦,御众以宽,约身以俭。以吴王之命,悉蠲天佑十三年以前逋税,〔梁既篡唐,淮南仍称天佑,至是岁为天佑十五年。徐知诰蠲天佑十三年以前逋税,是年以后其逋者征之。〕余俟丰年乃输之。〔谓天佑十四年逋租也。〕求贤才,纳规谏,除奸猾,杜请托。于是士民翕然归心,虽宿将悍夫无不悦服。先是,吴有丁口钱,又计亩输钱,钱重物轻,民甚苦之。齐丘说知诰,以为「钱非耕桑所得,今使民输钱,是教民弃本逐末也。请蠲丁口钱;自余税悉输谷帛,紬绢匹直千钱者当税三千。」〔以直千钱之物,当税额之三千。〕或曰:「如此,县官岁失钱亿万计。」齐丘曰:「安有民富而国家贫者邪!」知诰从之。由是江、淮间旷土尽辟,桑柘满野,国以富强。(即为兄弟,差别咋如此之大呢?

     知诰欲进用齐丘而徐温恶之,〔宋齐丘为徐知诰谋夺徐氏之政,使温知之,岂特恶之而已。盖齐丘之为人,轻佻褊躁,温以此恶之耳。〕以为殿直军判官。〔殿直,使之入直吴殿。军判官,行军判官也。〕知诰每夜引齐丘于水亭屏语,常至夜分,〔屏语,屏左右而与齐丘密语也。水亭则四旁空阔,无耳属于垣之虞。夜分,夜半也。〕或居高堂,悉去屏障,独置大炉,相向坐,不言,以铁叚jia画灰为字,随以匙灭去之,〔去屏障,所以防左右隐蔽其身而窃者。〕故其所谋,人莫得而知也。

     虔州险固,吴军攻之,久不下,〔是年二月,吴攻虔州。〕军中大疫,王祺病,吴以镇南节度使刘信为虔州行营招讨使,未几,祺卒。谭全播求救于吴越、闽、楚。吴越王镠以统军使传球为西南面行营应援使,将兵二万攻信州;〔统军使,吴越所置官。〕楚将张可求将万人屯古亭,闽兵屯雩都以救之。〔雩都,汉古县,唐属虔州。九域志:在州南一百七十里。〕信州兵纔数佰,逆战,不利;吴越兵围其城。刺史周本,启关张虚幕于门内(打开城门,在城门里面支起空帐篷),召僚佐登城楼作桨宴饮,飞矢雨集,安坐不动;吴越疑有伏兵,中夜,解围去。吴以前舒州刺史陈璋为东南面应援招讨使,将兵侵苏、湖,〔侵苏、湖以牵制吴越救虔州之兵力。〕钱传球自信州南屯汀州。〔按九域志,汀州北至虔州四百八十里。移兵屯汀州,示将救虔也。〕晋王遣间使持帛书会兵于吴,吴人辞以虔州之难。

     晋王谋大举入寇,周德威将幽州步骑三万,李存审将沧景步骑万人,李嗣源将邢洺步骑万人,王处直遣将将易定步骑万人,及麟、胜、云、蔚、新、武等州诸部落,奚、契丹、室韦、吙谷浑,皆以兵会之。八月,并河东魏博之兵,大阅于魏州。〔兵莫难于用众。是举也,晋兵先败,周德威父子死焉,晋王特危而后济耳。

     蜀诸王皆领军使,彭王宗鼎谓其昆弟曰:「亲王典兵,祸乱之本。今主少臣强,纔间将兴,缮甲训士,非吾辈所宜为也。」因固辞军使,蜀主许之,但营书舍、植松自娱而已。〔史言王宗鼎为保身之谋而无维城之助。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