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梁纪六(三)--战将 李嗣昭  

2016-12-25 13:53:4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嗣昭,字益光,是武皇母弟代州刺史李克柔的义子。小字进通,不知族姓的来源。年少时侍奉李克柔,颇为谨慎老实,虽然形貌瘦小,但精悍有胆略,深沉坚毅,卓然不群。起初嗜好喝酒,喜欢音乐,武皇仅稍加训诫,就终身不再喝酒了。少年时随从征战熟谙军事机略。乾宁初年(894),王珂、王珙在河中争霸,王珙军引来陕州之军攻打王珂,王珂向武皇求救,于是武皇命令李嗣昭带兵去救援,在猗氏打败王珙军队,俘获敌将李..等人。四年,改任衙内都将,再次援助河中,在胡壁堡打败汴军,俘获汴将滑礼,以战功加封检校仆射。王珂请求与武皇联姻,武皇把女儿嫁给他,王珂到太原参加婚礼,任李嗣昭暂时掌管河中留后事宜。

  李罕之袭取潞州时,李嗣昭率军进攻潞州,与汴将丁会在含口交战,俘获三千,擒住将军蔡延恭,代替李君庆任蕃汉马步军行营都将。进攻潞州时,派李存质、李嗣本用兵扼守天井关。汴将泽州刺史刘屺弃城逃走,于是以李存璋为刺史。梁太祖听说李嗣昭大军将到,召葛从周说“:并州人如在高平,应当围而取之,先必须野战,不要以潞州为敌。”等到听说李嗣昭在韩店驻军,梁太祖说:“李嗣昭扼守八议路,这个贼人要与我们决斗,你们要临事抓住机会,不要落入圈套。”贺德伦闭壁不出,李嗣昭每天用铁骑环绕城墙,汴人不敢外出打柴割草,援救之路也被断绝。八月,贺德伦、张归厚弃城逃走,我方复得潞州。

  光化三年(900),汴人进攻沧州,刘仁恭求救,武皇派李嗣昭出兵到邢州、氵名州接应,李嗣昭在沙河遇上汴军,击败他们,俘其将军胡礼。攻下氵名州,俘其郡将朱绍宗。九月,梁太祖亲自率三万军队到临氵名,葛从周在青山口设下埋伏。李嗣昭听说梁太祖来了,收军而退,葛从周的伏兵杀出,李嗣昭被他们击败,偏将王..郎、杨师悦等被俘。十月,汴人大肆侵掠镇州、定州,王郜向武皇告急,使派李嗣昭出兵,下太行山,攻击怀、孟二地。汴将侯信守卫河阳,没料到李嗣昭军队到来,没有守备,便驱赶市民登城,李嗣昭攻其北门,破除外墙,不久汴将阎宝救兵赶到,才退下。

  天复元年(901),河中王珂被汴人俘虏,河中晋、绛各郡都陷落敌手。四月,汾州刺史李瑭谋反,向汴州贡献财物交结,李嗣昭讨伐他,三天内被攻下,诛杀李瑭。这个月,汴人刚得到蒲、绛二州,便大举各道军队逼近太原,汴将葛从周攻陷承天军,氏叔琮在洞涡驿宿营。太原四面被汴军集合围住,武皇忧虑,又想不出计策。李嗣昭朝夕挑选精锐骑兵分头从各门出击汴军营地,左俘右杀,或烧或击,汴军疲于奔命,又碰上下大雨,汴军中很多人脚肿腹痛,粮食运不过来。五月,氏叔琮撤退,李嗣昭带精锐骑兵追击,汴军丢下辎重兵器数以万计。六月,李嗣昭出兵阴地关,进攻慈州、隰州,迫使其刺史唐礼、张瑰投降。这时,天子在凤翔,汴人围攻凤翔,天子有密诏征兵。十一月,李嗣昭出兵晋州、绛州,驻扎在吉上堡,在平阳遇汴将王友通,一战就擒获了他。

  第二年一月,李嗣昭进兵蒲县。十八日,汴将朱友宁、氏叔琮带十万兵来抵抗。二十八日,梁太祖亲自率大军到平阳,李嗣昭军队大为恐慌。三月十一日,有白虹贯穿周德威营地上空,算命的人说不吉利,应该回师。第二天,氏叔琮侵犯周德威的营地,汴军十多万人,四面列阵,周德威、李嗣昭血战解围,才保住军队而退走,汴军乘势攻击。此时各位将军溃散,不再有队伍,周德威带骑兵沿西山逃跑,朱友宁乘胜攻占慈、隰、汾等州。武皇听到失败消息,派李存信率牙兵到清源接应,又遭汴军攻击。汴军在晋祠扎营,李嗣昭、周德威收集余下众兵,登城拒守,汴人在西北角修造攻城器具,四面营垒栅栏相望。此时镇州、河中都为汴梁军队占领,孤城无援,军士逃亡溃败。武皇昼夜登城,忧虑得顾不上吃饭,召集各位将军想杀出重围去保住云州,李嗣昭说:“王不要这样设想,儿子们只要活着,必能守住城池。”李存信说:“情势危急,不如暂入北蕃,另图进取。朱温有百万大军,天下无敌,关东、河北受他指挥,现在我们独守危城,兵亡地少,如果他们筑室反耕,环堑深固,则我们灭亡的日子就到了!”武皇准备听从李存信的主意,李嗣昭急切地争执说不可以,武皇犹豫不决,靠着刘太妃在宫内极言,武皇才打消出城的念头。几天后,流散的众兵又会合到一起。李嗣昭昼夜分兵四面出击,斩将搴旗,汴军连保住自己都顾不过来。二十一日,朱友宁烧掉营地而退,李嗣昭追击,又收复汾、慈、隰等州。五月,云州都将王敬晖据城叛乱,振武军石善友也被部将契絆让驱逐,李嗣昭都讨伐平定了他们。

  天..三年(906),汴人进攻沧州、景州,刘仁恭派使者求援。十一月,李嗣昭会同燕军三万人进攻潞州,降伏丁会,武皇便任李嗣昭为昭义军节度使。李嗣昭还没上任之前,上党有一占卜的,见一人家房子上常常有气如车盖,仔细看,房内只是住着一个穷老太太而已。占卜者对她说“:有儿子吗?”答道“:有,现在当兵,在外打仗。”占卜者心里很惊异,认为她儿子将来必会占有土地。没过多久,丁会投降,李嗣昭带兵进入潞州,看见老太太家四面空缺,便驻扎在她的房子里。丁会已经归附太原,武皇派使者命李嗣昭为主帅,便从老太太家进入官府,房上之气跟着消失,听说的人都很奇怪。

  天..四年(907)六月,汴将李思安带十万兵攻潞州,修筑夹城,深沟高垒,内外重复,飞出去的路也断绝了。李嗣昭安抚士兵,登城拒守。梁太祖写信百般劝诱,李嗣昭烧掉他的诏书,杀掉他的使者,固守城池一年多,军民缺乏吃穿,有盐炭自己出现,用来救济贫民。李嗣昭曾经宴请各将军,登城取乐,敌人射箭射中他的脚,李嗣昭悄悄拔掉箭矢,坐客竟都没有察觉,李嗣昭照常喝酒,以安众人之心。五年五月,庄宗击败汴军,攻破夹城。李嗣昭得知武皇去世,哀恸得几乎丧命。此时大军被围攻一年,城中军民饿死一大半,城乡萧条。李嗣昭放宽法律减轻租税,劝勉农民多种庄稼,一两年之内,军城完集,三面与敌人边境相邻,敌人纵横劫掠,李嗣昭设法对付,边境不再受惊动。

  胡柳一战,周德威战死,军队失去行列,到晚上才汇集。汴人五万登上无石山,我军惊恐失色。有人请求收军保营,明早再战。李嗣昭说:“敌人没有营垒,离临濮又很远,天已快黑,都有归心,我们只要用精锐骑兵挑战,叫他们不能回去,天黑后再追击,必然能攻破他们。我们如果收军拔寨,让敌人进入临濮,等他们整齐队伍后再来,则胜败难以决定。”庄宗说“:如果不是兄长所说,几乎败坏我的大事!”军校王建及又陈述谋略,李嗣昭和王建及分兵在土山南北为掎角之势,汴军害怕,退下无石山,李嗣昭便发兵攻击,俘杀三万人,从此庄宗的军队又振兴了。

  天..十六年(909),李嗣昭代替周德威临时主管幽州军府事务。九月,以李绍宏代李嗣昭,李嗣昭出蓟门,百姓哭泣着请他留下,拦住他的马依依惜别,李嗣昭在夜里悄悄走了。

  天..十七年(910)六月,李嗣昭从德胜回到藩地,庄宗在戚城设帐饯别。庄宗喝酒喝够了,哭着说:“河朔的生灵百姓,十年来供应军粮,伸长脖子盼望破击汴军。现在兵源粮赋不充足,敌人仍存在,我们坐食军粮,实在有愧百姓。”李嗣昭说“:臣处在重要职位,每当想到这里,睡觉也不安。请大王持重谨慎,惠养士民。臣回到本藩,整顿兵赋,岁末春首,便带众人再来。”庄宗离席拜送,如同一家人之间的礼仪。这个月,汴将刘寻阝进攻同州,朱友谦告急,李嗣昭与李存审援救他。九月,在冯翊击破汴军,然后回师。

  天..十九年(922),庄宗亲自到镇州征讨张文礼。冬天,契丹兵三十万人突然来到,李嗣昭跟从庄宗攻击他们,被敌人骑兵围住几十层,很久不能解围。李嗣昭哭喊着赴战,带三百骑兵横扫重围,驰骋进出几十次,契丹退兵,李嗣昭在庄宗身旁保护庄宗而回。这时,阎宝被镇州兵打败,退守赵州,庄宗命令李嗣昭代替阎宝攻打真定。七月二十四日,王处球的兵来到九门,李嗣昭在故营设下埋伏,敌人一到,发伏兵将敌人消灭干净,只剩下三人藏在墙墟之间,李嗣昭骑马环绕着射击,被敌人射中脑部,李嗣昭箭袋中的箭用光了,便从头上拔下敌人射的箭射敌人,一发就射死了一位。李嗣昭天黑回到营地,伤口流血不止,这天晚上去世了。

  李嗣昭节制泽州、潞州,官职从司徒、太保到侍中、中书令。庄宗即皇帝位后,追赠他为太师、陇西郡王。长兴年中,下诏将他配飨在庄宗庙庭中。李嗣昭有七个儿子,长子叫李继俦,任泽州刺史;接着是李继韬、李继忠、李继能、李继袭、李继远,都是夫人杨氏生的。杨氏治家善积聚,想方设法做买卖生意,以致家财百万。
        李嗣昭,生年不详,卒于后唐同光三年(925年)汾州太谷县(今山西太谷)人,五代时后唐大将。
  李嗣昭本是农民的儿子。后唐太祖李克用出猎,落脚韩家,发现周围树林中郁郁有气,非常奇怪,便叫来主人询问。回答说家中刚生下一子。李克用以为此子有富贵气象,就用金帛换取婴儿,让其弟李克柔养以为子,起初名进通,后来才改为嗣昭。李嗣昭身材短小但胆勇过人。他曾经一度喜欢饮酒,李克用稍稍告诫、便一改旧习,终身不饮。李克用喜欢他谨慎仁厚,常常带他用兵打仗,并任用为衙内指挥使。
  李嗣昭最初单独领兵作战,就表现勇猛。陕州(今河南陕县)王珙、王珂弟兄二人争斗,李克用派李嗣昭帮助王珂,李嗣昭在猗氏(今山西临猗南)战败王珙,并俘虏3名大将。后梁派兵救王珙,李嗣昭又败之。唐昭宗光化元年(898年)泽州李罕之袭击潞州,投降了后梁,后梁与派丁会接应李罕之。李嗣昭与丁会战于含山、俘虏战将1人,斩首3千级、夺取了泽州。第二年李克用派李君庆攻打后梁的潞州,李君庆战败,而李嗣昭接替后却一举攻克。光化三年 (900年)李嗣昭又出师山东,攻取后梁的洺州。后梁太祖朱温亲自率军讨战,并设下埋伏,才以伏兵击败李嗣昭。
  在唐代末年的军阀混战中,后梁与后唐的争战异常激烈。唐天复元年(901年),后梁攻破河中夺取普、绛,慈、隰等地,乘胜大举进攻,包围太原。李嗣昭每天都以精锐部队出击敌人,终使梁军退出太原。李嗣昭复取汾州、又将慈州、隰州等地夺回。同年,梁军向西进犯京师,围攻凤翔,李嗣昭则乘机进攻梁的绛州、蒲县等地梁将朱友宁、氏叔琮率兵10万迎战,李嗣昭被迫退走。梁军于是又围太原,慈、隰、汾诸州又归梁。在这种形势下,李克用恐惧异常,计划出走云州,而李存信等则劝他投奔契丹,只有李嗣昭据理力争,以为不可,加之刘太妃也赞同李嗣昭的意见,李克用才中止出走。李嗣昭不分昼夜,每每以奇兵出击梁军,最后击退梁军,收复汾、慈、隰诸州。这期间,镇、定二州都以绝晋而附梁,晋外无大兵援助,内失数州,一年之中,孤城一再被困,最终得以渡过危机,李嗣昭确实立下了汗马功劳。
  李嗣昭征战,不仅善奇善勇,而且还善智。唐天祐三年(906年)李嗣昭与周德威攻取潞州后,梁派兵10万前来夺取,并构筑夹城包围。梁太祖曾派人招降李嗣昭,李嗣昭斩其来使,闭城坚守,坚持一年多,直到后唐庄宗攻破夹城。后来因战斗失利.大将周德威战死,后唐庄宗畏惧,想收兵回还。李嗣昭分析:“梁军已胜,且暮思归。吾若收军,使彼休息,整而复出,何以当之?宜以精骑挠之,因其劳乏,可以胜也。”庄宗同意李嗣昭的看法,并派他侧面出击梁军所占领的无石山,而自己则率领银枪军边冲边喊:“今日之战得山者胜!”银枪军争先恐后地登山。梁军见势慌忙到山的西侧布阵,不料李嗣昭已从侧面上山,并发动快攻,于是梁军大败。这一仗的胜利,完全归功于李嗣昭的临危不惧和巧施计谋。
  因周德威在此次战役中战死,李嗣昭权任幽州知府,数月后离任,临行时幽州人号哭不已,闭关挽留,李嗣昭只得深夜离开。这又见出他对老百姓的厚爱和恩德。
  李嗣昭最后一次英勇战斗,是跟随后唐庄宗在望都攻击契丹。庄宗被契丹重重包围,李嗣昭率300名骑兵突围救出他。其时,庄宗派阎宝到镇州攻击张文礼,阎宝战败,于是李嗣昭代替他。镇州兵掠夺九门。李嗣昭用奇兵袭击。眼看镇军快被击败,尚有3人隐藏在破墙后反击。李嗣昭精神一振,驱马射之,不幸反被敌人射中头部。李嗣昭一看箭袋,已没有箭簇,就忍痛从头上拔下那枚箭,射死一敌人,返回营地,当即去世。
  李嗣昭身为大将,在唐末五代的多事之秋,一生征战无数,表现出相当的智勇,最终血洒疆场,以身殉国,悲壮之极。
后梁纪六(三)--战将 李嗣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徐温闻寿州团练使崔太初苛察失民心,欲征之,徐知诰曰:「寿州边隅大镇,征之恐为变,不若使之入朝,因留之。」温怒曰:「一崔太初不能制,如他人何!」〔史言徐温权略过于知诰。〕征为右雄武大将军。

     十一月,晋王使李存审、李嗣源守德胜,自将兵攻镇州。张处瑾遣其弟处琪、幕僚齐俭谢罪请服,晋王不许,尽锐攻之,旬日不克。〔晋王但知野战决胜负于呼吸之间,未知攻城之难也。〕处瑾使韩正时将千骑突围出,趣定州,欲求救于王处直,晋兵追至行唐,斩之。〔行唐,汉南行唐县,唐属镇州。九域志:在州北五十五里。

     契丹主既许虑文进出兵,〔张文礼因虑文进求援于契丹,事见上。〕王郁又说之曰:「镇州美女如云,金帛如山,天皇王速往,则皆己物也,不然,为晋王所有矣。」契丹主以为然,悉发所有之众而南。〔史言契丹为利所诱而来,未有取中国之心。〕述律后谏曰:「吾有西楼羊马之富,其乐不可胜穷也,何必劳师远出以乘危徼利乎!吾闻晋王用兵,天下莫敌,脱有危败,悔之何及!」契丹主不听。十二月,辛未,攻幽州,李绍宏婴城自守。〔贞明五年,晋王令李绍宏提举幽州军府事。〕契丹长驱而南,围涿州,旬日拔之,擒刺史李嗣弼,进攻定州。〔自幽州西南至涿州一百二十里,自涿州至定州二百八十里。〕王都告急于晋,晋王自镇州将亲军五千救之,遣神武都挥使王思同将兵戍狼山之南以拒之。〔狼山在定州西北二里,东北至易州八十里。

     高季昌遣都指挥使倪可福以卒万人修江陵外郭,季昌行视,责功程之慢,杖之。季昌女为可福子知进妇,季昌谓其女曰:「归语汝舅:吾欲威众办事耳。」以白金数百两遗之。

     是岁,汉以尚书左丞倪曙同平章事。

     辰、溆蛮侵楚,楚宁远节度使副使姚彦章平之。〔太祖干化元年,姚彦章已弃容州归潭州,而领宁远节度副使如故。〕

     二年〔(壬午、九二二)〕

     春,正月,壬午朔,王都省王处直于西第,处直奋拳殴其胸,曰:「逆贼,我何负于汝!」既无兵刃,将噬其鼻,都掣快获免。未几,处直忧愤而卒。(王处直(?―922年),字允明,京兆万年人,兴元节度使王宗之子,义武军节度使王处存之弟,义武军节度使王郜的叔父,五代十国初期北平国统治者。公元900年,王处直继任义武军节度使,从而成为唐朝末期北方的一个割据者。909年,后梁朱温封王处直为北平王,建立北平国。921年,其养子王都发动兵变,囚禁王处直,次年,王处直被王都杀死。死有出入)

     甲午,晋王至新城南,〔按魏收地形志,新城在无极县,时属祁州。〕候骑白契丹前锋宿新乐,〔新乐,古鲜虞子国,汉为新市县,隋改曰新乐,唐属定州。九域志:在州西南五十里。宋白曰:新乐县,隋开皇十六年置。新乐者,汉成帝时中山孝王母冯昭仪随王就国,建宫于乐里,在西乡,呼为西乐城,后语讹,呼「西」为「新」,故曰新乐。〕涉沙河而南;将士皆失色,士卒有亡去者,主将斩之不能止。诸将皆曰:「虏倾国而来,吾众寡不敌;又闻梁寇内侵,宜且还师魏州以救根本,或请释镇州之围,西入井陉避之。」晋王犹豫未决。郭崇韬曰:「契丹为王郁所诱,本利货财而来,非能救镇州之急难也。王新破梁兵,〔贞明五年破贺环于胡柳,又破王瓒于戚城,是年破戴思远于德胜。〕威振夷、夏,契丹闻王至,心沮气索,苟挫其前锋,遁走必矣。」李嗣昭自潞州至,亦曰:「今强敌在前,吾有进无退,不可轻动以人摇人心。」晋王曰:「帝王之兴,自有天命,契丹其如我何!吾以数万之众平定山东,〔河北之地,在太行、常山之东。〕今遇此小虏而避之,何面见以临四海!」乃自帅铁骑五千先进。至新城北,半出桑林,契丹万余骑见之,惊走。〔契丹素惮晋王,不意其至,故惊走。〕晋王分军为二逐之,行数十里,获契丹主之子。时沙河桥狭冰薄,契丹陷溺死者甚众。是夕,晋王宿新乐。契丹主军帐在定州城下,〔契丹主乘奚车,卓毡帐覆之,寝处其中,谓之帐。〕败兵至,契丹举众退保望都。〔望都在定州东北六十里。范成大北使录:自真定府七十里过沙河至新乐县,又四十五里室定州,又五十里至望都县。水经注曰:望都县东有山孤峙。帝王世纪曰:尧母庆都所居,谓之都山。张晏曰:尧山在北,尧母庆都山在南,登尧山见都山,故望都县以为名。

     晋王至定州,王都迎谒于马前,请以爱女妻王子断岌。〔王都新篡义武以附于晋,中之以婚姻,自固也。〕

     戊戌,晋王引兵趣望都,契丹逆战,晋王以亲军千骑先进,遇奚酋秃馁五千骑,为其所围。晋王力战,出入数四,自午至申不解。李嗣昭闻之,引三百骑横击之,虏退,王乃得出。因纵兵奋击,契丹大败,逐北至易州。〔九域志:定州北至易州一百四十里。〕会大雪弥旬,平地数尺,契丹人马无食,死者相属于道。契丹主举手指天,谓卢文进曰:「天未令我至此。」〔既败而又还雪,因归之天。〕乃北归。晋王引兵蹑之,随其行止,见其野宿之所,布笹tì于地,〔笹,禾秆也。〕回环方正,皆如编翦,虽去,无一枝乱者,叹曰:「虏用法严乃能如是,中国所不及也。」晋王至幽州,使二百骑蹑契丹之后,曰:「虏出境即还。」骑恃勇追击之,悉为所擒,惟两骑自他道走免。〔进军易,退军难,退而能整,是难能也。契丹之强,其有以哉!

     契丹主责王郁,絷zhí之以归,〔以王郁误之人寇也。〕自是不听其谋。

     晋代州刺史李嗣肱将兵定妫、儒、武等州〔匈奴须知:妫州东南距幽州二百二十里,儒、武又在妫州西北。契丹入塞,三州皆陷,故李嗣肱复定之。〕授山北都团练使。

     晋王之北攻镇州也,李存审谓子嗣源曰:「梁入闻我在南兵少,〔晋王以兵北伐,留李存审等守澶、魏,此兵之在南者也。〕不攻德胜,必袭魏州。吾二人聚于此何为!不若分军备之。」遂分军屯澶州。〔时澶州治顿丘。〕戴思远果悉杨村之众趣魏州,嗣源引兵先之,军于狄公祠下,〔唐狄仁杰刺魏州,有惠政,州人为之立祠。〕遣人告魏州,使为之备。思远至魏店,嗣源遣其将石万全将骑兵挑战。思远知有备,乃西渡洹水,拔成安,大掠而还。又将兵五万攻德胜北城,重堑复垒,断其出入,昼夜急攻之,李存审悉力拒守。晋王闻德胜势危,二月,自幽州赴之,五日至魏州。思远闻之。烧营遁还杨村。

     蜀主好为微行,酒肆、倡家靡所不到;恶识之,乃下令士民皆著大裁帽。

     晋天平节度使兼侍中阎宝筑垒以围镇州,决滹沱水环之。〔按,薛史,宝攻真定,结营西南隅,掘堑栅环之,决大悲寺漕渠以浸其郛。〕内外断绝,城中食尽,丙午,遣五百余人出求食。宝纵其出,欲伏兵取之;其人遂攻长围,〔其人,总言镇兵五百余人也。〕宝轻之,不为备,俄数千人继至。诸军未集,镇人遂坏长围而出,纵火宝营,宝不能拒,退保赵州。(九域志:镇州南至赵州一百九十里。〕镇人悉毁晋之营垒,取其刍粟,数日不尽。晋王闻之,以昭义节度使兼中书令李嗣昭为北面招讨使,以代宝。

     夏,四月,蜀军使王承纲女将嫁,蜀主取之入宫。承纲请之,蜀主怒,流于茂州。女闻父得罪,自杀。〔蜀主取何康之女,其夫以之而死;取王承纲之女,则承纲以之得罪,女以之杀身:通鉴屡书之以示戒。

     甲戌,张处瑾遣兵千人迎粮于九门,李嗣昭设伏于故营,〔故营,阎宝营也。〕邀击之,杀获殆尽,余五人匿墙墟间,嗣昭环马而射之,镇兵发矢中其脑,〔孙策之中颊,韩贤之断胫,李嗣昭之中脑,皆以主将之重而逞一夫之技以丧身,善将者不如是也。〕嗣昭箙中矢尽,〔箙,以盛矢。〕拔矢于脑以射之,一发而殪。会日暮,还营,创流血不止,是夕卒。晋王闻之,不御酒肉者累日。〔李嗣昭(?-922年)本名韩进通,字益光,后唐著名将领,汾州太谷(今山西太谷县)人,晋王李克用义子。精悍有胆略,沉毅不群,参与收复潞州、援兵沧州、平叛李瑭、太原解围、攻潞州、胡柳之战、抗击契丹、征张文礼等大小战役。曾节制泽、潞两州,先后担任司徒、太保、侍中、中书令等职。后唐庄宗即位后,晋封太师、陇西郡王。天佑十九年,征伐镇州节度使张文礼时中箭身亡。后唐明宗长兴年间,下诏配飨庄宗庙庭。〕嗣昭遗命:悉以泽、潞兵授判官任圜,使督诸军攻镇州,号令如一,镇人不知嗣昭之死。圜,三原人也。〔史言任圜之才。

     晋王以天雄马步都指挥使、振武节度使李存进为北面招讨使。命嗣昭诸子护丧归葬晋阳;其子继能不受命,帅父牙兵数千,自行营拥丧归潞州。晋王遣母弟存渥驰追谕之,兄弟俱忿,欲杀存渥,〔李嗣昭死守以全潞州,抚养创残,葺理军府,备有勋劳,身死行陈之间,晋王使其护丧归葬晋阳,曾无褒死恤存之命,此其所以兄弟俱忿也。存渥,晋王向母之弟。〕存渥逃归。嗣昭七子:继俦、继韬、继达、继忠、继能、继袭、继远。继俦为泽州刺史,当袭爵,素懦弱。继韬凶狡,囚继俦于别室,诈令士卒劫己为留后,继韬阳让,以事白晋王。晋王以用兵方殷,〔以镇州未下,梁兵又来攻援河上,用兵之事方殷也。殷盛也。〕不得已,改昭义军曰安义,以继韬为留后。〔为李继韬叛晋附梁张本。〕

     阎宝惭愤,〔以镇州之败也。〕疽发于背,甲戌卒。(阎宝,字琼美,郓州人。父佐,海州刺史。宝少事朱瑾为牙将,瑾之失守于兖也,宝与瑾将胡规、康怀英归汴梁,皆擢任之。自梁祖陈师河朔,争霸关西,宝与葛从周、丁会、贺德伦、李思安各为大将,统兵四出,所至立功,历洺、随、宿、郑四州刺史。天佑六年,梁祖以宝为邢洺节度使、检校太傅。庄宗定魏博,十三年,攻相、卫、洺、磁,下之,宝独保邢州,城孤援绝。八月,宝以邢州降,庄宗嘉之,进位检校太尉、同平章事,遥领天平国节度使、东南面招讨等使,待以宾礼,位在诸将上,每有谋画,与之参决。

     汉主岩用术者言,游梅口镇避灾。其地近闽之西鄙,〔九域志:梅州程乡县有梅口镇,与闽之河州接境。〕闽将王延义将兵袭之,未至数十里,侦者告之,岩遁逃仅免。

     五月,乙酉,晋李存进至镇州,营于东垣渡,〔真定本东垣,汉高帝更名真定,其津渡之处犹有东垣之名。〕夹滹沱水为垒。

     晋卫州刺史李存儒,本姓杨,名婆儿,以俳优得幸于晋王。颇有膂力,以为刺史;专事掊敛([póu liǎn]聚敛;搜刮。《旧唐书·王播传》:“ 播 至 淮南 ……设法掊敛,比屋嗟怨。”《旧五代史·晋书·李金全传》:“ 天成 中,授 涇州 节度使,在镇数年,以掊敛为务。” 宋 苏轼 《辩试馆职策问札子》之二:“掊敛民财,十室九空。” 明 叶盛 《水东日记·广西先后守将优劣》:“﹝ 柳安远 ﹞未尝有心於掊敛,待之如一。”),防城卒皆征月课纵归。〔月征其课钱而免其防守之劳。〕八月,庄宅使段凝与步军都指挥使张朗引兵夜渡河袭之,诘旦登城,执存儒,遂克卫州,戴思远又与凝攻陷淇门、共城、新乡,〔共城、新乡二县皆属卫州。旧唐书地理志曰:隋割汲、获嘉二县地,于古新乐城置新乡县。共城县,汉共县也,唐为共城县。九域志:卫州治汲县。熙宁六年废新乡县为镇,属汲县。汲县又有淇门镇。共城在州西北五十五里。〕于是澶州之西,相州之南,皆为梁有;〔九域志:澶州西至卫州二百四十里。相州南至卫州一百五十里。〕晋人失军储三之一,梁军复振。帝以张朗为卫州刺史。朗,徐州人也。

     九月,戊寅朔,张处瑾使其弟处球乘李存进无备,将兵七千人奄至东垣渡。时晋之骑兵亦向镇州城,两不相还。镇兵及存进营门,存进狼狈引十余人鬬于桥上,镇兵退,晋骑兵断其后,夹击之,镇兵殆尽,存进亦战没。(李存进(856-922年)原名孙重进,生父孙牷,代郡振武人。初随岚州刺史汤群,后为晋王李克用养子。少年习武,有勇名。从李克用入关破黄巢,以为义儿军使。从后唐庄宗战柏乡,迁行营马步军都虞候,论功授邠州刺史、检校司徒。天佑十二年,历慈、沁二州刺史,加天雄军都部署。十六年,以本职兼振武军节度使。十九年,以检校太傅、北面招讨使征讨张文礼于镇州,不克,终殁于阵。后唐庄宗同光年间,追赠李存进为太尉。)〔当是时,晋兵强天下,镇号为怯。晋王杖顺讨逆,宜一鼓而下也。镇人忘王氏百年煦养之恩,而为张文礼父子争一旦之命,史建瑭殒毙于前,阎宝败退于后,李嗣昭、李存进相继舆尺而归:四人者皆晋之骁将也,然则镇勇而晋怯邪﹖非也,镇人负弒君之罪,知城破之日必骈首而就戮,故尽死一力以抗晋;晋以常胜之兵而临必死之众,虽兵精将勇,至于丧身而不能克。是以古之伐罪,散其枝党,罪止元恶者,诚虑此也。〕晋王以蕃汉马步总管李存审为北面招讨使。

     镇州食竭力尽,处瑾遣使诣行台请降,未报,存审兵至城下。丙午夜,城中将李再丰为内应,密投缒以纳晋兵,比明毕登,执处瑾兄弟家人及其党高蒙、李翥、齐俭送行台,赵人皆请而食之,磔张文礼尸于市。赵王故侍者得赵王遗骸于灰烬中,晋王命祭而葬之。以赵将符习为成德节度使,乌震为赵州刺史,赵仁贞为深州刺史,李再丰为冀州刺史。震,信都人也。

     符习不敢当成德,辞曰:「故使无后而未葬,习当斩衰以葬之,〔臣为君服斩衰。〕俟礼毕听命。」既葬,即诣行台。赵人请晋王兼领成德节度使,从之。晋王割相、卫二州置义宁军,以习为节度使。习辞曰:「魏博霸府,不可分也,愿得河南一镇,习自取之。」〔世固多有能言而不能行者。符习陈义不苟,而卒不能取河南一镇,是以君子贵于践言。〕乃以为天平节度使、东南面招讨使。加李存审兼侍中。

     十一月,戊寅,晋特进、河东监军使张承业卒,(张承业(846年-922年),本姓康,字继元,同州(今陕西大荔)人,唐末五代宦官。张承业自幼入宫,被内常侍张泰收为养子,后升任内供奉。乾宁三年(896年),出任河东监军,加左监门卫将军。他执法严明,得到晋王李克用器重,并接受遗命辅佐李存勖。唐朝灭亡后,张承业拒绝李存勖的加官进爵,仍旧担任唐朝官职。在梁晋争霸时期,他留守太原,执掌后方军政,为李存勖灭梁建国立下赫赫功勋。龙德元年(921年),李存勖不顾张承业的反对,执意称帝。张承业忧愤得病,并于次年死于晋阳。后唐建立后,追赠左武卫上将军,赐谥贞宪。)曹太夫人诣其第,为之行服,如子侄之礼。〔张承业平李克宁、存颢之难,以此故曹太夫人深德之。〕晋王闻其丧,不食者累日。命河东留守判官何瓒代知河河东军府事。

     十二月,晋王以魏博观察判官晋阳张宪兼镇冀观察判官,权镇州军府事。

     魏州税多逋负([bū fù]拖欠赋税、债务。《史记·汲郑列传》:“ 庄 任人宾客为大农僦人,多逋负。”《南史·蔡廓传》:“又以王公妃主多立邸舍,子息滋长,督责无穷,启罢省之,并陈原诸逋负,解遣杂役。” 宋 方勺 《泊宅编》卷九:“ 福州 一农家子 张生 ,幼时,父使持钱三千,入山市斧柯,遇村人有为逋负所迫欲自经者,惻然尽以所齎赠之。” 徐珂 《清稗类钞·讥讽·可怜迎凤德何衰》:“﹝ 陈政钥 ﹞慷慨好交游,座客常满,以是多逋负。”指未偿的仇恨。《后汉书·段熲传》:“曾未浹日,凶丑奔破,连尸积俘,掠获无算;洗雪百年之逋负,以慰忠将之亡魂。”拖欠;短少。唐 元稹 《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策对》:“今之课吏者,以赋敛无逋负为上。” 宋 王禹偁 《监察御史朱府君墓志铭》:“盐铁奏 秦州 银坑冶,比多逋负,未入之数,不减万计,请择朝臣以主之。”《明史·周忱传》:“小民不知凶荒,两税未尝逋负, 忱 之力也。” 清 纳兰性德 《渌水亭杂识》卷二:“《元史》载海运之逋负,少者每石不及三合,多者不及三升。”),晋王以让司录济阴赵季良,〔唐制,诸州有司录、司士、司兵、司功等诸曹,所谓判司也。济阴,汉君名,隋置济阴县,唐带曹州。〕季良曰:「殿下方谋攻取而不爱百姓,一旦百姓离心,恐可北亦非殿下之有,况河南乎!」王悦,谢之。自是重之,每预谋议。

     是岁,契丹改元天赞。

     大封王躬乂,性残忍,海军统帅王建杀之,自立,复称高丽王,以开州为东京,平壤为西京。建俭约宽厚,国人安之。〔徐兢高丽图经曰:高丽王建之先,高丽大族也。高氏政衰,国人以建贤,立为君长。后唐长兴二年,自称权知国事,请命于明宗;乃拜建大义军使,封高丽王。按徐兢宣秋之间使高丽,进图经载疏略,因其国人传闻,遂谓建得国于高氏之后,不知建实杀躬乂而得国也。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