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唐纪一(二)---铁枪 王彦章  

2016-12-25 18:44:03|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彦章,字贤明,郓州寿张县人。祖父王秀,父亲王庆宗,都没有做过官,后因为王彦章显贵,追封王秀为左散骑常侍,追封王庆宗为右武卫将军。王彦章少小从军,隶属于太祖手下,因骁勇善战而闻名。逐渐提升军职,接连升到掌管禁卫军。跟随太祖征战时,所到之处都立有战功,常手持铁枪冲锋陷阵。开平二年(908)十月,从任开封府押衙、左亲从指挥使升任左龙骧军使。三年,转任左监门卫上将军,仍兼任左龙骧军使。乾化元年,改任行营左先锋马军使,又加封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仍兼任左监门卫上将军。二年,太祖庶子朱友王圭弑父篡位,加封王彦章为检校司徒。三年正月,授与濮州刺史、本州马步军都指挥使,仍兼任左先锋马军使。不久改任先锋步军都指挥使。四年,任澶州刺史,进封为开国伯。

  五年(911)三月,朝廷商议将魏州分为两镇,担心魏州人不听从,就派遣王彦章率领五百名精锐骑兵驻扎在邺城的金波亭,以防备不平常的事变发生。同月二十九日夜晚,魏州军队叛乱,首先攻击在金波亭馆舍的王彦章,王彦章南逃。七月,晋军攻陷澶州,王彦章家人全落入晋军手中。晋王将他家人迁到晋阳,待他们非常优厚,派遣奸细偷偷地诱降王彦章,王彦章立即杀了派来的奸细以拒绝晋王李存勖。几天以后,他的家人被杀害。九月,授与汝州防御使、检校太保,仍任行营先锋步军都指挥使。贞明二年四月,改任郑州防御使。不久,授与行营诸军左厢马军都指挥使。五年五月,调任许州两使留后,军职依前不变。六年正月,授与许州匡国军节度使,兼任散指挥都头都军使,进封为开国侯。不久,授与北面行营副招讨使。七年正月,调任领管滑州。

  龙德三年(923)四月三十日,晋军攻陷郓州,朝廷内外都非常震惊。五月,梁末帝以王彦章代替戴思远为北面招讨使。王彦章在接受任命的当天,匆忙整理行装赶赴华台,就从杨村砦坐船顺黄河而下,士兵水陆两路一起进发,截断了晋军建在德胜的浮桥,攻击南城,占领了它,晋军于是放弃了北城,合并军力保守杨刘。当王彦章带领水军沿河而下时,晋军全部拆毁北城,锯开房屋木料编成木筏,将步兵安置在黄河岸上,与王彦章部队各走一边,每当遇到转滩回水的地方,两军的步兵就在黄河中流交战,飞奔的箭矢就像雨点一样密集,有时连船和筏子都翻过来沉入水中,等到达杨刘时,一路交战共有一百多次。王彦章急攻杨刘,昼夜不停,晋军竭尽全力固守,有四次差点被攻陷。六月,晋王李存勖亲自领兵援救杨刘城,王彦章的部队挖成重重战壕,筑成层层堡垒,晋王的援军不得进入杨刘城。晋王于是派军队在博州东岸筑起堡垒,以接应郓州。王彦章得知后,派军队赶到,急忙攻击他们的营栅,从早晨到中午,晋军阵地快被攻下,这时晋王带领大军来援救,王彦章才撤退。七月,晋王到了杨刘,王彦章军队失利,末帝于是罢免了王彦章的兵权,下令返回朝廷,以段凝做招讨使。

  在这以前,赵岩、张汉杰两伙人扰乱朝政,王彦章非常痛恨他们,性格又刚正,不能缄默容忍。当他受命任北面招讨使时,对他身边的亲近说:“等我立下这次战功之后,班师回军的那天,将杀尽奸臣,以报答天下人。”赵、张两人听说后,私下商议说:“我们宁愿死在沙陀人李存冒力的手中,也不能被王彦章杀掉。”因此协力倾轧王彦章。这时段凝贿赂勾结赵、张两人,自己谋求兵权,一向与王彦章不协调,暗地里贬损王彦章的功劳,背着干些延误阻挠的事,以至梁朝军队失利,终于罢免了王彦章而任用段凝,不到一百天,梁朝就因此而灭亡了。

  这年秋天九月,朝廷听到晋人将经过兖州出兵,末帝急忙派王彦章率领朝廷禁卫军骑兵几千人到东路守候截获,又因为郓州被敌人占据,想乘机进攻夺取,命令张汉杰做监军。一天,王彦章渡过汶水,去夺取郓州,到递坊镇时,遭晋人袭击,王彦章退回据守中都。十月四日,晋王率领大军来到,王彦章率领部下抵御交战,被打败,被晋军将领夏鲁奇俘获。夏鲁奇曾经服事过梁太祖,与王彦章一向友好,当王彦章战败时,夏鲁奇听出了他的口音,说:“这就是王铁枪呀。”挥动长矛刺来,王彦章受了重伤,战马跌倒,于是被活捉了。

  晋王李存勖看到王彦章,对他说:“你常常把我看作乳臭小儿,今天服不服我?”又问“:我一向听说你善于带兵,为什么不据守兖州?中都一向没有城墙堡垒,怎么能据以自守?”王彦章回答说:“大事已经去了,不是我的才智所能挽回的。”晋王心下怜悯,亲自赐给他药物以敷治创伤。晋王平素听说他勇敢强悍,想保全他的性命,命令中使慰问安抚,以诱惑他的意志。王彦章说“:以前我是一介平民,梁朝提升我为独当一面的大将,与晋王相抗衡,今天兵败势衰,死是应有的本分,晋王即使垂恩可怜赦宥我,我有什么脸面见人?难道有作为臣子作为将领的人,早上服事梁皇而晚上服事晋王的吗?能得到一死就是我的荣幸了。”晋王又对李嗣源说:“你可以亲自去劝导他,或者还可劝降而保全他的性命。”这时王彦章因受重伤不能起身,李嗣源亲自到他卧室里去见他,王彦章对李嗣源说“:你不就是邈佶烈吗?”邈佶烈,原来是李嗣源的小名,王彦章一向瞧不起李嗣源,所以用小名称呼他。不久晋王命令用轿子抬着他随部队到任城去,王彦章因为所受创伤疼痛,坚决要求留下不走,于是被杀害,当时年龄六十一岁。

  王彦章性格忠烈勇猛,很有臂力,临阵对敌,奋不顾身。闲时曾对人说:“晋王李亚子只不过是一个斗鸡小儿,哪值得顾虑害怕!”当初,晋王得知王彦章被授与北面招讨使时,从魏州急忙赶到黄河岸边,以应付他的冲击,等到达时德胜南城早已被攻克。晋王曾经说“:这人太可怕了,应避开他的锋芒。”一天,晋王领兵逼近梁军潘张寨。梁朝大军隔着黄河,不能赶赴救援,这时王彦章操起铁枪登上一条船,喝令船工解开缆绳,招讨使贺瑰阻止他,不听。晋王听说王彦章杀来了,就撤军后退。他的骁勇竟然能这样。当后晋高祖石敬瑭迁都至夷门时,嘉奖王彦章的忠挚诚恳,下诏书追赠为太师,搜求他的子孙录取任用。
后唐纪一(二)---铁枪 王彦章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唐纪一(二)---铁枪 王彦章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乙卯,蜀侍中魏王宗侃卒。

     戊午,帝遣骑将李绍荣直抵梁营,擒其斥候,梁人益恐,又以火桒sāng焚其连舰。〔连舰,即列于河流以断援兵者。〕王彦章等闻帝引兵已至邹家口,己未,解杨刘围,走保杨村;唐兵追击之,复屯德胜。梁兵前后急攻诸城,士卒遭矢石、溺水、暍yē死者且万人,〔伤暑而死也。〕委弃资粮、铠仗、锅幕,动以千计。〔王彦章掩晋人之不备,取胜于一时,持久则败矣。使梁能终用之,亦未必成功。〕杨刘比至围解,城中无食已三日矣。

     王彦章疾赵、张乱政,及为招讨使,谓所亲曰;「待我成功还,当尽诛奸臣以谢天下!」赵、张闻之,私相谓曰:「我辈宁死于沙陀,不可为彦章所杀。」相与协力倾之。段凝素疾彦章之能而谄附赵、张,在军中与彦章动相违戾,百方沮桡之,惟恐其有功,潜伺彦章过失以闻于梁主。每捷奏至,赵、张悉归功于凝,由是彦章功竟无成。及归杨村,梁主信谗,犹恐彦章旦夕成功难制,征还大梁。使将兵会菙chuí璋攻泽州。

     甲子,帝至杨刘劳李周曰:「微卿善守,吾事败矣。」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卢程以私事干兴唐府,府吏不能应,鞭吏背;光禄卿兼兴唐少尹任团,圜之弟,帝之从姊婿也,诣程诉之。程骂曰:「公何等虫豸chóng zhì,欲倚妇力邪!」〔尔雅曰:有足曰虫,无足曰豸。〕团诉帝。帝怒曰:「朕误相此痴物,乃敢辱吾九卿!」欲赐自尽;卢质力救之,乃贬右庶子。

     裴约遣间使告急于帝,帝曰:「吾兄不幸生此枭獍,〔李嗣昭义儿也,以齿于帝为兄。獍,读如镜。〕裴约独能知道逆顺。」顾谓北京内牙马步军都指挥使李绍斌曰:「泽州弹丸之地,朕无所用,〔弹丸之地,言其子也。自并、潞窥怀、洛,则泽州为要志,帝志在自东平取大梁,故元然。〕卿为我取裴约以来。」八月,壬申,绍斌将甲士五千救之,未至,城已陷,约死,(裴约,潞州之牙将。庄宗以李嗣昭为昭义军节度使,约以裨将守泽州。嗣昭卒,其子继韬以泽、潞叛降于梁,约召其州人泣而谕曰:"吾事故使二十馀年,见其分财飨士,欲报梁仇,不幸早世。今郎君父丧未葬,违背君亲,吾能死于此,不能从以归梁也!"众皆感泣。在晋城东关有一座元代的桥,名叫景忠桥。关于这座桥,流传着这样的一个故事:五代时后唐守将裴约镇守泽州,后梁的军队把泽州城包围了,裴约拒不投降,带兵与敌人在景忠桥上(当时还没有现在这座桥,可能是城门的吊桥之类的)奋力拼杀。将军寡不敌众,肠子都流出来了,他就将肠子束起来再与敌人大战,最终战死了。泽州城失陷。)帝深惜之。

     甲戌,帝自杨刘还兴唐。

     梁主命于滑州决河,东注曹、濮及郓以限唐兵。

     初,梁主遣段凝监大军于河上,敬翔、李振屡请罢之,梁主曰:「凝未有过。」振曰:「俟其有过,则社稷危矣。」至是,凝厚赂赵、张求为招讨使,翔、振力争以为不可;赵、张主之,竟代王彦章为北面招讨使,于是宿将愤怒,士卒亦不服。天下兵马副元帅张宗奭言于梁主曰:「臣为副元帅,虽衰朽,犹足为陛下扞御北方。段凝晚进,功名未能服人,众议昞昞,〔昞,又音凶,义与汹汹同。〕恐贻国家深忧。」〔张宗奭此言,必敬翔等欲借其重以觉寤梁主。〕敬翔曰:「将帅系国安危,今国势已尔,〔言国势之危己如此也。〕陛下岂可尚不留意邪!」梁主皆不听。〔为段凝误梁张本。〕

     戊子,凝将全军五万营于王村,自高陵津济河,〔新唐书地理志,澶州临黄县东南有卢津关,一名高陵津。王村,亦因土人王氏聚居之地为名。〕剽掠澶州诸县,至于顿丘。

     梁主命王彦章将保銮骑士及他兵合万人,屯兖、郓之境,谋复郓州,以张汉杰监其军。

     庚寅,帝引兵屯朝城。〔宋白曰:朝城县属魏州,末汉东武阳郡,其武后改为武圣,开元七年改为朝城。九域曰:朝城县在魏州东南八十里。

     戊戌,康延孝帅百余骑来奔,帝解所御锦袍玉带赐之,以为南面招讨都指挥使,领博州刺史。帝屏人问延孝以梁事,对曰:「梁朝地不为狭,兵不为少;然迹其行事,终必败亡。何则﹖主既暗懦,赵、张兄弟擅权,内结宫掖,外纳货赂,官之高下唯视赂之多少,〔如温昭图以纳赂而得名藩,段凝以纳赂而得大将之类。〕不择才德,不校勋劳。段凝智勇俱无,一旦居王彦章,霍彦威之右,自将兵以来,专率敛行伍,以奉权贵。每出一军,不能专任将帅,常以近臣监之,〔如张汉杰监王彦章军之类。〕进止可否动为所制。近又闻欲数道出兵,令菙璋引陕虢、泽潞之兵自石会关趣太原,霍彦威以汝、洛之兵自相卫、邢洺寇镇定,王彦章、张汉杰以禁军攻郓州,段凝、杜晏球以大军当陛下,决以十月大举。臣窃观梁兵聚则不少,分则不多。愿陛下养勇蓄力以待其分兵,帅精骑五千自郓州直抵大梁,擒其伪主,旬月之间,天下定矣。」〔康延孝之计,与李嗣源、郭崇韬所见略同。〕帝大悦。(梁灭之根源

     蜀主以文思殿大学士韩昭、〔唐末之迁洛也,改保宁殿为文思殿。蜀盖袭唐殿名。〕内皇城使潘在迎、武勇军使顾在珣为狎客,([xiá kè]陪伴权贵游乐的人。《陈书·江总传》:“ 总 当权宰,不持政务,但日与 后主 游宴后庭,共 陈暄 、 孔范 、 王瑗 等十餘人,当时谓之狎客。” 唐 王涣 《惆怅诗》之九:“ 陈 宫兴废事难期,三阁空餘緑草基;狎客沦亡 丽华 死,他年 江令 独来时。” 清 龚自珍 《明良论二》:“伺主人喜怒之狎客,试召而詰之,则岂有为主人分一夕之愁苦者哉?”旧称嫖客。
唐 韩偓 《六言》诗之一:“春楼处子倾城, 金陵 狎客多情。” 宋 孟元老 《东京梦华录·驾回仪卫》:“妓女旧日多乘驴, 宣 政 间惟乘马……少年狎客往往随后。” 清 钮琇 《觚賸·河东君》:“ 钱 之门多狎客,往来传致,迄於庚辰冬月, 柳 始遇宗伯。”
茉莉的别名。明 李时珍 《本草纲目·草三·茉莉》:“狎客……即今末利花也。”)陪侍游宴,与宫女杂坐,或为艳歌相唱和,或谈嘲谑浪,鄙俚亵慢,无所不至,蜀主乐之。〔史言蜀主有陈后主之风。〕在珣,彦朗之子也。〔顾彦朗,唐昭宗时帅东川。

     时枢密使宋光嗣等专断国事,恣为威虐,务徇蜀主之欲以盗其权。宰相王锴、庾传素等各保宠禄无敢规正。潘在迎每劝蜀主诛谏者,无使谤国。嘉州司马刘赞陈后主三阁(三阁,典故名。主要义项有:1.魏晋时的国家藏书楼,有内外三阁,属秘书监。 2.指南朝陈后主所建临春﹑结绮﹑望仙三阁。)图,〔陈三阁见一百七十六卷长城公至德二年。〕并作歌以讽;贤良方正薄禹卿封策语极怍直;蜀主虽不罪,亦不能用也。

     九月,庚戌,蜀主以重阳宴近臣于宣华苑,〔重阳九月九日也。九,阳数也;九月而又九日,故曰重阳按路振九国志,蜀主干德元年改龙跃池为宣华葾。〕酒酣,嘉王宗寿乘间极言社稷将危,流涕不已。韩昭、潘在迎曰:「嘉王好酒悲。」〔人有醉后而涕泣者,俗谓之「酒悲」。〕因谐笑而罢。

     帝在朝城,梁段凝进至临河之南,〔魏州临河县南也。隋志,开皇六年置临河县。新唐书地理志,贞观十七年省澶水县入焉。澶水即澶渊,避高祖讳,更「渊」为「水」。临河,澶渊,其志盖相近也。宋白曰:临河县本东黎县,魏孝昌中分汲郡置黎阳郡,领黎阳、东黎、顿丘三县,此即东黎也。隋开皇五年置临河县。九域志:临河县在澶州西六十里。〕澶酉、相南,日有寇掠。〔澶州之酉,相州之南也。〕自德胜失利以来,丧刍,粮数百万,租庸副使孔谦暴敛以供军,民多流亡,租税益少,仓廪之积不支半岁。泽潞未下。卢文进、王郁引契丹屡过瀛、涿之南,〔此即言梁龙德二年契丹入镇、定境。〕传闻俟草枯冰合,深入为寇,又闻梁人欲大举数道入寇,〔即康延孝之言。〕帝深以为忧,召诸将会议。宣徽使李绍宏等皆以为郓州城门之外皆为寇境,孤远难守,有之不如无之,请以易卫州及黎阳于梁,〔梁取卫州,见上卷上年。贞明二年晋尽取河北、独黎阳为梁守。〕与之约和,以河为境,休兵息民,俟财力稍集,更图后举。帝不悦,曰:「如此吾无葬地矣。」乃罢诸将,独召郭崇韬问之。对曰:「陛下不栉沐,不解甲,十五余年,〔梁太祖开平二年,帝嗣晋王位,始战于夹寨,至是年凡在兵间十七年。〕其志欲以雪家国之雠耻也。今已正尊号,河北士庶曰望升平,始得郓州尺寸之地,不能守而弃之,安能尽有中原乎!臣恐将士解体,将来食尽众散,虽画河为境,谁为陛下守之!臣尝细询唐延孝以河南之事,度己料彼,日夜思之,成败之机决在今岁。梁今悉以精兵授段凝,据我南鄙,又决河自固,〔段凝自酸枣决河注郓州以限唐兵,号护驾水。〕谓我猝一能渡,恃此不复为备。使王彦章侵逼郓州,其意冀有奸人动摇,变生于内耳。段凝本非将材,不能临机决策,无足可畏。降者皆言大梁无兵,〔根本内虚,为敌所窥,所谓重战轻防,未有不败亡者也。〕陛下若留兵守魏,固保杨刘,自以精兵舆郓州合势,长驱入汴,彼城中既空虚,必望风自溃。苟伪主授首,则诸将自降矣。不然,今秋谷不登,军粮将尽,若非陛下决志,大功何由可成!谚曰:『当道筑室,三年不成。』帝王应运,必有天命,在陛下勿疑耳。」帝曰:「此正合朕志。丈夫得则为王,失则为虏,吾行决矣!」司天奏:「今岁天道不利深入,必无功。」帝不听。

     王彦章引兵踰汶水,将攻郓州,〔汶水过郓城南。春秋以郓、讙、龟阴为汶阳之田是也。〕李嗣源遣李从珂将骑兵逆战,败其前锋于递坊镇,获将士三百人,斩首二百级,彦章退保中都。〔旧唐书地理志:郓州中都县,汉平陆县,旧治殷密城,在今治西三十九里;天宝元年改为中都县,移于今治。九域志:中都县在郓州东南六十里。近世改中都为汶上县。「殷密城」,宋白续通典作「致密城」。〕戊辰,捷奏至朝城,帝大喜,谓郭崇韬曰:「郓州告捷,足壮吾气。」己巳,命将士悉遣其家属兴唐。〔自朝城行营遣归魏州。〕

     冬,十月,辛未朔,日有食之。

     帝遣魏国夫人刘氏、皇子继岌归兴唐,与之诀曰:「事之成败,在此一决;若其不济,当聚吾家于魏宫而焚之!」〔史言帝此行非有庙胜之策。〕仍命豆卢革、李绍宏、张宪、王正言同守东京。〔帝以魏州为东京兴唐府。〕(英雄之志

     壬申,帝以大军自杨刘济河,癸酉,至郓州,中夜进军踰汶以李嗣源为前锋,甲戌旦,遇梁兵,一战败之,追至中都围其城。城无守备,少顷,〔少顷,谓少顷刻之间。〕梁兵溃围出,追击,破之。王彦章以数十骑走,龙武大将军李绍奇单骑追之,识其声,曰:「王铁枪也!」〔按薛史,夏鲁奇尝事梁祖,与彦章素善,故识其语音。〕拔枪刺之,彦章重伤,马踬,遂擒之,并擒都监张汉杰、曹州刺史李知节、裨将赵廷隐、刘嗣彬等二百余人,斩首数千级。廷隐,开封人;嗣,知俊之族子也。〔刘知俊自徐降梁,自梁降岐,自岐降蜀,为蜀所杀。

     彦章尝谓人曰:「李亚子鬬鸡小儿,何足畏!」至是,帝谓彦章曰:「尔常谓我小儿,今日服未﹖」又问:「尔名善将,何不守兖州﹖〔九域志:中都东南至兖州九里。〕中都无壁垒,何以自固﹖」彦章对曰:「天命已去,无足言者。」帝惜彦章之材,欲用之,赐药傅其创,屡遣人诱谕之。彦章曰:“余本匹夫,蒙梁恩,位至上将,与皇帝交战十五年;今兵则力穷,死自其分,纵皇帝怜而生我,我何面目见天下之人乎!岂有朝为梁将,暮为唐臣!此我所不为也。」帝复遣李嗣源自往谕之,彦章卧谓嗣源曰:「汝非邈佶烈乎﹖」彦章素轻嗣源,故以小名呼之。于是诸将称贺,帝举酒属嗣源曰:「今曰之功,公与崇韬之力也。向从绍宏辈语,大事去矣。」

     帝又谓诸将曰:「向所患惟王彦章,今已就擒,是天意灭梁也。段凝犹在河上,进退之计,宜何向而可﹖」诸将以为:「传者虽云大梁无备,未知虚实。今东方诸镇兵皆在段凝麾动,所馀空城耳,以陛下天威临之,无不下者。若先广地,东傅于海,然后观衅而动,可以万全。」康延孝固请亟取大梁。李嗣源曰:「兵贵神速。今彦章就擒,段凝必未之知,就使有人走告,疑信之间尚须三日。设若知吾所向,即发救兵,直路则阻决河,〔即谓段凝所决护驾水。〕须自白马南渡,数万之众,舟楫亦难猝办。此去大梁至近,前无山险,方陈横行,昼夜兼程,信宿可至。段凝未离河上,友贞已为吾擒矣。延孝之言是也,请陛下以大军徐进,臣愿以千骑前驱。」帝从之。令下,诸军皆踊跃愿行。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