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唐纪三(一)--闽王王审知  

2016-12-27 17:29:51|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审知字信通,光州固始人。父恁,终身务农。兄潮,是县吏。

  唐末强盗群起,寿州人王绪攻陷固始,绪听说潮兄弟勇猛有才,召到军中,叫潮为军校。当时,蔡州秦宗权正在招募士兵扩充军队,就任绪为光州刺史,召他率兵夹击黄巢,绪迟疑不去,宗权派兵进攻绪,绪率兵南逃,沿途抢掠,由南康进入临汀,攻陷漳浦,拥兵数万。绪为人多疑,凡有才能的部将,都找借口杀掉,潮十分害怕。军队走到南安,潮对其前锋将游说道:“我们背井离乡,妻子儿女沦为强盗,是因为绪所逼迫,不是我们的本意!现在绪疑心太重,有才能的将吏必死无疑,我们朝不保夕,怎么还能成就功业!”前锋将顿时醒悟,与潮拉着手哭泣。就选数十名壮士,埋伏在竹林里,等绪一到,跳出来抓住他,囚禁在军中。绪后来自杀了。

  绪被废后,前锋将说:“是潮救了我。”就拥戴潮为首领。当时,泉州刺史廖彦若为政贪暴,泉人困苦不堪,听说潮军转战到本地,而且军纪整肃,当地老者纷纷拦道请潮军留下,潮于是率兵包围彦若,第二年灭了他。光启二年(886),福建观察使陈岩任潮为泉州刺史。景福元年(892)岩死,其女婿范晖自称留后。潮派审知进攻晖,长期攻不下,士卒伤亡甚大,审知请求退兵,潮不答应。又请潮亲临指挥,并增派援兵,潮回答说“:兵与将死光了,我再亲自去。”审知只好亲自督促士卒苦战这才攻克,晖被杀。唐任潮为福建观察使,潮任审知为副使。

  审知外表雄伟健壮,隆额方口,常骑白马,军中称他为“白马三郎”。乾宁四年(897),潮死,审知继位。唐升福州为武威军,封审知为节度使,后加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琅笽王。唐亡,梁太祖加封审知为中书令,封闽王,升福州为大都督府。当时,杨行密占据江淮,审知每年派使渡海,由登、莱到梁朝见,使者渡海,常有十分之三四被淹死。

  审知虽出身盗贼,但为人节俭,礼贤下士。王淡,唐相溥之子,杨沂,唐相涉之弟,徐寅,唐代知名进士,都在审知手下任职。又设学四门,以培养闽中优秀学士。招揽海中蛮夷前来经商。海上有个叫黄崎的地方,被波涛阻隔,一天傍晚被风雨雷电所震击,开辟成为港口,闽人认为是审知功德所致,称为甘棠港。

  同光三年(925)审知死,终年六十四岁,谥号忠懿。子延翰即位。
 
后唐纪三(一)--闽王王审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旃蒙作噩(乙酉)十一月,尽柔兆阉茂(丙戌)三月,不满一年。〕

       庄宗光圣神闵孝皇帝下同光三年〔(乙酉、九二五)〕

        1十一月,丙申,蜀主至成都,百官及后宫迎于七里亭。〔亭去成都城七里,因以为名。〕蜀主入妃嫔作回鹘队入宫。〔效回鹘曳队以入宫。〕丁酉,出见群臣于文明殿,〔按五代会要,梁开明元年改洛阳宫贞观殿为文明殿。贞观殿,洛阳宫前殿也。唐昭宗迁洛后更名。今蜀亦有文明殿。蜀宫仿唐宫之制;意文明,唐末殿名也。〕泣下沾襟,君臣相视,竟无一言以救国患。

       戊戌,李绍琛至利州,修桔柏浮梁。〔桔柏浮梁为蜀所断,故修之以济。〕昭武节度使林思谔先弃城奔阆州,〔蜀置昭武节度于利州。九域志:利州东南至阆州二百三十五里。〕遣使请降。甲辰,魏王继岌至剑州,〔九域志:剑州东北至利州一百九十里。〕蜀武信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宗寿以遂、合、渝、泸、昌五州降。〔蜀置武信军于遂州。〕

       王宗弼至成都,登大玄门,严兵自卫。蜀主及太后自往劳之,宗弼骄慢无复臣礼。乙巳,劫迁蜀主及太后后宫诸王于西宫,收其玺绶,使亲吏于义兴门邀取内库金帛,悉归其家。其子承涓杖剑入宫,取蜀主宠姬数人以归。丙午,宗弼自称权西川兵马留后。

        李绍琛进至绵州,〔九域志:剑州西至绵州二百八十里。〕仓库民居已为蜀兵所燔,又断绵江浮梁〔绵州谓之左绵,以绵水径其左故也。〕水深,无舟楫可渡,绍琛谓李严曰:「吾悬军深入,利在速战。乘蜀人破胆之时,但得百骑过鹿头关,彼且迎降不暇;若俟修缮桥梁,必留数日,或教王衍坚闭近关,折吾兵势。〔近关,即谓鹿头关。〕傥延旬浃,则胜负未可知矣。」〔言深入之兵利于飘忽震荡,难以持久。〕乃与严乘马浮渡江,从兵得济者仅千人,溺死者亦千余人,遂入鹿头关;丁未,进据汉州;〔九域志:绵州西南至汉州一百八十九里。〕居三日,后军始至。

        宗弼遣使以币马牛酒劳军,且以蜀主书遗李严,曰:「公来吾即降。」或谓严,〔或谓严者,或以人语严也。〕「公首建伐蜀之策,〔事见上卷上年。〕蜀人怨公深入骨髓,不可往。」严不从,欣然驰入成都,〔九域志:汉州南至成都九十五里。〕抚谕吏民,告以大军继至。蜀君臣后宫皆恸哭。蜀主引严见太后,以母妻为托。宗弼犹乘城为守备,严悉命撤去楼橹。

       己酉,魏王继岌至绵州,蜀主命翰林学士李昊草降表,又命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王锴草降书,〔降表以上皇帝,降书以达军前。〕遣兵部侍郎欧阳彬奉之以迎继岌及郭崇韬。

       王宗弼称蜀君臣久欲归命,而内枢密使宋光嗣、景润澄、宣徽使李周辂、欧阳晃荧惑蜀主,皆斩之,函首送继岌。又责文思殿大学士、礼部尚书、成都尹韩昭佞谀,枭于金马坊门。〔韩昭,字德华,长安人。为蜀后主王衍狎客,累官礼部尚书、文思殿大学士。唐兵入蜀,王宗弼杀之。金马坊在成都城中,以有金马碧鸡祠,因而名坊。又有碧鸡坊。〕内外马步都指挥使兼中书令徐延琼、果州团练使潘在迎、嘉州刺史顾在珣及诸贵戚皆惶恐,倾其家金帛妓妾以赂宗弼,仅得免死。凡素所不快者,宗弼皆杀之。

       辛亥,继岌至德阳。〔九域志:德阳县在汉州东北八十五里。〕宗弼遣使奉笺,称已迁蜀主于西第,〔已奉表降唐,不敢称西宫,故称西第。〕安抚军城,以俟王师。又使其子承班以蜀主后宫及珍玩赂继岌及郭崇韬,求西川节度使,继岌曰:「此皆我物,奚以献为!」留其物而遣之。〔宗弼之献,继岌之留,贤不肖之相去,其间不能以寸。

       李绍琛留汉州八日以俟都统,〔都统,继岌也。〕甲寅,继岌至汉州,王宗弼迎谒;乙卯,至成都。丙辰,李严引蜀主及百官仪卫出降于升迁桥,〔按薛史,升迁桥在成都北五里。〕蜀主白衣、衔璧、牵羊,草绳萦首,百官衰绖、徒跣、舆榇,号哭俟命。〔空棺为榇。〕继岌受璧,崇韬解缚,焚榇,承制释罪;君臣东北向拜谢。〔唐昭宗大顺二年王建取蜀,至衍而亡。〕丁巳,大军入成都。崇韬禁军士侵掠,市不改肆。自出师至克蜀,凡七十日。得节度十,〔武德、武信、永平、武泰、镇江、山南、武定、天雄、武兴、昭武凡十节度,西川为蜀都,不与也。〕州六十四,〔欧史职方考:前蜀所有益、汉、彭、蜀、绵、眉、嘉、剑、梓、遂、果、阆、普、陵、资、荣、简、邛、黎、雅、维、茂、文、龙、黔、施、夔、忠、万、归、峡、兴、利、开、通、涪、渝、泸、合、昌、巴、蓬、集、壁、渠、戎、梁、洋、金、秦、凤、阶、成五十三州而已。〕县二百四十九,兵三万,铠仗、钱粮、金银、缯锦共以千万计。

       高季兴闻蜀亡,方食,失匕箸,曰:「是老夫之过也。」〔高季兴劝伐蜀见二百七十二卷元年。〕梁震曰:「不足忧也。唐主得蜀益骄,亡无日矣,〔梁震之料庄宗,如烛照数计。〕安不知其不为吾福!」〔荆南之福则未闻也。以三郡之地介乎强国之间,惴惴仅能自全,何福之有!

       楚王殷闻蜀亡,上表称:「臣已营衡麓之间为菟裘之地,〔衡麓,衡山之麓也;山足曰麓。左传:鲁隐公使营菟裘,吾将老焉。马殷言将致事而归老于衡麓,闻蜀亡而惧也。〕愿上印绶以保余龄。」〔龄,年也。记文王世子曰:古者谓年龄,齿亦龄也。〕上优诏慰谕之。

       2平蜀之功,李绍琛为多,位在董璋上;而璋素与郭崇韬善,崇数召璋与议军事。绍琛心不平,谓璋曰:「吾有平蜀之功,公等朴樕相从,〔朴樕小木,以喻董璋小材也。〕反呫嗫于郭公之门,〔呫嗫,细语也。〕谋相倾害。吾为都将,〔帝命李绍琛为行营马步军都指挥使,董璋为左厢虞候,故云然。〕独不能以军法斩公邪!」璋诉于崇韬。十二月,崇韬表璋为东川节度使,绍琛愈怒,曰:「吾冒白刃,陵险阻,定两川,璋乃坐有之邪!」乃见崇韬言:「东川重地,任尚书有文武才,宜表为帅。」〔任圜时以工部尚书参预军机。〕崇韬怒曰:「绍琛反邪,何敢违吾节度!」绍琛惧而退。

       初,帝遣宦者李从袭等从魏王继岌伐蜀;继岌虽为都统,军中制置补署一出郭崇韬,崇韬终日决事,将吏宾客趋走盈庭,而都统府惟大将晨谒外,牙门索然,〔索然,言寂寞也。〕从袭等固耻之。及破蜀,蜀之贵臣大将争以宝货、妓乐遗崇韬及其子廷诲,魏王所得,不过匹马、束帛、唾壶、麈柄而已,从袭等益不平。

        王宗弼之自为西川留后也,赂崇韬求为节度使,崇韬阳许之,既而久未得,乃帅蜀人列状见继岌,请留崇韬镇蜀。从袭等因谓继岌曰:「郭公父子专横,今又使蜀人请己为帅,其志难测,王不可不为之备。」继岌谓崇韬曰:「主上倚侍中如山岳,不可离庙堂,〔郭崇韬官侍中,故继岌称之。〕岂肯弃元老于蛮夷之域乎!且此非余之所敢知也,请诸人诣阙自陈。」由是继岌与崇韬互相疑。〔此段自平蜀之功以下,为李绍琛反张本;自初帝遣李从袭从继岌以下,为杀郭崇韬张本。

      会宋光葆自梓州来,诉王宗弼诬杀宋光嗣等;又,崇韬征犒军钱数万缗于宗弼,宗弼靳之,士卒怨怒,夜,纵火諠噪。崇韬欲诛宗弼以自明,己巳,白继岌收宗弼(王宗弼(?-925年12月28日),本名魏弘夫,为顾彦晖效力时改名顾琛,五代十国前蜀大将、齐王。他是前蜀开国者王建的养子,在王建子王衍继位后掌军权。925年,前蜀军屡次大败于来伐的后唐,王宗弼迫使王衍降唐,希望可以维持自己在西川的势力。但后唐招讨使郭崇韬认为王宗弼不可靠,处决了他。)及王宗勋、王宗渥,皆数其不忠之罪,族诛之,籍没其家。蜀人争食宗弼之肉。

        3辛未,闽忠懿王审知卒,〔王审知(862年-925年),字信通,又字详卿,光州固始(今河南固始)人,五代十国时期闽国建立者。王审知初与兄王潮跟随王绪,后王潮废杀王绪,诸将便拥戴他为首领。公元897年(乾宁四年)王潮去世,王审知继其位,朝廷任他为武威军节度使、福建观察使,累迁至检校太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琅琊王。公元907年(天佑四年),后梁太祖朱温升任王审知为中书令,封闽王。王审知在位时,选贤任能,减省刑法,珍惜费用,减轻徭役,降低税收,让百姓得以休养生息。公元925年,王审知去世,终年六十四岁,谥号忠懿王。其子王延钧称帝后,追谥为昭武孝皇帝,庙号太祖。〕子延翰自称威武留后。〔延翰字子逸,审知长子也。〕汀州民陈本聚众三万围汀州,延翰遣右军都监柳邕等将兵二万讨之。

        4癸酉,王承休、王宗汭至成都,〔十月自秦州上道,为始至成都。〕魏王继岌诘之曰:「居大镇,拥强兵,何以不拒战﹖」对曰:「畏大王神武。」曰:「然则何以不降﹖」对曰:「王师不入境。」曰:「日所俱入羌者几人﹖」对曰:「万二千人。」曰:「今归者几人﹖」对曰:「二千人。」曰:「可以偿万人之死矣。」皆斩之,并其子。(王承休,五代前蜀主王建时期的宦官。容貌俊秀,善於戏谑、狎玩,“多以邪僻奸秽之事媚其主,主愈宠之”,成为王建之子王衍的专房,王衍又和王承休之妻严氏私通。官至天雄军节度使。唐庄宗派魏王李继岌、郭崇韬伐蜀。王承休“握锐兵于天水,兵刃不举”。蜀帝国灭亡后,王承休、王宗汭回到成都,李继岌问他:“居大镇,拥强兵,何以不拒战?”王承休回答道:“害怕大王的神明威武。”,后为李继岌所杀。

       5丙子,以知北都留守事孟知祥为西节度使、同平章事,促召赴洛阳。〔召之至洛阳而后赴镇。为孟知祥据蜀张本。〕帝议选北都留守,枢密承旨段徊等恶邺都留守张宪,不欲其在朝廷,〔段徊必宦人也。〕皆曰:「北都非张宪不可。宪虽有宰相器,〔郭崇韬荐张宪为相,帝欲用之,故段徊等云然。〕今国家新得中原,宰相在天子目前,事有得失,可以改更,比之北都独系一方安危,不为重也。乃徙宪为太原尹,知北都留守事。〔以尹知留守事,非正为留守也。〕以户部尚书王正言为兴唐尹,知邺都留守事。正言昏耄mào,帝以武德使史彦琼为邺都监军。〔后唐武德使本掌宫中事。明宗时尝旱,暴坐庭中,诏武德司宫中无扫雪,是其证也。〕彦琼,本令人也,有宠于帝。魏、博等六州军旅金谷之政皆决于彦琼,威福自恣,陵忽将佐,自正言以下皆谄事之。〔为王正言、史彦琼不能守邺都张本。

        6初,得魏州银枪效节都近八千人,以为亲军,〔见二百六十九卷梁均王贞明元年。〕皆勇悍无敌。夹河之战,实赖其用,屡立殊功,常许以灭梁之日大加赏赉。既而河南平,〔梁灭而河南平。〕虽赏赉非一,而士卒恃功,骄恣无厌,更成怨望。是岁大饥,民多流亡,租赋不充,道路涂潦,漕辇艰涩,〔漕,水运;辇,陆运。〕东都仓廪空竭,无以给军士。租庸使孔谦日于上东门外〔洛城东面三门:中日建春,左曰上东,右曰永通。九域志:洛阳上东门、建春门皆为镇,属河南县,盖丧乱丘墟,非复盛唐之旧也。〕望诸州漕运,至者随以给之。军士乏食,有雇妻鬻子者,老弱采蔬于野,百十为群,往往馁死,流言怨嗟,而帝游畋不息。己卯,猎于白沙,皇后、皇子、后宫毕从。庚辰,宿伊阙;辛巳,宿潭泊;壬午,宿龛涧;癸未,还宫。〔自白沙至龛涧,其地皆在洛阳东。按薛史李愚避难居洛,表白沙之别墅。龛涧近伊阙。〕时大雪,吏卒有僵仆于道路者。伊、汝间饥尤甚,卫兵所过,责其供饷,不得,则坏其什器,撤其室庐以为薪,甚于寇盗,县吏皆窜匿山谷。

       7有白龙见于汉宫;汉主改元白龙,更名曰龚。

        8长和骠信郑旻遣其布燮郑昭淳求婚于汉,汉主以女增城公主妻之。长和即唐之南诏也。〔唐末,南诏改曰大礼,至是又改曰长和。五代会要曰:郭崇韬平蜀之后,得王衍所得蛮俘数十,以天子命令使人入其部,被止于界上,惟国信蛮俘得往。续有转牒,称督爽大长和国宰相、布燮等等上大唐皇帝舅奏疏一封,差人转送黎州,其纸厚硬如皮,笔力遒健,有诏体,后有督爽陀酋、忍爽王宝、督爽弥勒、忍爽董德义、督爽长垣纬、忍爽杨希燮等所署。有彩笺一轴,转韵诗一章,章三韵,共十联,有类击筑词,颇有本朝姻亲之意,语亦不逊。

       9成德节度使李嗣源入朝。

       10闰月,己丑朔,孟知祥至洛阳,帝宠待甚厚。

        11帝以军储不足,谋于群臣,豆卢革以下皆莫知为计。吏部尚书李琪上疏,以为:「古者量入以为出,计农而发兵,故虽有水旱之灾而无匮乏之忧。近代税农以养兵,未有农富给而兵不足,农捐瘠而兵丰饱者也。今纵未能蠲省租税,苟除折纳、纽配之法,〔折纳,谓抑民使折估而纳其所无;纽配,谓纽数而科配之也。〕农亦可以小休矣。」帝即敕有司如琪所言,然竟不能行。

       12丁酉,诏蜀朝所署官四品以上降授有差,五品以下才地无取者悉纵归田里;其先降及有功者,委崇韬随事奖任。又赐王衍诏,略曰:「固当裂土而封,必不薄人于险。三辰(日月星谓之三辰)在上,一言不欺。」〔誓之以三辰而终杀之,非信也。

       13庚子,彰武、保大节度使兼中书令高万兴卒,〔高万兴,后梁将领。五代河西(今合阳东)人。唐末,隶于李茂贞部,为胡敬璋骑将。朱温杀害昭宗,随李茂贞领兵东征西攻,久战无功。胡敬璋卒后,降于朱温,被授鄜延招抚使。与刘知俊合兵攻鄜(今富县)、坊(今黄陵县东南)、丹(今宜川县)、延(今延安市北)等州。曾任太师、中书令,封北平王,兼彰武(治延州)、保大(治鄜州)两镇节度使。后唐时入朝,仍授旧职。同光三年(925年)卒于任。梁贞明四年,高万兴兼镇鄜延。唐以延州置保塞军,岐改为忠义军,后唐改为彰武军。鄜,保大军。〕以其子保大留后允韬为彰武留后。

      14帝以军储不充,欲如汴州,谏官上言:「不如节俭以足用,自古无就食天子。今杨氏未灭,不宜示以虚实。」〔谓吴近在淮南,不宜使之知中国虚实。〕乃止。

       15辛亥,立皇弟存美为邕王,存霸为永王,存礼为薛王,存渥为申王,存父为睦王,存确为通王,存纪为雅王。

       16郭崇韬素疾宦官,尝密谓魏王继岌曰:「大王他日得天下,騬chéng马亦不可乘,〔騬,犗马也,被割掉睾丸的马。以喻宦官。史照曰:犗,音戒;俗呼扇马为改马,即犗马也。〕况任宦官!宜尽去之,专用士人。」吕知柔窃听,闻之,〔吕知柔时为都统牙通谒。〕由是宦官皆切齿。

       时成都虽下,而蜀中盗贼群起,布满山林。崇韬恐大军既去,更为后患,命任圜、张筠分道招讨,以是淹留未还。帝遣者向延嗣促之,崇韬不出郊迎,及见礼节又倨,〔宦官固可疾,然天子使之将命,敬之者所以敬君也,乌可倨见哉!唐庄宗使刑臣将命于大臣非也,郭崇韬倨见之亦非也。呜呼!刑臣将命,自唐开元以后皆然矣。〕延嗣怒。李从袭谓延嗣曰:「魏王,太子也;主上万福,而郭公专权如是。郭廷诲拥徒出入,日与军中饶将、蜀土豪杰狎饮,指天画地,近闻白其父请表己为蜀帅;又言「蜀地富饶,大人宜善自为谋。」今诸军将校皆郭氏之党,王寄身于虎狼之口,一朝有变,吾属不知委骨何地矣。」因相向垂涕。延嗣归,具以语刘后。后泣诉于帝,请早救继岌之死。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