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唐纪三(二)---冤魂朱友谦  

2016-12-27 22:15:0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友谦字德光,许州人。起初名简,在渑池镇当士卒,有罪逃走,在石濠、三乡之间抢劫,商人、行路人生命财产都受威胁。过了一段时间去当陕州军校。

  陕州节度使王珙,为人严厉残酷,和他弟弟王珂争当河中节度使,战败后牙将李..与友谦商议共杀珙,归附梁,太祖上表叫..代替珙。..上任,友谦派兵进攻他,..逃走,太祖又上表叫友谦代..当节度使。

  梁兵进攻李茂贞。太祖往来经过陕,友谦侍奉非常谨慎,请求说“:我本来没有功劳,然而富贵到这种地步,是元帅的帮助啊!况且有幸我们是同姓,情愿改名字当诸子之一。”太祖更加同情他,就改名叫友谦,收为养子。太祖即位,移镇河中,升中书令,封冀王。

  太祖遇弑,友皀立,升友谦为侍中,友谦虽然接受命令,但心中不服。不久友皀召友谦朝见,友谦不肯去,就归附晋。友皀派招讨使韩京力率康怀英等军五万人去讨伐友谦。晋王出泽、潞去救他,在解县遇到康怀英军,把他打得大败,一直追到白径岭,夜间点着火把进攻,怀英又败,梁兵退走。友谦醉卧晋王帐中,晋王看着他,对左右的人说:“冀王虽然很贵,可惜他的臂太短了!”

  末帝即位,友谦又归附梁但不与晋断绝关系。贞明六年(920),友谦派儿子令德袭击同州,驱逐节度使程全晖,请求兼任。末帝起初不允许,不久允许了,制命未到,友谦又叛,从此断绝与梁的关系归附晋了。末帝派刘寻阝等人讨伐,被李存审打败。晋封友谦为西平王,加守太尉,叫他儿子令德当同州节度使。

  庄宗灭梁入洛阳,友谦来朝贺,赐姓名李继麟,赏赐以万计。第二年,加封太师、尚书令,赐铁券恕死罪。用他的儿子令德当遂州节度使,令锡当忠武军节度使,诸子及其部下将校当刺史的有十几人,恩宠之盛,当时没人能和他相比。

  那时宦官、伶人专权,很多人向友谦要贿赂,友谦不能给而推辞,宦官、伶人都愤怒。唐兵伐蜀,友谦选出精兵叫儿子令德统帅去从军。到郭崇韬被杀,伶人景进说:“唐兵开始出发时,友谦以为讨伐自己,阅兵自备。”又说:“与崇韬谋反。”并且说:“崇韬之所以在蜀反,是因为有友谦做内应。友谦见崇韬死,商议和存繧为郭氏报冤。”庄宗起初表示怀疑是否有这种事,许多宦官、伶人日夜对他这样说。友谦听说了非常害怕,准备入朝去自己说明白,将吏都劝他不要去。友谦说“:郭公有大功于国,因谗言而死,我不自己说明,谁为我说话!”就单骑入朝。景进派人诈写告变的信,告友谦反。庄宗疑惑,就迁友谦当义成军节度使,派朱守殷夜里率兵包围旅馆,把友谦赶出徽安门杀掉,恢复原姓名。下诏叫魏王继岌在遂州杀令德,王思同在许州杀令锡,夏鲁奇到河中杀其全家并灭族。鲁奇到他家,友谦妻张氏率宗族二百余人见鲁奇说:“朱氏宗族当死,希望不要滥杀平民。”就把婢仆百人分出来,以家族百人就刑。张氏从房里取出铁券给鲁奇看,说:“这是皇帝赐的,不知上面说的什么话。”鲁奇也为此感到羞惭。

  友谦死,他部下将吏史武等七人都因此被族诛,天下人都感到很冤枉。
后唐纪三(二)---冤魂朱友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前此帝闻蜀人请崇韬为帅,已不平,至是闻延嗣之言,不能无疑。帝阅蜀府库之籍,曰:「人言蜀中珍货无算,何如是之微也﹖」延嗣曰:「臣闻蜀破,其珍货皆入于崇韬父子,崇韬有金万两,银四十万两,钱百万缗,名马千匹,他物称是,廷诲所取,复在其外;故县官所得不多耳。」帝遂怒形于色。及孟知祥将行,帝语之曰:「闻郭崇韬有异志,卿到,为朕诛之。」知祥曰:「崇韬,国之勋旧,不宜有此。俟臣至蜀察之,苟无他志则遣还。」帝许之。

        壬子,知祥发洛阳。帝寻复遣衣甲库使马彦珪〔衣甲库使,盛唐无之,盖帝所置,亦内诸司使之一也。〕驰诣成都观崇韬去就,如奉诏班师则已,若有迁延跋扈之状,则与继岌图之。〔观庄宗所以命孟知祥、马彦珪者如此,就使李从袭等不以刘后教行之,崇韬得东还,亦必不能自全矣。〕彦珪见皇后,说之曰:「臣见向延嗣言蜀中事势忧在朝夕,今上当断不断,〔言帝诏旨持两端,无决然使杀崇韬之命。〕夫成败之机,间不容发,安能缓急禀命于三千里外乎!」〔成都至洛阳三千二百一十六里,见旧唐书地理志。〕皇后复言于帝,帝曰:「传闻之言,未知虚实,岂可遽尔果决!」皇后不得请,退,自为教与继岌,令杀崇韬。知祥行至石壕,〔石壕村在陕县东、新安县西,杜少陵诗所谓「暮投石壕村」者也。九域志:陕州陕县有石壕镇。〕彦珪夜叩门宣诏,促知祥赴镇,知祥窃叹曰:「乱将作矣!」乃昼夜兼行。〔孟知祥倍道而行,非能救郭崇韬之死也,恐崇韬死而生他变耳。

       17初,楚王殷既得湖南,不征商旅,由是四方商旅辐凑。湖南地多铅铁,殷用军都判官高郁策,〔军都判官,诸军都判官也。高郁在马殷府,其位任在行军司马之上。〕铸扣铁为钱,商旅出境,无所用之,皆易他货而去,故能以境内所余之物易天下百货,国以富饶。湖南民不事桑蚕,郁命民输税者皆以帛代钱,未几,民间机杼([jī zhù]指织机。杼,织梭。《淮南子·氾论训》:“后世为之机杼胜复以便其用,而民得以掩形御寒。” 唐 李白 《赠范金乡》诗之二:“百里鸡犬静,千庐机杼鸣。” 明 沉鲸 《双珠记·北斗化僧》:“尽道秋惊凤律,夜静龙梭,且得停机杼。” 清 厉鹗 《东城杂记·织成十景图》:“ 杭 东城机杼之声,比户相闻。”指织机的声音。宋 魏庆之 《诗人玉屑·诗法·赵章泉题品三联》:“隔林彷彿闻机杼,知有人家住翠微。”指纺织。《南齐书·王敬则传》:“机杼勤苦,匹裁三百。” 宋 罗烨 《醉翁谈录·因兄姊得成夫妇》:“ 广州 姚三郎 ,家以机杼为业。” 清 方苞 《伯姊》:“夫之弟子兮弟之女,嗣为婚婣兮力机杼。”犹机棙。机关。《南史·文学传·祖冲之》:“初, 宋武 平 关中 ,得 姚兴 指南车,有外形而无机杼,每行,使人於内转之。”引申为事情的关键。清 刘献廷 《广阳杂记》卷四:“今天下之机杼在王,王若出兵以临中原,天下响应,此千古一时也。”比喻诗文创作中的新巧构思和布局。《魏书·祖莹传》:“文章须自出机杼,成一家风骨,何能共人同生活也。” 宋 沉作喆 《寓简》卷九:“文章固当以古为师,学成矣,则当别立机杼,自成一家。” 清 钱泳 《履园丛话·谭诗·总论》:“ 高仁 两朝,其花尤盛,实能发洩 陶 谢 …… 韩 白 诸家之英华,而自出机杼者。”犹胸臆。北齐 颜之推 《颜氏家训·省事》:“有一礼官,耻为此让,苦欲留连,强加考覈。机杼既薄,无以测量。” 卢文弨 补注:“机杼,言其胸中之经纬也。”《清史稿·兵志七》:“汽鑪、机器、船壳三者,咸研究图説,自出机杼。” 梁启超 《近世文明初祖二大家之学说》:“盖自中世以来,学者倚傍前人,莫能出自机杼。”)大盛。〔高郁佐马殷治湖南,巧于使民而民劝趋于利,盖学管子之术者也。

        18吴越王镠遣使者沈桊juàn致书,以受玉册、封吴越国王告于吴,吴人以其国名与己同,〔嫌其居越而兼吴国之名。〕不受书,遣桊还。仍戒境上无得通吴越使者及商旅。

       明宗圣德和武钦孝皇帝上之上〔讳嗣源,应州人。世本夷狄,无姓氏。父电,鴈雁门都将。帝少名邈佶烈,太祖养以为子,乃姓李,名嗣源,即位后改名亶。)

        天成元年〔丙戌、九二六是年四月方改元,见下卷。〕

       1春,正月,庚申,魏王继岌遣李继曮、李严部送王衍及其宗族百官数千人诣洛阳。

        2河中节度使、尚书令李继麟自恃与帝故旧,且有功,〔梁之干化二年,朱友谦即以河中附晋,故自恃故旧。自附晋之后,晋王与梁人战于河上,汾、晋无后顾之虞,以此为有功。〕帝待之厚,〔亦以此自恃。〕苦诸令宦求伹无厌,遂拒不与。大军之征蜀也,继麟阅兵,遣其子令德将之以从。景进与宦官谮之曰:「继麟闻大军起,以为讨己,故惊惧,阅兵自卫。」又曰:「崇韬所以敢倔强于蜀者,与河中阴谋,内外相应故也。」继麟闻之惧,欲身入朝以自明,其所亲止之,继麟曰:「郭侍中功高于我。今事势将危,吾得见主上,面陈至诚,则谗人获罪矣。」(郭侍中,谓崇韬。功高,以其有灭梁、蜀之功,非己之所能及也。谗人,指令宦也。〕癸亥,继麟入朝。〔为继麟得祸张本。〕

        3魏王继岌将发成都,令任圜权知留事,以俟孟知祥。诸军部署已定,〔部署行留已定也。〕是日,马彦珪至,以皇后教示继岌,继岌曰:「大军垂发,〔垂发,犹言临发也。〕彼无衅端,安可为此负心事!公辈勿复言。且主上无敕,独以皇后教杀招讨使,可乎﹖」李从袭等泣曰:「既有此迹,万一崇韬闻之,中涂为变,益不可救矣。」相与巧陈利害,继岌不得已从之。甲子旦,从袭以继岌之命召崇韬计事,继岌登楼避之。崇韬方升阶,继岌从者李环挝zhuā碎其首,(郭崇韬(约865年-926年),字安时,代州雁门人。 五代十国时期后唐重臣、军事家、战略家。 历仕两代三主,奇袭灭梁以某议佐命之臣功居第一,赐铁券,恕十死。 及平巴蜀,宣畅军威几至极尽。一旦被谗,首领莫保。唐僖宗后期作为昭义节度使李克修亲信,累典事务,廉洁干练。 大顺元年(890),李克修死,改任李克用典谒。 天佑十四年(917),李存勖授其中门副使,和孟知祥、李绍宏一起参与机要。 龙德三年四月(923),李存勖称帝,国号唐,史称后唐。授郭崇韬兵部尚书、枢密使。 同年,郭崇韬献计奇袭汴州,梁晋对峙四十年,一战八天灭梁。 以功授侍中、冀州节度使,封赵郡公,邑二千户。 同光三年九月十八日(925),后唐以李存勖的长子李继岌为都统,郭崇韬为招讨使,率军六万伐蜀。 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唐军抵成都,王衍出降,前蜀亡。 不日,郭崇韬遭李从袭、向延嗣、马彦珪和神闵敬皇后刘氏联手构陷,杖毙而死,三子遇难,两幼子幸存。)并杀其子廷诲、廷信。〔郭崇韬盖与二子俱至继岌所,故同时见杀。〕外人犹未之知。都统推官滏阳李崧谓继岌曰:「今行军三千里外,初无敕旨,擅杀大将,大王柰何行此危事!独不能忍之至洛阳邪﹖」继岌曰;「公言是也,悔之无及。」崧乃召书吏数人,登楼去梯,矫为敕书,用蜡印宣之,〔以蜡摹刊为中书省印,以印敕书而宣之也。〕军中粗定。崇韬左右皆窜匿,独掌书记滏阳张砺诣魏王府恸哭久之。〔张砺为崇韬府掌书记。史言其事府主能始终。〕继岌命任圜代崇韬总军政。

        4魏王通谒李廷安献蜀乐工二百余人,有严旭者,王衍用为蓬州刺史,帝问曰:「汝何以得刺史﹖」对曰:「以歌。」帝使歌而善之,许复故任。〔人皆谓帝克蜀而不察蜀之所以亡,故不旋踵而败;不知此乃帝气习也。观诸李存贤、周匝之事可见。现代,也有相声演员为县官,将军级演员很多

       5戊辰,孟知祥至成都。时新杀郭崇韬,人情未安,知祥慰抚吏民,犒赐将卒,去留帖然。〔史言孟知祥之才,所以能有蜀。

      6闽人破陈本,斩之。〔陈本围汀州,见上年十二月。〕

       7契丹主击女真及勃海,〔女真始见于此。其国本肃慎氏,东汉谓之挹娄,元魏谓之勿吉,隋、唐谓之靺鞨,五代时始号女真。女真有数种,居混同江之南者为熟女真,江之北者为生女真。混同江即鸭渌水。〕恐唐乘虚袭之,戊寅,遣梅老鞋里来修好。

        8马彦珪还洛阳,乃下诏暴郭崇韬之罪,并杀其子廷说、廷让、廷议,〔此郭崇韬诸子之在洛阳者也。〕于是朝野骇惋([hài wǎn]惊叹,惊异。南朝 宋 谢灵运 《诣阙自理表》:“披疏骇惋,不解所由。”《南史·刘敬宣传》:“及在 江陵 ,知 敬宣 还,寻知为 江州 ,大骇惋。”《新唐书·刘晏传》:“不加实验,先诛后詔,天下骇惋。”),群议纷然,帝使宦者潜察之。保大节度使睦王存父,崇韬之婿也;宦者欲尽去崇韬之党,言「存父对诸将攘臂垂泣,为崇韬称冤,言辞怨望。」庚辰,幽存父于第,寻杀之。

        景进言:「河中人有告变,言李继麟与郭崇韬谋反;崇韬死,又与存父连谋。」宦官因共劝帝速除之,帝乃徙继麟为义成节度使,是夜,遣蕃汉马步使朱守殷以兵围其第,〔欧史作「围其馆」,盖谓朱友谦无私第在洛阳也。〕驱继麟出徽安门外杀之,复其姓名曰朱友谦。〔朱友谦(?-926年),初名朱简,字德光,河南许州(今河南省许昌市)人。唐末五代时期大臣。初为陕州军校,杀害节度使王珙,依附宣武节度使朱温。朱温录以为子,更名友谦,表为陕虢节度使。朱温篡唐即位后,徙镇河中节度使,累迁中书令,封为冀王。朱友珪弑父篡位,朱友谦阴附晋王李存勖,封西平王,加守太尉。后唐庄宗灭梁入洛,赐名李继麟,加守太师、尚书令,恩宠之盛,时无与比。同光四年,因得罪宦官伶人,被后唐庄宗所杀。唐昭宗之迁洛也,车驾佃徽安门入宫。唐六典:东都北面二门,东曰延喜,西曰徽安。朱友谦赐姓名见二百七十二卷元年。〕友谦二子,令德为武信节度使,令锡为忠武节度使;诏魏王继岌诛令德于遂州,郑州刺史王思同诛令锡于许州,〔唐置忠武军于许州、匡国军于同州,至梁之时两易军号,后唐灭梁,皆复其故。〕河阳节度使李绍奇诛其家人于河中。绍奇至其家,友谦妻张氏帅家人二百余口见绍奇曰:「朱氏宗族当死,愿无滥及平人。」乃别其婢仆百人,以其族百口就刑。张氏又取铁券以示绍奇曰:「此皇帝去年所赐也,我妇人,不识书,不知其何等语也。」绍奇亦为之惭。〔惭朝廷之失信。〕友谦旧将史武等七人,时为刺史,皆坐族诛。

        时洛中诸军饥窘,妄为谣言,令官采之以闻于帝,故朱友谦、郭崇韬皆及于祸。成德节度使兼中书令李嗣源亦为谣言所属,帝遣朱守殷察之;守殷私谓嗣源曰:「令公勋业振主,宜自图归藩以远祸。」嗣源曰:「吾心不负天地,祸福之来,无所可避,皆委之于命。」〔李嗣源答朱守殷之言,安于死生祸福之际,英雄识度自有不可及者。〕时令宦用事,勋旧人不自保,嗣源危殆者数四,赖宣徽使李绍宏左右营护,以是得全。

        9魏王继岌留马步都指挥使陈留李仁罕、马军都指挥使东光潘仁嗣、左厢都指挥使赵廷隐、右厢都指挥使浚仪张业、牙内指挥使文水武漳、骁锐指挥使平恩李延厚戍成都。〔为诸将在蜀卒为孟知祥效死张本。〕甲申,继岌发成都,命李绍琛帅万二千人为后军,行止常差中军一舍。〔三十里为一舍。差后于中军三十里也。

       10二月,己丑朔,以宣徽南院使李绍宏为枢密使。〔代郭崇韬也。〕

       11魏博指挥使杨仁晸将所部兵戍瓦桥,踰年代归,至贝州,以邺都空虚,恐兵至为变,敕留屯贝州。

        时天下莫知郭崇韬之罪,民间讹言云:「崇韬杀继岌,自王于蜀,故族其家。」朱友谦子建徽为澶州刺史,帝密敕邺都监军史彦琼杀之。〔澶州,魏博巡属也,故密敕魏博监军杀朱建徽。〕门者白留守王正言曰:「史武德夜半驰马出城,不言何往。〔史彦琼以武德使出为监军,称其内职。〕又讹言云:「皇后以继岌之死归咎于帝,已弒帝矣,故急召彦琼计事。」人情愈骇。〔讹言方兴,而史彦琼所为可疑可骇者,讹过所以益甚,而乱随之。

        杨仁晸部部兵皇甫晖与其徒夜博不胜,因人情不安,遂作乱,劫仁晸曰:「主上所以有天下,吾魏军力也,〔谓因魏博兵力以破梁。〕魏军甲不去体,马不解鞍者十余年,今天下已定,天子不念旧劳,更加猜忌。远戍踰年,方喜代归,去家咫尺,不使相见。〔言使之留屯贝州,不许还魏州也。九域志:贝州南至魏州二百二十五里。〕今闻皇后弒逆,京师已乱,将士愿与公俱归,仍表闻朝廷。若天子万福,兴兵致讨,以吾魏博兵力足以拒之,〔皇甫挥,银枪效节卒也,从庄宗战河上,习见庄宗之用兵,与夫诸军之勇怯,故敢发此言。〕安知不更为富贵之资乎!」仁晸不从,晖杀之;又劫小校,不从,又杀之。效节指挥使赵在礼闻乱,衣不及带,踰垣而走,晖追及,曳其足而下之,示以二首,〔示以杨仁晸及小校之首。〕在礼惧而从之。乱兵遂奉以为帅,焚掠贝州。晖,魏州人;在礼,涿州人也。诘旦,晖等拥在礼南趣临清、永济、馆陶,所过剽掠。

        壬辰晚,有自贝州来告军乱将犯邺都者,都巡检使孙铎等亟诣史彦琼,请授甲乘城为备。彦琼疑铎等有异志,曰:「告者云今日贼至临清,计程须六日晚方至,〔九域志:临清县南至魏州城一百五十里。皇甫晖等以壬辰至临清,史彦琼以为六日晚方至魏州者,以师行日五十里,故计其涉三日方至也。壬辰二月四日,六日,谓二月六日也,是日甲午。〕为备未晚。」孙铎曰:「贼既作乱,必乘吾未备,昼夜倍道,安肯计程而行!请仆射帅众乘城,〔史彦琼盖加仆射,故孙铎称之。〕铎募劲兵千人伏于王莽河逆击之,贼既势挫,必当离散,然后可扑讨也。必俟其至城下,万一有奸人为内应,则事危矣。」彦琼曰:「但严兵守城,何必逆战!」是夜,贼前锋攻北门,弓弩乱发。时彦琼将部兵宿北门楼,闻贼呼声,实时惊溃。彦琼单骑奔洛阳。

        癸巳,贼入邺都,孙铎等拒战不胜,亡去。赵在礼据宫城,〔帝即位于魏州,以牙城为宫城。〕署皇甫挥及军校赵进为马步都指挥使,纵兵大掠。进,定州人也。

        王正言方据案召吏草奏,无至者,正言怒,其家人曰:「贼已入城,杀掠于市,吏皆逃散,公尚谁呼!」正言惊曰:「吾初不知也。」又索马,不能得,乃帅僚佐步出府门谒在礼,再拜请罪。在礼亦拜,曰:士卒思归耳,尚书重德,勿自卑屈!」慰谕遣之。〔王正言以户部尚书出知留守,故赵在礼称之。

        众推在礼为魏博留后,具奏其状。北京留守张宪家在邺都,〔去年张宪自邺都留守迁北京,故其家尚留邺都。〕在礼厚抚之,遣使以书诱宪,宪不发封,斩其使以闻。

       甲午,以景进为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右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上柱国。

       13丙申,史彦琼至洛阳。〔自邺都--河北省临漳县逃至洛阳。〕帝问可为大将者于枢密使李绍宏,绍宏复请用李绍钦,〔伐蜀之役,李绍宏已荐李绍钦而不用,故言复。〕帝许之,令条上方略。(并命令李绍钦逐条送上他的计谋策略)绍钦所请偏裨,皆梁旧将,己所善者,帝疑之而止。皇后曰:「此小事,不足烦大将,绍荣可办也。」〔绍荣,元行钦。〕帝乃命归德节度使李绍荣将骑三千诣邺招抚,亦征诸道兵,备其不服。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