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唐纪四(一)--悲催太子李继岌  

2016-12-28 17:20:3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庄宗有五子:长曰继岌,其次继潼、继嵩、继蟾、继山尧。继岌母亲是刘皇后,其余都未说明他们母亲的名号。

  庄宗即帝位,继岌当北都留守,判六军诸卫事。升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豆卢革当宰相,建议按唐朝惯例,皇子都当宫使。就以邺宫为兴圣宫,用继岌为使。

  同光三年(925),封魏王。当年伐蜀,用继岌为西南行营都统,郭崇韬为都招讨使,工部尚书任圜、翰林学士李愚都参予军事。九月十八日,率兵六万从凤翔入大散关,军无十日之粮,但所到州镇都归降,就地取粮。到兴州,蜀将程奉琏率五百骑投降,就用他的兵修阁道,让唐军通过。王衍率兵万人屯利州,分兵一半在三泉进行抵抗,被先锋康延孝打败,衍害怕了,斩断吉柏江浮桥,逃回成都。唐军从文州小道入川。十一月二十日,继岌到绵州,衍上表请求投降。十一月二十七日,入成都。王衍乘竹轿到升仙桥,穿白衣,牵羊,草绳系在脖子上,一只胳臂露在外面,用嘴含着玉璧,用车载着棺材,群臣穿孝服,光着脚来投降。继岌下来取璧,崇韬解开绳子,烧掉棺材。从出师到王衍投降,共七十五天,没有打仗,自古以来打仗没有这样容易。然则继岌虽然是都统,但是军政号令都出自崇韬。

  起初,庄宗派宦官供奉官李从袭监中军,高品李廷安、吕知柔为典谒。从袭等人平时讨厌郭崇韬,又见郭崇韬专任军事,更加不满。到破蜀以后,蜀的贵臣大将,从王宗弼以下,都争着用蜀宝货、妓乐奉献给崇韬父子,魏王所得匹马、束帛、唾壶、麈柄而已;崇韬每日决策军事,将吏宾客坐满客庭,然而都统府只有大将早晨去拜见,门庭寂静无人。因此从袭等人非常愤恨。不久宗弼率蜀文武大臣拜见继岌,请求留下郭崇韬镇守蜀,从袭等人因此说郭崇韬有异志,劝继岌做好准备。继岌对崇韬说“:陛下依赖你如同衡山、华山,尊你在庙堂之上,希望一统天下治理四方,必定不会把你放在这偏远蛮夷之地。这件事不是我能决定的。”

  庄宗听说崇韬想留在蜀,也不高兴,派宦官向延嗣催促继岌班师。延嗣到成都,崇韬不出来迎接,见面时礼节非常怠慢,延嗣愤怒,从袭告诉延嗣说崇韬有异志,怕危及魏王。延嗣回朝,都告诉了皇帝。刘皇后哭着要求保全继岌,庄宗派宦官马彦皀去看崇韬的打算。那时两川初定,孟知祥还没到任,各处盗贼聚集山林,崇韬正派遣任圜等人分别出去招安,怕以后发生变故,所以大军没有立即回师。临行时去见刘皇后说“:臣听延嗣说蜀形势严重,祸乱一触即发,怎能三千里往来报告呢?”刘皇后把彦皀的话告诉庄宗,庄宗说:“传说的话没有证实,哪能随便做出决断?”皇后因为得不到庄宗允许,就自己下令给继岌杀崇韬。次年正月,崇韬留任圜守蜀,等待知祥到任,并确定了班师的日期。彦皀到蜀,拿出皇后教令给继岌,继岌说:“现在大军将要出发,没有发生事端,怎能做这种没良心的事?”从袭等哭着说:“现在有密敕,王不执行,假若崇韬知道了,我们都无法活了!”继岌说:“皇上无诏书,只有皇后手谕,怎么能够杀招讨使?”从袭等力争,继岌不得已只得同意了。第二天早晨,从袭以都统的命令召崇韬去,继岌到楼上回避,崇韬到府,刚上台阶,继岌的侍从李环用铁木过打碎了崇韬的头。

  继岌班师。二月,大军到泥溪,先锋康延孝叛变,占据汉州,继岌派任圜去讨平。四月五日,至兴平,听到明宗造反,大军已到京城的消息,继岌想退守凤翔。到武功,李从袭劝继岌驰赴京师以救国难。走到渭河,西都留守张..隔断浮桥,继岌无法渡河,只得沿河东进,到渭南,士兵溃散。从袭对继岌说:“大事已去,好机会不再有,王应该自己想办法。”继岌徘徊痛哭,对李环说:“我已穷途末路,你应当杀我。”环迟疑了很久,对继岌乳母说“:我不忍看着王死,王若无路求生,应当面对着地下等着。”继岌面榻而卧,环用绳子绞死他。任圜到后,把继岌安葬在华州的西南。继岌年少因病而阉,无子。明宗即帝位,任圜率征蜀大军二万人回到京城,明宗再三抚慰他,问继岌在哪里?任圜报告了继岌自杀的详情。

  同光三年(925),诏以皇子继嵩、继潼、继蟾、继山尧都当光禄大夫、检校司徒。因为年龄都小,所以没封。当庄宗遇弑时,太祖子孙有十一人,明宗入京时,有四人被杀,其余不知逃到哪里去了,太祖终于绝后。

后唐纪四(一)--悲催太子李继岌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唐纪四(一)--悲催太子李继岌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柔兆淹茂(丙戌)四月,尽强圉大渊献(丁亥)六月,凡一年有奇。

         明宗圣德和武钦孝皇帝上之下天成元年〔(丙戌、九二六)〕

       夏,四月,丁亥朔,严办将发,〔凡天子将出,侍中奏中严外办。此时未必能尔,沿袭旧来严办之言而言之耳。〕骑兵陈于宣仁门外,〔唐昭宗天佑二年,敕改东都延喜门为宣仁门。又唐六典:东都东城在皇城之东,东曰宣仁门,南曰承福门。〕步兵陈于五凤门外。从马直指挥使郭从谦不知睦王存乂已死,〔存乂养郭从谦为假子及其被诛事,并见上卷本年二月。请诸王不出合者皆在禁中,故存乂死而从谦不知。〕欲奉之以作乱,帅所部兵自营中露刃大呼,与黄甲两军攻兴教门。〔唐昭宗之迁洛也,改延喜门为宣政门,重明门为兴教门。五凤门盖宫城南门也。唐六典曰:洛阳皇城南面三门,中曰应天,左曰兴教,右曰光政。〕帝方食,闻变,帅诸王及近卫骑兵击之,逐乱兵出门。时蕃汉马步使朱守殷将骑兵在外,帝遣中使急召之,欲与同击贼;守殷不至,引兵憩于北邙茂林之下。乱兵焚兴教门,缘城而入,近臣宿将皆释甲潜遁,〔李绍荣必已遁矣。〕独散员都指挥使李彦卿及宿卫军校何福进、王全斌等十余人力战。俄而帝为流矢所中,〔李彦卿即符彦卿,存审之子。〕鹰坊人善友扶帝自门楼下,至绛霄殿庑下〔鹰坊,唐时五坊之一也。姓谱,善,姓也,尧师善卷。门楼,兴教门楼。〕抽矢,渴懑求水,皇后不自省视,遣宦者进酪,〔酪,乳浆也。凡中矢刃伤血闷者,得水尚可活,饮酪是速死也。〕须臾,帝殂。〔年四十二。〕李彦卿等恸哭而去,左右皆散,善友敛庑下乐器覆帝尸而焚之。(后唐庄宗李存勖(xù)(也作"李存勖")(885年-926年),沙陀族,山西应县人,本为朱邪氏,小名亚子,唐末河东节度使、晋王李克用的长子,五代时期后唐王朝的建立者。唐光启元年正月(885年12月)生于晋阳宫,天佑五年(908年)继晋国王位,之后经过多年的征战,北却契丹、南击朱梁、东灭桀燕、西服岐秦,一步一步使得晋国逐渐强盛起来,就是死敌梁太祖朱温都不得不感叹"生子当如李亚子"。同光元年(923年)四月在魏州(河北大名府)称帝,国号"唐",史称后唐,是为后唐庄宗,并以同年十二月灭后梁。天成元年(926年)死于兵变。庄宗自小长相卓尔不群,成年以后英明神武,素以勇猛善战闻名,又长于谋略,生前统一大部中国,开启后唐中兴霸业,世人论五代诸帝皆以庄宗武功最盛。存勖虽武人,但洞晓音律,能度曲,尤善二字叠,曾自制词谱,后人为之惊艳。存词四首,载《尊前集》。)〔自此以上至是年正月,书「帝」者皆指言庄宗。庄宗好优而毙于郭门高,好乐而焚以乐器,故欧阳公引「君以此始,必以此终」之言以论其事,示戒深矣。〕彦卿,存审之子;福进、全斌皆太原人也。〔李彦卿后复姓符,与何福进、王全斌皆以功名自见。〕刘后囊金宝系马鞍,与申王存渥及李绍荣引七百骑,焚嘉庆殿,自师子门出走。通王存确、雅王存纪奔南山。〔洛阳之南入伊川皆大山。〕宫人多逃散,朱守殷入宫,选宫人三十余人,各令自取乐器珍玩,内于其家。于是诸军大掠都城。

     是日,李嗣源至罂子谷,闻之,恸哭,谓诸将曰:「主上素得士心,正为群小蔽惑至此,今吾将安归乎!」

     戊子,朱守殷遣使驰白嗣源,以「京城大乱,诸军焚掠不已,愿亟来救之!」乙丑,嗣源入洛阳,止于私第,禁焚掠,拾庄宗骨于灰烬之中而殡之。

     嗣源之入邺也,前直指挥使平遥侯益脱身归洛阳,〔前直指挥使领上前直卫之兵。刘昫曰:平遥即汉平陶县,魏避国讳,改「陶」为「遥」:唐属汾州。宋白曰:后魏以太武帝名焘,改「平陶」为「平遥」。〕庄宗抚之流涕。至是,益自缚请罪;嗣源曰:「尔为臣尽节,又何罪也!」使复其职。

     嗣源谓朱守殷曰:「公善巡徼,以待魏王。〔言善巡徼宫阙及皇城内外坊市,以待魏王继岌。继岌,庄宗嫡长子也,西征而还,未至,示若待其至而嗣位然。〕淑妃、德妃在宫,供给尤宜丰备。〔韩淑妃、伊德妃先在晋阳宫,盖庄宗都洛之后迎至洛宫,及其遭变,不从刘后出奔,时在宫中也。按淑妃韩氏,本庄宗元妃卫国夫人也;德妃伊氏,次妃燕国夫人也。刘后之次在三,越次而正位中宫,虽庄宗之过,亦郭崇韬希指迎合之罪也。五代会要曰:同光二年十二月,册德妃、淑妃,以宰臣豆卢革、韦说为册使,出应天门外登辂车,卤簿鼓吹前导,至右永福门降车,入右银台门,至淑妃宫,受册于内,文武百官立班称贺。通鉴书二年二月册刘后,盖册后之后至十二月册二妃也。〕吾俟山陵毕,社稷有奉,则归藩为国家捍御北方耳。」〔归藩,言欲归真定。

     是日,豆卢革帅百官上笺劝进,〔下之于上,不从其令而从其意。〕嗣源面谕之曰:「吾奉诏讨贼,不幸部曲叛散;欲入朝自诉,又为绍荣所隔,披猖([pī chāng]亦作“ 披昌 ”。猖獗,猖狂。《北史·王盟独孤信等传论》:“ 谊 文武奇才,以刚正见忌, 有隋 受命,鬱为名臣,末路披猖,信有终之克鲜。” 明 屠隆 《昙花记·雠邪设谤》:“前日 萧黄流 与我同席,席上曾説 史思明 也是一员良将,朝廷不能驱使,以致披猖。” 王闿运 《彭寿颐哀词》:“罢计 洛阳 ,羣寇披昌。” 李大钊 《国民之薪胆》:“甲辰之役, 日本 与 俄 争我 满洲 ,而以我国为战场,我反作壁上观,其结果致敌势益见披昌。” 郭沫若 《豕蹄·贾长沙痛哭》:“他想到 梁王 的死,想到天下的不安和 匈奴 的披猖。”溃散;失意;狼狈。《梁书·王僧辩传》:“ 上党王 陈兵见卫,欲敍安危,无识之徒,忽然逆战,前旌未举,即自披猖,惊惮之情,弥以伤惻。”《北史·王晞传》:“人主恩私,何由可保?万一披猖,求退无地。” 唐 高适 《同观陈十六史兴碑》诗:“ 东周 既削弱,两 汉 更沦没。 西晋 何披猖,五胡相唐突。”《资治通鉴·后唐明宗天成元年》:“吾奉詔讨贼,不幸部曲叛散,欲入朝自诉,又为 绍荣 所隔,披猖至此。”飞扬。唐 唐彦谦 《春深独行马上有作》诗:“日烈风高野草香,百花狼籍柳披猖。”)至此。吾本无他心,诸君遽尔见推,殊非相悉,愿勿言也!」革等固请,嗣源不许。

     李绍荣欲奔河中就永王存霸,从兵稍散;庚寅,至平陆,〔唐书地理志曰:括地志:陜州河北县本汉大阳县,天宝元年,太守李齐物开三门以利漕运,得古刃,有篆文曰「平陆」,因更河北县为平陆县。九域志:县在陜州北五里,隔大河。〕止余数骑,为人所执,折足送洛阳。存霸亦帅众千人弃镇奔晋阳。

     辛卯、魏王继岌至兴平,闻洛阳乱,复引兵而西,谋保据凤翔。

     向延嗣至凤翔,以庄宗之命诛李绍琛。〔康延孝(?-926年),又名李绍琛,代北(今山西代县)人,一说为塞北部落胡人。五代时期将领。原为太原兵卒,因罪逃入后梁,在军中从队长累升为将校。后唐庄宗同光元年(923年),率百余骑投奔后唐,任捧日军使兼南面招讨指挥使,检校司空,守博州刺史。因有献计平梁之功,授检校太保、郑州防御使,赐名李绍琛,迁保义军节度使。同光三年(925年),拜西南行营马步军都排陈斩斫使、马步军都指挥使,担任灭蜀前锋,居功最多。同光四年(926年),因老上司朱友谦被杀,惊惧而反,自称西川节度使、三川制置使。后被任圜所败,出逃时被活捉,被押解回京途中被李存勖派人处死。庄宗已殂,故不书帝而以庙号书之也。李绍琛反于蜀被擒,见上卷本年三月。

     初,庄宗命吕、郑二内养在晋阳,一监兵,一监仓库,自留守张宪以下皆承应不暇。及邺都有变,又命汾州刺史李彦超为北都巡检。彦超,彦卿之兄也。

     庄宗既殂,推官河间张昭远劝张宪奉表劝进,宪曰:「吾一书生,自布衣至服金紫,皆出先帝之恩,岂可偷生而不自愧乎!」昭远泣曰:「此古人之事,公能行之,忠义不朽矣。」〔张昭远儒者也,故勉成张宪之志节。其后昭远避汉高祖名,止名昭。

     有李存沼者,庄宗之近属,自洛阳奔晋阳,矫传庄宗之命,阴与二内养谋杀宪及彦超,据晋阳拒守。彦超知之,密告宪,欲先图之。宪曰:「仆受先帝厚恩,不忍为此。徇义而不免于祸,乃天也。」彦超谋未决,壬辰夜,军士共杀二内养及存沼于牙城,因大掠达旦。宪闻变,出奔忻州。〔九域志:太原府东北至忻州二百里。此以宋氏徙府后言也。〕会嗣源移书至,彦超号令士卒,城中始安,遂权知太原军府。

     百官三笺(第三次送上书札)请嗣源监国,嗣源乃许之。甲午,入居兴圣宫,〔按是时庄宗之殡在西宫,兴圣宫盖在西宫之东。按薛史,庄宗即位于魏州,以子继岌充北都留守、兴圣宫使,及平定河南,充东京留守、兴圣宫使,则东京、北都皆有兴圣宫。宋白所记见前。〕始受百官班见。〔示即真之渐。)下令称教,百官称之曰殿下。庄宗后宫存者犹千余人,宣徽使选其美少者数百献于监国,监国曰:「奚用此为!」对曰:「宫中职掌不可阙也。」监国曰:「宫中职掌宜谙故事,此辈安知!」乃悉用老旧之人补之,其少年者皆出归其亲戚,无亲戚者任其所适。蜀中所送宫人亦准此。

     乙未,以中门使安重诲为枢密使,〔安重诲本成德军中门使,监国所亲任者也。〕镇州别驾张延朗为副使。延朗,开封人也,仕梁为租庸吏,〔按欧史,张延朗仕梁,以租庸吏为郓州粮料使,明宗克郓州得之,复以为粮料使,后徙镇宣武、成德,以为元从孔目官,盖由此选为镇州别驾也。〕性纤巧,善事权贵,以女妻重诲之子,故重诲引之。

     监国令所在访求诸王。通王存确、雅王存纪匿民间,或密告安重诲,重诲与李绍真谋曰:「今殿下既监国典丧,诸王宜早为之所,以壹人心。殿下性慈,不可以闻。」乃密遣人就田舍杀之。后月余,监国乃闻之,切责重诲,伤惜久之。

     刘皇后与申王存渥奔晋阳,在道与存渥私通。存渥至晋阳,李彦超不纳,走至风谷,〔「风谷」恐当作「岚谷」。唐长安三年分宜芳县置岚谷县,属岚州。〕为其下所杀。(申王李存渥,太祖李克用五子,同光三年封。历义成、天平二军节度使,居京师,食其俸禄而已。李嗣源兵反,向京师,庄宗再幸汜水,徙存渥河中节度使,宣麻未讫,郭从谦反,攻兴教门,存渥从庄宗拒贼。庄宗中流矢崩,存渥与刘皇后同奔于太原,行至风谷,为部下所杀。)明日,永王存霸亦至晋阳,从兵逃散俱尽,存霸削发、僧服谒李彦超,「愿为山僧,幸垂庇护。」军士争欲杀之,彦超曰:「六相公来,当奏取进止。」〔存霸第六。〕军士不听,杀之于府门之碑下。(永王李存霸,太祖李克用三子,同光三年封。存霸历昭义、天平、河中三军节度使,居京师,食其俸禄而已。赵在礼作乱,乃遣存霸于河中。李嗣源兵反,向京师,庄宗再幸汜水,徙存霸北京留守,宣麻未讫,郭从谦反,攻兴教门,存渥从庄宗拒贼。存霸闻京师乱,自河中奔太原,比至,麾下皆散走,惟使下康从弁不去。存霸乃剪发、衣僧衣,谒符彦超曰:“愿为山僧,冀公庇护。”彦超欲留之,为军众所杀。)刘皇后为尼于晋阳,监国使人就杀之。薛王存礼及庄宗幼子继嵩、继潼、继蟾、继峣,遭乱皆不知所终。惟邕王存美以病风偏枯得免,居于晋阳。〔沙陀自唐末强盛,盖至于此。恐赤心之支胤或有存者;晋王父子相传,其血嗣歼矣。且明宗,晋王义儿也,得国之后,坐视义父之遗育为鱼为肉,何忍也!他日讵可望麦饭洒陵乎!

     徐温、高季兴闻庄宗遇弒,益重严可求、梁震。〔严可求料唐有内变,见二百七十二卷庄宗同光元年;梁震料庄宗必亡,见二百七十四卷三年。

     梁震荐前陵州判官贵平孙光宪于季兴,使掌书记。〔贵平县,汉广都县之东南界,后魏置和仁郡,仍置平井、贵平、可昙三县,唐废平井、可昙,以贵平县治和仁城。开元十四年移治禄川,属陵州。宋省贵平入广都县。〕季兴大治战舰,欲攻楚,光宪谏曰:「荆南乱离之后,赖公休息士民,始有生意,若又与楚国交恶,他国乘吾之弊,良可忧也。」季兴乃止。

     戊戌,李绍荣至洛阳,〔陜州械送至洛阳。〕监国责之曰:「吾何负于尔,而杀吾儿﹖」〔谓绍荣杀从审也。见上卷本年三月。〕绍荣瞋目直视曰:「先帝何负于尔﹖」遂斩之,〔元行钦(?-926),曾赐名李绍荣,幽州(今北京)人,五代时期后唐名将。元行钦原为刘守光部将,后降晋王李存勖,任散员都部署,因战场救驾有功,备受恩宠,官至忻州刺史。后唐建立后,担任武宁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同光四年(926年),元行钦出任邺都行营招抚使,镇压魏博兵变,结果劳而无功,后率军返回洛阳,与李存勖南下荥阳,并誓死相报。李存勖遇害后,出奔至平陆县,为村民擒拿,送往洛阳,斩于闹市。元行钦虽死,监国岂不有愧于其言!〕复其姓名曰元行钦。〔李绍荣赐姓名见二百六十九卷梁均王贞明元年。〕

     监国恐征蜀军还为变,以石敬瑭为陜州留后;己亥,以李从珂为河中留后。〔陜州以备其径至洛阳,河中以备其北归晋阳。

     枢密使张居翰乞归田里,许之。李绍真屡荐孔循之才,庚子,以循为枢密副使。李绍宏请复姓马。〔李绍宏赐姓名见二百七十卷梁均王贞明五年。

     监国下教,数租庸使孔谦奸佞侵刻穷困军民之罪而斩之,凡谦所立苛敛之法〔孔谦(?-926) 五代时后唐大臣。魏州(今河北省魏县,位冀南磁县东南)人。初为吏,书算,后唐庄宗李存勋以魏博任度支使,后任租庸副使、租庸使。他善于聚敛钱财。李氏与朱梁长年用兵,他在筹措军需用品中,横征暴敛,致遭众民怨愤。但他为庄宗李存勋所宠信,并赐予"丰财赡国功臣"之名号。明宗李亶即位,被处死。〕皆罢之,因废租庸使及内勾司,〔租庸使,唐末及梁置。内勾司,庄宗同光二年置。〕依旧为盐铁、户部、度支三司,委宰相一人专判。〔唐制:户部度支以本司郎中、侍郎判其事,又置盐铁转运使。其后用兵,以国计为重,遂以宰相领其职。干符已后,天下丧乱,国用愈空,始置租庸使,用兵无常,随时调敛,兵罢则止。梁兴,置租庸使,领天下钱谷,废盐铁、户部、度支之官。庄宗灭梁,因而不改。明宗入立,诛租庸使孔谦而废其使职,以大臣一人判户部、度支、盐铁,号曰判三司。至长兴元年,张延朗因请置三司使,事下中书。中书用唐故事,拜延朗特进、工部尚书,充诸道盐铁转运等使,兼判户部度支事;诏以延朗充三司使,班在宣徽使下。三司置使,则自梁始。宋白曰:同光二年,左谏议大夫窦专奏请废租庸使名目归三司,略曰:伏见天下诸色钱谷,比属户部,设度支、金部、仓部,各有郎中、员外,将地赋、山海盐铁分擘支计征输。后为租赋繁多,添置三司使额,同资国力,共致丰财。安、史作乱,民户流亡,征租不时,经费多阙,惟江、淮、岭表郡县完全,总三司货财,发一使征赋,在处勘覆,名曰租庸。收复京城,寻废其职务。广明中,黄巢叛逆,僖宗播迁,依前又以江、淮征赋置租庸使,乃至还京,旋亦停废。伪梁将四镇节制征输,置宫使名目;后废宫使,改置租庸。〕又罢诸道监军使;以庄宗由宦官亡国,命诸道尽杀之。

     魏王继岌自兴平退至武功,宦者李从袭曰:「祸福未可知,退不如进,请王亟东行以救内难。」继岌从之。还,至渭水,权西都留守张籛已断浮梁;循水浮渡,是日至渭南,腹心吕知柔等皆已窜匿。从袭谓继岌曰:「时事已去,王宜自图。」继岌徘徊流涕,乃自伏于床,命仆夫李环缢杀之。〔李继岌(?-926年),代州雁门人,后唐庄宗李存勖长子。庄宗即位,封为北都留守,判六军诸卫事,迁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兴圣宫使。同光三年,晋封魏王,以西南行营都统带兵攻伐前蜀,以郭崇韬为都招讨使,灭亡前蜀,王衍投降。班师回朝至渭南,听闻后唐庄宗败亡,师徒溃散,自缢而死,葬于华州之西南。继岌以李从袭、吕知柔而杀郭崇韬,而杀继岌者岂他人哉!李环即挝杀崇韬者也。报应·啊。〕任圜代将其众而东。监国命石敬瑭慰抚之,军士皆无异言。〔史言西军归心于新主。〕

     先是,监国命所亲李冲为华州都监,应接西师。〔西师,即谓魏王继岌之师。〕冲擅逼华州节度使吏彦镕入朝;同州节度使李存敬过华州,冲杀之,并屠其家;又杀西川行营都监李从袭。〔李从袭死有余罪,监国未即肆诸市朝,而李冲杀之则为失刑耳。〕彦镕泣诉于安重诲,重诲遣彦镕还镇,召冲归朝。

     自监国入洛,内外机事皆决于李绍真。绍真擅收威胜节度使李绍钦、太子少保李绍冲下狱,欲杀之。安重诲谓绍真曰:「温、段罪恶皆在梁朝,今殿下新平内难,冀安万国,岂专为公报仇邪!」〔按欧史,霍彦威素与温、段有隙。〕绍真由是稍沮。辛丑,监国教,李绍冲、绍钦复姓名为温韬、段凝,〔温韬、段凝赐姓名并见二百七十二卷庄宗同光元年。〕并放归田里。

     壬寅,以孔循为枢密使。

     有司议即位礼。李绍真、孔循以为唐运已尽,宜自建国号。监国问左右:「何谓国号﹖」对曰:「先帝赐胜于唐,为唐复雠,〔赐姓于唐,谓献祖以平庞勋之功始赐姓李也。为唐复雠,谓庄宗灭梁也。〕继昭宗后,故称唐。〔言以同光元年继天佑二十年也。〕今梁朝之人不欲殿下称唐耳。」〔霍彦威、孔循皆尝事梁者也。当时在监国左右者未必皆儒生;观其所对辞意,于正闰之位致其辩甚严,虽儒生不能易也。〕监国曰:「吾年十三事献祖,献祖以吾宗属,视吾犹子。〔庄宗即位,尊其祖国昌为献祖。监国亦沙陀种,故云宗属。〕又事武皇垂三十年,〔庄宗追尊父晋王克用为太祖武皇帝。〕先帝垂二十年,经纶攻战,未尝不预;武皇之基业则吾之基业也,先帝之天下则吾之天下也,安有同家而异国乎!」令执政更议。吏部尚书李琪曰:「若改国号,则先帝遂为路人,梓宫安所托乎!不惟殿下忘三世旧君,〔以监国历事献祖、太祖、庄宗三世也。〕吾曹为人臣者能自安乎!前代以旁支入继多矣,宜用嗣子柩前即位之礼。」〔记曰:在床曰尸,在棺曰柩。郑氏注曰:尸,陈也,言形体在;柩之言究也,白虎通云,久也。柩,音新旧之旧。〕众从之。丙午,监国自兴圣宫赴西宫,服斩衰,于柩前即位,〔斩衰,下不缏,子为父服之。自己丑入洛,至此二十日。先是未敢即位者,魏王继岌犹在故也;继岌既死,乃决为之。〕百官缟素。既而御衮冕受册,〔徐无党曰:既用嗣君之礼矣,遽释衰而服冕,可以见其情诈。〕百官吉服称贺。

     戊申,敕中外之臣毋得献鹰犬奇玩之类。

     有司劾奏太原尹张宪委城之罪;庚戌,赐宪死。〔张宪,生年不详,卒于五代后唐天成元年(926年),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 张宪自幼喜爱读书,“能鼓琴饮酒”,其文辞一向得到唐末强藩李克用之子李存勖的赏识。李存勖做晋王时任张宪为天雄军节度使掌书记。李存勖灭梁建后唐,义委张宪为工部侍郎、租庸使。张宪后又任刑部侍郎、判吏部铨、东都副留守等职,“精于吏事,甚有能政”。 同光三年(925年)九月,庄宗重臣郭崇韬讨伐西川(今四川)时.推荐张宪为相顶替自己。但宫中宦官,伶人怕张宪在朝中碍事,从中作梗,劝庄宗说:“宰相在天子面前,事有非是,尚可改作,一才之任。苟非其人,则为患不绌。”最终以“宪材诚可用,不如任以一方”为由,委以太原尹,北京留守。 后唐天成元年(926年)三月,赵在礼在魏州(今河北大名东北)发动兵变,对在魏州的张宪亲属以“善待”,并写信派人劝降张宪。而张宪“斩其使,不发其书而上之,”以表明其忠君心迹。四月,庄宗被叛兵乱箭射死,李嗣源率军入京称帝,是为后唐明宗。庄宗弟永王李存霸被李嗣源击败逃到太原依附张宪,这时张宪左右鼓动,将李存霸拘押起来以待形势的发展,再做处理。张宪说,我本一个书生,无尺寸之功,庄宗对我恩情甚厚,我怎么能扣押其弟以观事变呢。同僚张昭远劝张宪“奉表明宗以劝进”,张宪“涕泣拒之。”在这种情况下乱兵杀李存霸,张宪也被杀。以张宪前朝大臣,加之罪而杀之耳。〕

     任圜将征蜀兵二万六千人至洛阳,〔征蜀之初,出师六万,除留戍于蜀及康延孝叛死亡之外,还洛者二万六千人耳。〕明宗慰抚之,各令还营。〔以通鉴书法言之,「明宗」二字当书「帝」字,此因前史成文,偶遗而不之改耳。

     甲寅,大赦,改元。〔始改元天成。〕量留后宫百人,宦官三十人,教坊百人,鹰坊二十人,御厨五十人,自余任从所适。诸司使务有名无实者皆废之。分遣诸军就食近畿,以省馈运。除夏、秋税省耗。〔旧例,夏、秋二税先有省耗,每斗一升,今后祗纳正税数,不量省耗。〕节度、防御等使,正、至、端午、降诞四节听贡奉,〔元正、冬至、端午、并降诞节为四。按五代会要,唐咸通八年九月九日帝始生于代北金凤城,以其日为应圣节。〕毋得敛百姓;刺史以下不得贡奉。选人先遭涂毁文书者,〔涂毁选人告身,见二百七十三卷庄宗同光二年。〕令三铨止除诈伪,余复旧规。〔唐六典:吏部尚书、侍郎之职,掌天下官吏,以三铨分其选:一曰尚书铨,二曰中铨,三曰东铨。或云吏部东、西铨并流外铨为三铨。宋白曰:太和四年七月,吏部奏:「当司西铨侍郎厅,旧以尚书之次为中铨,次为东铨。干元中,侍郎崔器奏改中铨为西铨,以久次侍郎居左,新除侍郎居右,因循倒置,议者非之。请自今久次侍郎居西铨,新除侍郎居东铨。」敕旨依。又曰:兵部尚书为中铨,并东铨、西铨为三铨。

     五月,丙辰朔,以太子宾客郑珏、工部尚书任圜并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圜仍判三司。圜忧公如家,简拔贤俊,杜绝侥幸,期年之间,府库充实,军民皆足,朝纲粗立。〔史言任圜辅相有绩。〕圜每以天下为己任,由是安重诲忌之。〔为安重诲谮杀任圜张本。〕(朝廷台险恶,什么理由。什么时候都暗伏杀身之祸

     武宁节度使李绍真、忠武节度使李绍琼、贝州刺吏李绍英、齐州防御使李绍虔、河阳节度使李绍奇、洺州刺史李绍能,各请复旧姓名为霍彦威、苌从简、房知温、王晏球、夏鲁奇、米君立,许之。〔李绍真、绍虔以梁将归降赐姓名,李绍琼、绍英、绍奇;能以事庄宗有战功赐姓名;通鉴不尽载其赐姓名之由,略之也。〕从简,陈州人也。晏球本王氏子,畜于杜氏,故请复姓王。(都是权势的产物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