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唐纪四(二)--后蜀孟知祥  

2016-12-28 22:24:09|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孟知祥字保胤,邢州龙冈人,他的叔父孟迁,正值唐朝末年,占据邢、氵名、磁三州,被晋俘虏,晋王以孟迁守泽潞,梁军攻晋,孟迁以泽潞投降梁。孟知祥的父亲孟道,独自留下侍奉晋但不显露。等到孟知祥成年,晋王以他弟弟李克让的女儿嫁给他,任为左教练使。唐庄宗为晋王时,孟知祥为中门使。此前为中门使的人大多因罪被杀,孟知祥害怕,请求任其他的职务,唐庄宗命孟知祥推荐可以代替自己的人,孟知祥于是推荐郭崇韬代替自己,郭崇韬很感激他,孟知祥当马步军都虞候。唐庄宗称帝,以太原为北京,以孟知祥为太原尹、北京留守。

  魏王继岌攻蜀时,郭崇韬为招讨使。郭崇韬临别禀告说:“假如臣等平定蜀,陛下挑选守卫西川的将帅,没有人比得上孟知祥。”不久唐军攻破蜀国,唐庄宗于是以孟知祥为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副大使。孟知祥赶到京师,唐庄宗命令有关部门给以丰盛的供应,拿出很多内府的珍奇物品设宴慰劳他。喝酒到畅快时,谈到过去,以谈笑取乐,唐庄宗叹道:“魏王继岌以前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能为我平定两川,我徒然老了,孺子可喜,但是更令人悲伤啊!我想起先帝去世时,疆土被侵削,仅能保有一隅,哪知今天包有天下,九州四海,珍奇异物充满我的府库。”于是指着给孟知祥看,说“:我听说蜀土之富,与这些没有不同,因为你亲贤,所以托付给你。”

  同光四年(926)正月十一,孟知祥到成都,而郭崇韬已死。魏王继岌率军东归,先锋康延孝造反,攻破汉州。孟知祥派大将李仁罕会同任圜、董璋等兵,攻破康延孝,孟知祥得其将领李肇、侯弘实及其士兵数千而归。唐庄宗去世,魏王继岌死,唐明宗即位。孟知祥于是训练军队,暗中有在蜀称王的志向。增置义胜、定远、骁锐、义宁、飞棹等军七万余人,命李仁罕、赵廷隐、张业等分别率领。

  起初,魏王班师时,孟知祥率领成都富人及王氏旧臣家,得到钱六百万缗用以犒劳军队,剩余的还有二百万。任圜从蜀入朝为相,兼领三司,一向知道蜀所剩余的钱。这年冬,孟知祥拜侍中,于是以太仆卿赵季良携带官职示知给与孟知祥,因此以赵季良为三川制置使,监督将蜀犒劳军队剩余的钱运送京师,并控制两川赋税,孟知祥发怒,不接诏。但孟知祥与赵季良有旧交,于是留下他。

  枢密使安重诲很怀疑孟知祥有反叛志向,考虑办法制服他。起初,孟知祥镇守蜀,唐庄宗以宦官焦彦宾为监军,唐明宗即位后,尽杀宦官,撤各道监军。焦彦宾已罢职,安重诲又以客省使李严为监军。李严以前出使蜀,回去后就献策攻蜀,蜀人都憎恨他,孟知祥也发怒道“:焦彦宾按例罢职,各道都废掉了监军,唯独在我的军队设置,这是李严想以蜀再立功。”掌书记母昭裔及诸将吏都请求制止李严,不让他进入蜀,孟知祥说“:我会有办法对待他的到来。”李严到达蜀边境,派人拿着任命书等候孟知祥,孟知祥以盛大的军队会见他,希望李严害怕而不来,李严听说后泰然自若。天成二年(927)正月,李严到达成都,孟知祥设置酒席招待李严。这时,焦彦宾虽已罢职,但还在蜀,李严从怀中拿出诏书给孟知祥看,以诛杀焦彦宾,孟知祥不听从,而责问李严说:“现在各方镇都已裁撤监军,你凭什么到这里来?”示意客将王彦铢拿下李严杀掉。唐明宗不能追究。

  起初,孟知祥镇守蜀时,派人到太原去迎接他的家属,走到凤翔,凤翔节度使李从日严获知孟知祥杀了李严,认为孟知祥已经谋反了,于是扣留接孟知祥家属的人。唐明宗既然不能追究,并想以恩信怀柔孟知祥,于是派客省使李仁矩安慰劝谕他,并且送归琼华公主及其子孟昶等人。

  孟知祥于是请求赵季良为节度副使,事无大小,都参与决断。天成三年(928),唐朝改赵季良为果州团练使,以何瓒为节度副使。孟知祥得到诏书后隐藏起来,上表挽留赵季良,明宗不同意,于是派将领雷廷鲁到京师辩论请准,唐明宗不得已而顺从。这时,何瓒走到绵谷,因害怕而不敢前进,孟知祥于是奏请何瓒为行军司马。

  这一年,唐军攻荆南,诏令孟知祥派军出峡,孟知祥派毛重威率军三千守夔州。不久荆南高季兴死,其子高从诲代父求情,孟知祥请撤守军,不同意。孟知祥婉劝毛重威率军起哄,溃退而回,唐朝下诏揭露毛重威之罪,孟知祥奏请不要这样,因此唐朝大臣更加认为孟知祥一定要谋反。

  天成四年(929),唐明宗准备在南郊举行大祭祀,派李仁矩要求孟知祥援助礼钱一百万缗,孟知祥察觉唐朝图谋要使自己贫困,推辞不肯出钱。时间久了,请献五十万而已。起初,魏王继岌东归,留下精兵五千守蜀。自从安重诲怀疑孟知祥有反叛志向,听从言事的人的话,用自己所亲信的人分守两川管内各州,每次拜授守将,就以精兵为牙队,多者二三千,少者不下五百人,用以防备缓急。这年,以夏鲁奇为武信军节度使;分东川的阆州为保宁军,以李仁矩为节度使;又以武虔裕为绵州刺史。李仁矩与东川董璋有嫌怨,而武虔裕是安重诲的表兄,因此董璋与孟知祥都害怕,认为唐廷将出军讨伐。自从董璋镇守东川,未曾与孟知祥互通音讯,从这时董璋才派人求婚用以联合。而孟知祥心中怨恨董璋,想不同意,以此询问赵季良,赵季良认为应该联合以抵御唐朝,孟知祥这才同意。于是联合上表请撤走唐朝所派节度使、刺史等。唐明宗以宽容的诏书安慰他。

  长兴元年(930)二月,唐明宗在南郊祭天,加拜孟知祥为中书令。起初,孟知祥与董璋都有反叛志向,而安重诲听信言事的人,认为董璋尽忠于国,唯独孟知祥可疑,安重诲还想依靠董璋以图谋孟知祥。这年九月,董璋先造反,攻破阆州,擒杀李仁矩。这个月为应付皇帝生日,孟知祥开设宴席,望着东北拜两次,俯首伏地呜咽哭泣,眼泪沾湿衣服,士卒都为之叹息,次日就举兵造反。

  这年秋,唐明宗改封琼华公主为福庆长公主,有关部门说前世公主受封,都没有出降,没有派使到藩地册命的仪式。诏命有关部门起草新的仪式,于是派秘书监刘岳为册使。刘岳走到凤翔,听说孟知祥造反,于是返回。唐明宗下诏削夺孟知祥的官爵,命天雄军节度使石敬瑭为都招讨使,夏鲁奇为副。孟知祥派李仁罕、张业、赵廷隐率兵三万人会同董璋攻遂州,另派侯弘实率四千人帮助董璋守东川,又派张武出峡攻取渝州。唐军攻剑门,杀董璋守兵三千人,于是进入剑门。董璋前来告急,孟知祥大为吃惊,派赵廷隐分兵万人往东,不久听说唐军在剑州停止不进,孟知祥高兴地说:“假使唐军急速赶赴东川,那么遂州解围,我们的形势危急而且两川动摇了。现在唐军不前进,我知道怎样对付了。”十二月,石敬瑭与赵廷隐战于剑门,唐军大败。张武已攻取渝州,张武病死,副将袁彦超代为率领军队,又攻取黔州。长兴二年(931)正月,李仁罕攻克遂州,夏鲁奇死,孟知祥以李仁罕为武信军留后,派人拿着夏鲁奇的首级跑到石敬瑭军中给他们看,石敬瑭于是班师。利州李彦珂听说唐军失败东归,于是弃城逃走,孟知祥以赵廷隐为昭武军留后。李仁罕进攻夔州,刺史安崇阮弃城逃走,以赵季良为留后。

  这时,唐军进入险境,饷道艰难,自潼关以西,百姓苦于转运粮草,每耗费一石不能运到一斗,怨声载道,而石敬瑭军也撤回,所以守将又都弃城逃走,唐明宗很忧虑,并责怪安重诲。安重诲害怕,急忙自请前往。而安重诲也因被人说坏话得罪而死。唐明宗认为招致孟知祥等造反,是因为安重诲的失策,等到安重诲死,于是派西川进奏官苏愿、进奉军将杜绍本西归招谕孟知祥,详细说明孟知祥在京师的家属都很好。

  孟知祥听说安重诲被杀,而唐朝厚待他的家属,于是邀请董璋想一同前去谢罪,董璋说:“孟公家属都在,而唯独我的子孙被杀,我有什么要谢罪的!”孟知祥三次派使前往拜见董璋,董璋不听,于是派观察判官李昊劝说董璋,董璋更加怀疑孟知祥出卖自己,因此发怒,说话侵犯李昊。李昊于是劝孟知祥进攻董璋。而董璋先袭破孟知祥的汉州,孟知祥派赵廷隐率军三万,亲自率领出击,对阵于鸡距桥。孟知祥得到董璋的降卒,给锦袍他们穿,让他们拿着书信招降董璋,董璋说:“事已至此,不能后悔了!”董璋的军士都起哄说“:让我们白白地在太阳下露晒,为什么不赶快决战?”董璋立即指挥军队作战。军队刚刚交战,董璋偏将张守进前来投降,孟知祥乘机进攻,董璋于是大败。跑过金雁桥,指挥他的儿子董光嗣投降,以保全家族,董光嗣哭道:“自古难道有杀父以求生存的吗?宁愿一起就死。”于是与董璋一起逃跑。孟知祥派赵廷隐追击,没赶上,董璋跑到梓州被杀,董光嗣自缢而死,孟知祥于是并有东川。但是自从董璋死后,孟知祥终于不派使向唐朝谢罪。

  唐朝枢密使范延光说“:孟知祥虽然已经攻破董璋,一定要借助朝廷的势力,因为两川重大,如果不屈意招抚,他也不会自己归顺。”唐明宗说“:孟知祥是我的旧友,本来因为别人离间招致如此危险的猜疑,安抚我的旧友,有什么屈意的呢?”原来,李克宁的妻子孟氏,是孟知祥的妹妹。唐庄宗杀了李克宁之后,孟氏回到孟知祥处,其子李瑰留下侍奉唐朝,为供奉官。唐明宗就派李瑰回去探望他的母亲,趁此赐诏抚慰孟知祥。孟知祥兼据两川,以赵季良为武泰军留后、李仁罕为武信军留后、赵廷隐为保宁军留后、张业为宁江军留后、李肇为昭武军留后。赵季良等于是请孟知祥称王,按法令制度行事,意见尚未决定而李瑰到蜀。孟知祥会见李瑰时很傲慢。九月,李瑰自蜀返回,得孟知祥的表,请拜授赵季良等为五镇节度,其余刺史以下,要由自己授职。又请封蜀王,并且说福庆公主已死。唐明宗为福庆公主发丧,派阁门使刘政恩为宣谕使。刘政恩执行命令回报后,孟知祥才派其将领朱..前来朝见。

  长兴四年(933)二月十七,授孟知祥为检校太尉兼中书令,行成都尹、剑南东西两川节度,管内观察处置、统押近界诸蛮,兼西山八国云南安抚制置等使。派工部尚书卢文纪册封孟知祥为蜀王,而赵季良等五人都拜节度使。唐军原先在蜀的有数万人,孟知祥都给他们优厚的衣食,并请送去他们的家属,唐明宗下诏不同意。十一月,唐明宗死。次年(934)闰正月,孟知祥于是即皇帝位,国号蜀。以赵季良为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中门使王处回为枢密使,李昊为翰林学士。

  同年三月,唐朝潞王在凤翔起兵,唐愍帝派王思同等讨伐,王思同军溃败,山南西道节度使张虔钊、武定军节度使孙汉韶都以其地归附于蜀。四月,孟知祥改元明德。六月,张虔钊等到成都,孟知祥设宴慰劳他们,张虔钊捧杯起来为孟知祥祝寿,孟知祥手慢不能举杯,生病,以其子孟昶为皇太子监国。孟知祥死,谥为文武圣德英烈明孝皇帝,庙号高祖,陵名和陵。

后唐纪四(二)--后蜀孟知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唐纪四(二)--后蜀孟知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唐纪四(二)--后蜀孟知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丁巳,初令百官正衙常朝外,五日一赴内殿起居。〔时正衙常朝御文明殿,朔望御之。内殿,中兴殿也。〕

       宦官数百人窜匿山林,或落发为僧,至晋阳者七十余人,诏北都指挥使李从温悉诛之。从温,帝之侄也。

      帝以前相州刺吏安金全有功于晋阳,〔事见二百六廾九卷梁均王贞明二年。〕壬戌,以金全为振武节度使、同平章事。

      丙寅,赵在礼请帝幸邺都。戊辰,以在礼为义成节度使;辞以军情未听,不赴镇。〔赵在礼实为魏兵所劫制,不容其赴滑州。

       李彦超入朝,帝曰:「河东无虞,尔之力也。」〔河东军府在晋阳,李存沼死,张宪出走,镇定军皆李彦超之力也。〕庚午,以为建雄留后。〔使之镇晋州而未授节旄,且为留后。

       甲戌,加王延翰同平章事。〔王延翰承其先业,据有闽地。〕

       帝目不知书,四方奏事皆令安重诲读之,重诲亦不能尽通,乃奏称:「臣徒以忠实之心事陛下,得典枢机,今事粗能晓知,至于古事,非臣所及。愿仿前朝侍讲、侍读、近代直崇政、枢密院,〔侍讲、侍读,盛唐之制也直崇政院,梁制也。直枢密院,庄宗制也。宋白曰:同光二年崇政院依旧为枢密院,以宰臣兼使,置直院一人。〕选文学之臣与之共事,以备应对。」乃置端明殿学士,〔春明退朝录:端明殿,西京正衙殿。五代会要:唐胴光二年正月改解卸殿为端明殿。按端明殿是燕闲接御儒臣之地,必非正衙殿,当以五代会要为据。端明殿学士始此。宋白曰:长兴四年,刘昫入相,中谢。是日大祠,明宗不御中兴殿而坐于端明殿。昫至中兴殿门,中使曰:「旧礼,宰臣谢恩须于正殿通唤,今日上以大祠不坐正殿,请俟来日。」赵延寿曰:「命相之制已下三日,中谢无宜后时。」即奏闻。昫虽中谢于端明殿,而自端明学士拜相,复谢于本殿,人士荣之。〕乙亥,以翰林学士冯道、赵凤为之。

       丙子,听郭崇韬归葬,复朱友谦官爵;〔二人以谗死见上卷本年正月。〕两家货财田宅,前籍没者皆归之。

       戊寅,以安重诲领山南东道节度使。重诲以襄阳要地,〔襄阳控蜀扼荆,故曰要地。〕不可乏帅,无宜兼领,固辞;许之。

     诏发汴州控鹤指挥使张谏等三千人戌瓦桥。六月,丁酉,出城,复还,作乱,〔控鹤,梁之侍卫亲军,积骄而惮远戌,故作乱。盖当时天下皆骄兵也。〕焚掠坊市,杀权知州、推官高逖。逼马步都指挥使、曹州刺史李彦饶为帅,彦饶曰:「汝欲吾为帅,当用吾命,禁止焚掠。」众从之。己亥旦,彦饶伏甲于室,诸将入贺,彦饶曰:「前日唱乱者数人而已,」遂执张谏等四人,斩之。其党张审琼帅众大噪于建国门,彦饶勒兵击之,尽诛其众四百人,军、州始定。即日,以军、州事牒节度推官韦俨权知,具以状闻。〔符彦饶摄于汴而乱于滑,岂当时将士骄悖,习以成俗,彦饶久而与之俱化邪!〕庚子,诏以枢密使孔循知汴州,收为乱者三千家,悉诛之。彦饶,彦超之弟也。

     蜀百官至洛阳,永平节度使兼侍中马全曰:「国亡至此,生不如死!」不食而卒。〔书马全之官,蜀官也。蜀置永平军于雅州。〕以平章事王锴等为诸州府刺史、少尹、判官、司马,亦有复归蜀者。

     辛丑,滑州都指挥使于可洪等纵火作乱,攻魏博戌兵三指挥,逐出之。

     乙巳,敕:“朕二名,但不连称,皆无所避。”

     戊申,加西川节度使孟知祥兼侍中。

     李继曮至华州,闻洛中乱,复归凤翔;帝为之诛柴重厚。〔柴重厚不纳李从曮,见上卷本年二月。

     高季兴表求夔、忠、万三州为属郡,诏许之。〔庄宗之伐蜀也,诏高季兴自取夔、忠、万三州为巡属;季兴不能取。王衍既败,三州归唐,季兴乃求为巡属,虽不许可也。为季兴不式王命、兴兵致讨张本。

     安重诲怯恩骄横,殿直马延误冲前导,〔左、右班殿直,天子侍官也,宋熙宁以前以为西班小使臣寄禄官。职官分纪曰:殿直,五代本曰殿前承旨,晋天福五年诏除翰林承旨外,殿前承旨改曰殿直。按天成元年安重诲斩殿直马延,潞王清泰元年殿直承旨都知赵处愿等令具襕鞹,则殿直名官已在晋天福之前,职官分纪误矣。后周广顺间,殿直楚延祚、殿直王峦亦见于史。〕斩之于马前,御史大夫李琪以闻。〔李琪以惮安重诲权势,不敢劾奏,但以其事闻耳。〕秋,七月,重诲白帝下诏,称延陵突重臣,戒谕中外。〔只此一事,安重诲已足以取死。〕

     于可洪与魏博戌将互相奏云作乱,帝遣使按验得实,辛酉,斩可洪于都市,其首谋滑州左崇牙全营族诛,助乱者右崇牙两长剑建平将校百人亦族诛。

     壬申,初令百官每五日起居,转对奏事。〔时依盛唐之制,百官转对各奏本司公事。

     契丹主攻勃海,拔其夫余城,〔即唐高丽之夫余城也。时高丽王王建有国,限混同江而守之,混同江之西不能有也,故夫余城属勃海国。混同江即鸭渌水。〕更命曰东丹国。命其长子突欲镇东丹,号人皇王,以次子德光守西楼,号元帅太子。〔为突欲来奔张本。宋白曰:耶律德光本名耀屈之,慕中国文字,改焉。

     帝遣供奉官姚坤告哀于契丹。契丹主闻庄宗为乱兵所害,恸哭曰:「我朝定儿也。吾方欲救之,以勃海未下,不果往,致吾儿及此。」哭不已。虏言「朝定」,犹华言朋友也。又谓坤曰:「今天子闻洛阳有急,何不救﹖」对曰:「地远不能及。」曰:「何故自立﹖」坤为言帝所以即位之由,契丹主曰:「汉儿喜饰说,毋多谈!」突欲侍侧,曰:「牵牛以蹊人之田而夺之牛,可乎﹖」〔引左传申叔之言。史言契丹慕中国,效中国人道书语。〕坤曰:「中国无主,唐天子不得已而立;亦犹天皇王初有国,岂强取之乎!」〔指言阿保机不肯受代、击灭七部事也。〕契丹主曰:「理当然。」〔闻姚坤言,不得不服。〕又曰:「闻吾儿专好声色游畋,宜其及此。我自闻之,举家不饮酒,散遣伶人,解纵鹰犬。若亦效吾儿所为,行自亡矣。」〔契丹主智识如疵,固宜其能立国传世也。〕又曰:「吾儿与我虽世旧,然屡与我战争;于今天子则无怨,足以修好。若与我大河之北,吾不复南侵矣。」坤曰:「此非使臣之所得专也。」契丹主怒,囚之,旬余,复召之,曰:「河北恐难得,得镇、定、幽州亦可也。」给纸笔趣令为状,坤不可,欲杀之,韩延徽谏,乃复囚之。〔囚而复囚,欲姚坤之为状。纵使姚坤为状,中国肯割地而与之﹖乎此欲用抵冒度湟之故智耳。)

     丙子,葬光圣神闵孝皇帝于雍陵,〔雍陵在河南新安县。〕庙号庄宗。

     丁丑,镇州留后王建立奏涿州刺史刘殷肇王不受代([shòu dài]旧时谓官吏任满由新官代替为受代。《北史·侯深传》:“而 贵平 自以 斛斯椿 党,亦不受代。” 宋 洪迈 《夷坚乙志·毕令女》:“县令 毕造 已受代,檥舟未发。” 清 钮琇 《觚賸·七月天》:“﹝ 金道洲 ﹞未几以受代詿误去。”),谋作乱,已讨擒之。〔唐之方镇,涿州,幽州节度属郡也,不属镇州节度;而王建立得讨之者,明宗初得天下,方镇州郡反侧者尚多,王建立明宗之所亲者,越境讨擒刘殷肇,奏以为不受代,朝廷亦听之耳。

     己卯,置彰国军于应州。〔新、旧唐书地埋志未有应州,欧史职方考始有应州,故属大同节度而不载其建置之始;意晋王克用分云州置应州也。九域志:化外州,应州领金城、混源二县。窃意金城即以明宗所生之地金凤城置县也;今置彰国军节度,亦以帝乡也。匈奴须知:应州东至幽州八百五十里。又薛史周密传,神武川属应州。盖朱邪执宜徙河东,始保神武川之黄花堆,沙陀由是而基霸业,故以其地置应州也。

     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豆卢革、韦说奏事帝前,或时礼貌不尽恭;百官俸钱皆折估,而革父子独受实钱;百官自五月给,而革父子自正月给;由是众论沸腾。说以孙为子(韦说把孙子当作儿子),奏官;受选人王裃kǎ赂,除近官。中旨以库部郎中萧希甫为谏议大夫,革、说覆奏。希甫恨之,上疏言“革、说不忠前朝,阿谀取容”;因诬「革强夺民田,纵田客杀人,说夺邻家井,取宿藏物。」〔宿藏物,前人所窖藏而不及发取者。此盖言藏之于井。〕制贬革辰州刺史,说溆州刺史。庚辰,赐希甫金帛,擢为散骑常侍。

     辛巳,契丹主阿保机卒于夫余城,述律后召诸将及酋长难制者之妻,〔耶律阿保机(872年-926年9月6日),姓耶律,名亿,字阿保机,乳名啜里只。辽朝开国君主。勇善射骑,明达世务。并契丹余七部。任用汉人韩延徽等,制定法律,改革习俗,创造契丹文化,发展农业、商业。916年(后梁贞明二年),群臣及诸属国上尊号曰大圣大明天皇帝。建元神册。在位二十年,即帝位十一年,庙号太祖。〕谓曰:「我今寡居,汝不可不效我。」又集其夫泣问曰:「汝思先帝乎﹖」对曰:「受先帝恩,岂得不思!」曰:「果思之,宜往见之。」遂杀之。〔为述律后囚于阿保机墓张本。〕

     癸未,再贬豆卢革费州司户,韦说夷州司户。甲申,革流陵州,说流合州。〔自唐末以来,流窜者率赐死,革说其得至流所乎!

     孟知祥阴有据蜀之志,阅库中,得铠甲二十万,置左右牙等兵十六营,凡万六千中,营于牙城内外。

     八月,乙酉朔,日有食之。

     丁亥,契丹述律后使少子安端少君东丹,与长子突欲奉契丹主之丧,将其众发枎余城。

     初,郭崇韬以蜀骑兵分左、右骁卫等六营,凡三千人;步兵分左、右宁远等二十营,凡二万四千人。庚寅,孟知祥增置左、右冲山等六营,凡六千人,营于罗城内外;又置义宁等二十营,凡万六千人,分戌管内州县就食;〔因分戌而使就食于所戌州县。〕又置左、右牢城四营,凡四千人,分戌成都境内。

     王公俨既杀杨希望,〔事见上卷本年三月。〕欲邀节钺,扬言符习不敢前。〔齐州东至青州三百四十余里,中间犹隔淄州。符习闻王公俨阻兵,遽不敢前,欲使之戡难,难矣。〕公俨又令将士上表请己为帅,诏除登州刺史。

     公俨不时之官,托云军情所留;帝乃徙天平节度使霍彦威为平卢节度使,聚兵淄州,以图攻取,〔九域志:淄州东北至青州一百二十里。〕公俨惧,乙未,始之官。丁酉,彦威至青州,追擒之,并其族党悉斩之,支使北海韩叔嗣预焉。其子熙载将奔吴,密告其友汝阴进士李谷,谷送至正阳,〔九域志:颍州颍上县有正阳镇,在淮津之西。淮之东津曰东正阳,则吴境也。〕痛饮而别。熙载谓谷曰:「吴若用吾为相,当长驱以定中原。」谷笑曰:「中原若用吾为相,取吴如囊中物耳。」〔其后周世宗以李谷为相,用其谋以取淮南;而韩熙载亦相南唐,终不能有所为也。

     庚子,幽州言契丹寇边,命齐州防御使安审通将兵御之。

     九月,壬戌,孟知祥置左、右飞棹兵六营,凡六千人,分戌滨江诸州,习水战以备夔、峡。

     癸酉,卢龙节度使李绍斌请复姓赵,〔欧史曰:赵德钧,幽州人也,事刘戭文、守光为军使,庄宗伐燕得之,赐姓名李绍斌。〕从之,仍赐名德钧。德钧养子延寿尚帝女兴平公主,故德钧尤蒙宠任。延寿本蓨令刘邟之子也。

     加楚王殷守尚书令。

     契丹述律后爱人子德光,欲立之,至西楼,〔西楼,契丹下都也。先是,契丹主使德光留守。〕命与突欲俱乘马立帐前,谓诸酋长曰:「二子吾皆爱之,莫知所立,汝曹择可立者执其辔。」酋长知其意,争执德光辔讙跃曰:「愿事元帅太子。」后曰:「众之所欲,吾安敢违。」遂立之为天皇王。突欲愠,帅数百骑欲奔唐,为逻者所遏;〔朱子曰:愠,不是大段怒,但心里略有不平意便是愠。〕述律后不罪,遣归东丹。天皇王尊述律后为太后,国事皆决焉。太后复纳其侄为天皇王后。天皇王性孝谨,母病不食亦不食,侍于母前应对或不称旨,母扬眉视之,辄惧而趋避,非复召不敢见也。以韩延徽为政事令。〔欧史.契丹以韩延徽为相,号政事令。〕听姚坤归复命,〔阿保机囚姚坤事见上。〕遣其臣阿思没骨馁来告哀。

     壬午,赐李继曮名从曮。〔以子行待之也。〕

     冬,十月,甲申朔,初赐文武官春冬衣。〔五代会要:同光三年,租庸院奏新定四京及诸道副使判官以下俸料,有春衣绢、此盖赐在京文武官以已成之衣。

     昭武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延翰,〔「昭武」当作「威武」。〕骄淫残暴,己丑,自称大闽国王。立宫殿,置百官,威仪文物皆仿天子之制,群下称之曰殿下。赦境内,追尊其父审知曰昭武王。〔为王延翰不终张本。〕

     静难节度使毛璋,骄僭不法,训卒缮兵,有跋扈之志,〔若毛璋者,其跋扈亦何能为,不过欲据邠州耳。〕诏以颍州团练使李承约为节度副使以察之。壬辰,徙璋为昭义节度使。〔庄宗改潞州昭义军为安义军,寻复旧。〕璋欲不奉诏,承约与观察判官长安边蔚从容说谕,久之,乃肯受代。

     庚子,幽州奏契丹卢龙节度使卢文进来奔。〔卢文进入契丹见二百七十卷梁均王干化二年。〕初,文进为契丹守平州,帝即位,遣间使说之,以易代之后,无复嫌怨。〔庄宗怨卢文进杀其弟而奔契丹,又引契丹而扰边,今庄宗殂而明宗立,则无复嫌怨矣。〕文进所部皆华人,思归,乃杀契丹戌平州者,帅其众十余万、车帐八千乘来奔。〔为后卢文进又奔淮南张本。

     初,魏王继岌、郭崇韬率蜀中富民输犒赏钱五百万缗,听以金银缯帛充,昼夜督责,有自杀者,给军之余,犹二百万缗。至是,任圜判三司,知成都富饶,〔同光之末,任圜从军伐蜀,故知其富饶。)遣盐铁判官、太仆卿赵季良为孟知祥官告国信兼三都制置转运使。〔帝即位,加孟知祥侍中,故使赵季良奉官告国信入蜀,因制置转运。〕甲辰,季良至成都。蜀人欲皆不与,知祥曰:「府库他人所聚,输之可也。州县租税,以赡镇兵十万,决不可得。」〔观孟知祥此语,专制蜀土之心已呈露矣。〕季良但发库物,不敢复言制置转运职事矣。

     安重诲以知祥及东川节度使董璋皆据险要,拥强兵,恐久而难制;又知祥乃庄宗近姻,〔孟知祥之妻,庄宗之从姊妹也。〕阴欲图之。客省使、泗州防御使李严〔梁有客省使,宋因之,掌四方进奉及四夷朝贡、牧伯朝觐、赐酒馔饔饩及宰相近臣禁军将校节仪、诸州进奉使赐物回诏之事。李严领泗州防御耳,泗州时属吴。〕自请为西川监军,必能制知祥;己酉,以严为西川都监,文思使太原朱弘昭为东川副使。〔文思使,掌文思院,宋以为西班使臣,以处武臣。〕李严母贤明,谓严曰:「汝前启灭蜀之谋,〔事见二百七十三卷庄宗同光二年。〕今日再往,必以死报蜀人矣。」〔为李严为孟知祥所杀张本。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