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一(一)--残暴陈敬瑄  

2016-12-04 09:48:0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敬瑄,田令孜兄也。少贱,为饼师,得隶左神策军。令孜为护军中尉,敬瑄缘藉擢左金吾卫将军、检校尚书右仆射、西川节度使。性畏慎,善抚士。 
       黄巢乱,僖宗幸奉天,敬瑄夜召监军梁处厚,号恸奉表迎帝,缮治行宫。令孜亦倡西幸,敬瑄以兵三千护乘舆。冗从内苑小儿先至,敬瑄知素暴横,遣逻士伺之。诸儿连臂欢咋行宫中,士捕系之,讠虖曰:“我事天子者!”敬瑄杀五十人,尸诸衢,由是道路不哗。帝次绵州,敬瑄谒于道,进酒,帝三举觞,进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时云南叛,请遣使与和亲,乃听命。敬瑄奉行在百官诸吏无敢乏,帝欲命判度支,固让,再加检校司徒兼侍中,封梁国公。以弟敬珣为阆州刺史。讨定邛州首望阡能、涪州叛校韩秀升,再进兼中书令,封颍川郡王,实封四百户,赐一岁上输钱及上都田宅邸硙各十区,铁券恕十死。巢平,进颍川王,增实户二百。车驾东,敬瑄供亿丰馀,又进检校太师。 
       俄而令孜得罪,敬瑄被流端州。会昭宗立,敬瑄拒诏,帝召为左龙武统军,以宰相韦昭度代领节度。使者至,敬瑄使百姓遮道剺耳诉己功,且言铁券恕死。使者驰还。令孜劝敬瑄募黄头军为自守计。 
        时王建盗据阆、利,故令孜召建。建至绵州,发兵拒之,激建攻诸州,以限朝廷。或言:“建鸱视狼顾,惟利是赖,公何用之?”不听。建诒顾彦朗书曰:“十军阿父召我,欲依太师丐一大州。”即寄孥梓州,身引兵入鹿头关。敬瑄不纳,汉州刺史张顼逆战,败,建入汉州。成都严守,建走城下遥谢令孜曰:“父召我,及门而拒我,尚谁容?”与诸将断发再拜辞曰:“今作贼矣!”因请兵于彦朗,攻成都,残掠州县。彦朗亦畏建,表请大臣代敬瑄。建自请讨敬瑄赎罪,诏立永平军,授建节度使,以昭度为行营招讨使,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副之,彦朗为行军司马。有诏暴敬瑄杀孟昭图罪,削官爵。昭度使建屯学射山,敬瑄迎战不克,又战蚕厓,大败。 
       龙纪元年,昭度至军中,持节谕人,约开门。守陴者诟曰:“铁券在,安得违先帝意!”今孜籍城中户一人乘城,夜循行,昼浚濠伐薪。敬瑄屯弥牟、德阳,树二壁拒建。使富人自占赀多少,布巨梃,搒不实者,不三日输钱如市。建、昭度傅城而垒,简州刺史张造攻笮桥,大败,死之。 
        大顺元年,建稍击降诸州。邛州刺史毛湘本令孜孔目官,谓其下曰:“吾不忍负军容,以头见建可也。”乃沐浴以须,吏斩其首降。敬瑄战浣花,不胜,明日复战,将士皆为建俘。城中谋降者,令孜支解之以怖众。会大疫,死人相藉。 
       明年三月,诏还敬瑄官爵,召昭度还,谕建罢兵,建不奉诏。帝更以建为西川行营招讨制置使。建知敬瑄可禽,欲遂有蜀地,即胁说昭度曰:“公以数万众讨贼,粮数不属,关东诸节度相吞噬,朝廷危若赘斿,与其劳师远方,不如先中国,公宜还为天子谋之。”昭度未决。会吏盗减诸军禀食,建怒其众曰:“招讨吏之谋也。”纵士执之,醢食于军。昭度大骇,是日授建符节,跳驰出剑门。建绝栈梯,东道不通。因急击敬瑄,分亲骑为十团,所当辄披靡,烽堑相望几百里,纵谍入城,以摇众心。建好谓军中曰:“成都号‘花锦城’,玉帛子女,诸儿可自取。”谓票将韩武等:“城破,吾与公递为节度使一日。”下闻之,战愈力。围凡三岁,城中粮尽,以筒容米,率寸鬻钱二百。敬瑄出家赀给民,募士出剽麦,收其半。民亦夜至建垒市盐,不可禁,吏请杀之。敬瑄曰:“民饥无以恤,使求生可也。”人至相暴以相啖,敬瑄不能止,乃行斩、劈二法,亦不为戢。敬瑄自将出犀浦,列二营邀建。建军伪遁,遇伏,敬瑄败,建破斜桥、昝街二屯。明日战,又破一壁,降其将。建屯七里亭,敬瑄攻之。建将张武驰入城,战子城下,守陴皆噪,不能克。张勍破浣花营,敬瑄诸将或死或降且尽。凡五十战,敬瑄皆北,乃上表以病丐还京师。令孜素服至建军。建入自西门,以张勍为斩斫使,建徇于军曰:“与而等累年斗死,今日如志。若横恣有犯者,吾能全之;即为勍所斩,吾不得救也!”军中肃然。囚敬瑄、令孜,建自称留后,表于朝。诏以建为西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 
建以敬瑄居新津,食其租赋,累表请诛,不报。景福二年,阴令左右告敬瑄、令孜养死士,约杨晟等反,于是斩敬瑄于家。初,敬瑄知不免,尝置药于带,至就刑,视带,药已亡矣。自是建尽有两川、黔中地。 
    唐纪七十一(一)--残暴陈敬瑄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一(一)--残暴陈敬瑄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玄黓摄提格(壬寅)五月,尽阏逢执徐(甲辰)五月,凡二年有奇。

        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中和二年(壬寅、八八二年)

        五月,以湖南观察使闵勖权充镇南节度使。勖屡求于湖南建节,(设立节度使)朝廷恐诸道观察使(官名。唐 于诸道置观察使,位次于节度使。中叶以后,多以节度使兼领其职。无节度使之州,亦特设观察使,管辖一道或数州,并兼领刺史之职。凡兵甲财赋民俗之事无所不领,谓之都府,权任甚重。 宋 观察使为虚衔,无定员。 唐 韩愈 《欧阳生哀辞》:“今上初,故宰相 常衮 为 福建 诸州观察使,治其地。”《新唐书·百官志四下》:“节度使封郡王,则有奏记一人;兼观察使,又有判官、支使、推官、巡官、衙推各一人。” 宋 陈亮 《<后杜应氏宗谱>序》:“﹝ 子和 ﹞刺郡至观察使,掌中军都督府事。”《古今小说·临安里钱婆留发迹》:“再説 越州 观察使 刘汉宏 ,听得 黄巢 兵到,一时不曾做得準备,乃遣人打话,情愿多将金帛犒军,求免攻掠。”参阅 瞿蜕园 《历代职官简释·观察使》。)效之,不许。先是,王仙芝寇掠江西,高安人钟传聚蛮獠,依山为堡,众至万人。仙芝陷抚州而不能守,传入据之,诏卽以为刺史。至是,又逐江西观察使高茂卿,据洪州。朝廷以勖本江西牙将,故复置镇南军,使勖领之。若传不受代,令勖因而讨之。勖知朝廷意欲鬬两盗使相毙,(朝廷阴谋,老蒋学会)辞不行。

        加淮南节度使高骈兼侍中,罢其盐铁转运使。骈旣失兵柄,又解利权,攘袂(rǎngmèi 捋起袖子。第为上者不能察 ,使匹夫攘袂群起以伸其愤。——明·高启《书博鸡者事》)大诟,遣其幕僚顾云草表自诉,言辞不逊,其略曰:“是陛下不用微臣,固非微臣有负陛下。”又曰:“奸臣未悟,陛下犹迷,不思宗庙之焚烧,不痛园陵之开毁。”又曰:“王铎偾军之将,崔安潜在蜀贪黩,岂二儒士能戢强兵!”又曰:“今之所用,上至帅臣,下及裨将,以臣所料,悉可坐擒。”又曰:“无使百代有抱恨之臣,千古留刮席(谓羞惭不敢仰视,两手不知所措而摩擦坐席。《后汉书·刘玄传》:“ 更始 既至,居 长乐宫 ,升前殿,郎吏以次列庭中。 更始 羞怍,俛首刮席不敢视。”《旧唐书·高骈传》:“愿陛下下念黎庶,上为宗祧,无使百代有抱恨之臣,千古留刮席之耻。” 清 钱谦益 《后饮酒》诗之二:“可怜 齐武王 ,大业困虫螘,赭汗拥牧儿,刮席奉 更始 。”)之耻。臣但恐寇生东土,刘氏复兴,卽轵道([zhǐ dào]亭名。在 陕西省 西安市 东北。《战国策·赵策二》:“夫 秦 下 軹道 则 南阳 动。” 鲍彪 注:“ 軹道 ,《秦纪》注:亭名,在 霸陵 。”《史记·秦始皇本纪》:“ 子婴 即係颈以组,白马素车,奉天子璽符,降 軹道 旁。” 裴駰 集解引 苏林 曰:“亭名。在 长安 东十三里。”借指亡国投降。北周 庾信 《哀江南赋》:“是知并吞六合,不免 軹道 之灾,混一车书,无救 平阳 之祸。” 古直 《哀朝鲜》诗:“降王迎 軹道 ,哀哉彼狡童。”)之灾,岂独往日!”又曰:“今贤才在野,憸人满朝,致陛下为亡国之君,(这倒是实话)此子等计将安出!”上命郑畋草诏切责之,其略曰:“绾wǎn利则牢盆(煮盐器具。《史记·平準书》:“愿募民自给费,因官器作煮盐,官与牢盆。”《汉书·食货志下》:“官与牢盆。” 王先谦 补注:“此是官与以煮盐器作,而定其价直,故曰牢盆。” 明 李时珍 《本草纲目·金石五·食盐》﹝集解﹞引 苏颂 曰:“煮盐之器, 汉 谓之牢盆。”借指盐政或盐业。唐 孙樵 《康公墓志铭》:“芸阁清秩,牢盆美声。” 清 陈康祺 《郎潜纪闻》卷九:“及 粤 寇之乱,受祸最深,牢盆至今衰落。” 清 龚自珍 《咏史》:“牢盆狎客操全算,团扇才人踞上游。”)在手,主兵则都统当权,直至京北、京西神策诸镇,悉在指挥之下,可知董制之权;而又贵作司徒,荣为太尉。以为不用,如何为用乎?”又曰:“朕缘久付卿兵柄,不能翦荡元凶,自天长漏网过淮,不出一兵袭逐,奄残京国,首尾三年。广陵之师,未离封部,忠臣积望,勇士兴讥,所以擢用元臣,诛夷巨寇。”又曰:“从来倚仗之意,一旦控告无门,凝睇(注视;注目斜视。唐 谷神子 《博异志·敬元颖》:“ 仲躬 异之,闲乃窥於井上。忽见水影中一女子面,年状少丽,依时样粧饰,以目 仲躬 。 仲躬 凝睇之,则红袂半掩其面微笑。” 元 尚仲贤 《柳毅传书》第一折:“你看他嚬眉凝睇,如有所待。” 清 蒲松龄 《聊斋志异·恒娘》:“ 朱 归,炫妆见 洪 。 洪 上下凝睇之,欢笑异於平时。” 何其芳 《梦后》:“我留心的倒是面前的女伴凝睇不语。”)东南,惟增凄恻!”又曰:“谢玄破苻坚于淝水,裴度平元济于淮西,未必儒臣不如武将。”又曰:“宗庙焚烧,园陵开毁,龟玉毁椟,谁之过欤!”又曰:“"奸臣未悟"之言,何人肯认!"陛下犹迷"之语,朕不敢当!”又曰:“卿尚不能缚黄巢于天长,安能坐擒诸将!”又曰:“卿云刘氏复兴,不知谁为魁首?比朕于刘玄、子婴,何太诬罔!”又曰:“况天步未倾,皇纲尚整,三灵不昧,百度俱存,君臣之礼仪,上下之名分,所宜遵守,未可堕陵。朕虽冲人(亦作"冲人"。 1.年幼的人。多为古代帝王自称的谦辞。《书·盘庚下》:"肆予冲人,非废厥谋。" 孔 传:"冲,童。" 孔颖达 疏:"冲、童,声相近,皆是幼小之名。自称童人,言己幼小无知,故为谦也。" 汉 焦赣 《易林·需之无妄》:"戴璧秉珪,请命于 河 , 周公 作誓,冲人瘳愈。" 南朝 陈 徐陵 《陈公九锡诏》:"强臣致命,黜我冲人。"《旧唐书·高骈传》:"朕虽冲人,安得轻侮!" 辽道宗 《遣耶律思齐等赐高丽国册(寿昌三年)》:"肇我太祖,嗣及冲人。"明 钱谦益《尚宝司少卿袁可立授奉直大夫制》:"留畀皇考,迨予冲人。辟门登庸,犹恐不及。"(2).称帝王。 晋 干宝 《晋纪总论》:" 高贵 冲人,不得复子明辟。" 清 钱谦益 《马母李太孺人寿考》:"今也冲人在上,俊乂盈廷。"),安得轻侮!”骈臣节旣亏,自是贡赋遂绝。(确实高骈在骗,心怀叵测

        以天平留后曹存实为节度使。

        黄巢攻兴平,兴平诸军退屯奉天。

         加河阳节度使诸葛爽同平章事。

         六月,以泾原留后张钧为节度使。

         荆南节度使段彦谟与监军朱敬玫相恶,敬玫别选壮士三千人,号忠勇军,自将之。彦谟谋杀敬玫;己亥,敬玫先帅众攻彦谟,杀之,(段彦谟家世不详,《旧唐书》《新唐书》均无他的传。唐僖宗初年,他作为泰宁都将参与对黄巢的大规模农民变军作战。879年,朝廷命他取代江西招讨使曹全晸。当时,曹全晸刚和山南东道节度使刘巨容大败黄巢,正在追击。朝廷让段彦谟取代曹全晸使曹停止了追击,黄巢及其主将尚让得以逃脱。)以少尹李燧为留后。(政委杀了司令员

       蜀人罗浑擎、句胡僧、罗夫子各聚众数千人以应阡能,杨行迁等与之战,数不利,求益兵;府中兵尽,陈敬瑄悉搜仓库门庭之卒以给之。是月,大战于干溪,官军大败。行迁等恐无功获罪,多执村民为俘送府,日数十百人;敬瑄不问,悉斩之。其中亦有老弱及妇女,观者或问之,皆曰:“我方治田绩麻,官军忽入村,系虏以来,竟不知何罪!”

        秋,七月,己巳,以钟传为江西观察使,从高骈之请也。传旣去抚州,南城人危全讽复据之,又遣其弟仔倡据信州。

        尚让攻宜君寨,会大雪盈尺,贼冻死者什二三。

         蜀人韩求聚众数千人应阡能。

          镇海节度使周宝奏高骈承制以贼帅孙端为宣歙观察使。诏宝与宣歙观察使裴虔余发兵拒之。

         南诏上书请早降公主,诏报以方议礼仪。

         以保大留后东方逵为节度使,充厩东面行营招讨使。

         闰月,加魏博节度使韩简兼侍中。

        八月,以兵部侍郎、判度支郑绍业同平章事,兼荆南节度使。

        浙东观察使刘汉宏遣弟汉宥及马步都虞候辛约将兵二万营于西陵,谋兼幷浙西,杭州刺史董昌遣都知兵马使钱镠拒之。壬子,镠乘雾夜济江,袭其营,大破之,所杀殆尽,汉宥、辛约皆走。

        魏博节度使韩简亦有兼幷之志,自将兵三万攻河阳,败诸葛爽于修武;爽弃城走,简留兵戍之,因掠邢、洺而还。(军阀割据的好时候

        国昌自达靼帅其族迁于代州。

       黄巢所署同州防御使朱温屡请教兵以扞河中,知右军事孟楷抑之,不报。温见巢兵势日蹙,知其将亡,亲将胡真、谢瞳劝温归国;九月,丙戌,温杀其监军严实,举州降王重荣。温以舅事重荣,王铎承制以温为同华节度使,使瞳奉表诣行在。瞳,福州人也。(这是黄巢转败的转折,朱温投机者

        李详以重荣待温厚,亦欲归之,为监军所告;黄巢杀之,以其弟思邺为华州刺史。

        桂邕州军乱,逐节度使张从训,以前容管经略使崔焯为岭南西道节度使。

        平卢大将王敬武逐节度使安师儒,自为留后。

       初,朝廷以庞勋降将汤羣为岚州刺史,羣潜通沙陀;朝廷疑之,徙羣怀州刺史,郑从谠遣使赍告身授之。冬,十月,庚子朔,羣杀使者,据城叛,附于沙陀;壬寅,从谠遣马步都虞候张彦球将兵讨之。

        贼帅韩秀升、屈行从起兵,断峡江路。癸丑,陈敬瑄遣押牙庄梦蝶将二千人讨之,又遣押牙胡弘略将千人继之。

        韩简复引兵击郓州,节度使曹存实逆战,败死。天平都将下邑朱瑄收余众,婴城拒守,简攻之不下。诏以瑄权知天平留后。

         以朱温为右金吾大将军、河中行营招讨副使,赐名全忠。

        李克用虽累表请降,而据忻、代州,数侵掠幷、汾,争楼烦监。义武节度使王处存与克用世为婚姻,诏处存谕克用:“若诚心款附,宜且归朔州俟朝命;若暴横如故,当与河东、大同军共讨之。”

       以平卢大将王敬武为留后。时诸道兵皆会关中讨黄巢,独平卢不至,王铎遣都统判官、谏议大夫张浚往说之。敬武已受黄巢官爵,不出迎,浚见敬武,责之曰:“公为天子藩臣,侮慢诏使;不能事上,何以使下!”敬武愕然,谢之。旣宣诏,将士皆不应,浚徐谕之曰:“人生当先晓逆顺,次知利害。黄巢,前日贩盐虏耳,公等舍累叶天子而臣之,果何利哉!今天下勤王之师皆集京畿,而淄青独不至;一旦贼平,天子返正,公等何面目见天下之人乎!不亟往分功名、取富贵,后悔无及矣!”将士皆改容引咎,顾谓敬武曰:“谏议之言是也。”敬武卽发兵从浚而西。

         刘汉宏又遣登高镇将王镇将兵七万屯西陵,钱镠复济江袭击,大破之,斩获万计,得汉宏补诸将官伪敕二百余通;镇奔诸暨。

        黄巢兵势尚强,王重荣患之,谓行营都监杨复光曰:“臣贼则负国,讨贼则力不足,柰何?”复光曰:“鴈门李仆射,骁勇,有强兵,其家尊与吾先人尝共事相善,彼亦有徇国之志;所以不至者,以与河东结隙耳。诚以朝旨谕郑公而召之,必来,来则贼不足平矣!”东面宣慰使王徽亦以为然。时王铎在河中,乃以墨敕召李克用,谕郑从谠。十一月,克用将沙陀万七千自岚、石路趣河中,不敢入太原境,独与数百骑过晋阳城下与从谠别,从谠以名马、器币赠之。

        李详旧卒共逐黄思邺,推华阴镇使王遇为主,以华州降于王重荣,王铎承制以遇为刺史。

       阡能党愈炽,侵淫入蜀州境;陈敬瑄以杨行迁等久无功,以押牙高仁厚为都招讨指挥使,将兵五百人往代之。未发前一日,有鬻面者,自旦至午,出入营中数四,逻者疑之,执而讯之,果阡能之谍也。仁厚命释缚,温言问之,对曰:“某村民,阡能囚其父母妻子于狱,云,"汝诇事归,得实则免汝家;不然,尽死。"某非愿尔也。”仁厚曰:“诚知汝如是,我何忍杀汝!今纵汝归,救汝父母妻子,但语阡能云:"高尚书来日发,所将止五百人,无多兵也。"然我活汝一家,汝当为我潜语寨中人云:"仆射愍汝曹皆良人,为贼所制,情非得已。尚书欲拯救湔洗([jiān xǐ]洗涤。《后汉书·方术传下·华佗》:“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 宋 苏辙 《登南城有感示文务光王遹秀才》诗:“清风皎冰玉,沧浪自湔洗。” 清 李渔 《奈何天·软诓》:“那沐猴兀自解风流,预知湔洗毛间垢。”除去;洗雪。《旧唐书·刘晏传》:“使僕湔洗瑕秽,率罄愚懦,当凭经义,请护 河 堤,冥勤在官,不辞水死。”《资治通鉴·后晋高祖天福七年》:“中外皆言陛下受 彦泽 所献马百匹,听其如是,臣窃为陛下惜此恶名,乞正 彦泽 罪法,以湔洗圣德。”《金史·完颜弼传》:“得 邦佐 书云:‘我辈自军兴,屡立战功,主将见忌,阴图陷害,窜伏山林,以至今日,实畏死耳。如蒙湔洗,便当释险面缚。’” 姚雪垠 《李自成》第二卷第二三章:“﹝ 刘国能 ﹞无耻地跪在 熊文灿 的面前说:‘幸蒙大人法外施恩,湔洗前罪,如赐重生。’”)汝曹,尚书来,汝曹各投兵迎降,尚书当使人书汝背为“归顺”字,遣汝复旧业。所欲诛者,阡能、罗浑擎、句胡僧、罗夫子、韩求五人耳,必不使横及百姓也。"”谍曰:“此皆百姓心上事,尚书尽知而赦之,其谁不舞跃听命!一口传百,百传千,川腾海沸,不可遏也。比尚书之至,百姓必尽奔赴如婴儿之见慈母,阡能孤居,立成擒矣!”(能说,不是一般人

        明日,仁厚引兵发,至双流,把截使白文现出迎;仁厚周视堑栅,怒曰:“阡能役夫,其众皆耕民耳,竭一府之兵,岁余不能擒,今观堑栅重复牢密如此,宜其可以安眠饱食,养寇邀功也!”命引出斩之;监军力救,久之,乃得免。命悉平堑栅,纔留五百兵守之,余兵悉以自随,又召诸寨兵,相继皆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