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一(二)--阡能起义顷刻瓦解  

2016-12-04 15:21:45|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阡能(?-882)唐末成都西部农人起义师领袖。或作千能、忏能。安仁(今四川大邑东南)人。原为邛州(治今邛崃)衙吏,因公务误期,惧刑出逃,聚众起义,月余得众万余人。转战于邛、雅(治今雅安西)二州间,连克城邑。蜀中农人纷繁呼应,州县不能制。唐中和二年(882)三月,西川节度使陈敬瑄遣牙将杨行迁等率7000人前往打压。六月,蜀人罗浑擎、句胡僧、罗夫子各聚众数千应援阡能,大北杨行迁部于乾溪(今大邑东)。七月,蜀人韩求亦率数千人应阡能。十一月,起义师进入蜀州(治今崇庆)境,阡能闻陈敬财遣押牙高仁厚领兵将至,即令罗浑擎在双流(今属四川)西立5寨,句胡僧在穿口(约今新津东北)立11 寨,韩求在新津(今属四川)立13寨,罗夫子在延贡(今崇庆西南)立9寨,以抵挡官军。又派出谍员探察高仁厚军情。两军未交,谍员为高仁厚擒降,受遣送部,自内部不坚定军心。高仁厚随即出兵,进逼义师寨,并告谕只诛阡能等5人,余皆遣归复业。数日内,起义师各部相继分裂,其众出降,阡能被擒杀。
      僖宗到达成都后,给当地军队每人赏赐钱3缗。以后四方贡献逐渐增多,就只赏从随驾各军,而不再赏当地军队,蜀军对此颇有怨言。蜀人与僖宗为首建立的小朝廷严重对立,而且也使朝臣与他离心离德,唐朝危机进一步加深。此外,僖宗等人入蜀也大大加重了当地人民的负担。蜀地节度使陈敬碹肆意妄为,残酷剥削和欺压人民,引起人民的不满。
        阡能 ,安仁(今四川大邑)人,原为邛州(治今邛崃)衙吏、牙官。中和二年三月,阡能因公事延期,为避仗刑而聚众起义,不过月余,众至万人,州县不能控制。六月,蜀人罗浑擎、句胡僧、罗夫子,各聚众数千人响应阡能起义。十一月,蜀人韩求又聚众数千人响应阡能。起义声势日益浩大,到十一月活动范围已从邛崃、雅安发展到蜀州(治今四川崇庆)一带。
         唐剑南西川节度使陈敬瑄派牙将杨行迁、胡洪略等率兵5000前往镇压,多次被义军打败。在乾豁大战中,官军更被义军打得七零八落。杨行迁为掩其败迹,每天抓数十名村民为俘送到府衙。陈敬瑄不问青红皂白,一律处斩,就连老弱妇女和正在田间劳动、绩麻的农夫也不能幸免。这就更加激起人民群众的反抗斗争。陈敬瑄于是改派高仁厚为都招讨指挥使。高仁厚采取从内部分化瓦解的策略,捉到义军谍探进行策反宣传,说只要愿意投降,放你们回去仍操归业,要抓捕的只是阡能、罗浑擎等五人而已。一面孤立义军首领一面诱骗起义农民归家无罪。然后引兵进攻阡能。阡能派罗浑擎立寨5座于双流(今四川双流西),在野桥箐伏兵干人以待官军。高仁厚探知,围而不战,派人潜入义军寨中,宣扬上述策略,不少义军受骗弃甲而降,高仁厚一一抚谕,书其背“归顺”字样,使其归旧寨中劝谕末降义军,于是余众争相出降,并抓住罗浑擎送给官军。高仁厚用同样办法,先后将句胡僧、韩求、罗夫子三处营寨瓦解。罗夫子逃奔阡能军寨,共谋悉众决战,计未定日已暮,阡能、罗夫子走马巡寨,高仁厚连夜引兵进逼,天明时诸寨义军受投降者诱惑,知官军已近,争出投降,罗夫子自刎,阡能为众所擒。高仁厚出军六日,五位义军领袖均为其害,起义历时九个月,至此失败。
     ?阡能起义直接打击了唐王朝的大本营,极大地支援了黄巢大齐军的反唐斗争,在唐末农民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附: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

01:秦------陈胜、吴广农民起义战争

02:秦------项羽、刘邦灭秦之战 

03:西汉----绿林农民起义战争

04:西汉----赤眉农民起义战争 

05:东汉----黄巾农民起义战争

06:两晋----杜弢起义

07:两晋----孙恩起义

08:两晋----卢循起义

09:南北朝--赵广起义

10:南北朝--盖吴起义 

11:南北朝--破六韩拔陵起义 

12:南北朝--莫折大提起义

13:南北朝--杜洛周起义

14:南北朝--鲜于修礼、葛荣起义

15:隋------瓦岗农民起义

16:隋------窦建德起义

17:唐------唐中期西原人民起义 

18:唐------袁晁起义

19:唐------方清、陈庄起义

20:唐------裘甫起义

21:唐------庞勋起义

22:唐------王仙芝起义 

23:唐------黄巢农民起义

24:唐------阡能起义

25:宋------王小波、李顺起义 

26:宋------宋江起义

27:宋------方腊起义

28:宋------八字军抗金起义

29:宋------红巾军抗金起义 

30:宋------邵兴抗金起义

31:宋------钟相、杨幺起义 

32:宋------魏胜抗金起义

33:宋------红袄巾抗金起义 

34:元------元末农民起义

35:明------贵州、湖广各族人民大起义

36:明------刘六刘七起义 

37:明------明末农民起义

38:清------古州苗民起义 

39:清------白莲教起义

40:清------天理教暴动 

41:清------捻军起义

42:清------太平天国运动
唐纪七十一(二)--阡能起义顷刻瓦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一(二)--阡能起义顷刻瓦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一(二)--阡能起义顷刻瓦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一(二)--阡能起义顷刻瓦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一(二)--阡能起义顷刻瓦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阡能闻仁厚将至,遣罗浑擎立五寨于双流之西,伏兵千人于野桥箐以邀官军。仁厚诇知,引兵围之,下令勿杀,遣人释戎服入贼中告谕,如昨日所以语谍者。贼大喜,呼噪,争弃甲投兵请降,拜如摧山。仁厚悉抚谕,书其背,使归语寨中未降者,寨中余众争出降。浑擎狼狈踰寨走,其众执以诣仁厚,仁厚曰:“此愚夫,不足与语。”械以送府。悉命焚五寨及其甲兵,惟留旗帜,所降凡四千人。

        明旦,仁厚谓降者曰:“始欲卽遣汝归,而前涂诸寨百姓未知吾心,或有忧疑,藉汝曹为我前行,过穿口、新津寨下,示以背字告谕之,比至延贡,可归矣。”乃取浑擎旗倒系之,每五十人为队,扬旗疾呼曰:“罗浑擎已生擒,送使府,大军行至。汝曹居寨中者,速如我出降,立得为良人,无事矣!”至穿口,句胡僧置十一寨,寨中人争出降;胡僧大惊,拔剑遏之,众投瓦石击之,共擒以献仁厚,其众五千余皆降。

        又明旦,焚寨,使降者执旗先驱,一如双流。至新津,韩求置十三寨皆迎降。求自投深堑,其众钩出之,已死,斩首以献。将士欲焚寨,仁厚止之曰:“降人犹未食。”使先运出资粮,然后焚之。新降者竞炊爨([chuī cuàn]烧火煮饭。《东观汉记·第五伦传》:“ 伦 性节俭,作 会稽郡 ,虽为二千石,卧布被,自养马,妻炊爨。” 南朝 宋 刘义庆 《世说新语·德行》:“﹝ 祖訥 ﹞性至孝,常自为母炊爨作食。”《警世通言·赵太祖千里送京娘》:“只见几个店家都忙乱乱的安排炊爨。” 郭沫若 《中国古代社会研究》第二篇第一章第一节:“平常各人随身动用的东西,如炊爨的家具是属于女人的,渔猎的武器是属于男子的。”
指从事炊事的人。清 夏燮 《中西纪事·闽粤战舰》:“大艘一百六十人,加以柁工、水手、炊爨、杂作及随船小修之工并书识、医生三等。”),与先降来告者共食之,语笑歌吹,终夜不绝。

        明日,仁厚纵双流,穿口降者先归,使新津降者执旗先驱,且曰:“入邛州境,亦可散归矣。”罗夫子置九寨于延贡,其众前夕望新津火光,已不眠矣。及新津人至,罗夫子脱身弃寨奔阡能,其众皆降。

        明日,罗夫子至阡能寨,与之谋悉众决战;计未定,日向暮,延贡降者至,阡能、罗夫子走马巡寨,欲出兵,众皆不应。仁厚引兵连夜逼之,明旦,诸寨知大军已近,呼噪争出,执阡能,阡能窘急赴井,为众所擒,不死;又执罗夫子,罗夫子自刭。众挈罗夫子首,缚阡能,驱之前迎官军,见仁厚,拥马首大呼泣拜曰:“百姓负冤日久,无所控诉。自谍者还,百姓引领,度顷刻如期年。今遇尚书,如出九泉睹白日,已死而复生矣。”讙呼不可止。贼寨在他所者,分遣诸将往降之。仁厚出军凡六日,五贼皆平。每下县镇,辄补镇遏使,使安集户口。

    于是陈敬瑄枭韩求、罗夫子首于市,钉阡能、罗浑擎于城西,七日而冎之。(原为邛州(治今邛崃)衙吏,因公事误期,惧刑出逃,聚众起义,月余得众万余人。转战于邛、雅(治今雅安西)二州间,连克城邑。蜀中农民纷纷响应,州县不能制。唐中和二年(882)三月,西川节度使陈敬瑄遣牙将杨行迁等率7000人前往镇压。六月,蜀人罗浑擎、句胡僧、罗夫子各聚众数千应援阡能,大败杨行迁部于乾溪(今大邑东)。七月,蜀人韩求亦率数千人应阡能。十一月,起义军进入蜀州(治今崇庆)境,阡能闻陈敬财遣押牙高仁厚领兵将至,即令罗浑擎在双流(今属四川)西立5寨,句胡僧在穿口(约今新津东北)立11寨,韩求在新津(今属四川)立13寨,罗夫子在延贡(今崇庆西南)立9寨,以抵御官军。又派出谍员探察高仁厚军情。两军未交,谍员为高仁厚擒降,受遣返部,自内部动摇军心。高仁厚随即发兵,进逼义军寨,并告谕只诛阡能等5人,余皆遣归复业。数日内,起义军各部相继瓦解,其众出降,阡能被擒杀。)阡能孔目官张荣,本安仁进士,屡举不中第,归于阡能,为之谋主,为草书檄,阡能败,以诗启求哀于仁厚,仁厚送府,钉于马市。自余不戮一人。

    十二月,以仁厚为眉州防御使。

         陈敬瑄牓邛州,凡阡能等亲党皆不问。未几,邛州刺史申捕获阡能叔父行全家三十五人系狱,请准法。敬瑄以问孔目官唐溪,对曰:“公已有牓,令勿问,而刺史复捕之,此必有故。今若杀之,岂惟使明公失大信,窃恐阡能之党纷纷复起矣!”敬瑄从之,遣押牙牛晕往,集众于州门,破械而释之,因询其所以然,果行全有良田,刺史欲买之,不与,故恨之。敬瑄召刺史,将按其罪,刺史以忧死。他日,行全闻其家由溪以免,密饷溪蚀箔金百两。溪怒曰:“此乃太师仁明,何预吾事,汝乃怀祸相饷乎!”还其金,斥逐使去。

         河东节度使郑从谠奏克岚州,执汤羣,斩之。

          以忻、代等州留后李克用为鴈门节度使。

        初,朝廷以郑绍业为荆南节度使,时段彦谟方据荆南,绍业惮之,踰半岁,乃至镇。上幸蜀,召绍业还,以彦谟为节度使。彦谟为朱敬玫所杀,复以绍业为节度使。绍业畏敬玫,逗遛不进,军中久无帅;至是,敬玫署押牙陈儒知府事。儒,江陵人也。

       加奉天节度使齐克俭、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并同平章事。

        李克用将兵四万至河中,遣从父弟克修先将兵五百济河尝贼。初,克用弟克让为南山寺僧所杀,其仆浑进通归于黄巢。自高浔之败,诸军皆畏贼,莫敢进。及克用军至,贼惮之,曰:“鸦军至矣,当避其锋。”克用军皆衣黑,故谓之鸦军。巢乃捕南山寺僧十余人,遣使赍诏书及重赂,因浑进通诣克用以求和。克用杀僧,哭克让,受其赂以分诸将,焚其诏书,归其使者,引兵自夏阳渡河,军于同州。(交结 李克用

         孟方立旣杀成麟,引兵归邢州,潞人请监军吴全勖知留后。是岁,王铎墨制以方立知邢州事,方立不受,囚全勖;与铎书,愿得儒臣镇潞州,铎以郑昌图知昭义军事。旣而朝廷以右仆射、租庸使王徽同平章事,充昭义节度使,徽以车驾播迁,中原方扰,方立专据山东邢、洺、磁三州,度朝廷力不能制,辞不行,请且委昌图。诏以徽为大明宫留守、京畿安抚制置修奉园陵使。昌图至潞州,不三月而去,方立遂迁昭义军于邢州,自称留后,表其将李殷锐为潞州刺史。

        和州刺史秦彦使其子将兵数千袭宣州,逐观察使窦潏yù而代之。

         僖宗中和三年(癸卯、八八三年)

       春,正月,李克用将李存贞败黄揆于沙苑;己巳,克用进屯沙苑。揆,巢之弟也。王铎承制以克用为东北面行营都统,以杨复光为东面都统监军使,陈景思为北面都统监军使。

        乙亥,制以中书令、充诸道行营都统王铎为义成节度使,令赴镇。田令孜欲归重北司,称铎讨黄巢久无功,卒用杨复光策,召沙陀而破之,故罢铎兵柄以悦复光;又以副都统崔安潜为东都留守,以都都监西门思恭为右神策中尉,充诸道租庸兼催促诸道进军等使。令孜自以建议幸蜀、收传国宝、列圣真容、散家财犒军为己功,令宰相藩镇共请加赏,上以令孜为十军兼十二卫观军容使。

         成德节度使常山忠穆王王景崇薨,(王景崇,847—883年,字孟安,成德节度使王绍鼎之子,唐末割据军阀,866—883年为成德节度使。857年王绍鼎死后,弟王绍懿继任。大唐咸通七年(866年),王绍懿去世,王景崇继位为成德军节度使。后来因为平定庞勋叛乱,进爵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检校太尉,兼中书令,封赵国公。乾符五年(878年)进封常山王、检校太傅。中和三年(883年)王景崇逝世,享年三十七岁,赠太傅,谥为“忠穆”,其子王镕继位为成德军节度使。)军中立其子节度副使镕知留后事,时镕生十年矣。

        以天平留后朱瑄为节度使。

        二月,壬子,李克用进军干坑,与河中、易定、忠武军合;尚让等将十五万众屯于梁田陂,明日,大战,自午至晡,贼众大败,俘斩数万,伏尸三十里。巢将王璠、黄揆袭华州,据之,王遇亡去。

        初,光州刺史李罕之为秦宗权所攻,弃州奔项城,帅余众归诸葛爽,爽以为怀州刺史。韩简攻郓州,半年,不能下;爽复袭取河阳,朱瑄请和,简乃舍之,引兵击河阳。爽遣罕之逆战于武陟,魏军大败而还;大将澶州刺史乐行达先归,据魏州,军中共立行达为留后,简为部下所杀。己未,以行达为魏博留后。

        甲子,李克用进围华州,黄思邺、黄揆婴城固守;克用分骑屯渭北。

        以王镕为成德留后。

         以郑绍业为太子宾客、分司,以陈儒为荆南留后。

          峡路招讨指挥使庄梦蝶为韩秀升、屈行从所败,退保忠州,应援使胡弘略战亦不利。江、淮贡赋皆为贼所阻,百官无俸。云安、淯井路不通,民间乏盐。陈敬瑄奏以眉州防御使高仁厚为西川行军司马,将三千兵讨之。

         加凤翔节度使李昌言同平章事。

         黄巢兵数败,食复尽,阴为遁计,发兵三万搤è蓝田道。三月,壬申,遣尚让将兵救华州;李克用、王重荣引兵逆战于零口,破之。克用进军渭桥,骑军在渭北,克用每夜令其将薛志勤、康君立潜入长安,燔积聚,斩虏而还,贼中大惊。

         以淮南押牙合肥杨行愍为庐州刺史。行愍本庐州牙将,勇敢,屡有战功,都将忌之,白刺史郎幼复遣使出戍于外。行愍过辞,都将以甘言悦之,问其所须,行愍曰:“正须汝头耳!”遂起斩之,幷将诸营,自称八营都知兵马使。幼复不能制,荐于高骈,请以自代。骈以行愍为淮南押牙,知庐州事,朝廷因而命之。行愍闻州人王勖贤,召,欲用之,固辞。问其子弟,曰:“子潜,好学慎密,可任以事;弟子稔,有气节,可为将。”行愍召潜置门下,以稔及定远人季章为骑将。

       初,吕用之因左骁雄军使俞公楚得见高骈;用之横甚,或以咎公楚,公楚数戒用之少自敛,毋相累;用之衔之。右骁雄军使姚归礼,气直敢言,尤疾用之所为,时面数其罪,常欲手刃之。癸未夜,用之与其党会倡家,归礼潜遣人爇ruò其室,杀貌类者数人,用之易服得免。明旦,穷治其事,获纵火者,皆骁雄之卒;用之于是日夜谮二将于骈。未几,骈使二将将骁雄卒三千袭贼于慎县,用之密以语杨行愍云:“公楚、归礼欲袭庐州。”行愍发兵掩之,二将不为备,举军尽殪,以二将谋乱告骈;骈不知用之谋,厚赏行愍。

        己丑,以河中行营招讨副使朱全忠为宣武节度使,俟克复长安,令赴镇。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