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四十二(1)--汉印  

2016-02-13 16:53:56|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印,为时期印章的统称。纂体有别于秦纂,大都方平正直,布局谨严,有独特风格。与秦印并为后世纂刻家所取法。

汉制,皇帝皇后、诸侯王的印称“玺”,列侯、乡亭侯、将军部属、郡邑令长称“印”,列将军称“章”。以印质和印钮、印绶区别地位高低。皇帝玉玺、虎钮,皇后金玺、虎钮,皇太子、列侯及丞相、太尉以下官吏分别为黄金印、龟钮,银印、龟钮,铜印、鼻钮。印绶也有紫绶、青绶、墨绶、黄绶等分别。汉印有铸印、凿印两种,一般文官的印多用铸印,军中为应急需,用凿印。汉代是印章的兴盛时期,汉印为后世金石家所取法。初学治印的人,特别要先学整齐朴茂的汉铸印。

        汉印是在继承秦印的基础上发展形成的,在艺术和用章制度上比秦印更趋成熟、完备。汉印是中国印章艺术的鼎盛时期,是古代篆刻艺术的第一高峰,在历史上有很高的地位,人们常把它与唐诗、宋词、元曲和晋唐书法、宋元绘画并列在一起加以称颂,如今学习篆刻就是从临摹汉印着手。

        汉印主要有官印和私印两种,官印在用材、纽制、文字排列及印绶的用色上由于等级关系,皆有一套严格的规定,印章由官府督造,而私印由私人作坊制作,比较官印来得随意、宽松许多,无论官印、私印,用材都以铜质为主。

        汉代由于隶书的出现和通行,文字书写已大为简便省事,入印文字在隶书的影响下,字形工整,横画省去波磔,圆转为方,盘曲化直,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汉摹印篆(缪篆)体式,而且简省又不悖“六书”,其印章章法稳健匀称,线条浑厚高古,气势夺人。在印面文字布局上为一个完满的方形(或长方,或扁方,或正方),如四个字由四个小方形组成为一个大方形,即印章的整体形,这是汉印的基本形式。

汉印

       汉印特点:到了西汉,印文字形日益方满化,栏界的辅助功用已不存在,相反使印面形式有闷塞之感,所以西汉初期的印章承秦式,尚有栏界,至中期便消失了。看汉印上的文字布置,一个字为一个完满的方形(或长方,或扁方,或正方)如四个字则由四个小方形组合为一个大方形,即印章的整形。这是汉印的基本形式规则。

由于印章的庄重用途,决定了当时的印章必须用古体一篆书。而当时正是隶书盛行的时代,即使写篆书也多少受到流行书体一隶书的影响。因此,当时的许多篆书书迹并未能保持纯正的篆形和篆味,这在各种汉代铜器铭文和刻石篆书中都得到充分的体现,汉代印章也是如此。但也正因为这样,汉代的篆书形成了与前代不同的独自的字形与趣味。

汉印的印文书体,有基本遵循小篆规矩而略有出格者,有多半已为隶书形体而兼有篆意者,也有以鸟虫书作印的。此外,还可从殉葬专用印中见到为数不多的、十分草率的隶书印。在这几种印文字形中,占据主流的则是第一种。

在印面布局中,根据总体要求和各个文字字形的可变因素,或以屈曲回绕的手法以增加线条,或因其字偏旁线条过多而省略某些笔画,均是为了达到字形的完满和总体的方整,从而形成了汉印的字形特色和布局格式,这是汉印艺术形式美的基本特色。

秦代印章,就目前所见,官印均出于凿刻,白文;私印也多为凿刻,白文。汉代印章,西汉宫印多出于铸造,只有将军印和给兄弟民族的官印多为凿刻,均为白文;东汉官印则以凿刻为多。亦为白文。从古印遗存来看,魏晋时的将军印等各种急就章比汉代的更富有天趣。西汉私印在初期也多出自凿刻,白文,而自中期以后铸印渐多。东汉私印有铸有凿,也多为白文,朱文印很少,朱文印到魏晋时期渐多起来。

魏晋印章大多沿续汉印的形式与格调,故传世的这一类魏晋印大多难与汉印明确区分,这与西汉初期印难与秦印明确区分一样。所以历来出版的古印集中往往以“秦汉魏晋”统为一大类,甚至再加上南北朝,而不作确切朝代的划分。在魏晋印章中也确实有许多放在汉印中毫不逊色甚至有胜过之处的佳作,篆刻家们往往也习惯于将它们与汉印一并看待。这些印,实际上可看作属于“汉印”这一篆刻艺术的审美范畴,所以我在本书中所说“汉印”,不只对汉印而言,也包括这一类魏晋印。

        汉印形制

汉印

中国古代玺印经过滥觞期(新石器时期)、起始期(夏商时期)、勃发期(春秋战国时期),到汉代至魏晋时期进入了成熟期。汉代是中国篆刻史最光辉灿烂的时期之一。汉印以其数量、种类的繁多和艺术水平的登峰造极,在印章史上占有头等重要地位,成为后世印章的典范和学习篆刻艺术的楷模。

汉印凝重端庄,形制严谨朴茂,可分官印、私印两大类。官印以白文居多,有铸有凿,文官多用铸印,军中多急就章的凿印,其中尤以凿制的“将军”、“司马”两种官印艺术成就最高。汉代私印中的姓名印则以端庄平正、严谨浑厚为胜。

汉初的玺印在形制上,袭用秦制。据《晋书舆服志》载:“乘舆六玺,秦制也。曰: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行玺、天子之玺、天子信玺。汉遵秦不改。”但在现在旧谱中,能见到的汉代官印———汉将军印、侯印、丞印,不论6字4字,多没有界格。据说,这是汉武帝太初元年以后才逐步改变的。王莽篡汉19年当中,留下的此类文物,也精美可观!

汉印铸印的字体,不论朱文(阳文)白文(阴文),都非常工整,平直方正,浑厚古朴,外拙内巧,端凝庄重,方中寓圆,整齐美妙。如四字白文正方印,中间自然显出朱文十字线;若四字长短不一,笔画繁简悬殊,正中会现出一条直线。汉印的朱文印周围的线条与内文的线条都是一样粗细,笔画间隔很均匀。同一方印中有4个字的,也有3个字是白文、一个字是朱文的,或两个字是朱文、两个字是白文的。这叫做朱白相间,必定是朱文的笔画多,白文的笔画少,才如此排列。这种“分朱十二布白”的技巧,是汉印特有的风格之一。汉印凿印,就是在铜面上直接雕凿。这种制法,笔画有粗有细,间隔有疏有密,字形也有倾斜的,自有独特韵味。

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二(1)--汉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元初三年(丙辰,116)[1]春,正月,苍梧、郁林,合浦(广东一带)蛮夷反;二月,遣侍御史任督州郡兵讨之。
 

  [2]郡国十地震。

  [3]三月,辛亥,日有食之。
 

  [4]夏,四月,京师旱。
 

  [5]五月,武陵(位于湖南北部、常德中部偏北,地处洞庭湖西部)蛮反,州郡讨破之。
 

  [6]癸酉,度辽将军邓遵率南单于击零昌于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南),斩首八百余级。
 

  [7]越徼外夷举种内属。
 

  [8]六月,中郎将任尚遣兵击破先零羌于丁奚城。
 

  [9]秋,七月,武陵蛮复反,州郡讨平之。
 

  [10]九月,筑冯翊北界候坞五百所以备羌。
 

  [11]冬,十一月,苍梧、郁林、合浦蛮夷降。
  

 [12]旧制:公卿、二千石、刺史不得行三年丧,司徒刘恺以为“非所以师表百姓,宣美风俗”。丙戌,初听大臣行三年丧。(在忠孝之间平衡。)
 

  [13]癸卯,郡国九地震。

  [14]十二月,丁巳,任尚遣兵击零昌于北地,杀其妻子,烧其庐舍,斩首七百余级。
 

  四年(丁巳、117)[1]春,二月,乙巳朔,日有食之。
 

  [2]乙卯,赦天下。
 

  [3]壬戌,武库灾。
 

  [4]任尚遣当阗种羌榆鬼等刺杀杜季贡,封榆鬼为破羌侯。(不拘正道邪道。)

  [5]司空袁敞,廉劲不阿权贵,失邓氏旨。尚书郎张俊有私书(隐秘不公开的书信。《墨子·号令》:"挟私书行请谒及为行书者……皆断无赦。")与敞子俊,怨家封上之。夏,四月,戊申,敞坐策免,自杀;俊等下狱当死。俊上书自讼;临刑,太后诏以减死论。(写私书是大罪?)
  

  [6]已巳,辽西鲜卑连休等入寇,郡兵与乌桓大人于秩居等共击,大破之,斩首千三百级。
  

  [7]六月,戊辰,三郡雨雹。
  

  [8]尹就坐不能定益州,徵抵罪;以益州刺史张乔领其军屯,招诱叛羌,稍稍降散。
 

  [9]秋,七月,京师及郡国十雨水。

  [10]九月,护羌校尉任尚复募效功种羌号封刺杀零昌;封号封为羌王。
 

  [11]冬,十一月,已卯,彭城靖王恭薨。
 

  [12]越夷以郡县赋敛烦数,十二月,大牛种封离等反,杀遂久(现在的丽江)令。
 

  [13]甲子,任尚与骑都尉马贤共击先零羌狼莫,追至北地,相持六十余日,战于富平河上,大破之,斩首五千级,狼莫逃去。于是西河虔人种羌万人诣邓遵降,陇右平。
  

  [14]是岁,郡国十三地震。
 

  五年(戊午、118)[1]春,三月,京师及郡国五旱。

  [2]夏,六月,高句骊与秽貊寇玄菟。
 

  [3]永昌、益州、蜀郡(今滇西、滇东南及川西南。)夷皆叛应封离,众至十余万,破坏二十余县,杀长吏,焚掠百姓,骸骨委积,千里无人。
 

  [4]秋,八月,丙申朔,日有食之。
 
  [5]代郡鲜卑入寇,杀长吏;发缘边甲卒、黎陽营兵屯上谷以备之。冬,十月,鲜卑寇上谷,攻居庸关,复发缘边诸郡、黎陽营兵、积射士步骑二万人屯列冲要。
 

  [6]邓遵募上郡全无种羌雕何刺杀狼莫;封雕何为羌侯。自羌叛十余年间,军旅之费,凡用二百四十余亿,府帑空竭,边民及内郡死者不可胜数,并、凉二州遂至虚耗。及零昌、狼莫死,诸羌瓦解,三辅、益州无复寇警。诏封邓遵为武陽侯,邑三千户。遵以太后从弟,故爵封优大。任尚与遵争功,又坐诈增首级、受赇枉法赃千万已上,十二月,槛车徵尚,弃市,没入财物。(任尚颇具将帅才能,自章和二年(88年)后,相继擒杀北匈奴单于于除鞬,大败南匈奴逢侯单于,击溃羌族烧当部落、先零部落的反叛与侵犯,刺杀杜季贡、零昌、狼莫,为东汉王朝边疆安定起到重大作用。但任尚在担任西域都护后,未采纳前任西域都护班超的劝告,最终断送西域和平。最后鸟尽弓藏,再现汉的刻薄寡恩,以亲杀贤的罪恶嘴脸。)邓骘子侍中凤尝受尚马,骘髡妻及凤以谢罪。
 

  [7]是岁,郡国十四地震。
 

  [8]太后弟悝、阊皆卒,封悝子广宗为叶侯,阊子忠为西华侯。
 

  六年(己未、119)[1]春,二月,乙巳,京师及郡国四十二地震。
 

  [2]夏,四月,沛国、勃海大风,雨雹。
 

  [3]五月,京师旱。
 

  [4]六月,丙戌,平原哀王得薨,无子。
 

  [5]秋,七月,鲜卑寇马城塞,杀长吏,度辽将军邓遵及中郎将马续率南单于追击,大破之。
 

  [6]九月,癸巳,陈怀王竦薨,无子,国除。
 

  [7]冬,十二月,戊午朔,日有食之,既。

  [8]郡国八地震。

  [9]是岁,太后征和帝弟济北王寿、河间王开子男女年五岁以上四十余人,及邓氏近亲子孙三十余人,并为开邸第,教学经书,躬自监试。诏从兄河南尹豹、越骑校尉康等曰:“末世贵戚食禄之家,温衣美饭,乘坚驱良,而面墙术学,不识臧否,斯故祸败之所从来也。”(太后办贵族学校,胜于太傅,颇有远见。)
 

  [10]豫章有芝草生,太守刘祗欲上之,以问郡人唐檀,檀曰:“方今外戚豪盛,君道微弱,斯岂嘉瑞乎!”祗乃止。(至今,江西还盛产灵芝,庐山、萍乡多见,可人工种植。)
  

  [11]益州刺史张乔遣从事杨竦将兵至榆,击封离等,大破之,斩首三万余级,获生口千五百人。封离等惶怖,斩其同谋渠帅,诣竦乞降。竦厚加慰纳,其余三十六种皆来降附,竦因奏长吏奸猾,侵犯蛮夷者九十人,皆减死论。(全国各地动乱,都是贪官污吏官逼民反。吏治大坏。)
 
  [12]初,西域诸国既绝于汉,北匈奴复以兵威役属之,与共为边寇。敦煌太守曹宗患之,乃上遣行长史索班将千余人屯伊吾以招抚之。于是车师前王及鄯善王复来降。
 

  [13]初,疏勒王安国死,无子,国人立其舅子遗腹为王;遗腹叔父臣磐在月氏,月氏纳而立之。后莎车畔于,属疏勒,疏勒遂强,与龟兹、于为敌国焉。
 

  永宁元年(庚申、120)[1]春,三月,丁酉,济北惠王寿薨。
 

  [2]北匈奴率车师后王军就共杀后部司马及敦煌长史索班等,遂击走其前王,略有北道。鄯善逼急,求救于曹宗,宗因此请出兵五千人击匈奴,以报索班之耻,因复取西域;公卿多以为宜闭玉门关,绝西域。太后闻军司马班勇有父风,召诣朝堂问之。勇上议曰:“昔孝武皇帝患匈奴强盛,于是开通西域,论者以为夺匈奴府藏,断其右臂。光武中兴,未遑外事,故匈奴负强,驱率诸国;及至永平,再攻敦煌,河西诸郡,城门昼闭。孝明皇帝深惟庙策,乃命虎臣出征西域,故匈奴远遁,边境得安;及至永元,莫不内属。会间者羌乱,西域复绝,北虏遂遣责诸国,备其逋租,高其价直,严以期会,鄯善、车师皆怀愤怨,思乐事汉,其路无从;前所以时有叛者,皆由牧养失宜,还为其害故也。今曹宗徒耻于前负,欲报雪匈奴,而不寻出兵故事,未度当时之宜也。夫要功荒外,万无一成,若兵连祸结,悔无所及。况今府藏未充,师无后继,是示弱于远夷,暴短于海内,臣愚以为不可许也。旧敦煌郡有营兵三百人,今宜复之,复置护西域副校尉,居于敦煌,如永元故事,又宜遣西域长史将五百人屯楼兰,西当焉耆、龟兹径路,南强鄯善、于心胆,北捍匈奴,东近敦煌,如此诚便(我确信这是上策)。”(班勇认为时机和理由对出兵进攻西域不利,但要恢复防御。)
 

  尚书复问勇:“利害云何?”勇对曰:“昔永平之末,始通西域,初遣中郎将居敦煌,后置副校尉于车师,既为胡虏节度,又禁汉人不得有所侵扰,故外夷归心,匈奴畏威。今鄯善王尤还,汉人外孙,若匈奴得志,则尤还必死。此等虽同鸟兽,亦知避害,若出屯楼兰,足以招附其心,愚以为便。”(堪称西域通。)
  

  长乐卫尉镡显、廷尉綦毋参、司隶校尉崔据难曰:“朝廷前所以弃西域者,以其无益于中国而费难供也。今车师已属匈奴,鄯善不可保信,一旦反覆,班将能保北虏不为边害乎?”勇对曰:“今中国置州牧者,以禁郡县奸猾盗贼也。若州牧能保盗贼不起者,臣亦愿以要斩保匈奴之不为边害也。今通西域则虏势必弱,虏势弱则为患微矣;孰与归其府藏,续其断臂哉?今置校尉以捍抚西域,设长史以招怀诸国,若弃而不立,则西域望绝,望绝之后,屈就北虏,缘边之郡将受困害,恐河西城门必须复有昼闭之儆矣!今不廓开朝延之德而拘屯戍之费,若此,北虏遂炽,岂安边久长之策哉!”(反击有力,不为害与防为害是两回事。
  

  太尉属毛轸难曰:“今若置校尉,则西域骆驿遣使,求索无厌,与之则费难供,不与则失其心,一旦为匈奴所迫,当复求救,则为役大矣。”勇对曰:“今设以西域归匈奴,而使其恩德大汉,不为钞盗,则可矣。如其不然,则因西域租入之饶,兵马之众,以扰动缘边,是为富仇雠之财,增暴夷之势也。置校尉者,宣威布德,以系诸国内向之心而疑匈奴觊觎之情,而无费财耗国之虑也。且西域之人,无他求索,其来入者不过禀食而已;今若拒绝,势归北属夷虏,并力以寇并、凉,则中国之费不止十亿。置之诚便。”(防害之费小于制害之费,道理显然。)
  

  于是从勇议,复敦煌郡营兵三百人,置西域副校尉居敦煌,虽复羁縻西域,然亦未能出屯。其后匈奴果数与车师共入寇钞,河西大被其害。(班勇计谋打了折扣,边关又乱。)
 

  [3]沈氐羌寇张掖。
 

  [4]夏,四月,丙寅,立皇子保为太子,改元,赦天下。
 

  [5]已巳,绍封陈敬王子崇为陈王,济北惠王子苌为乐成王,河间孝王子翼为平原王。
 

  [6]六月,护羌校尉马贤将万人讨沈氐羌于张掖,破之,斩首千八百级,获生口千余人,余虏悉降。时当煎等大豪饥五等,以贤兵在张掖,乃乘虚寇金城,贤还军出塞,斩首数千级而还。烧当、烧何种闻贤军还,复寇张掖,杀长吏。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