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二)--唐末诸相,惟畋优焉  

2016-12-03 19:43:2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畋的字叫台文,家族来自荥阳。

  他父亲郑亚的字叫子佐。豪放有文才,考中了进士、贤良方正、书判拔萃,连中三科。李德裕任翰林学士,欣赏他的才能,到镇守浙西时,就请他到府中任职。

  后升任监察御史,李回任御史中丞,推荐他任刑部郎中知杂事,又升任给事中。

  李德裕被罢免了宰相,他出朝任桂管观察使,牵连吴湘案不能申冤,被贬为循州刺史,死在任上。

  郑畋考中了进士,当时年龄很小,有关部门上报录取名册,唐武宗疑心,把他的试卷要去自己看,才批准了。曾任宣武节度推官,后又考中了书判拔萃升任渭南县尉。因给父亲守丧免职。唐宣宗时,白敏中、令狐..相继掌权,都恨李德裕,他的故旧都受排斥,因此郑畋几十年没升官,在朝外各藩镇府中任职。令狐..被免职,他才担任了虞部员外郎。尚书右丞郑薰诬告他有罪,不能担任郎官,把他调出了朝廷。很久以后才调他进朝廷任刑部员外郎。刘瞻任宰相,推荐任命他为户部郎中,又进入翰林院任学士,不久任知制诰官。遇上讨伐徐州叛贼庞勋,诏书都需草拟,他构思不费时间,文章漂亮,全部说中了要害,当时人都推崇他。庞勋被讨平后,他以户部侍郎身份升任学士承旨官。刘瞻因劝谏得罪了唐懿宗,被罢相,郑畋起草诏书写了很多好话,韦保衡等人恨他,认为他讨好刘瞻欺骗皇帝,贬他任梧州刺史。

  唐僖宗即位,他调近任彬、绛两州刺史,后召回朝廷任右散骑常侍。按旧例,两省官员轮流在延英殿奏事,只有常侍官不参加。郑畋建议应参加回答皇帝问题,有诏同意了,就成了制度。他后以兵部侍郎身份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过去,宰相开路的侍从要排几条街,禁止行人通行。郑畋命开路的只到前面一百步远,对群臣及其仆人下令不能擅自到宰相府去。交州府、广州、邕南地区的军队,过去运南岭北面五道的粮食供应,很多船只沉没了。郑畋请求将岭南道盐铁专卖事务交给广州节度使韦荷,每年煮海水产盐价值四十万贯钱,买虔、吉州的米来供应安南,免除了荆州、洪州等地的漕运,军队粮食也充足了。后来任命王师甫为岭南供军副使,王师甫请求兼管军队,每年增加进贡二十万贯钱。郑畋说“:韦荷立有功劳,但王师甫用好处引诱朝廷,想夺他的兵权,不行。”罢免了王师甫。郑畋两次升官后任门下侍郎,被封为荥阳郡侯。他因星象变化请求免职,没批准。

  乾符六年(879),黄巢势力越来越大,占据了安南,送信要求任天平节度使。皇帝命百官讨论,大家都请求借封官缓和灾难。郑畋想就近封为岭南节度使,但卢携正重用高骈,想让他建功,就说“:高骈谋略独一无二,所率淮南军是全国的精兵,加上各地的军队快到了,小小毛贼,为什么要放了他,使各地军队离心呢?”郑畋说:“不对,黄巢反叛起于饥荒,他的军队靠钱财纠合,所以能从长江、淮河起兵,扰乱全国。国家长期太平,兵将不会作战,各地闭关不敢出战。

  如果降恩免罪,等到丰年他的部下想回家,军队离散,黄巢就成了砧板上的肉,这是兵法所说的不用战斗就制服对方军队的谋略。现不靠计谋,而靠军队攻打,我担心国家的担忧不会了结。”左仆射于琮说:“岭南因出产宝物比全国各地富裕,如果给了反贼,国家的财源就枯竭了。”皇帝心里也指望高骈,就赞同卢携的意见。郑畋对卢携说“:国家安危靠我们,但你指望淮南兵作战,我不知道结局会怎样。”遇上高骈上奏说“:南方盗贼力量正强,请求到西方异族去,将公主嫁给他们借兵。”卢携又说要采纳这意见。郑畋认为这损害国家威望,不同意,就极力争辩,以至于互相对骂。卢携发怒了,一甩袖子要离开,衣服飘到砚台里,就向郑畋甩过去。皇帝因宰相争论辱骂,不能做群臣的表率,就把他们都罢了官,任命郑畋为太子宾客,分管洛阳分署。不久又召回任命为吏部尚书。

  第二年,他担任凤翔、陇西节度使,召募了五百精兵,号称“迅雷兵”,辖境中盗贼不敢闹事,闹事就被抓住了。遇上黄巢攻占了洛阳,他派兵去守卫京城,用家中财产犒劳出征士兵,他妻子亲自做军装供应兵将。皇帝逃到梁州、洋州去,郑畋在斜谷拜见皇帝,哭着说:“文武官员害了国家,我请求被处死来警告失职的。”皇帝慰劳打发了他,并说:“您守好反贼进兵的关口,不让他们往西边来。”

  郑畋说“:在这艰难的时候,碰到机会和紧急情况,不能请示,请求允许按方便处理事务,我将用生命报效国家。”皇帝说:“只要对国家有利,没有不行的。”郑畋回去后,召募士兵,修理兵器,修缮城池,派到梁州去的使者一个接一个。不久黄巢的使者来了,众将都想投降黄巢,郑畋劝告他们不能这样,当下拿出所有财产,请求放他离开,他们也不同意。黄巢使者在军中宣布他们的赦免命令后才离去。

  第二天,皇帝的使臣来了,郑畋召来监军袁敬柔用君臣之义劝告众将,他们才听从了命令,一起取血宣誓。郑畋派儿子郑凝跟随皇帝,皇帝下诏提升他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反贼的将领又来了,郑畋在军营中把他杀了,他的同伙几百人都被抓获处死了。后升任检校尚书右仆射、西面行营都统。有诏允许他在军中任命官员,他就任命过去的灵武节度使唐弘夫为行军司马。

  中和元年(881),反贼将领王..率三万军队来进攻,郑畋派唐弘夫设埋伏等待他们。王..心里轻视郑畋文弱,放任步、骑兵击鼓前进,郑畋派几千精锐士兵抵挡敌军,稀疏列阵多树旗帜,占据高处击鼓,敌军不知兵力多少,敌阵没列好,伏兵杀出,敌军都乱了。到傍晚,唐军从四面合围,在龙尾坡激战,杀敌头两万颗,尸体堆积了几十里,缴获了很多铠甲器械。王..逃跑了,他把王..的儿子抓住杀了,军威震动了京城。当时各地军队在关中还有几万人,没人指挥,郑畋把他们召去,慰劳优厚并和他们结交。于是和泾原节度使程宗楚、秦州节度使仇公遇、..延节度使李孝恭、夏州节度使拓跋思恭约会盟誓,向全国发檄文。当时皇帝的命令没从剑门发出,各地认为皇帝力量衰弱,不能再振作了,到郑畋的檄文到了,远近感到震动,都招兵想建功,派人到皇帝驻地问候。黄巢很害怕,不敢打西进的主意。在这时,没有郑畋,皇帝几乎危险了。皇帝听到捷报后说“:我对郑畋了解不够,儒生竟然这样勇敢!”

  唐弘夫攻占了咸阳,乘筏子运兵渡过渭河。敌军埋伏军队假装逃跑,唐弘夫和程宗楚乘战胜攻进京城城门,被敌军消灭了。郑畋多次下令不要轻率进兵,两人不听从,果然战败了。郑畋命..延、夏州军队驻扎在东渭桥。他两次升官后任司空、兼任门下侍郎、京城四面行营都统,被赐御袍犀带。他任官后没有庆贺。

  行军司马李昌言驻扎在兴平,派部下请求担任南面都统,立刻率军进逼郑畋的官府。郑畋没提防被袭击。登上城楼好好对他说:“我正要到朝廷去,您能够镇抚军队爱护人民,为国家消灭反贼吗?如果能,就任这职务吧。”他于是将军队交出来离去了。李昌言自封留后,护送郑畋离开防区。走到半路,郑畋心里惭愧,就称病辞职。有诏任命他为太子少傅,分管洛阳分署,就便在兴元治病。

  第二年,把他召到皇帝驻地,命王铎带兵,又任命郑畋为司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军队事务都听他的。

  兴州守将孙邺贪赃要被处死,郑畋上奏说“:在关中失守时,孙邺保卫褒斜有功劳,请求免于处死。陈秋儿保卫嵯峨山抵御反贼,使农民能耕种,请求任命为检校散骑常侍隶属奉天军。”有诏都同意了。过去的法令规定,使府校书郎以上的官,满三年提升;监察御史里行到大夫、常侍官,满三十个月提升。即使任节度使兼任宰相,也不敢越轨。自从为供军用征集财物以来,有一年间几次提升的,郑畋认为不行,请求说:“行营节度,从里行到大夫,准许满二十个月提升;校书郎以上官,满两年才提升。不属供军用征集财物的按旧制。”皇帝采纳了。

  当时田令孜依仗权力,有事拜托,郑畋没有理会。陈敬蠧想使自己的级别在其他宰相之上,郑畋说:“朝外的宰相怎能讲级别呢?”始终不肯比他级别低。田令孜、陈敬蠧心里总恨他。黄巢平定后,皇帝要回京,李昌言因为自己是袭击郑畋夺了他的职务,现郑畋在朝中掌权,内心不高兴。因此三个人互相勾结,派使者告发郑畋的过错。皇帝知道事情的实情,没理睬。郑畋就称病离职,进宫拜见皇帝说“:皇上东归,从大散关到凤翔,布置供应,全靠李昌言,才能平安。我如任宰相跟随,他将猜疑阻拦,这不是使心中不踏实的人安心的办法。我请求任闲官养病。如果百官疑心,希望将我的奏章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皇上和我没有一点隔阂。”皇帝见他心诚,就任命他为检校司徒、太子太保,罢免了宰相。任命郑凝绩为壁州刺史,留下侍奉他。郑凝绩调任龙州刺史,郑畋就去世了,享年六十三岁,赠官太尉。后来皇帝思念他的忠心和功劳,又赠官为太傅。郑凝绩几年后也去世了。当初,李茂贞任博野偏将守卫奉天,郑畋把他召来隶属帐下,命他管巡逻,对他礼节优厚。李茂贞感激他的恩遇和提拔,到他被送回郑州安葬时,上奏为他请求赐谥号叫文昭。天复初年,他和李思恭被供到唐僖宗庙里接受祭祀,又给程宗楚、唐弘夫赠了官。

  有人说郑畋生性仁爱宽大,姿态神采很帅。没做官时结交的朋友,到当了大官态度一点不变。郑谷是郑薰的儿子。在郑畋当权时,被提升为给事中,直到当了侍郎。他以德报怨都和这一样。

  黄巢攻占京城后,他在各军中首先打败反贼,虽然没有完成大业,但回朝廷任皇帝宰相,在朝中筹划,终于能够收复了京城。
         附:郑畋的诗作,只见封建官僚的自赏
         马嵬坡:  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 
         禁直和人饮酒:  卉醴陀花物外香,清浓标格胜椒浆。我来尚有钧天会,犹得金尊半日尝。 
         夜景又作:  铃绦无响闭珠宫,小阁凉添玉蕊风。枕簟满床明月到,自疑身在五云中。 
         初秋寓直三首:  晓星独挂结麟楼,三殿风高药树秋。玉笛数声飘不住,问人依约在东头。宿鸟翩翩落照微,石台楼阁锁重扉。步廊无限金羁响,应是诸司扈从归。幽阁焚香万虑凝,下帘胎息过禅僧。玉堂分照无人后,消尽金盆一碗冰。 
         句:   圆明青   饭,光润碧霞浆。(见《古今诗话》)。浴殿晴秋倘中谢,残英犹可醉琼杯。(《紫薇花》。见《海录碎事》) 
        酬隐珪舍人寄红烛:  蜜炬殷红画不如,且将归去照吾庐。今来并得三般事,灵运诗篇逸少书。 
        金銮坡上南望:  玉晨钟韵上清虚,画戟祥烟拱帝居。极眼向南无限地,绿烟深处认中书。
        下直早出  :诸司人尽马蹄稀,紫帕云竿九钉归。偏觉石台清贵处,榜悬金字射晴晖。 
         闻号:   陛兵偏近羽林营,夜静仍传禁号声。应笑执金双阙下,近南犹隔两重城。
         禁直寄崔员外:银台楼北蕊珠宫,夐与人间路不同。在省五更春睡侣,早来分梦玉堂中。 
         杪秋夜直:蕊   裁诏与宵分,虽在青云忆白云。待报君恩了归去,山翁何急草移文。
         题缑山王子晋庙:  有昔灵王子,吹笙溯泬。六宫攀不住,三岛去相招。亡国原陵古,宾天岁月遥。无蹊窥海曲,有庙访山椒。石帐龙蛇拱,云栊彩翠销。露坛装琬琰,真像写松乔。珠馆青童宴,琳宫阿母朝。气舆仙女侍,天马吏兵调。湘妓红丝瑟,秦郎白管箫。西城要绰约,南岳命娇娆。句曲觞金洞,天台啸石 .
        五月一日紫宸候对时属禁直穿内而行因书六韵:朱夏五更后,步廊三里馀。有人从翰苑,穿入内中书。漏响飘银箭,灯光照玉除。禁扉犹锁钥,宫妓已妆梳。紫府游应似,钧天梦不如。尘埃九重外,谁信在清虚。 
        麦穗两岐: 圣虑忧千亩,嘉苗荐两岐。如云方表盛,成穗忽标奇。瑞露纵横滴,祥风左右吹。讴歌连上苑,化日遍平陂。史册书堪重,丹青画更宜。愿依连理树,俱作万年枝。 
         中秋月直禁苑:  禁署方怀忝,纶闱已再加。暂来西掖路,还整上清槎。恍惚归丹地,深严宿绛霞。幽襟聊自适,闲弄紫薇花。 
唐纪七十(二)--唐末诸相,惟畋优焉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二)--唐末诸相,惟畋优焉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二)--唐末诸相,惟畋优焉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二)--唐末诸相,惟畋优焉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丁酉,车驾至兴元,诏诸道各出全军收复京师。
 
       己亥,黄巢下令,百官诣赵璋第投名衔者,复其官。(用政府旧官,历来如此,这叫新旧不可割裂。)豆卢瑑、崔沆及左仆射于琮、右仆射刘邺、太子少师裴谂、御史中丞赵蒙、刑部侍郎李溥、京兆尹李汤扈从不及,匿民间,巢搜获,皆杀之。(豆卢瑑:字希真,唐代河南人。仕历翰林学士、户部侍郎,与崔沆皆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是日,宣告于廷,大风雷雨拔树。未几,及祸。初,咸通中,有治历者工言祸福,或问:"比宰相多不至四五,谓何?"答曰:"紫微方灾,然其人又将不免。"后杨收、韦保衡、路岩、卢携、刘邺、于琮、瑑与沆,皆不得终云。这种滥杀,是无坐天下之想。)广德公主曰:“我唐室之女,誓与于仆射俱死!”执贼刃不置,贼幷杀之。发卢携尸,戮之于市。将作监郑綦、库部郎中郑系义不臣贼,举家自杀。左金吾大将军张直方虽臣于巢,多纳亡命,匿公卿于复壁;巢杀之。(忠于朝廷不如忠于天下和百姓

       初,枢密使杨复恭荐处士河间张浚,拜太常博士,迁度支员外郎。黄巢逼潼关,浚避乱商山。上幸兴元,道中无供顿,汉阴令李康以骡负糗粮数百驮献之,从行军士始得食。上问康:“卿为县令,何能如是?”对曰:“臣不及此,乃张浚员外敎臣。”上召浚诣行在,拜兵部郎中。(有权封官,无能治天下

        义武节度使王处存闻长安失守,号哭累日,不俟诏命,举军入援,遣二千人间道诣兴元卫车驾。

       黄巢遣使调发河中,前后数百人,吏民不胜其苦。王重荣谓众曰:“始吾屈节以纾军府之患,今调财不已,又将征兵,吾亡无日矣!不如发兵拒之。”众皆以为然,乃悉驱巢使者杀之。巢遣其将朱温自同州,弟黄邺自华州,合兵击河中,重荣与战,大破之,获粮仗四十余船,遣使与王处存结盟,引兵营于渭北。

       陈敬瑄闻车驾出幸,遣步骑三千奉迎,表请幸成都。时从兵浸多,兴元储偫不丰,田令孜亦劝上;上从之。

       僖宗中和元年(辛丑、八八一年)

        春,正月,车驾发兴元(奉天(今乾县))。加牛勖同平章事。陈敬瑄以扈从之人骄纵难制,有内园小儿先至成都,游于行宫,笑曰:“人言西川是蛮,今日观之,亦不恶!”敬瑄执而杖杀之,由是众皆肃然。敬瑄迎谒于鹿头关。辛未,上至绵州,东川节度使杨师立谒见。壬申,以兵部侍郎、判度支萧遘同平章事。

        郑畋约前朔方节度使唐弘夫、泾原节度使程宗楚同讨黄巢。巢遣其将王晖赍诏召畋,畋斩之,遣其子凝绩诣行在,凝绩追及上于汉州。

        丁丑,车驾至成都,馆于府舍。

       上遣使趣高骈讨黄巢,道路相望,骈终不出兵。上至蜀,犹冀骈立功,诏骈巡内刺史及诸将有功者,自监察至常侍,听以墨敕除讫奏闻。

        裴澈自贼中奔诣行在。时百官未集,乏人草制,右拾遗乐朋龟谒田令孜而拜之,由是擢为翰林学士。张浚先亦拜令孜。令孜尝召宰相及朝贵饮酒,浚耻于众中拜令孜,乃先谒令孜谢酒。及宾客毕集,令孜言曰:“令孜与张郎中清浊异流,尝蒙中外,旣虑玷辱,何惮改更,今日于隐处谢酒则又不可。”浚惭惧无所容。(还在顾忌臭面子

        二月,乙卯朔,以太子少师王铎守司徒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丙申,加郑畋同平章事。

        加淮南节度使高骈东面都统,加河东节度使郑从谠兼侍中,依前行营招讨使。代北监军陈景思帅沙陀酋长李友金及萨葛、安庆、吐谷浑诸部入援京师。至绛州,将济河;绛州刺史瞿稹,亦沙陀也,请景思曰:“贼势方盛,未可轻进,不若且还代北募兵。”遂与景思俱还鴈门。

        以枢密使杨复光为京西南面行营都监。

       黄巢以朱温为东南面行营都虞候,将兵攻邓州;三月,辛亥,陷之,执刺史赵戒,因戍邓州以扼荆、襄。

       壬子,加陈敬瑄同平章事。甲寅,敬瑄奏遣左黄头军使李鋋将兵击黄巢。

       辛酉,以郑畋为京城四面诸军行营都统。赐畋诏:“凡蕃、汉将士赴难有功者,并听以墨敕除官。”畋奏以泾原节度使程宗楚为副都统,前朔方节度使唐弘夫为行军司马。黄巢遣其将尚让、王播帅众五万寇凤翔,畋使弘夫伏兵要害,自以兵数千,多张旗帜,疏陈于高冈。贼以畋书生,轻之,鼓行而前,无复行伍,伏发,贼大败于龙尾陂,斩首二万余级,伏尸数十里。(轻敌是致命的

       有书尚书省门为诗以嘲贼者,尚让怒,应在省官及门卒,悉抉目倒悬之;大索城中能为诗者,尽杀之,识字者给贱役,凡杀三千余人。(没脑子的人易激怒

         瞿稹,李友金至代州,募兵踰旬,得三万人,皆北方杂胡,屯于崞西,犷悍暴横,稹与友金不能制。友金乃说陈景思曰:“今虽有众数万,苟无威信之将以统之,终无成功。吾兄司徒父子,勇略过人,为众所服;骠骑诚奏天子赦其罪,召以为帅,则代北之人一麾响应,狂贼不足平也!”景思以为然,遣使诣行在言之;诏如所请。友金以五百骑赍诏诣达靼迎之,李克用帅达靼诸部万人赴之。

         羣臣追从车驾者稍集成都,南北司朝者近二百人,诸道及四夷贡献不绝,蜀中府库充实,与京师无异;赏赐不乏,士卒欣悦。

         黄巢得王徽,逼以官,徽阳瘖yīn,不从;月余,逃奔河中,遣人间道奉绢表诣行在。诏以徽为兵部尚书。

         前夏绥节度使诸葛爽复自河阳奉表自归,卽以为河阳节度使。

         宥州刺史拓跋思恭,本党项羌也,纠合夷、夏兵会鄜延节度使李孝昌于鄜州,同盟讨贼。

        奉天镇使齐克俭遣使诣郑畋求自效。甲子,畋传檄天下藩镇,合兵讨贼。时天子在蜀,诏令不通,天下谓朝廷不能复振,及得畋檄,争发兵应之。贼惧,不敢复窥京西。

        夏,四月,戊寅朔,加王铎兼侍中。

         以拓跋思恭权知夏绥节度使。

         黄巢以其将王玫为邠宁节度使,邠州通塞镇将朱玫起兵诛之,让别将李重古为节度使,自将兵讨巢。

         是时,唐弘夫屯渭北,王重荣屯沙苑,王处存屯渭桥,拓跋思恭屯武功,郑畋屯盩厔。弘夫乘龙尾之捷,进薄长安。

         壬午,黄巢帅众东走,程宗楚先自延秋门入,弘夫继至,处存帅锐卒五千夜入城。坊市民喜,争讙呼出迎官军,或以瓦砾击贼,或拾箭以供官军。宗楚等恐诸将分其功,不报凤翔、鄜夏,军士释兵入第舍,掠金帛、妓妾。处存令军士系白{须巾}为号,坊市少年或窃其号以掠人。贼露宿霸上,诇知官军不整,且诸军不相继,引兵还袭之,自诸门分入,大战长安中,宗楚、弘夫死,军士重负不能走,是以甚败,死者什八九。处存收余众还营。(回马枪杀腐败官军

          丁亥,巢复入长安,怒民之助官军,纵兵屠杀,流血成川,谓之洗城。于是诸军皆退,贼势愈炽。

         贼所署同州刺史王溥、华州刺史乔谦、商州刺史宋岩闻巢弃长安,皆率众奔邓州,朱温斩溥、谦,释岩,使还商州。

         庚寅,拓跋思恭、李孝昌与贼战于土桥,不利。

         诏以河中留后王重荣为节度使。

         贼众上黄巢尊号曰承天应运启圣睿文宣武皇帝。

        有双雉集广陵府舍,占者以为野鸟来集,城邑将空之兆,高骈恶之,乃移檄四方,云将入讨黄巢,悉发巡内兵八万,舟二千艘,旌旗甲兵甚盛。五月,乙未,出屯东塘。诸将数请行期,骈托风涛为阻,或云时日不利,竟不发。

        李克用牒河东,称奉诏将兵五万讨黄巢,令具顿递,郑从谠闭城以备之。克用屯于汾东,从谠犒劳,给其资粮,累日不发。克用自至城下大呼,求与从谠相见,从谠登城谢之。癸亥,复求发军赏给,从谠以钱千缗、米千斛遗之。甲子,克用纵沙陀剽掠居民,城中大骇。从谠求救于振武节度使契苾璋,璋引突厥、吐谷浑救之,破沙陀两寨,克用追战至晋阳城南,璋引兵入城,沙陀掠阳曲、榆次而归。

       黄巢之克长安也,忠武节度使周岌降之。岌尝夜宴,急召监军杨复光,左右曰:“周公臣贼,将不利于内侍,不可往。”复光曰:“事已如此,义不图全。”卽诣之。酒酣,岌言及本朝,复光泣下,良久,曰:“丈夫所感者恩义耳!公自匹夫为公侯,柰何舍十八叶天子(立国已十八世)而臣贼乎!”岌亦流涕曰:“吾不能独拒贼,故貌奉而心图之。今日召公,正为此耳。”因沥酒为盟。是夕,复光遣其养子守亮杀贼使者于驿。

        时秦宗权据蔡州,不从岌命,复光将忠武兵三千诣蔡州,说宗权同举兵讨巢。宗权遣其将王淑将兵三千从复光击邓州,逗留不进,复光斩之,并其军,分忠武八千人为八都,遣牙将鹿晏弘、晋晖、王建、韩建、张造、李师泰、庞从等八人将之。王建,舞阳人;韩建,长社人;晏弘、晖、造、师泰,皆许州人也。复光帅八都与朱温战,败之,遂克邓州,逐北至蓝桥而还。

        昭义节度使高浔会王重荣攻华州,克之。

        六月,戊戌,以郑畋为司空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都统如故。

       李克用遇大雨,引兵北还,陷忻、代二州,因留居代州。郑从谠遣敎练使论安等军百井以备之。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