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二(三)--唐将王重荣  

2016-12-05 09:18:0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重荣,太原府祁县人。父亲王纵,太和末年任河中骑将,随从石雄打败回纥,充任盐州刺史。王重荣因其父立功而充任军校,与兄长王重盈都坚毅武勇为三军之冠,被提拔为河中府牙将,掌管察问。这时有个禁军的军士违反夜禁规定,王重荣逮捕并鞭打了他。这个军士回营后向禁军首领、中尉杨玄萛投诉,杨玄萛大怒,抓来王重荣斥责他说:“天子的卫士,藩镇的军校竟敢侮辱他?”王重荣回答说:“半夜抓的是犯禁的盗贼,谁知道他是天子卫士?”一五一十地陈述了那人的情形,杨玄萛赞叹说:“不是你辨明是非,从谁那儿弄清这件事?”后托身于府署,被提拔为右署。王重荣长于权谋诡诈,使人非常害怕,即使是主帅也无不对他谦让。他逐步被提升为行军司马。

  黄巢攻破长安,分兵夺取蒲州,节度使李都无力抵抗,于是向黄巢称臣,但内心畏惧王重荣,便上表给黄巢自甘为副职。蒲州接近京都,黄巢军向他征调纷杂紧迫,派来的使者上百,留住客舍,不断增调派兵,官吏们承受不了差遣。王重荣警告劝说李都道“:我之所以诈降以解祸患,是因为援兵未到。如今叛贼的索求一天比一天急迫,又收去我们的军队来困扼我们,我们的灭亡就在眼前了。

  请拆断渡桥,环绕城墙来守卫城池,不这样,发生变故如何制止?”李都说:“我军兵少,如谋虑不善,断了渡桥,祸患即将临头,我愿将统兵节符拜托给您。”而后奔往僖宗逃离京城后所在的地方。王重荣便将黄巢派来的使者全部撵出去杀了,趁势大肆抢劫居民以取悦于部下。

  皇帝派前任京兆尹窦聖走小路前来慰劳军队,并按诏令替代李都。王重荣带领众官吏僚属迎接。窦聖到后,大行犒劳官吏,席间大声说:“天子派大臣掌管一方政事,谁能驱逐?向我告发首恶者。”

  大家不敢回答。王重荣身佩腰刀登上台阶说:“首谋是我,还找谁?”并目示窦聖的随吏,速去备马,窦聖当即匆遽返回。

  王重荣于是掌管留后职。

  黄巢派勇将朱温率军乘船顺流赴冯翊,黄邺带领军众从华阴会合攻打王重荣。王重荣激励军士,大战,打败了他们,黄巢军丢弃粮食、军械四十余船。朝廷立即委任王重荣为工部尚书,担任节度使。适逢忠武监军杨复光率领陈、蔡二州兵马万人驻扎武功,王重荣与他联合,到华州攻打叛军将领李详,生俘李详后将他示众。黄巢派尚让前来攻城,朱温率精壮士兵在前,在西关门打败王重荣的军队,于是出兵夏阳,掠夺了河中府的水运粮船数十艘。王重荣挑选了三万士兵攻打朱温,朱温害怕,将粮船全部凿沉在黄河里,便献同州投降。杨复光要斩朱温,王重荣说:“现今招降叛贼,所有人都应免罪。况且朱温勇猛机敏可以使用,杀了他不利。”于是向朝廷上表请求任命他为同华节度使。获得的诏令仅任其为河中行营副招讨,赐名为全忠。

  黄巢丧失两个州,愤怒已极,亲自率精兵数万人驻军梁田。王重荣驻军华阴,杨复光驻军渭水北边,成夹击之势进攻,大败黄巢军,生擒其将领赵璋,黄巢中流箭逃走。王重荣的兵力死亡、消耗与敌方相当。他害怕黄巢重新整顿再来,为此忧虑,与杨复光商议,杨复光说:“我家与李克同世代共忧患,他为人效忠不顾惜遭遇祸难,为守义节而死如同自己的事。若能求来他的军队,凡事无不成功。”便派使者去相约联合。李克用派陈景斯统兵从岚、石奔赴河中,并亲自率军跟随而来,终于平定了黄巢,收复京都。因功被任命为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被封为琅笽郡王。官职逐步升任检校太傅。

  宦官田令孜恼怒王重荣占有了盐池的丰厚所得。这时黄巢起义刚被平定,国家的财政费用极缺,各军队的供给无所仰赖,而田令孜任神策军使,建议请朝廷将两处盐池归属于盐铁使,以补充军队的供应。王重荣不应允,上奏说:“旧例,每年献纳三千车盐给官府,而将多余的拿来供给本地军队。”天子派使者向他宣告旨意,他不听从。田令孜调王重荣任兖海节度使,以王处存替代他;下诏李克用带兵援助河中。王重荣上疏给朝廷,弹劾田令孜离间方镇。田令孜派遣..宁的朱玫对他进行讨伐,驻军沙苑。

  王重荣送信给李克用,并说:“奉密诏,等您到来后,让我设法对付您。这是田令孜、朱全忠、朱玫惑乱圣上。”并出示伪诏。李克用正好与朱全忠有仇怨,相信了王重荣的话,奏请朝廷讨伐朱全忠和朱玫。僖宗多次下诏调和劝解。李克用集合河中兵力会战沙苑,朱玫大败,逃奔..州。神策军溃败退还京都,乘机大肆抢劫。李克用乘胜西进,天子逃亡凤翔。

  不久,嗣襄王李誰篡位,王重荣不听命于他,与李克用谋划安定王室。杨复恭替代田令孜统率神策军,他旧日与李克用很友善,派谏议大夫刘崇望带着诏书宣示天子的旨意,王、李二人听从皇帝命令,立即献纳双丝细绢十万匹,愿意讨伐拥立李誰的朱玫以赎过。刘崇望返回复命,群臣全都庆贺。王重荣终于将李誰斩首,长安复归太平。但王重荣性情凶悍,为人残酷,多行杀戮,少有宽免。

  他曾在河边竖立大木桩,内装机轴,有违反他心意的人,就放在大木桩上,开动机轴,都被淹死。他曾经侮辱部将常行儒,常行儒恨他,光启三年(887),常行儒夜晚领兵攻打他的府宅,王重荣逃出府外,次日天明被杀,推举拥立了王重盈。
唐纪七十二(三)--唐将王重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庚戌,李克用还太原。

         二月,王重荣、朱玫、李昌符复上表请诛田令孜。

         以前东都留守郑从谠为守太傅兼侍中。

        朱玫、李昌符使山南西道节度使石君涉栅绝险要,烧邮驿,上由他道以进;山谷崎岖,邠军迫其后,危殆者数四,仅得达山南。三月,壬午,石君涉弃镇逃归朱玫。

        癸未,凤翔百官萧遘等罪状田令孜及其党韦昭度,请诛之。初,昭度因供奉僧澈结宦官,得为相。澈师知玄鄙澈所为,昭度每与同列诣知玄,皆拜之,知玄揖使诣澈啜茶。

         山南西道监军冯翊严遵美迎上于西县,丙申,车驾至兴元。

         戊戌,以御史大夫孔纬、翰林学士承旨‖兵部尚书杜让能并为兵部侍郎、同平章事。

        保銮都将李鋋等败邠军于凤州。

         诏加王重荣应接粮料使,调本道谷十五万斛以济国用。重荣表称令孜未诛,不奉诏。

        以尚书左丞卢渥为户部尚书,充山南西道留后。以严遵美为内枢密使,遣王建帅部兵戍三泉,晋晖及神策军使张造帅四都兵屯黑水,修栈道以通往来。以建遥领壁州刺史。将帅遥领州镇自此始。

        陈敬瑄疑东川节度使高仁厚,欲去之。遂州刺史郑君立起兵攻陷汉州,进向成都;敬瑄遣其将李顺之逆战,君立败死。敬瑄又发维、茂羌军击仁厚,杀之。(高仁厚(?-886),家乡不详,唐末名将。早年即追随剑南西川节度使陈敬瑄,官至为营使。黄巢起义军攻陷京师后,唐僖宗出居成都,陈敬瑄遣黄头军部将李鋋、巩咸率军一万五千人守卫兴平,数败黄巢军。起义军称蜀兵为"鸦儿",每次战斗,都互相告诫说"毋与鸦儿斗。"陈敬瑄喜其兵可用,增选士卒二千人,由高仁厚率领。

       朱玫以田令孜在天子左右,终不可去,言于萧遘曰:“主上播迁六年,中原将士冒矢石,百姓供馈饷,战死饿死,什减七八,仅得复京师。天下方喜车驾还宫,主上更以勤王之功为敕使之荣,委以大权,使堕纲纪,骚扰藩镇,召乱生祸。玫昨奉尊命来迎大驾,不蒙信察,反类胁君。吾辈报国之心极矣,战贼之力殚矣,安能垂头弭耳([mǐ ěr]犹帖耳。形容动物搏杀前敛抑之貌。亦指驯服、安顺貌。《六韬·发启》:“鷙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搏,弭耳俯伏;圣人将动,必有愚色。”《淮南子·人间训》:“夫狐之捕雉也,必先卑体弭耳以待其来也,雉见而信之,故可得而擒也。” 南朝 齐 王琰 《冥祥记》:“虎弭耳下山,随者骇惧。” 宋 苏轼 《次韵孔毅甫久旱已而甚雨》之一:“我虽穷苦不如人,要亦自是民之一,形容虽似丧家狗,未肯弭耳争投骨。”《儿女英雄传》第十六回:“待他弭耳受教,便好全他那片孝心,成这老头儿这番义举,也完我父子的一腔心事。”),受制于阉寺之手哉!李氏孙尚多,相公盍改图以利社稷乎?”遘gòu曰:“主上践阼zuò(帝位十余年,无大过恶;正以令孜专权肘腋,致坐不安席,上每言之,流涕不已。近日上初无行意,令孜陈兵帐前,迫胁以行,不容俟旦。罪皆在令孜,人谁不知!足下尽心王室,正有引兵还镇,拜表迎銮。废立重事,伊、霍所难,遘不敢闻命!”玫出,宣言曰:“我立李氏一王,敢异议者斩!”

        夏,四月,壬子,玫逼凤翔百官奉襄王熅yūn,yǔn权监军国事,承制封拜指挥,仍遣大臣入蜀迎驾,盟百官于石鼻驿。玫使萧遘为册文,遘辞以文思荒落;乃使兵部侍郎判户部郑昌图为之。乙卯,熅受册,玫自兼左、右神策十军使,帅百官奉熅还京师;以郑昌图同平章事、判度支、盐铁、户部,各置副使,三司之事一以委焉。河中百官崔安潜等上襄王笺,贺受册。

        田令孜自知不为天下所容,乃荐枢密使使杨复恭为左神策中尉、观军容使,自除西川监军使,往依陈敬瑄。复恭斥令孜之党,出王建为利州刺史,晋晖为集州刺史,张造为万州刺史,李师泰为忠州刺史。

       五月,朱玫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萧遘为太子太保,自加侍中、诸道盐铁、转运等使;加裴澈判度支,郑昌图判户部;以淮南节度使高骈兼中书令,充江‖淮盐铁、转运等使、诸道行营兵马都统;淮南右都押牙、和州刺史吕用之为岭南东道节度使;大行封拜以悦藩镇。遣吏部侍郎夏侯潭宣谕河北,户部侍郎杨陟宣谕江、淮,诸藩镇受其命者什六七,高骈仍奉笺劝进。

        吕用之建牙开幕,一与骈同,凡骈之腹心及将校能任事者,皆逼以从己,诸所施为,不复咨禀。骈颇疑之,阴欲夺其权,而根蒂已固,无如之何。用之知之,甚惧,访于其党前度支巡官郑杞、前知庐州事董瑾,曰:“此固为晚矣。”用之问策安出,曰:“曹孟德有言:"宁我负人,无人负我。"”明日,与瑾共为书一缄授用之,其语秘,人莫有知者。

        萧遘称疾归永乐。

        初,凤翔节度使李昌符与朱玫同谋立襄王,旣而玫自为宰相专权;昌符怒,不受其官,更通表兴元。诏加昌符检校司徒。

        朱玫遣其将王行瑜将邠宁、河西兵五万追乘舆,感义节度使杨晟战数却,弃散关走,行瑜进屯凤州。

        是时,诸道贡赋多之长安,不之兴元,从官卫士皆乏食,上涕泣,不知为计。杜让能言于上曰:“杨复光与王重荣同破黄巢,复京师,相亲善;复恭其兄也。若遣重臣往谕以大义,且致复恭之意,宜有回虑归国之理。”上从之,遣右谏议大夫刘崇望使于河中,赍诏谕重荣,重荣旣听命,遣使表献绢十万匹,且请讨朱玫以自赎。

         戊戌,襄王熅遣使至晋阳赐李克用诏,言:“上至半涂,六军变扰,苍黄晏驾,吾为藩镇所推,今已受册。”朱玫亦与克用书,克用闻其谋皆出于玫,大怒。大将盖寓说克用曰:“銮舆播迁,天下皆归咎于我,今不诛玫,黜李熅,无以自湔洗。”克用从之,燔诏书,囚使者,移檄邻道,称:“玫敢欺藩方,明言晏驾。当道已发蕃、汉三万兵进讨凶逆,当共立大功。”寓,蔚州人也。

       秦贤寇宋汴,朱全忠败之于尉氏南;癸巳,遣都将郭言将步骑三万击蔡州。

         六月,以扈跸都将杨守亮为金商节度、京畿制置使,将兵二万出金州,与王重荣、李克用共讨朱玫,守亮本姓訾,名亮,曹州人,与弟信皆为杨复光假子,更名守亮、守信。

        李克用遣使奉表称:“方发兵济河,除逆党,迎车驾,愿诏诸道与臣协力。”先是,山南之人皆言克用与朱玫合,人情恟惧;表至,上出示从官,幷谕山南诸镇,由是帖然。然克用表犹以朱全忠为言,上使杨复恭以书谕之云:“俟三辅事宁,别有进止。”

        衡州刺史周岳发兵攻潭州,钦化节度使闵勖招淮西将黄皓入城共守,皓遂杀勖。(闵勖(?-894年)一作闵顼,洪州豫章(今江西南昌市)人,唐朝末年割据军阀,官至检校尚书右仆射,钦化军节度使。中和元年(881年),从安南驻所返回江西,驱逐湖南观察使李裕,为邓处讷等推为留后,占据潭州自守。 二年五月,以湖南观察使闵勖权充镇南军节度使。三年,湖南道升为钦化军,闵勖受封节度使。中和四年(884年),闵勖强大,治人有恩,哀徐颢穷,率兵纳之。向瑰召梅山十峒獠断邵州道,闵勖偷袭其营。周岳羸军诱战,闵勖大败,为淮西大将黄皓所杀。)岳攻拔州城,擒皓,杀之。(黄皓,唐末曹州冤句(今山东菏泽西南)人。唐末黄巢起义军将领,黄巢大哥黄葵的长子(一说弟)。

        镇海节度使周宝遣牙将丁从实袭常州,逐张郁;郁奔海陵,依镇遏使南昌高霸。霸,高骈将也,镇海陵,有民五万户,兵三万人。

        秋,七月,秦宗权陷许州,杀节度使鹿晏弘。
   
       王行瑜进攻兴州,感义节度使杨晟弃镇走,据文州,诏保銮都将李鋋、扈跸都将李茂贞、陈佩屯大唐峯以拒之。茂贞,博野人,本姓宋,名文通,以功赐姓名。

       更命钦化军曰武安,以衡州刺史周岳为节度使。

        八月,卢龙节度使李全忠薨,以其子匡威为留后。(唐乾符末,范阳人李全忠,少通《春秋》,好鬼谷子之学。曾为棣州司马,忽有芦一枝,生于所居之室,盈尺三节焉。心以为异,告于别驾张建章。建章博古之士也,乃曰:"昔蒲洪以池中蒲生九节为瑞,乃姓蒲,后子孙昌盛。芦苇也,合生陂泽间,而生于室,非其常矣,君后必有分茅之贵。三节者,传节钺三人,公其志之。"全忠后事李可举,为戎校,诸将逐可举而立全忠,累加至检校太尉,临戎甚有威政。全忠死,子匡威,为三军所逐。弟匡俦,挈家赴阙,至沧州景城,为卢彦盛所害。先是匡威少年好勇,不拘小节,以饮博为事。曾一日与诸游侠辈钓于桑乾赤栏桥之侧,自以酒酹曰:"吾若有幽州节制分,则获大鱼。"果钓得鱼长三尺,人甚异焉。(出《北梦琐言》)

        王潮拔泉州,杀廖彦若。潮闻福建观察陈岩威名,不敢犯福州境,遣使降之,岩表潮为泉州刺史。潮沈勇有智略,旣得泉州,招怀离散,均赋缮兵,吏民悦服。幽王绪于别馆,绪惭,自杀。

        九月,   朱玫将张行实攻大唐峯,李鋋等击却之。金吾将军满存与邠军战,破之,复取兴州,进守万仞寨。

        李克修攻孟方立,甲午,擒其将吕臻于焦冈,拔故镇、武安、临洺、邯郸、沙河;以大将安金俊为邢州刺史。

        长安百官太子太师裴璩等劝进于襄王熅。冬,十月,熅卽皇帝位,改元建贞,遥尊上为太上元皇圣帝。

        董昌谓钱镠曰:“汝能取越州,(越州,古地名,别名越中、会稽、山阴、绍兴。今浙江省绍兴市。)吾以杭州授汝。”镠曰:“然,不取终为后患。”遂将兵自诸暨趋平水,凿山开道五百里,出曹娥埭,浙东将鲍君福帅众降之。镠与浙东军战,屡破之,进屯丰山。

        感化牙将张雄、冯弘铎得罪于节度使时溥,聚众三百,走渡江,袭苏州,据之。雄自称刺史,稍聚兵至五万,战舰千余,自号天成军。

       河阳节度使诸葛爽薨,(诸葛爽(?-886年),青州博昌(今山东博兴县)人。唐朝末年割据军阀,官至河阳节度使。诸葛爽原为庞勋叛军部下小校,投降唐廷后,任汝州防御使,累迁夏绥银节度使,检校尚书右仆射。黄巢攻陷长安后投降,以为河阳节度使。不久复归朝廷,进位检校司徒,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打败魏博节度使韩简。光启二年,病死军中。诸葛爽为人虽有智谋,法令严明,但反复无常,品节有亏。)大将刘经、张全义立爽子仲方为留后。全义,临濮人也。

        李克修攻邢州,不克而还。

        十一月,丙戌,钱镠克越州,刘汉宏奔台州。

       义成节度使安师儒委政于两厢都虞候夏侯晏、杜标,二人骄恣,军中忿之;小校张骁潜出,聚众二千攻州城,师儒斩晏、标首谕之,军中稍息。天平节度使朱瑄谋取滑州,遣濮州刺史朱裕将兵诱张骁,杀之。朱全忠先遣其将朱珍、李唐宾袭滑州,入境,遇大雪,珍等一夕驰至壁下,百梯并升,遂克之,虏师儒以归。全忠以牙将江陵胡真知义成留后。

         令孜至成都请寻医,许之。

        十二月,戊寅,诸军拔凤州,以满存为凤州防御使。

       杨复恭传檄关中,称“得朱玫首者,以静难节度使赏之。”王行瑜战数败,恐获罪于玫,与其下谋曰:“今无功,归亦死;曷若与汝曹斩玫首,迎大驾,取邠宁节钺乎?”众从之。甲寅,行瑜自凤州擅引兵归京师,玫方视事,闻之,怒,召行谕,责之曰:“汝擅归,欲反邪?”行瑜曰:“吾不反,欲诛反者朱玫耳!”遂擒斩之,(朱玫(?-886),邠州(今陕西省彬县)人。原为戍将,后升为邠宁(属方镇。陕西省彬县及甘肃省庆阳、环县和陕西省长武、旬邑、永寿等县)节度使。885年,宦官田令孜挟唐僖宗返回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与他及凤翔(今陕西省凤翔县)节度使李昌符联合进攻盘踞河中(今山西省永济县)的王重荣,大败而归,致田令孜挟僖宗再度逃走。玫改附李克用,后又入长安,拥襄王李煴为帝,他则专断朝政,又派王行瑜追击僖宗,因王倒戈而被杀死。)幷杀其党数百人。诸军大乱,焚掠京师,士民无衣冻死者蔽地。裴澈、郑昌图帅百官二百余人奉襄王奔河中,王重荣诈为迎奉,执熅,杀之,囚澈、昌图;百官死者殆半。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