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四十四(1)---皇后謚号  

2016-02-16 14:33:3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历史上从东汉开始,皇后有真正意义的謚号,即朝廷制度。东汉皇后謚号为两字,第一个为皇帝夫君的謚号,表明其为皇帝的皇后,第二字即是自己的謚号。从光烈皇后阴丽华开始:
汉光武帝刘秀皇后阴丽华 光烈皇后
汉孝明帝刘庄皇后马氏 明德皇后
汉孝章帝刘炟皇后窦氏 章德皇后
汉孝和帝刘肇皇后邓绥 和熹皇后
汉孝安帝刘祜皇后阎姬 安思皇后
汉孝顺帝刘保皇后梁妠 顺烈皇后
汉孝桓帝刘志皇后窦妙 桓思皇后
汉孝灵帝刘宏皇后何氏 灵思皇后
汉孝献帝刘协皇后曹节 献穆皇后

        东汉共14帝,殇、冲、质三帝都是不足九岁的儿童,所以当然不会有皇后。比较有作为的皇后为和熹皇后邓绥,顺烈皇后梁妠和明德皇后马氏。邓绥帮助东汉政权度过严重的自然灾害,羌乱,明确女性行为守则,梁妠弘扬儒学,平衡戚宦,马氏开撰写皇帝起居注之先河,严格限制本族,此三人皆勤政崇尚节俭,而明德马氏更是中国古代女性操守德行的代表。
汉纪四十四(1)---皇后謚号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四(1)---皇后謚号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陽嘉三年(甲戌,13)[1]夏,四月,车师后部司马率后王加特奴掩击北匈奴于阊吾陆谷,大破之;获单于母。
 
  [2]五月,戊戌,诏以春夏连旱,赦天下。上亲自露坐德陽殿东厢请雨。以尚书周举才学优深,特加策问。举对曰:“臣闻陰陽闭隔,则二气否塞。陛下废文帝、光武之法,而循亡秦奢侈之欲,内积怨女,外有旷夫。自枯旱以来,弥历年岁,未闻陛下改过之效,徒劳至尊暴露风尘,诚无益也,陛下但务其华,不寻其实,犹缘木希鱼,却行求前(也好比向后倒退,却想前进一样)。诚宜推信革政,崇道变惑,出后宫不御之女,除太官重膳之费。《易传》曰:‘陽感天下旋日。(‘天子为善一日,上天立刻以善来回报。’)’惟陛下留神裁察!”帝复召举面问得失,举对以“宜慎官人,去贪污,远佞邪。”帝曰:“官贪污、佞邪者为谁乎?”对曰:“臣从下州超备(擢升)机密,不足以别群臣。然公卿大臣数有直言者,忠贞也;阿谀苟容者,佞邪也。”(举虽言辞急切,但不具体指名道姓是对的,既合规矩,又保自身。
 
  太史令张衡亦上疏言:“前年京师地震土裂,裂者,威分;震者,民扰也。窃惧圣思厌倦,制不专己,恩不忍割,与众共威。威不可分;德不可共。愿陛下思惟所以稽古率旧,勿使刑德八柄(《周礼·天官·大宰》:“以八柄诏王驭群臣。一曰爵,以驭其贵;二曰禄,以驭其富;三曰予,以驭其幸;四曰置,以驭其行;五曰生,以驭其福;六曰夺,以驭其贫;七曰废,以驭其罪;八曰诛,以驭其过。”)不由天子,然后神望允塞,灾消不至矣!”
  
  衡又以中兴之后,儒者争学《图纬》,上疏言:“《春秋元命包》有公输班与墨翟,事见战国;又言别有益州,益州之置在于汉世。又刘向父子领校秘书,阅定九流,亦无《谶录》。则知《图谶》成于哀、平之际,皆虚伪之徒以要世取资,欺罔较然,莫之纠禁。且律历、卦候、九宫、风角,数有征效,世莫肯学,而竞称不占之书,譬犹画工恶图犬马而好作鬼魅,诚以实事难形而虚伪不穷也!宜收藏《图谶》,一禁绝之,则朱紫无所眩,典籍无瑕玷矣!”(入木三分,故弄玄虚确实是恶图犬马而好作鬼魅,实事难形而虚伪不穷。搞科学的人不信迷信信真理。
 
  [3]秋,七月,钟羌良封等复寇陇西、汉陽。诏拜前校尉马贤为谒者,镇抚诸种。冬,十月,护羌校尉马续遣兵击良封,破之。
 
  [4]十一月,壬寅,司徒刘崎、司空孔扶免,用周举之言也。乙巳,以大司农黄尚为司徒,光禄勋河东王卓为司空。
 
  [5]耿贵人数为耿氏请,帝乃绍封耿宝子箕为牟平侯。
 
  四年(乙亥、135)[1]春,北匈奴呼衍王侵车师后部。帝令敦煌太守发兵救之,不利。
 
  [2]二月,丙子,初听中官得以养子袭爵。初,帝之复位,宦官之力也,由是有宠,参与政事。御史张纲上书曰:“窃寻文、明二帝,德化尤盛,中官常侍,不过两人,近幸赏赐,裁满数金,惜费重民,故家给人足。而顷者以来,无功小人,皆有官爵,非爱民重器、承天顺道者也。”书奏,不省。纲,皓之子也。(助长宦官,应学光武帝,武将功臣不封,亦不杀。)

  [3]旱。
 
  [4]谒者马贤击钟羌,大破之。
 
  [5]夏,四月,甲子,太尉施延免。戊寅,以执金吾梁商为大将军,故太尉庞参为太尉。
 
  商称疾不起且一年;帝使太常桓焉奉策就第即拜,商乃诣阙受命。商少通经传,谦恭好士,辟汉陽巨览、上党陈龟为掾属,李固为从事中郎,杨伦为长史。
  
  李固以商柔和自守,不能有所整裁,乃奏记于商曰:“数年以来,灾怪屡见。孔子曰:‘智者见变思形,愚者睹怪讳名。’天道无亲,可为祗畏。诚令王纲一整,道行忠立,明公踵伯成伯成子高,唐尧时人。相传尧治天下,他立为诸侯。尧授舜﹑舜授禹时,他认为"德自此衰,刑自此立,后世之乱自此始",就隐居耕种。之高,全不朽之誉,岂与此外戚凡辈耽荣好位者同日而论哉!”商不能用。
 
  [6]秋,闰八月,丁亥朔,日有食之。
 
  [7]冬,十月,乌桓寇云中。度辽将军耿晔追击,不利。十一月,乌桓围晔于兰池城;发兵数千人救之,乌桓乃退。
 
  [8]十二月,丙寅,京师地震。
 
  永和元年(丙子、136)[1]春,正月,己巳,改元,赦天下。
 
  [2]冬,十月,丁亥,承福殿火。
  
  [3]十一月,丙子,太尉宠参罢。
  
  [4]十二月,象林蛮夷反。
 
  [5]乙巳,以前司空王龚为太尉。龚疾宦官专权,上书极言其状。诸黄门使客诬奏龚罪;上命龚亟(及早亲自讲明)自实。李固奏记于梁商曰:“王公以坚贞之操,横为谗佞所构,众人闻知,莫不叹栗。夫三公尊重,无诣理诉冤之义,纤微感概,辄引分决,是以旧典不有大罪,不至重问。王公卒有他变,则朝廷获害贤之名,群臣无救护之节矣!语曰:‘善人在患,饥不及餐。’(‘好人正处在患难之中,我们即使再饿,也顾不上吃饭。’)斯其时也!”商即言之于帝,事乃得释。
 
  [6]是岁,以执金吾梁冀为河南尹。冀性嗜酒,逸游自恣,居职多纵暴非法。父商所亲客雒陽令吕放以告商,商以让冀。冀遣人于道刺杀放。而恐商知之,乃推疑放之怨仇,请以放弟禹(一个废物,滥杀无辜和亲人。)为雒陽令,使捕之;尽灭其宗、亲、宾客百余人。
 
  [7]武陵太守上书,以蛮夷率服,可比汉人,增其租赋。议者皆以为可。尚书令虞诩曰:“自古圣王,不臣异俗。先帝旧典,贡赋多少,所由来久矣;今猥()增之,必有怨叛。计其所得,不偿所费,必有后悔。”帝不从。中、中蛮各争贡布非旧约,遂杀乡吏,举种反。
  
  二年(丁丑、137)[1]春,武陵蛮二万人围充城,八千人寇夷道。
 
  [2]二月,广汉属国都尉击破白马羌。

  [3]帝遣武陵太守李进击叛蛮,破平之。进乃简选良吏,抚循蛮夷,郡境遂安。
 
  [4]三月,司空王卓薨。丁丑,以光禄勋郭虔为司空。
 
  [5]夏,四月,丙申,京师地震。

  [6]五月,癸丑,山陽君宋娥坐构奸诬罔,收印绶,归里舍。黄龙、杨佗、孟叔、李建、张贤、史泛、王道、李元、李刚等九侯坐与宋娥更相赂遗,求高官增邑,并遣就国,减租四分之一。
 
  [7]象林蛮区怜等攻县寺,杀长吏。交趾刺史樊演发交趾、九真兵万余人救之;兵士惮远役,秋,七月,二郡兵反,攻其府。府虽击破反者,而蛮势转盛。
  
  [8]冬,十月,甲申,上行幸长安。扶风田弱荐同郡法真博通内、外学(《七纬》和《六经》),隐居不仕,宜就加兖职。帝虚心欲致之,前后四徵,终不屈。友人郭正称之曰:“法真名可得闻,身难得而见。逃名而名我随,避名而名我追,可谓百世之师者矣!”真,雄之子也。
  
  [9]丁卯,京师地震。
 
  [10]太尉王龚以中常侍张等专弄国权,欲奏诛之。宗亲有以杨震行事谏之者,龚乃止。
 
  [11]十二月,乙亥,上还自长安。

  三年(戊寅、138)[1]春,二月,乙亥,京师及金城、陇西地震,二郡山崩。
 
  [2]夏,闰四月,已酉,京师地震。
 
  [3]五月,吴郡丞羊珍反,攻郡府;太守王衡破斩之。
 
  [4]侍御史贾昌与州郡并力讨区怜,不克,为所攻围;岁余,兵谷不继。帝召公卿百官及四府掾属问以方略;皆议遣大将,发荆、扬、兖、豫四万人赴之。李固驳曰:“若荆、扬无事,发之可也。今二州盗贼磐结不散,武陵、南郡蛮夷未辑,长沙、桂陽数被徵发,如复扰动,必更生患,其不可一也。又,兖、豫之人卒被徵发,远赴万里,无有还期,诏书迫促,必致叛亡,其不可二也。南州水土温暑,加有瘴气,致死亡者十必四五,其不可三也。远涉万里,士卒疲劳,比至岭南,不复堪斗,其不可四也。军行三十里为程,而去日南九千余里,三百日乃到,计人禀五升,用米六十万斛,不计将吏驴马之食,但负甲自致,费便若此,其不可五也。设军所在,死亡必众,既不足御敌,当复更发,此为刻割心腹以补四支,其不可六也。九真、日南相去千里,发其吏民犹尚不堪,何况乃苦四州之卒以赴万里之艰哉!其不可七也。前中郎将尹就讨益州叛羌,益州谚曰:‘虏来尚可,尹来杀我。’后就徵还,以兵付刺史张乔;乔因其将吏,旬月之间破殄寇虏。此发将无益之效,州郡可任之验也。宜更选有勇略仁惠任将帅者,以为刺史、太守,悉使共住交趾。今日南兵单无谷,守即不足,战又不能,可一切徙其吏民,北依交趾,事静之后,乃命归本;还募蛮夷使自相攻,转输金帛以为其资;有能反间致头首者,许以封侯裂土之赏。故并州刺史长沙祝良,性多勇决,又南陽张乔,前在益州有破虏之功,皆可任用。昔太宗就加魏尚为云中守,哀帝即拜龚舍为泰山守;宜即拜良等,便道之官。”四府悉从固议,即拜祝良为九真太守,张乔为交趾刺史。乔至,开示慰诱,并皆降散。良到九真,单车入贼中,设方略,招以威信,降者数万人,皆为良筑起府寺。由是岭外复平。(七点理由一言敌万兵,说服力很强。)
  
  [5]秋,八月,己未,司徒黄尚免。九月,己酉,以光禄勋长沙刘寿为司徒。
 
  [6]丙戌,令大将军、三公举刚毅、武猛、谋谟任将帅者各二人,特进、卿、校尉各一人。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