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四十四(2)--东汉挽歌  

2016-02-16 16:05:4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粱商临死前,酒后自发地唱了一首齐人歌  《薤露歌》,下属周举叹为汉朝不祥之兆。后  粱商的儿子梁翼果然祸乱汉朝。

      《薤露歌》
  
     薤上露,何易唏。
     薤露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蒿里曲》
     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
     鬼伯一喝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蹰。

汉纪四十四(2)--东汉挽歌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四(2)--东汉挽歌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初,尚书令左雄荐冀州刺史周举为尚书;既而雄为司隶校尉,举故冀州刺史冯直任将帅。直尝坐臧受罪,举以此劾奏雄。雄曰:“诏书使我选武猛,不使我选清高。”举曰:“诏书使君选武猛,不使君选贪污也!”雄曰:“进君,适所以自伐也。”举曰:“昔赵宣子任韩厥为司马,厥以军法戮宣子仆,宣子谓诸大夫曰:‘可贺我矣!吾选厥也任其事。’今君不以举之不才误升诸朝,不敢阿君以为君羞;不寤君之意与宣子殊也。”雄悦,谢曰:“吾尝事冯直之父,又与直善;今宣光以此奏吾,是吾之过也!”天下益以此贤之。(现代不多见。)
  
  是时,宦官竞卖恩势,唯大长秋良贺清俭退厚。及诏举武猛,贺独无所荐。帝问其故,对曰:“臣生自草茅,长于宫掖,既无知人之明,又未尝交加士类。昔卫鞅因景监以见,有识知其不终。今得臣举者,匪荣伊辱(不仅不会引以为荣,反而觉得是一种耻辱),是以不敢!”帝由是赏之。
  
  [7]冬,十月,烧当羌那离等三千余骑寇金城,校尉马贤击破之。
 
  [8]十二月,戊戌朔,日有食之。

  [9]大将军商以小黄门南陽曹节等用事于中,遣子冀、不疑与为交友;而宦官忌其宠,反欲陷之。中常侍张逵、蘧qú政、杨定等与左右连谋,共谮商及中常侍曹腾、孟贲,云“欲征诸王子,图议废立,请收商等案罪。”帝曰:“大将军父子,我所亲,腾、贲,我所爱,必无是,但汝曹共妒之耳。”逵等知言不用,惧迫,遂出,矫诏收缚腾、贲于省中。帝闻,震怒,敕宦者李歙急呼腾、贲释之;收逵等下狱。(宦官如此大胆,预示宦官必将乱朝。
 
  四年(己卯、139)[1]春,正月,庚辰,逵等伏诛;事连弘农太守张凤、安平相杨皓,皆坐死;辞所连染,延及在位大臣。商惧多侵枉,乃上疏曰:“《春秋》之义,功在元帅,罪止首恶。大狱一起,无辜者众,死囚久系,纤微成大,非所以顺迎和气,平政成化也。宜早讫竟,以止逮捕之烦。”帝纳之,罪止坐者。
 
  二月,帝以商少子虎贲中郎将不疑为步兵校尉。商上书辞曰:“不疑童孺,猥处成|人之位。昔晏平仲辞殿以安其富,公仪休不受鱼飧以定其位;臣虽不才,亦愿固福禄于圣世!”上乃以不疑为侍中、奉车都尉。
 
  [2]三月,乙亥,京师地震。
 
  [3]烧当羌那离等复反;夏,四月,癸卯,护羌校尉马贤讨斩之。获首虏千二百余级。

  [4]戊午,赦天下。
 
  [5]五月,戊辰,封故济北惠王寿子安为济北王。
 
  [6]秋,八月,太原旱。
 
  五年(庚辰、140)[1]春,二月,戊申,京师地震。
 
  [2]南匈奴句龙王吾斯、车纽等反,寇西河;招诱右贤王合兵围美稷,杀朔方、代郡长吏。夏,五月,度辽将军马续与中郎将梁并等发边兵及羌、胡合二万余人掩击,破之。吾斯等复更屯聚,攻没城邑。天子遣使责让单于;单于本不预谋,乃脱帽避帐,诣并谢罪。并以病征,五原太守陈龟代为中郎将。龟以单于不能制下,逼迫单于及其弟左贤王皆令自杀。龟又欲徙单于近亲于内郡,而降者遂更狐疑。龟坐下狱,免。
 
  大将军商上表曰:“匈奴寇畔,自知罪极;穷鸟困兽,皆知救死,况种类繁炽,不可单尽。今转运日增,三军疲苦,虚内给外,非中国之利。度辽将军马续,素有谋谟,且典边日久,深晓兵要;每得续书,与臣策合。宜令续深沟高垒,以恩信招降,宣示购赏,明为期约,如此,则丑类可服,国家无事矣!”帝从之,乃诏续招降畔虏。
  
  商又移书续等曰:“中国安宁,忘战日久。良骑夜合,交锋接矢,决胜当时,戎狄之所长而中国之所短也;强弩乘城,坚营固守,以待期衰,中国之所长而戎狄之所短也。宜务先所长而观其变,设购开赏,宣示反悔,勿贪小功以乱大谋。”于是右贤王部抑等万三千口皆诣续降。
 
  [3]己丑晦,日有食之。
  
  [4]初,那离等既平,朝廷以来机为并州刺史,刘秉为凉州刺史。机等天性虐刻,多所扰发;且冻、傅难种羌遂反,攻金城,与杂种羌、胡大寇三辅,杀害长吏。机等并坐徵。于是拜马贤为征西将军,以骑都尉耿叔为副,将左右羽林五校士及诸州郡兵十万人屯汉陽。
 
  [5]九月,令扶风、汉陽筑陇道坞三百所,置屯兵。
 
  [6]辛未,太尉王龚以老病罢。
  
  [7]且冻羌寇武都,烧陇关。
 
  [8]壬午,以太常桓焉为太尉。
 
  [9]匈奴句龙王吾斯等立车纽为单于,东引乌桓,西收羌、胡等数万人攻破京兆虎牙营,杀上郡都尉及军司马,遂寇掠并、凉、幽、冀四州。乃徙西河治离石,上郡治夏陽,朔方治五原。十二月,遣使匈奴中郎将张耽将幽州、乌桓诸郡营兵击车纽等,战于马邑,斩首三千级,获生口甚众。车纽乞降,而吾斯犹率其部曲与乌桓寇钞。
  
  [10]初,上命马贤讨西羌,大将军商以为贤老,不如太中大夫宋汉;帝不从。汉,由之子也。贤到军,稽留不进。武都太守马融上疏曰:“今杂种诸羌转相钞盗,宜及未并,亟遣深入,破其支党;而马贤等处处留滞。羌、胡百里望尘,千里听声,今逃匿避回,漏出其后,则必侵寇三辅,为民大害。臣愿请贤所不可,用关东兵五千,裁假部队之号,尽力率厉,埋根、行首以先吏士;三旬之中,必克破之。臣又闻吴起为将,暑不张盖,寒不披裘;今贤野次垂幕,珍肴杂,儿子侍妾,事与古反。臣惧贤等专守一城,言攻于西而羌出于东,且其将士将不堪命,必有高克溃叛之变也。”安定人皇甫规亦见贤不恤军事,审其必败,上书言状。朝廷皆不从。(马贤不测埋下伏笔。)
  
  六年(辛巳、141)[1]春,正月,丙子,征西将军马贤(初任骑都尉,后历任护羌校尉、弘农太守、征西将军。马贤在担任护羌校尉期间,多次击败羌人各部落,为陇右、凉州地区的安定,做出了巨大贡献。一生征战,击败号多--平定陇右--进攻沈氐--溃败麻奴--免官杀良--加官战死。)与且冻羌战于射姑山(山西临汾。),贤军败;贤及二子皆没,东、西羌遂大合。闰月,巩唐羌寇陇西,遂及三辅,烧园陵,杀掠吏民。
 
  [2]二月,丁巳,有星孛于营室。
 
  [3]三月,上巳,大将军商大会宾客,宴于雒水;酒阑,继以《薤露之歌》(“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从事中郎周举闻之,叹曰:“此所谓哀乐失时,非其所也,殃将及乎!”(非失时非地,酒后忧伤预兆不祥。
 
  [4]武都太守赵冲追击巩唐羌,斩首四百余级,降二千余人。诏冲督河西四郡兵为节度。
 
  安定上计掾皇甫规上疏曰:“臣比年以来,数陈便宜:羌戎未动,策其将反;马贤始出,知其必败;误中之言,在可考校。臣每惟贤等拥众四年,未有成功,县师之费,且百亿计,出于平民,回入奸吏,故江湖之人,群为盗贼,青、徐荒饥,襁负流散。夫羌戎溃叛,不由承平,皆因边将失于绥御,乘常守安则加侵暴,苟竞小利则致大害,微胜则虚张首级,军败则隐匿不言。军士劳怨,困于猾吏,进不得快战以徼功,退不得温饱以全命,饿死沟渠,暴骨中原;徒见王师之出,不闻振旅之声。酋豪泣血,惊惧生变,是以安不能久,叛则经年,臣所以搏手扣心而增叹者也!愿假臣两营、二郡屯列坐食之兵五千,出其不意,与赵冲共相首尾。土地山谷,臣所晓习;兵势巧便,臣已更之;可不烦方寸之印,尺帛之赐,高可以涤患,下可以纳降。若谓臣年少、官轻,不足用者,凡诸败将,非官爵之不高,年齿之不迈。臣不胜至诚,没死自陈!”帝不能用。(对马贤言辞不公,对自己国语自信。
  
  [5]庚子,司空郭虔免。丙午,以太仆赵戒为司空。
 
  [6]夏,使匈奴中郎将张耽、度辽将军马续率鲜卑到城,击乌桓于通天山,大破之。
 
  [7]巩唐羌寇北地。北地太守贾福与赵冲击之,不利。
 
  [8]秋,八月,乘氏忠侯梁商(东汉时期外戚、将领,东汉九江太守梁统曾孙,跋扈将军梁冀的父亲,官至大将军。死后评价虽然不坏,但是在其掌权时,梁氏一族遍布朝中,从而为其子梁冀的专权铺平了道路。《梁商诔》:孰云忠侯,不闻其音?背去国家,都兹玄阴。幽居冥冥,靡所且穷。恨善柔。冀遂贪乱。)病笃,敕子冀等曰:“吾生无以辅益朝廷,死何可耗费帑藏!衣衾、饭含、玉匣、珠贝之属,何益朽骨!百僚劳扰,纷华道路,祗增尘垢耳。宜皆辞之。”丙辰,薨;帝亲临丧。诸子欲从其诲,朝廷不听,赐以东园秘器、银镂、黄肠、玉匣。及葬,赐轻车、介士,中宫亲送。帝至宣陽亭,瞻望车骑。壬戌,以河南尹、乘氏侯梁冀为大将军,冀弟侍中不疑为河南尹。
  
  臣光曰:成帝不能选任贤俊,委政舅家,可谓暗矣;犹知王立之不材,弃而不用。顺帝援大柄,授之后族,梁冀顽凶暴,著于平昔,而使之继父之位,终于悖逆,荡覆汉室;校于成帝,暗又甚焉!
  
  [9]初,梁商病笃,帝亲临幸,问以遗言。对曰:“臣从事中郎周举,清高忠正,可重任也。”由是拜举谏议大夫。
  
  [10]九月,诸羌寇武威。
 
  [11]辛亥晦,日有食之。
 
  [12]冬,十月,癸丑,以羌寇充斥,凉部震恐,复徙安定居扶风,北地居冯翊。十一月,庚子,以执金吾张乔行车骑将军事,将兵万五千人屯三辅。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