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四十五(3)--两汉文学  

2016-02-17 22:06:33|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汉散文历史散文和政论散文最为突出。司马迁《史记》以人物为两汉文学中心来反映历史,创立了纪传体的新样式,也开辟了传记文学的新纪元,是汉代最辉煌的成就。东汉《汉书》与之齐名。政论文中名篇佳作叠现,其中包括:贾谊的《过秦》、《论治安策》,晁错的《论贵粟疏》,桓宽的《盐铁论》,王充的《论衡》,王符的《潜夫论》,仲长统的《昌言》等。
        两汉诗歌以乐府诗和五言诗成就最为显著。两汉乐府诗是继《诗经》、“楚辞”之后的又一种新诗体。著名的《孔雀东南飞》是乐府诗中的叙事长篇,后人把它与北朝的《木兰诗》和唐代韦庄《秦妇吟》并称为“乐府三绝”。《古诗十九首》则代表了汉代五言诗的最高成就,《孔雀东南飞》与《木兰诗》称为“双璧”。

汉赋乃两汉一代之文学,是一种新兴的文体。它介于诗歌散文之间,韵散兼行,是诗的散文化,散文的诗化。它兼收并蓄《诗经》、“楚辞”、先秦散文等诸种文体。形成了一种容量宏大且颇具表现力的综合型文学样式。贾谊的《吊屈原赋》是骚体赋,枚乘《七发》是汉大赋正式形成的标志,司马相如的大赋是汉赋的顶峰。之后班固的《两都赋》、张衡的《两京赋》都为汉大赋力作。张衡的《归田赋》还开启了抒情小赋的先河。

附:汉乐府《长歌行》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汉纪四十五(3)--两汉文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五(3)--两汉文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五(3)--两汉文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五(3)--两汉文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凡为天下者,自非上德,严之则治,宽之则乱。何以明其然也?近孝宣皇帝明于君人之道,审于为政之理,故严刑峻法,破奸轨之胆,海内清肃,天下密如,算计见效,优于孝文。(不敢苟同。)及元帝即位,多行宽政,卒以堕损,威权始夺,遂为汉室基祸之主。政道得失,于斯可鉴。昔孔子作《春秋》,褒齐桓,懿晋文,叹管仲之功;夫岂不美文、武之道哉?诚达权救敝之理也。圣人能与世推移,而俗士苦不知变,以为结绳之约,可复治乱秦之绪,干戚之舞,足以解平城之围。夫熊经鸟伸,虽延历之术,非伤寒之理;呼吸吐纳,虽度纪之道,非续骨之膏。盖为国之法,有似理身,平则致养,疾则攻焉。夫刑罚者,治乱之药石也;德教者,兴平之粱肉也。夫以德教除残,是以粱肉养疾也;以刑罚治平,是以药石供养也。方今承百王之敝,值厄运之会,自数世以来,政多恩贷,驭委其辔,马骀其衔,四牡横奔,皇路险倾,方将勒以救之,岂暇鸣和銮,调节奏哉!昔文帝虽除肉刑,当斩右趾者弃市,笞者往往至死。是文帝以严致平,非以宽致平也。”,瑗之子也。山陽仲长统尝见其书,叹曰:“凡为人主,宜写(抄写)一通,置之坐侧。”(崔是说的是“与时俱进‘的道理,辩的是德法关系,宽严得失,切中时弊,生动深刻。
 
  臣光曰:汉家之法已严矣,而崔犹病其宽,何哉?盖衰世之君,率多柔懦,凡愚之佐,唯知姑息,是以权幸之臣有罪不坐,豪猾之民犯法不诛;仁恩所施,止于目前;奸宄得志,纪纲不立。故崔之论,以矫一时之枉,非百世之通义也。孔子曰:“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斯不易之常道矣。(至此,司马光必一吐为快,不易之常道,也可理解为不易坚持实施的寻常举措。
  
  [11]闰月,庚午,任城节王崇薨;无子,国绝。
 
  [12]以太常黄琼为司空。
 
  [13]帝欲褒崇梁冀,使中朝二千石以上会议其礼。特进胡广、太常羊溥、司隶校尉祝恬、太中大夫边韶等咸称冀之勋德宜比周公,之山川、土田、附庸。黄琼独曰:“冀前以亲迎之劳,增邑万三千户;又其子胤亦加封赏。今诸侯以户邑为制,不以里数为限,冀可比邓禹,合食四县。”朝廷从之。于是有司奏:“冀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谒赞不名,礼仪比萧何;悉以定陶、陽成余户增封为四县,比邓禹;赏赐金钱、奴婢、彩帛、车马、衣服、甲第,比霍光;以殊元勋。每朝会,与三公绝席。十日一入,平尚书事。宣布天下,为万世法。”冀犹以所奏礼薄,意不悦。(这种混账赏赐究竟因其功,还是畏其凶?皇帝软弱如此,昏庸极致,大臣一窝奴才,岂不丢天下。
  
  二年(壬辰、152)[1]春,正月,西域长史王敬为于所杀。初,西域长史赵评在于,病痈死。评子迎丧,道经拘弥。拘弥王成国与于王建素有隙,谓评子曰:“于王令胡医持毒药著创中,故致死耳!”评子信之,还,以告敦煌太守马达。会敬代为长史,马达令敬隐核于事。敬先过拘弥,成国复说云:“于国人欲以我为王;今可因此罪诛建,于必服矣。”敬贪立功名,前到于,设供具,请建而陰图之。或以敬谋告建,建不信,曰:“我无罪,王长史何为欲杀我?”旦日,建从官属数十人诣敬,坐定,建起行酒,敬叱左右执之。吏士并无杀建意,官属悉得突走。时成国主簿秦牧随敬在会,持刀出,曰:“大事已定,何为复疑!”即前斩建。于侯、将输等遂会兵攻敬,敬持建头上楼宣告曰:“天下使我诛建耳!”输不听,上楼斩敬,县首于市。输自立为王;国人杀之,而立建子安国。马达闻王敬死,欲将诸郡兵出塞击于;帝不听,徵达还,而以宋亮代为敦煌太守。亮到,开募于,令自斩输;时输死已经月,乃断死人头送敦煌而不言其状,亮后知其诈,而竟不能讨也。(一场外交阴谋。)  
  [2]丙辰,京师地震。
  
  [3]夏,四月,甲辰,孝崇皇后氏崩;以帝弟平原王石为丧主,敛送制度比恭怀皇后。五月,辛卯,葬于博陵。
 
  [4]秋,七月,庚辰,日有食之。
 
  [5]冬,十月,乙亥,京师地震。

  [6]十一月,司空黄琼免。十二月,以特进赵戒为司空。
 
  永兴元年(癸巳、153)[1]春,三月,丁亥,帝幸鸿池。
 
  [2]夏,四月,丙申,赦天下,改元。
 
  [3]丁酉,济南悼王广薨;无子,国除。
 
  [4]秋,七月,郡、国三十二蝗,河水溢。百姓饥穷流冗者数十万户,冀州尤甚。诏以侍御史朱穆为冀州刺史。冀部令长闻穆济河,解印绶去者四十余人。及到,奏劾诸郡贪污者,有至自杀,或死狱中。宦者赵忠丧父,归葬安平,僭为玉匣;穆下郡案验,吏畏其严,遂发墓剖棺,陈尸出之。帝闻,大怒,征穆诣廷尉,输作(作苦役)左校。大学书生颍川刘陶等数千人诣阙上书讼穆曰:“伏见弛刑徒朱穆,处公忧国,拜州之日,志清奸恶。诚以常侍贵宠,父子兄弟布在州郡,竞为虎狼,噬食小民,故穆张理天纲,补缀漏目,罗取残祸,以塞天意。由是内官咸共恚疾,谤烦兴,才隙仍作,极其刑谪,输作左校。天下有识,皆以穆同勤禹、稷而被共、鲧之戾,若死者有知,则唐帝怒于崇山,重华忿于苍墓矣!当今中官近习,窃持国柄,手握王爵,口衔天宪,运赏则使饿隶富于季孙,呼则令伊、颜化为桀、跖;而穆独亢然不顾身害,非恶荣而好辱,恶生而好死也,徒感王纲之不摄,惧天纲之久失,故竭心怀忧,为上深计。臣愿黥首系趾,代穆输作。”帝览其奏,乃赦之。(黑云压城,竟有一道闪电。 
 
     [5]冬,十月,太尉袁汤免,以太常胡广为太尉。司徒吴雄、司空赵戒免,以太仆黄琼为司徒,光禄勋房植为司空。
  
  [6]武陵蛮詹山等反,武陵太守汝南应奉招降之。
 
  [7]车师后部王阿罗多与戊部候严皓不相得,忿戾而反,攻围屯田,杀伤吏士。后部侯炭遮领余民畔阿罗多,诣汉吏降。阿罗多迫急,从百余骑亡入北匈奴。敦煌太守宋亮上立后部故王军就质子卑君为王。后阿罗多复从匈奴中还,与卑君争国,颇收其国人。戊校尉严详虑其招引北虏,将乱西域,乃开信告示,许复为王;罗多乃诣详降。于是更立阿罗多为王,将卑君还敦煌,以后部人三百帐与之。
  
  二年(甲午、154)[1]春,正月,甲午,赦天下。
 
  [2]二月,辛丑,复听刺史、二千石行三年丧。

  [3]癸卯,京师地震。

  [4]夏,蝗。
 
  [5]东海朐山崩。

  [6]乙卯,封乳母马惠子初为列侯。
 
  [7]秋,九月,丁卯朔,日有食之。

  [8]太尉胡广免;以司徒黄琼为太尉。闰月,以光禄勋尹颂为司徒。
 
  [9]冬,十一月,甲辰,帝校猎上林苑,遂至函谷关。
 
  [10]泰山、琅邪贼公孙举、东郭窦等反,杀长吏。
 
  永寿元年(乙未、155)[1]春,正月,戊申,赦天下,改元。

  [2]二月,司隶、冀州饥,人相食。
 
  [3]太学生刘陶上疏陈事曰:“夫天之与帝,帝之与民,犹头之与足,相须而行也。陛下目不视鸣条之事,耳不闻檀车之声,天灾不有痛于肌肤,震食不即损于圣体,故蔑三光之谬,轻上天之怒。伏念高祖之起,始自布衣,合散扶伤,克成帝业,勤亦至矣;流福遗祚,至于陛下。陛下既不能增明烈考之轨,而忽高祖之勤,妄假利器,委授国柄,使群丑刑隶,芟刈shān yì小民,虎豹窟于场,豺狼乳于春囿yòu,货殖者为穷冤之魂,贫馁者作饥寒之鬼,死者悲于窀穸zhūn xī,生者戚于朝野,是愚臣所为咨嗟长怀叹息者也!且秦之将亡,正谏者诛,谀进者赏,嘉言结于忠舌,国命出于谗口,擅阎乐(赵高的女婿,曾任咸阳县令,望夷宫之变杀死了胡亥。)天咸陽,授赵高以车府,权去己而不知,威离身而不顾。古今一揆,成败同势;愿陛下远览强秦之倾,近察哀、平之变,得失昭然,祸福可见。臣又闻危非仁不扶,乱非智不救;窃见故冀州刺史南陽朱穆、前乌桓校尉臣同郡李膺,皆履正清平,贞高绝俗,斯实中兴之良佐,国家之柱臣也,宜还本朝,夹辅王室。臣敢吐不时之义于讳言之朝,犹冰霜见日,必至消灭;臣始悲天下之可悲,今天下亦悲臣之愚惑也。”书奏,不省。(如同匕首,痛陈腐政似乎有愤青之味,不避利害,专弄文词。)
 
  [4]夏,南陽大水。

  [5]司空房植免;以太常韩为司空。

  [6]巴郡、益州郡山崩。

  [7]秋,南匈奴左台耆、且渠伯德等反,寇美稷;东羌复举种应之。安定属国都尉敦煌张奂初到职,壁中唯有二百许人,闻之,即勒兵而出;军吏以为力不敌,叩头争止之。奂不听,遂进屯长城,收集兵士,遣将王卫招诱东羌,因据龟兹县,使南匈奴不得交通。东羌诸豪遂相率与奂共击等,破之。伯德惶恐,将其众降,郡界以宁。羌豪遗奂马二十匹,金八枚。奂于诸羌前以酒酹lèi地曰:“使马如羊,不以入厩;使金如粟,不以入怀。”悉以还之。前此八都尉率好财货,为羌所患苦;及奂正身洁己,无不悦服,威化大行。
  
     二年(丙申、156)[1]春,三月,蜀郡属国夷反。
 
  [2]初,鲜卑檀石槐,勇健有智略,部落畏服,乃施法禁,平曲直,无敢犯者,遂推以为大人。檀石槐立庭于弹山、仇水上,去高柳北三百余里,兵马甚盛;东、西部大人皆归焉。因南抄缘边,北拒丁零,东却夫馀,西击乌孙,尽据匈奴故地,东西万四千余里。

  秋,七月,檀石槐寇云中。以故乌桓校尉李膺为度辽将军。膺到边,羌、胡皆望风畏服,先所掠男女,悉诣塞下送还之。
 
  [3]公孙举、东郭窦等聚众至三万人,寇青、兖、徐三州,破坏郡县。连年讨之,不能克。尚书选能治剧者,以司徒掾颍川韩韶为嬴长。贼闻其贤,相戒不入嬴境。余县流民万余户入县界;韶开仓赈之,主者争谓不可。韶曰:“长活沟壑之人,而以此伏罪,含笑入地矣。”太守素知韶名德,竟无所坐。韶与同郡荀淑、钟皓、陈皆尝为县长,所至以德政称,时人谓之“颍川四长”。(汉,二十八将、十九侯、八龙、四长,高度概括“人以群分”。)
 
  [4]初,鲜卑寇辽东,属国都尉段率所领驰赴之。既而恐贼惊去,乃使驿骑诈赍玺书召,于道伪退,潜于还路设伏;虏以为信然,乃入追,因大纵兵,悉斩获之。坐诈为玺书,当伏重刑;以有功,论司寇;刑竟,拜议郎。至是,诏以东方盗贼昌炽,令公卿选将帅有文武材者。司徒尹颂荐(),拜中郎将,击举、窦等,大破斩之,获首万余级,余党降散。封为列侯。
  [5]冬,十二月,地震。
  
  [6]封梁不疑子马为颍陰侯,梁胤子桃为城父侯。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