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四(二)--名将李存孝  

2016-12-06 17:19:35|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存孝(858--894),原名安敬思。清康熙《灵丘县志》记载:“后唐李存孝,邑(灵丘)人。” 
       安敬思少年以牧羊为生,膂力过人,曾向山人学习武艺。其祖父朱邪赤心系沙陀人,后归附唐朝,唐王赐姓李。其父李克用先后任雁门节度使、东北面行营都统、河北节度使、进陇西郡王、晋王。一日,李克用游猎于“灵求峪”,因追虎遇正在放羊的安敬思。敬思徒手俘虎,隔河掷还。李克用惊喜异常,遂收为义子,赐姓李,名存孝,称为十三太保。此后随李克用征战山西、河北、河南、山东一带。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五》记载:“存孝骁勇,克用军中皆莫及;常将骑兵为先锋,所向无敌,身披重铠,腰弓髀槊,独舞铁过(音)陷阵,万人辟易。每以二马自随,马稍乏,就阵中易之,出入如飞。”先后被封为刑州使、行营都指挥使、汾州刺史、行洺节度使等职,为五代史上一位叱咤风云的著名将领。 
       李克用收义子甚多,征战中李存孝战功最多,但最得李克用信宠的却是李存信及康君立,唐昭宗大顺六年(890年),李克用攻刑州、云州,朝廷讨伐,为李存孝所破。汴兵攻泽州,又为李存孝破。八月,孙揆攻晋州,李存孝以三百骑兵伏于长子县西谷中,孙揆大队行至,李存孝率骑突出,擒孙揆及随从军兵五百人,并追杀余众。九月,李存孝又率五千骑大破朱全忠军于河阳。战后李克用任康君立为昭义留后,李存孝为汾州刺史。存孝以为自己功大当镇昭义,怨愤数日不食,纵意刑杀军士,始有叛李克用之意。唐昭宗景福元年(892年),李克用以李存信为番汉马步都指挥使,与李存孝共击成德节度使王镕。二人互相猜忌,逗留不进。李存信向李克用进言李存孝有二心,疑与王镕私下勾结。李存孝记恨李存信,遂以刑州兵愤而攻击李存信军营。景福三年(894年),李克用自引兵掘堑筑垒,围攻李存孝占据的刑州。刑州城中粮尽,李存孝登城谢罪,言明并非有意反叛,而是李存信故意诬陷,不得已而为之。其母刘夫人引存孝出城,李克用囚之。归晋阳,车裂于牙门。李克用深惜其才,原以为临刑前只要众将求情,就可放了李存孝。但众将忌妒李存孝才能,竟无一人出面替他求情。李存孝死后,李克用悔郁万分,十余天不能视事。此后,李克用军势大减。 
       李存孝死后,葬于太原市晋源风俗沟,现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灵丘有明清刻制的《李存孝故里碑》两通,上书“沁州王护国勇南公太保大将军李存孝故里”。县城玉皇庙西隅曾建有“李将军南侯庙”,县衙后曾建有“李将军府”一座。乡贤祠里奉祀的七位乡贤,“后唐李存孝”为其中之一。 
       李存孝死后,李克用每次和诸将赌博,谈到李存孝都流泪不止。乾宁元年十月,昭义节度使康君立前赴晋阳拜见李克用。已未(三十日),李克用会聚属下各位将领尽情饮酒,喝到兴头上,李克用谈起李存孝,泪水不停地往下流。康君立平时和李存信亲近友好,不慎一句话触怒了李克用,李克用拔出剑来就向康君立砍去,把他囚禁在马步司,不久将他毒杀。
        李存孝勇猛果敢,李克用军营中的将领都比不过他;他经常带领骑兵做李克用的先锋,所向无敌,他身披沉重铁甲,腰挎弓箭长矛,独自挥舞铁楇冲锋陷阵,成千上万的人在他面前都丧胆逃退。李存孝常常带着两匹马跟随作战,骑着的马稍微疲乏,他就在阵地上改骑另一匹马,出入如飞。
       由于李克用军营中的将领都比不过他,后来同样是“义儿”的李存信出于嫉妒的挑唆而使他背叛了李克用,但以他一勇之夫,不是老谋深算的李克用的对手,结果被李克用稍施小计在幽州捉住,押解回太原后,用五马分尸(或五牛分尸)的酷刑结束了他短暂的生命。对此,《新五代史·义儿传》记曰:“缚载后车,至太原,车裂之以徇。”
        李存孝墓在山西太原西山风峪沟口的太山脚下,其墓为一石砌坟丘,坟前有小平台,上面摆放着两枚石元宝,有石碑一幢,上刻“李存孝之墓”。
唐纪七十四(二)--名将李存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四(二)--名将李存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四(二)--名将李存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四(二)--名将李存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上从容与浚论古今治乱,浚曰:“陛下英睿如此,而中外制于强臣,此臣日夜所痛心疾首也。”上问以当今所急,对曰:“莫若强兵以服天下。”上于是广募兵于京师,至十万人。(言不及义

        及全忠等请讨克用,上命三省、御史台四品以上议之,以为不可者什六七,杜让能、刘崇望亦以为不可。浚欲倚外势以挤杨复恭,乃曰:“先帝再幸山南,沙陀所为也。臣常虑其与河朔相表里,致朝廷不能制。今两河藩镇共请讨之,此千载一时。但乞陛下付臣兵柄,旬月可平。失今不取,后悔无及。”孔纬曰:“浚言是也。”复恭曰:“先朝播迁,虽藩镇跋扈,亦由居中之臣措置未得其宜。今宗庙甫安,不宜更造兵端。”上曰:“克用有兴复大功,今乘其危而攻之,天下其谓我何?”纬曰:“陛下所言,一时之体也;张浚所言,万世之利也。昨计用兵、馈运、犒赏之费,一二年间未至匮乏,在陛下断志行之耳。”上以二相言叶,僶俛([mǐn miǎn]亦作“ 僶勉 ”。努力,勤奋。汉 贾谊 《新书·劝学》:“然则 舜 僶俛而加志,我儃僈而弗省耳。”《晋书·阮孚传》:“臣僶勉从事,不敢有言。” 唐 张鷟 《游仙窟》:“僶勉王事,岂敢辞劳!” 宋 王安石 《谢提转启》:“闻先子之绪餘,慕古人之名节,僶俛仕宦,聊尽为贫之谋。”勉强。《文选·陆机<文赋>》:“在有无而僶俛,当浅深而不让。” 李善 注:“僶俛,由勉强也。” 唐 白居易 《为宰相谢官表为微之作》:“微臣自知才用亦远不及 元崇 ,若又僶俛安怀,因循保位,不惟恩德是负,实亦军国可忧。”须臾,顷刻。《文选·颜延之<秋胡诗>》:“孰知寒暑积,僶俛见荣枯。” 吕向 注:“僶俛,犹须臾也。” 五代 王定保 《唐摭言·慈恩寺题名游赏赋咏杂纪》:“数辈慙沮,僶俛而去。”俯仰,随俗沉浮。
《文选·阮籍<咏怀诗>》之十六:“捷径从狭路,僶俛趋荒淫。” 张铣 注:“僶俛,亦俯仰也。”)从之,曰:“兹事今付卿二人,无贻朕羞!”(不自量力

         五月,诏削夺克用官爵、属籍,以浚为河东行营都招讨制置宣慰使,京兆尹孙揆副之,以镇国节度使韩建为都虞候兼供军粮料使,以朱全忠为南面招讨使,李匡威为北面招讨使,赫连铎副之。

        浚奏给事中牛徽为行营判官,徽曰:“国家以丧乱之余,欲为英武之举,横挑强寇,离诸侯心,吾见其颠沛也!”遂以衰疾固辞。徽,僧孺之孙也。

        李克恭骄恣不晓军事;潞人素乐李克修之简俭,且死非其罪,潞人怜之,由是将士离心。初,潞人叛孟氏,牙将安居受等召河东兵以取潞州;及孟迁以邢、洺、磁州归李克用,克用宠任之,以迁为军城都虞候,羣从皆补右职,居受等咸怨且惧。

        昭义有精兵,号“后院将”。克用旣得三州,将图河朔,令李克恭选后院将尤骁勇者五百人送晋阳,潞人惜之。克恭遣牙将李元审及小校冯霸部送晋阳,至铜鞮([tóng dī]春秋 晋 邑名。在今 山西省 沁县 南。晋平公 曾筑 铜鞮宫 于此。 汉 置县,治所在今 山西省 沁县 南。 北魏 以后屡有迁移。 明 洪武 初废入 沁州 。《左传·成公九年》:“秋, 郑伯 如 晋 , 晋 人讨其贰於 楚 也;执诸 铜鞮 。” 杜预 注:“ 铜鞮 , 晋 别县,在 上党 。” 杨伯峻 注:“据《嘉庆一统志》, 铜鞮 在今 山西 沁县 南。”春秋 晋 离宫名。《左传·襄公三十一年》:“今 铜鞮 之宫数里,而诸侯舍于隶人。” 杜预 注:“ 铜鞮 , 晋 离宫。” 杨伯峻 注:“ 铜鞮宫 在 山西 沁县 南二十五里。”指 襄阳 。唐 李端 《代弃妇答贾客》诗:“ 玉垒城 边争马走, 铜鞮 市里共乘舟。” 宋 张孝祥 《醉落魄》词:“桃花庭院光阴速, 铜鞮 谁唱大堤曲。归时想是樱桃熟。” 清 王士禛 《池北偶谈·谈艺一·公文介公诗》:“《襄阳》云……林鶯送客巖花笑,曾见 铜鞮 歌舞无?”曲名。明 徐复祚 《投梭记·叙饮》:“唱罢《铜鞮》日欲脯,花前醉樽前起舞。”参见“ 铜鞮曲 ”。亦作“ 铜鍉 ”。复姓。春秋 时有 铜鍉伯华 。见《史记·仲尼弟子列传》。),霸招其众以叛,循山而南,至于沁水,众已三千人。李元审击之,为霸所伤,归于潞。庚子,克恭就元审所馆视之,安居受帅其党作乱,攻而焚之,克恭、元审皆死。众推居受为留后,附于朱全忠。居受使召冯霸,不至。居受惧,出走,为野人所杀。霸引兵入潞,自为留后。

        时朝廷方讨克用,闻克恭死,朝臣皆贺。全忠遣河阳留后朱崇节将兵入潞州,权知留后。克用遣康君立、李存孝将兵围之。

       壬子,张浚帅诸军五十二都及邠、宁、鄜、夏杂虏合五万人发京师,上御安喜楼饯之。浚屏左右言于上曰:“俟臣先除外忧,然后为陛下除内患。”杨复恭窃听,闻之。两军中尉饯浚于长乐坂,复恭属浚酒,浚辞以醉,复恭戏之曰:“相公杖钺专征,作态邪?”浚曰:“俟平贼还,方见作态耳!”复恭益忌之。

        癸丑,削夺李罕之官爵。六月,以孙揆为昭义节度使,充招讨副使。

        丁巳,茂州刺史李继昌帅众救成都,己未,王建击斩之。辛酉,资简都制置应援使谢从本杀雅州刺史张承简,举城降建。

        孙儒求好于朱全忠,全忠表为淮南节度使。未几,全忠杀其使者,遂复为仇敌。

        光启末,德州刺史卢彦威逐义昌节度使杨全玫,自称留后,求旌节,朝廷未许。至是,王镕、罗弘信因张浚用兵,为之请,乃以彦威为义昌节度使。

        张浚会宣武、镇国、静难、凤翔、保大、定难诸军于晋州。

        更命义成军曰宣义;辛未,以朱全忠为宣武、宣义节度使。全忠以方有事徐、杨,征兵遣戍,殊为辽阔,乃辞宣义,请以胡真为节度使,从之;然兵赋出入,皆制于全忠,一如巡属。及胡真入为统军,竟以全忠为两镇节度使,罢淮南不领焉。(养虎为患

        秋,七月,官军至阴地关,朱全忠遣骁将葛从周将千骑潜自壶关夜抵潞州,犯围入城。又遣别将李谠、李重胤、邓季筠将兵攻李罕之于泽州,又遣张全义、朱友裕军于泽州之北,为从周应援。季筠,下邑人也。全忠奏:臣已遣兵守潞州,请孙揆赴镇。张浚亦恐昭义遂为汴人所据,分兵三千,使揆将之趣潞州。

        八月,乙丑,揆发晋州,李存孝闻之,以三百骑伏于长子西谷中。揆建牙杖节,褒衣大盖,拥众而行;存孝突出,擒揆及赐旌节中使韩归范、牙兵五百余人,追击余众于刁黄岭,尽杀之。存孝械揆及归范,{糹斥}以素练,徇于潞州城下曰:“朝廷以孙尚书为潞帅,命韩天使赐旌节,葛仆射可速归大梁,令尚书视事。”遂{糹斥}以献于克用。克用囚之,旣而使人诱之,欲以为河东副使。揆曰:“吾天子大臣,兵败而死,分也,岂能伏事镇使邪!”克用怒,命以锯锯之,锯不能入。揆骂曰:“死狗奴!锯人当用板夹,汝岂知邪!”乃以板夹之,至死,骂不绝声。(孙揆(?-891),字圣圭,唐代博州武水(今山东聊城)人。第进士,辟户部巡官,历中书舍人、刑部侍郎、京兆尹。昭宗讨李克用,任为兵马招讨制置宣慰副使,既而更昭义军节度使,遇伏兵被执,打骂不屈,使以锯解之,置声不辍至死。

         丙寅,孙儒攻润州。

        苏州刺史杜孺休到官,钱镠密使沈粲害之。会杨行密将李友拔苏州,粲归杭州;镠欲归罪于粲而杀之,粲奔孙儒。

         王建退屯汉州。

          陈敬瑄括富民财以供军,置征督院,逼以桎梏棰楚,使各自占;凡有财者如匿赃、虚占,急征,咸不聊生。

          李罕之告急于李克用,克用遣李存孝将五千骑救之。

       九月,壬寅,朱全忠军于河阳。汴军之初围泽州也,呼李罕之曰:“相公每恃河东,轻绝当道;今张相公围太原,葛仆射入潞府,旬月之间,沙陀无穴自藏,相公何路求生邪!”及李存孝至,选精骑五百,绕汴寨呼曰:“我,沙陀之求穴者也,欲得尔肉以饱士卒;可令肥者出鬬!”汴将邓季筠,亦骁将也,引兵出战,存孝生擒之。是夕,李谠、李重胤收众遁去,存孝、罕之随而击之,至马牢山,大破之,斩获万计,追至怀州而还。存孝复引兵攻潞州,葛从周、朱崇节弃潞州而归。戊申,全忠庭责诸将桡败之罪,斩李谠、李重胤而还。

       李克用以康君立为昭义留后,李存孝为汾州刺史。存孝自谓擒孙揆功大,当镇昭义,而君立得之,愤恚不食者数日,纵意刑杀,始有叛克用之志。

       李匡威攻蔚州,虏其刺史邢善益,赫连铎引吐蕃、黠戛斯众数万攻遮虏军,杀其军使刘胡子。克用遣其将李存信击之,不胜;更命李嗣源为存信之副,遂破之。克用以大军继其后,匡威、铎皆败走,获匡威之子武州刺史仁宗及铎之壻,俘斩万计。

        李嗣源性谨重廉俭,诸将相会,各自诧勇略,嗣源独默然,徐曰:“诸君喜以口击贼,嗣源但以手击贼耳。”众惭而止。

        杨行密以其将张行周为常州制置使。闰月,孙儒遣刘建锋攻拔常州,杀行周,遂围苏州。

        邛州刺史毛湘,本田令孜亲吏,王建攻之急,食尽,救兵不至。壬戌,湘谓都知兵马使任可知曰:“吾不忍负田军容,吏民何罪!尔可持吾头归王建。”乃沐浴以俟刃。可知斩湘及二子降于建,士民皆泣。甲戌,建持永平旌节入邛州,以节度判官张琳知留后。缮完城隍,抚安夷獠,经营蜀、雅。冬,十月,癸未朔,建引兵还成都,蜀州将李行周逐徐公,举城降建。

        乙酉,朱全忠自河阳如滑州视事,遣使者请粮马及假道于魏以伐河东,罗弘信不许,又请于镇,镇人亦不许。全忠乃自黎阳济河击魏。

        加邠宁节度使王行瑜侍中,佑国节度使张全义同平章事。

        官军出阴地关,游兵至于汾州。李克用遣薛志勤、李承嗣将骑三千营于洪洞,李存孝将兵五千营于赵城。镇国节度使韩建以壮士三百夜袭存孝营,存孝知之,设伏以待之;建兵不利,静难、凤翔之兵不战而走。河东兵乘胜逐北,抵晋州西门;张浚出战,又败,官军死者近三千人。静难、凤翔、保大、定难之军先渡河西归,浚独有禁军及宣武军合万人,与韩建闭城拒守,自是不敢复出。存孝引兵攻绛州,十一月,刺史张行恭弃城走。存孝进攻晋州,三日,与其众谋曰:“张浚宰相,俘之无益;天子禁兵,不宜加害。”乃退五十里而军;浚、建自含口遁去。存孝取晋、绛二州,大掠慈、隰之境。

        先是,克用遣韩归范归朝,附表讼冤,言:“臣父子三代,受恩四朝,破庞勋,翦黄巢,黜襄王,存易定,致陛下今日冠通天之冠,佩白玉之玺,未必非臣之力也!若以攻云州为臣罪,则拓跋思恭之取鄜延,朱全忠之侵徐、郓,何独不讨?赏彼诛此,臣岂无辞!且朝廷当阽危([diàn wēi]临近危险。《汉书·食货志上》:“既闻耳矣,安有为天下阽危者若是而上不惊者!” 颜师古 注:“阽危,欲坠之意也。”危险。宋 王禹偁 《黄州重修文宣王庙壁记》:“ 黄州 文宣王庙旧殿三间阽危不可入,以十数柱扶持之,犹惧其颠覆,以至迁像设于门廡之下。” 郁达夫 《祝中兴俱乐部两周年纪念》诗:“国祚阽危极此时,中兴大业赖扶持。”)之时,则誉臣为韩、彭、伊、吕;及旣安之后,则骂臣为戎、羯、胡、夷。今天下握兵立功之人,独不惧陛下他日之骂乎!况臣果有大罪,六师征之,自有典刑,何必幸臣之弱而后取之邪!今张浚旣出师,则固难束手,已集蕃、汉兵五十万,欲直抵蒲、潼,与浚格鬬;若其不胜,甘从削夺。不然,方且轻骑叩阍([kòu hūn]吏民因冤屈等直接向朝廷申诉,谓之“叩閽”。《资治通鉴·唐昭宗大顺元年》:“方且轻骑叩閽,顿首丹陛,诉姦回於陛下之扆座,纳制敕於先帝之庙庭。” 明 陈汝元 《金莲记·生离》:“麟愁凤泣,弟兄固当叩閽;兔死狐悲,亲戚亦宜伏闕。”《清史稿·圣祖纪一》:“ 镇筸 诸生 李丰 等叩閽言 红苗 杀人,有司不问。” 鲁迅 《坟·看镜有感》:“直到 康熙 初,争胜了,就教他做钦天监正去,则又叩阍以‘但知推步之理,不知推步之数’辞。”),顿首丹陛(1).宫殿的台阶。(2).借称朝廷或皇帝。),诉奸回于陛下之扆座([yǐ zuò]亦作“ 扆坐 ”。帝王的座位。南朝 陈 徐陵 《梁贞侯答王太尉书》:“居称扆座,行曰乘舆。”《陈书·高祖纪上》:“十月甲戌,敕丞相自今入问讯,可施别榻以近扆坐。”《资治通鉴·唐昭宗大顺元年》:“诉姦回於陛下之扆坐,纳制敕於先帝之庙庭。” 清 叶廷琯 《吹网录·三河县辽碑》:“因集 宣圣 庙,见轩墀促窄,扆座不正。”),纳制敕于先帝之庙庭,然后自拘司败,恭俟鈇质([fū zhì]亦作“ 鈇质 ”。古代斩人的刑具。借指腰斩之罪。锧,垫在下面的砧板。《公羊传·昭公二十五年》:“ 子家驹 曰:‘臣不佞,陷君於大难,君不忍加之以鈇鑕,赐之以死。’” 何休 注:“鈇鑕,要斩之罪。”《史记·项羽本纪》:“将军何不还兵与诸侯为从,约共攻 秦 ,分王其地,南面称孤,此孰与身伏鈇质,妻子为僇乎?”《晋书·齐王冏传》:“言入身戮,义让功举,退就鈇鑕,此 惠 之死贤於生也。” 元 李翀 《日闻录》:“古者,斩人必加鍖上而斫之,故曰伏鈇质。” 清 黄宗羲 《陆周明墓志铭》:“昔 李固 之死, 汝南 郭亮 左提章鉞,右乘鈇鑕,诣闕上书,乞收其尸。”星名。《隋书·天文志中》:“八魁西北三星曰鈇质,一曰鈇鉞。有星入之,皆为大臣诛。”《宋史·天文志三》:“鈇鑕五星,在天仓西南,刈具也,主斩芻饲牛马。”)。”表至,浚已败,朝廷震恐。浚与韩建踰王屋至河阳,撤民屋为栰以济河,师徒失亡殆尽。(无能宰相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