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四十六(1)--政治赌棍  

2016-02-18 10:21:02|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上, 曾出现过多次外戚、宦官专权的时期, 而东汉一代外戚、宦官作为两大政治集团不断地相互倾轧, 杀戮, 其斗争之激烈、持续时间之长, 为害之深则显得尤为突出。“东京皇统屡绝, 权归女主, 外立者四帝, 临朝者六后, 莫不定策帷峦, 委事父兄, 贪孩童以久其政, 抑明贤以专其威”, 东汉从和帝至献帝一百余年间皇帝都是幼年即位, 大的十五岁, 小的年方百日, 幼主在位, 母后临朝称制, 朝廷实权落入外戚手中。而在外戚中,以冲质桓三帝时期的梁氏外戚专权时间最久,危害最烈。梁氏外戚以大将军梁翼为首,他所依靠的是自己的姐姐梁太后(梁妠,汉顺帝皇后)和妹妹梁皇后(梁莹,汉桓帝皇后)。
        梁翼罪恶一生,恣意妄为,鸩杀皇帝、残害忠良、贪财纳贿、大肆封赏。梁氏一门七人封侯,三位皇后,六位贵人,两个大将军,夫人、女子食邑称君者七人,娶公主为妻者三人,卿、将、尹、校五十七人。“究极满盛,威行内外,百僚侧目,莫敢违命,天子恭己而不得有所亲豫”。“上帝欲其死亡,必先让其疯狂”,最后,梁翼罪恶昭彰,恶贯满盈,被逼自杀,一家灭门。
        外戚梁家如此专横,却又为何能立于朝廷近二十年呢?
        一、梁太后临朝,梁翼掌管朝政,梁皇后把持内宫。上自三公、九卿,下至州刺史、郡守及县令,数百人都是梁翼党徒,牢牢地控制着从中央到地方的军政大权。凡是不肯听话的官员,或打或杀,令百官不敢违背梁家的意志。
        二、梁家吸取以往太后临朝而最后被诛的教训,对外戚、宦官、官僚集团(包括士人)三种势力并用,并以各种手段不断调整、平衡三者之间的矛盾,使他们都靠拢梁家。梁商以大将军辅政时,虚己进贤,“辟汉阳巨览,上党陈龟为椽属,李固、周举为从事郎中,于是京师翁然,称为良辅”。梁翼虽不及其父,但也积极拉拢人心,“冀虽专朝纵横,而犹交结左右宦官,任其子弟、宾客以为州郡要职,欲以自固恩宠”。侍御史朱穆是梁翼的故吏,他劝谏梁翼,梁翼虽不听其劝,但向来看重他,所以也不怪罪他。南郡太守马融,为一代大儒,也积极替梁翼办事。
         三、梁家杀逐上层豪强支持的清流中以李固为首的鲠直派官僚,而信用清流派中以胡广为首的中庸、典型官僚,调和官僚集团与外戚、宦官的矛盾。李固、杜乔是官僚集团中的激进派代表人物,反对梁翼而被杀害。胡广是官僚集团的温和派代表人物,为人圆滑。通过与宦官联姻,取得了宦官派的好感。他又通过广交名士,得到了士人的拥护。时有谚语说:“万事不理问伯始,天下中庸有胡公。”胡广熟悉典章,经验丰富,柔魅谦恭,太后、官僚、宦官、士人均满意。几种势力均衡行其事,从而维护了梁家政权。
         四、梁家迎合士人和下层豪强欲参政的心理,大力表彰儒学,广招太学生多达三万余人。本初元年,梁太后下诏,要求各地封疆大吏推荐年五十岁以上、七十岁以下、熟悉儒家经典的知识分子,到太学充任教师;又要求贵族和中高级官吏都送子孙去太学学习,固定在每年三月和九月考试两次,前十名立即封官,其余及格的太学生也可以等着补缺。“自是游学增盛,至三万余生。”学生队伍迅速膨胀。但大多数学生都是为了当官而来,对学术并无真正的兴趣。于是,博大精深、需要长期研究的课题自然无人理睬,而不切实际的高谈阔论却流行起来。被汉朝崇尚了三百多年的儒者之风,从此远离了扎实认真的优良传统。虽然梁氏为巩固自己的统治而想尽量满足了下层豪强和士人参政的愿望,但是政府中并没有那么多空缺来给这些太学生。更麻烦的是,大批热衷功名,有官宦背景的同龄人长期聚集在一起,最终还会发展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由于帝国政府根本不可能为这么多急于当官的太学生提供令他们满意的岗位,随着最初的热情的减退,多数太学生不可的免地会对朝廷渐渐产生不满、乃至于敌对的情绪,这恐怕是梁家所始料及未的。
        东汉政治已一片黑暗,无可救药。一场大革命即将来临。
汉纪四十六(1)--政治赌棍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四十六(1)--政治赌棍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永寿三年(丁酉,157)春,正月,己未,赦天下。
 
  [2]居风令贪暴无度,县人朱达等与蛮夷同反,攻杀令,聚众至四五千人。夏,四月,进攻九真,九真太守式战死。诏九真都尉魏朗讨破之。
 
  [3]闰月,庚辰晦,日有食之。
 
  [4]京师蝗。
 
  [5]或上言:“民之贫困以货轻钱薄,宜改铸大钱。”事下四府群僚及太学能言之士议之。太学生刘陶上议曰:“当今之忧,不在于货,在乎民饥。窃见比年已来,良苗尽于蝗螟之口,杼zhù轴(民间所织的布匹)空于公私之求。民所患者,岂谓钱货之厚薄,铢两之轻重哉!就使当今沙砾化为南金,瓦石变为和玉,使百姓渴无所饮,饥无所食,虽皇、羲之纯德,唐、虞之文明,犹不能以保萧(宫室门屏)之内也。盖民可百年无货,不可一朝有饥,故食为至急也。议者不达农殖之本,多言铸冶之便。盖万人铸之,一人夺之,犹不能给;况今一人铸之,则万人夺之乎!虽以陰陽为炭,万物为铜,役不食之民,使不饥之士,犹不能足无厌(无止境)之求也。夫欲民殷财阜,要在止役禁夺,则百姓不劳而足。陛下愍海内之忧戚,欲铸钱齐货以救其弊,犹养鱼沸鼎之中,栖鸟烈火之上;水、木,本鱼鸟之所生也,用之不时,必至焦烂。愿陛下宽锲薄之禁,后冶铸之议,听民庶之谣吟,问路叟之所忧,瞰三光之文耀,视山河之分流,天下之心,国家大事,粲然皆见,无有遗惑者矣。伏念当今地广而不得耕,民众而无所食,群小竞进,秉国之位,鹰扬天下,鸟钞求饱(兀鹰凶残而横行天下,乌鸦掠夺而贪婪无厌),吞肌及骨,并噬无厌。诚恐卒有役夫、穷匠起于版筑(筑土墙,即在夹版中填入泥土,用杵夯实)之间,投斤攘臂(扔掉斧头,捋衣出臂),登高远呼,使愁怨之民响应云合,虽方尺之钱,何有能救其危也!”遂不改钱。(道理浅显,语言犀利。)
 
  [6]冬,十一月,司徒尹颂薨。
 
  [7]长沙蛮反,寇益陽。
 
  [8]以司空韩为司徒;以太常北海孙朗为司空。
 
  延熹元年(戊戌、158)[1]夏,五月,甲戌晦,日有食之。太史令陈授因小黄门徐璜陈“日食之变咎在大将军冀”。冀闻之,讽雒陽收考授,死于狱。帝由是怒冀。
 
  [2]京师蝗。
 
  [3]六月,戊寅,赦天下,改元。
 
  [4]大雩yú。(举行求雨的祭祀大典。)

  [5]秋,七月,甲子,太尉黄琼免;以太常胡广为太尉。
 
  [6]冬,十月,帝校猎广成,遂幸上林苑。
 
  [7]十二月,南匈奴诸部并叛,与乌桓、鲜卑寇缘边九郡。帝以京兆尹陈龟为度辽将军。龟临行,上疏曰:“臣闻三辰不轨,擢士为相(当日、月、星辰不顺着轨道运行时,应该选拔士人为相);蛮夷不恭,拔卒为将。(以破格对破格。)臣无文武之材而忝鹰扬(大军统帅)之任,虽殁mò躯体,无所云补。今西州边鄙,土地,民数更寇虏,室家残破,虽含生气,实同枯朽。往岁并州水雨,灾螟互生,稼穑荒耗,租更空阙。陛下以百姓为子,焉可不垂抚循之恩哉!古公(名亶父,古代周族首领,伟大的改革家、军事家、政治家,传为后稷第十二代孙,周文王祖父,他因戎狄威逼,又由豳迁到岐山下的周原(在今陕西岐山北),建筑城邑房屋,设立官吏,改革戎狄风俗,开垦荒地,发展农业生产,使周族逐渐强盛起来,奠定了周人灭商的基础。)、西伯(周始祖后稷以至周文王等十余人都曾在西伯位。此.特指周文王),天下归仁,岂复舆金辇宝以为民惠乎!陛下继中兴之统,承光武之业,临朝听政而未留圣意。且牧守不良,或出中官,惧逆上旨,取过目前。呼嗟之声,招致灾害,胡虏凶悍,困衰缘隙;而令仓库单于豺狼之口,功业无铢两之效,皆由将帅不忠,聚奸所致。前凉州剌史祝良,初除到州,多所纠罚,太守令长,贬黜将半,政未逾时,功效卓然,实应赏异,以劝功能;改任牧守,去斥奸残;又宜更选匈奴、乌桓护羌中郎将、校尉,简练文武,授之法令;除并、凉二州今年租、更,宽赦罪隶,扫除更始;则善吏知奉公之,恶者觉营私之祸,胡马可不窥长城,塞下无候望之患矣。”帝乃更选幽、并刺史,自营、郡太守、都尉以下,多所革易。下诏为陈将军除并、凉一年租赋,以赐吏民。龟到职,州郡重足震栗,省息经用,岁以亿计。(陈龟文攻武卫,恒帝言听计从
 
  诏拜安定属国都尉张奂为北中郎将,以讨匈奴、乌桓等。匈奴、乌桓烧度辽将军门,引屯赤坑,烟火相望,兵众大恐,各欲亡去。奂安坐帷中,与弟子讲诵自若,军士稍安。乃潜诱乌桓,陰与和通,遂使斩匈奴、屠各渠帅,袭破其众,诸胡悉降。奂以南单于车儿不能统理国事,乃拘之,奏立左谷蠡王为单于。诏曰:“《春秋》大居正;车儿一心向化,何罪而黜!其遣还庭!”
  
  [8]大将军冀与陈龟素有隙,谮其沮毁国威,挑取功誉,不为胡虏所畏,坐征还,以种为度辽将军。龟遂乞骸骨归田里,复征为尚书。冀暴虐日甚,龟上疏言其罪状,请诛之,帝不省。龟自知必为冀所害,不食七日而死。(东汉大臣,著名边关将领。家世边将,便习弓马,颇有志气,举孝廉,迁五原郡太守,拜使匈奴中郎将,超迁京兆尹,抑制豪强,郡内大悦。羌胡寇边,为度辽将军,重足震栗,省息经用。起为尚书,弹劾外戚梁冀不遂,绝食而死。)种到营所,先宣恩信,诱降诸胡,其有不服,然后加讨;羌虏先时有生见获质于郡县者,悉遣还之;诚心怀抚,信赏分明,由是羌、胡皆来顺服。乃去烽燧,除候望,边方晏然无警;入为大司农。
 
  二年(己亥、159)[1]春,二月,鲜卑寇雁门。
 
  [2]蜀郡夷寇蚕陵。
  
  [3]三月,复断刺史、二千石行三年丧。
 
  [4]夏,京师大水。
 
  [5]六月,鲜卑寇辽东。

  [6]梁皇后恃姊、兄荫势,恣极奢靡,兼倍前世,专宠妒忌,六宫莫得进见。及太后崩,恩宠顿衰。后既无嗣,每宫人孕育,鲜得全者。帝虽迫畏梁冀,不敢谴怒,然进御转希,后益忧恚。秋,节月,丙午,皇后梁氏崩。乙丑,葬懿献皇后于懿陵。(  梁女莹(?—160年),无才无德,长相平庸。只是倚仗兄、姐之势,专制内宫。且生活奢侈,使得汉桓帝对她冷落,最后愤愤而死。可见恒帝并非为所欲为。
 
  梁冀一门,前后七侯,三皇后,六贵人,二大将军,夫人、女食邑称君者七人,尚公主者三人,其余卿、将、尹、校五十七人。冀专擅威柄,凶恣日积,宫卫近侍,并树所亲,禁省起居,纤微必知。其四方调发,岁时贡献,皆先输上第于冀,乘舆乃其次焉。吏民赍货求官、请罪者,道路相望。百官迁召,皆先到冀门笺檄谢恩,然后敢诣尚书。下邳吴树为宛令,之官辞冀,冀宾客布在县界,以情托树,树曰:“小人奸蠹,比屋可诛。明将军处上将之位,宜崇贤善以补朝阙。自侍坐以来,未闻称一长者,而多托非人,诚非改闻!”冀默然不悦。树到县,遂诛杀冀客为人害者数十人。树后为荆州刺史,辞冀,冀鸩之,出,死车上。辽东太守侯猛初拜,不谒冀,冀托以他事腰斩之。郎中汝南袁著,年十九,诣阙上书曰:“夫四时之运,功成则退,高爵厚宠,鲜不致灾。今大将军位极功成,可为至戒;宜遵县车之礼,高枕颐神。传曰:‘木实繁者披枝害心。’若不抑损盛权,将无以全其身矣!”冀闻而密遣掩捕,著乃变易姓名,托病伪死,结蒲为人,市棺殡送;冀知其诈,求得,笞杀之。太原郝、胡武,好危言高论,与著友善,、武尝连名奏记三府,荐海内高士,而不诣冀;冀追怒之,敕中都官移檄禽捕,遂诛武家,死者六十余人。初逃亡,知不得免,因舆榇奏书冀门,书入,仰药而死,家乃得全。安帝嫡母耿贵人薨,冀从贵人从子林虑侯承求贵人珍玩,不能得,冀怒,并族其家十余人。涿郡崔琦以文章为冀所善,琦作《外戚箴》、《白鹄赋》以风;冀怒。琦曰:“昔管仲相齐,乐闻讥谏之言;萧何佐汉,乃设书过之吏。今将军屡世台辅,任齐伊、周,而德政未闻,黎元涂炭,不能结纳贞良以救祸败,反欲钳塞士口,杜蔽主听,将使玄黄改色、鹿马易形乎!”冀无以对,因遣琦归。琦惧而亡匿,冀捕得,杀之。(滥杀良臣,恶贯满盈。无人能制。
  
  冀秉政几二十年,威行内外,天子拱手,不得有所亲与,帝既不平之;及陈授死,帝愈怒。和熹皇后从兄子郎中邓香妻宣,生女猛,香卒,宣更适梁纪;纪,孙寿之舅也。寿以猛色美,引入掖庭,为贵人,冀欲认猛为其女,易猛姓为梁。冀恐猛姊婿议郎邴尊沮败宣意,遣客刺杀之。又欲杀宣,宣家与中常侍袁赦相比,冀客登赦屋,欲入宣家,赦觉之,鸣鼓会众以告宣。宣驰入白帝,帝大怒,因如厕,独呼小黄门史唐衡,招呼小黄门史唐衡跟随他上厕所问:“左右与外舍不相得者,谁乎?”(和皇后娘家不投合的,有谁?)衡对:“中常侍单超、小黄门史左与梁不疑有隙;中常侍徐璜、黄门令具瑗常私忿疾外舍放横,口不敢道。”于是帝呼超、入室,谓曰:“梁将军兄弟专朝,迫胁内外,公卿以下,从其风旨,今欲诛之,于常侍意如何?”超等对曰:“诚国奸贼,当诛日久;臣等弱劣,未知圣意如何耳。”帝曰:“审然者,常侍密图之。”对曰:“图之不难,但恐陛下腹中狐疑。”帝曰:“奸臣胁国,当伏其罪,何疑乎!”于是召璜、瑗五人共定其议,帝啮超臂出血为盟。超等曰:“陛下今计已决,勿复更言,恐为人所疑。”(恒帝懦弱如此,竟要依靠厕所、内舍、密谋、宦官除大奸。
  
  冀心疑超等,八月,丁丑,使中黄门张恽入省宿,以防其变。具瑗敕吏收恽,以“辄从外入,欲图不轨”。帝御前殿,召诸尚书入,发其事,使尚书令尹勋持节勒丞、郎以下皆操兵守省阁,敛诸符节送省中,使具瑗将左右厩驺、虎贲、羽林、都候剑戟士合千余人,与司隶校尉张彪共围冀第,使光禄勋袁持节收冀大将军印绶,徙封比景都乡侯。冀及妻寿即日皆自杀;不疑、蒙先卒。悉收梁氏、孙氏中外宗亲送诏狱,无少长皆充市;他所连及公卿、列校,刺史、二千石,死者数十人。太尉胡广、司徒韩、司空孙朗皆坐阿附梁冀,不卫宫,止长寿亭,减死一等,免为庶人。故吏、宾客免黜者三百余人,朝廷为空。是时,事猝从中发,使者交驰,公卿失其度,官府市里鼎沸,数日乃定;百姓莫不称庆。收冀财货,县官斥卖,合三十余万万,以充王府用,减天下税租之半,散其苑囿,以业穷民。(梁冀是个赌棍,那梁、孙两族性命、国家和百姓利益赌个人一生疯狂。大将军这个职位大于三公,名义仅次于皇帝,实际大于皇帝,多不法,往往使皇帝为傀儡,甚至不得善终,无人能够监督,是大凶位,严重的组织路线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