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五(二)--赵王 王镕  

2016-12-07 11:58:0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镕(873--921年),又名王矪,五代十国初期赵国君主。成德节度使王景崇之子,882年,继为成德节度使。907年,被朱温封为赵王。921年,被杀。
        王镕的祖上是回鹘阿布思部的遗族,名叫没诺干,在成德节度使王武俊手下担任骑兵将领,王武俊收他为养子,因而改姓"王",人称"王五哥"。没诺干之子叫末垣活,末垣活之子叫王升,没诺干、末垣活、王升三代人在成德镇都担任骑兵将领。
        王升之子王廷凑,在王承宗任成德节度使时为兵马使。821年,朝廷消灭契丹王氏在成德的割据之后,改任魏博节度使田弘正为成德节度使。田弘正归顺朝廷之后常年对成德用兵,所以成德的将士们对田弘正有很深的怨恨。田弘正到成德就任,王廷凑利用成德将士们的仇恨心理,把田弘正杀死,自称成德留后,迫使监军向朝廷请封其为成德节度使。朝廷对王廷凑的自立行径很是愤怒,任田弘正之子田布为魏博节度使,集合诸镇兵马攻打王廷凑。822年,朝廷征讨一年之后仍然劳而无功。并且,在821年,卢龙镇发生兵变,朱克融夺取节度使之位,再次背叛朝廷,822年,魏博镇发生兵变,史宪诚自立为魏博留后,背离朝廷,攻打节度使田布,田布兵败自杀。于是河北三镇都同时背叛了朝廷。在这种诸镇叛乱的情况下,唐朝皇帝只好承认王廷凑为成德节度使,从此,回鹘王氏开始割据成德镇。
       835年,王庭凑去世,其子王元逵继位为成德节度使。855年,王元逵去世,其子王绍鼎继位为成德节度使。王绍鼎在位两年后去世,由于其子王景崇年幼,所以由其弟王绍懿继位。866年,王绍懿去世,传位给王绍鼎之子王景崇。
       王景崇之子就是王镕,882年,王景崇去世,王镕年仅10岁,继位为成德节度使。
       882年,王景崇去世,其子王镕继位为成德军节度使,年仅10岁。
       王镕继位之初,正是诸镇割据称雄的时候,李克用割据河东,李全忠割据幽州,王处存割据易定,赫连铎割据大同,孟方立割据邢台。诸镇军阀连年征战,互相兼并。其中,以河东李克用和幽州李全忠势力最强。
       王镕年幼继位,河东晋王李克用对成德镇早已虎视眈眈,只是李克用正对孟方立用兵,暂时没有进犯成德。王镕为了和李克用修好,在李克用进攻孟方立期间,常年为晋军供应粮草。但是李克用兼并了孟方立之后,仍然迅速派兵进攻成德镇。
        891年,李克用派军大举进攻成德,攻取临城(今河北省临城),又攻元氏。王镕向幽州李匡威(此时李全忠已死,其子李匡威继位)求救,李匡威率兵救援王镕。次年(892年),王镕派军攻打晋治下的邢州(在今河北省邢台市),晋将李存信、李嗣勋等在尧山(今河北省邢台市尧山)打败赵军。二月,李克用联合义武军王处存进攻王镕治下的坚固、新市,两军战于新市,王镕派出追风都团练使段亮和剪寇都团练使马珂等,率兵配合李匡威,两军在磁河(今河北磁河)大战,大败王处存军。十月,晋将领李存孝据邢州叛乱。次年(893年)春,晋军进攻李存孝,李存孝向王镕求救,王镕出兵营救,在叱日岭(今河北井陉县微水镇西青泉岭)大败,晋军进围井陉,王镕再次向幽州李匡威求救,晋军退兵。
       起初,在李匡威从幽州出发之前,李匡威酒后乱性,竟将弟弟李匡俦的妻子强奸了,从此李匡俦对哥哥怀恨在心。此时,李匡威率兵回师幽州,结果李匡俦早已发动兵变,闭门不纳。李匡威只好回京师了,途中经过深州(在今河北深州),王镕感激李匡威出兵助他退敌,于是将他迎接到赵国,住在梅子园,王镕像对父亲一样对待李匡威。
       李匡威有个叫李正抱的下属,李匡威总是为失去幽州而感叹,而且他看到王镕年幼,身子虚弱,便与李正抱密谋夺取成德节度使之位。
       李匡威谎称忌日,王镕到梅子园拜诣,去其侍卫,只身进入梅子园,当王镕入座之后,李匡威事先安排好的甲士冲出来,劫持王镕,逼迫他让位于李匡威,王镕恭敬的对李匡威说:"我的国家遭受晋的侵略,全靠您的援助才得以保全,今日要让我让位于您,我心甘情愿。请您同我一起回军府,我向众将宣布让位于您。"李匡威信以为真,劫持王镕回军府,途中经过亲事营的时候,成德将士们闭门高呼,瞬时雷鸣闪电,雷雨交加,逛风呼啸,有一个叫墨君和的屠夫望见了王镕并认出了他,墨君和从断壁残垣中跃出,迅速将王镕拉上马,飞奔而去,乱兵将李匡威、李正抱杀死,李匡威所带来的燕地将士也全部被杀。事后王镕重赏墨君和,赐以千金,赏以豪宅,给他宽恕十次死罪的机会,还向朝廷奏封其为光禄大夫。
       李匡威死后,其弟李匡俦以为兄报仇之名进攻成德,而晋王李克用又在此时急攻平山,王镕失去了幽州的援助,无奈之下只好与晋王李克用结盟。
       王镕献帛五十万匹,与晋言和,并出兵帮助晋攻打李存孝。乾宁元年(894年)三月,晋军活捉李存孝并杀之。
       光化元年(898年),朱温派名将葛从周攻取晋王治下的邢、洺、磁州。朱温派人诏王镕绝晋以归梁,但是王镕犹豫不决。光化三年(900年),晋将李嗣昭夺回洺州(在今河北永年县),朱温率军围困洺州,李嗣昭弃城而逃。朱温得到李嗣昭的辎重,其中有王镕给李嗣昭的信件,很多都谈论到梁军的事情。朱温看后很是愤怒,以葛从周为先锋,进攻成德,兵至临城,葛从周中流箭,身负重伤。朱温亲自率军至傅城,焚其南关。
        王镕很害怕,他手下的判官周式说:"我们现在无法与梁军力争,只有以理来说服朱温。"因为周式与朱温有旧交,又是一个辨士,所以王镕派他到梁军中说服朱温,朱温见到周式后,大骂道:"我多次用书信招王镕他不来,现在我亲自到此,你却来了,已经太晚了。况且晋是我的仇敌,王镕却归附了他,我知道李嗣昭一定在你们城中,你们把他交出来吧。"朱温把王镕给李嗣昭的书信拿出来给周式看。周式说:"梁王只想得到一个镇州而已?还是想成就天下霸业呢?况且称霸者只会因大义而责备别人,而不会因私人恩怨而责难别人,如今天子在上,各路诸侯又各守封地,和睦共处,所以战争才得停息,百姓才得以休养。昔时曹操破袁绍,得到魏国将吏给袁绍的书信,全部都焚烧了,这是英雄之举啊!如今梁王知道举兵无名,却以李嗣昭为借口。况且王氏五世六公据有赵地,难道没有英勇敢死之士吗?"朱温听了之后很高兴,起来拉着周式衣袖对他说:"我只是在说笑而已!"于是把周式延入上座,商量与王镕议和。
        随后王镕送牛、酒、货物、钱币去犒劳梁军,以其长子王昭祚以及成德大将梁公儒、李宏规各一个儿子为人质,随朱温回汴梁,王镕与梁结盟,朱温将女儿嫁给王昭祚。
       公元907年,朱温废黜唐朝皇帝,自立为帝,改国号为"梁",史称"后梁",建元开平。
       开平元年(907年),朱温封王镕为赵王,王镕也欣然接受,从此以赵王自居,在镇州(在今河北省正定市)建赵王府,以镇州为都城,建立赵王国。
       王镕虽归附于后梁,但是在赵国领地,王镕是完全自主的,就算后来再次归附晋国,王镕也同样称赵王,在赵国镜内也是王镕自己说了算。直到921年,赵国发生兵变,王镕被杀。
       王镕称王后的几年,赵国相对安宁,无重大战争。王镕的祖母去世,诸镇节度都遣使去吊念,当时后梁使者看到晋国使者也在,便怀疑王镕有二志。910年,魏博节度使罗绍威逝世,朱温控制了魏博,他想彻底消灭割据镇州的王镕和定州(在今河北定州市)的王处直。
         910年冬,朱温派大将王景仁进攻赵国,面对后梁大军压境,王镕只好向晋王李存勖(此时李克用已死,其子李存勖继位为晋王)求救,李存勖率兵救援赵国,同时,北平国的王处直也派遣使者向李存勖表示归附,并派出军队配合晋军行动。次年(911年)正月,梁军与赵国、晋国、北平国联军会战于柏乡(在今河北柏乡县),结果大败梁军。
       同年七月,王镕在承天军拜见晋王李存勖,王镕奉酒为李存勖祝寿,李存勖因王镕是其父李克用之友,所以很礼待他,李存勖酒醉之后,为王镕而歌,取下身上的佩刀割断衣袖和王镕盟誓,并许诺将女儿嫁给王镕次子王昭诲。王镕再次与晋国结盟,并且废后梁年号,改用唐朝"天佑"年号。此后,晋国北灭桀燕国,南取魏博镇,王镕都出兵相助。
        911年,幽州节度使刘守光称帝,建立桀燕国,晋王李存勖出兵讨伐。次年正月,晋派遣周德威联合赵国和北平国进攻燕国,刘守光向后梁求救,后梁派兵攻打赵国,屠于枣强,晋国将领李存审将其击败。913年,晋国灭桀燕国。
       其后,李存勖与后梁作战,王镕也经常派兵援助。
       王镕虽然统治赵国(成德藩镇)数十年,却毫无一点建树,能够保境数十年也都是依靠外部的援助。王镕出身乱世,年幼之时就成为了一方割据者,可是他却不思进取,贪图享乐。
       882年,王镕继位为成德节度使,成德当时是不受其他藩镇控制的强镇,可是到893年,却归附了晋国,后来更是得到晋的保护才能得以保境。
       王镕虽然聪慧,却无政治远见,溺于享乐,骄于富贵。在位后期,又好左道,炼制丹药,妄想长生不死,并常与道士王若讷一起出游,每次出游都长达旬月,出游之时把政务交给宦官处理,而且每次出游西山王母祠,都极度奢华。其手下将领李弘规、李蔼凭权用事,重用亲旧,树立党羽,分居要职,这些王镕也都没有加以控制,也为后来的政变埋下了隐患。
        921年正月,王镕从西山回府途中宿于鹘营庄,准备回府,其男宠宦官石希蒙阻止了他,其手下将领李宏规劝谏他说:"如今晋王李存勖不惧战场上的刀枪箭雨,亲自领兵作战,而大王您却竭尽全国之力来出游畋猎,如今大王出游在外长达一个多月,留下一座空城,如果出现闪失,有人闭门不纳,大王您去往哪里呢?"王镕听后也觉得很恐惧,于是准备回城,但是石希蒙却仗着王镕对他的宠信,对王镕说:"李弘规总是仗势在大王面前作威作福,他一定对大王怀有异心,大王不可不防。"坚持劝阻王镕回府,于是王镕又决定不回府了,李弘规很是愤怒,派手下将领苏汉衡率兵带刀来到王镕帐前说道:"军士们都很疲惫,希望能跟随大王一同回府。"李弘规接着又进言:"迷惑大王的是石希蒙,请大王斩了他。"王镕不同意,于是李弘规命手下甲士斩了石希蒙,将他的人头扔到王镕面前,王镕很恐惧,只好同意马上归府。
       王镕回到镇州赵王宫后,迅速派其长子王昭祚和养子王德明率兵包围了李弘规和其行军司马李蔼的府第,随后诛杀他们家族,牵连被灭族的竟达几十家,又杀苏汉衡,收押李弘规等人的手下偏将,追究其罪状,李弘规的手下亲军士卒都惧怕获罪,王镕养子王德明暗中对他们说:"大王是打算诛杀你们,你们要提前做好打算啊。"这天晚上,这一千多士卒从子城西门翻墙进入赵王宫,当时王镕正在和道士焚香受箓,士卒们杀死王镕,割下他的头颅,焚烧赵王宫,王镕姬妾数百人有的投井而死,有的投入火中被活活烧死。
       当夜,军校张友顺带军到王德明府第,请王德明统领众军。第二天王德明捕杀王镕长子王昭祚,并诛灭王氏子孙,只留下了王昭祚的妻子朱温的女儿普宁公主以通告后梁。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王镕被杀的这场政变的幕后操纵者正是王德明,王德明自称成德节度留后,恢复原本姓名张文礼,遣使向晋王李存勖请命,李存勖不知道其中缘由,所以任命张文礼为镇州留后。
        其后,张文礼南通后梁,北结契丹,李存勖得知后很是愤怒。921年八月,李存勖派遣阎宝、史建瑭和原赵国将领符习率军进攻张文礼,张文礼原本生有疽疮,当史建瑭攻取赵州(在今河北省赵县)时,张文礼惊吓而死,其子张处瑾闭城坚守。九月,史建瑭战死。次年(922年)三月,阎宝在镇州兵败,晋王李存勖改用李嗣昭为帅,继续攻打张处瑾。四月,李嗣昭战死,又以李存进为帅,攻打张处瑾。九月,李存进在东垣大败成德军,但是李存进却在此战中战死。十月,李存审攻破镇州城,俘虏了张处瑾、张文礼的妻子、张文礼的儿子张处球和张处琪,将他们全部折断了脚送回晋国,赵地百姓请求对他们处以醢刑,将他们剁成了肉酱。晋军又将张文礼的尸体挖出,处以磔刑,尸体被分解。成德的割据政权到此最终灭亡。
       王镕被杀之时,他的尸体没有被找到。晋军破镇州城后,在被焚毁的赵王宫的废墟里找到了王镕的尸体残骸,李存勖下令让幕客祭拜他,并将其尸体归葬于王氏坟地。
唐纪七十五(二)--赵王 王镕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己巳,李茂贞克凤州,感义节度使满存奔兴元。茂贞又取兴、洋二州,皆表其子弟镇之。

       八月,以杨行密为淮南节度使、同平章事,以田頵知宣州留后,安仁义为润州刺史。

       孙儒降兵多蔡人,行密选其尤勇健者五千人,厚其禀赐,以皁衣蒙甲,号“黑云都”,每战,使之先登陷陈,四邻畏之。

       行密以用度不足,欲以茶盐易民布帛,掌书记舒城高勖曰:“兵火之余,十室九空,又渔利以困之,将复离叛。不若悉我所有易邻道所无,足以给军;选贤守令劝课农桑,数年之间,仓库自实。”行密从之。(靠生产不要靠掠夺)田頵闻之曰:“贤者之言,其利远哉!”行密驰射武伎,皆非所长,而宽简有智略,善抚御将士,与同甘苦,推心待物,无所猜忌。尝早出,从者断马秋,取其金,(跟随的人剪断驾辕马臀部的皮带,拿走那上面的金饰,)行密知而不问,他日,复早出如故,人服其度量。(德胜于才

       淮南被兵六年,士民转徙几尽;行密初至,赐与将吏,帛不过数尺,钱不过数百;而能以勤俭足用,非公宴,未尝举乐。招抚流散,轻傜薄敛,未及数年,公私富庶,几复承平之旧。

        李克用北巡至天宁军,闻李匡威、赫连铎将兵八万寇云州,遣其将李君庆发兵于晋阳。克用潜入新城,伏兵于神堆,擒吐谷浑逻骑三百;匡威等大惊。丙申,君庆以大军至,克用迁入云州。丁酉,出击匡威等,大破之。己亥,匡威等烧营而遁;追至天成军,斩获不可胜计。

         辛丑,李茂贞攻拔兴元,杨复恭、杨守亮、杨守信、杨守贞、杨守忠、满存奔阆州。茂贞表其子继密权知兴元府事。

        九月,加荆南节度使成汭同平章事。

         时溥迫监军奏称将士留己,冬,十月,复以溥为侍中、感化节度。朱全忠奏请追溥新命;诏谕解之。

       初,邢、洺、磁州留后李存孝,与李存信俱为李克用假子,不相睦。存信有宠于克用,存孝在邢州,欲立大功以胜之,乃建议取镇冀;存信从中沮之,不时听许。及王镕围尧山,存孝救之,不克。克用以存信为蕃、汉马步都指挥使,与存孝共击之,二人互相猜忌,逗留不进;克用更遣李嗣勋等击破之。存信还,谮存孝无心击贼,疑与之有私约。存孝闻之,自以有功于克用,而信任顾不及存信,愤怨,且惧及祸,乃潜结王镕及朱全忠,上表以三州自归于朝廷,乞赐旌节及会诸道兵讨李克用;诏以存孝为邢、洺、磁节度使,不许会兵。

        十一月,时溥濠州刺史张璲、泗州刺史张谏以州附于朱全忠。

        乙未,朱全忠遣其子友裕将兵十万攻濮州,拔之,执其刺史邵伦,遂令友裕移兵击时溥。

        孙儒将王坛陷婺州,刺史蒋瓌奔越州。

        庐州刺史蔡俦发杨行密祖父墓,与舒州刺史倪章连兵,遣使送印于朱全忠以求救。全忠恶其反复,纳其印,不救,且牒报行密;行密谢之。行密遣行营都指挥使李神福将兵讨俦。

         宣明历浸差,太子少詹事边冈造新历成,十二月,上之。命曰景福崇玄历。

        壬午,王建遣其将华洪击杨守亮于阆州,破之。建遣节度押牙延陵郑顼使于朱全忠;全忠问剑阁,顼极言其险。全忠不信,顼曰:“苟不以闻,恐误公军机。”全忠大笑。

       是岁,明州刺史钟文季卒,其将黄晟自称刺史。

       昭宗景福二年(癸丑、**三年)

       春,正月,时溥遣兵攻宿州,刺史郭言战死。

        东川留后顾彦晖旣与王建有隙,李茂贞欲抚之使从己,奏请更赐彦晖节;诏以彦晖为东川节度使,茂贞又奏遣知兴元府事李继密救梓州,未几,建遣兵败东川、凤翔之兵于利州,彦晖求和,请与茂贞绝;乃许之。

         凤翔节度使李茂贞自请镇兴元,诏以茂贞为山南西道兼武定节度使,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徐彦若同平章事,充凤翔节度使,又割果、阆二州隶武定军。茂贞欲兼得凤翔,不奉诏。

         二月,甲戌,加西川节度使王建同平章事。

        李克用引兵围邢州,王镕遣牙将王藏海致书解之。克用怒,斩藏海,进兵击镕,败镇兵于平山。辛巳,攻天长镇,旬日不下。镕出兵三万救之,克用逆战于叱日岭下,大破之,斩首万余级,余众溃去。河东军无食,脯其尸而啖之。

        时溥求救于朱瑾,朱全忠遣其将霍存将骑兵三千军曹州以备之。瑾将兵二万救徐州,存引兵赴之,与朱友裕合击徐、兖兵于石佛山下,大破之,瑾遁归兖州。辛卯,徐兵复出,存战死。

         李克用进下井陉,李存孝将兵救王镕,遂入镇州,与镕计事,镕又乞师于朱全忠,全忠方与时溥相攻,不能救,但遗克用书,言:“邺下有十万精兵,抑而未进。”克用复书:“傥实屯军邺下,颙望([yú wàng]凝望,抬头呆望。唐 李赤 《望夫山》诗:“顒望临碧空,怨情感离别。” 宋 柳永 《八声甘州》词:“想佳人、妆楼顒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明 陈汝元 《金莲记·捷报》:“顒望碧天遥,不见春归路。”仰望,敬仰地期待。唐 白居易 《祈皋亭神文》:“若寂寥自居,肸饗无应,长吏虔诚而不答,下民顒望而不知,坐观田农,使至枯悴。如此,则不独人之困,亦唯神之羞。”《资治通鉴·唐昭宗景福二年》:“儻实屯军 鄴下 ,顒望降临;必欲真决雌雄,愿角逐于 常山 之尾。” 胡三省 注:“顒,鱼容翻,仰也。”盼望;等待。宋 李心传 《建炎以来繫年要录·建炎元年二月》:“某久留军前,都人顒望,欲乞早归。” 元 本 高明 《琵琶记·牛相发怒》:“朝夕縈掛,只为孩儿多用心。不知月老事如何?为甚冰人没信音?顒望多时,情绪转深。”《警世通言·蒋淑真刎颈鸳鸯会》:“ 张二官 顒望回家,将息取乐,因见本妇身子不快,倒戴了个愁帽。”)降临;必欲真决雌雄,愿角逐于常山之尾。”甲午,李匡威引兵救镕,败河东兵于元氏,克用引还邢州。镕犒匡威于藁城(河北省西南部,省会石家庄市东部),辇金帛二十万以酬之。

       朱友裕围彭城,时溥数出兵,友裕闭壁不战。朱瑾宵遁,友裕不追,都虞候朱友恭以书谮友裕于全忠。全忠怒,驿书下都指挥使庞师古,使代之将,且按其事。书误达于友裕,友裕大惧,以二千骑逃入山中,潜诣砀山,匿于伯父全昱之所。全忠夫人张氏闻之,使友裕单骑诣汴州见全忠,泣涕拜伏于庭;全忠命左右捽抑([zuó yì]揪住往下按。《汉书·贾谊传》:“其有大辠者,闻命则北面再拜,跪而自裁,上不使捽抑而刑之也。” 颜师古 注:“捽,持头髮也。抑,谓按之也。”),将斩之,夫人趋就抱之,泣曰:“汝舍兵众,束身归罪,无异志明矣。”全忠悟而舍之,使权知许州。友恭,寿春人李彦威也,幼为全忠家僮,全忠养以为子。张夫人,砀山人,多智略,全忠敬惮之,虽军府事,时与之谋议;或将兵出,中涂,夫人以为不可,遣一介召之,全忠立为之返。

       庞师古攻佛山寨,拔之;自是徐兵不敢出。

        李匡威之救王镕也,将发幽州,家人会别,弟匡筹之妻美,匡威醉而淫之。三月,匡威自镇州还,至博野,匡筹据军府自称留后,以符追行营兵。匡威众溃归,但与亲近留深州,进退无所之,遣判官李抱真入奏,请归京师。京师屡更大乱,闻匡威来,坊市大恐,曰:“金头王来图社稷。”士民或窜匿山谷。王镕德其以己故致失地,迎归镇州,为筑第,父事之。

        以渝州刺史柳玭pín为泸州刺史,柳氏自公绰以来,世以孝悌礼法为士大夫所宗。玼为御史大夫,上欲以为相,宦官恶之,故久谪于外。玼尝戒其子弟曰:“凡门地高,可畏不可恃也。立身行己,一事有失,则得罪重于他人,死无以见先人于地下,此其所以可畏也。门高则骄心易生,族盛则为人所嫉;懿行实才,人未之信,小有玼颣([cī lèi]比喻缺点,毛病。《资治通鉴·唐昭宗景福二年》:“小有玼纇,众皆指之。” 胡三省 注:“玉病曰玼,丝节曰纇。”),众皆指之;此其所以不可恃也。故膏粱子弟,学宜加勤,行宜加励,仅得比他人耳!”(家教良好

       王建屡请杀陈敬瑄、田令孜、朝廷不许。夏,四月,乙亥,建使人告敬瑄谋作乱,杀之新津。(陈敬瑄(?-893年4月26日),唐朝将领,因是唐僖宗一朝当权宦官田令孜之兄而得以控制西川。唐僖宗之弟继位为唐昭宗后召他,他起兵抗命。最后被王建败杀,王建吞并了他的领地后建立五代十国之一的前蜀。)又告令孜通凤翔书,下狱死。(田令孜(? ---893年),唐朝宦官。字仲则,本姓陈,四川人。懿宗时任小马坊使,和李儇玩得很好,李儇即帝位为僖宗,屡次提升他至左神策军中尉、左监门卫大将军,田令孜恃宠横暴,把持大权,无所不为。在黄巢起义军进逼长安时,他挟持僖宗逃往四川。到成都后,继续为非作歹,暗杀了敢于直言上谏的左拾遗孟昭图,袭杀曾在镇压黄巢起义中立了功的宦官曹知懿部。唐昭宗即位后,田令孜引义子王建对抗朝廷,而王建要割据西川,与陈敬瑄产生矛盾。最后,王建把田令孜兄弟二人同日分别杀死。)建使节度判官冯涓草表奏之曰:“开匣出虎,(指负责看管人未尽责任多比喻放纵坏人 出处 《论语·季氏》:孔子曰:‘……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谁之过与’ )孔宣父不责他人;当路斩蛇,孙叔敖盖非利己。专杀不行于阃外([kǔn wài]指京城或朝廷以外,亦指外任将吏驻守管辖的地域,与朝中、朝廷相对。《晋书·陶侃传》:“閫外多事,千緖万端,罔有遗漏。” 唐 白居易 《近见慕巢尚书诗中屡有叹老思退之意因以长句戏而谕之》:“近见诗中叹白鬚,遥知閫外忆 东都 。” 明 单本 《蕉帕记·闹婚》:“朝中天子三宣,閫外将军一令。” 梁启超 《中国积弱溯源论》第四节:“盈庭昏庸衰谬之臣,既已心灰胆落,失所凭藉,惟依閫外诸将帅以为重。”指国境之外。唐 苏鹗 《苏氏演义》卷下:“出使之臣,节盛於碧油囊,令启路者双持於马上,天子之命,节制於閫外也。” 明 刘基 《春秋明经·齐仲孙来齐高子来盟》:“与其取 鲁 而失天下之心,孰若安 鲁 以昭吾君之令德哉。於是制其閫外之命, 鲁 未有君,我是以定 公子申 之位。”指外任的将吏。《南宫词纪·八声甘州·咏马嵬事》:“ 唐王 心懊恼,赐 贵妃 刑宪,忍落霜毫,欲传恩赦,怎奈閫外军条。” 明 无名氏 《霞笺记·求美结欢》:“閫外威权深重,军门体统尊严。”指家庭之外。《孔子家语·本命》:“﹝妇女﹞教令不出於闺门,事在供酒食而已,无閫外之非仪也。”),先机恐失于彀中([gòu zhōng]箭射出去所能达到的有效范围。《庄子·德充符》:“游於 羿 之彀中。” 郭象 注:“弓矢所及为彀中。”牢笼之中;圈套之中。
五代 王定保 《唐摭言·述进士上》:“﹝ 唐太宗 ﹞尝私幸端门,见新进士缀行而出,喜曰:‘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 元 李文蔚 《燕青博鱼》第四折:“听知的俺哥哥 燕和 落在那妇人彀中,连兄弟 燕青 也着绊了。” 鲁迅 《华盖集续编·关于<三藏取经记>等》:“在考辨的文字中杂入一点滑稽轻薄的论调,每容易迷眩一般读者,使之失去冷静,坠入彀中。”指朝廷之内。《资治通鉴·唐昭宗景福二年》:“ 建 ( 王建 )使人告 敬瑄 谋作乱,杀之 新律 。又告 令孜 通 凤翔 书,下狱死。 建 使节度判官 冯涓 草表奏之曰:‘开匣出虎, 孔宣父 不责他人;当路斩蛇, 孙叔敖 盖非利己。专杀不行於閫外,先机恐失於彀中。’”犹世间。宋 叶适 《祭周宗夷文》:“一念起灭,孰知有无?同处彀中,孰分哲愚?存岂其实?亡岂其虚?”)。”涓,宿之孙也。

       汴军攻徐州,累月不克。通事官张涛以书白朱全忠云:“进军时日非良,故无功。”全忠以为然,敬翔曰:“今攻城累月,所费甚多,徐人已困,旦夕且下,使将士闻此言,则懈于攻取矣。”全忠乃焚其书。癸未,全忠自将如徐州;戊子,庞师古拔彭城,时溥举族登燕子楼自焚死。(时溥(?-893),徐州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唐朝末期地方军阀,一度割据徐州。唐僖宗中和元年(881),以徐州牙将率兵入关镇压黄巢起义军,行至河阴,军士哗变返回徐州,推为节度留后,后授武宁军(感化军)节度使。中和四年,黄巢之败,时溥功居第一,诏授检校太尉、中书令、钜鹿郡王。光启元年,以为蔡州四面行营兵马都统, 讨伐秦宗权。景福二年,朱温手下庞师古攻克彭城,时溥全家自焚于燕子楼。)己丑,全忠入彭城,以宋州刺史张廷范知感化留后,奏乞朝廷除文臣为节度使。

        李匡威在镇州,为王镕完城堑,缮甲兵,视之如子。匡威以镕年少,且乐真定土风,潜谋夺之。李抱真自京师还,为之画策,阴以恩施悦其将士。王氏在镇久,镇人爱之,不徇匡威。匡威忌日,镕就第吊之。匡威素服衷甲,伏兵劫之,镕趋抱匡威曰:“镕为晋人所困,几亡矣,赖公以有今日;公欲得四州,此固镕之愿也,不若与公共归府,以位让公,则将土莫之拒矣。”匡威以为然,与镕骈马,陈兵入府,会大风雷雨,屋瓦皆震。匡威入东偏门,镇之亲军闭之,有屠者墨君和自缺垣跃出,拳殴匡威甲士,挟镕于马上,负之登屋。镇人旣得镕,攻匡威,杀之,(李匡威,外号金头王,范阳(今北京)人,唐末军阀。卢龙节度使李全忠之子。父亲死后,继位为节度使。景福二年(893年),率兵援救成德军节度使王镕之时,被其弟李匡筹兵变夺位,只得逃往成德投靠王镕。后来企图夺取成德,被王镕杀死。)幷其族党。镕时年十七,体疏瘦,为君和所挟,颈痛头偏者累日。李匡筹奏镕杀其兄,请举兵复冤;诏不许。(墨君和何其勇

        幽州将刘仁恭将兵戍蔚州,过期未代,士卒思归。会李匡筹立,戍卒奉仁恭为帅,还攻幽州,至居庸关,为府兵所败。仁恭奔河东,李克用厚待之。

        李神福围庐州;甲午,杨行密自将诣庐州,田頵自宣州引兵会之。初,蔡人张颢以骁勇事秦宗权,后从孙儒,儒败,归行密,行密厚待之,使将兵戍庐州。蔡俦叛,颢更为之用。及围急,颢踰城来降,行密以隶银枪都使袁稹。稹以颢反复,白行密,请杀之,行密恐稹不能容,置之亲军。稹,陈州人也。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